大道朝天吧 关注:28,366贴子:353,008

大道朝天,各走一边。

  • 5
      第十四章 新鬼与旧朋      无数字符像雪花一样在“房间”里飘舞着,看着异常杂乱,找不到任何规律的痕迹。      在井九的眼里,这些漫天雪花却能显现出来很多信息。      房间里的人都是星河联盟最了不起的云鬼,这时候却因为他这个新人陷入震惊的沉默。      没有人询问他的来历与名字,这是隐网的规矩。      除非你有本事自己找到他的位置。      现在房间里的这些人绝对不想这样做,他们担心会激怒对
  • 1
      第十三章 我看你往哪儿走      新世学院的境界测试开展的越来越频繁,不知道是不是和即将到来的分级评测有关。可能是哪个学生在测试里获得了突破性的进步,草地远处的测试仪四周响起一阵欢呼声,又夹杂着几个不和谐的词汇。      隐隐有人提到了钟李子,嘲弄轻蔑至极,好在很快更被同窗制止了。      井九不关心这些事情,只觉得这些小孩子吵闹。      他把手心里最后一点银灰洒掉,拍了拍手,走到崖边便跳了下去
  • 1
      第十二章 各走一边?      回到公寓楼里,井九还在想这个问题。      既然是同一个文明,为何会分成了两边?      究竟是这边丢出了那边,还是那边丢出了这边?      井九走到窗边,向着上方的天空望去。      天空里是淡淡的云,像极了青山,云里隐约有很多层极大的平台。      那些平台并非建构在太空里,事实上是在地幔的位置。      很多年前,那里的岩石与矿产都被运往了太空里的工厂,只剩下了工
  • 7
      第十一章 可能成为物理学家的井九      在朝天大陆的时候,他一眼便能看出对方说的是真话还是假话。      现在他也能做到。      因为人就是人。      从血液流动速度、呼吸频率、气息长短、眼瞳、身体姿式以及意识波动,可以很轻易地判断出结果。      钟李子低头开始吃饭,似乎并不在乎这些事情。      井九没有动。      她抬起头来看了他一眼,说道:“这是我半个月的伙食费,你确定不吃?”   
  • 13
      第十章 怎样吃掉一座图书馆      钟李子注意到他神情如常,呼吸都没有任何变化,不禁有些羡慕,问道:“你现在几级了?”      这个世界的修行分成几个大境,新世学院这边绝大部分人都是初境,也就是观火境。      观火境被细分成十二级。      井九从电脑与书籍上知道这些,看着那艘若隐若现的战舰,心想还是要低调些,说道:“十一级?”      钟李子看着他羡慕说道:“新世学院里的教授也就十级左右,更不
  • 13
      第九章 在冷清的街区里抢钱      这间卧室要比书房大很多,但是没有窗。      那扇窗户是假的,外面的星空以及白天时的蓝天白云自然也是假的。      就像剑狱里的那间囚室,那片雪原与冰峰也是假的,用来让雪姬稍解烦闷。      每个人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各种各样的事物囚禁,雪姬是被囚于朝天大陆,这个银发少女则是囚于病。      卧室里的恒温器也不太好,钟李子发出低声呻吟,显得极其难受,出了好几
  • 9
      第八章 在故事的世界里伤感      井九怔了怔才明白她的意思,没有就这个话题再深入探讨下去,问道:“小说怎么写?”      这当然不是问写作技巧之类的东西,钟李子解释道:“现在常见的写作有两种,一种是意识写作,直接采集你的意识波动,然后自动用文字呈现。这种方式最大的问题是人的思维不受控制,很容易出现一些乱七八糟的碎片,拿文学奖的严肃作家喜欢这么做,写商业小说的却很少用,因为修改起来太麻烦,当然还
    ebede 11-12
  • 4
      第七章 在知识的海洋里迷路      离开朝天大陆之前,井九安排好了所有的事情,也算到了很多事情。      比如谈真人应该是第二个飞升的人。      老谈看着木讷没用,被老婆欺负了几百年,又被白刃吓的一直不敢踏出那一步,实则极强。      他强在宽广的额头与胸怀,还有就是老实二字。      现在白刃与白真人都死了,老婆娘家的压力消失无踪,那抹情份被抹去,他当然能够很顺利的踏出那一步。      至于制
  • 2
      第六章 又一个九天      钟李子一直数着日子、数着钱在生活,因为父亲的缘故新世学院免了她的学杂费,但活着总是要吃东西的,更重要的是,治病的药不能停,而且她在心底深处还有一丝希冀,万一将来能够参加第三次基因改造,治好自己的病呢?      在学院里勤工俭学挣不着钱,昏暗的平民街区也找不到兼职,她更不敢去上面寻找什么冒险的机会,那便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把房子分租出去。      她很早便在学院网里挂出了
  • 2
      第五章 幽灵租客      井九隔空把报警器抓了过来,直接捏碎。      刺耳的报警声戛然而止。      这件法器应该是收集到陌生人的声音便会示警。      这个世界的人们活的未免也太紧张了些。      不过在这样一个普通的宅院里居然有这么多的法器,看来此地的器宗地位相当高。      井九想着这些事情,走进厕所,把手里的那些粉末扔进了马桶,然后摁下按钮让水冲走。      清晨的时候他看过那个少女使用此
  • 5
      第四章 第一次接触      朝天大陆能够拥有如此多金属矿产,并且愿意毫无审美地摆出来的地方,除了东易道王府便只有那几个器宗的山门。      井九以为这里也是仙界的某个器宗山门,在某座极深的大山里。      既然如此,剑光一直向上飞便应该从峰顶出来。      他准备看一看这个世界的全貌,比如远方的山川以及近处的河流。      他没有想到的是,飞出来后却还是在地底。      头顶没有碧蓝的天空,只有极
    Y0pen 11-8
  • 2
      第八卷 十月水 第二章 实验室里的囚徒      井九收回望向宇宙的视线,转身打开门走到客厅里,摘下帽子坐到了那张带着软垫的椅子上。      这个世界的文明确实相对低级,但也有些可取之处,比如这种椅子比他的那把竹躺椅还要舒服。      钟李子拿着梳子正在细心梳理自己银色的长发,看着他若无其事地走出来便是一肚子气,正准备嘲讽他几句,忽然看着他摘下帽子后露出的脸,顿时没了脾气,声音也变得温柔了很多。   
  • 4
      第八卷 十月水 第三章 当然不回头      当井九刚举起右手的时候,那两名科学家便紧张地喊了起来。      “住手!不要尝试!”      “你疯了吗!就算你是最厉害的液态金属机器人,也不可能突破力场啊,会受伤的!”      井九听懂了这两个人说的话,但不是很明白那些词语的意思。      力场又是什么?与前面说的能量场有什么关联?机器人又是什么?那个力场不可能突破?这又是什么意思?      醒来的第一时
  • 15
      第八卷 十月水 第一章 低等文明      你不知道那究竟有什么意义      开始了就不能重来,圆圈们一再扩散      有风景若鱼儿游弋,你可能是另一个你      当蝴蝶们逐一金属般爆炸,焚烧,死去      而所见之处仅仅遗留你的痕迹      节选自张枣《十月之水》      ……      ……      数万艘战舰再次点火,变成数万道燃烧的飞剑,向着遥远宇宙深处而去。      那些泛着幽蓝光泽的火焰,并非是
  • 26
      二百万字,井九飞升。      我完美按照前年开书时候预定的节奏在走。      本来想写篇很长的感言与大家聊一聊这个故事,但因为明天那章写的太有趣,关于写作方面好像没有太多需要说的了。      简单说几句吧。      大道朝天前面这部分就是我想象里的修仙。      我的目标就是想写的清淡、再清淡点。      现在回头来看,虽然还是有很多装腔作势的地方没能完全抹掉,但基本上够清淡了。      很多读者
  • 6
      第七卷 迷神引 第一百零五章 不虚此行(卷终)      在无限空旷的宇宙中,井九指尖的那团剑火,就像萤火虫一样微渺,但依然很醒目。      那片巨大阴影瞬间便查觉到了,那道强烈的波动以难以想象的速度扫回,确定了井九的存在以及位置。      无数根触手开始蠕动起来,在它身后那团红色火球的照耀下,生出一种极其邪恶的感觉。      看着这幕画面,井九再次生出熟悉的感觉,却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就在
  • 3
      第一百零四章 原来这就是星星      谈真人坐的时间要比井九长很多,直到他确认收集的仙气数量与自己带走的天地元气数量差不多,炼了一道仙投向朝天大陆,才真的离开,只不过方向与井九不同。      接着,西来也到了这里,坐到了那张竹椅上。      那张竹椅仿佛成了飞升者们离开朝天大陆之后必须要来的地方。      西来刚开始炼制仙,一座如山般的黑影便挡住了那颗遥远的白色火球。      来的是曹园,他的境界
  • 6
      第一百零三章 飞升之后      占据整个天空的雷暴漩涡其实不可怕,对他来说那些闪电更像是灵气的补充,飞升后半段出现的那些闪电则有些麻烦,因为那并非真的闪电,而是空间的裂缝。      天地间自有一道宏大的力量,吸引着他无法离开,想要把他拉回地面,甚至把空间都撕裂了开来。      也就在那一刻,他用万物剑阵确认了空间以及这种力量,依然是朝天大陆所在天地的一部分,那就很简单了。      井九转身向着某处
  • 7
      第一百零二章 一走了之      “为何要舍了这道身?我们需要弄清楚什么是我。”      井九的视线落在远方峰间的那条溪水上,在正午阳光的照耀下真的似极了一道金鞭。      “前生今生之我并非一条河的上下游,要形容这段因果,禅宗里有个比喻很有趣。”      他收回视线,举起了右手食指。      啪的一声,一抹剑火在指尖燃烧起来。      “就像是这团火,如果用它点燃一根木棍,然后再用那根木棍上的火点
  • 11
      第一百零一章 不死万万年      青山群峰之间一片安静,人们还沉浸在刀圣身世带来的震惊以及井九的最后一句话里。      井九没有给众人太多时间,直接开始讲述第二个故事。      他望向某座峰前那棵大树,对那个戴着笠帽的男子说道:“过来。”      那名男子摘下笠帽,青色的脸上满是苦笑,正是苏子叶。      苏子叶向着黑玉盘深处的井九走了过去,吸引了无数视线,引发起阵阵骚动。这位曾经的玄阴宗少主现在
  • 19
      第一百章 井九说故事      如雷声般的钟鸣,穿过茅草屋、穿过道殿、穿过大户人家、穿过江上的小舟,穿过海上的宝船、穿过雪山,无远弗届。      所有人都听到了这记钟声。      海那边正在回家的巨人,回首望向朝天大陆的方向,唇角微咧,露出极憨厚而开心的笑容。      顾清用最快的速度跑到宝船的后方,望向钟声起处,眼眶微湿。      雪原深处那座孤单的冰峰里,崖壁仿佛琉璃一般,一个极其矮小的身影出现
    亓明123 10-31
  • 9
      第九十九章 漫长的等待      画像内外的景阳与井九对视着,很明显站在画外的更好看些。      井九不再是以前的那个景阳,那个劲儿却与景阳没有什么样区别。      当南忘听到他说“那就今天吧”这句话之后,心里生出这样的想法,轻轻地摇了摇头,向小楼外走去。      阳光穿透山间的薄雾与树上的枝叶,落在一条无名的小溪上,散成微淡、微乱的微光,就像是她的剑弦与此时的心情。      洁白的赤足踏着溪畔的山
  • 11
      第九十八章 那就今天吧      井九把那些细木棍递了过去,说道:“道理虽然简单,想到却不容易。”      禅子双手接过,忽然问道:“你是什么时候想到这个道理的?”      井九走到门槛处,望向远方的雪原,说道:“某天忽然就想到了,应该是在镇魔狱与冥皇讨论魂火的时候。”      禅子问道:“因为魂火这个名字?”      “你不觉得这个名字来的毫无道理?那必然有别种道理。”      井九说道:“我问过
  • 4
      第九十七章 飞鸟与鱼,木柴与火      井九没有理它。      火鲤游到池塘边,停在他的影子里,讨好地摆动着尾巴。      这让他想到了阿大,心情柔软了些,对火鲤说道:“看到你在这里活的不错,我很欣慰。”      然后他望向张老太爷,有些意外说道:“你也比我想象的更能活。”      青天鉴与外界的时间流速越来越接近,已经过去了很多年,张大公子还没死。      他得意说道:“陛下洪福齐天,赐我一丝便
  • 9
      第九十六章 同一片岩浆,不同的池塘      井九静静看着深渊。      不管深渊有没有看他,有没有回应。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曹园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为何要问这个?”      井九说道:“那天我想讲讲你的故事,所以要先确认真假。”      那个故事是连三月讲给他听的,她肯定不会对他撒谎,但陷入爱恋里的小男生会不会替自己吹嘘出一个传奇的来历,他无法保证,所以专程来冷山地底问曹园一声。   
    五柳五 10-26
  • 1
      第九十五章 两个问题      神末峰弟子私下对井九的评价里很出名的一条便是剑狠话不多。      他的话真的很少,所以当禅室的房门很长时间都没有开启后,赵腊月等人都觉得有些奇怪,生出很多猜测。      难道他想把那位年轻的无恩门掌门骗成青山的人?      柳十岁忽然觉得公子让自己去跟西来学剑,就是为了把彭郎收到自己门下。      “不会吧?那位毕竟是掌门。”他望向赵腊月低声问道。      赵腊月说道
  • 3
      第九十四章 那些果儿(下)      从大原城回到三千院后,平咏佳便一直坐在桥上,与所有人都隔了一段距离。      他抱着膝盖,在那里临风望远,模仿着孤独,直到说到顾清私奔,忍不住说了一句话,又被卓如岁训了一通。      那之后他更加自闭,一句话都没有说,众人仿佛都遗忘了他的存在。      所谓自闭以及被遗忘,其实大家都知道原因。      平咏佳就是万物一剑的剑灵,当年景阳真人转剑生,那他去了哪里?
  • 10
      第九十三章 那些果儿(上)      数艘青山剑舟缓缓离开莲池,向着南方而去,那些道殿想来还会在这里留存很多年,变成人间传说里的仙境。      阿大不知因何心情有些不好,跟着南忘走了。      井九没有回,留在了三千院里。      没过多长时间,景尧与几位供奉来到了这里。      从朝歌城来这里用不了这么久,只不过先前他们被那两道浩荡的剑光逼退了千里。      顾清不在,烧水煮茶待客这种事情,自然是
  • 1
      第九十二章 万物一剑(下)      ——但那不是我的万物一剑。      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他才承认西来领悟并且掌握的,就是青山宗开派祖师留下的万物一剑真义,为何这时候会说这样的话?      长街静寂无声,天空也没有声音,因为雨停了,云也没有动,人们甚至不敢呼吸。      难道说井九的剑道已经超越了青山宗的开派祖师?至少他自己是这样认为的。      就算他是不世出的剑道天才,这也未免太过自
  • 6
      第九十一章 万物一剑(上)      不是所有人都懂井九与西来同时说“可惜了”的意思。      赵腊月隐约懂,柳十岁完全懂,于是他们两个人比卓如岁更早的感觉到了脸上的热气。      孙长老则是完全误会了意思,以为这两位剑道前辈与强者看出了自家掌门修行上的问题,脸色变得苍白起来。      下一刻他与街外的那些人才真正明白了井九与西海剑神的意思。      “多大了?”井九看着彭郎问道。      那是青山
  • 4
      第九十章 前度彭郎今又来      前些天,白真人与萧皇帝在万寿山陵墓里设下陷阱重伤了井九,如此大的阵势自然惊醒了闭关的无恩门剑修。      看着满天枯黄的落叶与那个披着破布、手拿薄剑、神情惘然的年轻弟子,那些长老们先是震惊无语,然后涕泪直下。      无恩门有了一位新的通天境强者,终于可以结束百年封山。      那位年轻弟子自然成为了新任的掌门真人。      直到这个时候,无恩门的人们才知道他的姓
  • 3
      第八十九章 醒来的世界到底是谁的?      井九醒来的时候,天地仿佛都随之一道醒来。      类似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几次,这次终究有些特别。      朝天大陆最上面的那些人,都很清楚这会是他最后一次沉睡,最后一次醒来。      接下来他或者死在西来的剑下,或者就此离开。      一道神识从雪原深处生出,像光线般扫过白城与那些庄园、营地,最后在红山前的那座小庙里消失。      “他活着你为何如此开心?
  • 8
      第八十八章 银铃叮当响,意思不一样      南忘抽了抽鼻子,抬起头来望向赵腊月与柳十岁,眼里的怜惜已经重新变回漠然,说道:“你们不用同情他,也许他反而觉得这样更好,能省很多麻烦。”      比如不需要洗澡,不需要吃饭,不需要满足自己的那些欲望,比如很多事情,但……那和死人又有什么区别?      “那天禅子还说过,也许他只是舍不得断掉景阳的所有因果。”      南忘接着说道:“这具身体便是他与前世最
  • 4
      第八十七章 人间最苦是无识      谁都没有想到,在这个时刻赵腊月忽然收了剑意,那些光线骤然碎散,地图与光点随之消失。      卓如岁抱怨道:“都还没看清楚。”      赵腊月看了他一眼,他咳了两声,心想前些天被那本书弄的如此之惨,今天就别多事了。      现在谁都已经猜到这块黑牌应该与井九有关,只是那个光点代表着什么意思?如果说是一个位置,那里藏着什么?      柳十岁对卢今说道:“卢掌门,请说
    子禾口 10-17
  • 13
      第八十六章 黑,真黑      夏天的味道越来越真切,天气越来越热,就连风都是闷闷的。      不知道大原城的人们会不会想念当年那场莫名其妙的风雪,反正那张竹椅越来越少会出现在廊下。      莲池里的花开到最盛之时,布秋霄终于结束了大海上的辛苦,乘着苦舟来到了三千院。      这位是真正的圣人,按道理来说,青山宗的欢迎应该更隆重些,但不知道是布秋霄自己的要求,还是别的什么原因,广元真人与南忘都没有在
  • 7
      第八十五章 高,真高      很多年前,承天剑自海外归来,柳词化作一场春雨,青山宗掌门之位空出来,井九说了声我来。谁能想到,方景天随后在满山野花之间通天,太平真人让阿飘做了一封信,直接把他逼出了青山。      在云集镇外的景园里井九住了一段时间,引来世间无数修行者朝圣,但能够进入景园、见到他的只有两个人。那就是玄天宗的周云暮与卢今这对师徒,人们以为他们必然得了极大的好处——不管是功法还是丹药。  
    子禾口 10-15
  • 8
      第八十四章 时间到了      顺着那条沿溪而成的山道,柳十岁疾速前掠,如一道尘龙,只用了数十息的时间,便来到了那片莲湖。      青山宗搬了几座殿宇在这里,看着景致颇美,他自然毫无兴趣,也没有去求见广元真人及南忘,而是直接找到了过南山。      过南山听到他的要求,忍不住看了一眼顾寒,说道:“居然还让你猜到了。”      顾寒让人去剑舟上搬下了一捆竹子。      看着那捆竹子,柳十岁很是惊喜,对着
    comhh 10-13
  • 6
      第八十三章 劝你睁开眼      井九在禅室里沉睡不醒,不死不活。      西来在湖边抱着阴凤悟剑,不言不语。      在这样的背景下,元曲与卓如岁提着茶具、抱着火锅走了进来,这画面怎么看怎么荒谬。      赵腊月却很淡定,问道:“怎么这么晚才来?”      青鸟报讯回来了,广元真人与南忘来了,青山剑舟来了,荷花池边的房子都修好了,这两个家伙才过来。      元曲提着铁壶,躬身行礼,看着就像茶楼里的
  • 2
      第八十二章 天才也会犯蠢      平咏佳的来历有些问题。      那些看似简单、没有任何奇怪地方的卷宗,就像曾经的井九一样干净,而这就是问题之所在。      当他最开始进入青山的时候,那个问题自然不会被注意到,而当上德峰开始注意这个问题的时候,迟宴又不方便再继续查,因为他的身份已经不一样了。      他是神末峰的老幺,掌门真人的关门弟子,现在更是有了一个极显赫的身份剑峰之主。      有很多青山弟
  • 5
      第八十一章 疯子也会害怕      青山宗与西海剑派的关系一直不怎么好,因为大家都是用剑的,更因为隐藏在云雾里的那个原因。      为了灭掉青山宗,西海剑派做了几百年的努力,奈何太平真人一直在更高的地方静静看着这一切。      于是柳十岁在浊水底吞了那颗妖丹,被接进不老林,在云台里看了好些年的卷宗。      于是云台覆灭、西王孙身死。      又过了些年,西海剑派也被灭了,雾岛老祖南趋死在万物一剑之
  • 2
      第八十章 打西边来了个中年人      阴凤是青山镇守,是通天境大物,是通天杀阵的主阵者,是很了不起的存在。      但再如何了不起的存在一旦死去,也就只剩下了一具尸骸。      如果它的尸骸还能保持住的话。      死去的阴凤浑身覆着冰霜,就像是一只刚从雪堆里拣出来的山鸡或者锦鸡,只不过尾巴长了些。      在那些食客的嘴里,现在的它只是可以用来炖汤或者油炸的食材。      中年人没有理会那些食客
  • 1
      第七十九章 道理我都懂      (本章说恢复了,有些心疼我用心写出来的前面几章是那样的孤独~)      ……      ……      冥界在痛哭,接着便是冲天而起的欢呼,人间亦如此。      只不过与冥界相比,人间没有那么惨,那些从通天井里冒出来的青烟绝大部分都被刀圣曹园给吞了,后来又被青帘小轿堵着。除了通天井畔的那些昆虫与无辜的野兽,人间受到的真实伤害相对较小,所以主要都是在欢呼。      那些欢呼
  • 1
      第七十一章 互算      (你们这些流氓……今天没有本章说和书评,看你们还能开啥脑洞~祝大家节日快乐,开心噢。)      ……      ……      很多年前井九第一次来天寿山时,便不喜欢这里的气息。      当时他以为是因为这座陵墓里葬着很多前皇朝的血脉。      今天来到天寿山,那种感觉再次出现,他没有怎么在意。      直到这时候,他的手指被那只蚌壳夹住,才知道原来那是凶兆。      那只河蚌看
  • 3
      第七十八章 填海      剑网恢恢,那些如线如丝的剑意再如何凌厉紧密,也不可能挡住所有的海水。      大海落下的势头不复先前那般可怕,但就像被不断拧紧的湿毛巾,看着明明快要干了,却总还是在不停地淌水。      接下来要做的事情,便是在这层数十里方圆的无形剑网之上,铺上石头与泥沙之类的事物,再用阵法或者符文将其凝结成块,等于是在大漩涡的底部重筑一片地壳。      巨人祖上负责疏浚天地通道,他自然也
    comhh 10-8
  • 1
      第七十六章 浪花只开一时      青山弟子修至守一境,剑意渐实渐纯,飞剑可以断石切金,十丈之内,如臂使指,目光所及之处,便能杀人。      若修至承意境,结成剑丸结成,剑意森然,飞剑可在百丈之内来去自如。      由无彰入游野,则可御飞剑于十余里外杀人。      若修至破海境,剑意浩荡,飞剑能渡沧海,于百里外斩强者头颅。      若像当年的裴白发那般,修成通天大物,飞剑便能至于千里之外。      
  • 2
      第七十七章 补天      就像白真人在果成寺里曾经说过的那样,这方天地并非绝对的自然。      比如大海上的三个大漩涡,从自然法则来看便极难解释。      无数的海水从漩涡里泻落,经由天地通道去往异大陆以及遥远北方的冰原底部?      哪怕用最朴素的眼光来看都有问题。      所谓的天地通道真是天地自然生成的吗?      这些问题不需要现在解答,现在井九需要解决的问题是怎么堵住大海入冥的通道。   
  • 1
      第七十五章 明灭      井九做出的这个决定究竟有多重要?      往大了说,这涉及到整个朝天大陆的历史走向。      往小了说,这决定着他千年修道生涯的最终成败。      当然对他来说,可能后者才是真正的大事。      而做出这个决定,他只用了一晚上的时间,怎么看都谈不上认真,甚至可以说极为草率。      “其实你们想做什么事情,我真的不是特别在乎,但为什么当年师兄想做的时候,我会站出来反对他?
  • 2
      第七十四章 问道      听到这个问题,井九想到了在天寿山里,在通天井畔的画面。      那时候,仙?在白真人的手里大放光明。      无数道明亮的光线受到仙?的征召自天外而来,源头便是那轮太阳。      接着他又想到了另一个画面,在寒冷的黑暗世界里,有颗白色的燃烧火球在远方静静地悬着,注视着这个世界。      白真人会问他这个问题,是因为他曾经到过那个世界。      “我其实不需要你的答案。”她看着
  • 1
      第七十三章 停下与经声无关,只是累了      只要时间到了,剑自然足够锋利,黄叶自然满天,没有师父的少年也能修成一代强者。      就像再漫长而令人疲惫的旅程也有结束的时候。      中州派的云船回到了云梦山。      山外的云雾生起无数道浪花,然后如梦一般碎掉。      昨天这些云船去青山的时候,不说气焰嚣张,也是沉默之中带着必胜的气势。      归来时却是如此的沉默,死寂一片,听不到任何声音。
  • 2
      第七十二章 落叶与秋风无关,只是时间到了      那道剑光进入任何事物,都可以将该事物内在所有细节之间的联系斩断,换句话说就是切碎。      按道理来说,那道剑光从白真人身体里离开的那一刻,她就应该变成了碎片,就此死去。      但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因为就在那道剑光进入她掌心的那一刻,她的眼睛深处亮起了一抹极其明亮的金芒。      那道剑光在她的身体里似乎遇到了某种屏障,最终只贯穿了她的手臂,带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推荐应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