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机车厂吧
关注: 14,240 贴子: 29,001

  • 0
    85正值饭点儿,敬康循着味儿就找到一个食堂。食堂分为上下两层,到处是熙熙攘攘的学生,偶尔有没坐人的餐桌上也摆放着水杯、书本或大大小小的包包。 看着一个学生吃毕端着餐盘起身,敬康一个健步穿过去,也想入乡随俗的找些东西放着,可是身上除了手机、钥匙、钱包外就是刚才在无意识状态下接过的一张传单,敬康别无选择的把传单放在桌上就去打菜了。 敬康一边质疑传单作为占位物的合规性,一边快速把各个打菜窗口扫视一遍,最后决
    程虞说 14:12
  • 0
    84A大是中国很古老的一所大学,计划经济年代风头曾直追清北,只是近些年伴随着后起之秀的升起显得有些后继乏力,但这并不影响敬康那颗朝圣的心,因为A大曾是那个与他擦肩而过的梦。 走在校园里,恍若时光交错,那些年逾古稀的参天大树和亦繁亦简的老式建筑都还是少年时魂牵梦萦的样子,而或欢快跳脱、或行色匆匆、或文静儒雅的学子们却不复梦中的样子,他们鲜活的穿行在这宛如古画卷的校园里,像是再次印证了时间是条回不去的河,一
    程虞说 9-20
  • 0
    83小魏果然是轻车熟路,他去敬康办公室密谈了不到半小时事情就搞定了,连韦干都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忽悠敬康的。只是坦诚是相互的,他担心言多必失所以就忍着没问。 只知敬康去见了海总,海总看敬康去意已决就批准了他的培训申请,然后童总也批准了,再然后敬康就来到韦干办公室留恋了了的把手头的工作都托给韦干来办,韦干故作委屈的说, “你倒是去深造了,我又得常务干活了。” 敬康嘿嘿一笑,“辛苦了,下次让你去哈。” 韦干心情大
    程虞说 9-19
  • 0
    82韦干自己去问敬康显然会事倍功半,但是找谁去问呢?薛宏已经出场一次了,再去就容易让人起疑了。项平自评先事件后就和自己生分起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组织部小魏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魏,在哪儿呢?” “在外边遛狗呢,领导有啥指示?” “可以啊,小日子整得还挺丰富。也没啥指示,就是现在有个事儿挺为难的,想找小老弟唠唠。” “韦部长一向足智多谋、英明神武。有什么事能难得住您啊?” “其实这事儿也不全是我的事。
    程虞说 9-18
  • 0
    81这边打好了伏笔,韦干又忙不迭的跑到童总那里上眼药。虽说和童总的关系一直缓步向好发展,但还没到能直接上眼药那么铁,所以此番说辞也着实费了韦干一些心思。 韦干坐在童总的会客沙发上历数着敬康就任以来的一些新做法(尽管有些效果还不错),不加分辨的把这些都归咎于对业务的不了解,并言辞恳切的希望组织能给敬康一个培训的名额以提高部门的管理水平。 童总何尝不明白韦干的小算盘,只是不愿费心思掺合到他们之间那些零星怨
    程虞说 9-17
  • 0
    80韦干和薛宏聊了一阵子就离开了,敬康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突然觉得这个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又空又静,仿佛是为了填满这些时空,那些斑驳的往事像过狂欢节一样冲出了记忆的闸门。 他出生在七十年代,小时候是一个典型的熊孩子,而且总是可以想出各种鬼点子带着一帮同龄上下的熊孩子闹腾。那时父亲脾气也不好,所以一有别的家长上家里来告状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胖揍。 他上学时国家已经恢复了高考,人们开始笃信知识就是力量,只是那
    程虞说 9-16
  • 0
    79第二天一上班韦干拿着一道数学题像贴皇榜似的在各个办公室招募英才,部门中不乏各种级别各种阶段的学霸,看到韦干的题纷纷技痒跃跃欲试,只是没有一人做出。 人类社会有时是一个充满各种悖论却并不违和的群体,就这道题而言,越是没人做出来就越是有更多的人想做出来。 几经周折这道题传到敬康这里,作为一个理工男敬康对自己的数学还是有自信的,于是也不能免俗的做起来,当然他也是不会做出来的。 这时韦干拉着薛宏来敬康这里唠
    程虞说 9-14
  • 0
    77评先一役后,部门里很多人对敬康和韦干实力对比的认知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韦干像蜷在一幢风雨飘摇的老房子里,时时担心这房子会塌却又不愿舍弃这最后的遮风挡雨之所。 然而山雨欲来风满楼,海总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竟让敬康这厮来管理部门费用的使用,害得韦干报销个费用都束手束脚的,好生烦人。 正当韦干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应对之策时,上天又一次悲天悯人的眷顾了他,集团公司在风景如画的A城举办了一个长程的中层管理人员培训
    程虞说 9-12
  • 0
    76项平被韦干这句绵里带针的话堵得差点儿岔了气儿。这简直就是道德绑架,无耻!但韦干这个面子到底给不给呢? 正在犹豫中,敬康说话了,“薛宏的发展是发展,项平的发展也是发展。如果决定不了就民主投票吧,韦部长,你说呢?” “呃,民主投票好是好,不过有些人还出差了……” “出差了可以打电话问嘛。” “就是,我那儿都有他们的联系方式。”项平像抓着了救命稻草似的,赶紧附和到。 韦干见大局已定,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心想强
    程虞说 9-11
  • 0
    75敬康见薛宏和项平都凑了过来,索性把韦干也叫过来一起研究决定先进的人选。韦干没防到敬康这招,但来都来了,如果当面反对薛宏和项平参加讨论那是明摆着给自己树敌,所以只能随行就市的高呼着民主的口号给敬康跑起了龙套。 “韦部长,你先说说你对此次先进人选的想法吧?”敬康先声夺人的把自己置于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 “同志们今年的工作都很辛苦,要是名额容许,每个人都应该评上,只是每年只给一个名额,也真是让人为难
    程虞说 9-10
  • 0
    74敬康听着项平这通丰功至伟的表白,心下是和韦干所差无几的不屑,本想说些场面话应付过去,只是抬头看向他时,目光正巧触到他新长出的一簇白头发茬,恻隐之心竟悠然而起。 “老项,最近这头发可是白的厉害了。” “可不是吗?领导是不知道我这工作有多操心,每天光想工作上的事儿就觉得脑子不够用,家里也不省心……”项平像祥林嫂一样滔滔不绝的说着家里的不如意,像是忘记了此来的目的,只是老友见面聊聊天。 还好敬康刚搞定一件
    程虞说 9-9
  • 0
    73薛宏听到韦干这套说辞时,就想到小时候接到大人开的空头支票,被忽悠多了自然会学精。他并不挑明,只是嬉皮笑脸的说,“你不就是领导班子主要成员嘛,我就信你,你定了就稳了,韦部长搞定这点儿小事还不是张飞吃豆芽?不然还咋混呢?” 韦干被反将一军,尴尬的笑笑,“我尽量帮你争取吧。” 项平听到韦干这套说辞时的反应是把自己的劳苦功高又如数家珍的说了一遍,韦干心下不屑,这是混了这么多年还没混明白呢,不明白就不明白吧
    程虞说 9-7
  • 0
    72关于先进的人选韦干自己也是举棋不定的。薛宏需要巩固合作,项平需要关系修护,马晓迪需要加深信任,更何况还有女工委员等一众跟着自己多年的兄弟姐妹和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可先进的名额就那么多,能做到八个坛子七个盖儿盖来盖去不穿帮的人毕竟寥寥。 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个敬康,还要走领导班子民主推选的流程,即使自己推荐也未必能选上。想到这里,韦干念头一转,让敬康当当挡箭牌也算人尽其才吧。 想出这个策略后接下来的事
    程虞说 9-6
  • 0
    71善游者溺,善骑者堕。当薛宏的理性举棋不定的彷徨在两个选项之间时,相投的脾性像一根无形的绳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把他牵向了韦干。当他们一起抽着烟、喝着酒、一拍即合的聊着家长里短时,以前的那些明争暗斗恍若一梦。然而他们都知道那不是梦,所以他们需要确认,各种委婉巧妙的确认。 转眼又到了年底评先进的时候,怎奈僧多粥少,对韦干而言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时刻。一年前,敬康还没有来,韦干和薛宏经过纸雕一役在主战场上已经达
    程虞说 9-5
  • 0
    70王宫娇在集团公司风雨飘摇的时候,敬康和韦干这边也继续精彩纷呈的和谐着。这也让薛宏和项平梯队的人为了站队问题着实费了一番脑筋。 站队这件事非常玄妙,看不见摸不到却关乎生死、利益而且涉及到个人爱好阅历,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它可以是应者云集的振臂一呼,可以是炊烟袅袅的茶余饭后,可以是不见血光的舌战群儒,也可以是知己知彼的沉默是金。当然,有时只是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里,周围都挤满了人,只好就站在那里。 这领导
    程虞说 9-4
  • 0
    69王宫娇早已厌倦了这种被等死的状态,听着小海龟这么说,就坡下驴道, “我正要和组里请假,我们公司最近有个项目缺人手,想让我暂时回去盯一下,这样正好,我先回去一段时间,等那边忙完了我再过来吧!” 小海龟虽对王宫娇这番往脸上贴金的说辞若信若疑,但考虑到并无妨害也就懒得挑明,面有欣然的同意了。 王宫娇回到公司晃脸报销了一些单据,在同事们送别的目光中开始了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假期。 转眼日子无惊无险的滑过了很久
    程虞说 9-3
  • 0
    68王宫娇回到办公室时,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开来,王宫娇和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奉承话象征性的恭喜了盛凯后就坐回自己的格子里,像只飞累了的蝴蝶停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 大家热热闹闹的送走了盛凯,日子还是一样一样的过着,至少看起来是一样的,如果硬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王宫娇作为蝴蝶的存在更显得多余了。 王宫娇意识到了自己的多余,确切的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多余。大家看向王宫娇的眼神渐渐像在看一个行将就木的人,早早备好了表情
    程虞说 9-2
  • 0
    67王宫娇在隔间里天人大战的时候,组长们也散会了,笑面狐狸和老巫婆聊着天儿走进了洗手间。 “你说这老盛也真不嫌折腾,不过是平调,那美国的新公司刚成立,谁知道水深浅。”老巫婆快人快语的说。 “谁知道呢,难不成是想去美国生个二胎?”笑面狐狸嬉笑着附和到。 “哈哈,你可真能想……” “只是可惜了四组的人,好端端的被并入了三组,难出头咯。” “谁说不是?三组那个小海龟眼里看得上谁?” 王宫娇躲在隔间里听着她们说话,
    程虞说 9-1
  • 0
    66第二天早上,王宫娇妆容精致、斗志昂扬的走进公司大楼,等电梯时,盛凯一脸喜气的走过来,热情的打招呼声伴随着被酒精泡制过的葱蒜味冲着王宫娇直扑过来,把王宫娇一夜辗转反侧酝酿出来的勇往直前杀得像受了伤的懦夫蜷缩在角落里怎么唤都不肯出来。 早晨的电梯里是公司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王宫娇被人流挤在盛凯旁边,盛凯兴致勃勃的和周围的人打趣着,那带着葱蒜味的气流像盛凯身上生出的触手顺着鼻孔伸进王宫娇的身体肆意的抚摸
    程虞说 8-31
  • 0
    65虽然心中千般不喜万般不愿,王宫娇仍然死死的守着这仅存的一根救命稻草,天天像花蝴蝶一样飞舞在盛凯周围,像铁粉一样线上线下全方位拥护盛组长的管理,被同事们背后戏称为“你若盛开(凯),蝴蝶自来”。 盛凯倒也不拒绝这位来意汹汹的美人,每天看着蝴蝶飞舞,闻着幽香绕鼻,体验着被拥护的尊荣,连早晨上班挤地铁都充满了活力和激情。 王宫娇看到盛凯眼中的欲望时以为自己距成功只有咫尺之遥,便故作矜持的等待着,等待着……
    程虞说 8-29
  • 0
    64听了他转述的岑总的话,王宫娇一厢情愿的理解为只要搞定一个组长就可以留在集团了。这也无可厚非,人经常会把事情理解成自己善长解决的样子。 于是搞定谁和怎么搞定成了这些天萦绕在王宫娇心头的主旋律。王宫娇最开始在的那个组本来是这几个组里最有发展前景的,只是那个组长是只笑面狐狸精,不然也不会有轮岗培训这茬儿了。 第二个组长是个疑似更年期的老巫婆,整天神叨叨的,听说曾单枪匹马把小三儿揍得磕头求饶,现在每逢新闻
    程虞说 8-28
  • 0
    63而每个人对环境的解读是不同的,正如有的人掉进井里会认为是自己走路不小心,而有的人掉进井里则会抱怨自己走在一个有井的地方。王宫娇对近况的解读是因为自己是借调的所以同事们都见人下菜,她像摸象的盲人一样乐观的认为只要转正了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而她能想到的逃离这口深井的唯一办法就是有人拿根绳子把她拉上去。这个人她第一时间想到的豪无疑问是他,就像一个溺水的人会拼命去抓她能抓住的任何人,而这些被抓着的人一
    程虞说 8-27
  • 0
    62眼看着王宫娇这个到处搅和、干不了活儿又没什么用的主儿就要砸在手里,组长灵机一动想了一个妙招,打着综合培养人才的旗号, 煞有介事的拟定了一个培训方案,报领导审批后,王宫娇就被安排去各个组轮流实习了。 临行前组长还不忘把王宫娇拉在一个无人角落劳苦功高的说复合型人才是如何如何重要、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帮王宫娇争取到这个机会。王宫娇信以为真,还以为是自己前些天去拜的菩萨显了灵,择了一个良辰吉日赶紧去还了愿。 只
    程虞说 8-26
  • 0
    61来到北京后,王宫娇在公司附近和一对情侣合租了一个两室一厅的老屋子。 看房时王宫娇正值心情明朗期,连墙上的斑驳都觉得像祖母脸上的色斑,那么温馨。只是住的久了,随着集团公司那边各种鸡毛蒜皮的事情浮了出来,王宫娇看这个房子时就像看到自己在集团公司的前景,黑小逼仄。 而那对同住的情侣,也由当初小心翼翼的防备变成了如今全天候的厌恶。每天早晨会准时被他们叮叮咣咣的做饭声吵醒,饥肠辘辘的闻着他们做饭的香味,任由
    程虞说 8-25
  • 0
    求购南果园 97-120平米楼房一套 谢谢
    闹挺 8-24
  • 0
    60刚到集团公司时,王宫娇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美好,高端大气的办公环境,温文尔雅、举止合宜的同事们,每天还能见到来来往往、恭谦有礼的各个子公司的人,听到各种有趣的新鲜事,连一些很久没有往来的人听说自己调到了北京都纷纷又联系上了,还有不明就里的人张罗给介绍对象,虽然一听说目前只是借调就不冷不热的观望着,但比起之前相看的那些档次还是高些,总之,王宫娇觉得这才是属于自己的人生和圈子。 然而,幸福不是无源之水、无
    程虞说 8-24
  • 0
    59王宫娇早一步和小强来到酒馆招呼着陆续到来的人。虽然这些天都在一起开会,但多数人对王宫娇并没有太多的印象,此时看着扮相清奇的王宫娇一些人竟一时间没认出来,但不管怎样,些许尴尬倒是会让人加深印象。 岑总很容易就认出王宫娇,这让王宫娇这些天越来越黯淡的邓文迪之旅又有了些光亮,只是这光亮没过多久就被一拥而上的星星们掩盖了。 王宫娇一边留心着岑总这边的动向,一边跟着小强各处碰杯。几杯酒下肚,人们渐渐放松了紧
    程虞说 8-23
  • 0
    58会议结束前一天,一些相熟的参会中国人在小强的张罗下,选择在里约市中心附近一个文艺气息很浓厚的小酒馆里聚聚。 王宫娇听说岑总也会参加,早早就开始准备了,她甚至想穿一套桑巴舞服艳冠群芳(其实也说不上群芳,因为参加聚会的女士算上她一共才三个人。),但在商店里试穿了几套桑巴舞服后,碍于不会跳桑巴舞又实在穿不出那种感觉只得作罢。 而这并不能阻挡王宫娇弯道超车夺冠军的决心。聚会那天,王宫娇早晨四点就挣扎着起来
    程虞说 8-22
  • 0
    56想起了这层关系,岑总从睡眼惺忪中精神起来,能不费吃灰之力就捏着别人的软肋真是太提神儿了。 回到座位,岑总勉力应承着王宫娇那些蠢掉脑子的套路和尬聊,心里竟不禁对自己的那个同僚多了些不值和同情。 王宫娇这厢还自信满满的以为踏上了邓文迪之旅,心中一片繁华旖旎的景象。却不料自己竟先成了吃瓜群众眼中刺眼的风景。还好在到达吃瓜群众审美极限之前飞机着陆了。 一下飞机,岑总又恢复了众星捧月模式,王宫娇被挤在人墙的外
    程虞说 8-20
  • 0
    55然而,名人之所以是名人,大概率是因为他们在祖坟青烟的笼罩下做成了鲜少有人能做到的事情。正如哥伦布发现新大陆后,很多人事后诸葛、一厢情愿的认为:这有什么稀罕?只要坐船出海,谁都会到那块陆地的。 而哥伦布只有一个,邓文迪也只有一个。此时的王宫娇正黔驴技穷的坐在戴着眼罩酣然入睡的岑总旁边,在岑总均匀的呼吸声中顾盼生姿渐渐零落成壮志未酬。 虽然已是夜半,飞机也进入夜间模式,而经过这番折腾的王宫娇竟然没了睡
    程虞说 8-19
  • 0
    54显然,小强的目光在王宫娇的引领下也看到了这轮月亮,于是热情恭敬的上去打招呼,“岑总好,您也坐这趟航班。” 岑总带着温开水般的笑容回复到,“是的,我们又遇到了。” 王宫娇正琢磨着如何和这轮月亮搭话,见小强居然认识,真是喜出望外。急忙插话,“小强,你认识我的新同桌?介绍介绍呗。” 小强不胜荣幸的得了这么个机会, “岑总,这是我以前的同事王宫娇,也是去巴西参会的。” 岑总朝王宫娇方向侧了侧,觉得这个名字好像
    程虞说 8-17
  • 17
    订单订单没有,配件配件没有,体制繁琐,遇到问题后推诿扯皮,九龙制水屁大点事都得各个部门签字,签个字少则3个月多则1年半给用户的配件迟迟不到,售后服务还特爱催牛皮,赶紧黄了吧,迟早会被淘汰
    如睿 8-16
  • 6
    我是一名大专生,大同本地人,学的机械设计与制造。2014应届生,17年毕业。特别想回老家大同工作。不
  • 0
    53“我去巴西参加**会议,你也去巴西吗?是不是也去参加这个会?” “是啊,真是太巧了。你辞职后就没了联系,现在在哪儿高就?” “也说不上高就,就是在SMZ混口饭吃。你还在公司?” 听到SMZ王宫娇眼前一亮,这可是业界首屈一指的公司啊,王宫娇开始重新审视眼前这位逆袭的草根,果然有大公司的风范,虽有狗屎运之嫌,但在SMZ工作英语应该不错的,至少此行的翻译有着落了,逐热气腾腾的聊起来。 聊得正起劲,大家陆陆续续的开始登机了
    程虞说 8-15
  • 2
    这是一张1973年拍摄的照片。但具体在大同什么地方拍的位置无法确定,不知道是不是机车厂的,请看一下
  • 0
    52转眼到了飞巴西的日子,虽然航班是午夜起飞但王宫娇却没什么困意,国内去参加巴西会议的人很多都选择了这个航班,新识固旧们三五一群有一搭没一搭的寒暄着,也不会寂寞。 王宫娇坐在角落里打量着这一簇簇的人堆儿,发现了一个众星拱月的存在,看着有几分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正在努力思索着,听到一个满是惊喜的声音叫着自己的名字和自己打招呼,回神儿一看原来是故人,叫什么强的来着,当年和自己一起进公司的。 王宫
    程虞说 8-13
  • 0
    51参加巴西会议的人员名单一出,部门内的形势更加剑拔弩张、暗流汹涌。项平这个醋坛子时不时的喷涌着与实际损失不相称的愤慨,简直比韦干和马晓迪还愤慨,就像王宫娇不去就能轮到他一样。韦干气得脸色青灰青灰的,却依然撑着招牌式憨笑,硬生生的摆出个与有荣焉的姿态来。马晓迪从始至终就像个跑龙套的,那些个爱恨情仇、悲喜交加都是留给主角去演的,本不劳他费心,只是他却沦陷在自己的失望中,溃不成军。 一时间,坊间疯传着这件
    程虞说 8-12
  • 3
    贸达公司是业内名不见经传的一家中介公司,但近来通过一些渠道拿到一个大单子。这些年经济萧条,所以贸达这个项目一放出风,同行们就像一群饿狼一样围上去,两眼泛着绿光。 韦干明白以公司的实力在这个竞争中不占优势,可公司那些高层们非要把这个项目作为考核目标,大概是脑袋让门挤了,铁门!这就像那些望子成龙的家长要求一贯成绩堪忧的孩子去考清北,考不上就挨揍一样。这个孩子如果不是天赋异禀又不想挨揍,那他很可能需要作
    程虞说 8-11
  • 0
    50自从上次相谈甚欢后,王宫娇瞅着机会就去找敬康聊天,敬康不忙时倒也乐得听些韦干那边的小道趣闻,只是这却紧张坏了项平,每次看到王宫娇飘出办公室的身影都如临大敌,有时实在放心不下还会借故尾随一小段儿,直到能确认不是去敬康办公室。 这天王宫娇瞅着个项平不在的空儿又来敬康办公室聊天,王宫娇倒不是怕项平,只是不想每隔一段时间就有个人肉闹钟响着花样百出的铃声来提醒会客时间的结束。 敬康顺水推舟说了巴西会议的事情
    程虞说 8-11
  • 0
    48海总坐在气宇轩昂的老板椅中,阳光穿过宽敞明亮的窗户照在他那头象征智慧的卷发上。窗台上那盆鸿运当头沐浴着阳光,喜庆庆的舒展着。 敲门声响起,公司办秘书送来了今天的报纸和一份国际交流会议的参会通知,批示为“海总阅办,相关部门派员前往。” 海总今天心情不错,想到坊间传闻韦干把敬康架空了,正好借着这块肥肉探个虚实。于是,拨通了韦干的电话。 韦干接到电话不敢怠慢,一路小跑来到海总办公室。 海总看到韦干来了,作幡
    程虞说 8-9
  • 0
    49一场突如其来的大雨把赶赴海总召唤的敬康浇的形象全无,韦干看到敬康这个倒霉样儿,更加相信自己是如有神助的千里马了。 敬康稍稍坐定后,海总开始发话,“今天叫你们来是商议巴西会议的参会人选,你们先说说吧。” 韦干先声夺人,“巴西这个会议每两年召开一次,届时会邀请很多业界精英,对我们发展业务很重要,不知道领导有没有时间亲自过去?” 海总笑着摆摆手说,“我还有个集团的会议要参加,去不了。” 韦干听海总说不去,觉
    程虞说 8-10
  • 0
    47听了王宫娇这番浓墨重彩的描述,敬康对韦干和部门里的人的远近亲疏有了大致的了解。所谓知己知彼百战百胜,敬康脑子里逐渐形成了应对这种泼妇掐架局面的战略战术—远交近攻。 敬康找来部门人员的详细信息认真研读起来,特别关注了一下那些被韦干边缘化的人群,联想到汉初三杰特别是萧何自污的典故,觉得整个事情变得越来越有趣起来。 萧何是西汉初期政治家,他帮助刘邦建立汉朝后不久,黥布谋反,高祖御驾亲征,其中派遣使者数次
    程虞说 8-8
  • 0
    谁能说说428接二连三停水是什么情况?
  • 0
    46敬康对韦干这种局部战场围追堵截的打法嗤之以鼻,每每想到被韦干死皮赖脸拖入到这种低级打法的泥潭中就觉得自己被逼成路边干架的泼妇:一手揪着对方的头发,一手扯着对方的裙子,嘴里还念念有词,就这样互相牵制着被围观群众各种看热闹。而且最为痛苦的是一旦进入到这种战局,泼妇就会用她多年的丰富干架经验成功逆袭。 敬康正在琢磨应对之法,王宫娇敲门进来,敬康眼前一亮感觉见证好戏的时刻到了,于是欣欣然把王宫娇让到沙发上
    程虞说 8-4
  • 0
    钛度游泳健身馆变样了。改造了20多天,里面的器械被换成一些破旧的老器械。原来的器械被挪到即将开业的二部继续骗别的人去了。会员们没法锻炼。这样的无良商家不得好活。大家行动起来告他。
    苦力931 8-4
  • 0
    45没有努力可以白费,在轰轰烈烈的健身战役中韦干纡尊降贵的化解了很多前嫌,王宫娇成了韦干眼中遗世独立的一座孤堡。只是韦干现在无暇亲自顾及,只得假手于人。 这个姑奶奶的能量韦干早已领教过了,所以核心层是万万不能涉险的,边缘层又没这个能力,那只能祸害中间层了。把中间层的那几头蒜在脑子里滤了一遍,权衡机会成本和成功率后,项平便成功的脱颖而出了。 项平按资历是个老人了,因为拎不清屡屡被韦干等一众领导嫌弃,至今
    程虞说 8-3
  • 1
    我的 大学创业即将失败
    刷刷刷 8-1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大家都在搜
  • 大同机车厂待遇怎么样
  • 大同428机车厂的工资
  • 大同机车厂领导名单
  • 大同机车厂董事长简介
  • 大同机车厂招聘
  • 大同机车厂赛德
  • 大同机车厂陶景奇
  • 大同机车厂官网
  • 大同机车厂是国企吗
  • 山西大同616军工厂
  • 大连机车厂搬迁规划图
  • 大同机车厂哪里人居多
  • 洛阳机车厂现状
  • 大同市四二八机车厂
  • 大同塔山电厂招聘
  • 大同428机车厂招聘条件
  • 大同机车厂最新贴吧
  • 大同机车厂三改一业
  • 中车襄阳机车厂关闭
  • 大连机车厂工资待遇
  • 大同机车厂董事长
  • 同煤集团三供一业最新
  • 大同428厂
  • 大同机车厂厂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