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同机车厂吧
关注: 14,242 贴子: 28,991

  • 0
    108日子又无惊无险的苟延残喘到周一例会,韦干进入会议室时大家已经都心照不宣的坐在自己的位置上。 韦干坐定后会议就正式开始了,周一例会的一般结构是总分总式。先由韦干读一些公司文件和通知,然后由部门人员各自说说自己在一周内工作中遇到的问题,最后再由韦干做本周总结及下周计划。 这次例会也是遵循这样的流程,大家呆呆的坐在会议室里偶尔配合一下剧情的发展,鼓个掌,发个言,整个会议室像一截行驶在隧道中的绿皮火车车厢
    程虞说 10-16
  • 6
    428前进新苑业主群
    闹挺 10-16
  • 0
    107终于在一个晴空万里的日子里,项平被韦干单独叫去了办公室,去之前项平参照武侠小说的情节脑补了一幅风萧萧兮易水寒的画面,可惜并没有派上用场。 相较黑云压城城欲摧的阴深恐怖想像,韦干的音容笑貌竟如和风细雨般让人舒坦,连夹带着的些许油腻都可以忽略不计了。没有欲加之罪,没有吹毛求疵,连生硬的命令都没有。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近来的工作,又随便拉拉家常。 项平心里狐疑却又无法求证,毕竟他还是更愿意把这理解为韦干为
    程虞说 10-15
  • 0
    106而对项平却是另外一番光景。那次评先虽不至于让韦干和项平撕破脸,但他们之间的嫌隙却以肉眼可见的距离迅速扩大着。如果之前还能像一对锱铢必较的老街坊,那现在就只剩锱铢必较了。 敬康还没去A大前,项平经过评先一役觉得自己之前那些年简直太窝囊了,于是小强硬了一阵子,每天自斟自酌些励志鸡汤,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继续下去。 敬康走后,项平的心开始是慌的,天天担心被韦干借故收拾。后来韦干被扶正的传闻被说的有鼻子有眼的
    程虞说 10-14
  • 0
    105敬康在A大的这段日子,韦干在部门里又赢回了一些尊荣,加之马晓迪等铁粉信心满满的相信这种回光返照的持久性,于是在私底下大家纷纷议论敬康培训回来后就会被调走,到时韦干就会被扶正。 韦干对这些议论不置肯否,毕竟这代表着群众的呼声(虽然被引导过)和信任,对自己被扶正是大有裨益的。当然,只有呼声是不够的,还需要把手底下这些人归拢明白。 敬康去上学后,韦干和薛宏的配合更趋默契了,只是韦干对薛宏始终是不放心的,这
    程虞说 10-13
  • 0
    104第一次来A大参加招聘会,公司也非常重视,特地派了主管招聘的刘副部长过来。刘部长矮矮胖胖的一副笑面菩萨模样,来时还挺踌躇满志的,结果坐了一上午冷板凳后就意识到这个躇踌满志有唐突之嫌,毕竟瘦死的骆驼比马大,金融危机也不是万能的。 但场面总要圆过去的,刘部长正在百般无奈的斟酌着回公司后对这次招聘会的评价,看到馨涵来应聘管培,刘部长差点儿把自己的心情概括为喜出望外,就坐在敬康旁边一起加入了这次匪夷所思的面
    程虞说 10-12
  • 2
    100敬康满面春风的出来了,前台带馨涵进到那个小屋。面试人招呼坐下,“Can you introduce yourself in English?” 有没有搞错,这个小破公司还需要用英语?憋着气,馨涵把自己还说得过去的英语拿出来晒了晒。估计这不过是个下马威,其实有些面试者也是很喜欢显摆的,看着这一招没有起到预期的效果,更糟糕的是馨涵的介绍他有些没太听明白,只得接着用中文提问。 “你为什么决定要读研?” “在工作中,我觉得自己迫切需要提高” “你觉得自己最
    程虞说 10-12
  • 0
    大家好
    我心云集 10-12
  • 0
    103他怎么在这里?馨涵扫了一眼公司介绍,原来是一个小城市里的公司难怪这么冷清,印象里就是他那天说的他之前所在的城市,之所以会有这样的印象是因为他的普通话里夹杂的方言音。难道他那天是……卧底?哈哈,有趣……馨涵脑补着各种商战情节走到了展位前。 敬康又一次看到这个丑丫头也是些微一惊,人力来做校园招聘自己不过凑个热闹,怎么这样都能遇到?佛说五百年的回眸才换来今生的擦肩而过,看来这是孽缘不浅呀,或者她前世是
    程虞说 10-11
  • 0
    102对于找工作的人来说周末是不存在的,因为有各种招聘会可以参加,有很多公司可以网申。这个周末也不例外,学校组织了一场校园招聘会,一时间平时高冷的会议中心变得像个菜市场一样熙熙攘攘。 而馨涵此时正像一颗行走的大白菜一样被人潮夹裹着往前走,相同的是被挑拣,不同的是大白菜只需要新鲜的摆在那里而馨涵却需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并随时准备着投出一份不知道会不会被扫一眼的简历。 当然,既然是双向选择,那些企业也被求职者
    程虞说 10-10
  • 0
    101反正是相看两生厌,馨涵也懒得顾及那么多了,略带委婉的抛出了面试中自杀式的问题,“我想了解一下您公司的薪酬结构可以吗?” “年轻人应该更看重事业发展的机会,如果你能够掌控一个项目,薪酬根本就不是个问题,我们现在就是缺这样的人,可就是找不到。当然,我们现在缺的人还很多,老实说,你们现在的能力还不具备独挡一面的资格。我可以给你个建议,你可以回去组织你的同学和朋友,你们可以联合起来作为团队来工作。” “那
    程虞说 10-9
  • 0
    99透过玻璃可以看见里边的人影,面试官是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很精干的样子,被面试的是一个看着有四十多岁的女人。 隔音不是很好,馨涵可以隐约听到他们谈话的内容。这个女人是国内很牛的一个学校毕业的,前些年单位不景气下岗了。她的着装比牛仔裤有过之而无不及,像是刚从菜市场买菜回来的样子。面试人用“非常感谢您对我公司的关注,如果有消息我会通知您的。”这样格式化的死缓判决书结束了这次面试。站在门口召唤着下一位 “
    程虞说 10-6
  • 0
    98问到了B 座的入口,上到8层,看见这层楼道里有七八家公司的样子。馨涵找到B0805,按了一下门铃,前台小姐就帮馨涵打开了门,“您好,我是莫馨涵,来面试的。” 前台找出面试时间表,“噢,您约的是十点,现在已经十点半了,我们已经安排下一位面试者进去了。” “不好意思,这边的路我不太熟,走了很多冤枉路,所以就晚了,我可以等,能不能给我个机会。” “那您先在那边沙发等一下吧。” 看见沙发那边有几个面试者也在等,馨涵就坐
    程虞说 10-5
  • 0
    97在这样的大城市中,人很多,但找人问路却是不易,很多人都是三点一线的忙碌生活,仿佛从生到死就是如此,周遭的一切都与己无关,只有在路边晒太阳的老头老太太们会很热心的指路并且也知道。 前边不远处有个拾荒的老太太,看上去有五十多岁,头发花白,背有些驼,脸黑黑的沟壑丛生,穿着不知哪里来的很不搭得上衣和裤子,最显眼的就是那双红色的袜子。 馨涵觉得她在附近走动,也许会比较熟悉,就走近了说,“您好,请问您知道国际
    程虞说 10-4
  • 0
    96盼星星盼月亮,终于盼来一个面试的邮件,虽然仅是第二次看到这个公司的名字(第一次是投简历时),馨涵还是五点多就爬起来,简单捯饬一下、吃点早饭就出发了。 对于这个来之不易的面试机会馨涵相当珍惜,十几站地铁的路程竟预估了两个多小时,这倒是成功的错开了早高峰。 从地铁口出来时居然感觉到了久违的荒凉,细细的小石子土路,还有旁边高高矮矮的白杨树,环顾四周,没发现有什么国际大都大厦。 身边走过的人大多行色匆匆,这
    程虞说 10-3
  • 0
    95改过简历后,馨涵给一些公司重新发了自己的简历,然后忐忑的等待着。每次一打开电脑,就会急不可待的登陆自己的邮箱查看未读邮件,脑袋里只有一个念想,那就是一定要有某个公司发来的面试消息。 在一次次的打击下,馨涵已不再奢望top500的垂青了,在这种金融危机的时候这就像一个遥不可及的童话。现在哪怕只是一个很小的只有十几人的企业馨涵也是愿意画个淡妆慎重的去看看的,万一是只潜力股呢?最不济也可以是个暂时的避风港吧。
    程虞说 10-2
  • 4
  • 0
    93相较这些过眼云烟的八卦,这个就业指导会更让敬康感慨的是连A大学生也面临着这样严峻的就业形势。在敬康那个年代A大学生可都是供不应求的。 近些年,公司的光景是老太太过年一年不如一年。随着基础技术的换代更迭,公司的主打产品渐渐被挤出主流市场。公司各种关系错综复杂,人浮于事,再加上各种历史负担,和近年来挤入的民企来比基本没有成本优势…… 敬康心里何尝不明白这些。只是,年逾不惑、上有老下有小,敬康就像那只被温水
    程虞说 9-29
  • 0
    92就业指导会热热闹闹的结束了,敬康被人潮涌着往前挪。 “怎么样?馨涵,有收获吧?” 敬康对身后的聊天本不在意,只是听到馨涵两个字时也不知搭错了哪根经居然有些好奇。 “哈哈,太有收获了,简直是茅塞顿开啊!我就说嘛,我这么优秀的人怎么会连个面试的机会都没有呢?原来是简历写的太滥,我回去就把自己夸的天花乱坠。” 艾玛,这个丑丫头还真敢说呀,还优秀……还天花乱坠……敬康差点儿被这无拘无束的自信逗乐了。 “孺子可
    程虞说 9-28
  • 0
    91“洗个澡”“换身衣服”“理发”…… “中国有个词叫“投其所好”,人家女孩喜欢休闲阳光型的,你偏偏把你最正规的一套西装拿出来穿,没准人家第一眼就把你当物业公司收水费的了呢,你觉得这能成吗?” 台下先是笑声,然后是一片静寂,到了现在大家都多少经历了些面试,有些话放在别人身上是笑话,放在自己身上却会痛。 “所以你要知道女孩好什么,那你们怎么才能知道女孩好什么呢?” “打听呗” “对,打听,上哪儿打听?” “亲
    程虞说 9-27
  • 0
    90“大家都觉得这种想法很不可取吧?那为什么在求职的过程中我们有些同学就有这样的想法和做法呢?我看到我们很多同学把一份作的很糟糕的简历点击发送以后就不闻不问,然后还抱怨工作难找,这是不是很像邋里邋遢的在喜欢的姑娘面前晃悠一圈,人家没有反映,你就自尊心受到极大的伤害,决定从此老死不相往来了?” 台下一片笑声,敬康也笑着,却并非因为好笑而是因为释怀,对青涩岁月中那个自尊心爆棚的自己的释怀。 “如果你喜欢一
    程虞说 9-26
  • 0
    89问题一出,讲台下边就像炸开了锅, “喜欢”“漂亮”“志趣相投”“爱我”“经济独立”…… 同学们七嘴八舌的说着各自的答案,吴老师则在黑板上把关键词一一记录下来 “同学们说的都很好,我相信同学们已经看过很多招聘启事,很多招聘启事里是不是这样要求:形象好气质佳、热爱本职工作、认同企业文化、踏实勤奋等等,你们觉不觉得其实找工作和找对象有很多共同点?” 听吴尔这么开场,敬康觉得这人还是有些道行的,高人之所以是高
    程虞说 9-25
  • 0
    88敬康探着头朝里边张望时,看见一个女生冲着门口招手, “馨涵,这儿,这儿呢,” 接着一个女生扒开敬康一路见光、见光的往里挤,无意中踏踏实实踩了敬康一脚后如履平地般无知无觉的继续挤着。说来也巧这个女生正是刚才食堂那个讨厌书包的相貌平平的主人。 在敬康的想像中A大的女生就算不是美若天仙也该是蕙心兰质吧,最不济也得是知书达礼吧?而这位真真是……有些意外,居然还叫馨涵,估计长成这样她爸妈也得挺意外的吧。 在敬康
    程虞说 9-24
  • 0
    87“晚上那个就业指导讲座你去吗?” “去就去吧,我现在是病急乱投医,说不定会听出什么灵感呢?” “那好,我也去,我们早些走,刚才敏给我发短信了,现在都快没位子了,我们得赶快去,看能不能抢一个。” 就业指导会?现在连找工作都指导了?听起来还不错。敬康那时的工作是分配的,房子也是分配的,是不存在这种烦恼和指导的。所以现在50后、60后和80后经常一起吐槽70后是中国最幸福的一代人也并非空穴来风。 这几个学生风卷残云的
    程虞说 9-23
  • 0
    86几番周折后,敬康总算是找到了一个位子安顿下来。食堂饭菜居然要比自己预期的好吃很多。当然这种预期主要来自于他自己上大学时的记忆,那时的食堂饭菜于他而言简直是仅次于挂科的梦魇。 他与第一志愿失之交臂后接受调剂去了一所南方的名不见经传的大学,南方那烟雨蒙蒙的天气在文艺青年的眼里是诗意是浪漫,但在那时的敬康看来就如同自己的命运一样晦涩难懂还泛着青霉。 当然也不全是潮暗,菜里的辣椒就辣得十分敞亮,而且逢菜必
    程虞说 9-22
  • 0
    85正值饭点儿,敬康循着味儿就找到一个食堂。食堂分为上下两层,到处是熙熙攘攘的学生,偶尔有没坐人的餐桌上也摆放着水杯、书本或大大小小的包包。 看着一个学生吃毕端着餐盘起身,敬康一个健步穿过去,也想入乡随俗的找些东西放着,可是身上除了手机、钥匙、钱包外就是刚才在无意识状态下接过的一张传单,敬康别无选择的把传单放在桌上就去打菜了。 敬康一边质疑传单作为占位物的合规性,一边快速把各个打菜窗口扫视一遍,最后决
    程虞说 9-21
  • 0
    84A大是中国很古老的一所大学,计划经济年代风头曾直追清北,只是近些年伴随着后起之秀的升起显得有些后继乏力,但这并不影响敬康那颗朝圣的心,因为A大曾是那个与他擦肩而过的梦。 走在校园里,恍若时光交错,那些年逾古稀的参天大树和亦繁亦简的老式建筑都还是少年时魂牵梦萦的样子,而或欢快跳脱、或行色匆匆、或文静儒雅的学子们却不复梦中的样子,他们鲜活的穿行在这宛如古画卷的校园里,像是再次印证了时间是条回不去的河,一
    程虞说 9-20
  • 0
    83小魏果然是轻车熟路,他去敬康办公室密谈了不到半小时事情就搞定了,连韦干都好奇他到底是怎么忽悠敬康的。只是坦诚是相互的,他担心言多必失所以就忍着没问。 只知敬康去见了海总,海总看敬康去意已决就批准了他的培训申请,然后童总也批准了,再然后敬康就来到韦干办公室留恋了了的把手头的工作都托给韦干来办,韦干故作委屈的说, “你倒是去深造了,我又得常务干活了。” 敬康嘿嘿一笑,“辛苦了,下次让你去哈。” 韦干心情大
    程虞说 9-19
  • 0
    82韦干自己去问敬康显然会事倍功半,但是找谁去问呢?薛宏已经出场一次了,再去就容易让人起疑了。项平自评先事件后就和自己生分起来。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组织部小魏也许是个不错的选择。 “小魏,在哪儿呢?” “在外边遛狗呢,领导有啥指示?” “可以啊,小日子整得还挺丰富。也没啥指示,就是现在有个事儿挺为难的,想找小老弟唠唠。” “韦部长一向足智多谋、英明神武。有什么事能难得住您啊?” “其实这事儿也不全是我的事。
    程虞说 9-18
  • 0
    81这边打好了伏笔,韦干又忙不迭的跑到童总那里上眼药。虽说和童总的关系一直缓步向好发展,但还没到能直接上眼药那么铁,所以此番说辞也着实费了韦干一些心思。 韦干坐在童总的会客沙发上历数着敬康就任以来的一些新做法(尽管有些效果还不错),不加分辨的把这些都归咎于对业务的不了解,并言辞恳切的希望组织能给敬康一个培训的名额以提高部门的管理水平。 童总何尝不明白韦干的小算盘,只是不愿费心思掺合到他们之间那些零星怨
    程虞说 9-17
  • 0
    80韦干和薛宏聊了一阵子就离开了,敬康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突然觉得这个十几平米的办公室又空又静,仿佛是为了填满这些时空,那些斑驳的往事像过狂欢节一样冲出了记忆的闸门。 他出生在七十年代,小时候是一个典型的熊孩子,而且总是可以想出各种鬼点子带着一帮同龄上下的熊孩子闹腾。那时父亲脾气也不好,所以一有别的家长上家里来告状就是不分青红皂白的一顿胖揍。 他上学时国家已经恢复了高考,人们开始笃信知识就是力量,只是那
    程虞说 9-16
  • 0
    79第二天一上班韦干拿着一道数学题像贴皇榜似的在各个办公室招募英才,部门中不乏各种级别各种阶段的学霸,看到韦干的题纷纷技痒跃跃欲试,只是没有一人做出。 人类社会有时是一个充满各种悖论却并不违和的群体,就这道题而言,越是没人做出来就越是有更多的人想做出来。 几经周折这道题传到敬康这里,作为一个理工男敬康对自己的数学还是有自信的,于是也不能免俗的做起来,当然他也是不会做出来的。 这时韦干拉着薛宏来敬康这里唠
    程虞说 9-14
  • 0
    77评先一役后,部门里很多人对敬康和韦干实力对比的认知发生了微妙的变化。韦干像蜷在一幢风雨飘摇的老房子里,时时担心这房子会塌却又不愿舍弃这最后的遮风挡雨之所。 然而山雨欲来风满楼,海总也不知道是中了什么邪,竟让敬康这厮来管理部门费用的使用,害得韦干报销个费用都束手束脚的,好生烦人。 正当韦干绞尽脑汁也想不出应对之策时,上天又一次悲天悯人的眷顾了他,集团公司在风景如画的A城举办了一个长程的中层管理人员培训
    程虞说 9-12
  • 0
    76项平被韦干这句绵里带针的话堵得差点儿岔了气儿。这简直就是道德绑架,无耻!但韦干这个面子到底给不给呢? 正在犹豫中,敬康说话了,“薛宏的发展是发展,项平的发展也是发展。如果决定不了就民主投票吧,韦部长,你说呢?” “呃,民主投票好是好,不过有些人还出差了……” “出差了可以打电话问嘛。” “就是,我那儿都有他们的联系方式。”项平像抓着了救命稻草似的,赶紧附和到。 韦干见大局已定,只能接受这个结果,心想强
    程虞说 9-11
  • 0
    75敬康见薛宏和项平都凑了过来,索性把韦干也叫过来一起研究决定先进的人选。韦干没防到敬康这招,但来都来了,如果当面反对薛宏和项平参加讨论那是明摆着给自己树敌,所以只能随行就市的高呼着民主的口号给敬康跑起了龙套。 “韦部长,你先说说你对此次先进人选的想法吧?”敬康先声夺人的把自己置于一个进可攻退可守的位置。 “同志们今年的工作都很辛苦,要是名额容许,每个人都应该评上,只是每年只给一个名额,也真是让人为难
    程虞说 9-10
  • 0
    74敬康听着项平这通丰功至伟的表白,心下是和韦干所差无几的不屑,本想说些场面话应付过去,只是抬头看向他时,目光正巧触到他新长出的一簇白头发茬,恻隐之心竟悠然而起。 “老项,最近这头发可是白的厉害了。” “可不是吗?领导是不知道我这工作有多操心,每天光想工作上的事儿就觉得脑子不够用,家里也不省心……”项平像祥林嫂一样滔滔不绝的说着家里的不如意,像是忘记了此来的目的,只是老友见面聊聊天。 还好敬康刚搞定一件
    程虞说 9-9
  • 0
    73薛宏听到韦干这套说辞时,就想到小时候接到大人开的空头支票,被忽悠多了自然会学精。他并不挑明,只是嬉皮笑脸的说,“你不就是领导班子主要成员嘛,我就信你,你定了就稳了,韦部长搞定这点儿小事还不是张飞吃豆芽?不然还咋混呢?” 韦干被反将一军,尴尬的笑笑,“我尽量帮你争取吧。” 项平听到韦干这套说辞时的反应是把自己的劳苦功高又如数家珍的说了一遍,韦干心下不屑,这是混了这么多年还没混明白呢,不明白就不明白吧
    程虞说 9-7
  • 0
    72关于先进的人选韦干自己也是举棋不定的。薛宏需要巩固合作,项平需要关系修护,马晓迪需要加深信任,更何况还有女工委员等一众跟着自己多年的兄弟姐妹和各种盘根错节的关系网。可先进的名额就那么多,能做到八个坛子七个盖儿盖来盖去不穿帮的人毕竟寥寥。 更何况现在还多了个敬康,还要走领导班子民主推选的流程,即使自己推荐也未必能选上。想到这里,韦干念头一转,让敬康当当挡箭牌也算人尽其才吧。 想出这个策略后接下来的事
    程虞说 9-6
  • 0
    71善游者溺,善骑者堕。当薛宏的理性举棋不定的彷徨在两个选项之间时,相投的脾性像一根无形的绳子已经悄无声息的把他牵向了韦干。当他们一起抽着烟、喝着酒、一拍即合的聊着家长里短时,以前的那些明争暗斗恍若一梦。然而他们都知道那不是梦,所以他们需要确认,各种委婉巧妙的确认。 转眼又到了年底评先进的时候,怎奈僧多粥少,对韦干而言这是一个幸福的烦恼时刻。一年前,敬康还没有来,韦干和薛宏经过纸雕一役在主战场上已经达
    程虞说 9-5
  • 0
    70王宫娇在集团公司风雨飘摇的时候,敬康和韦干这边也继续精彩纷呈的和谐着。这也让薛宏和项平梯队的人为了站队问题着实费了一番脑筋。 站队这件事非常玄妙,看不见摸不到却关乎生死、利益而且涉及到个人爱好阅历,讲究天时地利人和。它可以是应者云集的振臂一呼,可以是炊烟袅袅的茶余饭后,可以是不见血光的舌战群儒,也可以是知己知彼的沉默是金。当然,有时只是走着走着就走到了那里,周围都挤满了人,只好就站在那里。 这领导
    程虞说 9-4
  • 0
    69王宫娇早已厌倦了这种被等死的状态,听着小海龟这么说,就坡下驴道, “我正要和组里请假,我们公司最近有个项目缺人手,想让我暂时回去盯一下,这样正好,我先回去一段时间,等那边忙完了我再过来吧!” 小海龟虽对王宫娇这番往脸上贴金的说辞若信若疑,但考虑到并无妨害也就懒得挑明,面有欣然的同意了。 王宫娇回到公司晃脸报销了一些单据,在同事们送别的目光中开始了自以为神不知鬼不觉的假期。 转眼日子无惊无险的滑过了很久
    程虞说 9-3
  • 0
    68王宫娇回到办公室时,这个消息已经传了开来,王宫娇和着大家七嘴八舌的奉承话象征性的恭喜了盛凯后就坐回自己的格子里,像只飞累了的蝴蝶停在那里一动也不想动。 大家热热闹闹的送走了盛凯,日子还是一样一样的过着,至少看起来是一样的,如果硬说有什么不同那就是王宫娇作为蝴蝶的存在更显得多余了。 王宫娇意识到了自己的多余,确切的说是没有任何意义的多余。大家看向王宫娇的眼神渐渐像在看一个行将就木的人,早早备好了表情
    程虞说 9-2
  • 0
    67王宫娇在隔间里天人大战的时候,组长们也散会了,笑面狐狸和老巫婆聊着天儿走进了洗手间。 “你说这老盛也真不嫌折腾,不过是平调,那美国的新公司刚成立,谁知道水深浅。”老巫婆快人快语的说。 “谁知道呢,难不成是想去美国生个二胎?”笑面狐狸嬉笑着附和到。 “哈哈,你可真能想……” “只是可惜了四组的人,好端端的被并入了三组,难出头咯。” “谁说不是?三组那个小海龟眼里看得上谁?” 王宫娇躲在隔间里听着她们说话,
    程虞说 9-1
  • 0
    66第二天早上,王宫娇妆容精致、斗志昂扬的走进公司大楼,等电梯时,盛凯一脸喜气的走过来,热情的打招呼声伴随着被酒精泡制过的葱蒜味冲着王宫娇直扑过来,把王宫娇一夜辗转反侧酝酿出来的勇往直前杀得像受了伤的懦夫蜷缩在角落里怎么唤都不肯出来。 早晨的电梯里是公司人口密度最大的地方,王宫娇被人流挤在盛凯旁边,盛凯兴致勃勃的和周围的人打趣着,那带着葱蒜味的气流像盛凯身上生出的触手顺着鼻孔伸进王宫娇的身体肆意的抚摸
    程虞说 8-31
  • 0
    65虽然心中千般不喜万般不愿,王宫娇仍然死死的守着这仅存的一根救命稻草,天天像花蝴蝶一样飞舞在盛凯周围,像铁粉一样线上线下全方位拥护盛组长的管理,被同事们背后戏称为“你若盛开(凯),蝴蝶自来”。 盛凯倒也不拒绝这位来意汹汹的美人,每天看着蝴蝶飞舞,闻着幽香绕鼻,体验着被拥护的尊荣,连早晨上班挤地铁都充满了活力和激情。 王宫娇看到盛凯眼中的欲望时以为自己距成功只有咫尺之遥,便故作矜持的等待着,等待着……
    程虞说 8-29
  • 0
    64听了他转述的岑总的话,王宫娇一厢情愿的理解为只要搞定一个组长就可以留在集团了。这也无可厚非,人经常会把事情理解成自己善长解决的样子。 于是搞定谁和怎么搞定成了这些天萦绕在王宫娇心头的主旋律。王宫娇最开始在的那个组本来是这几个组里最有发展前景的,只是那个组长是只笑面狐狸精,不然也不会有轮岗培训这茬儿了。 第二个组长是个疑似更年期的老巫婆,整天神叨叨的,听说曾单枪匹马把小三儿揍得磕头求饶,现在每逢新闻
    程虞说 8-28
  • 0
    63而每个人对环境的解读是不同的,正如有的人掉进井里会认为是自己走路不小心,而有的人掉进井里则会抱怨自己走在一个有井的地方。王宫娇对近况的解读是因为自己是借调的所以同事们都见人下菜,她像摸象的盲人一样乐观的认为只要转正了一切问题都会迎刃而解。 而她能想到的逃离这口深井的唯一办法就是有人拿根绳子把她拉上去。这个人她第一时间想到的豪无疑问是他,就像一个溺水的人会拼命去抓她能抓住的任何人,而这些被抓着的人一
    程虞说 8-27
  • 0
    62眼看着王宫娇这个到处搅和、干不了活儿又没什么用的主儿就要砸在手里,组长灵机一动想了一个妙招,打着综合培养人才的旗号, 煞有介事的拟定了一个培训方案,报领导审批后,王宫娇就被安排去各个组轮流实习了。 临行前组长还不忘把王宫娇拉在一个无人角落劳苦功高的说复合型人才是如何如何重要、费了多大的劲儿才帮王宫娇争取到这个机会。王宫娇信以为真,还以为是自己前些天去拜的菩萨显了灵,择了一个良辰吉日赶紧去还了愿。 只
    程虞说 8-26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大家都在搜
  • 大同机车厂待遇怎么样
  • 大同机车厂董事长简介
  • 大同四二八机车厂
  • 大同428机车厂的工资
  • 大同机车厂2019招聘
  • 大同机车厂官网
  • 大同机车厂幼儿园收费
  • 大同机车厂厂长级别
  • 中车招聘2019
  • 大同机车厂陶景奇
  • 大同机车厂最新贴吧
  • 大同616厂官网
  • 大同机车厂中学
  • 中车襄阳机车厂关闭
  • 大同机车厂怎么样
  • 大连中车集团待遇怎样
  • 大同机车厂董事长照片
  • 目前大连机车待遇好吗
  • 大同机车厂啥时候合并的
  • 大同机车厂待遇
  • 大同机车厂厂长
  • 大同山橡集团3528厂
  • 中国十大军工厂
  • 大连中车是国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