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钗吧
关注: 2,858 贴子: 395,536

探究曹脂本旨,还原红楼真相,追慕群芳之冠

  • 0
    宝钗是极有佛缘的女性 脂本宝钗其实是极有佛缘的女性。她的冷香丸、金锁是癞头和尚所送,她的婚嫁是癞头和尚亲自操心牵线。宝钗最爱的曲子是《山门、寄生草》,她最谙熟的典故是六祖慧能的《坛经》,她的偶像是和尚鲁智深。宝钗自己的诗作所关心的也是世人能不能解悟佛法的“梵铃声”。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说,宝钗都是佛缘很深的女性。拥林派、87粉只说宝钗试图阻止宝玉参禅,而无视宝钗最后这句“方才这句机锋尚未了结,这便丢开
    郑磊100 3-3
  • 0
    宝钗是极有佛缘的女性 脂本宝钗其实是极有佛缘的女性。她的冷香丸、金锁是癞头和尚所送,她的婚嫁是癞头和尚亲自操心牵线。宝钗最爱的曲子是《山门、寄生草》,她最谙熟的典故是六祖慧能的《坛经》,她的偶像是和尚鲁智深。宝钗自己的诗作所关心的也是世人能不能解悟佛法的“梵铃声”。所以,不管从哪个角度说,宝钗都是佛缘很深的女性。拥林派、87粉只说宝钗试图阻止宝玉参禅,而无视宝钗最后这句“方才这句机锋尚未了结,这便丢开
    郑磊100 3-3
  • 0
    宝钗诗作创新在思想内涵,黛玉诗作创新在外部形式 我在《论宝钗》第八章中指出过一个现象,钗、黛的诗作都追求新意,但黛玉诗的创新通常是沿着主流社会、主流意识所指引的方向更进一步,道人所未道。而宝钗诗的创新却是向着批判主流社会、嘲讽主流意识的方向去做翻案文章,思人所未思。比如,《五美吟》中的《红拂》一首说的是女人要选对夫主,要“巨眼识穷途”,趁早选对有上升空间的“潜力股”男人,而不能死守“尸居余气”、无
    郑磊100 3-3
  • 0
    宝钗诗意在“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 “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讽刺时事,只以品行为先,才技为末。”这是脂砚斋对宝钗诗作的评判和定位,也是对宝钗诗风的最好概括。宝钗拥有很高的文学天赋,却并不把作诗本身当作正事,即使要写诗,也是要彰显其高洁品格和愤世精神,特别是勇于“讽刺时事”、“借蟹讥权贵”。林黛玉的诗虽然数量很多,却大多只是在“邀恩宠”、“独立名”或者为自己的婚姻名位而患得患失、伤春悲秋,没有
    郑磊100 3-3
  • 0
    宝钗很明显是女娲而非警幻 宝钗很明显是女娲,而不是警幻仙子。道理很简单,宝钗不管前世为谁,到第5回的时候,她已经投胎为人。不可能同时还以女神的身份管理天界的一群仙女。女娲符合这一点,自第1回写了娲皇氏炼石补天、弃置顽石以后,书中就再未提及女娲在天界的事迹。也就是说,女娲此后投胎为人,这是完全可行的。但第5回警幻却向宝玉自我介绍云:“吾居离恨天之上,灌愁海之中,乃放春山遣香洞太虚幻境警幻仙姑是也。”可见
    郑磊100 3-3
  • 1
    真钗粉理当支持宝钗嫁给宝玉(或鲁智深) 如果是真钗粉(脂本宝钗粉)就应该支持宝钗嫁给宝玉,或者宝钗嫁给鲁智深。毕竟,在脂评本中宝钗、宝玉的金玉良姻才是曹、脂设定的官配——“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而鲁智深则是宝钗心中的偶像。如果真能理解宝钗的愤世嫉俗、淡泊出世,那就能够懂得为何宝钗憎恶当时所有读书做官的男子,而唯独欣赏宝玉、崇敬鲁智深。 反对宝钗嫁宝玉的,大多
    郑磊100 3-2
  • 175
    再举87版的一处违背清代礼制的常识性错误 87版写宝钗、宝玉奉旨完婚时,不仅有宝钗新娘妆造型,也出现了宝玉幻觉中的黛玉新娘妆造型。87版刻意让宝钗额上的垂珠为三串,黛玉为五串,说是宝钗是商人之女,地位低于黛玉云云。这种说法本身就是完全违背《红楼梦》原文的描写。事实上,曹雪芹专门注明宝钗是“仕宦名家之女”,她出身在亦官亦商的豪门大户,包括贾史王薛在内的金陵省四大家族,皆是“极富极贵,极有权势的大乡绅”。而黛
    郑磊100 3-2
  • 2
    伪何初本(鬼本)的《黛鼠诔》蠢得让人笑破肚皮 伪何初本(伪癸酉本、伪吴祖本、伪吴氏石头记)模仿《芙蓉女儿诔》以及《红楼梦》中其它一些词句,生搬硬套拼出一篇《黛鼠诔》,满篇都是 狗 屁 不通的病句,简直要让人笑破肚皮。什么“金玉谣言生妒,熟惯难免求全”,什么“赌气荷包误剪,躬自俯就回转”,什么“良缘喜待佳姻,宅院风波四起”,什么“蜥蜴谣诼龟龙,贞烈见嫉遭危”,什么“地何如是之冷漠兮,宦民奔逐孺妇”丧,一
    郑磊100 3-3
  • 1
    真钗粉理当支持宝钗嫁给宝玉(或鲁智深) 如果是真钗粉(脂本宝钗粉)就应该支持宝钗嫁给宝玉,或者宝钗嫁给鲁智深。毕竟,在脂评本中宝钗、宝玉的金玉良姻才是曹、脂设定的官配——“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而鲁智深则是宝钗心中的偶像。如果真能理解宝钗的愤世嫉俗、淡泊出世,那就能够懂得为何宝钗憎恶当时所有读书做官的男子,而唯独欣赏宝玉、崇敬鲁智深。 反对宝钗嫁宝玉的,大多
    郑磊100 3-2
  • 0
    沈治钧:蒙古王府本《石头记》递藏史述闻(转载) http://bbs.tianya.cn/post-106-551587-1.shtml 郑无极按:蒙府本上一样有“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宝钗诗全是自写身份,讽刺时事”等脂批,跟1960年当时捧林诬钗的大气氛完全格格不入。蒙府本的发现史,也可以证明脂评本绝对不可能是“伪造”的
    郑磊100 3-2
  • 1
    哈!沈治钧:蒙古王府本《石头记》递藏史述闻 http://bbs.tianya.cn/post-106-551587-1.shtml 蒙古王府本的近代原藏主,是漠南蒙古(今内蒙古)西端卫拉特(一译厄鲁特)部阿拉善扎萨克世袭罔替(俗称“铁帽子”)和硕亲王第八代塔旺布鲁克札勒、第九代达理扎雅与他的嫡福晋金允诚。 …… 塔旺布鲁克札勒(1870—1931)一译塔旺布里甲拉,字云桥,一作云樵,俗称“塔王”。初尚克勒郡王(即曹寅的儿女亲家平郡王)崧杰之女睿仙格格,后续弦两次。 ……
    郑磊100 3-2
  • 0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2-28
  • 10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3-3
  • 0
    哈!郑无极:宝钗“虽离别亦能自安”系孀居女性中的特例 明清时期女性一旦丧夫,往往境遇十分悲惨。除了她们学的是当贤妻良母之外,还有一些客观原因:第一,古代的谋生行当多数是体力活,尤其是农活。女性体力弱,在没有现代机械、改良种子、化肥的情况下,女性要完成耕种很难。第二,古代强调男女之别,年轻女性不宜出门抛头露面,很难在男性为主体的政商关系网络中占据一个较好的位置。即使不顾礼法出来抛头露面,还容易遭到欺
  • 1
    海圃主人《续红楼梦新编》对宝钗守节和妇德的赞誉 海圃主人《续红楼梦新编》第1回“敦妇道勋府持家”对宝钗守节和妇德的赞誉: “查得敷文真人妻室薛宝钗,在家奉母,克尽其心,待兄曲全其义。及于归后,仰体公姑,和睦姊妹,静守女箴,克娴妇道。理合笃赐麟儿,以慰柏舟,以光阀阅。” 这个可以反映清代一部分拥钗派(程本宝钗粉)的思想,跟曹雪芹、脂砚斋(脂本宝钗粉)既赞美宝钗的贤淑妇德,又赞美宝钗的愤世出世,有所不同。
    郑磊100 2-24
  • 10
    宝钗“虽离别亦能自安”系孀居女性中的特例 明清时期女性一旦丧夫,往往境遇十分悲惨。除了她们学的是当贤妻良母之外,还有一些客观原因:第一,古代的谋生行当多数是体力活,尤其是农活。女性体力弱,在没有现代机械、改良种子、化肥的情况下,女性要完成耕种很难。第二,古代强调男女之别,年轻女性不宜出门抛头露面,很难在男性为主体的政商关系网络中占据一个较好的位置。即使不顾礼法出来抛头露面,还容易遭到欺负和骚扰。所
    郑磊100 2-25
  • 8
    宝钗、宝玉的精神契合将在后三十回佚稿中全面展开 在前八十回中,宝钗、宝玉之间虽然已经具有“较诸人皆近”的精神契合,但距离二人彻底交心还欠一点火候。就是宝钗毕竟还是希望宝玉能够读书仕进,通过掌握权力,消灭贾雨村之类的赃官,正所谓“酒未敌腥还用菊,性防积冷定须姜”是也!但宝玉只想着躲在女儿国中进行逃避。因为这时候贾府的富贵权势还在,宝玉若是肯于有所作为、澄清吏治,他作为贵族子弟还是有这个平台、这个机会
    郑磊100 2-23
  • 4
    袭人与珍珠以及紫鹃与鹦哥的渊源 袭人、珍珠早稿中本来是两个人, 今稿中袭人与珍珠合二为一,袭人被说成是珍珠改名,但庚辰本第29回在袭人之外又出现了珍珠。这实际上是曹雪芹删漏了。高鹗发现了这个问题,于是程本将袭人的原名改为蕊珠,让袭人与珍珠变回两个人。顾太清依据这个思路,又改为嫁蒋玉菡的是珍珠,而非蕊珠(袭人)。跟袭人与珍珠情况类似的,还有紫鹃与鹦哥(鹦鹉)。甲戌本第8回脂批明说紫鹃是鹦哥改名,但庚辰本第2
    郑磊100 2-26
  • 0
    红学流派基本分类:林学、贾学、钗学 红学研究千变万化,无非是两大类:一类是老老实实依据原著文本、依据实证说话,一类是背离原文,作节外生枝的误读和曲解。这样来看,历史上的红学无非三大流派:第一是林学。也就是自清道光中期以来的拥林派红学,从对程高本的误读出发,执定捧林诬钗的观念,朝着背离脂评本原文的方向越走越远。涂瀛以降的拥林派评红者皆是其流亚。到了二十世纪,既有的捧林诬钗观念被附加上若干近现代流行的
    郑磊100 2-23
  • 0
    陈维昭《新红学百年祭》对“新红学”的误读 陈维昭《新红学百年祭》对“新红学”的界定存在很多问题。最大的问题是两个:第一,不该把1954年以后的“反封建”红学划入“新红学”的范畴。第二,不该将陈独秀当作“新红学”的代表人物。事实上,“新红学”是整个红学领域的一个特定的流派,指从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开始,由胡适、俞平伯等人开创的,注重作者家世、生平考证,注重版本辨识的一个红学流派。“新红学”的兴起最初是以蔡元培
    郑磊100 2-23
  • 0
    元春与宝玉的年龄差距 查了一下,甲戌本、庚辰本、程甲本等绝大多数版本第2回这个地方都是“次年又生了一位公子”,有正本作“后来又生了一位公子”,程乙本改为“隔了十几年又生了一位公子”。从情理上说,有正本、程乙本是对的。但这两个本子恰恰是经过出版者系统校改过的,不可能是曹雪芹的原文。所以,我认为曹雪芹原文在这个地方就写错了。但曹雪芹写错也有其缘由。 早稿中宝玉比今稿中宝玉“浊”且“大”,今稿中国红楼基准元
    郑磊100 2-23
  • 6
    脂砚斋是作者“钦定”的代言人 如果脂砚斋不是作者“钦定”的代言人,那么作者的手稿可以直接借给任何一个亲友、熟人来抄阅,不一定指定给脂砚斋来抄阅。这样的话,脂砚斋的抄本与其他人抄本流传开去的概率是相等的。脂评本能有十二种古抄本流传到今天,其余非脂系评本或白文本也一定会有流传到今天的版本。就算没有十二种这么多,也最起码会有一两种。绝对不可能出现十二种古抄本全是脂评本,没有一种非脂系评本或白文本的情况。
    郑磊100 3-2
  • 3
    拥林派很多观念是源于对程本的误读 拥林派很多观念都源于对程本的误读,但放到脂本中这些说法往往异常可笑,因为脂本中的情节完全是另一回事。 比如,拥林派喜欢攻击宝钗“讨好”贾母等家长、争婚夺爱于林黛玉,这些说法实际上是建立在程本续书中贾母喜欢宝钗、摒弃黛玉的基础之上。拥林派认为宝钗是通过“阴谋”手段获得家长信任的。尽管高鹗本人根本不认可这种“阴谋”论,但拥林派喜欢用程本中的结果,去胡乱猜测过程。但在脂本
    郑磊100 3-1
  • 0
    [反讽]林黛玉影射满清并隐指努尔哈赤其人 按民族主义索隐派的鬼扯逻辑,林黛玉遵奉清乾隆正朔《时宪书》,明显才是代表清朝:林,木也,五行东方属木。潇湘,水也,映射满洲二字。又五行北方属水。林潇湘即暗指来自东北的势力,而满清正是源出东北。黛,黑心取代也。黛玉二字即讥讽清朝黑心取代明朝,掌握皇帝玉玺。泪(涙),暴戾之水也。还泪,隐指满清以暴戾杀戮偿还明朝恩德。红楼梦、朱楼梦,皆是红火之色,五行南方属火。水克
    郑磊100 2-23
  • 1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2-28
  • 1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2-18
  • 12
    宝钗是女娲的事实竟然让黛鼠“紫鹃与林妹妹”痛不欲生! 脂砚斋直截了当地指明《女娲炼石已荒唐》一诗“又夹入宝钗,不是虚图对的工”,点出书中宝钗是女娲后身的真相,这竟然又让拥林派“紫鹃与林妹妹”痛不欲生、暴跳如雷。下面我们还是好生来欣赏一下这黛鼠如丧考妣的丑态: ======================= 拥林派“紫鹃与林妹妹”: 真是醍醐灌顶,按郑大师论女娲宝钗 按郑大师的说法,我们来论一论宝钗式的“薄命”。 想必郑大师肯定不否认宝
    郑磊100 2-6
  • 6
    继续批驳拥林派蠢鼠“紫鹃与林妹妹” 呵呵,这拥林派“紫鹃与林妹妹”昨天被我们一顿暴揍,居然还不死心,半夜凌晨又出来扯着嗓子嚎丧?确实,黛鼠嘛,思维方式跟正常人类完全不同。连投胎转世都要带着父母兄弟姐妹一起去转生。怪不得林黛玉会一家四口全都不剩统统短命死掉呢,就如这拥林派“紫鹃与林妹妹”所说的,是要尽快凑齐一桌才好往生呢!哈哈哈!看一次,笑一次,鼠言鼠语永远是正常人类眼中的笑柄笑料! =======================
  • 25
    贾宝玉当然不是神瑛侍者(批驳拥林派“紫鹃与林妹妹”) 哪里来的又愚不可及又骄狂无比的拥林派“紫鹃与林妹妹”,一进宝钗吧就大言不惭说了一大堆谎言蠢话,还自以为笔者无法将它那些捧林诬钗鬼话驳烂驳臭?你既然口出狂言敢来“踢吧”,那么,本着来而不往非礼也的原则,笔者也只好对你不客气了。下面逐条戳穿你的谎言谬论: ======================= 拥林派“紫鹃与林妹妹”: 第一质问:在第二回的原文,写到贾宝玉出生,原文如下……
    郑磊100 2-6
  • 0
    脂本提示宝钗、宝玉婚后夫妻恩爱及精神共鸣的文字极多 脂评本中提示宝钗、宝玉精神共鸣与婚后夫妻恩爱的地方太多了。从脂批提示后三十回佚稿中宝钗、宝玉婚后“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成其夫妇时”的“谈旧之情”、“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到正文宝玉对宝钗的“恋爱之心”,以及《金玉姻缘赞》告诫读者的“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强调的都是宝钗与宝玉在思想意志层面的深度契合。曹、脂的写作意图非
    郑磊100 2-3
  • 4
    关于《红楼梦》改编作品如何算“符合原著”的问题 看见贴吧里87粉与10粉正在争究竟谁“符合原著”,感觉这个问题也值得多说几句。实际上,87版、10版都不符合脂本原著,但两边的剧粉都没有把何为“原著”给说清楚。在我们钗学来看,《红楼梦》原著当然是指脂评本前八十回及其后三十回佚稿。不过,《红楼梦》的改编作品极少有尊重曹、脂立场并严格依据脂评本提示来写的。所以,对于“原著”这个概念也可以适当放宽标准,降低一个档次,
    郑磊100 2-16
  • 2
    李芹雪《佚红楼梦》情节多荒谬、不合情理 李芹雪《佚红楼梦》情节多荒谬、不合情理。举几个实例:一壁说话,一壁推他过来,一面向宝玉使眼色儿,令他将宝钗的盖头揭去。宝玉将伸手时,回头又看,袭人已出去了。宝玉将盖头揭去,看一眼宝钗。只见脸如银盆,眼似水杏,鲜如牡丹垂晓露,明若芙蓉压水生,娇而不妖,艳而不俗,低头和羞,竟是一种说不出的端严妩媚。宝玉一见之下,不觉怔了,心中想道:“原来他竟如此美貌,早先怎不觉
    郑磊100 2-3
  • 2
    关于“若向红楼觅佳偶,薛君才合配湘妃”的出处 所谓“若向红楼觅佳偶,薛君才合配湘妃”,这是网上钗黛百合党最为津津乐道的一句古诗。据说是转引自韩进廉《红学史稿》。我查了一下此诗的原始出处,乃是出自爱新觉罗·焕明的《遂初堂未定稿》。 爱新觉罗·焕明,字瞻庵,满洲镶红旗人,生于乾隆三十三年(1771年),卒于道光十一年(1831年),系清太祖努尔哈赤长子褚英后裔,《枣窗闲笔》作者裕瑞侄孙。著有《遂初堂诗集》。焕明乃武
    郑磊100 2-2
  • 2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2-8
  • 3
    伪靖批有云:“试观证前缘回黛玉逝后诸文便知。”批者大约是将佛教中的“证”理解为“证实”、“证明”之意。但实际上,佛教中的“证”是悟道获得某种果位的意思。比如,“证佛果”、“证罗汉果”。“前缘”并不是果位,这个“证前缘回”并不符合佛教对“证”的用法。而且,按脂砚斋的观点,贾宝玉与林黛玉之间也并无真实的“前缘”。所谓“以顽石、草木为偶,实历尽风月波澜,尝遍情缘滋味,至无可如何,始结此木石因果,以泄胸中
    郑磊100 1-26
  • 4
    脂本正文及脂批皆热烈盛赞金玉良姻 脂本正文及脂批都是热烈盛赞金玉良姻的,从“钗、玉二人形景较诸人皆近”、“颇有或调或妒,轻俏艳丽等说”、“成其夫妇时谈旧之情”到宝玉对宝钗的“恋爱之心”、“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再到《寄生草》、《赏花时》,脂评本用了龙象之力来铺垫宝钗、宝玉婚后的夫妻恩爱,以及宝钗对宝玉的精神引导。所以拥林派完全拒绝接受曹、脂尊钗抑黛的立场。程本将金玉歪曲为家长包办强制撮
    郑磊100 2-13
  • 3
    女娲炼石与金玉良姻 ——似贬实褒的《嘲通灵顽石诗》 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8回中有两首诗直接点明了金玉良姻与天界渊源。一首是标题诗《金玉姻缘赞》,另一首是《嘲通灵顽石诗》。前者以“古鼎新烹凤髓香”一句点明,宝钗与宝玉之间的至情法爱犹如太虚幻境中以“麟髓之醅,凤乳之麯”酿成的奇香异酒一样醇香浓烈。后者则直接点明宝钗、宝玉的金玉良姻,实为女娲与顽石转世相配的婚姻: 女娲炼石已荒唐,又向荒唐演大荒。 失
    郑磊100 1-21
  • 6
    曹雪芹将宝玉错爱黛玉斥责为“终身误”! 拥林派红学很喜欢断章取义地引用第5回《终身误》中所谓“都道是金玉良姻,俺只念木石前盟”、“空对着山中高士晶莹雪,终不忘世外仙姝寂寞林”等语,来论述宝玉一生如何如何“只爱黛玉”、“不爱宝钗”,并由此生发出一大堆捧林诬钗以及抬高“宝黛爱情”、诋毁“金玉良姻”的说辞。然而,曹雪芹却在甲戌本《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第8回标题诗——《金玉姻缘赞》中,对诸如此类的论调作出了有力
    郑磊100 1-20
  • 20
    再说李小龙解析《红楼梦》的三处错谬 2020年9月,笔者曾针对《文史知识》2020年第7期李小龙先生《“宝钗借扇机带双敲”的机锋》中的两处错误观点,专门撰写了《李小龙解析宝钗机锋的两处错谬》一文予以了批驳。近见《文史知识》2020年第9、11、12期又连续刊载了李小龙先生三篇文章,分别谈林黛玉的“雅谑”(以下简称《雅谑》)、大观园中的“政治”与“学术(以下简称《政治》)”、王熙凤的权力之路(以下简称)《权力》),感觉错谬依
    郑磊100 3-2
  • 35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1-28
  • 22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1-18
  • 2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1-8
  • 1
    宝钗产玉(子弟书,全二回) 头 回 几块石头数本松,相看且自适闲情。 家贫不吝池中墨,性癖长消架上灯。 谁遣骚人传稗史,烦予颓笔画蝗虫。 才涂了氤氲海市一痕黑,早见那缥缈蜃楼万丈红。 且说那黛玉香菱托梦景,又谁知主仆三人一样同。 薛宝钗正与云春相议论,忽见个婆子前来禀事情。 说姑娘们暂止清谈姨太太来了,登时间姐妹三人诧又惊。 说奇怪呀起身直奔前堂上,见薛母正与夫人叙话浓。 薛太太一见三人腮带笑,说宝姑娘今来为问
  • 0
    宝钗产玉(子弟书,全二回) 头 回 几块石头数本松,相看且自适闲情。 家贫不吝池中墨,性癖长消架上灯。 谁遣骚人传稗史,烦予颓笔画蝗虫。 才涂了氤氲海市一痕黑,早见那缥缈蜃楼万丈红。 且说那黛玉香菱托梦景,又谁知主仆三人一样同。 薛宝钗正与云春相议论,忽见个婆子前来禀事情。 说姑娘们暂止清谈姨太太来了,登时间姐妹三人诧又惊。 说奇怪呀起身直奔前堂上,见薛母正与夫人叙话浓。 薛太太一见三人腮带笑,说宝姑娘今来为问
    郑磊100 1-6
  • 4
    再说文新堂萧闲山房评本涉嫌作伪的若干疑点 从源头上说,程本系统实际上是脂本系统的一个分支(程甲本实际以甲辰本为底本)。程甲本、程乙本刊印之后相继被不同书商翻刻,从而形成了一个庞大的程本系统。其中,东观阁白文本是目前已知的程甲本的最早翻刻本,大约刊刻于乾隆末年,当时并无评语。到了嘉庆十六年(1811年),东观阁重新刊刻了一种带有批语的版本,即东观阁评本。再往后,东观阁评本又其它书商再次翻刻,比如文畬堂本。
    郑磊100 1-5
  • 5
    新面世的文新堂萧闲山房评本《红楼梦》尚真伪存疑 今日(2021年1月1日)翻阅《红楼梦》版本研究资料,注意到了一种新近面世的程本系统《红楼梦》刊本。该本题曰:“己未仲春新镌。”又题曰:“萧闲山房评点/绣像红楼梦/文新堂梓行”。故被目前的书主及一部分研究者命名为“文新堂刊本”。该本有文新主人识语云: 红楼梦一书向来只有抄本仅八十卷,近因程氏搜辑始成全璧,但系用活字,勘对匪易,书中错落颠倒。复又王东观氏刊刻印刷
    郑磊100 1-5
  • 28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1-8
  • 30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抄,
    郑磊100 12-28
  • 25
    白雪梵音薛宝钗传(注释版)弁言 【标题诗】 古鼎新烹凤髓香,那堪翠斝贮琼浆? 莫言绮縠无风韵,试看金娃对玉郎! ——曹雪芹《金玉姻缘赞》 任呼牛马从来乐,随分清高方可安。 自古世情难意拟,淡妆浓抹有千般。 ——立松轩《题戚序本石头记》 【剧本说明】 暮色沉沉的潇湘馆,病势垂危的黛玉将诗稿赠与宝钗,托她一辈子照护宝玉。危机重重的荣国府,刚刚嫁作人妇的宝钗苦苦周旋于丈夫、公婆、妯娌之间,忠心耿耿、步履维艰。贾府被
    郑磊100 12-28
  • 6
    部分续书中关于宝钗、宝玉婚后夫妻恩爱的描写
    郑磊100 12-13
百度小说人气榜

  • 发贴红色标题
  • 显示红名
  • 签到六倍经验
更多定制特权

吧主申请名人堂,解锁更多会员特权

  • 本吧专属印记
  • 定制名片背景
  • 名人自动顶贴
  • 定制头像边框
收起特权

赠送补签卡1张,获得[经验书购买权]

扫二维码下载贴吧客户端

下载贴吧APP
看高清直播、视频!

本吧信息 查看详情>>

小吧:小吧主共10

会员: 破邪显正

目录: 文学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