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文小说专区吧 关注:22,363贴子:511,231

「杰娜╭★╯聆听幸福初音」110726【极品淑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度度


回复
1楼2011-07-26 13:50
    完了,糗大了!她竟然把新买的彩色性感内衣砸在一个大男人的脸上!瞧他那股自冷凝高傲的模样……谢娜脑中不由浮现自己丧尽尊严的下场。
    眼前的女人发髻严肃、套装黯淡,怎么看都不像会买性感内衣;而更不像是故意耍伎俩想赖上他,反倒像是——不认识他?!怎么可能?不过……这古板的小妮子确实已勾起他的兴趣了,而凡是他张杰看上的,是从没有得不到手的!


    回复
    2楼2011-07-26 13:53
      我打算发系列的


      回复
      3楼2011-07-26 13:53

        “经理,我不是有意的,我已经很努力在跑了,只是在门口前出了一些意外。”

        她解释着,并忙乱地从皮包中拿出一叠绉得有如陈年梅干菜合约文件。在翻找的动作中,好几件内衣裤掉落地面,男同事们礼貌地避开视线。

        娜娜款款倒吸一口气,用脚偷偷把内衣裤踢入桌椅底下。

        “不要解释!”经理气得几乎发狂,拉住她的手腕就往楼上的贵宾室拖。“你自己把合约交给总经理,然后站在旁边乖乖递茶送水,绝对不许给我开口!”他愤怒地将谢娜方款款贬为送茶小妹,并在心中决定等英国客户离开后,就要她拿着遣散费滚出公司。

        ※※※

        踏入直达顶楼的专用电梯,谢娜不安地偷瞄经理的脸色,顺便借着电梯里的镜子稍稍整理仪容,叹息地猜想今天大概不是她的幸运日。

        “在这里给我等着!”经理命令道,让她待在休息室里,然后自己先拿着合约入内,安抚已经等得不耐烦的客户及总经理。

        休息室的角落里还有一个七岁左右的小女孩,精致约五官衬着长而微鬈的头发,穿着舒适的棉布衣裙,看来就像是令人爱不释手的姿娃娃。

        只是那双漂亮的黑眸里,有着深深的怒气,小小的手臂紧抱着一本厚重的精装书。

        此时,小女孩正愤怒地拿着那本精装书敲击着桌面,把书敲出不少凹痕。

        “嘿,书本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敲桌子的。”娜娜好奇地走到小女孩身边,带着笑容说道。她家里开设着幼儿园,跟小孩子相处对她来说是轻而易举的。

        只是,小女孩不买她的帐,傲然地抬起下巴,用漂亮的眼睛睨着她,表情充满了不以为然。

        “这是我的书,要怎么处理是我的事情,你管不着。”张心(杰的女儿,不是娜娜的,别打我)的情绪坏透了,她恼怒地瞪着眼前不识相的女人。因为她昨天再度气走了一个家教,爸爸知道后。愤怒地要她在休息室里反省。

        这是她今年气走的第五个家教,但是心中却没有半点愧疚,那些家教根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说是来照顾、教育她,实际上却把目标摆在爸爸身上。她们在爸爸面前一脸贤淑,背后却在暗中使劲,打算成为太伟的总裁夫人,每晚把她哄睡后,就上昼房去勾引爸爸。

        像昨晚那一个,还穿着透明睡衣上书房。她只不过是悄悄把大狼狗放进屋子,让狗儿把那女人的睡衣咬成残丝破缕罢了。

        她讨厌那些企图接近爸爸的女人,一个比一个存心不良,嘴里说着会照顾她,其实却只是把她当成接近爸爸的垫脚石。而爸爸却不知道她的苦心,竟然不听她的解释、就将一切怪罪在她头上。

        张心更用力地把书本敲击在书角边,企图将精致的精装书砸得破烂。

        然而谢娜不是会被轻易吓退的,脸上的笑容虽然黯淡了些,但是并没有消失。“小朋友,没有老师教导你该有的礼貌吗?”她对这个小女生的用词感到讶异。

        “礼貌?跟你需要扯到什么礼貌?再说,那些老师可没教我礼貌,她们只教会我勾引男人的小把戏。”张心刻意装出粗鲁的语气,学着那些叔叔们私底下的模样。张家的坏脾气在她体内发酵,她因为被责怪而愤怒着。

        娜娜震惊地瞪大眼睛,一手覆盖在胸前,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长得十分可爱、说话却活像小太妹的女孩。“我真想见见你的家长,看看他是怎么教育你的。”“见我的家长?你也想爬上他的床吗?或许你们可以在床上好好谈论有关‘教育’的问题。不遇他的品味高得很,大概看不上你这种又胖又丑的女人。”张心鄙夷地说、将谢娜看成另一个不懹善意的女人。

        黑框之后的眼睛眯了起来,清澈的眸子逐渐凝聚怒火,谢家的人对于小孩子的教育有着异于常人的热诚,怎么忍受得了张心的放肆?她不是愤怒于张心对她容貌的评语,而是愤怒于张心的无礼。

        娜娜缓慢地走近几步,连连深呼吸,想要克制心中的冲动。


        回复
        8楼2011-07-26 14:23

          她握紧双拳,勉强挤出微笑,不停提醒自己,此刻是在公司内,这个语气不善的小女孩很可能是某位高级干部的孩子,为了饭碗着想,她必镇冷静。

          “女孩子不可以这么说话的。”娜娜的嘴角僵硬着。

          张心哼了一声,根本不将娜娜放在眼里。然后,像是存心挑衅般,她弯唇冷笑几声,摊开了已经残破的精装书,漂亮的眼睛直视着谢娜,然后以刻意缓慢而夸张的动作,开始撕下书页。

          纸张被撕裂的声音响彻休息室,精致书页被撕成碎片,散落在柔软的地毯上。

          像是听见脑海中有某种声音陡然爆炸般,娜娜几乎可以感觉到理智的绳索陡然绷断。她被激怒得无法自制,猛地冲上前去,将一脸错愕的张心翻倒在膝盖上,开始不客气地朝挣动不休的小屁股打下去。

          张心尖叫着。她没有想到竟然有人胆敢如此对待她?“放开我!你这个丑女人不想要命了吗?你不知道我是谁吗?”她惊慌地叫着,不停地挣扎,臀部遭到一次又一次的责打,漂亮的眼里蓄满泪水。

          “就算你是天王老子的女儿,我也照样打,不乖的孩子可以用言语教育,恶劣的孩子就必须用这种方法教训。”娜娜奋力地打了好几下,气喘吁吁地制伏挣扎不休的女孩。

          张唐心从小到大从没有被责打过,怎么受得了这样的教训?她已经习惯了被旁人捧在手掌心。就算是做错事情,旁人也必须陪着笑不计较,她没有见过这样的女人,愤怒着她的粗鲁与无礼,如此地在意她的言行举止。

          就像是……真正的在关心她,而不是将目标放在爸爸的身上。

          心中有某种奇异的感觉,但是屁股上的疼痛实在太剧烈了,张心实在没有办法多想。她发出杀猪似的嚎叫声,在谢娜的腿上挣扎着。

          “你不但无礼,而且还不知道爱惜书本,你不知道有很多小朋友,求知若渴却无书可看吗?你怎么可以这么不珍惜?”娜娜凝聚的怒火没有办法轻易消灭,当怒火一来时,她往往容易失去理智。

          贵宾室的门被打开,众人呆立在门前,所看到的就是道种景况,一个愤怒的女人挥着手掌,痛扁着尖叫不休的小女孩。

          谢娜有些诧异,没有想到门会陡然被打开。她的手停在半空中,尴尬地看着眼前一群目瞪口呆的男人。

          经理看清楚谢娜所责打的人是谁时,突然两眼一翻,承受不住心中震惊而昏厥。在昏倒前,他彷佛看到退休金长了翅膀飞离他的荷包,他后悔极了当初让谢娜进公司来,他万万没想到她竟然在太岁头上动土,惹上了绝对不能招惹的人物。

          张心看到救星降临,猛然扭动小屁股,以最快的速度逃离谢娜方款款的膝盖,再也忍受不住地放声大哭,迅速扑向父亲的大腿。“爸,那个丑女人,她……她……她打我。”她哭得打隔,泪水流满了小脸蛋。

          男人没有伸手去安慰女儿,锐利的视线落在谢娜的身上,在认出她的瞬间,黑眸略微眯起。

          谢娜微微一愣,因为想起先前情况而脸红。女孩的父亲竟然就是在“太伟”门前,与她有过早一面之缘、见识过她新购买的那些内衣裤的男人。看他身旁众多经理环绕的模样,身分职级可能还不低。

          “你为什么打她?”他询问着,声调平滑如丝,却隐含着危险的气氛。他并不愤怒,反倒有些讶异竟然这女人敢对他的女儿动手。

          他的女儿有着超出一般同龄女孩的聪明,那些智商不但用在求学,更擅长用于恶整旁人,而碍于他的身分,受整的人们通常敢怒不敢言,因此张心的气焰被养得更大,几乎无人可以降服。而他也正因为如此,为着女儿的教育问题大伤脑筋。

          “她的行为太过恶劣了。”谢娜回答道,拿起那些先前被张心撕碎的昼页。

          “你应该好好的教导她爱惜书本。另外她的礼貌也必须加强,不能够像是野孩子般满嘴粗话。”“她不会说粗话。”“在你面前或许不说,但是在我面前她说得十分流利,就像是天生的小太妹。”娜娜忍下心中再度见到的紧张,强迫自己将注意力放在小女孩的教育问题上。


          回复
          9楼2011-07-26 14:23
            《极品淑女》 唐霸宇 ,方款款
            《双面淑女》 杜丰臣 ,莫安娴
            《惹火淑女》 雷霆 ,冷蜜儿
            《黑市淑女》 商栉风 ,贺兰
            《销魂淑女》 阎过涛 ,冷萼儿
            《糖心淑女》 慕容达远 ,唐心
            《偷心淑女》 齐文伟 ,商芷茵


            回复
            12楼2011-07-26 14:27
              http://tieba.baidu.com/f?kz=1137819441
              双面淑女


              回复
              13楼2011-07-26 14:28

                “我的也会吗?”张心低头看看自己平坦的胸。

                “当然啊,普通人都是这样的。”娜娜看出小女孩的担忧,忍不住摸摸她柔细的发。“成长是很奇妙的,在短短的时间里,女孩子就会像是中了魔法般,从孩子转变成少女。”“但是我不普通,我从小就被人说是特别的。”张心咬咬唇,平日倔强高傲的脸庞难得流露出脆弱。

                她因为惊人的高智商而引人侧目,但是那些人的眼光,往往都像是在看着某种怪物。她高傲的性格,有一部分是遗传自父亲,更是因为想保护内心的脆弱。

                “不要担心,就算你特别聪明,还是会正常长大的。”娜娜蹲低身子,保证似地看着小女孩。

                张心像是被人烫着般,猛然推开她的双手,将原文书抱回胸前,先前的脆弱模样已经消失,她重新武装自己。

                “谁在担心?我才没有担心,我只是在告诉你,我是特别的,而你这个只有胸部没有脑子的女人,没有资格当我的家教!”张心严苛地喊着,瞪视着谢娜。因为先前流露的脆弱,她在此时变得更加犀利。

                娜娜叹了一口气。“从又胖又丑,变成有胸部没脑子,我的评价算是提高一点了,至少你肯定了我的胸围。”她自言自语地说道,早就知道前来照顾张心是一个吃力不讨好的工作。

                张心不悦地皱眉头。她急着想把谢娜给赶出去,想让对方知难而退。她从没有遇过这样的家教,不对她询问爸爸的一切,反而带着笑对她解释一些从书本上也难以得到解答的疑问。

                过度的尖锐,其实是在掩饰着即将萌芽的依赖,她不愿意依赖任何人,深怕那些依赖会为自己带来伤害。

                她决定用尽办法将谢娜赶出张家。

                “你什么都没有办法教我。我的智商至少是你的两倍,精通三国语言,还能够与一些专业教授讨论,我甚至还能对爸爸的公司提出有利的提议,你连我的一根小指头都比不上。”她傲慢地说出那些可以吓退不少人的经历。

                娜娜只是略微挑眉。“别的不说,你的礼貌真的需要改进,想来你爸爸找我来,就是看出你的礼仪实在糟糕。”她可没有那么简单就被打败。

                张心气愤地跺脚,一边打开房门一边嚷着:“我不需要任何人教我,我可以自己学得很好!”她打开门准备走出去,但是门一打开,原先贴在门上偷听的管家砰地一声,颓然倒在地毯上。

                “小姐,可以喝下午茶了。”头发花白的管家优雅地站起身,维持着表面上的冷静,拍拍袖子上的灰尘。

                娜娜不敢置信地看着管家,难以相信竟有人会一直贴在门上偷听。第一眼看到管家时,对方脸上一无表情,她还以为管家是个严肃的中年人,没有想到对方竟会有偷听的不良癖好?

                张心呆愣了一下,小脸上的怒气没有褪去,她瞪了管家一眼后,抱着原文书走入回廊。她在心中决定,要给谢娜一个下马威,小嘴上有着一抹冷笑,一定要让那个不知进退的女人知道,张家的家教可不是好当的差事。

                而管家则是表面恭顺地行了个礼。然后跟在张心的背后走出房间,在关上门时,他的眼睛里闪动着感兴趣的光芒。

                岑寂许久的张家,似乎将要发生什么有趣的事情了。管家决定,从今天开始将要亲自擦遍每个房间的门把,确实掌握事情的发展。

                ※※※

                成为张心的家教,对于任何人都是一项自尊心的严苛考验。

                小女孩有着惊人的智商以及傲然的脾气,谢娜先前虽然话说得颇满,像是能够纠正对方的礼仪,但是在严密的课程下,她只是坐在一旁,看着张心不断地吸取那些艰涩的知识。自己却昏然得几乎睡去。

                “就算是听不懂。你好歹也装得忙碌些,免得让人知道你进张家来只领薪水却不工作。”张心从计算机的另一端抬起头,对着谢娜冷冷笑着。“我口渴了,去倒些茶来。”她命令道。



                回复
                15楼2011-07-27 15:53

                  张心的脸上出现笑容,一脸的志得意满。“想看好戏的话,就快去爸爸的书房门前守着,我保证,你绝对可以听见新任女家教被轰出张家的实况。”“小姐,话不要说得太满。”管家恭敬地吐槽。

                  “你敢怀疑我?”“不敢。”管家无意与张心继续争辩下去,脚步迅速地往主人的书房移动。

                  他可不想错过一场好戏。

                  ※※※

                  当房门上敲叩的声音响起时,房内的男人们停下讨论,全都挑起眉毛。

                  “你这间屋子里哪来这么有胆量的人,敢在我们开会时敲门,难道不怕被你轰出去?”斜坐在沙发上的杜丰臣轻笑,俊朗的五官看来有几分漫不经心。

                  张杰皱起眉头,心中隐约猜出来者何人,只有初来乍到的人,才会不知死活地打断会议进行。而当谢娜谨慎地捧着端盘入内时,他的猜测被证实。

                  “抱歉,我是送咖啡来的。”娜娜说道,有些诧异看见偌大的书房中,除了张杰之外,还有几个高大的男人。她走了几步,因为不熟悉而被地毯绊着,手中的端盘惊险地往前飞去。

                  在危急的瞬间,离她最近的两个男人以诡异的速度抢救,免去了一场浩劫。

                  一脸严肃的雷霆接住端盘,以准确的动作将端盘放置桌上,四杯咖啡没有溢出分毫。

                  看似学者般温文儒雅的商栉风则是扶住几乎摔跌在地的娜娜,在适当的帮助后,迅速收回手,没有多加停留。

                  “小姐,没事吧?”商栉风礼貌地询问。

                  娜娜困窘地点头,忙自个儿站好。她的视线往房内瞄了一圈,在心中有些惊叹。眼前这些男人大概就是“太伟集团”内被人传说许久,那些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高级干部。

                  “太伟集团”的总裁张杰能够在短短几年内成为商业霸主,除了本身的才能外,这些高级干部功不可没。诡异的是,不同于一般集团,这几位高级干部们并不在公司内坐镇,只有在某些时刻会出现,给予张杰强而有力的协助。

                  她听过那些传言,在张杰的部下中,有被警界驱逐的前任**,还有亡命天涯的黑道人物,以及手握数十种产品专利的科技人士等等。这些匪夷所思的人们,是张杰的有利后盾。

                  但是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有机会与这些传奇人物碰面。

                  “我说过不许任何人打扰的。”张杰的声音里充满了权威,让人不寒而栗。

                  “我只是送咖啡来。”她不以为意地说道,走上前重新端起端盘,将咖啡分送给屋子里的男人。

                  沙发上的杜丰臣轻佻地吹了声口哨。“好有胆量的小姐,敢问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吗?竟敢跟咱们的张总裁这么说话。”他接过谢娜手中的咖啡,审视的目光在她身上流连,轻易地看出那身沉闷的套装下,其实有着动人的曲线。这女人简直是一块未雕琢的璞玉。

                  他的手状似不经意地放在她手背上,娜娜连忙往后退,杯子里的滚烫咖啡惊险地摇晃着。

                  为了避免被烫伤的命运,杜丰臣别无选择的只有放弃吃豆腐的机会,连忙接过那杯咖啡。

                  “到底是谁吃了熊心豹子胆?”雷霆嘲讽地说道,高大的身躯无声地接近,端起一杯咖啡,又重新回到窗前。

                  “我看他倒像是饿昏头,几乎到饥不择食的地步,连别人放进盘里的食物都想抢,也不怕会遭到流放的命运。”商栉风温文有礼地说道,其实说的是最犀利的话语。

                  杜丰臣耸耸肩,看了一眼脸色阴沉的老板。他当然也知道,敢用这种口气跟张杰说话的女人。一定在老板的眼前有一定的地位。但是看老板沉着脸,却又没有出言阻止的模样,他猜想着自己或许还有一些机会。

                  娜娜瞪大眼睛,感兴趣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她一直以为高级干部们应该都是像张杰,严肃而冷漠,甚至带着高傲的特质,但是眼前这些男人明显地友善许多。

                  “马上出去,在会议进行时不许接近这里。你是我请来教导张心的家教,只要专心对付她就行了,不需要做这些端茶递水的工作。”张杰静默地看着谢娜。


                  回复
                  17楼2011-07-27 15:53
                    嗯,文文很好看。


                    回复
                    19楼2011-07-27 15:59


                      回复
                      20楼2011-07-27 17:24

                        他早就想要碰她,在书房里她无意识抚弄黑玉纸镇的模样深深烙印在他脑海中,引发他许多绮想,即使到国外去处理要务,也无法拉走她盘据在脑海中的身影。

                        “你不要逃避问题,我早就想要跟你讨论,你不能再如此忽视她——”她的话无法说完。

                        因为张杰以极快的速度欺近,转眼健硕的双臂已经紧紧搂住她的身子,用灼热的双唇封住她那张兀自说个不停的恼人红唇。他将她的身躯纳入怀中,用赤裸的胸膛感受她发烫的娇躯。

                        门外的张心瞪大了眼睛,努力往门上贴去,想要看仔细些。

                        但是下一秒钟,她的双眼被蒙上,眼前变得一片黑暗。

                        “老莫,把你的手拿开。”她焦急地嘶声说道,不敢提高声量。要是被爸爸知道她策划了这一切,还在门外偷看,她的小命大概会不保。

                        管家耸耸肩膀,坚定地将温泉室的门关上,把挣扎不休的张心扛在肩头。“小姐,接下来是成人锁码时间,小孩子必须上床休息了。”他尽责地将张心带离现场。虽然偷听成癖,但是他还算有一点“职业道德”,知道什么时候必须退场。

                        水池中的一对男女犹自不知,缠绕于温热的水中。

                        [删除N行]

                        “娜娜。”他第一次呼唤她的名字,唇仍在她的颈项肆虐。

                        她悠悠地从狂喜的浪潮退下,在他的怀抱里虚软着,无法回想刚刚究竟发生了什么。身躯是酥软无力的,她只能攀附着他,感受他强硬如铁的身躯给予她温暖。

                        然而,他接下来所说的话却让她全身冰冷。

                        “我会在城里安置你,如果你要求要住在国外也行,不过不能让张心知道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会替你开个户头,也会替你买部车,供应你想要的一切。”他说出所能想到的最好的方法,满心以为她会欣喜若狂,毕竟有许多的女人挤得头破血流,就是想成为他的床伴。

                        然而当他低下头时,他却看见一张因为愤怒而僵硬的脸蛋。

                        “我不会成为你的情妇!”她一字一句地说道。末了还奋力地给他一巴掌作为语末助词。

                        张杰呆愣在水池中,看见谢娜愤怒的爬上岸,拿了他的衣服蔽体就往外走去。她骄傲地高抬着头,眨动的眼睛努力想止住泪水。她不是故作姿态,他的提议真的让她气到流泪了。

                        他站在水池中,摸着被打得红肿的脸。被女人拒绝,这对他来说是一项难得的经验。

                        很快地,他关始烦恼起另一件事情——娜娜穿走他的衣服,他似乎必须在半夜里裸着身走回主屋了。







                        回复
                        25楼2011-07-28 14:47
                          第四章
                          打从温泉池的那一夜之后,谢娜就开始东躲西藏,努力想避开与张杰独处的机会。好在张家够大,若是存心躲一个人并不是一件困难的事情,但是当对方是个脾气暴躁,而且当家作主的大男人时,躲藏行动就变得有些棘手。

                          更让谢娜扼腕的是,从莫管家到所有仆人、甚至张心都像是在看好戏,每个人都小心翼冀地观察着。然后躲在角落里热心地讨论最新进展。

                          在总裁回国的那一夜,有人看见娜娜全身湿淋淋,狼狈地穿着总裁的衣棠,边哭边跑进宅邸里,而半晌之后,张杰围着条小毛巾,震怒地走进宅邸、全身结实的肌肉让人看了膛目结舌。

                          仆人们全噤若寒蝉地贴在墙边不敢动,怕会扫到台风尾,被张杰的怒火波及到。

                          猜测的言论愈传愈广,甚至由管家作庄,开始做盘口下注,赌谢娜是否有办法在驯服张心之后,顺带连张心的爸爸也给降服。

                          娜娜就算再迟钝,也感受到仆人们期待的眼光,她的躲藏行动一再受阻碍,那些人像是存心把她推向张杰的身边。

                          她皱着眉头把纷乱的心思推开,专心于寻找张心。这几天温度不稳定,小女孩染上感冒,已经咳了好几天了,偏偏又不肯吃药,每到吃药时间,两人就像是在玩官兵捉强盗。

                          “张心?”娜娜走入书房,询问地探头。阴暗书房里,有着书本陈旧的气味。

                          隐约听见窗帘后方有颤动的迹象,娜娜带着笑容,蹑手蹑足地走向窗帘。

                          手还没摸到窗帘,腰间却被二双铁条般的男性臂膀环住,在她还没能反应的时候,那双臂膀猛力地将她往后拉,让她跌入宽阔的胸膛中。

                          “啊——”她发出微弱的尖叫声,心中已经猜出是谁袭击她。

                          那古龙水的香味,已宣告出他独一无二的身分。

                          “你已经躲了我太久了。”他的声音里带着猎人狩猎时的野蛮快意。

                          “我在找你的女儿,你放手!她生病了,我必须照顾她吃药。”娜娜挣扎着,手上的感冒药水却被他轻易打落。药水洒在地毯上,柔软的地毯在几秒内被弄脏。

                          “先来照顾我。”他没有将她转过来,黝黑的大掌轻易地握住她的下颚往后推,让她的角度适合他。

                          炙热的唇封住她想拒绝的唇,探入她的口中汲取那里的甜蜜。

                          他忍不住发出低沉的吼叫,像是在品尝佳肴的野兽。“你怎么能够避开我,你知道我有多么怀念这个吗?”他撤出舌,舔弄她头抖的唇。

                          她想要避开,然而他不允许,反而更用力地将她压制在结实的胸膛上,强迫她感受他的心跳与气味。

                          “从那夜之后,我就只能想到你,我就像是个十几岁的小伙子,脑子里无时无刻都想着你。我弄砸了两宗大生意,那几个高级干部被我烦得全在嚷着要集体辞职;在夜里我想着你,然后疼痛得根本无法入睡。”他的手紧握住她的柔荑,强迫她下移到他的腿间,隔着布料感受他坚硬的欲望。

                          娜娜惊吓得想挣脱,但是偏偏力不从心:他的力量那么强大,她根本无法逃开。她的手与他的身躯只有一层布料之隔,那灼热的温度透过衣料传来,让她紧张而困窘。

                          “答应我的提议,我能给你的,远超过你的想象。”他低沉的声音里有着承诺,承诺了岂富的物质生活以及热烈的激情。

                          只是……他的承诺并不包括爱情。

                          娜娜奋力地想推开他。“我不曾答应作你的情妇。”她以微弱的声音说道,掌心握拳,不愿意再与他有太过亲昵的接触。

                          无法否认的,张杰的确具有强大的魅力,她的心被他所吸引,但是从小所受的教育,让她无法纵情于他的诱惑。她不是随便的女子,愿意付出时,往往就是真心爱恋。

                          他的表情转变成凶狠。“我不在乎你答不答应。你的拒绝不能阻止我,我可以在这里就要了你。”他野蛮地说,锐利的眼紧盯着她,握住她的腰,隔着几层布料,用坚硬如石的欲望摩弄她的柔软。


                          回复
                          26楼2011-07-29 16:01

                            似乎已经过了好久了,只有在两人亲密地接触时,谢娜才愿意对自己承认,其实在内心深处,她其实也在怀念着他,他的愤怒与他的言行,还有奇异的魅力。

                            围观的小朋友们发出惊呼声,瞪大了眼睛看着,专心地看着不太可能在电视上看见的热情场面。

                            听见围观者的鼓噪,张杰不情愿地结束,轻咬她的唇瓣后退开。“带着张心跟我回去,之后没有我约允许不许再私自离开张家。”他命令道。

                            娜娜的脸色刷地变了,原先被吻时的柔媚神色在听见他的命令后,变得十分僵硬。“办不到!”她拒绝得斩钉截铁。

                            他眯起眼睛,隐约感觉胸中怒火再起。她就是有这种能力,能够轻易地打破他的自制、撩起他的怒火。

                            “张心是我的女儿,而你只是个家教。”他警告地说道。

                            “但是你根本不把她当成是女儿、你从不关心她,只关心那些生意与会议。她是个孩子,需要你的关心,如果你不能给予,那么就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我喜欢她,所以关心她,不能让她在那种地方生长。”娜娜义正辞严地喊着,气愤他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苦心。

                            “谁给你权利指责我?”他逼近她,眼中有着愤怒的神色。从来没有人给过他关怀,他怎么知道该如何付出?“张心必须跟我回张家,连你也是。”

                            “为什么我必须跟着回去?”她提出疑问,其实在他灼热的目光中,已经感受到他的渴望。她也想起过两人间的亲昵,但是那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啊,她怎能再去想?

                            “不为什么!这是我的命令。”他粗鲁地说,掩饰着心中不愿意她离去的意念。他不想失去女儿,但是更不想失去她!

                            娜娜叹息着。“看来我们没有办法沟通了。如果你不赞同我的作法,那么我辞职。”她狠下心说道,心中有着一阵刺痛。

                            “不!”张心远远地听见娜娜的决定,她惊慌地扑上前来,抱住娜娜的大腿,小脸上满是惊慌与不舍。“你不能辞职,你不能丢下我!我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了,你会关心我,会照顾我,甚至在夜里帮我盖被子——”她开始哭泣,害怕着会失去娜娜。

                            张心从不曾依恋过什么人,但是她终究还是个孩子,一直在寻找着一个温柔而关怀的形象,当娜娜带给她这些情绪时,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感觉自己是被珍惜、重视的。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她在心里已经暗暗将娜娜幻想成母亲,甚至希望她与爸爸能有机会发展恋情,怎么舍得让娜娜离开?

                            娜娜蹲下来,紧抱着小女孩。“你不会给予她,在我给予她时,你却要残忍地夺去?”她仰起头,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张杰。

                            他说不出话来,在看见哭泣的女儿时,头一次觉得自己是卑劣的。从来没有人敢指证他的错误,只有娜娜为了张心,甘心承受他的怒火,将张心带入一般人的世界里,清晰地指证出他的谬误。

                            “别这么残忍。她是你的女儿啊!”娜娜缓慢地站起身来,搭着他的手,看出他眼里的挣扎。“试试看,试着关心她,这不困难的。”她劝道,知道一切还有希望。

                            她知道张杰不是冷酷无情的人,他的体内有着热烈的情绪,他会愤怒,也会因为激情而狂乱,在那些情绪之外,应该也有着同等的热情,只是那些热情被埋藏得很深,必须被细细的挖掘,才能够显露在外。

                            “你不仅仅是张心的家教,连我都要管?”他冷然地说道,却没有拨开她的手。她的肌肤触感温滑,像是上好的丝绸,有着让人安定的魔力。

                            “我只是希望张心能过得好一些。”不知怎么地,在他的目光下,她忍不住脸红了。他的目光很热烈,就像是刚刚承诺了什么秘密。“如果你同意,我愿意跟你回去。”

                            许久之后,张杰才缓缓地点点头。这一生甚少对什么事情让步,这对他来说是个全新的体验。

                            “我同意你的要求,会减少那些会议等等,对张心给予多一些注意。”他僵硬地同意,转过去不愿意看她期待的眼神。“但是,这段时间内你一定要待在张家。”他的语气仍旧霸道,在说完后傲然地转身离开。

                            谢娜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像是打赢了一场大战般兴奋。她的嘴角有着笑容,在看着他时,心中竟弥漫着某种难以解释的情感。那种感情比她对待张心的关怀还要浓烈些,有着些许不安的情绪,还有更多的温柔。

                            她的手轻覆在胸前,感受那里激烈的心跳。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想到要再度回到唐家、再度待在他身边,心就不由自主地雀跃着。

                            “你不辞职了吗?真的吗?这是不是表示你愿意待在我身边?”张心充满希望地问道。

                            娜娜微笑着,捏捏小女孩的鼻尖。“是的,我会留在你的身边。”

                            “很久吗?”张心不安地紧握她的衣服。

                            “那就要看你爸爸的表现了。”娜娜回答,心中却有着些许罪恶感。在与张心交谈时,她竟然会分心,一再地想起张杰。

                            她这个家教实在不及格,对家长的关心,竟然快超过对于小孩的……


                            回复
                            34楼2011-07-30 14:59

                              似乎已经过了好久了,只有在两人亲密地接触时,谢娜才愿意对自己承认,其实在内心深处,她其实也在怀念着他,他的愤怒与他的言行,还有奇异的魅力。

                              围观的小朋友们发出惊呼声,瞪大了眼睛看着,专心地看着不太可能在电视上看见的热情场面。

                              听见围观者的鼓噪,张杰不情愿地结束,轻咬她的唇瓣后退开。“带着张心跟我回去,之后没有我约允许不许再私自离开张家。”他命令道。

                              娜娜的脸色刷地变了,原先被吻时的柔媚神色在听见他的命令后,变得十分僵硬。“办不到!”她拒绝得斩钉截铁。

                              他眯起眼睛,隐约感觉胸中怒火再起。她就是有这种能力,能够轻易地打破他的自制、撩起他的怒火。

                              “张心是我的女儿,而你只是个家教。”他警告地说道。

                              “但是你根本不把她当成是女儿、你从不关心她,只关心那些生意与会议。她是个孩子,需要你的关心,如果你不能给予,那么就没有资格做她的父亲。我喜欢她,所以关心她,不能让她在那种地方生长。”娜娜义正辞严地喊着,气愤他根本不了解自己的苦心。

                              “谁给你权利指责我?”他逼近她,眼中有着愤怒的神色。从来没有人给过他关怀,他怎么知道该如何付出?“张心必须跟我回张家,连你也是。”

                              “为什么我必须跟着回去?”她提出疑问,其实在他灼热的目光中,已经感受到他的渴望。她也想起过两人间的亲昵,但是那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啊,她怎能再去想?

                              “不为什么!这是我的命令。”他粗鲁地说,掩饰着心中不愿意她离去的意念。他不想失去女儿,但是更不想失去她!

                              娜娜叹息着。“看来我们没有办法沟通了。如果你不赞同我的作法,那么我辞职。”她狠下心说道,心中有着一阵刺痛。

                              “不!”张心远远地听见娜娜的决定,她惊慌地扑上前来,抱住娜娜的大腿,小脸上满是惊慌与不舍。“你不能辞职,你不能丢下我!我不要再像以前一样了,你会关心我,会照顾我,甚至在夜里帮我盖被子——”她开始哭泣,害怕着会失去娜娜。

                              张心从不曾依恋过什么人,但是她终究还是个孩子,一直在寻找着一个温柔而关怀的形象,当娜娜带给她这些情绪时,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快乐,感觉自己是被珍惜、重视的。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她在心里已经暗暗将娜娜幻想成母亲,甚至希望她与爸爸能有机会发展恋情,怎么舍得让娜娜离开?

                              娜娜蹲下来,紧抱着小女孩。“你不会给予她,在我给予她时,你却要残忍地夺去?”她仰起头,看着脸色阴晴不定的张杰。

                              他说不出话来,在看见哭泣的女儿时,头一次觉得自己是卑劣的。从来没有人敢指证他的错误,只有娜娜为了张心,甘心承受他的怒火,将张心带入一般人的世界里,清晰地指证出他的谬误。

                              “别这么残忍。她是你的女儿啊!”娜娜缓慢地站起身来,搭着他的手,看出他眼里的挣扎。“试试看,试着关心她,这不困难的。”她劝道,知道一切还有希望。

                              她知道张杰不是冷酷无情的人,他的体内有着热烈的情绪,他会愤怒,也会因为激情而狂乱,在那些情绪之外,应该也有着同等的热情,只是那些热情被埋藏得很深,必须被细细的挖掘,才能够显露在外。

                              “你不仅仅是张心的家教,连我都要管?”他冷然地说道,却没有拨开她的手。她的肌肤触感温滑,像是上好的丝绸,有着让人安定的魔力。

                              “我只是希望张心能过得好一些。”不知怎么地,在他的目光下,她忍不住脸红了。他的目光很热烈,就像是刚刚承诺了什么秘密。“如果你同意,我愿意跟你回去。”

                              许久之后,张杰才缓缓地点点头。这一生甚少对什么事情让步,这对他来说是个全新的体验。

                              “我同意你的要求,会减少那些会议等等,对张心给予多一些注意。”他僵硬地同意,转过去不愿意看她期待的眼神。“但是,这段时间内你一定要待在张家。”他的语气仍旧霸道,在说完后傲然地转身离开。

                              谢娜看着他的背影,突然觉得像是打赢了一场大战般兴奋。她的嘴角有着笑容,在看着他时,心中竟弥漫着某种难以解释的情感。那种感情比她对待张心的关怀还要浓烈些,有着些许不安的情绪,还有更多的温柔。

                              她的手轻覆在胸前,感受那里激烈的心跳。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只要想到要再度回到唐家、再度待在他身边,心就不由自主地雀跃着。

                              “你不辞职了吗?真的吗?这是不是表示你愿意待在我身边?”张心充满希望地问道。

                              娜娜微笑着,捏捏小女孩的鼻尖。“是的,我会留在你的身边。”

                              “很久吗?”张心不安地紧握她的衣服。

                              “那就要看你爸爸的表现了。”娜娜回答,心中却有着些许罪恶感。在与张心交谈时,她竟然会分心,一再地想起张杰。

                              她这个家教实在不及格,对家长的关心,竟然快超过对于小孩的……


                              回复
                              39楼2011-07-30 15: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