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文小说专区吧 关注:22,364贴子:511,235

「杰娜╭★╯聆听幸福初音」110816【黑市淑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张先生和张太


回复
1楼2011-08-16 14:47
    二楼给度度


    回复
    2楼2011-08-16 14:48
      黑市淑女
      作者:典心
      小言
      尔雅内敛的张杰没有想到,赃物市场中最神秘的黑猫,竟然是个绝色美人!她外表高傲优雅,口中却说着连男人也会脸红的粗话,而她——已勾起他全然的兴趣!他潇洒恣意地出手,发誓要让这个不驯美女成为他怀中柔顺可人的猫儿!
      性烈如火的谢娜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招谁惹谁了,竟会被这个男人缠上?无论她怎样骂、怎样抗拒,看似温文的他却始终如影随形地跟着她,原以为他只是个中看不中用的绣花枕头,岂料他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手!不但耍得她团团转,甚至还夺去她手中的长剑,削尽她身上的衣衫,掠夺了她的吻……



      回复
      3楼2011-08-16 15:05
        淑女系列
        《极品淑女》 唐霸宇 ,方款款
        《双面淑女》 杜丰臣 ,莫安娴
        《惹火淑女》 雷霆 ,冷蜜儿
        《黑市淑女》 商栉风 ,贺兰
        《销魂淑女》 阎过涛 ,冷萼儿
        《糖心淑女》 慕容达远 ,唐心
        《偷心淑女》 齐文伟 ,商芷茵





        回复
        4楼2011-08-16 15:06
          回复
          5楼2011-08-16 15:06


            回复
            6楼2011-08-16 15:37


              回复
              7楼2011-08-16 15:50
                旧帖不要顶。
                发帖请满十五字。
                顶顶顶。


                回复
                8楼2011-08-16 16:07


                  回复
                  9楼2011-08-16 18:14

                    那是一个极为美丽的年轻女人,长长的黑发绑成一束,俐落地垂在背后,肮脏的手套与工作服,甚至是她白暂的脸庞上,不小心沾上的油污,都没有损伤她的美貌。明亮的澄澈黑眸里,有猫一般的神秘与冷淡,漂亮的五官是完美无瑕的,可以轻易地迷住任何人。

                    “你是谁?又是建筑公司的人派来斡旋的吗?乘着今天本姑娘心情好,不想开扁,快点滚吧!”谢娜不以为然地说道,手中甚至还握着沉重的扳手,准备拿这笨重的工具当武器,要是他有什么不规矩,就当头给他敲下去。

                    见他直瞧着自己发愣,她有几分的不耐。

                    张杰迅速地从惊艳的情绪中恢复,平静而温和的微笑里,看不出先前失态的窘状。他一向将情绪掩饰得很好,别人不容易看穿他的内敛。

                    “我丢了一样东西,一样很贵重的东西。”他审视着眼前的年轻女子,表面虽然维持无瑕的礼貌,视线却没有遗漏任何的美丽。

                    她宽大的工作服下,有着窈窕的美好身段,就连穿着长裤的双腿都修长而美丽,只是她手中的扳手,以及明显的不欢迎态度,减低了他欣赏美人的兴致。

                    谢娜冷哼一声,不动声色的收拾起散落一地的工具。她低垂着头,神秘如猫的眼眸里却闪过一丝光芒。

                    “掉了东西就该去**局报案,上我们这里来干什么?东西又不是在我们这里掉的。要不,就是你***怀疑我们是贼,上门来兴师问罪?”她语气粗鲁地说道,抬起头来挑衅地瞪着他。

                    张杰没有被激怒,只是在听见她的用词时,略微地蹙眉。“女人,尤其是像你这么美丽的女人,实在不应该说脏话。”他摇摇头。

                    她弯唇冷笑几声,盖上工具箱,转过身来打量他。“本姑娘要说什么话就说什么话,轮不到你这穿西装的绣花枕头来管!”

                    谢娜嘴上虽然侮辱他是绣花枕头,不过话说回来,这个男人的确很引人注目。考究的装扮以及有礼的绅士态度,很容易就能博得旁人的好感,他的动作以及语气都是温和的,就只有那双眼睛,在看向她时似乎灼热如火,让生性不羁的她也有几分不自在。

                    他摇头叹息,决定不再讨论她的用词问题。

                    “有人告诉我,要找寻失窃的贵重物品,可以来这里寻求帮助,只要开得起价钱,就一定能赎回那些东西。”他紧盯着她,不错过任何细微的表情,说出那个神秘的称谓。

                    “黑猫,只要你说得出口的价钱,我都能够照付。”他缓缓地说道。

                    她的身躯瞬间僵了僵,之后突然抬起头来,对着他突然一笑。那笑容美得不可思议,简直可以勾走人的魂魄,连一向冷静的张杰也被那抹笑分散了注意力。

                    银光一闪,利器划破空气时的声音格外刺耳,瞬间她不知从哪里抽出西洋剑,锋利的尖端直抵着他的胸膛,闪着银光的细剑锋利而致命。

                    谢娜收敛起笑容,美丽的脸庞透着冰冷的情绪。

                    “说!你到底是谁,还有,是谁向你透露这里的?给我交代清楚,不然本姑娘就把你劈成碎肉。”她手上稍微用力,威胁地说道,剑的尖端划破他的衣服。

                    张杰很识时务地举起双手,不做任何反抗,即使最好的一套西装已经被戳破,他仍旧维持着风度。

                    “我只是一个想找回失物的人,是老柯介绍我来找你的。”他准备放下手,而胸膛上的剑失却毫不留情地戳着他的皮肤,他耸耸肩,重新举高双手,维持着投降的姿势。

                    “除非你想被本姑娘给开膛破肚,不然就别轻举妄动。”谢娜警告着。

                    “老柯给了我一张黑猫卡,放在衬衫口袋的名片盒里。你如果不允许我行动,那么就要麻烦你自己动手拿出来了。”他的视线仍旧紧盯着她,礼貌地说着,微弯的嘴角看来似笑非笑。

                    谢娜小心翼翼地眯起双眼,衡量着他的话究竟有几分的可信度。半晌之后,她才走上前来。她左手持剑,稳定而不动,抵住他的要害,另一手则探入他的西装外套里。


                    回复
                    12楼2011-08-17 19:29


                      回复
                      15楼2011-08-18 00:07


                        回复
                        16楼2011-08-18 00:32
                          第二章
                          月黑风高,在郊区有几辆大型的货柜车开始集结,在一处空地停车,司机们小心地下了车,打开货柜,再拿出手电筒,在黑暗中照探。黑暗里有许多人影,鬼鬼祟祟地在物色货物。

                          货柜内的物品五花八门,从家电用品到枪械兵器,甚至还有高价的珠宝。这里每个月聚集一次,各地的偷儿来此贩卖赃物,是货色最齐全的黑市。

                          会来这里集会的,还有许多赃物摆掮客。他们来这里交换情报,或是寻找委托人,帮忙贩卖一些不能公开展示的高价品。

                          谢娜拿下黑色的安全帽,随手放置在重型机车上,环顾四周半晌,才慢慢走入逐渐热闹起来的市集中。她对这样的集会很熟悉,从几年前开始,这里就是她赚取金钱的管道。

                          虽然是不合法,但是能够得到的金钱很可观,况且她只是做赃物中介,并没有杀人放火,她在良心上没有什么罪恶感。

                          在一个临时搭起的帐棚里,几个男人在玩牌,参与这场赌博的人,每一个都是以出老千为生的赌徒,诈术最高明的人,才能赢得牌局。

                          “顺子。”一个穿着运动衣的男人喜孜孜地克牌,其它两个人咒骂几声,丢下手中的扑克牌就往外走去。男人准备收起桌上的钞票,此时却又有人丢下另一副牌。

                          “对不起,同花顺,这些钱是我的。”老柯带着笑容说道。

                          “他妈的,拿钱买药吃去吧!”输不起的男人愤恨地松手,只恨技不如人,就连诈赌都输人。

                          他准备拔出刀子,想给老柯一点教训。可是手才刚摸到腰上,颈背就突然感到一阵冰冷刺痛,他僵硬着身子不敢动。

                          “赌输了还想动刀,你是不懂规矩,还是不想要命了?”阴冷的女子声音传来,帐棚里原本观战的人,看见谢娜出现时,全都夺门逃命去了。

                          “没、没有……”男人吞吞吐吐地说道,身体不停发抖。

                          “黑猫,你要是杀了他,以后还有谁敢找我打牌?”老柯一边数着钞票一边说道。

                          “杀了他或许对他还算仁慈些,他要是再来找你打牌,这家伙肯定会穷到卖老婆、当裤子。”谢娜淡淡地说道,轻抖长剑几下,男的裤子就变成几块破布。“滚!”她简洁地说。

                          男人不停发抖,虽然光着屁股,却不敢多逗留一秒钟,连滚带爬地逃出帐棚。

                          市集里响起一阵鼓噪声,嘲笑着那人的狼狈。

                          “一个大闺女居然拿剑剥男人的裤子,这成什么体统?”老柯感叹着,对着贺兰摇摇头。

                          她环顾帐棚,找了一张椅子坐下,黑色的眸子里有几分怒气。“你为什么把黑猫卡给了“太伟集团”的人,甚至还泄漏了我的住处?这不像是你的作风。”她直接切入主题,不浪费任何时间。

                          老柯耸耸肩膀,脸上没有任何惭愧的表情。“张先生是个好人,一个很厉害的好人。”

                          谢娜冷笑一声。“我们这种人一向跟好人处不来。”

                          “黑猫,别这么快就做结论,多跟他相处些日子,你可以从他身上学到不少。”老柯微笑着,拿起扑克牌做练习,洗牌的速度让人眼花缭乱。

                          “开玩笑,那个绣花枕头能够教我什么?看他那温存的样子,说不定到现在还要每晚找奶喝呢!”一提到张杰,她就有些心浮气躁。

                          “坏人奸诈狡猾是理所当然的,而厉害的好人,则比坏人奸诈上好几倍。你要小心点,不要先着了张先生的道。”老柯愉快地说着,好意地教导着这个年轻的后生晚辈。

                          “我怎么可能会着了他的道?那个绣花枕头前几天淋了雨,现在大概病得躺在某间医院里哭爹喊娘。”谢娜讽刺地弯起嘴角,美丽的面容上有着幸灾乐祸的表情。

                          “那么,你是完全没有发现自己被跟踪了?”老柯好整以暇地问完,便朝着谢娜的身后点点头。“欢迎光临啊,张先生。”他打着招呼。

                          她瞪大了眼睛,迅速的回头,只看见高大的身影占去了帐棚的入口处,因为背着光,更显出他的体魄挺拔过人。她的身子窜过一阵颤抖,红唇因为震惊而半开,只能呆呆地看着他。


                          回复
                          17楼2011-08-20 16:04

                            她一咬牙,修长的腿跨上他坚实的男性大腿,将身体往上提了些许,一手扶住他的肩膀,而持着西洋剑的那手奋力地往最接近的骑士砍去。他们的身体面对面紧贴着,最敏感隐密的一处互相抵靠,她等于是坐在他的亢奋上,随着机车的晃动,带来最亲密的磨弄。

                            他的坚挺像是要嵌进她的柔软中,隔着紧身的衣衫撞击她的花核。

                            “啊!我喜欢这个姿势。”他感叹地说道,气息吹拂在她胸前的丰盈上。“猫儿,用腿夹紧我。”他别有用心地笑着。

                            在紧身衣的包里下,她的丰盈十分诱人,他几乎要忍受不住诱惑,低头吻上她的浑圆,期待她的蓓蕾在他的吻下绽放。此时,后方一个保镖拿起手中的武器丢掷,撞得他们的机车猛烈晃动,她的身躯震了一震,为张杰带来目眩神迷的美景,令他暗暗喘了一口气。

                            听见他的低语,谢娜惊慌地手一软,手中锋利的西洋剑扫到最后一个追兵的脸上,倒霉的男人脸上破了相,哀嚎着松开把手,在道路上摔得头破血流。

                            在解决完那些追兵后,她的注意力又回到他身上。她能够清晰地感觉到他的气息吹在她的胸前。这个家伙甚至没有专心在路况上,一双眼睛贼溜溜地直盯着她的胸部瞧,她松开放在他肩上的手,让身子往下坐下,想要避开他那双眼睛的窥视。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却让身子最柔软的一处,撞击上他坚挺的欲望,两人都在一瞬间发出呻吟。

                            “猫儿,你这样算不算是“骑虎难下”?”他靠在她耳边唤道,说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双关语。

                            他的声音已经不像平日那么温和,灼热的呼吸有些急促,在喘息时胸膛压迫着她胸前的丰盈,感受到她因为动情而挺立的蓓蕾。

                            “停车!”她咬着牙说道,只想快点结束眼前荒谬的亲密。

                            她是怎么了?只是跟这个绣花枕头靠近一点,她就浑身不对劲!身体又冷又热,像是在火里,又像是在冰水里,不由自主地发抖。她只想快些离开他的身边,或许等到两个人不再那么亲近时,她的脑子就能够冷静地运作。

                            他耸耸肩。“淑女的命令就是我的愿望。”他有礼地说道,按下煞车,但是车子却仍旧维持着同样的速度往前冲去。他试了几次,却还是没有任何效果。

                            “猫儿。看来不能如你所愿了,刚刚的撞击大概是撞坏了煞车系统。”张杰悠闲地说,没有任何的紧张感,依旧以肌肤摩擦着她的长发与粉颊。

                            “什么?”她尖叫出声,冷静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了。

                            他大概是她命中注定的瘟神,一遇上他就铁定没好事。刚刚才解决那些追兵,眼下煞车又坏了,等一下的路段可是惊人的大斜坡耶,难道她这个名声响亮的黑猫就要被这个绣花枕头拉去当陪葬了吗?

                            “没关系,我们还是可以下车。”他口气不变,态度十分轻松自在。

                            谢娜还没有反应过来,腰上就被一双坚实的手臂紧紧握住,他竟在高速行驶中松开把手,以双手环抱她的身子。之后双腿跨过机车,在最短的时间抱紧她,往道路两旁的柔软草地扑去。

                            机车在失去驾驶人的状况下,歪歪斜斜地继续往前冲去,高速地冲下大斜坡,之后发出砰地一声巨响,高龄的重型机车宣告寿终正寝了。

                            而他们则是紧紧地拥抱着,因为冲击力而在草地上滚动。在翻滚的过程中,张杰始终紧紧抱着谢娜,将她保护在胸膛中,以自己身躯作为她的屏障,不让她受到任何的伤害。


                            回复
                            21楼2011-08-20 16:05


                              回复
                              22楼2011-08-20 18: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