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文小说专区吧 关注:22,363贴子:511,231

「杰娜╭★╯聆听幸福初音」111127【偷心淑女】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百度,不解释


回复
1楼2011-11-27 13:59
    二楼给幸福的两只


    回复
    2楼2011-11-27 14:03
      淑女系列
      《极品淑女》 唐霸宇 ,方款款
      《双面淑女》 杜丰臣 ,莫安娴
      《惹火淑女》 雷霆 ,冷蜜儿
      《黑市淑女》 商栉风 ,贺兰
      《销魂淑女》 阎过涛 ,冷萼儿
      《糖心淑女》 慕容达远 ,唐心
      《偷心淑女》 齐文伟 ,商芷茵



      回复
      3楼2011-11-27 14:03
        回复
        4楼2011-11-27 14:04
          偷心淑女
          作者:典心
          小言
            真是一物克一物!想她谢娜可是鼎鼎大名的女神偷,不论是名画、古董或是顶级珠宝,只要她出马,全都轻轻松松手到擒来。偏偏,艺高人胆大的她竟会碰上难缠克星!每次张杰出现,她总会提高警觉,发誓不再被他俊美的容貌、精壮的身材迷惑,可是……可是……呜呜呜,她就是忍不住啦!只要他微微一笑,她就神魂颠倒,乖乖奉上战利品,渴求他无比诱人的“奖励”。哼,既然这个男人得到宝物、得到她的人,吃亏连连的她,决定要偷得他的心,才能弥补她这些年来的重大损失……


          回复
          5楼2011-11-27 14:43
            楔子
              英国,伦敦。
              夜色幽暗,泰晤士河上,弥漫着白雾。
              浓雾包围了大街小巷,从古老的大笨钟、白金汉宫,到新近耸立伦敦地标——伦敦之眼,雾气笼罩一切。
              忽地,寂静的巷弄里,传来沉沉的金属声。
              原本平贴在地面,沉重的水沟盖被掀开,一个黑影从这座城市里庞大而复杂的排水系统中,利落的爬了出来。
              「动作快!」他低声催促。
              又一个黑影,从盖孔冒出来。
              「怕什么?」身穿黑衣、头戴黑色面罩的男人,背着黑色的长筒,用浓重的腔调咕哝。「警报根本响都没响呢!」
              「东西还没脱手之前,都必须小心谨慎。」三号黑衣人背着沉重的电子系统,迅速的爬出来。
              「你想太多了。」二号轻松的说道,单手脱下闷热的面罩,露出蓬松的金发,以及英俊的面容。
              「他要是不想多一点,我们能平安无事的通过保全系统吗?」黑衣人一号扛着做案工具,瞪了他一眼,神情紧张的追问:「接应的呢?」
              「就在巷口。」
              三人动作迅速,在无人的深夜,朝接应的车辆走去。一接近暗色的休旅车,车内的司机按下开关,后车厢无声无息的打开,车子老早就等在原处,始终处于发动状态,不曾熄火。
              「你到底去哪找来这个活宝?」一号还在嘀咕着。
              「没办法,老金退休了,这小子体力好啊。」三号试图安抚。「反正,一切都很顺利,不是吗?」
              「没错,顺利得不得了。」金发的年轻人,露出灿烂的笑容,还比了个胜利的手势。
              「下回,有他就没有我。」一号宣布,把工具放进后车厢。
              金发小子哼了一声,把肩上的黑色长筒丢进车厢。「就算你愿意,我还不一定肯呢!」
              「你这臭小子!」
              一号双眼怒瞪,三号连忙上前拦住,金发小子则是不甘示弱的昂起下巴。
              眼看气氛变僵,争吵一触即发,尚未合上后车厢的休旅车,竟毫无预警的离开原地,直直的开出巷子。
              三人瞬间呆住了。
              他们的工具,还有那筹划许久,冒着坐牢的危险,赌上「神偷」的名誉与技术,费尽千辛万苦,才偷到手的宝贵赃物,全都在那辆车上!
              而那辆车,愈开愈远了。
              「喂,搞什么?!」
              「怎么回事?」
              「停下来!」
              三个男人脸色大变,匆忙追上去。
              「杰克,你疯了吗?我们还没上车,快回来!」一号对着通话系统叫着。
              三人冲到大马路上,只见休旅车在大街上,来了个一百八十度的大回转。从三人耳中、只有珍珠大小的通话器里,传来娇嫩嫩的笑语。
              「抱歉,我走错方向了。」美丽的东方女子,嚣张的将车子驶过三人面前,露出甜美无比的微笑,还不忘抛出一个飞吻。
              「谢啦,辛苦你们了,Bye!」说完,她摘下耳边的通讯系统,踩下油门,扬长而去。
              通话器中,传来她娇笑的声音,下一瞬,她旋转方向盘,以极为高超的技巧,甩尾转了弯,消失在三人的视线中。
              「狗屎!她不是杰克!」
              「废话!」
              「小王八蛋,是不是你找人窝里反?」
              「我看是你们两个找人黑吃黑吧?」
              「你说什么?!混帐……」
              辛苦了大半夜,却落得两手空空,不但赃物被抢,连工具都被拿走的三个男人,开始相互指责咒骂,气喘吁吁的扭打成一团。
              寒冷的夜风里,仍回荡着女子甜甜的笑声,久久不散。


            回复
            6楼2011-11-27 14:44
                娜娜忘了呼吸,期待的情绪,揪住她的心口。
                当他缓缓俯下身来时,她听到自己的心跳,像是夏季的雷声,轰轰轰的在耳边作响。她没有办法移开视线,更无法闪躲。
                他的眼睛诱惑着她。


              回复
              9楼2011-11-27 14:52
                  起先,她感觉到灼热的呼吸,然后是他的唇。她像个初尝禁果的傻女孩,乖乖张开了嘴,迎接他的唇舌,与那一口甜得化不开的酒。甜浓的酒香,跟他身上熟悉的味道,混杂在一起,幻化成最诱人的*药。
                  她试图想挣脱这强大的诱惑——真的,她真的尝试过——不过,她的自制力很快就举手投降了。


                回复
                10楼2011-11-27 14:54


                  回复
                  12楼2011-11-27 22:00


                    回复
                    13楼2011-11-27 23:25
                      第二章
                        那个王八蛋,竟然色诱她!想起昨夜,她是多么软弱,被他的一笑、一吻,就沈醉得“全面开放”,与他恣意欢爱,甚至被他这样这样,还有那样那样……她就羞愤得想挖个
                        洞,把自己埋起来。
                        更恶劣的是,他还故意利用她的迷恋、享用她的娇躯、欺骗她纯洁的心―呃,好啦,其实,也没有那么纯洁……
                        但是,他的行径,仍旧罪无可赦!
                        娜娜气急败坏的咒骂,希望他会在地狱的最深处,腐败到再也不能用那俊帅的外表勾引女人的同时,一边冲到笔记型计算机前,快速打开电源,在联机上网之前,她还记得找
                        了一件衣服,胡乱的套上,遮掩娇躯上如落花般的吻痕。如果,张杰以为,她会像前几次那样自认倒霉,任凭他把战利品带走,那么他可就大错特错了!
                        她飞快敲打键盘,就算倾尽人脉,也绝对要把他揪出来算帐。
                        平时,她都是单打独斗,很少动用到家族好友这项资源,但是这次不同,他实在太恶劣,不但把她吃干抹净,还带走她筹谋了一个多月,才抢到的莫内名画。


                      回复
                      15楼2011-12-03 09:32
                          保险调查员?
                          娜娜一愣,连忙坐回计算机前,敲打键盘接收数据。看到那一长串的详尽记录,她再次咒骂出声。
                          “怎么?你不知道他的职业?”小月好奇的问。小偷跟保险调查员,这算得上是最糟的组合了!
                          乐曲改变了,阎仁开始吹起〈爱不对人〉
                          “我原本以为,他跟我是同行。”娜娜郁闷的承认,自己的判断严重错误。
                          唐震再次笑了起来。“话说回来,这家伙长得还满帅的嘛,难怪你会栽在他手上。”
                          “我没有栽在他手上!”她怒火中烧,瞪着讨人厌的俊脸,大声宣布。“而且,我现在就会去把画偷回来。”
                          “最好是没有。”唐心忍着笑,善意的提醒。“不然,我不知道你爸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什么都不会知道。”她补上一句。“只要你们不泄密的话。”她警告着。
                          看在多年情谊的分上,除了唐震之外,所有人都同时点头。
                          娜娜看着他,心里就有气,凶巴巴的又问:“张杰坐哪班飞机?”
                          “他搭了巴黎到纽约的班机,不过―”唐震故意拉长了音。
                          “不过什么?”
                          他一脸无辜。“飞机刚刚起飞了。”
                          她低咒了一声,回身抓了外套穿上,边套鞋子边喊:“心姊,拜托帮我弄张最快到纽约的机票。”
                          “已经订好了,我把班机资料传过去。”唐心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订票程序。“可惜协和客机停飞了,不然你就能先到纽约,等在机场守株待免了。”
                          “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随手抓起背包,回到计算机前,摇下狠话道:“到时候,我肯定会让他后悔曾经见过我!”
                          “路上小心。”小月笑着挥手。“有事电话连络,其它数据,我查到之后,会继续上传到你的电子信箱里。”
                          “好。”
                          “茵姊再见。”阎智有礼的道别,而阎仁则吹起〈为爱往前冲〉的曲子。
                          娜娜点头,正预备要断线,唐震却收起笑脸,俊脸再次凑到屏幕前。“喂,小茵。”
                          “做什么?”她的手指停在键盘上,戒备的拧眉。
                          “你确定,自己可以搞定?”
                          虽然,他们从小到大,一碰面就是斗嘴,可是她清楚知道,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义不容辞,跑来替她解围。
                          “废话,我当然能搞定!”为了掩饰心里的感动,她口气反倒更凶恶。
                          “那好。”他扬起嘴角,再度恢复平日的轻松慵懒。“除非有什么意外,否则我会暂时闭上嘴。”
                          “谢了。”娜娜松了口气,知道这件事情,暂时不会传到她老爸耳里。
                          “别谢得太早,只是暂时而已。”唐震笑着说:“好了,快移动你的小屁股,去赶飞机吧。”
                          她再度瞪了唐震一眼,随即将网络断线,关机合上笔电,用最快的速度出门,去追那个可恶又卑鄙的贼,拿回属于她的战利品。
                          张杰,三十二岁,保险调查员
                          资历,第八年。
                          第八年!
                          他根本就是个老手,经手的案件,足以打印成厚厚的一本书。数据上显示,他专门把保险公司承保的失窃艺术品、珠宝找回来,降低公司的损失。
                          唐震找到的数据,巨细靡遗的列出,张杰的丰功伟业。
                          二零零一年七月,达尔的风景画“尤坎镇”,在挪威被窃。同年,十月,杜库宁的一幅石墨素描画,被人从南加州一间私人住宅中偷走。二零零二年十月,两名“全球货运”
                          的员工,在运送途中,偷走佛洛伊德的“画家的花园”水彩画。二零零三年一月,几名小偷闯入佛罗里达州一间位于海滨的房屋,盗走雷诺阿跟莫内的两幅作品……
                          诸如此类的记载,多得让她眼花撩乱,她愈是翻看,愈是不由得佩服他的神通广大。他跟犯罪者、黑道、收藏家、贪婪的拍卖公司、各国警方,甚至恐怖份子周旋,在窃案中
                          抽丝剥茧,成功的找回一件件失窃品。
                          包括她窃出珠宝或名画后,又被他安全送回,归还物主的事迹,也纪录在上头。不过,就连其它几个技术高超的老手,也都曾经栽在他手上。
                          毫无疑问的,他不但是一个保险调查员,而且还是一个“业绩”优良的保险调查员。
                          从巴黎飞往纽约的飞机上,她匆匆浏览了他的背景资料。到达纽约后,她租了车,直接杀到他在纽约住的饭店。
                          当张杰穿着一身称头的西装,慢条斯理的走出饭店大厅时,她真的很想冲上去,狠狠的揍他一顿,逼他把画交出来。但是,他两手空空,什么东西都没拿就出门了。这代表
                          ,他把画留在饭店里?
                          娜娜忍住气,静静坐在沙发上,用报纸遮挡身影,还得再三告诉自己,她会一见到他,就心跳加快,是因为气愤,而不是心动。
                          张杰离开后,她立刻起身,不着痕迹的上楼。
                          她是个小偷,而且还是最顶尖的,饭店的门锁对她来说,完全不是问题。她轻易的破解房门的电子锁,闪身进入门内。
                          房里一片阴暗,只有微光从窗帘外浅浅透进。她大剌剌的,用偷来的卡片,打开房间的电源,室内顿时灯光大亮。
                          她快速而仔细的,把房内搜了一遍,但是除了简单的随身个人用品之外,她什么都没找到。
                          画呢?
                          那个无耻的王八蛋,把她的画藏到哪里去了?娜娜咬着唇,站在房间正中央,歪着小脑袋思考着。他们的班机时间,只差了一个小时,他不太可能有机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
                          ,就将那幅画转手……除非―


                        回复
                        18楼2011-12-03 09:37
                            张杰叹了口气。虽然老早就知道,跟她讲理是行不通的,但是最起码他尝试过了。
                            “小茵,有人要靠这颗蓝钻救命。”
                            “哈哈哈。”她皮笑肉不笑,假笑了三声。“好可怜喔,接下来你是不是要说,有人威胁你,如果不把钻石交出来,就要宰了某某某啊?”这种憋脚的谎话,她才不会相信。
                            突然,他的身影一晃,转眼已逼近到眼前,速度快得恍若鬼魅。
                            她急忙拔枪,她的速度很快,但还是远远不及张杰。她还来不及瞄准,他已闪电般抓住手枪,扣住枪上的保险闩,顺势往外一抽。
                            他利落的拆掉弹匣,把枪和弹匣插进背后裤腰。在这同时,他还闪躲了她的脚踢、肘击,以及重重的头槌。
                            最后,他箝抓住她的手臂,将她反转过来,强压在墙上,所有动作流畅无比,一气呵成。
                            “放开我!”被压制住的娜娜,恼怒的挣扎着,还试图踢踹。
                            他轻松的闪过攻击。
                            “事实上,的确有一个人命在旦夕。”
                            “骗人,我亲耳听见你跟人交易,答应去偷亚历山大蓝钻!”
                            “那是因为,有个男孩被绑架了,我必须拿钻石去换人。”即使她不相信;即使她火冒三丈,但是她仍敏感的感觉到,他坚实强壮的身体,紧紧贴在她身后,而他说出的每个
                            字,都带着灼热的气息,教她双耳发烫。
                            就连她自己也难以置信,她依旧渴望他。而且,还是在她如此屈辱的被压在墙上的时候。
                            娜娜羞恼不已,在墙壁与他的身体间挣扎,却被压得更紧。身后属于他的强硬曲线,都嵌合进她的柔软。她可以感觉到粗糙的胡渣,正轻轻摩擦着她。
                            “那男孩叫杰俊杰,再过一个月,就满十岁了。”
                            姓杰?
                            她愣了一下,反射性追问:“他跟你是什么关系?”
                            “他是我侄子。”
                            “你没有侄子!”这王八蛋果然又想骗她。她气呼呼的叫嚷:“我找人查过,你没任何亲人,你哥哥早在十年前就过世了!”
                            他抵靠着那柔软、纤细的肩,吐息般轻声说道:“小杰是我哥的私生子。他和小杰的妈妈,在去结婚注册的路上,出了车祸。”唔,这些事情,听起来的确不像是顺口编出来
                            的。只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她被骗过太多次了,无法轻易相信他。
                            “你先放开我。”
                            “然后,你会把钻石还我?”
                            “你先放开我再说。”她坚持。
                            “没问题。”他同意了,却也伸出大手,强行探进她的上衣,钻进蕾丝胸罩里乱摸。
                            她的身体太过熟悉他的抚摸,娇嫩敏感的蓓蕾,彷佛亟欲得到他的注意力,渴望的紧绷挺立。而他的手心,跟蓓蕾只隔着一层薄薄的蕾丝,不可能没有发现,她羞人的反应。
                            娜娜恼羞成怒,挣扎着怒骂:“张杰,你做什么?!快住手……”
                            粗糙热烫的大手,毫不客气的在柔软雪白的双峰中,花费过多不需要的时间,放肆的东捞西摸,还一再的格外费心、爱抚蕾丝下的**,直到她颤抖不已,才依依不舍的从胸
                            罩的内侧,捞出那颗蓝钻。
                            “啊,在这边。”他终于将手从她诱人的浑圆上挪开,将钻石拿出来,最后才松开对她的箝制。
                            娜娜捣着胸口,气喘吁吁的回头。
                            “你这个卑鄙下流、爱说谎的小人……”她恼怒的咒骂着,却无法确定,自己是气恼他夺走蓝钻,还是气恼他对她乱摸,而且,只是摸摸而已,而不是……
                            天啊,她是气到昏头了吗?
                            “我放开你了,不是吗?”他看着满脸通红的她,把蓝钻放回盒子里,动作从容。“况且,如果我不这么做,你根本不会把东西还我。”
                            “谁说我不会?!”她努力忽视被他撩拨后的酥软,拉回自己的注意力。“等我查证确定,事情属实后,我一定把蓝钻双手奉上。”
                            “你现在就查证。”他伸手一摸,像是变魔术似的,顺手就掏出她的手机,还殷勤的放进她的手心里。
                            她收摄心神,眯起眼睛,不甘愿的拨了电话。“小月,张杰的哥哥有儿子吗?”她劈头就问,微微侧身,掩饰自个儿还有点发软的双腿。电话那头的小月愣了一下。


                          回复
                          21楼2011-12-03 09:38
                              “没有啊。”
                              她睨着他,等着他说得更多。
                              “今年九岁,杰俊杰。”他姿态轻松,逐一补充侄子的英文名、就读的学校、班级,甚至还从皮夹中,掏出了一张照片。
                              看到那张照片时,娜娜就闭上嘴了。
                              这男人不可能为了骗她,随身备着一张可爱小男孩的照片。更重要的是,照片里的孩子,就像张杰的缩小版,那眉目及神态,和他长得太像,几乎要一模一样。
                              “噢,该死!”小月的声音、从手机里传来。“那所学校里,真的有那个孩子。这个男孩之前是跟着外婆住的,数据上写着父不详―啊,监护人是张杰没错。不过,你确定
                              孩子是他哥的?从照片中看起来,真的很像他。”
                              没错,太像了!娜娜瞪着照片。虽然,小月可能百密一疏,漏了这条线索,但唐震不可能没查一到这点。看来,是那家伙摆了她一道,故意留了个〔惊喜“给她。
                              “小月,谢了。”
                              “不客气,有事再联络。”
                              “好。”
                              她收起手机,看着他收起照片。从他小心翼翼的动作,就可以看出,那张照片对他有多么重要,更不用提,照片里的小男孩,在他心中有多少分量。
                              “两年前,他外婆过世了,所以我才把他接过来。”他简单的解释。
                              “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他大可以拿了蓝钻就走人,何必跟她啰唆半天?
                              “因为,人命关天。”他带着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有些无奈。“如果我不告诉你实情,你一定会再试图偷走钻石,而我没有更多时间可以浪费。”
                              “你认为,我不会再试?”
                              “你不是丧心病狂的罪犯,你也没有这么缺钱。”
                              “所以,你偷蓝钻也不是为了钱?”不知为什么,她就是想问清楚。他严肃的摇头,眼里流露出诧异。
                              唔,太好了!
                              她需要咬住脸颊内侧,才能阻止自己露出微笑。有那么一会儿,她还以为,他是见利忘义的坏家伙,而那些温柔、那些欢爱,雪中的拥抱、她被囚禁时的担忧、小心不弄痛她
                              的治疗、一口又一口地仔细喂着她喝鱼汤的耐心,还有他眼里的宠溺,也都只是牟利的手段。只是为了让她能够继续盗出珍宝,再被他带走牟利。
                              原来,她没有看错人,他是为了救人,才会窃取蓝钻,并不是见利忘义。
                              娜娜悄悄的松了一口气。直到弄清楚原委后,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其实这么在乎他取走珠宝与名画的真正动机。
                              那么,他一再出现在她身边,是因为职责所需,还是有别的原因?
                              她好想好想问个清楚!或许,趁现在打蛇随棍上,她只要问了,他就会脱口回答出真心话……
                              讨厌的手机铃声,却在这个时候响起。那不是她的手机。他快速掏出手机。“是,我是。”他的笑容仍在,但眼角微微一抽,还伸出了食指,示意她别出声。
                              “我在往南的公路上。”他连眼也不眨的说。“接下来呢?你希望我往哪走?”
                              对方回了一句话,很短。
                              “知道了。”他简单的回答,随即结束通话。
                              接着,他抬起头来,黑眸溜过她曼妙的曲线,无限惋惜的叹气。“亲爱的,希望下一次,我们能有更多时间叙旧。”黝黑的大手,掏出西装口袋里的墨镜戴上,转身就往房门
                              走去。
                              她瞠目结舌的瞪着那高大背影,不敢相信,他竟这么简单就想打发她。
                              是可忍,孰不可忍!
                              气得头顶冒烟的娜娜,抓起藏在枕头下的另一把手枪,三步并成一步的冲上前,赶在他打开房门时,一脚把门踹回原位。“张杰,”她伸出手,揪住他的衣领,用枪口抵住
                              那颗脑袋。“你以为你要去哪里?”他微微挑眉。
                              “我说得很清楚了,我得去、救、人!”他还故意把最后三个字放慢。
                              “你以为,我会笨到这么容易被打发?”
                              “事实上,我以为你应该够聪明,知道不该膛这浑水。”他的笑容消失,虽然双眼被墨镜遮住,但语气却变得严肃。
                              她看见了,却刻意忽略。
                              “我不想膛浑水,但我也不喜欢被耍。”她坚持追问到底。“对方要你到哪交货?”


                            回复
                            22楼2011-12-03 09:38
                                保险调查员?
                                娜娜一愣,连忙坐回计算机前,敲打键盘接收数据。看到那一长串的详尽记录,她再次咒骂出声。
                                “怎么?你不知道他的职业?”小月好奇的问。小偷跟保险调查员,这算得上是最糟的组合了!
                                乐曲改变了,阎仁开始吹起〈爱不对人〉
                                “我原本以为,他跟我是同行。”娜娜郁闷的承认,自己的判断严重错误。
                                唐震再次笑了起来。“话说回来,这家伙长得还满帅的嘛,难怪你会栽在他手上。”
                                “我没有栽在他手上!”她怒火中烧,瞪着讨人厌的俊脸,大声宣布。“而且,我现在就会去把画偷回来。”
                                “最好是没有。”唐心忍着笑,善意的提醒。“不然,我不知道你爸会做出什么事来。”
                                “他什么都不会知道。”她补上一句。“只要你们不泄密的话。”她警告着。
                                看在多年情谊的分上,除了唐震之外,所有人都同时点头。
                                娜娜看着他,心里就有气,凶巴巴的又问:“张杰坐哪班飞机?”
                                “他搭了巴黎到纽约的班机,不过―”唐震故意拉长了音。
                                “不过什么?”
                                他一脸无辜。“飞机刚刚起飞了。”
                                她低咒了一声,回身抓了外套穿上,边套鞋子边喊:“心姊,拜托帮我弄张最快到纽约的机票。”
                                “已经订好了,我把班机资料传过去。”唐心在最短的时间内,完成订票程序。“可惜协和客机停飞了,不然你就能先到纽约,等在机场守株待免了。”
                                “没关系,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她随手抓起背包,回到计算机前,摇下狠话道:“到时候,我肯定会让他后悔曾经见过我!”
                                “路上小心。”小月笑着挥手。“有事电话连络,其它数据,我查到之后,会继续上传到你的电子信箱里。”
                                “好。”
                                “茵姊再见。”阎智有礼的道别,而阎仁则吹起〈为爱往前冲〉的曲子。
                                娜娜点头,正预备要断线,唐震却收起笑脸,俊脸再次凑到屏幕前。“喂,小茵。”
                                “做什么?”她的手指停在键盘上,戒备的拧眉。
                                “你确定,自己可以搞定?”
                                虽然,他们从小到大,一碰面就是斗嘴,可是她清楚知道,如果她出了什么事,他一定会义不容辞,跑来替她解围。
                                “废话,我当然能搞定!”为了掩饰心里的感动,她口气反倒更凶恶。
                                “那好。”他扬起嘴角,再度恢复平日的轻松慵懒。“除非有什么意外,否则我会暂时闭上嘴。”
                                “谢了。”娜娜松了口气,知道这件事情,暂时不会传到她老爸耳里。
                                “别谢得太早,只是暂时而已。”唐震笑着说:“好了,快移动你的小屁股,去赶飞机吧。”
                                她再度瞪了唐震一眼,随即将网络断线,关机合上笔电,用最快的速度出门,去追那个可恶又卑鄙的贼,拿回属于她的战利品。
                                张杰,三十二岁,保险调查员
                                资历,第八年。
                                第八年!
                                他根本就是个老手,经手的案件,足以打印成厚厚的一本书。数据上显示,他专门把保险公司承保的失窃艺术品、珠宝找回来,降低公司的损失。
                                唐震找到的数据,巨细靡遗的列出,张杰的丰功伟业。
                                二零零一年七月,达尔的风景画“尤坎镇”,在挪威被窃。同年,十月,杜库宁的一幅石墨素描画,被人从南加州一间私人住宅中偷走。二零零二年十月,两名“全球货运”
                                的员工,在运送途中,偷走佛洛伊德的“画家的花园”水彩画。二零零三年一月,几名小偷闯入佛罗里达州一间位于海滨的房屋,盗走雷诺阿跟莫内的两幅作品……
                                诸如此类的记载,多得让她眼花撩乱,她愈是翻看,愈是不由得佩服他的神通广大。他跟犯罪者、黑道、收藏家、贪婪的拍卖公司、各国警方,甚至恐怖份子周旋,在窃案中
                                抽丝剥茧,成功的找回一件件失窃品。
                                包括她窃出珠宝或名画后,又被他安全送回,归还物主的事迹,也纪录在上头。不过,就连其它几个技术高超的老手,也都曾经栽在他手上。


                              回复
                              24楼2011-12-03 1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