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松间炊烟袅吧 关注:246贴子:4,695
  • 5回复贴,共1

48、杀野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叶飞扬觉得人的潜力是无穷的,而人身体的适应能力也是没有上限的,比如他第一天才割了半天的草就累得要死要活,全身腰酸背痛,坚持了几天下来竟然奇迹般的适应了!甚至割完草还有精力帮祁树刨刨地,回到老大夫家里还能烧烧饭再哄哄被冷落了几天的小吉祥,另外再适当吐槽几句每天好吃懒做的萧三。

看着十亩荒地在自己的手底下变成田地,叶飞扬觉得相当的有成就感。

祁树抹了抹额头上的细汗,冲叶飞扬笑道:“过两日来施肥,再刨刨土,明年开春就能下种子了。”

“嗯,等回到山上,我们再好好商量下种什么,我的宝贝里有好多种子,应该会比你们这里的要好些,每亩能多收成一些。”叶飞扬一面说一面开始在心里拨算盘,其实靠种地发家致富也是很有钱途的!

祁树看着叶飞扬坦坦荡荡毫不藏私的样子,唇边荡开浅浅的温柔的笑容,心里却已经开始琢磨要怎么把这人保护好,万一让那位主子发现真相,叶飞扬的前途堪忧。

收拾收拾东西,叶飞扬和祁树就准备提前回去了,方正杰这两天都在家里念书识字,所以没跟来晃悠。两人商量着今天暂且休息半天,另外还有几亩沙地改明儿再去瞅瞅,至于桑田,那个等明年再说,树苗的栽种急不来的。

搞定那十亩地,叶飞扬整个人都轻松了,突然想起前几天的那个赌,他偏头问道:“祈大哥,野猪大概要什么时候下山啊?”

“应该就这几天,你看那些地里的玉米穗金黄饱满,野猪好这口,就快忍不住下山了。”

叶飞扬点点头,该琢磨琢磨对付野猪的方法了,那家伙可是出了名的彪悍粗犷,一身蛮力气,后劲十足,拼斗力强大而持久,再加上那一身厚实的皮,确实不是个好对付的。叶飞扬不指望自己能抓一只,但最少也要能给别人帮个下手才行,首先得弄个趁手的武器。

身边人微微蹙眉一脸沉思的模样被祁树一点不落的看进眼里,唇边的笑意深了些许,并没有开口打扰他的思绪。

两人才刚到门口就听到里面吉祥洪亮的哭声,叶飞扬觉得纳闷,吉祥很少在他和祁树不在的时候哭,莫不是生病了?急忙推开门一看,萧三正拎着吉祥的衣领把他举到半空,另一只手戳他的脸蛋儿,板着脸教训:“谁准你在我身上拉屎撒尿的?胆子倒是不小啊,嗯?”一旁的方正杰皱着小脸儿担忧地望着吉祥,嘴巴一张一合,想要劝却又不敢开口的模样。两只小虎崽子沉□子冲着萧三直叫唤。

“萧三!你这么大个人了怎么还欺负吉祥!”叶飞扬护犊的气场全开,沉着脸吼了萧三一句,快步上前把吉祥给救了下来,摸摸他身下的尿布,已经湿透了,当下脸色又黑了一层,抱着吉祥温柔地哄了哄,一抬头便换了副模样:“你不给他换尿布还敢怪他把你身上尿湿!你这是活该!”

吉祥有了靠山,那哭声瞬间从委屈的小媳妇变成了撒娇的小宝贝,扯着叶飞扬的衣服哭的摇头晃脑,大颗大颗的眼泪滚下来,他今儿是真被吓着了,任谁睡得迷迷糊糊被人拎到半空训话都会被吓着的好不好!

叶飞扬心疼得紧了,连忙抱着吉祥进屋,打算给他擦擦身子再看看身上有没有被虐待的痕迹!一旁的方正杰提了许久的心终于落下了,立刻跑前跑后帮吉祥烧热水。祁树站在院子里一时没动,萧三周身的气息很冷冽,祁树担心他一怒之下会对叶飞扬不利。

萧三是真觉得憋屈,今天老大夫去给别人看病了,把吉祥委托给他照顾,他纡尊降贵,一上午都抱着那小崽子,动都没动,就怕把他给吵醒,结果倒好,那小子还没醒就给他身上来了一下子,他能忍住不把他丢出去已经是格外开恩了,居然还被叶飞扬骂活该!他眯起眼看向叶飞扬进去的屋子,心思饶了好几圈儿,各种教训叶飞扬的方式都想了一遍,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时候还不到,先让那小子再得意几天。思及此,萧三这才移开了目光,却对上祁树的,看到那人眼底的紧张,萧三勾唇一笑:“祁将军,以下犯上该如何处置呢?”


回复
1楼2012-01-21 13:13

    祁树沉默片刻,躬身道:“请主子大人大量不要跟飞扬一般计较。”

    “嗯?你是以祁树的身份求我呢,还是以祁将军的身份?”萧三说着,从怀里缓缓掏出一块金色的巴掌大的老虎形状的物件,刚拿出来就见祁树微微睁圆了眼。

    祁树看着那熟悉的虎符,心里一时间感慨万千,十年来被刻意遗忘的过往飞快地从眼前闪过,骨子里的热血渐渐复苏,祁树下意识握紧了拳,抿唇不语,墨黑的眼底跳跃着一簇簇小火焰。

    萧三对祁树的反应很满意,这位当年叱咤风云让敌国闻风丧胆的祁将军依然还有热血,那就还有希望。他漫不经心地托着掌上的虎符,扫了眼祁树,淡淡道:“如果是以祁将军的身份,我倒是可以不与他计较。”

    萧三的话唤回了祁树的神智,他闭了闭眼,再睁开,已经平静无波:“主子曾说过,不知者无罪,飞扬只是无心之失,还请……”

    祁树的话说到一半,外面突然一阵响动,接着大门被用力拍打:“祁树,祁树,在不在?野猪来啦!已经下山啦!”祁树心里一动,抬眼去看萧三,半是请求半是询问。萧三暗恼那野猪来的可不是时候!白白浪费了他的机会!正要开口,却见原本紧闭的房门被打开,叶飞扬迅速地冲出来,有些激动地问:“野猪来了?我们快过去吧!”

    祁树早在房门打开的瞬间站直了身子,听到叶飞扬催促,下意识看了眼萧三,嘴里问道:“吉祥怎么样了?”

    “已经被我哄睡着了,正好我们去抓猪!”叶飞扬满脸的兴奋,这可跟抓野鸡野兔不一样,这是野猪!

    祁树目光闪了闪,有些为难,这时,萧三懒洋洋地开了口:“既然都来叫了,我们就一起去看看。”

    还不等祁树说话,叶飞扬就转过头,迅速扫了眼萧三,不怕死的继续挑衅:“你也去?这可是很危险的事!不适合养尊处优的大少爷。”

    萧三的眉毛抖了抖,二话不说抬脚就往外走,路过叶飞扬身边的时候冷哼了一声:“等会儿给我看仔细了。”

    叶飞扬拉着祁树也往外走,被叮嘱要好好照顾吉祥的方正杰扒着门框,眼巴巴地目送他们离去,一个没留神,被叶飞扬关在屋里的小虎崽们给窜了出去,也跟着叶飞扬的脚步去了,方正杰急的跺跺脚,想要去追,可想到屋里的吉祥,又按捺住了。

    祁树他们三人一出门,等在门外的人立刻松了口气,跑到前面带路:“祁叔,这次有十好几只呢,大家都在赶过去,爹让我在这儿等你,们,你们跟我来。”那孩子倒是个机灵的,说到一半儿加了个们字。

    祁树点点头,四个人一路小跑,没多久就到了一片玉米地旁,老远听到那边的吆喝声和野猪的叫声,快靠近的时候,有一小群人围在那儿,不知道做什么,都是些半大的孩子和健壮的妇人,看到祁树他们,纷纷露出些笑容,有人弯下腰从地上捡了武器递给他们。叶飞扬这才想起自己两手空空,都没想到要拿个武器!连忙对给着给自己递武器的人说了声谢谢,说是武器,其实就是一根很粗壮结实的木头,一头被削尖了一些。

    拿了武器,三人迅速地奔向了战场,留□后的人窃窃私语,收拾干净的祁树模样真好,他那侄子也很俊,而且亲近,知书达理,另外那个模样最俊的,性子就冷漠了些。正说着,就看到有两只飞快地从眼前窜过,那身子比猫要大了一些,身上那黑色的花纹却跟猫有些出入,许久之后,有人喃喃道:“那两只莫不是大虫吧?”

    祁树拿的是弓箭,野猪的心在颈部左侧的位置,只要一击即中,基本上就能将它们杀掉,他叮嘱身边的两位:“你们等会儿要小心,别太靠近,野猪发起狂来不好压制。”萧三是万金之躯,万万不能有所损伤,叶飞扬的身子瘦弱,很容易被伤着。

    叶飞扬点点头,穿过一根根翠绿挺拔的玉米秆,渐渐看到了里面的情形,那一片的玉米地已经被踩得不成样子了,许多人影来来去去,依稀能看到中间那一个个灰色的粗壮的身影。那些野猪一个个体躯健壮,四肢粗短,身上披着厚厚的针毛,看着就觉得扎手,身子虽然大,脑袋却很小,跟家猪肉呼呼的蒲扇耳全然不同,耳朵尖尖的竖起,吻部突出似圆锥体。面对人群,竟然没有太多的惊慌,甚至还有心情吃落在地上的玉米!亲眼见到野猪,叶飞扬吞了吞口水,下意识握紧了手里的棍子,已经开始怀疑以自己的这点儿力气,能不能让它们察觉到疼痛都是问题!


    回复
    2楼2012-01-21 13:13

      叶飞扬看得心急,怕虎崽装到那些玉米秆伤了骨头,趁着虎崽再次咬中野猪的腿让它停顿的片刻功夫,当下脑子一热,双手抓紧棒子,猛的朝那只野猪冲了过去,只要刺中他的左侧心脏部位就OK了!

      祁树赶过来的时候,正看到叶飞扬不要命似地笔直冲向那头野猪,那一刻,他觉得自己的心跳都快要停止了,停了一会儿才举起弓箭。

      叶飞扬手里的棒子跟野猪碰上的时候,他感觉像是撞上了铜墙铁壁,双手麻木,很快便没了知觉,他咬牙紧紧抓着棒子,继续用力往前,然而他并没有坚持多久,整个人就因为作用力往后摔去,眼角看到那头野猪朝着自己冲了过来,叶飞扬的脑子一片空白,身子落地的瞬间,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竟然就地往旁边一滚,奈何只滚了一圈儿就动不了,玉米秆太多了,挡住了他。叶飞扬暗想这回完了,转眼却见一个黑影挡在了他的身前,耳边响起那头野猪凄厉绝望的叫声。

      “你怎么样?”祁树蹲□子,声音隐隐带了些颤抖,右手身在半空,想要摸叶飞扬却又没摸下去。

      叶飞扬这才松了口气,只觉得全身都疼地厉害,他吸了口气:“它死了吗?虎崽子怎么样?有没有伤着?”

      祁树整个人都严厉起来:“我问你怎么样!”

      叶飞扬缩了缩脖子:“没什么,就是摔了一下,有点儿疼,没事的,真的!”说完,就觉得手背碰到什么柔软的东西,感觉湿漉漉的,他吃力地动了动脖子,原来是小虎崽在舔他的手,看到那两个小东西没事,叶飞扬也松了口气,挣扎着要爬起来,却被祁树按住了。下一秒,叶飞扬就睁圆了眼,只见祁树把弓箭递给身旁的人,弯腰打横把他抱起来了。

      “祁树,我真的没事,我自己能走。”想到还有外人在这里,叶飞扬红着脸压低了声音跟祁树商量。

      祁树却不为所动:“别动。”

      “那个我真没事,我一个大男人,被你这么抱着,怪丢人的。”叶飞扬没敢再挣扎,继续跟祁树讲道理,却被对方彻底无视,最后尴尬地垂下头,不敢去看周围人的脸色,心里纳闷,祁树一向都是温和的,怎么也有这么霸道的时候呢?两只小虎崽这会儿也不乱跑了,安安分分地跟在祁树的身后,刚才那一场混战,也耗尽了它们的体力。

      萧三走在后面,看着被祁树抱在怀里的叶飞扬,心里颇有些不解,这人明明手无缚鸡之力,性子还有些怯弱,起初见到野猪的厉害也一直都躲闪着不敢上前,却在看到虎崽子被野猪攻击的时候竟然不要命的扑上去,难道两个小畜生的命比自己的还值钱?这个傻子!

      祁树并没有抱叶飞扬走多远,就走到刚刚那一群妇人聚集的地方,把叶飞扬放到地上,并嘱托她们看好叶飞扬,千万别让他乱动。叶飞扬听得清楚,当下真想就地挖个坑把自己埋了算了,太丢人了!

      嘱托完祁树就转身回了那片玉米地,还有几头野猪没杀完,他得去帮忙。叶飞扬就躺在地上闭着眼睛装死,两只折腾累了的小虎崽依偎在叶飞扬的身旁。原本打算安慰安慰叶飞扬的众人在看清楚那两只小畜生当真是老虎之后,打消了上前的心思,对于大虫,她们心里还是有些畏惧的。

      不久之后,玉米地里就恢复了安静,大家把野猪的尸体都抬到一起,这回总共抓了16头野猪,比去年多了三头,而且个头都不小,大家都很高兴,虽然这回受损失的玉米地相对也大了点儿,不过还是大赚了一笔。祁树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让他们留下猪内脏,再次当众打横抱起叶飞扬先回去找大夫了。叶飞扬紧紧闭着眼睛,脑袋埋到祁树的胸前,这回丢人真是丢大发了!杀野猪什么的真是太没意思了!


      回复
      4楼2012-01-21 13:13
        不久之后,玉米地里就恢复了安静,大家把野猪的尸体都抬到一起,这回总共抓了16头野猪,比去年多了三头,而且个头都不小,大家都很高兴,虽然这回受损失的玉米地相对也大了点儿,不过还是大赚了一笔。祁树跟大家打了个招呼让他们留下猪内脏,再次当众打横抱起叶飞扬先回去找大夫了。叶飞扬紧紧闭着眼睛,脑袋埋到祁树的胸前,这回丢人真是丢大发了!杀野猪什么的真是太没意思了!


        回复
        5楼2012-01-24 20:27
          谢谢楼主了


          回复
          6楼2012-01-29 19:39



            回复
            7楼2012-02-13 1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