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松间炊烟袅吧 关注:246贴子:4,695
  • 5回复贴,共1

50、夜色赏月

收藏回复

叶飞扬还有些不适应祁树的转变,印象里的老好人居然也有这么凶巴巴的一面,当下学着吉祥撇了撇嘴角,老实的站在祁树身旁看着他忙活。祁树先把那头野猪肢解了,大块大块的肉从骨头上削下来,剩下的都是些排骨和骨头,可以留着熬汤喝,大块的就先腌渍起来,看到祁树把大块的肉拎到厨房里,叶飞扬立刻跟过去,拿起盐巴等着帮祁树洒盐。祁树看了他一眼,没拒绝,拿出大木盆,先撒上一层盐,再放上一大块猪肉,再洒上一层盐巴,在猪肉上抹匀称,再放肉,就这样一层盐巴一层猪肉,腌了整整三大木盆。叶飞扬不由咂舌,这得吃多久才吃的完啊!

剩下的骨头祁树手起刀落,利索地剁成一小块一小块的放在一起备着,叶飞扬没回弄的排骨不论是烧了吃还是煮了吃味道都很好。剩下的猪头,祁树也没太大犹豫,直接把耳朵先切了,再割出猪头肉,这些东西的味道也是很不错的。

解决完那头大野猪,下午也过了一小半儿了,看着板车上的那几桶还没搬下来的猪内脏,叶飞扬突然觉得压力好大,祁树一个人洗的话洗到天黑也洗不完啊,而这玩意儿不洗又不行。祁树仿佛没考虑这些,又从屋里拿了竹筛子大木盆还有几个空木桶到板车上,推着板车就要出门,转头见叶飞扬也跟了上来,不由皱了皱眉:“你身上那么多伤,去陪吉祥躺会儿休息一下,别跟来了。”

叶飞扬摇头,态度很坚决:“这么多东西,你一个人怎么弄的完,放心啦,我不洗,就端端盆子帮你打打下手还是可以的啊。”祁树的表情透着些许无奈和宠溺,默认了叶飞扬的举动。

路上倒是没看到多少人,估计都在家里处理猪肉顺带休息休息了,毕竟杀野猪也是个辛苦活儿,祁树一路把板车推到小溪边,又往下游的方向走了段距离,眼见就快要出了村子,这才停下来准备洗内脏了。

内脏都是刚从野猪肚子里拿出来的,连带着血水,一桶内脏有一半是血水,叶飞扬看着都有些犯恶心,祁树倒是不在意,把筛子放在小溪的浅水里,然后拿木桶往里面到,血水透过筛子的网孔漏进小溪,瞬间染红了一大片。叶飞扬瞅着周围没人,迅速地进了空间,拿出两双平时干家务用的橡胶手套,递了一双到祁树面前:“祈大哥,把这个带上吧,这种天气手长期浸在水里不好。”

祁树被叶飞扬突然的举动吓了一跳,正要警告他不要在外面随便消失,就看到递到面前薄薄的类似手套的东西,眼里滑过一丝新奇,伸手接过,摸在手里有些凉,很奇怪的触感。叶飞扬示范般在祁树面前带上另外一双,嘴里解释道:“这是我们家乡那边专门用来做家务用的手套,防水又很薄,很好用的。”祁树想说不用,心里却又有些好奇,最终学着叶飞扬的样子戴上了手套,感觉有些奇怪,他试探着伸出手指探进小溪里,冰凉的感觉从指尖划过,却又被一层东西隔开,很新奇的感觉,拿出手,看到那手套上滴着水,并没有渗透过去,想必是真的防水,这倒是个不错的东西。

瞧见祁树露出的惊奇表情,叶飞扬悄悄弯了嘴角,很自然地把竹篓往自己面前拉了点儿,正要伸手去拿里面的内脏就被回过神来的祁树给按住了。叶飞扬立刻露出讨好地笑容:“你也看到了,这手套可以防水,我就帮你收拾收拾猪肝猪肺什么的,不会伤到手的,肠子和肚子你来洗好不好?这样也能快点儿。”

好比叶飞扬对吉祥和小虎崽撒娇卖萌的模样没辙,祁树对叶飞扬这种讨好的模样同样也没辙,对视了片刻便败下阵来,只剩下一句叮嘱:“那就拿些好清洗的。”

“好!”叶飞扬立刻笑弯了眉眼,挨着祁树,两人共着一个竹篓洗内脏。趁着祁树洗肠子的功夫,叶飞扬先拿了几个空的木桶洗干净,然后放在一边备用,然后把猪肝猪肺猪心什么的都分开放了,这些东西可都是好东西啊。古代野猪都是吃天然东西长大的,内脏里面杂七杂八什么都有,但是洗干净了就好了,比现代那些喂饲料的猪要安全的多,不用每次都要次过一次又一次,心里头还是觉得不干净。


回复
1楼2012-01-22 12:16

    喂饱小虎崽,出门还板车和木桶给别人的祁树也会来了,叶飞扬端出方正杰放在锅里温着的菜,虽然已经软塌塌了,但饿极了的两人还是吃的津津有味。

    吃过饭,叶飞扬开始着手卤猪肚子了,老大夫家有两口炤,弄起来就方便多了,先把猪肚子猪肠子放到水里煮着,想了想,把那一对猪耳朵也丢进去了,另一边切了些生姜大蒜葱,再切了点儿辣椒,叶飞扬起初也纳闷老大夫这里居然有辣椒,后来问了才知道原来是给城里人治病得来的。把这些放在锅里爆炒了一会儿,然后加入清水,再放入花椒、桂皮,又加了些酱油,糖,醋,盐巴,还有酒。另外一边的锅已经泛着白沫儿了,叶飞扬把猪肠子猪肚子都捞了出来,放进加了料的锅里,搅动了一番,就盖上盖子让他慢慢煮,另一边的水都倒掉了。方正杰跟在旁边转来转去,叶飞扬失笑:“乖,先去玩会儿,这个还要煮小半个时辰呢。”

    趁着这功夫,叶飞扬溜进屋里,把闹性子的吉祥哄得咯咯笑,叶飞扬知道这次下山太忙了,都没顾得上照顾吉祥,小宝宝对于换环境十分的不适应,再加上亲近的人总不在身边,哭闹是很正常的,叶飞扬亲亲吉祥的脸蛋儿,心里很愧疚:“吉祥宝贝,这几天委屈你了,等忙完了,我一定天天抱着你,还给你做很多好吃的,吉祥乖哦,不生我气哦。”小吉祥吐了几下口水泡泡,象征性地摆了摆脑袋,就攒着叶飞扬的衣领笑开了。

    玩了一会儿,厨房那里传来勾人的香味儿,叶飞扬把吉祥交给祁树,转身去厨房了,方正杰立刻跟了上去,掀开盖子,原本肉色的肠子已经变成了深褐色,散发着阵阵香气,叶飞扬拿了一只筷子伸进锅里戳了戳,卤得正合适,随即夹了一根出来,切出一小块儿尝了尝,味道不错,看到身旁不容忽视的晶亮眼神,叶飞扬笑着又切了一块,塞到小吃货嘴里。

    “大半夜的,你们在偷吃什么呢?”萧三懒洋洋地声音在背后响起,叶飞扬转头就看到他倚在门框,抱着手饶有兴致地望着锅,再往外看,院子里站着的可不是那位老大夫嘛?叶飞扬有些无语,感情都是吃货?他指了指手里的东西:“要不要再吃一顿?我弄几个菜。”

    萧三装模作样地转身看了看天:“今晚夜色不错,弄几碟小菜,再来一壶酒,赏赏月就最好不过了。”

    叶飞扬已经习惯这人的别扭了,嘴馋就嘴馋还要拿月亮当借口,嘴里却应了:“好,你们稍等片刻。”

    萧三满意地点头,潇洒转身,同老大夫一起赏月去了。叶飞扬手脚麻利地捞出锅里的东西拿筛子沥水,挑了些黑木耳和胡萝卜洗干净,又拿了个猪肝,先把猪肝切成片,倒了些酒和醋泡着,洗了几个辣椒切成细丝放在一边备用。把胡萝卜切成片,倒了些油到锅里,烧热之后丢进胡萝卜,爆炒一会儿之后放了些盐巴,再把黑木耳倒进去,炒了几下就出锅了,守在一旁的方正杰立刻偷嘴,没想到黑木耳脆脆的也很好吃呢!

    叶飞扬抽空拍拍方正杰的脑袋:“还不端走。”然后挑出一个猪耳朵,切成薄片,另外拿了几瓣儿蒜剥了皮,用刀拍扁切成小丁,又切了些葱,放到碗里,加点儿糖,滴了几滴酱油,再倒上小半碗醋,拌匀之后把已经冷掉的猪耳朵倒进去,整个儿搅拌均匀,这回叶飞扬自己也没忍住拿了一根放进嘴里,满意的眯了眯眼,味道不错,装进盘子里放到一边。

    锅里的油再次被烧热,叶飞扬把葱蒜丢进去爆香,炒了三五下放进辣椒丝,爆了会儿再把浸泡好了的猪肝放进去,翻炒到熟了起锅。最后又切了小段猪肠子和猪肚子,照例切了两个辣椒一起炒了。

    等叶飞扬把最后一道菜端出去的时候,院子里那张石桌上已经围了一圈儿,连小酒都满上了,叶飞扬瞅了瞅,倒了三杯酒,还好,没他的份儿,他可不会喝酒,连喝啤酒都是三杯倒的那种。

    方正杰端着酒壶问:“叶哥哥,你要喝吗?”

    叶飞扬赶紧摇头:“不用了。”

    说是赏月,可当菜都上桌之后,除了叶飞扬哪里还有人在赏月?都埋头大吃去了,偶尔碰碰杯。想当初,萧三义正言辞死活不肯吃猪内脏,就下午看到生的还一脸嫌弃,如今不照样面不改色一筷子接着一筷子。

    当所有人都一饱口舌之欲的时候,最可怜的要数小吉祥了,只能窝在叶飞扬怀里,闻着香气看着别人吃!甭提有多可怜了。这不,小家伙很快就不乐意,伸着肥嘟嘟的小爪子就要去抓叶飞扬筷子上的东西。几番抢夺均失败之后,小家伙彻底没了耐心,哇的一声委屈得大哭起来,你们这群坏人!不带这么虐待宝宝的!╮(╯▽╰)╭



    回复
    3楼2012-01-22 12:16
      当所有人都一饱口舌之欲的时候,最可怜的要数小吉祥了,只能窝在叶飞扬怀里,闻着香气看着别人吃!甭提有多可怜了。这不,小家伙很快就不乐意,伸着肥嘟嘟的小爪子就要去抓叶飞扬筷子上的东西。几番抢夺均失败之后,小家伙彻底没了耐心,哇的一声委屈得大哭起来,你们这群坏人!不带这么虐待宝宝的!╮(╯▽╰)╭


      回复
      4楼2012-01-23 09:32
        想当初,萧三义正言辞死活不肯吃猪内脏,就下午看到生的还一脸嫌弃,如今不照样面不改色一筷子接着一筷子。




        回复
        6楼2012-01-27 00:37
          谢谢楼主了


          回复
          7楼2012-01-29 19: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