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松间炊烟袅吧 关注:246贴子:4,695
  • 12回复贴,共1

54、改善伙食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收拾完屋子,叶飞扬都快累趴下了,转头见祁树拖了不少松枝在屋子四周生了几堆火,不多时冒出青烟,叶飞扬不知何意,不过也能猜到是为了驱赶那些小动物吧,正想着,就听祁树说:“这样它们就不会再来了。”叶飞扬想了想,也拿了两根松枝去房里点燃了,不多时,四周就充斥着淡淡的松香。

叶飞扬仔细地检查了一遍被子,这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被子上各种小窟窿,连棉絮都不放过,那上面的抓痕十分的明显,他无奈地叹了口气:“祈大哥,这被子没法儿睡了,都快被咬烂了。”祁树闻言,凑过来一瞧,微微蹙起眉头,语气颇有些为难:“这已经是最后的几床棉絮了。”

两人互相看着彼此眼中的无奈,叶飞扬又叹了口气:“反正也没人来,我去空间里拿几床出来先睡着。”

“也好,等开春再去定几床新棉絮。”


回复
1楼2012-01-31 10:26
    “嗯,那这旧的就给虎崽们做个窝吧。”刚说完,两只虎崽子耳朵一竖,迅速地扑过来,两爪子扒拉到棉絮上,只听唰唰几声,棉絮又多了几道伤痕。里面百里透黑的棉絮也被翻了出来。叶飞扬瞅着棉絮黑了线,原本以为那黑色是被蹭黑了,原来是被子本身就这么黑,这得是睡了多少年才能黑到这种程度啊!

    说话间,厨房的热水烧开了,叶飞扬把热水倒进木桶里拎到空间去,这回下山前后都好几天了,因为天冷怕感冒,就只给吉祥匆匆洗过一次,今天得给他好好泡个澡,顺带他跟祁树也要好好洗洗,今晚开始可就要睡他从现代带来的被子了。

    进空间前,叶飞扬看了看四周,安全起见,还是把那板车也一起收进了空间里,要是有动物趁着他们去空间把这也拉走了,那就真是欲哭都无泪了。

    空间里四季恒温,温暖如春,是给吉祥泡澡的最佳场所,搓搓那滑嫩嫩的肌肤,竟然还能搓出奶白色污垢,叶飞扬黑线了,立刻又给吉祥全身上下都搓了一遍,直到把他搓的全身粉红,不住的摆着小胳膊蹬着小腿儿,这才作罢,吉祥柔软的胎发又长长了些许,摸在手心软软的别提有多舒服了。趁着祁树给吉祥擦身子的功夫,叶飞扬去找了些大点儿的婴儿衣服给吉祥,小家伙又张个儿了,之前的衣服都有些小。



    回复
    2楼2012-01-31 10:27
      安顿好吉祥,叶飞扬转身就看着祁树已经脱光了衣服正走进泉水里,古铜色的肌肤纹理流畅紧实刚强,隐隐透着力度,叶飞扬咽了咽口水,十分的羡慕的同时,脑子里没来由地想起前阵子住在老大夫家里的时候夜夜被这具身体抱在怀里的感觉,温暖得有些烫人。片刻后,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的叶飞扬猛的涨红了脸,飞快地转身扑到吉祥面前,正对上吉祥那无辜澄清的黑宝石般的眼睛,顿时有些心虚。这是怎么回事!他喜欢的是女人啊!虽然他是还没谈过恋爱,但他肯定是喜欢女人的!怎么会想祁树想到脸红心跳?!

      转过身去的叶飞扬没有看到身后祁树露出的浅笑,好不容易平静下心跳,身后传来祁树的声音:“飞扬,能帮我搓下背吗?中间好像够不着。”叶飞扬身子一僵,干笑着扭过头:“好。”

      祁树自顾洗着身子,没有去看岸上扭扭捏捏的叶飞扬,耐心地等他下水,这才转身把帕子递给他。叶飞扬一脸严肃,目光死死盯在祁树的后颈上,手上机械地在祁树的后背上下来回搓着。正搓着,就见祁树突然转身,叶飞扬吓得往后一退,手里的帕子掉进水里。

      仿佛没看到叶飞扬吃惊的表情,祁树不紧不慢捞起帕子,憨厚地问道:“我洗好了,帮你也搓搓背吧。”



      回复
      3楼2012-01-31 10:27
        叶飞扬直觉想拒绝,可又觉得太矫情,之前他受伤在床躺了一个多月,都是祁树帮他擦身子,这会儿不过是擦个背而已,没事的!他暗自告诫自己,如烈士般点点头,转过了身,正对上泉水里那一株七彩莲花。

        祁树的手刚一碰上叶飞扬白皙的后背,就见他一僵,笑容不由多了一丝无奈,他淡淡的开口:“飞扬,这株七彩莲花可是宝物?”

        叶飞扬松了口气,有个话题也好,当下把注意力全部放到了面前的莲花上:“我也不知道,起初没有的,就是前阵子突然才长出来的,这一个多月好像都没怎么长大。”

        “宝贝总是需要更多的时间才能成长。”

        叶飞扬点点头:“我觉得也是,反正暂时也用不上,就这么放着呗。”

        “擦好了。”祁树说着,把帕子搭在叶飞扬的肩上,转身离开了池子,叶飞扬顿时松了口气,抓过帕子就开始洗澡,完全没注意到这帕子是刚刚祁树用过的。



        回复
        4楼2012-01-31 10:27
          洗完澡,套上干净衣服,叶飞扬觉得之前的疲惫一扫而光,他甩甩长长不少的头发,去屋里翻了几床被子出来,如今已是深秋,烧着炕的话,铺在床上的不用太多,盖得倒是要大点儿厚点儿,想到祁树,叶飞扬多翻了一床出来,他跟吉祥一床被子,祁树一床被子,这样就不会有事了!反正炕够大!

          祁树看着叶飞扬翻出来的厚厚一堆,二话没说都抱了起来,这才发觉这些棉絮看着那么厚实竟然轻飘飘的,这被子拿手一挥就会掉地上吧?能暖和么?不过祁树并没有说出心中的疑虑,如果半夜叶飞扬冷的话,再抱着他就好了。

          叶飞扬铺好床铺,把吉祥抱出来放到炕上躺好,接着要解决晚饭问题了,蔬菜倒是不缺,就是肉都没了,祁树是个无肉不欢的,而且现在也还是吃蟹的季节,于是叶飞扬又拎着桶带上几根长筷子去小溪里找螃蟹了,站在岸边,他正要挽裤腿就被祁树制止了:“水里寒气重,我来。”见叶飞扬有些不满,又笑着补上一句,“你跟我不一样的,我自幼习武,三九天也泡冷水,早习惯了。”

          “嗯,那你小心点儿。”叶飞扬没跟祁树争,看着他光脚踩在水里,打算等会儿回去煎些水给他泡泡,习武之人是不是都能防寒他是不知道的,但怎么去寒气湿气他还是懂一些的。



          回复
          5楼2012-01-31 10:27
            祁树抓了五只螃蟹,期间还插到两条倒霉的过路鱼,外加几只虾子,听叶飞扬说够了才收了手。

            这青山碧水出来的螃蟹几乎不用怎么清洗,匆匆刷了刷就放到锅里开蒸,这些日子用惯了老大夫家里的双炤孔,冷不丁回到这一个炤孔,着实有些不习惯。叶飞扬又进了趟空间,望着满空间的作物琢磨着给吉祥弄什么吃比较好,翻出育儿经查看食谱,之前那阵子有萧三和方正杰在,叶飞扬一直没找到机会进空间翻食谱,一看之下才发觉吉祥能吃的东西居然多了那么多!难怪吉祥那么委屈!

            仔细地看完食谱,叶飞扬果断地埋首小板车,他记得之前有人送了鸡蛋的,小家伙能吃鸡蛋羹了,还能吃鱼肉,今晚起就给吉祥改善伙食!

            叶飞扬数了数鸡蛋,发现有四十来个,够吉祥吃一阵子了,想了想,又多拿了两个,准备给小虎崽也改善改善伙食。原本打算那两条鱼烤了吃的,想到吉祥能吃鱼了,叶飞扬果断选择清蒸!米糊吉祥吃腻了,那就弄点儿面条吧,今天临时和面估计有点儿不够时间,暂且拿空间里的面条凑数。


            回复
            6楼2012-01-31 10:28
              晚餐算是比较丰盛了,清蒸螃蟹,清蒸鱼,炒了一盘醋溜包心菜,主食是青菜下面条。做好全部的这些,叶飞扬这才把放在一旁的鸡蛋打碎一个在碗里,倒入一小碗的开水,加些盐巴打碎,再放几滴油,放到锅里蒸着,人就在一旁守着,等蒸到鸡蛋刚好凝固的时候立刻就端了出来,这时候的鸡蛋羹最软嫩,适合宝宝吃。屋里,祁树已经抱着吉祥等在一旁了,吉祥看着一桌子丰盛的菜,噗噗吐了好几下口水泡泡,强烈表达了内心的不满。叶飞扬小心地放下手里的鸡蛋羹,笑着刮了刮吉祥的小鼻子:“别噗了,这里有一半儿都是给你做的!”

              趁着鸡蛋羹还没冷,叶飞扬又去厨房,把剩下的两个鸡蛋分别打进两个碗里的小肉块里,搅拌均匀了,拿去给两只小虎崽,它们现在牙齿还不够锋利,肉块儿得适当切碎些,不过比之前只能吃肉末要好多了。

              “咿呀%……”吉祥已经等不及了,不住地挥着小爪子催促叶飞扬快点儿喂食!

              祁树看了眼那鸡蛋羹:“飞扬,吉祥能吃这些?”


              回复
              7楼2012-01-31 10:29
                叶飞扬接过吉祥,笑着点头:“祈大哥你放心吧,我查过育儿经,七个月的宝宝就能开始吃鸡蛋羹了,还有青菜面条,鱼什么的都能吃了,只不过要少量的吃,还要弄碎了才行。”说着,舀了一小勺鸡蛋羹,吹凉了递到吉祥的嘴边,小家伙张嘴嗷呜一口,叶飞扬都听到他那几颗小牙齿碰到勺子的声音了,当下失笑,这小馋鬼!

                祁树听了,点点头,举起筷子把鱼肚子上那两排没刺的肉都夹了出来,用勺子压碎,然后放到叶飞扬面前,笑道:“吉祥馋鱼肉好久了,给他尝尝。”

                这一顿,吉祥吃的满足极了,小半碗鸡蛋,还有小半碗面条,还有鱼肉若干,最后还企图染指桌上的螃蟹,叶飞扬立刻擦擦他的小嘴儿,放到一边躺着去了,小吃货,螃蟹可不能随便吃!

                吃过饭,叶飞扬又烧了锅热水,放了几片生姜进去,等煎开了,倒进木盆里,又滴了些醋进去,端进屋里让祁树泡泡脚,可以去湿气。

                祁树看着面前的木盆,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在叶飞扬的催促下把腿放进去,顿觉一股热气从脚底升起,一路烫进心底。昔日求而不得的温情如今盈盈满满在心间,补上了那空了近三十年的苍白。



                回复
                8楼2012-01-31 10:29
                  祁树表示,很感动!
                  祁树看着面前的木盆,沉默了好一会儿,这才在叶飞扬的催促下把腿放进去,顿觉一股热气从脚底升起,一路烫进心底。昔日求而不得的温情如今盈盈满满在心间,补上了那空了近三十年的苍白。



                  回复
                  9楼2012-01-31 18:09
                    楼主辛苦啦


                    回复
                    10楼2012-01-31 19:03
                      这一顿,吉祥吃的满足极了,小半碗鸡蛋,还有小半碗面条,还有鱼肉若干,最后还企图染指桌上的螃蟹,叶飞扬立刻擦擦他的小嘴儿,放到一边躺着去了,小吃货,螃蟹可不能随便吃!




                      回复
                      11楼2012-02-01 10:15
                        lz辛苦了


                        回复
                        12楼2012-02-02 19:30
                          “咿呀%……”吉祥已经等不及了,不住地挥着小爪子催促叶飞扬快点儿喂食!


                          回复
                          13楼2012-02-05 1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