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松间炊烟袅吧 关注:246贴子:4,695
  • 11回复贴,共1

55、山里寻宝(正文)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许是因为好久没有睡过柔软的羽绒被,感受着久违的现代气息,叶飞扬破天荒的赖床了,明明知道祁树已经起床要去狩猎了,明明昨晚还想着要跟祁树一起上山,眼下却还蹭着被子不舍得睁开眼。就连一向爱抓着他的衣襟睡觉的吉祥也改变了目标,抓着被子了。

祁树看着床上两只的慵懒模样,无声地笑了,弯□子帮他们拢了拢被子,没想到这薄薄轻轻的被子竟然意外的暖和,也没有在夜里被掀翻,又看了他们一会儿,祁树转身拍拍不知何时清醒过来的虎崽,一大两小轻手轻脚地出了门。

于是,叶飞扬心安理得地在暖暖的被窝里一路睡到日上三竿,直到怀里的吉祥饿得忍不住出声抗议,他这才睁开眼,笑着拿手刮了刮吉祥的小鼻子,捏捏他踢个不停的小短腿儿:“饿了吧,我马上去给你弄好吃的!”翻身坐起来,陡然被四周的凉气给刺到了,叶飞扬不由缩了缩脖子,这天是真的变冷了啊。


回复
1楼2012-02-02 10:15
    洗了几个红薯煮了锅红薯汤,拿勺子碾成糊糊给吉祥喂了一小碗,然后把他放在床上拿被子捂好。叶飞扬这才开始干活儿了,听祁树说,冬天的时候,大雪封山,出门都是问题,基本上是猎不到东西的,所以必须要做好过冬准备,虽然空间里有蔬菜瓜果,但空间并不是万能的,有些东西能准备还是都准备了的好。上次辛辛苦苦晒了点儿酸菜和腌萝卜,都被偷吃了个精光,趁着现在天气晴朗,还要再弄上一些才好。

    于是叶飞扬又进了趟空间,收了些白萝卜就出来了,祁树和虎崽子都不在家,他不敢丢吉祥一个人在屋里睡太久。把胡萝卜切切剁剁,正摊开在竹筛子上晒着,就见祁树满载而归,身后那两只小虎崽嘴里叼着一只兔子和一只褐色的不知是什么的动物,看到叶飞扬,立刻欢快的奔过来,献宝似地把嘴里的战利品放到他面前,吼吼叫了两声。如今它们的声音已经不复当初的小猫叫,隐约有些丛林之王的气势了。叶飞扬连忙把胡萝卜条儿挪开了些,怕沾到血渍,伸手挠挠它们的下巴,以示奖励,两只小虎崽蹭了蹭,自觉地去小溪边洗干净毛上的血渍。

    看了眼祁树带回来的猎物,叶飞扬啧啧两声:“今天才去那么会儿,怎么这么多?”

    “大都是掉进陷阱里的,还丢了一些没带回来。”祁树说着,拿了把刀就往小溪边处理猎物去了。


    回复
    2楼2012-02-02 10:16
      吃过午饭,叶飞扬提议道:“虽然我们这里不能养牲畜,我的宝贝空间里可以啊,回头我们去做几个栅栏,再抓点儿活的兔子山鸡的养起来。野猪就不要了,免得跑出来把作物都给弄坏了。”

      “嗯,这样也好,冬天也有新鲜的吃了。”

      叶飞扬连连点头:“对啊对啊,特别是山鸡,要多抓点儿,吉祥现在能吃鸡蛋了,让它们多下蛋。”

      祁树道:“山鸡这会儿不能下蛋了。”

      “为什么?”

      祁树解释道:“山鸡和家养的鸡不同,它们很少下蛋,一般深秋之后就不下蛋了。”叶飞扬微微张了嘴,脸颊有些发烫,他还真不知道这个!祁树见状,淡淡笑了笑:“我原本也不知道,是村里有人养过才知道的。”


      回复
      3楼2012-02-02 10:16
        “哦,我还想每天给吉祥吃点儿鸡蛋呢,那要等明年下山养了鸡才行了。”

        祁树想了想:“村里人送的鸡蛋就先放在你那儿,这几天我再去找些鸟蛋回来。”

        “也好。”叶飞扬应了,又叮嘱一句:“一次拿一两个就够了,别把鸟窝里的蛋都拿光了。”

        祁树的笑容温和醇厚:“好。”

        两人商量完毕,叶飞扬就把睡着的吉祥抱进空间里,然后跟着祁树再次上了山,准备去竹林那边砍点儿竹子跟树木一起做栅栏,顺便再弄点儿竹子到空间里去养着。

        有祁树在身旁带路,叶飞扬毫无压力,一路上看到不少小动物,毛茸茸的尾巴在林木间一闪而过,亮晶晶的小眼睛怯怯的,又带着一丝好奇,叶飞扬认得那是护食的小松鼠,估计严冬将至,小动物们也开始储备粮食了。看到小松鼠手里捧得松子,叶飞扬心里一动,拉着祁树道:“祈大哥,我们也去摘点儿松子吧!”


        回复
        4楼2012-02-02 10:16
          祁树转过头:“你喜欢吃?”

          叶飞扬一愣:“松子吃了对身体好。”

          “那先把竹子弄了,明天再摘,这林子里松子多的很。”

          叶飞扬笑眯眯的点头,他当然知道这里松子多,先前怎么没想到呢!这山里除了松子儿,肯定还有很多其他的好东西,看祁树那样子,估计平日里也不怎么琢磨那些吃的,这些日子要多跟他在山里走动走动,尽量挖掘更多的好东西!

          那一大片竹林对叶飞扬来说已经是很熟悉了,两只小虎崽也同样很熟悉,都不用招呼,自顾地在里面疯跑起来,叶飞扬也不去管它们,跟祁树一道挑选竹子,放进空间里的竹子不比选太粗的,根茎太深又不好挖,反正横竖在空间里都能长的青翠青翠的。


          回复
          5楼2012-02-02 10:17
            祁树手脚麻利,挑着细竹子开挖,挖了五六十棵的样子就收了手,叶飞扬把他挖出来的竹子都弄到空间里的空地上放好,准备等会儿回家再慢慢种。瞅着时间还早,又挖了不少竹笋,老的嫩的都弄了不少,这才作罢,召回小虎崽准备回去,两个小家伙又捕到了一只山鸡,只可惜那山鸡的脖子已经被咬破了,估计活不了多久。自从知道山鸡不能跟母鸡似地每天下蛋之后,叶飞扬对饲养山鸡的兴趣就不怎么大了,这玩意儿飞起来能飞老高,养在空间里绝对不安全。

            回去的路跟来时又有了些不同,地上的落叶铺了厚厚一层,一脚踩下去很深的坑,祁树走了一段,拉住叶飞扬嘘了一声,同时指指上面,叶飞扬顺着他的手望上去,就见茂密的枝叶间似乎有什么东西,仔细一看,那里竟然有个鸟巢,叶飞扬心里一喜,有些跃跃欲试,掏鸟蛋什么的,他还真没干过!祁树瞧着好笑,拍拍他的肩膀示意他在下面呆着,然后拿了把匕首在手,身子一纵,轻轻巧巧顺着树干往上爬。叶飞扬觉得祁树那压根不是在爬树,而是在往树上走,不多时,就见祁树爬到了树顶,过了片刻,他转过身,把手里的深褐色的鸟蛋轻轻挥了挥。叶飞扬顿时笑了起来,运气真不错。



            回复
            6楼2012-02-02 10:17
              祁树迅速落了地,刚把拳头大的鸟蛋递给叶飞扬,头顶就传来尖锐的叫声,叶飞扬抬头就见一直大鸟飞了回来,他一阵心虚,被祁叔拉到一边,那大鸟在树上盘旋了一圈,叫声越来越急切越来越凄厉,不多时,另外一只鸟也叫了起来,随即一只比这个鸟还要大上一些的鸟飞回来了。两只鸟在附近飞来飞去,声音急切,叶飞扬听得难受,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蛋,不知是不是错觉,他觉得蛋似乎自己动了一下,难道里面的小鸟已经成型了?

              祁树原本想拉叶飞扬离开,见他认真的望着蛋,表情似有些懊恼,祁树便停下了动作,站在他身旁,等了没多久,就见叶飞扬抬起头,目光清亮:“祈大哥,这个鸟蛋,还给它们吧,毕竟是它们的孩子呢。”祁树并不意外叶飞扬会这么说,当下点点头,接过蛋正要走出去,却被拉住了,听他又说:“你小心点儿,要不,我们就放在树底下吧?”

              “放心,不会有事的。”拍拍叶飞扬的肩,祁树走到那树下,足下一点,身子轻盈地往树上跃去,看得叶飞扬瞬间睁圆了眼,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轻功?


              回复
              7楼2012-02-02 10:17
                那两只鸟也发现了祁树的身影,尖叫一声齐齐向他俯冲过来,祁树一手扶着树干,一手托起掌心的鸟蛋,那两只鸟立刻顿住了动作,盯着祁树,嘴里发出一声声警告的叫声,祁树慢慢往鸟巢靠近,那两只大鸟立刻飞到了鸟巢上,一副护犊的姿态,祁树慢慢把手伸向鸟巢,两只大鸟一眨不眨盯着祁树的动作,眼看就快要够到鸟巢了,祁树的动作突然加快,迅速把蛋放进了鸟巢,然后不等那两只鸟反应过来,手一松,从树上跳了下来。那两只鸟一击不成,恼羞成怒,正要俯冲下来,却在看到祁树的动作之后,不甘心地飞了回去,叫着盘旋了好一阵。

                叶飞扬看着那两只鸟俯冲下来,那一瞬间有种被盯上的感觉,随即看到祁树举起弓箭对着他们,心里顿时紧张万分,两只虎崽子在前面没看到他们跟上,又蹦跶了回来,瞧见这架势,立刻压低前身,争相咆哮了起来。那两只鸟立刻放弃了盘旋,飞回到鸟巢里,祁树趁机拉起叶飞扬就往走。

                一口气走了好一段距离,祁树才放慢了脚步,察觉与叶飞扬交握的手心里的汗珠,关切地问:“飞扬,你怎么样?”

                叶飞扬微微喘着气,摇了摇头:“我没事,祈大哥,以后别掏鸟蛋了,等年后咱们自己养鸡下蛋给吉祥吃。”



                回复
                8楼2012-02-02 10:17
                  祁树从怀里掏出帕子,擦了擦叶飞扬额上的汗珠,刚刚估计吓得不轻,轻声道:“好,以后不掏鸟蛋。”

                  叶飞扬渐渐平静下来,才发觉跟祁树的亲密姿态,脸一红,连忙后退一步想要退开,就见祁树指着一处:“飞扬,这不是你说的白木耳?”叶飞扬一转头,可不是么!这半截枯木上竟长了不少呢!当下高兴地凑了过去:“是啊,就是这个!这个熬甜汤最好喝了!”

                  祁树跟在叶飞扬身后浅浅地笑着,他一早就知道这里有白木耳,特意带叶飞扬过来的,他喜欢看叶飞扬高兴起来明亮生动的表情,明明是微不足道的事情,在他眼里却是莫大的满足。

                  这半天的功夫挖了一堆竹子竹笋还有白木耳,自然算得上是满载而归,而被遗忘在空间里的吉祥,睡醒之后眨了眨眼,来回翻了翻小身子,四顾无人,顿时没了哭的兴致,抓着枕头边上的拨浪鼓自顾打发起时间。等到小肚皮饿的叫起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不负责任的家长们,吉祥果断丢开手里的拨浪鼓,哇啊的大哭起来,声音好不委屈!



                  回复
                  9楼2012-02-02 10:18
                    谢谢楼主啦,手打辛苦了
                    话说,吉祥吉祥的,我老听着像吉祥物啊


                    回复
                    10楼2012-02-02 20:41
                      吉祥,睡醒之后眨了眨眼,来回翻了翻小身子,四顾无人,顿时没了哭的兴致,抓着枕头边上的拨浪鼓自顾打发起时间。等到小肚皮饿的叫起来的时候,终于看到了不负责任的家长们,吉祥果断丢开手里的拨浪鼓,哇啊的大哭起来,声音好不委屈!



                      回复
                      11楼2012-02-02 21:06
                        叶飞扬在黑暗中睁圆了眼,睡毛线啊睡!谁来告诉他为什么他心跳那么快啊!


                        回复
                        12楼2012-02-05 1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