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松间炊烟袅吧 关注:246贴子:4,695
  • 16回复贴,共1

57,遭遇黑熊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由于夜里僵着身子直到大半夜才睡着,叶飞扬一早毫无意外地继续赖床了,祁树照例轻手轻脚地离开,吉祥照例在饿醒了之后大声提醒懒惰家长的失职行为,叶飞扬照例在清醒之后给了吉祥一个早安吻:“吉祥乖,不哭不哭,我马上去给你弄吃的。”

看看天色,知道吉祥已经快要饿过头了,叶飞扬连忙起身,先冲了小瓶牛奶给吉祥垫垫肚子,吉祥咕噜咕噜没一会儿就吃了个精光,咂咂小嘴儿继续叫嚷,肚子还没饱呢。叶飞扬从空间里拿了个鸡蛋出来打碎蒸了,又给吉祥喂了半碗才终于让他满意了。看着小家伙吃饱喝足咯咯笑的灿烂,时不时还露出个小酒窝,叶飞扬也笑了,自从开始吃辅食,吉祥的胃口就大了起来,吃的比以前要多上一倍,虽说小宝宝能吃是福,但有时候他真担心小家伙会吃撑,不过看吉祥睡得好而大小便也都很正常,也就渐渐放下心来。

鸡蛋羹不能剩,叶飞扬就把剩下的半碗都吃了。原本想把吉祥再哄睡着了好做事,可小家伙却不肯睡,被抱在怀里就抓着叶飞扬的衣襟咿呀说着别人听不懂的话,一放到床上就咧开嘴开始哭,叶飞扬无奈,只得把空间里的婴儿车拉出来,把吉祥放到里面,小家伙不肯躺着,于是叶飞扬在他身后塞上小被子和枕头,让他靠坐在车里,这才让他满意了。


回复
1楼2012-02-06 13:02
    祁树放下猎物,把两只活兔子单独放到一边,扬声冲屋外道:“飞扬,我今天抓了两只活兔子,等会儿去圈一块地养起来。”

    叶飞扬一听,连忙抱着吉祥跑进厨房:“我看看!”说着,把吉祥塞给一旁的祁树,蹲□子打量那两只兔子,跟家养的白嫩兔子完全不同,这两只兔子个头要偏大一些,耳朵也要长一些,身上的毛色大体为棕褐色,期间参杂着不少白色,而腹部的毛则是雪白,看着就想揉揉,大概是因为四条腿被绑着,两只小家伙这会儿正躺在地上瑟瑟发抖。叶飞扬伸手本想轻轻摸摸它们,却还没来得及碰上,就见它们身子一抖,似乎很害怕。

    祁树在他身旁道:“它们是被虎崽子吓倒了,等会儿放到里面去就好了。”

    “那就好,它们没受伤吧?”

    “没,是我亲自抓的,不过两只都是母兔。”

    叶飞扬站起身,笑道:“没关系,总能抓到公兔的。”



    回复
    3楼2012-02-06 13:02
      见面前的人似乎不再别扭了,祁树也淡淡地笑了,不着痕迹地抛下饵:“等会儿还跟我去上山吗?”

      叶飞扬乖乖上钩:“去!我先去做饭,吃完了就动身!今天还要去摘松子儿呢!”

      吉祥眨了眨乌黑圆溜的大眼睛,看看叶飞扬忙碌的背影,再看看笑得不再温厚纯良的祁树,默默扭过头去,下午他又要一个人被丢在那地方睡觉了,这样下去,他会成为年龄最小的忧郁症宝宝!一定会的!(>_<)

      通过这阵子,祁树已经大致能把握叶飞扬的喜好了,他对大鱼大肉似乎并没有太大兴趣,倒是对各种蔬菜瓜果兴趣浓厚,看他宝贝空间里的东西就知道,特别是那些奇奇怪怪味道并不怎么样的果子,所幸,这大山里,最不缺的就是这些东西。

      吃过饭,吉祥怀着不满的情绪进入了梦乡,叶飞扬亲亲他的小脸蛋儿,把他放进婴儿车里。对于两只兔子的安置问题,叶飞扬有些犹豫,想把它们的绳子解开,不过祁树制止了他的行为:“飞扬,别小看野兔,这小畜生一下午的时间足够把你这里弄乱,别忘了还有吉祥在睡着。”叶飞扬一听,立刻打消了念头,野生的动物确实都不怎么乖顺,当下道:“那等我们回来圈个小窝给它们。”

      “好,等会儿看能不能再抓几只。”


      回复
      4楼2012-02-06 13:03
        两人边说边往山里走,两只虎崽子前面开路,它们的个头窜得很快,在祁树有意的培养下,捕猎的本领也渐渐增强,如今碰到小只的猎物都能成功捕获,不过大都被它们咬死了,还没有活捉猎物的能力。叶飞扬看着它们越来越有百兽之王的气势,心里高兴的同时也有些伤感,这个冬天过了,就要放它们回山里了,真的很不舍得,起初抱回来的时候两只看起来差不多,现在叶飞扬只要一眼就能分辨出它们到底谁是谁,之所以没给它们起名字,也是不想把它们当宠物养,只是有些事终究是不受控制的,这几个月来,叶飞扬对它们的照顾也就仅仅比吉祥少那么一点儿了,真不知道等放虎归山的那天,心里会难受成什么样。叶飞扬甩甩脑袋,不愿再去想这事儿,至少还有几个月不是吗?

        祁树依着记忆带叶飞扬去找那些他可能会喜欢的树木果子,看着叶飞扬惊喜的表情,他的心情也十分的愉悦。

        “这里有几颗板栗树,你看要不要摘点儿?”祁树指着不远处那几颗高大粗壮的果树,远远的就能看到枝头挂着一丛丛毛茸茸的可爱的小果子,那毛茸茸的果子颜色各异,有些还是青绿色,有些已经裂开小口子,隐约能看见里面棕红色的板栗,还有些已经是深褐色了,口子也长得很大,伸手就能拿出里面的板栗。

        叶飞扬小跑着过去,这几棵板栗树十分的粗壮,一看就知道年岁很久,树下四处散落着板栗,一不小心就踩着了,还有些被剥了壳儿的,想必是小动物们寻来吃了。想到板栗的种种好滋味,叶飞扬咽了咽口水,回头冲祁树招手:“祈大哥,快过来,多摘点儿!”



        回复
        5楼2012-02-06 13:03
          叶飞扬笑眯眯地把最后一篮子丢进空间里,点头道:“嗯,我们再去别的地方。祈大哥,还有什么好东西吗?”

          祁树笑道:“东西有很多,不过我不知道好不好吃,带你去就知道了。”

          叶飞扬想了想,还是忍不住问:“那,有没有野蜂蜜什么的?我知道蜜蜂很难对付,要是危险的话就算了。”

          “想吃蜂蜜?”

          叶飞扬脸一红,顿觉不好意思:“那个,也不是很想,不过蜂蜜炒板栗很好吃!还可以炖雪梨,还有……”说到后面,发现祁树的笑容深了些,叶飞扬呐呐地收了声。

          看着面前人可爱的模样,祁树差点儿抑制不住笑意,他觉得自己似乎有些明白为什么叶飞扬烧的一手好吃的,还想着将来去开家酒楼。他稍费了些力气压下上扬的唇角,轻笑道:“蜂窝要晚上捅比较好,不过这个时节倒也不分白昼,这附近好像就有一个蜂巢,我们去看看。”


          回复
          7楼2012-02-06 13:03
            “嗯。”叶飞扬低低应了一声,乖乖跟着祁树走。

            祁树突然问道:“飞扬,你在家乡可有说亲?”

            “嗯?你说成亲?没,我们家乡人成亲都很晚,男女三十岁结婚都是正常。”

            祁树点点头:“那你父母没有提前帮你定下亲事?”

            叶飞扬摇摇头:“我们那儿都是自由恋爱,自己找到喜欢的人告知父母然后结婚。”

            “如此甚好。”

            叶飞扬纳闷地看了眼祁树,怎么突然问这个。

            走了一会儿,祁树又问道:“飞扬,你可有爱恋之人?”


            回复
            8楼2012-02-06 13:04
              到了此刻,叶飞扬再白目也觉着祁树有些不对劲儿了,他仔细想了想,莫非祁树是想起那人了?所以想找人倾诉?他努力忽略心里泛起的那一丝酸涩,认真回道:“我还没遇到,之前一直都在读书,没考虑到这些。祈大哥,你是不是想起什么人了?”

              祁树一愣,随即明白叶飞扬是误会了,当下也不做解释,只略微摇了摇头,他对那人的感情,起初定然是喜欢的,只不过守了他十年,固执了十年,到底固执的是情,还是自责,他如今当真有些分不清了。不过他也不愿再去细细分清,逝者已矣,他若又要去想通这其间的事,也许又会有了另一个执念,倒不如如叶飞扬所说,在心底记着昔日的美好,独成一片风景。如今他想要的,无非是和眼前的人,在这山野小村,平静温馨的过下去。

              叶飞扬暗自懊恼,真是的,又说错话了,祁树不提他干嘛要提呢!又惹人他难过了,可心里怎么觉得更难过呢?

              两人默默的走了一段,叶飞扬突然被祁树抓住了手,他困惑地抬头看他,只见他面色严肃:“前面有熊瞎子!”几乎在同一时刻,虎崽子的咆哮响起,紧随而至的是熊的叫声,叶飞扬的心瞬间收紧,只听祁树在旁边吩咐:“你去空间里呆着,过会儿再出来。”



              回复
              9楼2012-02-06 13:04
                “不!我离远点儿看着你们,有危险我再躲进去!”上次祁树一个人面对老虎,最后重伤在地的情形叶飞扬再也不想看到了。

                祁树看了眼叶飞扬,低声道:“你千万要小心!”说着,松开手取下背上的弓,朝着前面冲了过去。

                叶飞扬往前追了几步,面前都是树木杂草,看不仔细,他不敢靠的太近,左右看了看,钻进空间里拿了望远镜,然后抱住了一棵笔直的树干,开始往上爬。才爬到一半就听到熊的咆哮,随即感觉到身旁的树都抖了抖。叶飞扬心里一惊,拿起望远镜就去看,不远处有一只黑熊,站起来并不太高,但是看起来很壮实,脑袋又宽又圆,颈部还有长长的鬃毛,让它发疯的原因是它的一只眼睛上插着一支箭,射进了很深一部分,这会儿已经快要发疯了,不住的撞身旁的树。叶飞扬转动视角,看到两只虎崽子就在黑熊身旁不远处,压低身子盯着那黑熊,再不远处是祁树。叶飞扬看得十分紧张,黑熊并不好对付,有时候连成年老虎都不是它的对手,怎么会碰上黑熊了呢!这会儿已经快入冬了,熊不是都要准备冬眠了吗?

                不断转换视角盯着那一片,叶飞扬冷不丁看到一个眼熟的东西,树下那玩意儿不是蜂窝么!难道那黑熊也是来掏蜂蜜吃的?不是吧!那之所以会碰上这黑熊,是因为他说要吃蜂蜜?


                回复
                10楼2012-02-06 13:04
                  叶飞扬在这头胡思乱想,祁树在那边也没闲着,黑熊不比老虎,根本近不得身,并不好对付,这个时候的尤其不好对付,连日进食,膘肥体重,就等着冬眠了,毛多肉厚,就算是弓箭射上去也不一定能伤到内脏,祁树并没有十足的把握在不受伤的情况下猎到这头熊,原本想趁着它受伤带虎崽子离开,可是两只虎崽子并不肯走,死死咬着这黑熊不放,他不能丢下它们不管。拉紧弓,静静等着发疯的黑熊转身,如今黑熊的弱点都在头部,如果射中它的双眼,虎崽子或许有机会攻击到它。

                  不多时,黑熊嗷的惨叫一声,脑袋又中了一箭,它甚至都没有找到攻击它的敌人!两只虎崽子趁机一跃而起,其中一只咬住了黑熊的脖子,可是下一刻,却被黑熊一爪子拍飞,叶飞扬心里一颤,熊掌上五个长着尖利爪钩的脚趾,这么一掌拍下去虎崽子哪里受得住,叶飞扬急忙转动视线,果不其然,看到刚从地上爬起来的虎崽子侧身有五条触目惊心的血痕。

                  失去视线的黑熊已经疯了,一路横冲直撞,嗷嗷直叫,叶飞扬只觉得整个大地都在震动,心里担心虎崽的伤,叶飞扬一咬牙从树上下来,往祁树的方向跑过去。祁树时不时往黑熊身上射上一箭,嘴里喊着那两只虎崽回来,效果却并不大,虎崽们似乎被激起了血性,低吼着不住地攻击黑熊,只不过学乖了,并没有咬着不放,而是狠狠挠一爪子就推开,实际上,那爪子对黑熊来说,伤害并不大。



                  回复
                  11楼2012-02-06 13:04
                    祁树心里有些着急,他担心两只虎崽子再被黑熊拍上,刚刚那只虎崽身上的伤并不轻,不一定经得起第二下,这时,身后的叶飞扬居然跑了过来,他不由怒斥:“飞扬,你来做什么!离远点儿!”

                    叶飞扬满脸焦急:“虎崽子身上流了好多血,得让它们回来,不然会出事的!”

                    “它们被黑熊激怒了,叫不回来。”

                    叶飞扬跺了跺脚,冲着虎崽大声喊:“你们回来!”然而他的声音在咆哮中显得那么微不足道,愤怒中的虎崽们直接无视了。叶飞扬看向祁树:“现在怎么办?”

                    “尽快杀死熊瞎子!你跟好我,别乱跑,不对劲你就进空间!”祁树叮嘱完,又抽了支箭,朝着前面追了过去,两只虎崽子已经跟着黑熊跑了一段距离,祁树在这附近挖了一个陷阱,如果能把黑熊引过去是最好。

                    祁树的动作很快,叶飞扬跟得有些吃力,前面的咆哮丝毫不见减弱,叶飞扬抖着唇不住地祈祷,千万别出事!



                    回复
                    12楼2012-02-06 13:05
                      突然,祁树停下了脚步,重新背上弓箭,看到叶飞扬过来,轻轻笑了笑:“虎崽们把黑熊引到陷阱里去了。”叶飞扬顺着他的手指望过去,两只虎崽们正在前面不远处来回徘徊,身上带着点点血渍,其中一只受伤严重,身侧一片鲜红。

                      黑熊是迎面掉进陷阱的,射在身上的箭支因为它的体重直接刺穿了几支,叶飞扬看了一眼就收回了视线。拉着祁树和两只虎崽子进了空间。

                      “你照顾它们,我去拿药。”叶飞扬飞快地跑到石屋里,把吉祥推到屋里面,拿出医药箱和毛巾跑出来。

                      祁树安抚虎崽子侧躺下,吩咐道:“飞扬,把衣服脱了,去池底挖些淤泥上来。”

                      叶飞扬只愣了片刻,立刻照办,他记得动物有泥浆疗法,据说是受了伤用泥浆把伤口封住来止血防感染,不过,难道泥巴本身就没有细菌会感染伤口吗?

                      受伤的虎崽子乖乖躺着,低声叫唤着,另一只虎崽一下一下舔着它,祁树把泥浆糊在它身上,顺了顺它的脖子,吩咐道:“躺着别动,我去给你们找药来。”


                      回复
                      13楼2012-02-06 13:05
                        自己顶


                        回复
                        15楼2012-02-06 13:12


                          回复
                          16楼2012-02-06 13:36
                            祁树淡淡道:“飞扬,你若想放虎归山,就必须要让它们明白这山林的残酷。今天的伤实在算不得什么,若不是怕你心疼,让它们自己去处理或许会更好。”


                            回复
                            17楼2012-02-07 11:21
                              “今日你怕它们受伤让它们远离危险,他日他们或许连受伤的机会都没有。”




                              回复
                              18楼2012-02-07 13:53



                                回复
                                19楼2012-02-07 22:01



                                  回复
                                  20楼2012-02-13 13: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