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松间炊烟袅吧 关注:246贴子:4,695
  • 11回复贴,共1

60、立冬下雪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连绵的大雨终于停了,叶飞扬悄悄松了口气,天晴了祁树就要出去打猎了,他可以有小半天的时间来考虑一直没来及考虑的问题了。当下心情愉悦地哼着歌儿打算去小溪边洗碗去,然而才走出屋子,一脚就踏进了泥泞里,他踮起脚想要往回退,结果脚下一滑,身子不受控制往后仰去,叶飞扬几乎下意识地喊了句:“祈大哥!”

祁树从屋里蹿出来接住叶飞扬的身子,另一只手还抱着咯咯笑的吉祥,叮嘱道:“下了这么多天的雨,路不好走,小心点,碗放着我去洗。”

“不用了,我去厨房洗。”叶飞扬微红着脸走开了。祁树看着他的背影浅浅笑着,吉祥抓着祁树的衣襟,大眼睛眨了眨,也咧开小嘴儿笑得灿烂。

虽然出了太阳,但如祁树所说,山里都是泥,不晒个几天完全没法儿走路,往日枯叶山里的枯叶都能淹没膝盖,这会儿估计一脚踩进去就成了泥巴能淹没膝盖了。

不过,天晴了终归还是好的,叶飞扬把空间里前阵子弄回来的野核桃拿了些出来,放在屋檐下晾晒,原本以为可以在空间里晾干的,却没想晾了好几天,色泽依旧水润鲜亮,丝毫没有半点干的迹象,而野核桃也要晒干了部分水分才好吃的。


回复
1楼2012-02-13 11:00
    空间经过叶飞扬和祁树的整理,已经大变样了,也腾了不少空地出来,祁树也因此尝到了各种新奇的果子,那全身是刺,吃起来格外麻烦的菠萝,不用盐水泡着吃了还会涩舌头。还有那芒果,果肉多汁,鲜美可口,一个果子竟然能同时尝到桃、杏、李和苹果的滋味,当真是稀罕之物,还有那哈密瓜,味如香梨,鲜甜脆嫩,味道香甜,夹杂着奶香果香和酒香,最吃惊的是那榴莲,外表丑陋,气味奇臭无比,果实的味道竟然出奇的好。还有其他不少只有宫里才有的贡品,甚至连他国进贡来的果子都有。祁树对叶飞扬口里那个什么都有的家乡越来越好奇了,莫非叶飞扬来自某个仙家之地?因为四周都是仙人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多奇特?

    空间带来的惊喜并没有影响祁树对叶飞扬的态度,面前的这个人,独特却不自知,温柔善良爱脸红,时而胆小时而胆大,劝他时可以说出天下有难匹夫有责,对着吉祥时甚至会做出爬行示范这类幼稚的举动,祁树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已经不再噩梦失眠,眼里心里总是叶飞扬的身影,对他的每一个神情都了熟于心,竟找不出半点讨厌的地方。若当初还有些不确定,但如今,祁树早已明白自己的心意,对于叶飞扬,他志在必得。

    而那位被盯上的叶飞扬,此刻依然懵懵懂懂,如乌龟般不去想那隐约有些不对劲儿的事,这就注定了他将来一生的被动。


    回复
    2楼2012-02-13 11:01
      吃饭的时候,吉祥冷不丁打了个喷嚏,紧接着又打了两个,叶飞扬立刻警觉起来,该不会是受了凉吧!当下连忙把吉祥塞进柔软的被子里,只留下小小的脸蛋儿,同时催促祁树再给炕里添点儿柴火。

      叶飞扬看着正对着炕头的房门微微蹙眉:“祈大哥,这门一开,风就会进来吹到吉祥,天气越来越冷,我怕吉祥会被吹病。”

      祁树沉吟片刻点头道:“确实,得想个法子才行。”

      “要不做个屏风吧?做个屏风挡在这里!”

      祁树笑道:“这倒是个好主意。”

      吉祥咿呀抗议了几声,奈何人微言轻,被果断无视了,当下委屈地撇着嘴角,他不要屏风!他不要只能看到木头!他要看外面的风景!不让他看的话他一定会得忧郁症的!一定会的!(>_<)



      回复
      3楼2012-02-13 11:01
        说到屏风,叶飞扬空间里其实也有一个,不过那是玻璃的,鉴于他曾经看过的一个帖子,据说夜里不能对着镜子,这样容易看到不该看到的东西,玻璃从某种程度来说也是镜子,所以叶飞扬才建议祁树找木头再做一个。

        这屏风说来容易,做起来颇费了番功夫,祁树虽然懂很多,但他不是万能的,叶飞扬的空间里藏书虽多,却也没有教怎么做屏风的,于是两人研究了许久依然没弄出理想中的屏风之后,不得不放弃了。最后,叶飞扬还是把他空间里的那个玻璃屏风搬出来了,然后把祁树的旧床单铺在上面,在两边分别放了四个凳子压住床单的四角。

        吉祥歪着脑袋看着杵在炕边上那个黑乎乎的大块头,伤心地扭过头,这样一定会做恶梦的!

        日子又回到了最初,祁树出门打猎,叶飞扬在家里准备过冬的物资,因为天气渐渐寒冷,祁树每天带着虎崽子出门的时间拉长了,对猎物也不再手软,尽可能多的带回猎物,以往他一个人,偶尔饿一下也没关系,但现在多了这么多张嘴,虎崽跟吉祥是绝对饿不得的,叶飞扬同样也不能饿着。

        对于祁叔带回来的肉,叶飞扬腌渍了一小部分,其余大部分都洗干净装进大缸放在空间里存着,反正不会坏掉。另外还去小溪里捞了不少鱼出来,过冬哪能没有咸鱼腊肉呢?

        不知不觉间,第一场雪莹莹白白飘下来,立冬了。


        回复
        4楼2012-02-13 11:01
          以往在家的时候,节假日太多,传统的,国外的,从来没觉得立冬有什么特别,然而到了这里,二十四节气反而成了比较重要的节点了,对此,叶飞扬没有丝毫的意见,人们生活,总需要给自己找到可以休息放松的理由。所以这天,叶飞扬叮嘱祁树早点儿回来,他自己则一早给吉祥洗了个澡,换了身新衣服,他自己也没落下。吉祥穿着可爱的兔子棉衣,眨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可爱得无以复加。

          叶飞扬跑到屋外,仰起脸感受雪花落在脸上冰凉的感觉,他在现代所处的城市,好多年都见不到一场大雪,他甚至都没有机会验证雪花到底是不是六菱形,他像个孩子似地站在雪中傻笑,过了好一会儿才依依不舍地回屋,挽起袖子开始干活儿。

          中国人的节日自古都是以吃为主,一家人团团圆圆,围在一起吃吃喝喝,立冬也不例外,饺子是必须的,其他的也要弄上丰盛的一桌才行。祁树早上离开的时候说等他回来再和面,叶飞扬就先准备其他的,饺子馅儿有很多种,为了照顾吉祥,叶飞扬剁了些鸡胸肉,然后拿了个香菇,剁得碎碎的,和鸡胸肉搅拌在一起,另外又准备一份猪肉,香菇,包心菜的馅儿。本来还想再弄点儿其他口味的,但想着就他跟祁树两个人吃,弄太多浪费。鱼是必须的,为了吉祥等会儿要清蒸了吃,鸡嘛,就拿松枝儿烤了吃,嗯,还有蔬菜也不能少,再做点儿其他小点心,一面想,一面拿出材料来洗,时不时还要去趟房间里,看看吉祥有没有乖乖躺在床上。



          回复
          5楼2012-02-13 11:02
            祁树回来的时候,老远就看到烟囱里炊烟袅袅,因捕猎染了些狠戾的眉眼顿时柔软了下来,快步朝那温暖的地方走了过去。

            这山里下雪可真是冷,虽然炤里生着火熬着汤,叶飞扬也一直在忙碌,身上倒是暖融融的,手指却红彤彤的,因冷水洗多了而有些凉,正拿到嘴边呵了口气,就感觉身后一股子凉意靠近,他转过身就看到祁树带着一身雪回来了,他笑着迎上去:“回来啦?先去洗个澡吧,我和吉祥都洗过了,我带你和虎崽子去空间?”

            祁树冷不丁握住叶飞扬的手,轻轻揉搓着他冰凉的指尖,笑道:“不用了,我们去小溪边洗。”

            叶飞扬脸上发烧,直觉想要抽回手,去被祁树握的更紧了,耳根渐渐泛起红润,心跳迅速加快,他没敢去看祁树的眼睛,嚅嗫着:“那个,祁大哥,我不冷,那个,你去洗澡吧。”

            “嗯。”祁树应了声,手却没松,依然不紧不慢地揉搓着,直到叶飞扬的手整个暖和起来了,这才放开:“我先去洗澡,时候还早,你去看看吉祥,等会儿我来帮忙再做饭。”

            叶飞扬立刻点头,几乎落荒而逃,祁树看着他的背影,勾唇轻笑:时候差不多了。



            回复
            6楼2012-02-13 11:02
              吉祥睡了饱饱一觉,睁开眼就看到叶飞扬,顿时小心肝儿乐颠颠,冲着叶飞扬就张开小手臂,咿呀叫着,露出几颗小白牙,孰料,这亲近的举动竟然没有得到回应,手臂都举酸了居然也没被抱起来,吉祥的一颗小玻璃心立刻碎了一地,他撇了撇嘴角,吐了好几个口水泡泡都压不下心里的委屈,终于决定爆发出来,哇啊的一声哭得那叫一个惊天动地!

              叶飞扬正坐在炕头发愣,冷不丁被吉祥的哭声惊回神,连忙抱起软乎乎的吉祥哄了起来:“吉祥乖,不哭不哭,是不是饿了?”

              吉祥的哭声顿时更大了,这家长太不负责了,难道他以为只需要喂饱他的肚子就够了吗?小宝宝敏感的内心同样很重要的好不好!

              叶飞扬哄了半天吉祥都没有妥协的迹象,可仔细看他的眼睛,又找不出一丝眼泪,于是他知道这是小家伙闹性子了,他颇为无奈地亲了亲吉祥的小脸蛋儿,拿斗篷披在他身上,抱着他绕过屏风往屋外走,也许下雪能哄住他。



              回复
              7楼2012-02-13 11:03
                果不其然,刚出门,小家伙就不闹腾了,小爪子不甘心地从斗篷里伸出来,想要去抓雪花儿,抓到一个立刻献宝似地伸到叶飞扬眼前,叶飞扬笑着亲了亲他嫩嫩的小手,目光不经意飘远,瞄到小溪边那个身影,小麦色的肌肤在这一片雪白之中十分的明显,两只虎崽在他身边转来转去,嬉笑打闹,水花溅起老高,他也不在意,自顾不紧不慢地洗着,弯腰再起身,再弯腰,叶飞扬看得有些入迷,冷不丁,祁树转了个身,正对上叶飞扬的眼,叶飞扬当场被抓包,立刻红着脸转开视线,明明现在光着身子的是祁树,为什么他反而有种被看光了的错觉!

                吉祥很不满,他才抓了三片雪花就被叶飞扬给抱回到屋里了,怎么能这样!小宝宝的喜好是不能被强行遏制的,这样不利于宝宝身心健康发展,那些变态杀手不都是因为小时候过于悲惨吗!(╮(╯▽╰)╭,小吉祥,貌似你离悲惨还差十万八千个十万八千里好不好!)

                祁树同虎崽子一道进屋,看着虎崽们欢快地扑到叶飞扬膝下撒娇,笑着走了过去抱起嘴巴翘得都可以挂个勺子的吉祥,亲了两下脸蛋儿,笑着问:“吉祥怎么不开心?”

                吉祥立刻咿呀叫唤起来,伸出小爪子指向门外,小身子也不住往那边扭,强烈表达出内心的意愿,祁树笑得宠溺:“好,带吉祥出去玩儿。”说着,看向一直埋着头装鸵鸟的叶飞扬,问道,“飞扬,难得下了雪,我们带吉祥出去玩会儿。”



                回复
                8楼2012-02-13 11:03
                  叶飞扬啄了啄脑袋:“好。”

                  说是玩儿,其实也就是抱着吉祥站在雪地里,任由他乐滋滋地抓雪花玩,叶飞扬只默默站了一会儿,就忍不住伸手拍掉落在吉祥身上的雪花儿,顺带也把祁树身上的拍掉了,祁树装作不在意,一心陪着吉祥一起抓雪花儿。

                  这么傻站了好一会儿,叶飞扬都觉得有些冷了,祁树突然握着他的手,牵着他转身回屋了,嘴里却在哄着吉祥:“吉祥该吃饭了,等下午再玩儿,乖。”叶飞扬跟在身后,莫名地生出些懊恼,祁树最近时不时做些让他误会的举动,却又从来不说什么,到底是想怎样!他心里不是很喜欢那个人吗?

                  把吉祥放到炕上,两只虎崽偎在炕头,祁树又牵着叶飞扬去了厨房,叶飞扬忍不住甩开手:“我又不是吉祥,自己会走。”

                  祁树仿佛没察觉到他的不满,憨厚道:“我看你手太凉了,想帮你暖暖。”

                  叶飞扬愣住了,原来祁树是怕他冷!难怪晚上睡觉也是靠着他,这样一想,叶飞扬释然了,可心里却又弥漫着一股子淡淡的说不出道不明的情绪,似有些失望,有些酸涩,又有些嗔怒,交织在一起,堵得有些难受。



                  回复
                  9楼2012-02-13 11:03
                    ,莫非叶飞扬来自某个仙家之地?因为四周都是仙人所以并不知道自己多奇特?



                    回复
                    10楼2012-02-13 12: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