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落松间炊烟袅吧 关注:246贴子:4,695
  • 10回复贴,共1

64、差点失口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叶飞扬一直都觉得,人类的适应能力是无与伦比的,比如他被一场火灾烧到这个世界,才几个月就适应了没水没电没电脑的日子;比如他玩雪伤到眼睛,这不才两天,就已经习惯了被祁树当吉祥一般照顾,起床穿衣,吃饭喂食,饭后牵着散步,三急时解腰带,甚至睡觉时不靠着他的胸膛就睡不安心!这适应的也太快了吧!前几天酒后告白带来的尴尬早就被冲到九霄云外散的没边儿了。

闭着眼睛,抱着怀里软软的透着奶香味儿的吉祥,整天无所事事的叶飞扬开始胡思乱想了,默默地叹了口气,不知不觉间,对祁树的依赖越来越强了,这不算是好事儿吧?万一将来他喜欢别人了,这可怎么办?想到那情形,叶飞扬觉得心里堵得慌,

“醒了?在想什么?”祁树的声音就在耳边。


回复
1楼2012-02-19 19:58
    祁树原本只打算亲一下,可看到眼前那微微开启的薄唇,当下毫不犹豫地含住了,舌尖匆匆在唇瓣上滑了一趟就探了进去,没了那晚微香醉人的葡萄酒味道,却多了一丝淡淡的奶香,和某小家伙身上的味道一样,看来没少亲了去,祁树微微眯了眯眼,抓了叶飞扬怀里的吉祥的衣襟放到一旁的被子里,顺手揽住叶飞扬往怀里拉了拉,加深了这个吻。

    叶飞扬渐渐仰起头,口腔上颚被舔过的时候,一股酥酥麻麻的滋味从脊椎尖腾起,瞬间流过全身,这滋味陌生却又熟悉,舌头被灵巧的缠住,力道却渐渐加重,暧昧又色、情,叶飞扬只觉得胸口越来越闷,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眼看就要承受不住,唇舌终于被放开了。

    祁树抱着叶飞扬,人并没有退开,暗哑的嗓音透着意犹未尽的暧昧:“飞扬,讨厌我这样对你吗?”

    叶飞扬大口喘着气,听到这问话,羞愧不已,这种事儿哪有拿出来说的!讨厌的话会被吻到不知道东南西北吗?可这话是绝对不能跟祁树说的!此刻脑袋已经是浆糊一片的叶飞扬没有留意到眼前的祁树和平时温和憨厚的模样有多大的不同,简直就是腹黑附身了!


    回复
    3楼2012-02-19 19:59
      将叶飞扬此刻的反应一点不落的看在眼里,祁树十分满意,看来那个小柜子里的书还是有点道理的,那详细的亲吻技巧暂且不提,光是对待别扭受,乘其不意来点儿半强制的亲密,能够加快感情进程,早日得手的提议就相当不错。

      就在祁树打算再接再厉再亲一下的时候,吉祥洪亮的哭声在耳畔响起,看着叶飞扬迅速弯身抱起来吉祥,祁树眼底迅速地闪过一丝遗憾,这小家伙……

      叶飞扬抱着吉祥哄,嘴唇都没离开过他的脸蛋儿,只想借着吉祥来摆脱祁树带来的震撼,心里有些不明白,前几天不是还说就当他没说过吗?怎么才这几天,就改变主意了。还有,那高端的接吻技巧是怎么回事!难道是十年前练得至今还很熟悉?(喂喂,这思考方向错了吧……)

      吉祥是相当的愤慨,在叶飞扬的怀里睡得好端端的,居然就这么被丢到一边,连被子挡住了他的脑袋都没注意!半天都没人来安慰一下,这家长当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再想想这几天顿顿都吃的难吃的食物,小吉祥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他才不要当家长们**的牺牲品!


      回复
      4楼2012-02-19 20:00
        哭得抽抽搭搭的吉祥最终成功争取到了比原有的更上一层楼的福利待遇,红着眼圈儿满意地窝在叶飞扬怀里打着小嗝儿。叶飞扬心疼地擦去吉祥脸上睫毛上的眼泪,准备给他弄点儿好吃的,祁树做饭的手艺只能算勉强合格,跟他是没法儿比的,被养刁了嘴的吉祥这几天确实是委屈了,也难怪看到他眼睛好了就哭那么凶。

        把好不容易哄好的吉祥递到祁树手里,叶飞扬立刻打着给吉祥做好吃的的借口溜出了屋子,刚到门口,就被眼前的情景给镇住了,两只虎崽子正面对面趴着,虎嘴对着虎嘴,舌头舔的可欢畅了,叶飞扬僵了几秒,满头黑线几步走过去,拎着它们的脖子给拉开了,恼羞成怒道:“你们这是干什么!以后不许这样了!听到没有?不然不给饭吃!”两只虎崽抬起头,无辜地望着叶飞扬,似乎不弄明白为什么不许这样,刚刚明明他们也这样的不是么?看的叶飞扬更加恼羞成怒,终于忿忿拂袖而去。

        最近这阵子祁树没有再出去打猎,不过去小溪里捞了不少鱼,有些晒干了,有些还在水缸里养着。答应要给吉祥做点儿新鲜的东西,鱼丸子倒是个不错的选择,小家伙肯定是爱吃的,只不过不知道这世界有没有淀粉,如果没有的话那可就只能做几次了,叶飞扬空间里估计也就几包。



        回复
        5楼2012-02-19 20:00
          叶飞扬在水缸里看了看,难得的有一条个头不太大的草鱼,正合适,捞出鱼,洗干净后去掉内脏,剥去皮,斩去鱼头和鱼尾,去掉脊骨,取下背部的两块肉,顺着纤维纹将鱼肉刮成薄片,把刮好的薄片放到清水中漂着,以去除血筋和混浊杂质。

          祁树在屋里抱着吉祥玩了会儿,小家伙闹着要出去,只好又抱着他去外面,前几天下的雪已经化了许多,但天气却更冷了,祁树抱着吉祥在外面晃了一圈儿就进了厨房,看着叶飞扬忙忙碌碌,时不时还消失不见,显然是进了宝贝空间里。

          待鱼肉都漂清了,叶飞扬又拿出干净的纱布滤去鱼肉上的水,然后把鱼肉平方在砧板上,先用刀背一排排捶过去,力度并不太重,直到鱼肉稍微松散了些之后才换成刀刃那一面,力度从轻到重,有节奏的声音在厨房间响起。一心一意在鱼肉上的叶飞扬甚至都没发现身后的祁树和吉祥,甚至那两只虎崽子也不知何时凑了过来。


          回复
          6楼2012-02-19 20:00
            把鱼肉剁成茸泥之后,拿出小木盆装进清水,清水差不多是鱼肉的两倍左右,加入葱姜汁,然后把鱼肉慢慢加进去,伸手顺着一个方向不停的搅拌,直到鱼肉和清水融到一起,然后加了些浓盐水,继续搅拌,直到感觉出泥茸有些粘性了,然后把之前打散的鸡蛋清加了进去,再加些油进去,最后是淀粉。祁树和吉祥就看着那混杂在一起的汤汤水水变细腻粘稠起来,色泽乳白明亮,不知道叶飞扬打算怎么烧了吃。

            感觉差不多了,叶飞扬才发觉居然忘记备着一盆清水装鱼丸了,本想喊祁树过来,可想到之前的事,立刻打消了这念头,认命的自己去洗手倒水,这刚一转身就对上几双明亮的眼睛,一时间有些无语:“你们怎么都在这儿?”

            祁树笑道:“吉祥不肯呆在屋里,外面冷,所以就抱他过来了。”

            叶飞扬点点头,撇开视线不去看祁树,匆匆指了指旁边空着的木盆道:“祈大哥,能帮忙倒半盆清水吗?”



            回复
            7楼2012-02-19 20:01
              “好。”祁树一手抱着吉祥,一手拎起木桶把清水到木盆里。叶飞扬看着他轻轻松松拎起一桶水往盆里倒,暗自羡慕,这臂力!

              祁树倒了水之后便站在叶飞扬身旁,看着他忙活,吉祥也跟着凑热闹,挥着小爪子拉扯叶飞扬的衣服,咿呀咿呀的叫着,叶飞扬转过头在吉祥脸上亲了一下:“乖,现在还不能吃,等我做成丸子才行。”说着,一手继续在那汤水里搅拌,另一手拿着把勺子,然后就见叶飞扬略微抬高手,迅速的握拳,一个小白球就从他虎口的位置冒了出来,白球越来越大,直到吉祥半个小拳头那么大的时候,叶飞扬握着勺子的手一动,干脆地从虎口刮过去,那个白球就稳稳当当地落在勺子上,然后把勺子放到清水里,那个白球就漂浮在了清水之上,样子十分可爱。就这样,一个一个的丸子从叶飞扬手里诞生。

              祁树赞叹:“飞扬,你这做法当真是稀奇。”

              叶飞扬笑得很谦虚:“这鱼丸子挺不好做的,我也是跟奶奶学了好多次才会。”


              回复
              8楼2012-02-19 20:01
                “那要是没做好会怎么样?”

                “做好了就很好吃,没做好就很不好吃。”说完,叶飞扬自己也觉得这说的是废话,当下笑着补了一句:“我做的肯定好吃。”

                “咿…呀…”吉祥立刻出声应和,逗得叶飞扬和祁树笑容不止。

                小半盆的鱼汤做完之后,大木盆里漂浮着满满一盆的鱼丸,吉祥盯着那鱼丸眼都不眨一下,小嘴儿微张,那模样瞧着像是想立刻扑上去一般,叶飞扬笑着刮刮吉祥的小鼻子,往锅里倒了些水烧着,然后挑了些青菜洗干净,切成几小段,等水烧开之后舀了些鱼丸进去煮,等鱼丸差不多熟了,再把青菜丢放进去,加了些盐巴,最后,在吉祥晶亮的小眼神儿下出锅了。

                把吉祥抱在怀里,抓着小家伙的小手臂以防他出其不意去抓碗,把鱼丸子用筷子分成四瓣儿,夹起一块吹凉了才给喂过去,还不等吉祥尝出味道呢,那边祁树就吞进肚子了:“这鱼丸子当真是鲜美滑嫩!我在宫里都不曾吃过这么好吃的东西!”

                叶飞扬道:“祈大哥,你还去过宫里啊!”



                回复
                9楼2012-02-19 20:01
                  哎呀,口水ING......


                  回复
                  12楼2012-02-20 14:24
                    吉祥是相当的愤慨,在叶飞扬的怀里睡得好端端的,居然就这么被丢到一边,连被子挡住了他的脑袋都没注意!半天都没人来安慰一下,这家长当的也太不负责任了!再想想这几天顿顿都吃的难吃的食物,小吉祥的小宇宙终于爆发了,他才不要当家长们**的牺牲品!


                    回复
                    13楼2012-02-20 19: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