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师吧 关注:1,012,840贴子:31,167,746
  • 5回复贴,共1

【原创】彭格列物语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前言:
怀着忐忑的心情,我终于在家教吧发文了!
事先申明,此文无波动情节,属清水文。温馨友情向有cp无h。cp应该也是原作的类似纲京,狱春,了花,蓝平之类的吧,因为此类好下手。【下手......】新加进去的一个人并非主角而是线索,主角还是27他们。此文雷点甚多,慎入!
鄙人无期限更文,各位得有耐心啊!


回复
1楼2012-04-28 10:59
    上午十点
    “天,我不是在步行街么?怎么转悠到这了?!”穿短裤的少女一手折断挡在她面前的树枝,不满的嘟囔着。她拿出手机看了看,叹了一口气:“真是的,喝凉水都塞牙缝,居然没电了。”没办法,她只好向前摸索。
    “像这样走一定可以走到岛的边缘吧!那样就可以回去了。”又折断一根挡路的树枝,少女的腿被树枝划出了鲜红的痕迹,掀起盖住大腿的大T恤擦擦额头上冒出的汗,她一手拨开了挡在前面的很茂盛的树叶。
    “!”眼前的景象让少女吃了一惊,很陡峭的山崖下面是一条看起来很深的河在缓缓流淌着,这美丽的景象最让人惊奇的是在河的浅滩上的一颗大石头旁,趴着一个人!
    她连忙跑过去扶起那人,他的脸和头发都被血糊住了原本的样子,单薄的身子是惊人的瘦,隔着几层衣料也能感觉到他扎人的手骨。少女什么都没有想就把那人背到了背上,他的脑袋低垂到了少女的颈窝。呼!少女吁了一口气,还好还活着。却是听到了背上的人轻轻地念出了一个名字:京子。
    仿佛是上帝给了这个超级路痴一个希望般,少女终于找到了一条很宽敞的路。终于找到路了!她这样想。接着又期望赶快找到一辆车来把这个血人送去医院。
    希望他醒来不要讹诈我才好。少女这样想着,往山下走。“小姐,您这是怎么了?”真是说什么来什么,一辆跑车停在了少女旁边,从车上下来一个穿着黑西装的男人。
    “嗯......那个,他受伤了,能不能带我去医院?”看着他异常扎眼的明黄色衬衫和白色草坪头,少女连忙开口。
    “哦!快点把他抬进来!”明黄色衬衫的男人看起来十分热血二话不说油门一踩就把两人送进了最近的医院。站在急诊室门口,少女向男子鞠躬道谢,这时护士拿着单子来了:“你们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乖乖举手少女一溜烟就把单子抢过去写上自己的名字。“千绪奈裳?你是日本人啊?”黄色衬衫的男人看着手术单上漂亮的花体字说:“我叫笹川了平,也是日本人。没想到在这里也能极限的遇到老乡啊!”
    极限?!这是什么词。千绪抽了抽嘴角,真是有够热血,但她眼尖地发现,笹川了平看起来有一些不易察觉的悲伤。
    “呐,笹川桑,”千绪用日文对笹川了平说,“你好像......不怎么开心的样子?”“哦!”笹川了平挠挠头发“因为我们最尊敬和喜爱的人去世了。好了,极限的不说这些了,你好好照顾你的朋友吧,这是我的电话,有麻烦可以来找我。”说完将一张名片递给千绪,拍拍她的肩膀走人。
    真是好人呢!看着笹川了平远去的背影,千绪偷偷地给他发了一张好人卡。


    回复
    2楼2012-04-28 11:00
      c


      回复
      3楼2012-04-28 11:02
        十天后,下午五点
        西西里岛某处的一座两层楼小别墅内。
        躺在雪白的大床上的娃娃脸棕发少年睁开了眼睛,疑惑地打量着纯白如雪的房间。
        “醒啦?”欢快的女声传了进来,一旁的棕色木门被打开,走进来一个穿着遮住大腿的大号T恤,黑色的头发被绑成一根粗粗的麻花辫垂在腰间,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的女孩子。
        “这里是......”棕发棕眸的男孩皱了皱眉,说出一口熟练的意大利语。
        “这是我家,不对,这是我租的房子。你受了重伤被我救了。我叫千绪奈裳,日本人。你呢?”千绪将托盘放在一旁的矮桌上。
        “沢田......纲吉。我也是日本人。”沢田犹豫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可是这幅样子......
        “沢田桑你好可爱!”千绪两手握拳放在下巴上,头顶飘起一片粉红色的“萌”字。太可爱了!真像小兔子!!她忍不住用手摸了摸沢田柔软的棕色头发。
        “千绪小姐请您住手!”躺在床上的少年红着脸想坐起来却发现完全徒劳。
        “好啦!”千绪收了手对沢田说,“我对小弟弟不感兴趣。”她走过去将沢田扶坐起来,在他的背后塞了几个棉枕头:“你的复原能力真是强的惊人,别人至少需要半个月才能醒来,你只睡了十天呦!”
        沢田确实想起了什么一般看看自己的右手,随即问千绪:“我的戒指和手套呢?”
        “戒指在你脖子上挂着呢!”千绪白了他一眼,又指指桌子,“喏,那是你的手套,当时血泠泠的让我洗了好长时间。”说完将桌子上的碗拿起来,一边吹一边喂给沢田。“医生说你的伤有些严重,不能吃固体食物,所以我做了瘦肉粥,来张嘴。啊——”
        沢田的脸更红了,他结结巴巴地对千绪说:“千,千绪小姐,请您住手。我,我自己来就好。”
        “沢田桑,你能坐起来就已经是一个奇迹了。全身多处骨折,有刀伤和烧伤痕迹,这还只是外伤。神经严重衰弱,骨髓造血功能不足,伴随着轻微的器官衰竭和严重的胃炎......沢田桑,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你是怎么活到现在的?”千绪的声音忽然严肃起来。
        沉默
        还是沉默
        粥已经凉透了,千绪准备再去热一下,坐在床上的棕发少年忽然笑起来,那是一种混合着无奈与淡淡悲哀的笑,却依旧温暖。
        “也是,我怎么就没死了呢?”
        得!千绪耸耸肩,把人家的悲伤往事勾出来了。想想怎么道歉吧倒霉催的孩子。于是正准备开口道歉,却被沢田的一句话堵得差点呛着。
        “没关系的,千绪小姐。不用向我道歉,这些事和千绪小姐没有关系。”
        靠!这什么人呐这!读心术吗?还是开外挂了。她只不过动了这么个念头而已。千绪抽抽嘴角,转身配上一个阴恻恻的笑容:“呐,会读心术的沢田桑,你能猜到我接下来想干什么吗?”
        “不知道。”棕发少年回答得十分诚恳。
        千绪咬着牙忍着想要将粥碗扣在沢田头上的冲动奔出门外,远远地从楼下传来少女震耳欲聋的吼声“我去热粥!”
        坐在床上的棕发少年收敛了笑容,疲惫的闭上眼。既然无法逝去,那么就选择遗忘吧!
        ----------第一章END---------


        回复
        4楼2012-04-28 12:03



          回复
          5楼2012-04-28 12:04
            秒沉......


            回复
            6楼2012-04-29 08: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