奴良陆生吧 关注:7,610贴子:111,934

【原创】子夜歌(没错是 鸩X夜陆/铸铎X夜陆/ALL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因为没人写我悲催的自己上....
少爷你是绝世美人绝世小受啊....

H可能有 ALL夜陆必须 不喜慎入啊...






回复
1楼2012-07-12 10:32
    chapter1.

    那夜月色暧昧,十里红莲妖冶盛放。
    空气中弥漫着恰到好处的甜香。

    少年靠着淙淙流动的河水,右手中的酒盏就这么靠近唇边。他抬手,一饮而尽,唇角的弧度微微有些邪魅,但更多的是凛然傲气,举手投足都是倾尽天下的帝王之风。

    奴良组三代头目,奴良陆生。

    鸩看着他,总觉得心脏微微有些发抖。是这夜月色太好,自己对他的崇拜太多,导致有些精神恍惚了吗?

    “阿鸩。”陆生招呼他,淡淡的口吻都化成了竹叶青的辛冽。

    “怎么了?”美丽的鸟妖靠近来。

    陆生直接将他拉近,两人的脸庞一下子缩短到极近的距离。

    当鸩听到陆生下一句话的时候,他的身体也不自觉微微颤抖起来。

    他的少爷还是用那种辛冽的,风过竹林般的口吻轻轻说着,却是显露出一种罕见的风情,挡也挡不住。
    陆生靠近他的耳朵,浅浅的声音宛如诱惑:“吻我。”

    他说,吻我。

    发了疯吗?
    鸩当时有些大脑发懵,甚至是不知如何是好。自己对少爷,确实早有不该有的情愫,这么多年来挡也挡不掉。但是第一次被明明白白地戳破,他却一下子陷入手足无措的境地。


    “阿鸩不要我吗?”陆生似乎在催促他,口吻却逐渐多了一丝温柔,“是你的话,我不介意。这么多年阿鸩对我的好我一直看在眼里,在我这里,观念从来不是问题。想要我的话,就不要再忍了。”

    鸩确实忍不下去。

    陆生是自己隐隐渴望的人,但是天知道他自己对自己说了多少次不行。这个人是主子,是最高傲的王。然而——

    此刻他却这么温柔地靠近自己,安顺地请求自己的爱抚。鸩托起陆生的脸,轻轻覆上他的唇。

    他反反复复的吻着陆生,一点一点探进对方的口腔。他的少爷是意料之外的温润甜美,花蜜般的香甜潺潺流过来,像是要抓住他一生。紧接着,温柔的索取就变成了猛烈的进攻,本来的温柔动情变得有些暴风雨般的激情。

    陆生有点喘不过起来。毕竟是第一次和人接吻,他的生涩一下子被鸩看在眼里。但是白色短发的少年此刻已经无法压抑自己的心情,反而更加猛烈地探入陆生口中。

    双色发的高傲少年终于忍不住轻微呻吟起来。

    “啊...鸩...”他口齿不清地挤出这个字,“喘...不...过...气...了...”

    鸩倒是听从的放开了陆生。但是出乎小少爷的意料,鸩竟然横跨过自己的小腹,将自己按倒在地。

    “阿鸩?”

    “陆生刚刚对我说,不用忍了是吧。”

    “阿鸩你要干什么?”少年忽然有些慌乱。

    “那么,彻底把你交给我,可不可以。”




    一切取决于大家回帖~!木人回我随时会弃哦~!


    收起回复
    2楼2012-07-12 10:39
      好腐阿wwww


      回复
      3楼2012-07-12 12:21
        ←_←JQ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2-07-12 12:51
          这样子其实属于没有人回了.......腐是必须的嘛......女人什么的不是大义......
          将无节操贯彻下去~!将找打贯彻到底!(谁让我喜欢少爷呢...)

          再来吼一遍~!100PERCENT的BL 女人没戏!尺度可能很大!不喜慎入!
          更文~!



          即使是妖怪的姿态,也还是个别扭少年。
          可以看到白天的那个茶色发小少爷的影子。
          阿鸩发现那一抹惊慌是这么想。

          “被吓到了?”鸩这么问他。

          “才没有。”

          “打算食言吗,我的主子?”

          陆生心一横。算了来吧。

          正在他忐忑不安等待的时候,鸩却从他身上下去,重新在他面前坐好。

          “你没有准备好。”鸩像他的哥哥那样温柔地安慰他,“没有关系,我会一直等你。反正我的全部都是你的。”

          他的温柔还是让陆生很心动。

          “我准备好了。”天知道陆生为什么鬼迷心窍地拉回了鸩。

          “那么,你爱我吗,少爷?”

          “啰嗦。”

          “我明白了。”

          “那个...”少年有些害羞地望着他,话语再次不清晰了,“不会很痛吧。”

          鸩微笑着解开他的衣衫。浅浅的吻细碎绵长,像是次第绽放的花。他的吻犹如徐徐展开的甜蜜回忆,让陆生一下子陷进去。

          少年的皮肤异常敏感,轻轻的啄咬就会留下漂亮的红色。然后唇间的柔软变成指尖的爱抚。

          陆生觉得鸩的指尖简直带了烈火,让自己瞬间就燃烧起来。

          他的手轻轻解下陆生的腰带。少年大片无瑕的柔白身体展露在他眼前。
          陆生觉得自己的体温一下子上升了好几度。


          “少爷——”首无的声音从湖边的竹林传来。

          “真是的这么晚还不回去就是要我们担心吗?”雪女已经气鼓鼓的。

          “没关系啦反正他是和鸩大人一起出去的不会有事。”是毛娼妓。

          “就是因为和鸩大人一起才叫人不放心。”黑田坊也来了。

          “诶为什么这么说?”

          “就是这么觉得。”

          听到这一系列乱七八糟的声音,鸩觉得自己的肺要气炸了。

          没想到不是咳炸是气炸。

          好不容易有机会和陆生更进一步。属于每一个人的他,明明就要属于自己了。郁闷是郁闷,白发少年还是老实地替陆生穿好衣服,两人装作什么也没发生一般在湖边坐着。

          可是此刻奴良陆生那双流光婉转的眼睛简直要出卖真相。

          少爷,我想杀了他们。这是阿鸩此刻的心声。

          “在和他们回去之前,我想提醒少爷一件事。”

          “?”

          “我和少爷交过杯的,”鸩将陆生拦腰抱起来,“就当你发烧晕过去,不许抗议。别跟我说你跟很多人交过杯。我可是唯一一个,像夫妻对拜那样和你交杯的。”

          “我的、少爷。”
















          收起回复
          5楼2012-07-12 16:20
            小9!=33=一直想看的鸩陆啊!


            回复
            6楼2012-07-14 14:22
              鸩陆有爱对吧!!超有爱对吧!!

              可是ME手懒 另外ME有一帖一吧的洁癖ORZ~!!其他吧还是算了吧....

              小落见到你真好MISS YOU SO MUCH!

              其实ME还写着其他连载的所以看看风声然后随时准备弃.......


              收起回复
              7楼2012-07-14 15:53
                chapter2

                “他发烧了。”鸩对一干惊讶不已赶来的贴身侍卫们说,“也不知道怎么受了凉,忽然就晕倒了。”

                陆生紧闭着眼睛,郁闷到极点。

                强制性被判发烧,还被一个病弱美男子抱在怀里,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是啊脸好烫。”冰丽揉了揉自家少爷的脸。然后一块巨型冰块砸在陆生脸上。

                某三代目此时已经要抓狂了,但依然不动神色地躺着。

                “交给我来照顾吧。”雪女一脸担心。

                “不行。”鸩立刻有了捍卫“我的东西”的自觉,“我才是专业医生。”

                “好了交给鸩大人最好。”首无这种时候还是很有大将气质的,“就是——”

                “对啊!”黑田坊忽然也意识到首无要说的事。

                “怎么了?”

                “初代大头领不是说了么?今天午夜有一场庆功宴,奴良组旗下妖怪代表、远野妖怪还有花开院家都要参加的,少爷怎么能缺席?”

                完了。鸩心下一沉。怎么收场。
                鸩想了想:“应该没关系到那个时候陆生一定会醒的。”

                奴良陆生终于觉得这个世界又变得正常点了。抓住了阿鸩的把柄,某少爷蓄意恶作剧起来。
                一定不会醒的。陆生暗暗说着。

                “笑...了...?”首无忽然发现陆生的唇角微微扬起一个漂亮的弧。

                大概明白了怎么回事,金发少年三两下把一干不明就里的家伙们打发走,美其名曰少爷治疗需要安静,然后和陆生、阿鸩三人独处。

                “少爷,起来吧。”这个异常敏锐的弦杀师开始算总账。

                被发现了?陆生暗自一惊。

                首无轻轻一笑:“还要装到什么时候?”

                “不起来也行,”他转而看着鸩:“鸩大人,你对少爷做什么了?”

                “陆生,我公开了啊。”阿鸩倒是坦然得很。

                “不行!”双色发的少年一下子坐起来。

                首无邪邪地笑了下,趁着陆生的羞愤难当将其一把揽过,右手托起了自家少爷那张雪雕般无可挑剔的脸,然后立刻吻上去。

                陆生猛地抖了一下。更引得首无一脸肆虐的表情。

                “鸩大人是对少爷做了这样的事吗?还是更过火呢?”他也不知道自己的语气为什么无可自制地变成了挑衅。

                可恶。一下子挣脱金发少年的怀抱,陆生有些发抖地站起来。

                “你们当我是什么?我不过是珍爱你们,你们以为就可以对我为所欲为了?”强烈的气流从陆生周身席卷而来,瞬间将两人压迫得窒息。他说话的时候双眼的酒红变成暴风般的漩涡,“别忘了谁是主子!”

                首无一下子清醒过来。因为刚刚抱过陆生时无意间看到衣服内细碎的吻痕,自己竟然一下子被激得难以自持。明明是自己守护了这么多年的少爷,却忽然就属于了别人。他受不了。

                所以才一时冲动那样轻佻地吻他。

                他忘了现在的陆生和白天是截然不同的。

                这样的少爷过于高傲,他碰不起。他碰不起——

                “那为什么鸩大人就碰得起?”首无一下子把内心的话喊出来,“同样是守护陆生少爷的人,我本来以为默默地看着少爷也就足够了,但是既然少爷也愿意将自己交出去,为什么就不能是我呢?”

                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看着他。从他开始拍皮球,第一次拿起弥弥切丸,到某年某月某夜与自己对饮清酒。从他收拾旧鼠,平定四国,到攻下羽衣狐成为奴良三代目。自己一直都在他身边看着他。为了他变得怯懦变得勇敢变得暗淡无光变得神采飞扬。

                放下弦杀师之名,安分守己地做一个小管家。
                是为了看着他。

                看着他,却连喜欢都不敢说也不能说。
                看着他,想到他和各种各样的女孩在一起却只能骂自己蠢。

                可是他就这么把自己交出去了,还交给了一个男人。

                金发少年几乎要哭出来。

                “笨蛋。”陆生的长刀托起了首无的下颌,“藏那么深,我怎么知道。”

                奴良组三代目终于恢复了最常见的神色,那种漂亮而张扬的,像是大片红色山百合一般的笑容。

                “阿鸩的话还能感觉到一点,你平时表现的就太像管家婆了,我还当你天性使然。”陆生丢下长剑,瞬间拉近自己和金发少年的距离,“我喜欢你。”

                首无一下子惊讶地睁大了眼。

                “看上谁的话,要这么说。”少爷开始指导他。

                切——原来是教案。首无明白了陆生的意思。一下子反守为攻。

                “我觉得这样说更好——我想要你、你的全部。”

                陆生似乎一直在关注错重点,竟然满意地点点头:“这样才配做我的百鬼。”

                阿鸩明显看不下去了。
                眼看着爱妻一眨眼又变成了公共使用,向来文弱的他一下子爆发出惊人的气势。

                “首无,给我放开他。”白发少年命令道。

                “不可能。”他立刻针锋相对。

                “喂喂——”陆生有点难办。

                首无和鸩几乎要打起来。

                “算了你们想要什么我都满足不就好了——”陆生完全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究竟是怎样可怕的信息。

                “既然我是少爷,就必须负好团结你们的责任,”他依然气定神闲的说着,“你们一起上好了。”



















                收起回复
                8楼2012-07-14 17:27
                  噗一起上 少爷你要不要这么霸气~~~


                  收起回复
                  9楼2012-07-14 19:56
                    我只是来屠版而已 吧刊申请贴吧里不可以有两天前的回复


                    回复
                    10楼2012-07-15 07:21
                      太有爱了……all夜陆生什么的不解释啊


                      回复
                      11楼2012-07-18 09:48
                        一起上... ...咱 ...癫狂了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12楼2012-07-18 10:26
                          “一起...上?”

                          阿鸩有些愣了。

                          这叫什么弦外之音。

                          正待此时,陆生手中的长刀已经出鞘:“2对1啊。你们跟我打一场好了。”





                          ++++其实这个才是真相帝++++++
                          我晚上回来更文哦~


                          收起回复
                          13楼2012-07-18 12:38
                            少爷的BL文不好推啊不好推。
                            少爷的BL还是受的文就更不好推了更不好推。
                            少爷的夜陆生状态还是BL文还是受简直宇宙级不好推啊。

                            可是只有这个最有爱~!!!!











                            “一起...上?”

                            阿鸩有些愣了。

                            这叫什么弦外之音。

                            正待此时,陆生手中的长刀已经出鞘:“2对1啊。你们跟我打一场好了。”

                            首无和阿鸩反而有些会心的相视一笑。

                            天地忽然漆黑一片,连月光和烛火都没了踪影。一阵若有若无镜花水月风(这叫什么风?)吹过来。阿鸩和首无揉了揉眼睛,然而从"畏"中出现的人,并不是陆生,反而是一个令他们有些手足无措的人。

                            “不是说陆生感冒了吗?”滑头鬼笑容灿烂。

                            “总队长?”

                            “啊啊,那个刚刚鸩大人已经把少爷治好了。”首无郁闷,这话哪个脑残会信。

                            “哦,这么快就治好了啊。”曾经的魑魅魍魉之主闪烁着儿童般的星星眼,“那就快回本家来吧,宴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回复
                            14楼2012-07-18 18:02
                              铸铎转了几个弯,逐渐没入森森竹林。

                              绿叶流碧,朱砂浣影,萤火作伴,长月为友。
                              当时流传的俳句一如斯人斯年。

                              “铸铎,一个人躲来这里干什么?”

                              铸铎转过身来,看着突然出现的陆生,第一次有了独属于他的闪光神彩:“你跟着我?”

                              “我可是不得已,”少年瞬间转移到他面前,“身为奴良组第三代,怎么能不招呼好客人?”

                              “晚宴不合口味?”陆生问。

                              “差劲得很。”

                              “哈?”陆生做了一个无奈的表情,“那算了,我来招待你。”
                              他指向林子尽头幼嫩的笋:“中国人说,庖丁爱笋,曰其单纯。我深以为是。铸铎你来自远野,应该不经常见这种好东西吧。”

                              “喔喔喔喔wow~!”一个略微沙哑的女人声音随风飘过来。

                              铸铎一下子皱紧了眉。

                              “看来不止我跟过来了?”陆生看着突然出现的淡岛。

                              热情的女子将陆生埋进自己怀里,害的少年一下子红了脸。

                              “没想到陆生还有这等手艺,铸铎别犹豫了这是个贤妻!”女子一边揉乱少年的头发一边望着铸铎。

                              呵。

                              “我知道了。”他抬头的时候忽然展现另一种截然的霸气,“给我放开。”

                              “知道了,淡岛是你的女人所以我——”陆生想起了刚刚两人的暧昧。

                              “不,我说的是淡岛,把陆生给我放开。”他立刻明确道。


                              TBC













                              回复
                              16楼2012-07-18 19:21
                                沙花~


                                回复
                                17楼2012-07-18 23:46
                                  好有爱啊,想我看滑头鬼的时候一眼就肯定无论是昼是夜少主都是总受啊,结果老是被逆cp。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楼主!你带着文出现了!!谢谢楼主!!!


                                  收起回复
                                  18楼2012-07-19 14:27
                                    我喜欢


                                    回复
                                    19楼2012-07-20 09:01
                                      同人守则第一条:有爱才写
                                      同人守则第二条:不崩人物
                                      同人守则第三条:有回不弃

                                      三条都在,(第二在吗啊?)所以我更。

                                      PS:诸亲请叫我99吧。
                                      PPS:小落你愿意叫我什么就是什么不用改。


                                      PPPS:表示chapter5是
                                      铸铎X夜陆强强式的氢。
                                      接受不了的就不用翻了。



                                      回复
                                      20楼2012-07-20 20:34
                                        我要翻页。


                                        回复
                                        21楼2012-07-20 20:36
                                          = =才发现还没写C4呢?...就构思到C5了?....那算了那个氢先放一放C4竹笋戏CONTINUE.

                                          Chapter4

                                          “什么?”陆生有些没反应过来,刚刚铸铎的话,所指的是?

                                          “我知道了。”淡岛莞尔一笑,很快消失在远处。

                                          “难道铸铎你?”陆生敏锐地嗅出了特别的气氛。

                                          “还要我说吗?”与自家妖怪相比,镰鼬明显是截然不同的强势。

                                          今天是怎么了?2月14?

                                          “我说,你也看上我了?”即使如此,陆生还是确认一下。

                                          “也?”

                                          “是啊。”有着桀骜笑容的少年玩味般扯下一枝竹枝,“你是今天第三个向我告白的,算是有点迟了。”

                                          “你答应了几个?”铸铎这么说,心里反而有些淡淡不悦。

                                          “前面两个都答应了。”陆生并没有把铸铎的认真放在心上,反而兀自开始挑选竹笋。颀长幼嫩的绿笋仿如晶莹的翡翠,流转的碧色似乎成了小小的倒立漩涡。

                                          可还是没有那双红色的瞳美。

                                          三分柔媚七分傲气,一池春水后的幻为汹涌波涛。

                                          “但是你——”重制的弥弥切丸在所向披靡后竟然被拿来做菜刀,陆生想着想着轻笑出声,然后忽然意识到自己的那半句还没有说完,于是随性补上,“我不接受。”

                                          铸铎却有些觉得意料之中的表情。

                                          “为什么?”他问。

                                          此时陆生已在搭好的树枝上均匀的附上一层竹叶,恰到好处的堆砌使其严丝合缝。然后他掬了些清水,开始煮笋。

                                          陆生刚要开口,却被铸铎的指尖附上了双唇。

                                          少年薄薄的红唇在黑夜里看来有些媚人的艳色。

                                          陆生微微皱了皱眉,张开的口恰巧和铸铎粗糙的手指有了微妙的触碰。
                                          已经可以叫人全身酥麻。

                                          “等等再说,先煮你的笋,顺便,”铸铎取出藏了好久的酒瓶,“饮我的酒。”

                                          “都决定用中国的方式,自然这就是最好的。”铸铎解释道,“那边的妖怪特意带给我的,酒名叫做,竹叶青。”









                                          回复
                                          22楼2012-07-20 20:56
                                            沙发~等镰陆h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2-07-22 11:54


                                              回复
                                              24楼2012-07-22 15:09
                                                啊啊啊!!木有了么。。。。啊。。还没看过瘾咧。。【苦逼。。

                                                所以LZ大人赶快回来更吧!我爱ALL夜陆吖陆生大人怎么看都是受嘛美得不可方物啊有木有!!女王受傲娇受诱受什么的都是赤裸裸的萌点啊萌点!~~

                                                PS:LZ泥要是敢坑窝就SHI给你看~~。。。!【谁管你啊


                                                收起回复
                                                25楼2012-07-23 02:37
                                                  那个...(弱)大概不会坑。
                                                  另外(正色)本人是写青春校园养家糊口的,最近在赶稿有点忙(去死)
                                                  另外,本人决定参加7.23那个什么十二种花的文赛,所以这个要放一放。

                                                  再另外(VI):亲们谁能告诉我怎么@啊?怎么@啊告诉我吧!


                                                  收起回复
                                                  26楼2012-07-23 08:14
                                                    @LMrX99 啊啊 竟然还是看激动了··· ···


                                                    收起回复
                                                    27楼2012-07-23 10:40
                                                      为什么不喝二锅头酒后乱丨性噗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2-07-23 13:13
                                                        哪位大人告诉我怎么@嘛~!99不会@!


                                                        收起回复
                                                        29楼2012-07-23 21:12

                                                          怎么会这样的。

                                                          然而另一方面,陆生的危机并没有结束。隐匿与黑暗的罪恶的网才刚刚要将他捕捉。


                                                          收起回复
                                                          32楼2012-07-23 21:30
                                                            少主受刺激了……


                                                            收起回复
                                                            33楼2012-07-23 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