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攻略吧 关注:833贴子:5,418
  • 1回复贴,共1

【手打】第217章 周岁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黛玉想了想,她是记得原着中元春送过一次节礼来贾家,贾宝玉和薛宝钗的是一样的,而林妹妹和三春的是相同的。

那个时候,恐怕贾元春心中就比较中意薛宝钗了吧,不然也不会做的这般明显。
可惜那个时候贾母还要垂死挣扎,林妹妹还是存有幻想。

黛玉得知贾元春是经常从宫中赏赐东西给贾家众人的,却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刚巧碰到了书中所写的那一次。

“哦,是什么好东西,赶紧给我瞧瞧。”史湘云已经按捺不住,起身向平儿迎了几步,接过了她手中的两个匣子。

那匣子倒是做的精致的很,史湘云摸了摸,便打开瞧了瞧,顺手就从里面拿出了一把扇子出来:“这数珠儿倒也罢了,只是到底是宫中之物,一把扇子也做的这般精巧。”说罢她又把扇子放到黛玉眼下,声音轻快,“林姐姐你瞧,这花鸟图也画的这般细致。”

黛玉瞧着那一柄圆扇,心中倒是有些确定了。连忙让平儿替她给凤姐道了谢,这才让芷兰把匣子收了不提。

湘云把玩了一番,这才问平儿道:“是单我和林姐姐一样的,还是府中的姑娘都是一样的?”

只是随口问了一句,平儿倒是犹豫了一下猜到:“林姑娘和史大姑娘和二姑娘、三姑娘、四姑娘是一样的。老太太的自是不同,太太老爷姨太太们我就不怎么清楚了。我们二奶奶和大奶奶是每人两匹纱两匹罗两个香袋两个锭子药,宝姑娘和宝玉一样,都是宫扇两柄、红麝香珠、二串凤尾罗二端芙蓉簟一领。”

湘云愣了愣,转眼间便笑开了:“原来是这样,这红麝香串是前不久进贡上来的吧,我早就听说了,如今可是要去宝姐姐那里看看开开眼界。”

说着史湘云跟黛玉使了个眼色,黛玉不想再管这些破事,便只当看不见。

平儿的眼睛素来是个毒辣的,自然看到二人之间的互动,却只是不动声色道:“姑娘们慢慢说话,我出来的久了,再不回去,二奶奶定然就当我偷懒了。”说着她福了福,便由芷兰送出去了。

“林姐姐,我听说这红麝香串精致的很,现在外边的日头也不大,咱们便去宝姐姐那里看看吧。”

只是黛玉已经打定了主意,无论史湘云撒娇讨好,耍赖卖痴都不为所动。史湘云最后终于泄了气,她也没了出门的兴致,便索性陪着黛玉打了一盘双陆,还非得黛玉让着她赢了一局这才恢复正常。

不过这串红麝香串不用史湘云亲自走一趟梨香院,这日正午过后,薛宝钗来了潇湘馆,正好戴了那串手串。

薛宝钗是和三春一块来的,想来便是早前就约好。史湘云是孩子性子,先前还心心念念着,等到真的把玩了一阵子,便觉得没什么稀奇了。

几个姑娘家说了一会儿话,又嘻嘻闹闹了一阵子,便到了传晚饭的时间。几人都回了自己的院子梳洗一番,便各自去了贾母处不提。

黛玉果真只是在贾家住了三日,第一日贾敏陪着贾母说话,心中还有一些动摇的,只是第二日便听说贾宝玉跟了贾家的众位姑娘,竟然一直跟到了黛玉的闺房里。她又把黛玉身边的丫鬟嬷嬷耳提面命了一番。

而黛玉也不知道王夫人这几日是抽了什么疯,黛玉心中知道她是嫉妒贾敏的。只是若是黛玉嫉妒一个人,选择避开便好了,王夫人却是要时时到贾母身边伺候着,时不时的要刺贾敏一句。

她也就趁着薛姨妈在的时候敢多说几句,薛姨妈是王夫人的胞妹,贾母素来是爱面子的,在薛姨妈跟前也不好打王夫人的脸。毕竟,王夫人还是宫中娘娘的生母,身份和前几年自然不同。

王夫人也不拿其他说项,只说林家摆的那三天流水席要花费多少。

贾宝玉的无状是根本原因,王夫人时不时的酸话是催化剂,贾敏在第三日便匆匆收拾了,带了黛玉和岚哥儿回了林家。然后一连近两个月都不曾进贾府,只是等岚哥儿百日的时候,带着岚哥儿去了贾家行舅礼。这次就连黛玉也没带去,只在贾家匆匆待了半日便回来。

虽然生日办的太隆重怕折了小孩子的寿,也只有像贾母这样活到一定岁数了生日才能大办,但是婴儿刚出生的那一年却是事事要大办的。


回复
1楼2012-08-24 01:10

    “三朝”、“满月”、“百日”、“周岁”,无一不是怎么热闹怎么来的。只是岚哥儿出生时就摆了三天的流水宴,“满月”和“百日”都简单了一些,因此这周岁林如海也说是在家中简单过了,只是却是送了银钱去寺庙搭棚施粥。

    只是这“试晬(即抓周)”却还是省不得的,况且后来林如海的同年听说,亲近的则纷纷表示当日要来林家。

    这一日刚好是林如海沐休,皓玉也跟岑先生请了一日的假。岚哥儿向来是早睡晚期的,这日却是一大早便被伺候的丫鬟婆子挖了起来。

    黛玉和皓玉进去的时候,岚哥儿已经被包裹的红彤彤的,正不耐烦的躺在床上哼哼。

    贾敏见他们二人进来,便说让他们先陪着岚哥儿玩,她去前面跟林如海说些话。

    虽然周岁是不宴请亲友的,而且不单单是林如海的同年要来,近亲还是会相约了来家中祝贺,这是习俗,贾敏自然要先做好准备。

    岚哥儿实岁都已经一岁了,早已经会认人,嘴里还能零星的蹦出一些词来。

    蔓草刚把虎头帽给岚哥儿戴好,岚哥儿身子一翻便坐了起来,却是挣扎着要在床上走了。他几个月前刚学会走,正是瘾头大的时候。黛玉连忙上前去扶了他,却只是任由岚哥儿在床上蹦跶。

    待到贾敏让奶娘把岚哥儿抱出去的时候,外间早已经布置好了。炕前摆了一张大案,一头放满了各色的东西,书本,笔墨纸砚,算盘、钱币、账本,首饰,新鲜的花以及吃食各种不等。黛玉眼尖,一眼便看到放在算盘下面那盒红盖子的胭脂。

    她心中不禁紧张起来,虽然说这样的抓周并不能说明什么,但是这个时代确实是有说法的,不然贾宝玉抓周时抓了一盒子胭脂,怎么被引为了笑谈。

    不过她也觉得好笑了起来,一岁大的孩子知道些什么,不外乎是凭着本能随便抓一样。这胭脂颜色这般显眼,一眼便能瞧见,贾宝玉抓了胭脂也不足为奇。

    到底是谁把这么一盒显眼的胭脂放到大案上的,黛玉心中苦恼,只是她和贾敏只是隔着帘子看着,却也只能盼着岚哥儿惊醒些了。

    岚哥儿被林如海亲自抱到了大案的另外一边,待他坐好之后,众人便催促着他往另一边爬。
    岚哥儿也聪明,见林如海在另外一头朝他招手,便试探着往前爬了几步。见林如海鼓励的朝他伸手,这才放开了往前面又爬了几步。

    只是他早已经过了满地乱爬的年纪,如今已经在学走路了,爬了几步之后便不耐烦起来,在原地转了转,突然间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大案虽然很矮,下面也铺了一层厚厚的毯子,但此后的人还是怕岚哥儿摔着,自然是小心翼翼的在一旁护好。

    岚哥儿摇摇摆摆的往前面走,走到那一堆物什前面就不动了。

    “岚哥儿,喜欢什么便拿什么。”林如海站的远远的朝岚哥儿说了一声。

    岚哥儿疑惑的点了点头,这才往身下逡巡了一会儿,便一屁股坐了下来,就是不动手。
    周围的人都急个半死,却是不能催促,只能耐心的等着。林如海又劝了两句,岚哥儿这才又看了身边的那些东西一眼,眼中颇有些不耐烦的抓了一本书和一支笔。

    顿时屋子外面就是一阵阵的恭贺声,贾敏在帘子里面听了,也是笑眯了眼。

    黛玉叹了一声,脸上却终究是有些高兴了起来。

    “当年皓玉也是拿的一本《三字经》和一只笔……”贾敏笑眯了眼,跟黛玉说起皓玉当初抓周的事情来了。

    黛玉隔着帘子看了一眼外间的皓玉,却见他只是看着岚哥儿笑,心中不知怎地就浮起一片暖意来。

    之后外面便有伺候的人把岚哥儿抱了进来,去内院里见近亲家中的女眷。林如海又给岚哥儿起了大名为煊,这字却是要等到成年之后再取的。

    贾敏一接过岚哥儿,便在他脸上响亮的亲了一口,直把岚哥儿逗的“咯咯”笑了起来这才罢休。

    外间的事情自然是传到了内宅里,这次贾母却是没有来,来的是邢夫人以及王熙凤,宁国府的尤氏也跟着一块来了。荣国府的二房却是一个人都未曾来,相反的薛姨妈却是跟着凤姐一块来了。

    贾敏抱着岚哥儿在众人之间转了一圈,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只是岚哥儿却不怎么给面子,他今日本来便没睡好,再这样折腾一圈,脾气早就上来了。邢夫人刚伸过手去抱他,他便哭了起来。

    贾敏连忙哄了两句,又把他交给奶娘,这才安托了。

    (未完待续)


    回复
    2楼2012-08-24 0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