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身空间之重生红...吧 关注:3,886贴子:35,638
  • 20回复贴,共1

167(手打)完整版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随着整齐划一的脚步声和简洁嘹亮的口号声越来越近,操场渐渐变得热闹起来。
这次来B大军训的教官,都属于各个连队的军事尖子。到了操场,教官们打眼一瞄,曹红兵的那点子小把戏立马无所遁形。不过,谁都没说啥,谁让他们没有人家曹红兵心细呢。再说了,这些教官都是在部队摸爬滚打多年的老兵油子了,都清楚现在吃多少苦,受多少罪,相应的将来就有多大的收获。一个好的首长,可以护短,但绝不能一味的心疼自己手下的兵。


回复
1楼2012-10-07 23:01
    最好的方队只有一个,但教官们都不会轻易服输。俗话说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他们心里都憋着一股劲,接下来的两个礼拜,一定把自己手下的方队打造成最优秀的方队。

    最重要的是,他们也想看曹红兵的乐子呢。曹红兵那小子,脸上总是一副老实憨厚的模样,其实一肚子的坏水,他们平时没少被曹红兵坑了。昨天晚上散会后,见曹红兵那小子满脸幽怨,他们忍不住心中的好奇,专门找首长打听小道消息!据说护短的翟老将军对他那个干孙女简直是话不离嘴,恨不得捧在手心里疼着,稀罕宝贝着呢。前两年翟老将军的亲孙女念军校,听说翟老将军可是一点后门都没走,军训时任由孙女跟男兵们一样,摔打滚爬。

    向来严明的翟老将军这么宝贝他那个干孙女,想来那位小姑娘应该是位娇娇女,他们都想看曹红兵如何做到不徇私而又手下留情的。据说翟老将军再三叮嘱不可徇私,而且还不能让小姑娘发觉曹红兵有意手下留情。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明摆着,就是不能让人家小姑娘少一根头发丝。嘿嘿,这下子,他们有乐子看喽。


    回复
    3楼2012-10-07 23:03
      不说这群教官们如何折腾自己手下的人马,如何在心里嘀咕看曹红兵的笑话。曹红兵本人,这会一心三用,矛盾而又纠结。

      曹红兵一边示范着军姿的标准动作,一边讲解动作要领和注意事项,当然,眼神还时不时朝芽儿那边瞅瞅,观察一下芽儿的气色。心里不停的祈祷,“我的小姑奶奶哟,要是身体不舒服,千万要举手报告,求求你了。”

      芽儿丝毫不知教官内心的纠结,这会保持抬腿的动作文丝不动。芽儿享受这种流汗的感觉,享受挑战身体极限的感觉。更何况,自己这一世的身体素质实在不错,这种程度的训练,还远远不到自己身体负荷的极限。

      初秋的太阳越来越烈,秋老虎的威力实在是不容小窥。虽然身为教官的曹红兵,早早为自己手下的人马占据了有利的地形,可仍有不少人已经是面色潮红,汗水渐渐浸透衬衣。当然,脚下的步伐也没有了刚才的干脆利落,拖沓了不少。不过,这个年代的大学生,纯朴而又好强,谁都不肯轻易服输,咬牙继续坚持。


      收起回复
      4楼2012-10-07 23:04
        “赵同学,杜同学,现在我喊指令,你们两个给其他同学做示范!”曹红兵嘴上喊着口号,让赵卫红跟芽儿两人做示范。当然,也让其他同学喘口气。

        赵卫红跟芽儿两人一套标准动作示范下来,曹红兵强压住上翘的嘴角,激励道:“同学们,刚才赵同学跟杜同学的动作很标准。赵同学的动作很有力量美,杜同学的动作则有一种轻灵美。我希望男同学们学习赵同学动作的干脆利落,别拖拖踏踏的。至于女同学,就请参考杜同学动作的轻灵流畅,别扭扭捏捏的放不开。”

        其实不用教官说明,众人也已经发现了这两人的与众不同。这会,男生看向赵卫红的眼神里是满满的佩服。天哪,这赵大班长比他们男人还男人,这动作做得太爷们,也有劲道了。当然,看向芽儿的眼神,则多了一丝爱慕和欣赏。这杜小同学不光长相甜美娇憨,连一举一动间也掩不住独属女孩子的柔美。

        “这有什么特别的?我也能做的比她好!”韩佳琦忍不住嘟囔了一句。早上的时候,杜萱瑾就已经出了一次风头,现在竟然又吸引了众人的目光,韩佳琦心里开始不得劲了。

        不过,她的嘟囔声虽轻,教官曹红兵的听力却敏锐的很。他虽常被战友们说成一肚子坏水,不过,大多数的时候他还是习惯军队上直来直往的相处方式,有话直说。

        “这位同学,软绵绵不等同于柔美。你刚才的动作还算标准,但是含胸塌背不能舒展自己,动作间扭扭捏捏带着一股子小家子气。”曹红兵的话还没说完,韩佳琦的眼眶就已经盈满泪水,好不可怜的模样。

        “哎!俺也没说你啥不好的啊,你哭啥啊!”刚才还是英姿飒爽的曹红兵,顿时手足无措,一口东北话脱口而出。哎哟哟,我的妈呀,女孩子果真是说不得,碰不得。

        “报告,教官!”曹红兵那一口地道东北话,让同是东北人的张少军觉得很亲近,不由想给教官解围。

        “教官,我想问一问,赵同学是不是也该学习杜同学的动作?”短短一天的工夫,中医系的众男生已经彻底了解到赵卫红爽朗的性格,也不怕赵卫红生气。

        “啊?赵同学一个大男生跟杜同学一个小姑娘学什么啊?他现在的动作很标准,很有力量。他一个大老爷们要是跟杜同学一样,不就变得娘里娘气的了?”曹红兵虽然感谢张少军的解围,不过,这会更稀里糊涂了。这一啊字,一拐三弯,充分表达了他的不解。

        曹红兵话音未落,哄的一声,方队里众人已经笑得前仰后附。连眼眶微红的韩佳琦这会也笑得花枝乱颤。而且,她还不忘朝赵卫红抛个嘲笑的眼神。


        回复
        6楼2012-10-07 23:05
          “报告教官,我是女生!”赵卫红也不生气,嗓门嘹亮的跟曹红兵报告。周围的方队,听见这边的笑声,正满脸好奇不明所以呢。听见赵卫红的这句“我是女生”,虽然不清楚具体经过,不过大概能猜出来怎么回事了。抬头看看黑面教官,一个个只能心里憋笑。

          “啊!”曹红兵愣了,嘴巴张的老大。这一头短发,动作干脆利落,笑的肆意,喊得大声的赵同学竟然是位女生。自己也算阅人无数了,竟然一点都没看出来。

          “那什么?赵同学,对不起!是我没有弄清楚。”曹红兵虽然十分惊讶,但知错就改,赶紧出声道歉。

          “报告教官,没有关系!你可以把我当成男生训练!”赵卫红自己倒是不在乎,这样的事她经常遇到。去女公共厕所时,有好几次差点被人当成偷窥的流氓给抓起来。

          赵卫红虽然说没有关系,可曹红兵被差点就要梨花带雨的韩佳琦给吓住了,心中有点不安。见自己一会的工夫就状况频出,看看已经休息的差不多的学生,接着继续训练。老人常言,少说话多做事,这句话果真没错。

          中医系这边的方队,头顶是茂密的树荫,又笑笑闹闹的休息了一会,众人的状态都还不错,接着继续训练。

          旁边外语学院的方队,状态就差了这么一点点,人人是口干舌燥,汗流浃背。这次负责军训的教官也是第一次给大学生当教官,不太了解这些书呆子的身体素质。这种程度的训练,在他们眼里只是小菜一碟,接着训。没看曹红兵那小子的方队,个个精神头十足着呢。

          周围几个方队比赛似的训练,终于以几声,“李同学,没事吧!李同学!”“教官,教官,李同学晕倒了!”而停滞片刻。外语学院的方队,彻底乱了套。

          “安静!你们几个,赶紧抬着赵同学去卫生室!”教官面上不显,镇定的安排,心中忍不住打起鼓来。万一学生真的有什么意外,身为教官的自己可是要负全面责任的。

          “教官,卫生室离操场很远。旁边正好是医学院的方队,高考状元可是医学院的高材生呢!现在送李同学去医务室,是不是舍近求远了?”郑月如从早上到现在,心里那股火一直没下去。以前那个黄毛小丫头,一而再再而三的抢走了属于自己的瞩目,新仇旧恨齐上心头。一会就让她在众人面前丢面子,郑月如可不认为芽儿真会寻脉问诊。

          “这?”教官也有点犹豫。虽然对医学一窍不通,但身为军人受伤是兵家常事,也常听医生说在不明症状的情况下,最好不好随意搬动病人。


          回复
          7楼2012-10-07 23:05
            在刚才听见那句“晕倒”时,芽儿忍不住往外语学院的方队看了眼,这会已经朝那边跑了。刚才郑月如的话,中医系的众人也都听得清清楚楚。不过,他们才来学校两天,连医书长什么样都不知道,怎么可能给人看病。这会见芽儿跑过去,不都由长松一口气,相信杜萱瑾同学应该不会丢他们医学院的面子。

            “快,将这位同学平抬到树荫下!”跑过来的芽儿不由催促道。她当然也觉察出来郑月如的小心思,不过,救人如救火,她这会没心思跟郑月如意气之争。昏倒的李同学面色潮红,气短,还伴随轻微的抽搐,芽儿判定十有**应该是轻中程度的中暑。

            早上开会的时候,众人基本上都认识了这位年纪小小的高考状元。这会在他们眼里,杜萱瑾同学似胸有成竹,赶紧手忙脚乱的抬起李行文往树荫那边走。

            芽儿跟着走到树荫下,看看围成一团的众人,忍不住撵人道:“李同学只是中暑,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还请不要围着李同学,现在李同学周围要保持通风。对了,麻烦这位同学解一下李同学的衣领和腰带,有利于他呼吸。”看了眼一个指令一个动作散开的众人,芽儿正要上前帮患者解领子,想到这个年代人的思想还很保守,赶紧拉住一个男生,让他动手。

            至于芽儿,打量了下空荡荡的训练场,今年是文革后B大第一次军训,各方面都准备不足,训练场上并没有白开水。不由假意从衣兜,实则从空间里拿出一瓶自己配的藿香正气水。

            众人眼睁睁的看着芽儿跟变戏法似的,掏出一瓶药给李行文灌了几口,又在他脸上摁了那么几下子,刚才还昏着的李行文已经慢慢睁开眼睛。

            “醒了,醒了!李同学醒了!杜同学,李同学醒了!”有人忍不住兴奋的喊道。众人的视线一半放在地上躺着的李行文身上,一半放在芽儿身上,这杜萱瑾同学不愧是高考小状元。

            “兄弟,这次你们是看不到我的笑话了!”让自己的方队原地休息,跟着走过来的曹红兵,用胳膊捣了捣战友的腰,笑的一脸得意,“瞧见没,那就是翟老将军的干孙女。将门虎女,人家小姑娘身体素质好着呢。更重要的是,你手下的人马,可是我这边的人救得。”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下面三位亲投上的地雷和手榴弹。先让俺抱住啃一口,MUA!

            jiaoyun扔了一个手榴弹

            money没有钱扔了一个地雷

            我叫李美丽扔了一个地雷


            收起回复
            8楼2012-10-07 23:06
              看看手下人马的精神状态,教官曹红兵也渐渐紧张起来,别把翟老将军的心尖尖训练坏了。不过,身为连队的军事尖子的曹红兵,观察力很敏锐,很快意识到自己刚才好像犯了形式主义的错误,和经验主义的错误。


              回复
              9楼2012-10-07 23:09
                杜萱瑾同学娇俏玲珑一副身娇肉贵的小模样,自己本以为身体素质应该不会太好。没想到,将门虎女这句话果真不错。这小同学,除了两腮透红,显得愈发娇艳外,气息绵长,举止间一如刚才的轻灵飘逸,神采飞扬。而且一招一式,动作标准流畅,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训练的样子。经验主义要不得,人不可貌相,自己一定要牢记啊,曹红兵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


                回复
                10楼2012-10-07 23:10
                  “赵卫红同学,杜萱瑾同学,出列!”曹红兵当然也知道隔壁方队的哥们都时刻准备看自己的笑话呢。不过,现在他们肯定要失望了。

                  “是!”赵卫红跟芽儿齐齐出列,在教官面前立正站好。


                  回复
                  11楼2012-10-07 23:10
                    李同学只是中暑,应该没有什么大的问题。还请不要围着李同学,现在李同学周围要保持通风。


                    回复
                    12楼2012-10-07 23:51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3楼2012-10-07 23:53


                        回复
                        14楼2012-10-08 09:08



                          回复
                          15楼2012-10-08 09:33



                            回复
                            16楼2012-10-08 10:55
                              杜萱瑾同学娇俏玲珑一副身娇肉贵的小模样,自己本以为身体素质应该不会太好。没想到,将门虎女这句话果真不错。这小同学,除了两腮透红,显得愈发娇艳外,气息绵长,举止间一如刚才的轻灵飘逸,神采飞扬。而且一招一式,动作标准流畅,一点都不像是第一次训练的样子。经验主义要不得,人不可貌相,自己一定要牢记啊,曹红兵在心里暗暗告诫自己。


                              回复
                              17楼2012-10-08 15:03



                                回复
                                18楼2012-10-08 18:03


                                  回复
                                  19楼2012-10-08 19:31



                                    回复
                                    20楼2012-10-08 21:16



                                      回复
                                      21楼2012-10-08 22: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