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攻略吧 关注:834贴子:5,417
  • 11回复贴,共1
宣宗十二年的冬天尤其寒冷,十一月还未至,外头已然是哈气成冰了。

风清亦步亦趋的跟在旖哥儿身后,看着旖哥儿脚下一滑,一个趔趄之后又惊险的站稳了,顿时吓出了一身冷汗。她赶紧小跑上前,牢牢拉住了旖哥儿的手。

昨日未下雨,且现在东边还露出了一丝鱼肚白,早霞也晕出淡红的光线,这些无一不表明今日的天气十分好。但是夜里霜重,如今正是解冻的时候,路面滑旖哥儿又跑的快,也不怪风清担心。

旖哥儿见风清脸色发白,便朝她笑了笑,脚步却还是十分的快。

“如今夫人还未起身,旖哥儿你急匆匆的过去,也只能在隔间白白等着。等咱们慢慢绕了这园子进了长信堂,说不定夫人已经起身了。”风清见旖哥儿只一味的往长信堂里赶,便好声好气的劝着。

旖哥儿歪着头想了一会儿,他估算了一下时间,想着风清说的也有道理,便不情不愿的慢了下来。

风清正松了一口气,便听旖哥儿问道:“风清,听说昨日我妹妹在我念书的时候动了一下,今日她还会动么?”

风清想说没准你说的那个“妹妹”还是个哥儿,可是想着旖哥儿的玩伴――外院里的那个齐衡刚多了一个妹妹,大概是他日日在旖哥儿跟前念的多了,旖哥儿便心心念念想多一个妹妹。

风清便只能附和着点了点头道:“可能会的吧。”

旖哥儿张开嘴笑了笑,又加快了步子:“还是走快点吧,磨磨唧唧的真烦人。”

黛玉在旖哥儿三岁的时候,终于怀了第二胎,罗嬷嬷说看这怀相,多半又是一个哥儿。只是旖哥儿认定了黛玉肚子里的是个姑娘,黛玉身边的丫鬟婆子要是以“哥儿”称呼黛玉肚子里还未出世的孩子,旖哥儿都要据理力争几句。

久而久之,便是连黛玉身边伺候的大丫鬟。在旖哥儿跟前都是刻意避开这个话题。

旖哥儿实岁已经三岁了,赵渊便让他跟着身边的余炼练一练拳脚。也不指望他多努力刻苦,只是想让他活动活动身子而已,旖哥儿倒也十分愿意。

只黛玉觉得皓玉自小苦读十分辛苦,黛玉虽然知道生在这个朝代,男子想要有一番作为,最好便是科举出身。只是她和赵渊也不像林如海一般,希望旖哥儿是状元之才。便商量着不让旖哥儿启蒙的这般早。

因此旖哥儿虽然满了三岁,黛玉却还未曾叫他练字,只想着等他五岁时手中有了握笔的气力再谈。

旖哥儿到长信堂的时候,黛玉果然未醒。她已经有了六个月的身子,正是嗜睡的时候。再加上她上头没有婆母公爹的压力,阖府里也只有她这个一个夫人,闻音和知雅又极其能干,因此她倒是日日睡到自然醒。

而在一品诰命在身的贾母逝世之后,贾家算是彻底败落了下来,两房都在城西买了几进的宅子,却是慢慢的安定了下去。相比于一般人家而言,贾家人算是过的比较好的。却再也回不去先前的奢华了。

凤姐和贾琏开起了铺子,加上贾敏对贾母十分愧疚,因此林家也暗中拂照大房不少,大房的日子过的顺风顺水。贾宝玉虽然还是愣头青的样子,好在薛宝钗是个会经营打算的,靠着贾母留下来的产业,也不至于太过拮据。

而宁国府众人却更加落魄。

贾珍是个不会经营的。抄家之后虽然还给他留了不少祖产,只是他和贾蓉挥霍惯了,尤氏和贾蓉后来娶的妻子都是十分怯弱的。家中又没有女眷能管着他们,贾珍和贾蓉肆意挥霍了一年后,这才发现府中已经没有银钱供他们这般花费了,这才不得不精打细算起来。

最可怜的便是惜春,宁国府抄家的时候她还未说亲,如今都十六出头了。婚姻大事还是没有着落。

辈分最高的贾母已经过世了,荣国府众人虽然同情惜春,却不好管这事,况且惜春低不成高不就的,这亲事确实也难说。而贾珍是从不会想起自己这个亲妹妹的,贾蓉更是不会伸手管姑姑的事情。于是惜春便这样被耽搁了下来。

原著中惜春剪了头发做姑子,一是因为和妙玉相处多了,二便是因为宁国府实在是过不下去了。


回复
1楼2012-11-26 09:11
    三声貌似不是皇帝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2-11-26 09:55
      旖哥儿安心下来,便说起昨日吃的一道菜十分合胃口,黛玉便打发知雅去问给旖哥儿撤膳的丫鬟。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4楼2012-11-26 10:25


        回复
        5楼2012-11-26 10:26
          我觉得作者肯定是知否的粉丝啊,又是盛明兰又是齐衡


          回复
          6楼2012-11-26 10:36
            赵渊直至深夜这才回了府,黛玉也是熬了半宿没睡,赵渊没回来,她心里始终不安稳


            回复
            7楼2012-11-26 16:33
              一记下,在外头跟知雅嘀咕了几声,便匆忙出了院子。

              赵渊直至深夜这才回了府,黛玉也是熬了半宿没睡,赵渊没回来,她心里始终不安稳。


              回复
              8楼2012-11-26 16:52
                赵渊直至深夜这才回了府,黛玉也是熬了半宿没睡,赵渊没回来,她心里始终不安稳。


                回复
                9楼2012-11-26 17:33
                  了一遍,才有些泄气的在黛玉身边坐了下来:“开春之后我便要习字了,以后我可以教妹妹习字么?”

                  黛玉沉默了一会儿,又不能不回答旖哥儿的话,便道:“只要她愿意……”

                  旖哥儿安心下来,便说起昨日吃的一道菜十分合胃口,黛玉便打发知雅去问给旖哥儿撤膳的丫鬟。

                  黛玉白日里睡的多了,夜里自然是没什么倦怠之感,便拿了京中铺子里送来的前几个月的进益账本慢慢看着。还只是掌灯时分,只是天黑的早,外头阴沉地厉害。

                  闻音进来给黛玉添了热水,正想把屋子里的夜明珠往黛玉这边挪一点,便听到外头传来洪亮的钟声。

                  丧钟三鸣。


                  回复
                  10楼2012-11-26 17:38
                    黛玉仔细听了钟声的方向,倒像是从宗庙那边传过来的,况且丧钟三鸣,便是国丧了。总归来说,不会是好事。


                    回复
                    11楼2012-11-26 18:47


                      回复
                      13楼2012-12-01 14: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