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临吧 关注:8,874贴子:33,683

【原创拜吧】金色沉溺(主静临,纪折的all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没错亲们你们没看错这就是纪折→_→
因为很喜欢将军啊所以就冲动写了这篇文。大概是中篇的样子?而且最后很可能会是一个很没节操的结局

将军略略黑化,这样才有气场嘛……动画里纠结不已的正臣看了感觉心疼的同时又有一点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虽然知道此吧较冷但还是发了嗯……最主要的还是求认识啦~(被踢飞....)


回复
1楼2013-01-01 23:32

    火光。
    如同金色的火光般在我眼前跳跃。
    折原临也认命般的闭上了眼,身前的人戏谑地冷笑一声,随即便粗鲁地抓住临也的头发,如同野兽般地吻了下去。就像施暴般的撕咬,那人的舌头探进临也的口腔进行着暴风雨般的掠夺与侵犯。
    “呃……”
    无视掉刚刚搏斗后的身体上触目惊心的伤痕与疼痛,临也握紧了小刀,手臂刚一发力就被压在身上的人握住。剧痛如同闪电般窜满全身,临也微微眯起眼,猩红的眼眸中闪过一丝痛苦。
    “不要做没用的事,临·也·君·哟~
    “既然你被我抓住了就要好好偿还以前对我做的事,没错吧?”
    临也紧紧咬住嘴唇,平时戏谑的语句在接受了池袋最强的“暴力”下早已化成了不成调的喘息,接着,划过耳畔以及感受到的的,是布料被撕碎的声音和皮肤接触空气的凉意。

    01
    昏暗的夜色如同潮水般从地平线上升起,黄昏的余辉渐渐湮没于树梢之间,洒下一片似血的嫣红。金黄色的残阳透射出无力惨淡的光芒,给这个将要步入黑暗的世界一丝冰冷的温暖。
    街上的路灯早早地亮起。

    折原临也一个人走在池袋的街上,黑色毛绒外套歪斜着搭在身上,却掩盖不了身体上像被虐待过的的伤痕与刺眼的血红色。此时此刻正是学校放假时段,所以在黄昏时分不会有放学归来的学生,街道上只有几个行色匆匆的路人和在马路上奔驰而过的汽车,没人注意到正隐匿在店铺阴影之下的临也。
    刚走了几步路身下锥心的疼痛就传了上来。眉毛微微皱起,临也不得不坐在某个已经关门的店铺墙边稍做休息。

    整理了一下勉强穿在身上已经被撕破的衬衫,临也用外套裹紧了身体。
    “哈……还真是小瞧小静了呢。”自嘲地勾起嘴角,猩红的眼中蒙上一层阴影。
    “果然最讨厌怪物了呢。”

    和平时一样在池袋的街上走着,一不小心遇上了静雄,然后便是理所应当的追逐与厮打,不过这次有些不妙罢了。
    被抓住后便是无休止的施暴,自己竟然在做的过程中晕了过去。醒来之后临也发现自己仍然在那个小巷里,头枕着潮湿的地面,只有一件外套被随意披在身上。刚一站起来就感觉到了一阵骨头散架的无力和下身的疼痛,把撕烂的衬衫捡起勉强穿在身上,便摇摇晃晃朝外走去。
    “下次给他一个杀人然后抛尸荒野的罪名好了……”

    夜色已经慢慢浸透到了池袋的各个角落,路灯发出暧昧不明的昏黄光芒。
    想着在这么坐下去就真的可能成为尸体这种自嘲的想法,临也手按着墙壁一点一点站了起来。把外套上的拉链拉上,强忍着耻辱般的疼痛,临也朝车站走去,没走几步头便受到了猛烈撞击,顿时天旋地转,比夜色更浓的黑色瞬间吞没了他。

    路灯下,系着黄色围巾的少年扔下手中的拔钉器,铁制品在地面上发出了清脆的声音。
    “没想到竟然那么容易啊真是Lucky。”
    那是宛如对着昔日好友的开朗声音。


    收起回复
    2楼2013-01-01 23:35
      那人仿佛不知道如何给一个伤员涂药,棉签发泄似的在伤口上扫来扫去。临也咬紧了牙,慢慢地睁开眼。
      金色便又一次覆盖了整个视线。
      “真可惜……本想还再玩一会儿的说……。你行啦?临也先生?”

      「我呢并不相信神,因为根本无法确定是否存在。」
      「但在这个连未来都无法确认的世界里,过去是确实存在的伟大存在。」
      「让我有时甚至觉得不断累积的『过去』,对人类来说是否就是『神』。」

      纪田正臣。
      没等临也反应过来,正臣便就着临也躺在沙发上的身体压了过来,黑色的阴影覆盖在了临也上方。临也抬起猩红的眼瞳,感到有些不妙。

      「即使那段过去被误解与妄想给妆点,变得与事实有些出入……但只要本人相信,过去对个人而言就确实是真实。」

      “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你也不能把你的表情改一改吗?”少年清澈的声音在耳边回荡,却满含着杀机。正臣的手指扣住临也的脖子,要是在以前临也早就灵巧地反击最后再用语言调戏一下正臣,但是现在临也连抬手的力气都没有。
      “有时真佩服你啊,竟然能忍受这种被同性侵|犯的事情。”

      「如果说,甚至以此来决定行动或是生活方式,那是否就算是『神』的一种呢?」

      少年金黄的瞳孔中充满着冷静以及宛如冷烟花般静静燃烧的杀意。
      临也早在心中暗叫不好,但同时又充满兴趣地看着正臣。
      这是反击吗?果然过去会一直一直束缚着他,知道现在都无法消除对我的恨意。
      ……有趣。

      「你已经无法从她身边逃离。对她的罪恶感将成为过去,换句话说,她将成为如同你的神一般的存在。」
      「绝对逃不了喔。嗯,这样也不错吧?……喜欢她啊。」

      白皙的手指抚摸着临也的喉结,正臣把全身的力量都压在了临也上。临也身上伤口上的血开始往外渗,可是少年却视而不见。
      “是你……杀死了沙树……吧。”
      肯定的陈述句。
      TBC


      收起回复
      4楼2013-01-01 23:40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3-01-02 23:32
          继续~~~我会一直关注的~~~


          收起回复
          7楼2013-01-03 22:03
            好喜欢啊,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3-01-03 23:15
              暗红的眼眸沉了沉,随即便勾起了嘴角。
              没有否认,折原临也仰头看着毫无表情的正臣,抬起伤痕累累的手臂,用手按住正臣染了金黄色头发的后脑勺,手一发力,便直直地按了下去——
              纪田正臣微微睁大了眼。

              要说没有经验也是不可能,毕竟正臣自认为比较早熟,而且曾经也和女朋友沙树接过吻。
              感受到了柔软的触感,纪田正臣条件反射般地闭上了眼。可是对方却没有了进一步的动作,显然是想让自己松懈然后逃脱。正臣在心里冷笑一声,手用力按住了临也的肩膀,已经结痂的伤口被撕裂开来,暗红的鲜血渗透出来晕染到了正臣的手上。正臣满意地听到了临也掩藏着痛苦的呻吟。

              重新支起身体,正臣把手上的鲜血缓缓涂抹到了临也白皙的脸上,暗红的红瞳和鲜血在灯光的照应下竟然生出了一种诱惑人心的美感。
              “池袋最强果然不容小视。”

              03
              变质。
              其实纪田正臣早就注意到了自己内心深处情感的变质。

              重回池袋,重组黄巾贼,回归到他那初中的日常生活。
              他知道,虽然‘黄巾贼’是一个混社会的组织,但里面还是有很多曾是生死之交的朋友,否则凭他一己之力根本不可能把一个小规模的组织发展壮大。在与蓝色平方的冲突落幕以后,纪田正臣曾一度放弃组织,恢复他的普通学生身份。
              ——只是不想再被利用而已。
              可是毕竟与“过去”还有羁绊。三岛沙树静静地坐在病床上,看着窗外的少年,嘴角浮现出了满足的笑。
              不堪入目,充斥着犹豫,利用与被利用的过去对正臣来说确实是一个永远无法挣脱的枷锁。这枷锁如同蜘蛛网般把他温柔地覆盖在其中,一挣扎便越陷越深。
              越陷越深。
              那就不要挣扎好了。
              Dallars,罪歌,这一切都关系到自己的好友,他有太多的理由重回组织,捡拾起那份曾被丢弃的力量。

              「如果这是最烂的人一手策划的话,
              那么我会杀了他。」

              “是临也先生吧。”
              沙树看着正臣,澄澈的眼眸中是一碰就碎的悲伤。
              “重回黄巾贼,你现在在池袋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他吧。”
              正臣张了张嘴,却意外的没有找到反驳的语句,仿佛一切都是理所当然。
              深深地呼吸了一下,沙树轻轻地按住正臣的肩膀,踮起脚尖如羽毛拂过般轻轻地吻上了正臣。
              “其实临也先生说错了,虽然无法逾越的‘过去’可以成为一个人的‘神’,但你的神却不是我。是临也先生哦。”
              ——美好的,温柔的语句。正臣原本可以用爽直的语言反驳,但却意外的没有这样做。

              起初确实是恨,恨那个肆无忌惮玩弄自己的男子。
              什么帮助,什么友好,那完完全全是折原临也一手策划的棋局,当初天真的自己相信了他,最后蓝色的海水上涨,自己最终为自己设置了一道横亘在过去与现实的障碍。
              恨恨恨恨恨。
              可当黑色的海洋渐渐退潮,留在沙滩上的,是暴露在阳光下的森森骸骨。
              tbc



              回复
              9楼2013-01-05 21:55
                我到现在才发现……纪折好难写= =||||

                ↑上面的段落是过渡段,主要体现的是正臣心境的变化(这样才不会和上文有较大出入),不过貌似没有表达到位= =?

                正臣已经被我写黑了呵呵呵……


                回复
                10楼2013-01-05 21:58
                  纪折大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3-01-06 01:26
                    纪折WWWWWWWWWWWWWWWWW一直想看但是找不到文!现在终于找到了!不要大意的上吧!千万别坑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4楼2013-01-15 11:20
                      终于有新文了~
                      哇哇 好棒 LZ要坚持写下去啊 很看好啊
                      其实呢 一直觉得临也是总受的
                      但一直以来 受TV影响太深 觉得将军的性格很难压得了临也这个腹黑傲娇
                      不过也因为如此 更加期待这篇文章了
                      希望能让我改观 将军是可以攻的


                      收起回复
                      15楼2013-01-15 21:12
                        很萌啊!!!!LZ加油!!!


                        收起回复
                        16楼2013-01-15 23:26
                          咦??!!楼大坑了么?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01-16 23:44
                            ←_←弃坑了 好可惜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8楼2013-01-17 22:34
                              坐等更新!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3-01-20 19:46
                                哦不一不小心又跳进坑里了,,出不去了怎么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01-20 22:31
                                  快更~~


                                  收起回复
                                  22楼2013-01-22 13:27

                                    然而,没有在沙树离开之前拉住她,是正臣自认为犯下的第一个错误。

                                    黑色如同最深的墨水般荡漾开去,连星光的余晖都被吞噬殆尽。
                                    沙树闭上眼,略显狼狈地从房间里跑到了街道上。因剧烈运动而造成的肺部撕心的疼痛感让她不得不停了下来,手紧紧地抓着街道上的路标,眼角上,是被风吹得干涩了的泪痕。
                                    最后,她像一个受伤的小猫一样蜷缩着身子,慢慢地蹲了下来,手捂着眼睛,喉咙里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呜咽声。

                                    混乱混乱混乱混乱混乱混乱。
                                    此时三岛沙树的脑海里就只剩下各种情绪惨杂在一起最终被揉成了一团浆糊般的混乱感。

                                    ——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最初作为临也的忠实信徒之一,目的性地接近正臣,完全听命于临也让正臣慢慢地依赖上临也,最终控制住他的身心。
                                    自己当时也认为蛮有趣便把这件事答应了下来,毕竟每天混迹在街头的也没几个好人。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自己也了解到了正臣的内心,渐渐的,一种比对临也的信仰强烈得多的情感俘获了她。正是凭借着这种情感,她才能够背叛临也,在三大派系的冲突落幕后把真相告诉了赛门。
                                    也正是这个契机,过去对临也的信仰正渐渐消退,可对正臣的爱却渐入佳境。
                                    仿佛没有他,自己的生命就没有意义。
                                    在这个时候,你却从对方那里了解到,自己并不是对方生命里最重要的一个人,你会怎么办?
                                    是撕心裂肺的疼痛和无休无止的混乱,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绝,还是咬紧牙关的转身?
                                    大多数人会选择第一个吧。

                                    深吸一口气,沙树忍受着膝盖和脚踝处的酸麻,慢慢地站了起来。
                                    对临也的信仰。
                                    对正臣的爱慕。
                                    以及两者深深纠缠在一起的混乱。
                                    ——怎么办呢,正臣好像不再喜欢我,需要我了呢。
                                    ——可是我,却离不开他啊。

                                    慢慢地走在道路上,自己的行动完全交给脊髓来完成。大脑里是如狂风过境后的空白。偶尔有几辆车闪烁着煞白的照明灯从身上一扫而过,沙树也不管不顾。直到耳畔处有流水的声音响起,她才宛如梦游的人一般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知不觉地走到了桥上。
                                    桥底下,是缓缓流过的河水。
                                    沙树揉了揉干涩的眼睛,向前茫然地望去,顿时睁大了眼睛。
                                    因为她看到了,那个自己曾经深深信仰的,如同鬼魅般的男子。


                                    “是沙树啊。”仿佛偶遇一般,临也站在桥上很自然地向她打着招呼。“这么晚了一个人出来可不好哟。”
                                    “临也先生……”沙树低下了头,手紧紧抓住上衣的边缘。
                                    折原临也。
                                    虽然正臣已经帮她完成了“临也是好人”到“临也是坏人”的过渡,但她陷入了如今的情况,潜意识里还是希望有个人来帮助她。


                                    回复
                                    23楼2013-01-22 17:18

                                      毕竟她也只是一个普通的女高中生而已。
                                      折原临也慢慢地向她走了过来,脚步声在粘稠的黑夜里回荡着。他继续刚才的话题,不紧不慢地说道:“看你这个表情,莫非是被纪田正臣抛弃了~?”
                                      不知道是因为找不到反驳的话或是已经丧失了语言的能力,沙树把头埋得更低了。
                                      “这可不好办呐。虽然喜欢搭讪,但我记得他应该是一个很专一的人啊。嘛,也很好理解,毕竟只是一个高中生罢了。”
                                      他会和很多女孩好,但是最终会回到你的身边。自己当初就是从这句话中获得力量,来度过那病房中的冰冷空寂。
                                      但如果对方是临也先生呢?是不是正臣还会回到我的身边?
                                      混乱思绪再一次让沙树纠结不已。
                                      ——直到折原临也略显冰凉的手搭上了自己的肩膀,沙树才微微回过神来。
                                      “这可不行唷,沙树。”轻柔的语气,“如果他的心已经背叛了的话,那就用你的‘爱’让他回心转意啊。”
                                      “还是说,你对他,根本就不是所谓的,男女生之间纯粹的爱呢?”

                                      虽然没有刻意的寻找,但是从沙树出现的那一刻起,折原临也就知道他得到了一个优秀的“棋子”。
                                      心地善良单纯的女高中生,或许连爱是什么都不知道吧?
                                      ——真的真的,和黄巾贼的首领很配呢。
                                      黑色的棋子静静地摆在界限分明的棋盘上。
                                      ——纯粹恋情破碎的声音,痛苦的表情,真的很期待啊。

                                      “自己付出了那么多却什么都得不到,明明在自己的心中对方就是自己生命的全部但对方却好像并不在意你?虽然我也不相信什么‘爱就是无私的奉献’这样的话,但是从你这种矛盾的心情中衍生而出的,确定不是‘不甘心’吗?”
                                      沙树猛地抬头,却看到了折原临也那极为平淡的眼神。
                                      殊不知,自己的表情已经是临也“乐趣”了。
                                      “不是的!”基于反驳,可是几个小时前和正臣的对话又再一次钻进脑海。
                                      临也显然不知道其中的内幕。他温柔地摸了摸沙树的头,说道:
                                      “看吧,我只说了几句话而已,你就露出这种表情。这可不行哟。”
                                      “其实要想在对方的生命中留下深刻的痕迹,不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吗?”

                                      虽然以前也有过蛊惑几个女生自杀的经历,但都意外地——没有成功。连在网上看到了“自杀邀请”而赴约的人也没有几个真正死一回。
                                      这让折原临也“非常失望”。
                                      当然,并不是临也心底扭曲什么的,而是他真的很想知道,将要赴死的人心中是何等的绝望。

                                      临也拉起沙树的手,几乎是把沙树拖到了桥边。
                                      “想让他永远忘不了你,想在他生命中斩出一道深深的沟壑。”
                                      语气极为平淡。
                                      “那就从这里跳下去吧?”
                                      沙树的瞳孔忽然放大。
                                      临也的放开了沙树,用手抓着桥边的栏杆。


                                      回复
                                      24楼2013-01-22 17:20
                                        大家有没有一种看肥皂剧的感觉?
                                        其实03和04都是倒叙的内容,沙树这个女生太碍眼就把她弄没了。
                                        所以正臣你就学帝人一样在黑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吧^^

                                        这次好像临也被我写的有一点渣……算了反正他一直都很渣。
                                        接下来的剧情就该让临也倒霉了。=。=


                                        收起回复
                                        27楼2013-01-22 17:30
                                          诶诶???会不会出现纪田和小静静抢临也的情况/~~


                                          收起回复
                                          28楼2013-01-22 19:50
                                            木有了木有了木有了?!!!!
                                            很喜欢的说
                                            什么时候再更呐


                                            收起回复
                                            30楼2013-01-22 23:21
                                              诶诶诶?!!!更了!!!好多!爱死乃了!楼大干巴爹!!!>3<>3<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3-01-23 13:07
                                                亲,别让我饿死在坑里……


                                                收起回复
                                                32楼2013-01-23 15:12
                                                  好棒好棒~☆楼主继续哟 我会持续关注的 更了的话能不能@我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3楼2013-01-24 0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