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第一的初恋吧 关注:334,373贴子:4,586,921

【The+NO.①┃同人无水】I don't like you.(宗律)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献给高野先生,小野寺和中村大妈

还有那些看着我一点一点把这个同人写下去的朋友们


回复
1楼2013-03-24 22:45
    2L,首先说明这里是无水,亲们不要在这里水哦~~~~
    这是原帖地址~~~http://tieba.baidu.com/p/2163337962?pn=1


    SO,想说话的亲们到上面的帖子里去哦
    下面开始放文


    回复
    2楼2013-03-24 22:48

      01.【梦】

      有些东西十年了都忘不掉。

      我们拥有的太少,只因失去了太多。




      十年前,我曾疯狂迷恋过一个人。


      为了他我每天在图书馆里寻找他看过的书,看到他清秀的字迹,我会觉得分外开心。他的字很好看。他抚摸过的书上都带上一阵淡淡樱花香。我会小心翼翼地,郑重地在他的名字后签上“织田律”,和他用同样的墨笔,害怕我的字影响了他的签名的美观。

      他喜欢坐在靠窗第三个座位上看书。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阳光洒在他柔软的棕发上,白色的衬衣一尘不染。他的眼睛像猫的瞳仁,深深的琥珀色,被阳光衬得透明澄澈。那双眸子,那张薄凉的唇,对于我像是兴奋剂一样,让我的心怦怦直跳,连呼吸都要紧张的停止。
      只要在他身边,这种令人难受的感觉就会一直伴随着我,几乎是一种折磨。

      喜欢这种东西就是这么令人难受,令人不知所措,令人无法自拔。

      明明那么想接近他。

      却又那么害怕接近他。

      前辈,我就是这么笨拙地爱着你。

      前辈,在这样下去我会疯掉的吧,我该怎么办。


      回复
      3楼2013-03-24 22:50



        ——————“律酱……律酱……律酱!”

        眼前突然撕开一道白光。映入眼帘的是一张昏黑扭曲的脸。

        鬼啊!

        我从椅子上跳起来,堆积如山的资料文集哗啦啦地落了一地。定睛一看,原来那个恶鬼一样的人是木佐先生。“律酱……你没事吧……”木佐先生露出了一个很吓人的笑:“你刚刚昏倒了……”“是,是吗,对不起!对不起!”我连忙向他道歉,腰部传来剧痛。看来已经绷紧僵硬到了极限。“没事的……快继续工作吧………”木佐先生真的像个鬼一样飘走了。我坐回到椅子上,使劲按自己生疼的太阳穴。腿软绵绵的没有力气,腰部的痛楚越来越强烈了,脖子想转一转都很困难。眼睛干涩,视线里铺上一层灰。肚子在疯狂的翻卷着……我一头栽进文件里,捂住腹部,强忍住要吐的感觉,悲哀的想我不会是疼晕过去的吧……

        再这样下去我会死的吧。

        绿宝石编辑部每到“周期”,就会变成可怕可怖的修罗场,作家画家们加班加点熬夜赶稿,编辑们校对审查修图排版连带着同出版社口头掐架一起进行,全日制超负荷工作,人人都像地狱里出来的饿鬼一样,望着堆积如山的文件红着眼睛……

        在这里当编辑一定会短命的吧!

        我使劲把头在桌子上蹭了蹭。该死,这还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我的那该死的上司,编辑部的总编大人!说起他我就生气!哎呀为什么我晕过去后做的梦梦见的都是他啊!就不能让我做一点好梦啊!

        “呜啊啊啊糟糕透顶!”我大叫一声,话音未落,后脑勺就被人狠狠拍了一下。

        “高野先生你干嘛啊啊啊!”

        “我只是提醒你快把睡觉的时候落下的工作补上!”

        面前的这个家伙晃着手中卷成一条的文件纸,黑色镜框后面那双像猫一样琥珀色的眸子微微眯起,只是眼睛下有浓浓的黑眼圈……我拉着脸,没好气地说:“我知道了,我这就开始工作,高野先生你也快去做自己的事情吧!”然后撑着身子站起来收拾桌上乱成一团的文件。

        “喂,小野寺。”

        “干嘛?”

        “脸色很难看。”高野先生忽然伸出手来,额上一片凉凉的触感。

        “啊!别碰我!”我像触电一样甩开他的手,顺势向后退了几步。

        “你好像在发烧。”他的目光锁在我身上。能感觉到脸上正在升温,我别过脸去,手忙脚乱地收拾东西:“不会的!我没有问题的!”

        你别盯着我看啊!

        “我只是担心自己的下属病倒在工作上我会很麻烦。”高野先生的声音不平不淡。

        ……混蛋!

        我愤愤地抬头,真恨不得把手中的东西一股脑甩在他脑门上。

        那家伙倒是一脸轻松地转身走掉了。


        回复
        4楼2013-03-24 22:51
          “哼!我不需要高野先生担心!”我提高声音冲他喊了句,看见他的身影消失在拐角,紧张的心终于放松了。我收拾好桌上的东西,一屁股往椅子上一坐,抬手揉乱自己的头发,想要抑制自己的胡思乱想。

          高野先生真是的,怎么这么喜欢捉弄人……

          自己十年前怎么会喜欢上这家伙……

          眼前浮现的,像是一张张旧照片一样,高中时代的片段,我所在意的那个人的脸埋在阳光下朦胧不清……

          “哇咔咔咧!!我在想什么!!”这是工作时间!不要瞎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再说我和他十年前就拜啦,还想那些干什么!!

          脑子里进行着激烈的思想斗争,顿时觉得头更痛了。我揉着生疼的太阳穴,努力扛起精神专注去看一大摞工作资料,但眼前像是蒙了一层纱,看字都看不清楚。

          ……视力下降了么……

          “……律酱?”

          好像是木佐先生的声音。我抬起头,望着眼前看不清容貌的人艰难扯出一个微笑:“木佐先生什么事……”“律酱帮我把这个去copy十份……”木佐先生也是有气无力的。我接过他手中的纸,按着桌子站起来:“好的……”

          向打印机走了几步,身后传来木佐先生的声音:“律酱……没事吧……”

          我微笑着回了一句:“没事的……我没事。”



          ……这个是打印机吧?我揉了揉自己干涩的眼睛,可眼前还是一片模糊。得去配个眼镜了……我眯起眼,找到打印机的开关,把纸放到凹槽中。

          打印机发出“滋”的声音。

          头怎么会这么痛?眼睛又要闭上了……不行啊,再这样下去,我肯定又会直接滑进资料堆里不醒人事吧?说不定还会再被高野先生踩一脚?

          身子不自觉的向后微倾,我死死抓住桌沿,不让自己瘫倒在地上。

          “……小野寺……”

          是高野先生……

          视线里只有一片棕色的影子,高野先生的声音忽远忽近:“……小野寺……没事吧?”

          “……我没事,不需要你……担心……”

          不行了,连站立都很困难,我努力迈出步子,突然脚下一滑。

          眼前一黑。


          【小野寺——!!】


          回复
          5楼2013-03-24 22:51
            02.

            额头上是什么东西,凉凉的。

            四周好安静,我好像不是在编辑部里。

            头不是很痛了,意识也清醒多了。

            我现在躺在床上吗?

            睁眼。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纯白。

            ……是在医院里?

            感觉身体还是很虚弱。床边的窗户开着,明黄的阳光投影在墙壁上,看来已经是夕阳时分了。我闭上眼睛试着回想,好像是在编辑部工作时昏倒了……

            啊呀糟了!那天是截稿日啊!我怎么可以在关键时刻倒下呢!!

            可是就当时的状态来说,昏倒是迟早的事吧……

            床右边是什么东西……?

            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我侧头看过去,顿时只想扒开被子逃跑。

            是高野先生!!

            怎么回事,高野先生怎么会在这儿?难道是高野先生送我来医院的?这么说高野先生一直都在陪着我?!不行不行,和高野先生单独在一起是在太危险了,我看我还是逃跑吧!

            想到这儿,我深吸一口气,鼓足了劲一把扒开被子,快速从床上坐起来,正将手伸向旁边挂着的外套时,身后传来一个沉沉的声音:“……醒了?”

            糟了。

            我机械地转过头,高野先生正揉着眼睛从床边坐起来,他好像是被我吵醒了。

            高野先生琥珀色的眸子缓缓看向我。眼里倒影出我的样子。

            我赶忙别过头,糟糕,好像脸红了。

            “身体好些了吗?”高野先生声音淡淡的。“额,嗯,好多了。”我小心地移动身子,尽量离他远一点。

            忽然后背撞进一个宽大的怀抱里,高野先生的声音在耳畔响起:“你的病还没好,不要乱动。”

            高野先生呼出的气息拂在颈后,好痒。

            “那个,高野先生不要这样。”真糟糕,心跳越来越快了,高野先生一定会听到的。

            “多保重自己的身体,笨蛋。”高野先生语调一变,故意把“笨蛋”二字读得很重,话尾上挑,及其刺耳。

            又被耍了!

            头被高野先生按了一下,紧紧拥抱着自己的体温缓缓离开。刚刚这么一动,头又有点痛了,身体也很虚弱,说不出的难受。

            “躺下吧。”高野先生翻开被子。我点点头,还是很不舒服,只能休息一段时间了。

            头上盖着湿毛巾,有一股倦意袭过来,我抬眼去看高野先生。其实他很高,站在窗户边遮蔽住了大半阳光。

            高野先生很适合穿黑色呢。我打量一番高野先生的穿着,发出感叹。

            将目光慢慢地向上抬,小心翼翼地端详着高野先生的脸。

            不得不说,高野先生长得还蛮帅的。

            额前碎发在皮肤上打下一层柔和的阴影,眸子倒影琥珀色的光泽。高野先生眼睫毛很长这是知道的,这时忽然发现,高野先生在没有黑眼圈的情况下,眼眶的线条也很漂亮。

            鼻梁挺拔,皮肤在阳光下显得很白净。

            还残留着十年前的影子呢。

            “欣赏够了吗?”

            惊!!

            高野先生慢悠悠地转过头,似笑非笑看着我。脸上一阵发烫,相信已经红到耳根了,我抓起被子蒙过头:“谁,谁有闲心欣赏你啊!”

            “哦”那刚才是谁盯着我看个不停的啊?”他的声音玩味十足。

            原来这家伙一直在装作没发现!人品实在是太恶劣了!!

            我刚才说他什么来着?那一切都是我的胡说八道吧!!

            “别自恋了!你有什么可欣赏的!”我缩在被子里喊道。

            一瞬间的寂静。

            糟了,我是不是说错话了。高野先生不会是生气了吧?他怎么没有反驳我?

            好令人难堪的安静。

            “那个,高野先生——”我微微侧过头来,瞄了一眼高野先生站的位置:“我……咦?”

            人呢?

            眼前忽然多了一片阴影,一只手伸过来轻轻抚摸我的头发。我没来得及向后退,下巴被抬了起来。视线无处可闪躲。

            高野先生琥珀色的眼里盈满温柔。

            心脏近乎疯狂地狂跳,他的温热吐息拂在脸上,好烫。


            回复
            6楼2013-03-24 22:53
              “那个高野总编——”

              唇上湿润的触感生生将后半截话堵在喉咙里。我瞪大眼睛,脑海里一片空白。

              高野先生……在干什么?

              唇上触感越来越强烈,脸颊像火烧般滚烫,视线开始模糊,空气变得稀薄。

              我要窒息了……

              直到高野先生的唇离开,我一头栽进被子里,用被子埋住滚烫的脸颊。

              “很有精神嘛,都炸毛了。”

              可恨!可恨!太可恨了!

              不仅装沉默让我担心,还……还强吻我!!

              “高野先生太可恶了!”我从被子里弹出半个脑袋,愤恨地瞪着他。

              高野先生的嘴角勾起一个温柔的弧度。他缓慢地俯下身,耳边一阵温热,我不由得向里缩了缩。

              高野先生的声音响起。

              “律,我喜欢你。”

              真是的,为什么每次高野先生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心会跳得那么快,我会那么紧张,那么高兴。

              想忍住内心的欢喜,我绷着脸,鼓起勇气看了他一眼:“我……我知道啦,啰嗦。”

              高野先生挑了挑眉毛,干脆躺到了我身边,双手悠闲地枕在脑后,我紧张地翻过身,离他远点。

              “你的心情都写在脸上了,我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哦。”

              “唉?”

              “脸,比番茄还要红呢。”

              ……糟糕,肯定都被高野先生看到了。我到底在脸红些什么啊!

              脸颊滚烫,真恨不得扑到冰水里面去。

              身后居然有轻轻的笑声。我愣了一下,转过头,高野先生的侧脸在夕阳下镀了一层明光,嘴角是一个微笑。

              高野先生还会笑吗?

              什么呀,高野先生当然会笑了。

              我猛地转过头,钻进被子里。高野先生好像很高兴,声音都上挑:“嗯,被人爱着的感觉真好。”

              “谁,谁爱着你了?”声音涩涩的。

              “你啊。”

              ……这人知不知道羞耻啊?!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得快点转换话题。我咳了几声,声音小的像蚊子哼哼:“我……我是怎么昏过去的?”
              “你在帮木佐复印文件的时候,才走几步就直直倒下去了,要不是我及时把你抱住了,你的头可是会狠狠磕在复印机上的!”高野先生的声音里没有了笑意,反而多了严厉和责备:“医生说是疲劳过度加上感冒,休息几天就没事了。你可是从昨天开始睡到了今天,真是没想到你怎么会如此疲劳!以后别这样了,你的胃病也会加重的。”“知道了……对不起让你担心了。”我的声音微小得快连我自己都听不见了。想想在截稿日之前校对那几天,肚子疼的死去活来,每天一回到家倒在了玄关就睡,第二天起来甚至连头发都不梳……唉,家里应该已经成了垃圾堆了……

              如果让高野先生知道会被他骂死的吧。

              “……你晚上有好好睡床上吗?”

              “……”

              “……早上有好好刷牙洗脸梳头发吗?”

              “……”

              “……胃疼有好好吃药吗?”

              “……”

              “……一日三餐有好好吃吗?”

              “……”

              “像你这样不病才怪!!”

              “对不起……”

              高野先生果然怒了……我默默抬手捂脸。

              高野先生的声音带着明显的怒意:“你这家伙,多大的人了居然连自己都照顾不好,真是让人担心!!等你出了医院,我们请一天假,我到你家去帮你收拾一下!”

              “啥?!唉等等高野先生。为了这种事情需要请假么?!我,我自己能收拾得好的,不需要劳烦你了,我们还是不要耽误工作啦!”

              面前的人眸子里闪过一道凉光。他傲然地抬起下巴,以命令的口吻,字字念得清晰无比:“我是你上司,你必须得听我的。”

              “哈?!”我从被子里蹦出来,又惊又怒的瞪着他:“什么?!哪有这样的上司?!我才不要呢!我自己是能收拾得好的!”

              高野先生露出一种十分无奈的表情:“好吧,那作为你的恋人,我有权关心你。”

              ……

              我,现,在,是,单,身!

              恶狠狠地翻了个白眼,我毫不犹豫地将枕头扔到了他脸上,然后加重语气大声说:“高野先生,我可没承认我喜欢你!请不要胡说八道!”

              高野先生倒是很淡定地将脸上的枕头拿下来,似乎更无奈了:“唉……就算你没说我也感觉得到啊。你在十年间是怎么会变得这么别扭啊。”

              你以为这是谁害的?!

              伸手把他手里的枕头扯回来,我索性拉起被子躺下,闭上眼睛,不想再和他讲话。

              高野先生真是太讨厌了,总喜欢擅自决定我的事情。

              身旁巨大的存在感向我这边靠了点,我想往旁边移动,但再移就从床上掉下去了,没办法只能蜷缩在床的最边上和他保持一段距离。

              “那就这么定了,明天我去你家打扫,你身子也不好明天还是不要上班了。”

              ……高野先生看来真的是没有把我的辩解听到耳朵里。

              再怎么辩解大概也无法逆转了吧……只是一想到那满屋狼藉会被高野先生看到……啊,好烦……

              还有,如果让高野先生进到我家里去……总觉得会出事……

              好对不起编辑部的同事们……只一天工作就会堆积如山了吧……

              胃,好痛……

              “喂,别想太多,只请一天假没关系的,Dead交稿时期已经过去,木佐他们会重新恢复,帮忙补上我们的工作的。”

              “额,是么……真是幸苦他们了……”

              “……你这人,总是太为别人着想,根本不想想自己。”

              “……”

              “累了吧,睡吧。”

              “……嗯……”

              身体总归还是病着的,浓浓的倦意袭来,似乎是工作那段时间几个星期加起来的疲惫重重压在身上,阖上眼皮,意识消失在深远的梦境中。



              【梦中是谁的手在抚摸我的头发。】


              回复
              7楼2013-03-24 22:54
                身后有脚步声,我从沉思中清醒过来,转头刚好对上高野先生琥珀色的眸子。
                “你的未婚妻打来的?”

                “都,都说过我们已经解除婚约了!”

                房间里的气氛好奇怪。我把搭在身上的衣服一股脑放到地上,开始整理,努力当作高野先生不存在。安静得只听得见自己的呼吸声。

                又是这样难以忍受的沉默,为什么每次和高野先生一起总会这样。

                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被那双手环抱住,后背隔着衣料紧紧贴住身后人的胸膛,他的体温蔓延到我身上,手中的衣服滑落在地。

                呜啊啊啊啊!

                “高野先生干什么?!”

                “我吃醋了。”他的手指抚上我的额头,轻柔地挑开发丝,俯贴在耳边低语:“刚才在你的房间里,我找到了某些让人感动的东西呢。”

                不祥的预感……

                心像打擂鼓一样咚咚狂跳,我的身体僵硬得像一块石头,手脚根本不知道该往哪放。

                等等,高野先生刚刚说……

                “哇啊!你怎么可以随意进入我的房间!”

                “帮你收拾东西啊,你的房间里果然比客厅还乱。”

                “怎……怎么可以……”

                眼睛前铺上一层阴影。高野先生的手抚上眼脸,完完全全遮蔽了我的视线。腰上的手更用力了一些,他将我紧紧拥入怀中,仿佛要粹入骨血。

                “干,干嘛?!放手!”

                想抬手把抚在眼睛上的手拉开却发现自己无论如何使力都没办法动弹。

                “你十年前,就那么喜欢我么?”

                “哈?你又在瞎想些什么?”

                “日记。”他贴在我耳边,吐出这两个字。

                脑袋里“嗡”的一声。我想起来了,那本日记……

                他怎么会看到啊啊啊啊!!!

                “放手!你怎么可以偷看我的私人物品!”

                “你把它放在书桌上,我只是翻了一下,谁知道会看见那么多含情脉脉的话,我真的好感动呢。”

                “那,那本日记不是我的!”

                “那是谁的?”声音带着笑意。

                “……也不是写给你的!别自作多情!”

                “那书中的【嵯峨前辈】是谁?”

                ……好想把这个混账狠狠骂一顿!太可恶了!太可耻了!

                “【如果能和前辈就这么走下去,那该有多好。】”

                “【平生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遇到这个能让我心跳到死去的人。】”

                冲上口的怒骂突然梗塞在喉咙里,无论如何都发不出声音。

                遮住眼睛的手放了下来。我扭头恶狠狠地瞪了高野先生一眼,伸手要扯开他环着我的手。
                不可原谅!原本想让这本日记永远埋藏在自己心底最深处的,可谁知却被最不能看到的人看到了,怎会不愤怒!

                高野先生!太可恶了!

                “高野先生请你放手!你实在是……”

                “我将看过的,都牢牢记在心里了。”

                一愣。

                “要我一句一句念给你听吗?”

                “【喜欢着前辈,喜欢前辈的一切。】”

                “【哪怕前辈喜欢我一点点,只要一点点,我就会高兴得不行的吧。】”

                “笨蛋。”高野先生的声音,带着宠溺:“怎么可能不喜欢你,从十年前到现在,我都喜欢着你,非常,非常喜欢。”

                高野先生,为什么要去背那些东西。

                为什么高野先生,要用这么温柔的声音,去念那些句子。

                为什么非要我,去回忆那些苦涩,又甜蜜的往事。

                身子被转了过来,我闭上眼,力气已经因为挣扎而几乎殆尽,额头抵在他的胸口。

                好生气,好难为情。

                好想把这个混账大骂一通。

                好想把那本日记扔到海里面去。

                可为什么眼睛酸涩,为什么喉咙哽咽。

                “高野先生,好狡猾……好混蛋……”

                “嗯,我很狡猾,我很混蛋。”

                高野先生的手轻轻揉着我的头发。时间过得好漫长,听见秒针滴答转动的声音。

                “小野寺,对不起。”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

                “十年前,我根本没有考虑到你的想法,看到日记后我才明白。”抚弄头发的手停了下来:“原来你是那么的,喜欢我。”


                回复
                9楼2013-03-24 22:55
                  “如果我们在十年前没有分开会怎么样?”

                  如果十年前没有分开?那至少,我现在的性格不会这么差劲吧。

                  如果是那样,我与高野先生不会像现在这样关系僵持了吧。

                  “如果是那样,”高野先生再次抱紧我,缓慢地,一字一句,让我听得清清楚楚:“我会,成为这世界上最幸福的人吧。”

                  手指抓紧衣服,泪简直要在一瞬间喷涌而出。

                  为什么还要去说过去的事情呢?

                  “小野寺。”

                  “……额?”

                  “我可以吻你么?”

                  猛地抬起头来,面前的这个人,极其认真地看着我,一点都没有开玩笑捉弄我的意思。

                  热辣辣的感觉已经蔓延到耳根了,我移开视线,不敢再盯着他看,支支吾吾地回答着:“这,这种事情……不需要一一问我……”

                  “哦,知道了。”

                  他忽然倾身而来,轻轻将唇贴在我的额头上。

                  漫长的一个吻。我不敢动弹,也不敢推开他,任凭自己的心跳越跳越快,到了快要无法承受的地步。

                  十年前的事在脑海里面回转,一股酸楚涌上来。我想起来自己在日记里写的东西。

                  那段时间,我是那么小心地喜欢着他,为了一点小事而欢欣雀跃,也会为了一点小事而悲伤不已。原来我是如此辛苦地追随着他,像个白痴,像个跟踪狂一样追随着他。

                  只是突然觉得好委屈。自己为了他忍受了那么多痛楚,他却在玩弄自己。

                  “怎么了?”

                  猛然回过神来,才发现泪水已顺着脸颊淌下来。我赶忙抬手擦干眼泪:“没,没什么!”
                  手忽然被人抓住。

                  唇覆上了熟悉的感觉,缓缓加深。

                  我想要睁大眼看清楚这个近在咫尺的人,但泪水止不住地;流下,视线一片模糊。

                  我那么笨,高野先生教导了那么多次却依然对接吻的技巧一窍不通,但他还是那么有耐心地诱导我微微张开嘴唇,与他周旋,接受他的温柔与喜欢。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才离开,我抬手去擦眼泪,无法停止自己的哭泣。高野先生的声音就像在耳畔。

                  “律,我喜欢你。”

                  “喜欢你。”

                  “喜欢……”

                  自己好像一瞬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想要说的千言万语最终都变成了哽咽。

                  只能让泪水不断地滑下,汹涌成河。

                  每次都是这样,在高野先生面前时自己就会变得这么脆弱。

                  又是一个吻落在鼻尖上,良久没有离开。

                  有时连自己都觉得不可思议,居然会再次喜欢上十年前曾经喜欢过的人。明明那人那么讨厌……却还是那么喜欢。

                  那种话不可能说出口的……

                  喜欢着高野先生。

                  喜欢着前辈。


                  【喜欢你。】


                  回复
                  10楼2013-03-24 22:57
                    夜晚的风很凉,吹在身上不免让人打起寒颤。

                    走道上行人很少,我和她一前一后走着,又是一阵凉飕飕的风,她的身上颤栗了一下,我连忙走过去,一边用身体挡住寒风一边说:“怎么穿这么少,夜晚还是会很冷的。”小杏摇摇头:“我没事的,也没有觉得特别冷……”

                    “还说呢,都冷的发抖了。”我说,索性脱下自己的风衣搭到她的肩膀上。她猛地抖了一下,忽然低下头,脚步也慢了下来。

                    “怎么了?”我觉得奇怪。

                    “没,没什么。”她使劲摇头:“我们还是快走吧。”

                    “嗯。”

                    依然是一路默默无语,我与她并肩而行,她埋头走路,我看不见她的脸。

                    什么时候与小杏生疏到这种地步了。

                    到了地铁站,我们站在月台上等车,小杏去下肩上的风衣递给我:“谢谢你了。小律被风吹得也很冷吧?”我接过风衣,笑道:“也没有啦,我是男的嘛,吹一下风没什么。”小杏笑了笑没有说话。

                    我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两人明明站的那么近,却好像隔得千里远。车道里有列车缓缓驶来的声音。我抬起头要说些告别的话,却忽的停住了。她正睁着那双大眼睛看着我。

                    “小律。”

                    “怎么了?”

                    “我能摸摸你的脸吗?”

                    微微愣住。她伸出手,小心翼翼地靠近我的脸,快要碰到发丝时忽然停住,像触电一般抽了回去。

                    “啊,对不起……”小杏低下头,把手收到身后:“列车来了,我得上车了,那么,小律再见啦!”我这才发现,地铁已经亮着车灯进站了。小杏拎起自己的包,转身朝列车入口小跑过去,我冲她招手,她回以我微笑。

                    地铁徐徐离开站台,我回想着小杏的话。

                    小杏她是怎么了……好像总是躲着我一样……

                    还有她说,父母要我回出版社去……

                    就是说……要离开绿宝石编辑部?

                    忽然觉得很累,我转身走下月台。

                    最后一班列车已经离去,地铁站也快关门了。我一路小跑出了站台,刚走出门口冷不丁一阵冰凉的水迎头而下,我慌忙退回来,这才发现外面已经下起了雨。

                    下雨了!天气预报有说么?!

                    肩膀和头发已经被淋湿,寒风夹杂着水滴砸在脸上,让人狠狠地打了个寒战。

                    地铁站的门口只有我一个人,抱着肩膀一边碎碎念着天气预报的不负责任,一边也只能无奈等待这场阵雨的停息。

                    看了眼手表,已经九点十分了……

                    等了一会儿,这雨却丝毫没有减小的趋势,反而越下越大,如果在这么等下去,说不定今天晚上都得在这儿度过了。我一横心,索性抬手遮住头,拔腿冲进雨幕中。

                    幸亏地铁站与公寓离得比较近,这样跑大概只需要六,七分钟。

                    连绵不断的雨打在身上,凉气蔓延,风衣和裤管都被溅起的水花淋湿,风像锋利的刀割在脸上刺刺生疼。

                    好冷。

                    努力地加紧步伐。我眨了眨眼,雨幕里的街道在视线里渐渐模糊。


                    回复
                    12楼2013-03-24 22:58
                      05.
                      我做了一个很恐怖的梦。

                      要是你在这个世界消失了的话,你会怎么办?




                      我此刻一定脸色惨白,表情狰狞。

                      明明是碰得到东西的。明明有好好地站在地上。

                      可是为什么。

                      我站在拥挤的大街上,人们忙碌地来回,没有人注意到我的不知所措。我孤零零地在流动的人河中,绝望从心底像疯草一般生长。

                      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不可能吧……?

                      看准了一个行人,我抱着一丝希望向他冲过去,可是我清楚地看到,自己在碰到他的一瞬间变得透明,然后,自己就那样穿过了他的身体。

                      停下来回头看过去,那行人没有发现任何异常,依然若无其事地走进了人群中。
                      他没有看到我。

                      不,应该说,他看不到我。

                      所有人,都看不到我的。

                      我低头,看着自己的手。明明他们那么真实。

                      可我本身却是不真实的。

                      ——我被隔绝在了世界之外。




                      转身,向着小野寺出版社的方向跑去。

                      那里,那里有我的父母,他们一定能看到我的,一定能。





                      一口气上了顶楼,这么长时间的狂奔却没有感觉多么的累。

                      到了,父亲的办公室。我忍不住心里的狂喜,平静自己的呼吸,正准备走进房间,那里面却忽然走出来两个人。

                      一个是父亲,一个是陌生人。

                      我愣住。父亲微笑着说:“不愧是我的儿子,业绩非常的出色啊!”另外的那个人也笑着回应:“我觉得还不够呢,宇佐见先生的书应该可以畅销整个日本!”

                      两个人说说笑笑,父亲径直穿过我的肩膀,走了过去。

                      心中像结了一层冰,堵在心口,使人不能呼吸。

                      再次转身。档案室,会有我的档案的。

                      一定有……

                      但是在档案室翻箱倒柜,也没有找到标有“小野寺律”的档案包。

                      怎么会这样。




                      狂奔,漫无止境的狂奔。

                      我拼了命地跑,穿过一个有一个人的身体,拥挤的街道对我没有任何阻碍。

                      原来我从来没有存在在这世上过。

                      父母的儿子,不是我;小野寺家贵公子,不是我。

                      就连高野先生的恋人,也不会是我。

                      还有谁,还有谁能帮我!

                      我不想像现在这样啊!

                      腿终于失去了继续奔跑的力气,我停下来,强忍住想哭的冲动,抬起头,努力在人群中搜寻着是否还有熟悉的身影。

                      有什么人,无论是谁都可以啊!

                      ——呼吸猛地停滞。

                      来往的人群里,那个黑色的人影正在随人流向这边走过来。

                      熟悉到不行的身影。

                      熟悉到不行的眼神。

                      高野先生。

                      高野先生。

                      直至他从我身边走过去我才反映过来,下意识地伸手去抓住他的手臂,手指却从他身上穿透而过。

                      不要。

                      求求你不要这样。

                      努力去抓住他,但手中永远是空的。

                      挡到他面前张开双臂,但他永远都会毫不犹豫地穿过我然后离去。

                      甚至想从背后将他紧紧抱住,但最后也只能眼睁睁地看他轻松离开相环的的臂膀,渐渐走远。

                      他琥珀色的瞳孔里没有我的影子。

                      我依然不放弃,一直跟在他身旁,想尽各种办法去阻挡他。无济于事。我怒到极致,甚至对着他破口大骂,数落他的各种讨厌之处,用尽了我会的所有不好的词语,希望他听到,刺激到他。

                      但他没有任何反应。

                      对于我的怒骂充耳不闻,走路目不斜视。

                      这时候真是想狠狠揍他一顿!

                      但我无法做到。

                      我连碰都无法碰到他。


                      回复
                      14楼2013-03-24 23:00
                        ……高野先生。

                        我好累了,我已经走不动了。我们别走了,好不好?

                        拜托了。

                        拜托……你看我一眼好不好。

                        拜托你听我说话好不好。

                        拜托你,别走,别走好不好……

                        终于体会到了愤怒到绝望的感觉,非常非常难受。

                        非常非常悲伤。

                        双手再次从他的手臂上穿过,我站定,向着他的方向,拼尽全力地,嘶声喊了出来:

                        “高野先生!!”

                        他没有止步。

                        “嵯峨前辈!!”

                        他没有回头。

                        “前辈!!”

                        他,没有回应。




                        ——“高!野!政!宗!!”




                        我几乎觉得自己再也无法发出声音了。

                        有一瞬间世界忽然安静下来。我强忍眼眶里的泪水,恍惚里觉得整个世界渐渐发白,起了蒙蒙大雾,将其他人隔阂在外。

                        只剩下我和他。



                        高野先生的脚步顿了顿。

                        我愣愣地看着他修长的背影。

                        他,停下了。

                        他朝四周看了看。

                        我在这儿,你转身回头看一眼啊,我就在你身后啊,你一回头就能看到我的。

                        一定能看见我的。

                        可是。

                        他没有。他再次迈出脚步。

                        心脏好像在一瞬间被粉碎,七零八落,鲜血淋漓。

                        不要走。

                        不要走。




                        【不要丢下我一个人……】


                        回复
                        15楼2013-03-24 23:01

                          06.

                          ——【啊啊啊啊啊啊】!!!!

                          猛地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明晃晃的天花板。

                          在做梦?

                          啊不,这才是现实!

                          我坐起来,举起手,使劲捏了捏自己的脸颊。

                          嗷,好痛!

                          没错,这才是现实!

                          再次揉揉脸,确定自己是真是存在的,那些恐怖的事情只是在做梦而已,做梦而已!

                          抬手拿过闹钟,看了一眼时间,突然一阵毛骨悚然。

                          睡过头了!真是糟糕又要迟到了!又要被高野先生骂了!






                          “我来了!”

                          “小!野!寺!你迟到了!”

                          我抽了抽嘴角,自动无视高野先生投来的目光,一边将公文包放到桌上一边拉开椅子坐下。

                          “呐,律酱,你的脸色怎么还是不怎么好啊。”一旁的木佐先生凑过来。

                          “啊?有吗?”我取下脖子上的围巾:“不过放心吧,我什么事都没有!”“恩那,那就好!”木佐先生天真一笑,在桌柜里找了找,拿出一堆铜锣烧放到我面前:“为了庆祝律酱归来,这些吃的就送给律酱了哦!”“啊!真是太谢谢木佐先生了!这个铜锣烧很好吃呢!”“那是,特别是芝麻味的,甜死我了……”“哦,我还比较喜欢吃甜食呢,所以……”

                          “木——!佐——!!小——!野——!寺——!!”

                          魔音贯耳!

                          我们两人在一瞬间僵住了,下一秒高野先生的声音响彻编辑部:“木佐!你很闲么,还不快去工作!”

                          木佐先生很委屈地看了一眼高野先生,对我投来抱歉的目光,就默默退了回去。

                          “小野寺!病好了就快点去工作,还有时间在这里和同事交流情感增进友谊?!”

                          ——交流情感?!

                          ——增进友谊?!

                          “高野先生——!”

                          “干什么?”总编大人抬起头,眼镜片闪过一道寒光。我忽然就没了底气。

                          他危险地眯起了眼睛:“怎么,小野寺,还嫌自己手头上的事情不够多么?过来。”“……哦。”我极不情愿地移动到他的办公桌边。

                          “喏,旁边的都帮我校对一遍。”他指了指桌上的五大摞稿子。

                          五大摞!

                          高野先生,你这是要我晚上睡在编辑部吗?!

                          狠狠横了他一眼,我抱起稿子,大声说:“没问题!”

                          是想要我认输么?!是想看我出丑么?!不可能!高野先生你给我做梦去吧!

                          谁知他只是抬头看了我一眼:“那就把它们在五点之前校对完毕吧。”

                          我差点没摔一跤。

                          “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么?”总编大人换了个舒服的姿势,手中悠悠转着笔,不屑地摇摇头。

                          我被小看了!我被高野先生小看了!

                          “哈!哈!哈!怎么会呢!放心吧,我绝对在五点之前完成!”我大笑三声,拍拍胸脯:“高野先生走着瞧吧!”


                          回复
                          16楼2013-03-24 23:02
                            “哦?”他挑了挑眉:“工作上的事说完了,我现在有一个私人问题要问你。”

                            “什么事?”我皱着眉问,心想再耽误时间任务就完不成了。

                            “你昨天晚上,”他缓缓抬眼:“是几点回家的?”

                            我一下子愣住了:“唉?”

                            但又马上反应回来,我别过头去收起稿子:“……那个,我为什么要告诉你啊。”

                            昨天晚上的事高野先生不会发现了吧?

                            “喂,身体,没事吧?”

                            “啊!没事!”手一抖,差点把稿纸扔出去。

                            我强装着笑容:“我,我昨天什么事都没有啊!”

                            高野先生依然看着我:“你的脸色,真的不太好。”

                            我转过身去,一边大跨步走回去一边装作很轻松:“这不需要你担心!”

                            他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喂……”我告诉自己什么都没有听到,不再管他,回到办公桌边把稿子收好,坐下来拿起一叠厚厚的纸张争分夺秒开始校对。

                            要在五点前把工作做完,说实在话时间还是很紧张的。

                            也真是奇怪,怎么刚过截稿日几天就有了这么多样稿了?

                            反正绝对不能让高野先生小瞧自己!

                            刚刚看了稿子一眼,忽然熟悉的声音传进耳里:“木佐!把这个去Copy一份。小鸟!你那边吉川千春的连载稿准备好了没有?哈?没有?快点去催!”

                            拜托!我现在要工作!工作!快点忽略掉高野先生吧!

                            “美浓!打电话给营业部,问问宣传进度!”

                            别听,别听,别去想高野先生了!

                            “喂,你好,我是丸川书店绿宝石编辑部的高野……”

                            我“啪”地一声放下稿件,抬头瞪了一眼某个家伙一眼。

                            只要听到他的声音,我就怎么都没办法集中注意力工作了啊啊啊!

                            正在心里吐槽着某人,他忽然顿了顿,目光移到我这边。

                            脸上立马烧了起来,我扭过头,移开视线,抓起稿子装作很认真地校对。

                            我在干什么啊,为什么要那么在意那个家伙啊!

                            这样不是太傻了么!

                            脑子里乱乱的,稿件根本看不进去。我使劲按着太阳穴,默念着要认真工作,要把关于高野先生的一切都先从脑袋里隔离出来。

                            胡思乱想着,突然有模糊的影子在眼前一闪而过。

                            按太阳穴的手僵住了,我闭上眼,一幅画面在脑海中定格。

                            在昨晚的梦里,我站在他身后,竭尽全力喊他的名字。

                            ……唉,别再去想它了。

                            不过是一场梦而已,有必要这么耿耿于怀么,那全部都是我的胡思乱想罢了。

                            那么,现在,我要努力工作!

                            深深地一次呼吸,我睁开眼,低头将一摞稿子放到面前,攥着笔,全心投入思考。

                            我知道,要是我连集中注意力都办不到的话,高野先生会笑话我的吧。


                            回复
                            17楼2013-03-24 23:03
                              脑袋上挨了重重一击。

                              全新思考的状态一下子给打的烟消云散,我当然知道是哪个混蛋干的,第一时间“噌”地站起来转身吼道:“高野先生你干嘛啊!”

                              那个混蛋手中晃着纸卷,挑了挑眉:“我在敲你啊。”

                              相信我的脸已经黑了下去,我不满地说:“我正在认真工作啊高野先生,请你不要来打扰我!”

                              高野先生脸上闪过一丝惊讶,忽然抬手在我的额头上又敲了两下:“你有没有时间观念?你看看现在编辑部里还有人么?”

                              我捂住头躲过他,朝四处望了望。诶,人呢……?

                              “他们都去吃中饭了。”高野先生放下纸卷。

                              吃饭?现在几点了?

                              “你难道一点都不觉得饿?”我还没反应过来,高野先生一手抓住我的手就要把我拉出去。

                              “喂!请等一下!”

                              “怎么?”

                              “我,我不饿!我不需要去吃饭!我还有很多工作要做呢!”我甩开他的手,快步走回到自己的座位边。他挑了挑眉:“我以上司的身份命令你,陪我去吃饭!”“啊?你这是滥用职权吧!”我反驳道。“快点去吃饭,难道你又想工作到中途昏倒过去么?”他走过来,又要拉我的手臂。

                              昏过去什么的……谁会想在经历那种事情啊!

                              我推开他伸过来的手:“高野先生……你真的不用管我了啊,我现在胃很疼,没胃口吃东西啦。”

                              “胃疼?”高野先生皱起眉头:“那更应该出去休息一下了!”

                              “不,不用了,我真的不想吃东西!”

                              我别过头去,一边整理工作资料一边说:“高野先生你快点去吃饭吧,小心没位置了……”

                              忽然耳后一热,高野先生的声音响在耳畔。

                              “既然你不去陪我吃饭,那我也不想吃东西了。”

                              “哇!你干什么!别对着我耳朵吹气!”我跳到一旁,不知何时他搬了个椅子坐到我旁边。

                              “等等,你说你……不去吃东西了?!”

                              “对啊。”他抬手托腮。

                              “喂!高野先生!你这样会饿死的!要知道到晚上九点十点可能才能吃上晚餐诶!”这人知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么?!

                              他貌似很无奈地耸了耸肩:“没办法,谁叫你不陪我出去吃东西。”

                              这……这是要挟?!

                              这个无赖!

                              “你……你吃不吃东西关我什么事!”对啊,他不吃饭关我什么事啊!

                              高野先生靠在椅背上静静地看着我,我转身走到复印机边上,特意避开他,觉得自己的动作都变得很不自然。

                              “喂,我真的很饿了。”

                              “那就请你快去吃饭!”

                              “不要。”

                              “那就请你饿着吧!”

                              “……我说你啊,”高野先生微微颔首:“除了工作,你就这么不愿意和我呆在一起么?”

                              “哈?哪有?”我几乎下意识地答道。

                              “那就快点陪我吃饭去啊!”

                              “凭,凭什么!”

                              我整理好打印的一叠纸,还没转身,蓦地一只手从身后抚上来,揽过我的腰。我像是一下子定住了,双手也悬在了半空中。

                              “高野先生……干嘛?”

                              他沉默地揽着我,也不说话,好像是在感觉着什么。我也不敢说话了,两个人静静的,我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咚咚,咚咚,咚咚……

                              有点耐不住了,我轻声说:“喂,那个……”

                              “说真的,你就陪一下我吧。”声音在肩膀后:“你必须吃点东西。”

                              “额……”

                              “那次在医院,你睡了那么久,那个时候我一直想着你在我面前倒下的场景,我的心脏都要停掉了。”他缓缓地,低声说:“我,很怕……所以我必须照顾好你。”

                              “这就是你一定要和我一起的原因。”

                              我听着他的声音,简直能感觉到自己的心在剧烈地震动。良久,我结结巴巴地开口:“好,好吧……那个……绝对不能耽误我太长时间啊……”

                              “知道……”那声音凑近了些,我忽然感觉到耳郭边碰到什么凉凉的东西,一瞬间呼吸都卡壳了。

                              高野先生,好像在吻我的耳朵……

                              我像是受了惊吓一般,手居然微微发抖起来,头还别扭地保持着那个姿势,动都不敢动。

                              “……走吧,再晚就吃不了东西了。”那熟悉的声音传来,我才一个打战回过神,慌忙点了点头:“是,是……”

                              高野先生拉起我的手,脸上似有淡淡的笑容。我躲闪地移开看着他的目光,心里不住的骂自己又差点随波逐流了。


                              回复
                              22楼2013-04-03 21: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