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解之谜吧 关注:1,267,505贴子:5,050,020
  • 12回复贴,共1

转〜〜我在殡仪馆工作的三个月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3-06-24 01:16
    2005-05-30 on 21:23

    忽然想起来,自己看了这么多故事, 其实自己也有很多的故事, 有的是有点灵异的,有些
    不是,却是很感人的。 这些都是真实发生在我身上和我身边的故事,发生在2000年的九
    月到十二月之间。

    我还想在这里表达的,就是很多人都看鄙视殡葬工人,认为他们低下,又着着很肮脏的

    作,我希望让大家知道,他们(我们)的工作,是很崇高的,以至于没有修养的人根本

    能理解这种崇高,他们,是值得尊敬的,因为他们都工作在生命的终点站上。

    我的表达水平可能会差,不过我尽力,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故事,这些都是真的,我从来

    骗人。

    By --------Chong




    2005-05-30 on 21:58

    1,工作的第一天

    2000年九月,是我去殡仪馆工作的第一天,头一天,馆长就给我和另外同去的两个女
    生,讲在这里工作如何如何苦,如何如何累,还‘大义领然‘的说,“来这个工作,要
    过三个关,第一关,就是死人关。(后面两关不记得了哈)”我当时就觉得这个
    馆长真XX没水平,不但没有风范,感觉还故意在那里吓人。我知道我是一定会在这里工
    作了,所以我来了,就不想要退缩,从来如此,所以,我不怕。

    当时我是一个中专毕业生,本来说毕业要分配工作的,被骗了,于是回到家,打算进政
    府工作,可是那个局长也搞怪,说什么,要来局里,就要先到下属单位煅练,我就不得
    不去殡仪馆了,妈妈爸爸都觉得很对不起我,但是为了以后能进局里,我只能忍。女孩
    子,他们希望我能平安幸福的过一生,就够了。

    我到了“殡仪组”, 是专门负责为死去的人做司仪的工作,包括写挽联(这个我拿手,
    毕竟我的书法只差两级就是中国顶级水平啦,哈哈哈),摆放花瓶,花圈,为死去的人
    化妆,换衣服等等。当然,还有打杂做清洁的小事情,当然是由我这种小喽喽来干
    了。

    在听完工作介绍以后(都是些体力活,真受不了)我去看了一场哀悼会,近距离看到了
    一个死去的老爷爷,当时都不知道是什么感觉了,可能麻木了没感觉,毕竟我当时才17
    岁。

    一天下来,满脑子都是哀乐的声音,哭的声音,还有那种福尔马林的味道,这种味道,
    还会在将来陪我度过接下来的三个月时光,当然,还有我18岁的生日。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楼2013-06-24 01:21
      2005-05-30 on 22:57

      3,存房大姐遇到的灵异事件

      存房,其实是我们那里的一幢小楼,只有两层,是摆放骨灰的地方,有些家属会暂时把
      盒子寄放在我们这里。里面摆有各式各样的盒子,有中国风格的,有小洋楼,还有的只
      是不同样子的坛子。

      这个地方也真是怪,时时都透着一股冷气,我是相信超现实的,所以,我认为,这里应
      该是一个阴气很重的地方。一走近这幢楼,就能感觉到冷,更别说再往那些房间深处走
      了。我很尊重这些死去的人,所以我从来不乱说他们,不拿他们开玩笑,自然也不会乱
      动他们的盒子。

      守存房,负责存取和记录工作的,是一个人很好的大姐,她有一次,大家没事一起围着
      火炉取暖的时候,她给我们讲了一些不可思议的梦。

      一天晚上,她梦到一个老人,老人对她说,唉呀大姐啊,我好难受啊,我在这里这么久
      了,我家里人都不来看我,你能不能帮我打个电话,叫他们来看我啊。然后说了他的名
      字。(在梦里,大姐没有和他讲话,因为梦到死去的人没关系,但是和他们讲话就不好
      了) 第二天,大姐就拿出记录本看,真的找到这个名字,是一年前存在这里的一个老人
      的盒子,一看还真有电话。 我问大姐,那你打了没有啊? 大姐说,哪敢打啊?我打了
      说什么啊? 难道说“你们家XXX说好想你们,叫你们来看他?“ 晕倒。

      还有一次更强,我也在。大姐有一天早上说梦到一个和她差不多的中年妇女,她说:
      “唉呀大姐啊,我说你们这里怎么这么挤啊,就像综合市场一样,弄得我气都透不过来
      了,你帮我个小忙吧。”然后说了名字。大姐还强调说,她记得特别清楚,因为这
      个妇女形容说像”综合市场“,她觉得有些搞笑。 我很好奇,非要去看看,于是我们就
      一起去了。 结果真的有这样一个女人,再一看她的盒子,果然是和她两边的另外两个盒
      子离得特别近,把她挤在了中间。 于是我分别对着另外两个盒子说,不好意思啊,动一
      动你们,因为这里有点太挤了。然后把它们重新放好了。

      还知道的有一次,是大姐梦到一个中年男人,说是喜欢她,要大姐和他走,在梦里大姐
      不干,后来说,还好是拒绝了,要不他就拉着我一起下去了吧。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4楼2013-06-24 01:22
        2005-05-31 on 02:44

        6,发生在眼前的碎尸案

        我们再杀回去,讲点吓人的故事。

        杀人碎尸,想必大家都常常听过,恐怖电影里常用的东西。不过真正见过的人,应该不
        多了,也都是一些围绕着这个工作的人,当然,除非你就是凶手。

        在看到尸体的真面目之前,我只看到了。虽然不好,引用当时同事们说的
        话,就是来了一个“冬瓜人”,我很奇怪什么是“冬瓜人”啊?从来没有见过,于是我
        就很找死的一阵风冲了过去看,结果。刚开始还没看出来是人,仔细一看,其实
        只能说是个身体,没有头,没有脚,没有手,什么都没有,就是一个身体,的确很“冬
        瓜”。周围有很多人,有法医和警察,然后就是工作人员,和我这种看热闹的小喽喽。
        大家都在议论,说凶手真残忍,把人杀了还分尸,也不知道他们是从哪里找到这个躯体
        的。

        过了一周,传来消息说,死都的其它部分找到了。(不想说人家是“冬瓜人”了)又是
        一阵风,我冲了过去。看到警察正把这些肢体从一个很恶心的大麻袋里拿出来,具说这
        个麻袋是在河边发现的,里面装有很多木屑混合着,肢体以经泡得发肿,并且变成紫色
        了。

        警察拿出肢体,放在地上用清水冲洗,冲干净一个部分,就摆放在地上。(由于身体在
        之前以经拍过照片,被烧掉了,所以只能用这些肢体,大约摆成人形的样子)手和腿脚
        都被分成两份,最后是头。她是一个长发的,大约不到40的女性,她眼睛是睁开的,脸
        肿得很圆,和照片上一点儿也不像,还是紫色的。为了方便,她的头发被剪短了,然后
        继续冲洗,冲洗的时候,我就蹲在她旁边看,离我只有一尺多的样子,看得很清楚,当
        她的头在地上转来转去的被洗的时候,我觉得她的眼睛一直看着我。(晕,不过不吓
        人,因为不是我杀的,真PF凶手,他真变态)

        记忆很深,好像凶手到最后也没有消息,我觉得像这种事情多了,多得是的案件都没有
        办法破。希望科学再先进点。

        (注,看了我这些故事,各位一定不要觉得我是变态啊!我是一个很善良的小女
        子。 )我想告诉大家,这种事情真实发生的时候,根本没有电影里那么精彩刺
        激,或是看着好玩,它们是残忍杀害的生命,它们发生的时候,不是在开玩笑。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3-06-24 01:24
          2005-05-31 on 04:10

          9,我的耻辱


          在这样的地方工作,被骂是家常便饭,动不动就有人骂你,这些人有的是因为亲人死了
          太过伤心,没有地方发泄,有的,是因为太难受于殡仪馆这种黑色死亡的压抑感,而有
          的,只是想显示他们的比我们更高尚,他们没有做这样“低下”的工作。(当然,这种
          人其实最恶心)

          我从来都是保持无所谓的态度,不会和这些自认为更有修养的人计较。 但是,有两次我
          记得很深刻。一次是国庆节的文艺活动,另一次是恶性侮辱事件。

          第一次的国庆节文艺活动,我是两名主持人中的一个。我本人最不喜欢参加这些活动,
          所以当时也是相当痛苦的。(不过那几米长的画是我用了一个月的时间,每天下午画出
          来的,这个我很喜欢,也可以摆脱累人的工作,在工作间里画画,并且可以随意使用各
          种美术用具)好不容易主持完节目,我觉得难过极了,因为我没有准备过,所以说错好
          几次,还是我生平第一次主持节目(不管在哪里),我虽然不在意,但还是少少对自己
          有些不满。 我们馆里请来了记者,我竟然听到记者发表言论说:“真没想到现在的殡葬
          工人还有这个水平,组织这样一个文艺会,真是很了不起了!”我当时就差点没从桌上
          摔下来,天哪,他这也太看不起我们的水平了吧,虽然我当时只是中专毕业,但至少书
          法绘画,还是有资本的,书也看过不少的,当时真想去扁他们,当然,我是“淑女”
          嘛,想想就算了,还是没出手滴。哈哈。

          第二次就不爽了,是我这一辈子也不会忘记的。 那天天气不好,也许人心情也不好。存
          房的大姐又不在。我和我的好友同事当时在帮一位中年女人办存放手续,她的妈妈刚刚
          去世了。我的同事在填写表格(她的字漂亮嘛),我在边上看,那个女人也轻轻的回答
          我们的问题。结果她的老公这时候来了,想起这个人我就恶心他,他在外面等了一下,
          就不耐烦的按喇叭,大叫到,快点快点,女人只是回过头看了他一眼。我心想,这个老
          公是怎么当的,自己妻子的妈妈死了,多多少少,应该更加温柔一点,体谅一下这种悲
          伤的心情他,他还大呼小叫的。大家不管他,继续工作。结果他更夸张了,大吼到:
          “你们这些人是怎么工作的?填个表都这么久,XX的没读过书的!”在这一瞬间,我的
          呼吸都快停住了,血一股的全冲上脑门,我真的很生气,从小到大,我都是爸爸妈妈手
          心里的宝贝,老师,同学,邻居也好,都是很喜欢我的。家里是的前辈有两位都是校
          长,家族历史也很久远,是书香门第,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什么时候有人对我说过
          这样难听的话?我几乎没有听到过有人骂我,因为我一直是一个很友好的人。可这个人
          竟然。我的同事也停了下来,我知道她一定也很生气,空气在几秒内充满火药
          味,可又在几秒内消散了。也许是我从来没有和人起过冲突,也许是我们有职业道
          德,也许我们根本不想和他计较。

          他的女人有点不好意思,急急的办完手续走了,离下我和我的好朋友,在那里,好几分
          钟都没有说过话。

          后来我结束了工作,是我强行结束的,然后在妈妈爸爸的支持下,进入了IFY,在几乎可
          以说不懂英文的情况下,天天学习,开始老师说什么我根本听不懂,只能看别人做什
          么,就跟着做什么,有几次老师叫我起来回答问题,我完全不行,老师又强迫我回答的
          时候,眼泪就一直在胸口处打转,当然,我一定不会哭的。后来我跟上了别的同学,本
          来以经变得不知怎么和高中生相处的我,交到了朋友,慢慢开朗起来了。 时间过得很
          快,转眼四年,我22岁了,我在英国上完了我的本科,要再一次走上社会了。我不知道
          我想证明什么,可我不是低下的人,这个世界上,只有没有良心的人,永远也没有低下
          的人。我是一个殡葬工人,我不觉得丢人。有些人告诉我说,你以前的工作,以后还是
          不要告诉别人了。我只会说,我怕什么?我如果怕告诉别人,不正是说明我觉得这个工
          作是丢人的?不也正是说明,我自己都看不起自己吗? 不会的,我,曾是一个殡葬工
          人,虽然现在我再一次面对社会选择工作,但我永远都尊敬这些仍然工作着的人。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0楼2013-06-24 01:25
            2005-05-31 on 05:08

            11,再次见到你


            有一天下午的时候,我坐在沙发上写信玩,(因为下午通常没有人火化,只会有送来存
            放的人)一辆运尸车静静的就开进后院来了,司机一下来,就说:“唉,真是可惜了,
            又是一个年轻人。”一听到“年轻人”我就好奇起来了,年轻人总应该是有故事的。

            “叫小强(化名)。”我一听到这个名字,忽然想起了什么。

            那是我小学的事了,五年级的时候,转来了一个男同学,瓜子脸,皮肤有些白,脸上带
            着很多小雀斑,有些顽皮,但是比别人懂事。我和他关系还好,不过也只在一起玩过一
            次:有一天下午,我正在卖名信片(是我爸爸当时邮电局发行的名信片,卖一张我能挣
            一点点钱,我家当时住在一个中学,因为那个时候我妈妈是高中的语言老师,我就在学
            校里卖给那些中学生),我忽然看到他,他还算个新人吧,我们都有点不好意思,不过
            毕竟是小朋友,很快就玩起来,他是到学校来看他一个阿姨,这个阿姨刚好也是这里的
            老师。他帮我卖名信片,一直很有意思的聊天,呆了一个下午。之后我们没有在一起玩
            过,但是关系总是不错,我常常冒犯班委什么的,他总是帮着我。不过缘份总是很短
            的,只过了一个学期,他就转学走了。当时我想过写信,不过太小了,又懒,就罢了。
            再也没有联系。不过说来也怪,虽然只是这么短时间的同学,我却对他记忆很深,直到
            后来我上中专的时候,一年两年的,也会偶尔想起他来。(现在回想起来,这就是和他
            的缘份吧,说浅不浅的)

            再一次听到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其实是很特别的)我就更加想要看看他。可是不巧,当
            时就急着要火化,外面来了一堆亲人和同学,很多人。我借着各种机会接近他,想要把
            他看清楚,可是总是不行。当他被放在最后的车床上,我再一次走近他,假装给他整理
            被子,可是窗子外面这么多眼睛看着我,实在没有办法看久一点。 我碰到了他的手,很
            冷,很硬。

            只是那么几秒钟的时间,车床就起动了,我再也看不到他了。难受了好一会儿,我忽然
            想起去看他的遗像,于是在外面大院找到了他的同学,抱着他的照片,很明显是一个学
            生证上的照片,他很瘦,带着一付黑眶眼镜,穿着校服。
            就是他,过了十年,他仍然没变,有点白的脸上,有一些以经不太明显的雀斑,瓜子脸
            却显得很无力。他是得病去世的。

            我呆了好久,我没有想过我身上,在这里,还发生这有点戏剧性的事。生活真是捉弄
            人。 我走到门外,买了一些纸钱和香蜡,在最大的那个祭坛下面将它们一一点着,一边
            点,一边对他说,虽然只是小学一个学期的朋友,其实我还真的想过会不会再一次见到
            你,之后的这么多年也没有忘记过你,然而今天我们真的见面了,只是没想到会是这样
            的情景。我们的缘份很浅吗?我只同你一起相处过一个下午。我们的缘份很深吗?
            我比你在这里所有的同学都要早认识你,而且,我们在生命和死亡的线上相遇,最后一
            次。

            我相信我们死去的亲人和朋友,一定可以知道你想要告诉他的话。我告诉他,我们一直
            是朋友,也许下辈子还会认识,我告诉他,你要保重。



            写完这个故事,我忽然觉得,胸口一阵翻腾,我忍住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2楼2013-06-24 01:26
              2005-05-31 on 05:26

              12,人,消失了


              累死了,我们说完煽情的故事,还是来讨论一个民工在工作时,面临的人生安全问题
              吧。

              这件事很简单,一辆工地的大车,冲了进来,在小小的后院里面,显得格外XXXX。
              我走了过去,因为这车太大了,有点像坦克,所以我没敢走近。 只见我的一个男同事和
              大车里的人,一起把一堆泥从车上铲了下来。周围的8挂就开始了,我也跟着8挂
              了,原来一个在工地上的民工,因工殉职了。他正在工作的时候,上面的大吊车,在很
              高很高的地方,吊着几吨重的东西,从他的上方轻过。很可怕,吊车上面吊的东西,
              竟然断了,可想而知,几吨重的大集装箱,从那么高的地方掉在一个人的头上,这个人
              还会不会存在。
              我眼睛不好,只隐隐看到,稀稀的泥里面,有些布料,有些头发丝,还有一堆东西,我
              不敢肯定是不是肠子,但是我真的不能说那一堆东西,它是一个人。
              这个民工就这样死了,我想工地可能就赔给他家里一些钱,打发掉他们了,他们是穷
              人,在这些人的眼里,是很容易打发的。
              中国这么大,这种情况肯定常常发生,民工们为了挣口饭吃,仍然在这样的环境下工
              作,再比比这边英国的工人,真是。

              我们可以做些什么?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3-06-24 01:26
                2005-05-31 on 06:36

                14,我梦到的鬼魂


                算了,讲点邪门儿的。

                我从第一天工作以后,就梦到各种各样恐怖的东西。(现在也会梦到,不过好少好少,
                大多是超极刺激科幻电影类的情节,我全都有记下来哦,以后要出书的,狂笑中)我能
                记住的只有几个,别的都大同小异,什么满地的血啦,死人啦,分肢啦,就不在这里恶
                心大家了。

                第一个,就刚工作的头几天就梦到了,梦到我旁边睡着一个死去的老人,晕倒,我怎么
                会和他睡在一起?我又没死,于是我想起来,结果他竟然坐起来,很僵硬的用我的衣服
                压住我的胸口,好像想要闷死我。我挣扎了很久,终于忽然醒来了。唉,不怕不怕,是
                我把被子捂得太紧啦。哈哈哈

                第二个梦,这是唯一的一个让我吓醒过来,并且再也不敢睡觉的梦。相反,梦的内容并
                不血腥。我梦到我晚上起来上WC,我的房门正对着我爸妈的房门,他们没有关门,于是
                我不轻意向里面看了一眼,我爸爸妈妈正在睡觉,能看到被子拢起来的形状,可是,他
                们的被子上,竟然有两只猫,很黑很黑的猫,黑得几乎看不到它们身体的全部,只有那
                两双发着冷光的眼睛,幽幽的看着我,一只猫坐着,另一只在它旁边趴着,它们很懒的
                样子,我却觉得压力特别大。忽然间醒过来之后,我再也没有办法睡着,我那晚很怕很
                怕,于是我打开床头灯,一直没有睡,拖到第二天。我一直觉得这个梦是有意义的,而
                且一定很不好很不好。结果这件事在我上IFY不久,就应验了,我家里出了一件大事,爸
                爸妈妈都很累,被这件事折磨的一个月都各瘦了十斤。还好如同恶梦一样,事情总会过
                去的。

                最后一个怪怪的梦,是12月份,我工作的最后一个月初,我梦到了那一天工作的时候,
                看到的一个16岁的男孩,(他的故事我可能之后会讲)他在火化前是被解剖过的,所以
                我当时看到的他下巴上那很深的缝合线,也照样的出现在了梦里。还有一个女孩,也是
                当天有看到过一眼的。在梦里面,我发现他们安静的站在我旁边,我睡在床上看着他
                们,我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他说话了,虽然他的嘴巴没有张开,但是我知道他在说话。
                他只说了一句:“快点离开那里吧,再这样下去,你的肺会出问题的。”之后他们两默
                默的站了一小会儿时间,就不见了。接着就是我醒来,面对着黑夜中的冷空气,回想着
                他说的话。的确有点怪,因为我从十月底开始,就感冒了,我一直有很听话的吃药,天
                天吃,还是一点也不见好转,扁桃体发炎,过了就是咳嗽,一直咳嗽。嗓子没有变粗,
                但是后来12月初的时候,有觉得胸口都生疼了。

                不过还好当时以经和家里商量要辞掉的事了,所以12月最后一天工作完,和平时一样参
                加了同事们的饭局,又破例去了CA拉OK,第二天,就直接没有再出现了。说来也真的很
                怪,两三天以后,我的感冒就几乎好了,拖了这么久这么久的感冒。

                我相信我自己,我从来都知道他们不会害我的。这个社会上有些活着的人,其实比鬼要
                可怕多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5楼2013-06-24 01:27
                  2005-05-31 on 07:05

                  15,从北方来的打工妹


                  讲得简单点,总的说来,就是一个从北方来的打工妹喝下一整瓶的农药,自杀了,原因
                  很简单,为了一个男人。

                  来送她最后一程的,只有她的叔叔一个人,叔叔站在车床前面,不停的给她整理被子,
                  整理头发,一边说(同志们,我记得一句原话,还有他的口音):“X儿啊(我想是她名
                  字,前面的字听不清楚),当年我把你送到火车站,我千嘱咐万嘱咐,要XXXXXXXXX(不
                  记得了),结果你还是XXXXXXXX,今天我又把你送到这个地方,我要说的还是以前那些
                  话,XXXXXXXX”。 (不好意思,只记得这些)

                  大致的意思是: 当年我送你的火车站的时候,我千嘱咐万嘱咐,你到外地打工,一定要
                  保护好自己,我知道一个女孩子在外面不容易啊,要勇敢些,坚强些,没有过不去的难
                  关啊。 今天到好,你为了那个男人这样作贱自己的性命,你这一走是容易了,你有没有
                  想过你家的爸妈,你的亲人啊?今天我又把你送到这个地方,我要说的还是以前那些
                  话,要自尊自强,要勇敢,以后我就不能在照顾你了,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生命可贵
                  啊,以后不能再做这样的傻事了。你走吧,上路吧,以后就靠你自己了,要好好走
                  啊。

                  他说得很感人,我能记下的内容也就是这些了。感觉那个女孩子并没有死,这位叔叔还
                  是在担心她,在劝她。

                  我初中的时候,我表姐最好的朋友也是自杀了,是跳楼死的,为了一个男人。用我舅妈
                  当时的话说,就是:“这个女孩儿啊,她怎么就能狠心跳下去啊。”

                  女孩子们啊,一定要坚强,不管什么事,哪怕你觉得现在面对天大的事,总有一天也会
                  过去的。我们是女生,能够体会那种失去爱的人,或是被欺骗的绝望。可是这个叔叔说
                  的好,没有过不去的关。在难过的时候想想亲人,不要太自私了,因为你离去后将不会
                  再面对任何痛苦,但是你的爸爸妈妈和亲人朋友将会因此一辈子难过的。如果你觉得你
                  要报答爸妈的恩情,要报答亲人和朋友的爱,那么一定要勇敢的生活下去。自己的路要
                  好好的走,所有的姐妹们都会支持你的!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6楼2013-06-24 01:28
                    2005-06-01 on 02:18

                    17,丫丫安息

                    那天来了一个小婴儿,是一个很可爱的小女孩,我从来不知道BABY可以这么这么小的,
                    比我以前看到的BABY都要小。她被包裹在一张画满动画的棉布里面,带着一顶很小的毛
                    线帽。她的眼睛很用力的闭起来,能看到一只小手紧紧的握着拳头。很努力的样子,很
                    努力的和妈妈一起完成一件很了不起的事情。

                    是可怕的医疗事故让这个小小妹还没来得及感受一下妈妈的怀抱,就离开了。她被送来
                    的那一天,只有爸爸来了,是一个很知识分子模样的年轻男人。我想她妈妈肯定是太难
                    过了,还有可能在医院的病房里根本没办法来。我拿着记录本问这个年轻的爸爸这个小
                    朋友的名字时,爸爸的眼睛忽然红了,我看他忍了忍,自己做了一个深呼吸,然后说:
                    “叫丫丫吧,我们还没有来得及取名字。”当问到打算什么时候要安排火化,爸爸看了
                    看丫丫,说,不知道,还在打官司,就多麻烦你们几天吧。(在文章里面提到的“丫
                    丫”这个名字,是真实的,我希望丫丫的爸爸妈妈不见意我这样用,因为我实在没办法
                    自己再重想一个新名字,来代替这个我再也不会忘记的名字了)

                    小朋友的爸爸走了。我拿来一块黑扁,在大笔上沾上一些白色的涂料,用正楷字写下
                    “丫丫安息”,然后把它挂在了停放丫丫那个房间的门口。然后再轻轻的关上门。

                    过后的时间里,丫丫的爸爸也常常来看看她,每次都要我打开门,他自己站在丫丫的水
                    晶棺旁边,看着里面小小的丫丫,良久良久,然后会告诉我说谢谢才离去。

                    好些天过去了,官司始终没有了结,丫丫也一直得不到安葬。终于有一天,爸爸来了,
                    样子很沉重。他一边看着丫丫,一边对我们说:“今天火化了吧,官司还是没结,可不
                    能再委屈了孩子。”他拿出一个布熊熊,和丫丫一般大,让它陪着丫丫。火化前,他
                    对着丫丫说:“丫丫,爸爸妈妈对不起你。”之后没有办法再开口,默默的掉下眼
                    泪。

                    半个小时以后,他抱着很小的一个盒子,走出了殡仪馆的大门。最开始就是一个人来
                    的,也是一个人离开的,我终于还是没有看到丫丫的妈妈,我希望丫丫的妈妈身体没
                    事。妈妈怀了丫丫九个月,那时的幸福,梦想,全是丫丫,家里一定也有不少为丫丫准
                    备的东西。不过这个梦没有实现,丫丫只和妈妈形影不离的呆了九个月,不过妈妈的爱
                    却肯定不只只九个月这么短的。

                    医疗事故是没有办法完全避免的,不管是人还是机器总有出错的时候,只希望科学再进
                    步一些,医生再尽职一些了。虽然大部分医生都是天使,不过有一些还是。我就碰
                    到过两个有很深资历的老庸医,哼。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8楼2013-06-24 01:28
                      2005-06-02 on 04:15

                      18,梦里出现的男孩

                      之前在我的梦里,提到过一个16岁的男孩儿,我想多讲点故事给大家听,不过三个月的时
                      间看来真的很短。想来想去,还是只有他的小故事了。

                      这个男孩儿长得很可爱,这就是我第一眼看到他时候的想法,是一个眉目清秀的少年。
                      在火化之前,他被解剖了,所以清楚的还能看到他下巴下面那明显的缝合痕迹。穿着一
                      件纯白然的寿衣,整齐的系着一排中国那种古典的布扣。这么年轻就离开了,让人感觉
                      很可惜,打听到他的死因,感觉更是惋惜。

                      他竟然是和同学比赛喝洒,酒精中毒死的。听说那天晚上几个同学一起吃饭,又喝了不
                      少酒,人喝高了,就有点太过兴奋了,于是有人提意要打赌喝酒。他就和另一个男生比
                      赛,一人一瓶白酒,在大家的吵闹声中,两人仰着脖子就这么“咕咕咕”的把酒灌了下
                      去。天哪,真是傻孩子呀。

                      他的对手是幸运的,酒一下肚子,身体受不了了,就吐了。他没能吐出来,全闷在肚子
                      里,两人送到医院,只有一人活下来了。我想这帮小同学肯定巨后悔他们玩的游戏吧。

                      我当时对我同事说,这男孩儿也真傻,和人打个赌,比个赛,把命都赔进去了。不过我
                      同事好像有不同的见解,他大约的意思,就是说男子汉们有的时候就是要争个高低,要
                      争一口气,他觉得这个男孩儿并不是傻。

                      唉,到现在为止我还是不认同这一点的,男子汉争气是没错,不过在这之前,什么事应
                      该做,值得做,有没有这个能力去做,还是应该想清楚的,毕竟真正的男子汉,头脑应
                      该是冷静的吧。真为他可惜,希望他来世的时候,乖一点。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9楼2013-06-24 01:29
                        2005-06-02 on 04:52

                        19,他就是我老公

                        好臭好臭的味道啊,几辈子都没有闻到这种可怕的味道了。我一早上来到工作间里,就
                        是这个味道,我心想,肯定是什么特别的人物出场了。于是我蹑手蹑脚的走到车
                        间。一进门我就惊了一下。真就像是看到恐怖电影的现场版了。

                        这个男X约30出头,整个腐烂得不成样子。(还好我还能看出是个男的)。
                        怎么来形容他这个变质程度呢。真的就是恐怖电影了(美国拍的那种),脸上都
                        有好些个烂开的洞洞了,颜色也是乌乌紫紫的,对,还有黑的。看得出他的脸形很有棱
                        角,不过坚挺的鼻子也烂了。这些烂洞有些周围还伴着黄不黄绿不绿的,有点像是粘液
                        的东西。(晕倒,我正在吃酸奶,不能再写这个了)。 反正就是很恶心了,我真
                        不能想像,他脏脏的衣服里面的身体会是什么样子的。

                        人送来以后,我们给记录了一下,就放进冰柜里了,还不能火化,因为是有关部门送来
                        的,还在等亲人还指认了才能火化。(我估计这人失踪了不算短的时间)在这种情况
                        下,当然没有人来支付昂贵的停放费用了,所以他就被放进普通的冰柜了。这种很多人
                        都应该在电影里见过了,就是那种很大的一个冰柜,上面是一格一格的,有很多小门,
                        打开一个门,像抽屉一样,就能放一具尸首。因为之前说过的那些水晶棺,每天都得支
                        付一笔费用的,我记不得了,不过大约记得是上了百的。

                        我们组长一直在强调,叫快点安排火化,说像这样的腐烂程度,放在冰柜里也放不了多
                        久了。我在猜想腐烂了肯定会有很多细菌的吧,而且到时候把他从冰柜里拿出来,再到
                        火化中间的那一段时间,那味道肯定得把我们XX了。对了,再说一句,那个味道像什么
                        呢。说不出来,引用以前看过的一个恐怖电影里面的说法,就是像“咸鱼”的味
                        道,可能吧,我不记得自己真的闻到过咸鱼,不过猜想很像了。

                        过了好好好几天,在我们组长都急得不行的时候,终于来人说家属找到了,过来一指认
                        就可以火化了。于是我们把他抬了出来,我站在旁边看着,(我总是站在旁边看),那
                        味道又一次冲了出来,我看这死者也是真的不能再等了。来的,是一个农村女人,工作
                        人员把她带进车间的时候,我看见她怕得很,一直不愿意走近,我同事推她过去看,她
                        很远很远的望了望,马上说到,是了,就是他了。我同事直接晕倒,对她说,你都没看
                        清楚你怎么能这么肯定了?她笑了。笑得有些惭愧,还有一丝游戏。她仍然说,是
                        他,他就是我老公。然后死活也不肯看了,说快让我签字吧。我同事又把她拖近一点,
                        逼她看了看,让她签字了。我真的不知道这个女人到底怎么了,她好像没有一点难过的
                        样子,或是男人失踪太久,她早就另与人相欢,忘了这人? 我不知道,可是“一日夫妻
                        百日恩”嘛。总是应该。有一点东西存在的,可她还好像特希望这男人就是她老
                        公,感觉也许就省事了。

                        唉,有些人啊。

                        男人接下来火化了,也许女人联带走骨灰,可能都不愿意吧,我还真怀疑她有没有要这
                        灰,因为每一个收敛3号炉骨灰的家属,都是要通过我的。而我却不记得再一次看到这个
                        女人了。

                        (注,3号炉是我们那里价格最便宜的火化炉,是烧煤的,在后院的那个小院的一间屋里
                        (就是那个上面解剖女生提到的小院),感觉像一个柴房,我特别怕那里,有两次去那
                        里帮忙找人,打开老旧的木门,里面又没有人,只有个大炉子,还有一堆乱七八糟的东
                        西,急着想跑,又得再关那个很不好关的门。别的炉都是烧油的,而且很先进,放在单
                        独的有漂亮壁画的房间里,名字也好听,比如“羽化厅”,不过费用都比较高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0楼2013-06-24 01:29
                          2005-06-04 on 03:19

                          20, 虚惊一场?

                          我们在殡仪馆里,偶尔会碰到那么几次"虚惊一场"的事,例如有一次我的同事在给一个死
                          者换衣服的时候,抬动了他的身体,结果只听见死都喉咙里发出:"咕噜"一声,声音还不小,
                          同事们先是一楞,然后猛然集体从里面彻退出来.(当然不是吓到的)我问怎么啦? 他们面
                          色都很不好看,说话仿佛都是从嘴巴很小的缝隙里挤出来的,说:"死者吐了.....好....好
                          臭啊....." 天哪,真是难以想像,我没有闻到那是什么样的味道,不过集体彻退的话,应该
                          表示那味道威力不小吧....

                          这种事情出现得不多,最要命的,是那一次"虚惊",你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去觉得.... 那天
                          一个老爷爷去世了,被送到我们这里来,租用了一个水晶棺,我和我的好友同事正在休息室
                          的时候,老爷爷的女儿冲了进来,说,等一下,让我再看一下,我觉得我爸爸还没死. 我当场
                          晕倒...没死? 没死还送到殡仪馆来?于是我和同事把盖子打开,她伸手去摸他衣服里
                          面的胸口处,然后她说,还是温的,有温度,我爸可能还没死. 于是叫人把他抬了出来. 我
                          又晕倒,在水晶棺里面冻了这么久,就算还活着,都会.....

                          我的一个同事一直在解释说的确以经去世了,毕竟他工作这么久,都能看出来的,当时说是
                          什么都有什么什么了(不记得了). 这个女人还是不放心,我觉得她一定很难过,不能相信,
                          也不能接受自己的爸爸去世的事实吧,很为她感到难过.

                          后来打电话请来了医生,医生说的确以经去世了,这才放心的又存放了起来. 还真是一虚
                          惊一场? 我也不知道,其实如果真的还没死就好了,她没有失去爸爸....? 其实说是"虚
                          惊"又觉得不对,因为没死应该是 件好事才对.

                          感觉特别怪...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1楼2013-06-24 0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