源绘吧 关注:89贴子:331

【源绘】龙族中源绘的情节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作为一个不会写文,不会画图,不会写歌词,不会谱曲的人,我觉得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了......


回复
来自iPad1楼2013-07-01 11:53
    “女陛下。”风魔小太郎向着绘梨衣俯拜,这份礼节和他对影皇源稚生的礼节完全一样。
    “女陛下这种奇怪的称呼……不如你还是叫她绘梨衣小姐吧。”橘政宗微笑,“如今已经不再是天皇的时代了,影子天皇也没有必要坚持传统的礼节……而且同一个时代有两位影子天皇,称呼上真是让人头痛啊。”
    源稚生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他和绘梨衣的座位位于长明灯的两侧,他们各有一侧的脸被照亮,另一侧的脸隐没在黑暗中。他们的面容在这样的光中都显得端庄威严,仿佛壁画上古代的皇帝皇后,又仿佛神话中繁衍出所有日本人的古神伊邪那岐和伊邪那美兄妹。这场面庄严得叫人又感动又惊惧,源稚生和上杉绘梨衣本身又都是美得令人惊叹的男女。
    如果上杉绘梨衣不在那里聚精会神地打游戏,那就没有丝毫瑕疵了……风魔小太郎能隐约听见她耳机里泄露出来的刀剑破风声,听上去还是某种劲爆的动作游戏。
    “绘梨衣!”源稚生皱起眉,压低了声音,就像兄长呵斥淘气的妹妹那样。
    绘梨衣默默地把PSP收到自己的巫女裙下,面无表情地端坐。
    「日本古代神话中,伊邪那岐的妻子就是他的妹妹伊邪那美,呃,这是不是江南的暗示呢?」


    回复
    来自iPad3楼2013-07-01 11:59
      源稚生转过身,走到长明灯前摸了摸绘梨衣的头发:“害怕么?”
      绘梨衣点了点头,她还在玩PSP,因为紧张所以按键的速度奇快,耳机中刀来剑往的声音有些刺耳。
      “别怕,我在这里陪着你。”源稚生微笑。
      绘梨衣不回答他,低头噼里啪啦地按键。
      同为影皇,绘梨衣跟他完全不同。
      绘梨衣拥有不可思议的天赋,神话般的“审判”言灵,当她发动这个言灵的时候,她就像代表天国惩罚世间的使者,连那只小山般的尸守在“审判”面前也没有反抗的机会,只能任由她宰割。


      回复
      来自iPad4楼2013-07-01 12:00
        “那绘梨衣呢?绘梨衣……是我的……妹妹么?”源稚生的脸微微扭曲。
        “不,绘梨衣……其实是我的女儿。”橘政宗轻声叹息
        「源稚生的脸微微扭曲,是因为害怕绘梨衣是自己的妹妹就无法在一起了吗?总觉得源稚生表现的把绘梨衣当妹妹,却又不希望她是自己的妹妹,很矛盾啊。」


        回复
        来自iPad5楼2013-07-01 12:04
          “因为如果我们再不加快进度,绘梨衣……就要死了。”橘政宗轻轻抚摸绘梨衣的头。
          “你说什么?”源稚生的脸色骤变。“她接触过古龙之血啊……在即将沉没的列宁号上,金属中都是可怖的血脉,那“她接触过古龙之血啊……在即将沉没的列宁号上,金属中都是可怖的血脉,那时还是婴儿的绘梨衣被其中的血液沾染了,她是全船唯一一个被血液沾染,但却没有出现异变的人,原本我以为这是上天对她的怜悯。
          “但是当我发现她觉醒为皇之后,我不是高兴而是陷入了绝望,其实在婴儿时期她就被古龙之血侵蚀了,只不过她的变异没有表现在外,而是从内部开始。以她原本的血统是无法觉醒为皇的,但她加持了古龙之血而获得新生,所以在这一代我们中出现了三位皇,其中只有您是真正的皇,稚女其实是您的镜像,是必将堕落的魔,而绘梨衣介乎皇与魔之间。
          “我一直忧虑地观望,害怕古龙之血对她的侵蚀进一步加剧,那样她就会向稚女那样堕落,我们将再也无法把她拉回正常的世界。但她的精神状态越来越堪忧,她发噩梦的频率越来越高。其实玩游戏是我给她安排的功课,我想用这种方法来吸引她的注意力,让她的精神先稳定下来。同时我竭尽全力研究阻断侵蚀的方法,”橘政宗说,“但尽管做了这些努力,她的状态还是越来越糟糕。昨天她的体检报告出来了,她的内脏正在发生改变,龙血的侵蚀在她身上表现得越来越明显了,呈现加速的趋势。”
          橘政宗把一份体检报告推向源稚生。
          源稚生直接撕开信封拿出报告快速地翻阅,这份报告来自蛇歧八家控制的一家医学院,他们的诊断结果是不会出偏差的,现在好好地坐在他身边的绘梨衣,全身脏器都在高速地衰竭着。
          源稚生的手颤抖起来,而绘梨衣对此全然不觉,目不转晴地盯着PSP的屏幕。
          “我们还有什么办法?”源稚生把报告扔在榻榻米上,“任何办法,只要能阻断龙血对她的侵蚀。”
          “赫尔佐格。”橘政宗低声说,“他是目前世界上被古龙之血侵蚀之后活得最久的人,他曾经研究龙类基因半个世纪。


          回复
          来自iPad6楼2013-07-01 12:05
            “你心里完全没有想过求生么?”源稚生一字一顿,“如果你死了,谁来照顾绘梨衣?”
            “她从小到大的医疗信息我都保存在那家医学院了,我死之后他们自然会带着医疗信息来找您,”橘政宗说,“您会照顾好绘梨衣的.您比我有能力,比我年轻……也比我爱她。”
            源稚生沉默了几秒钟,翻转手腕把刀插入腰间刀鞘。
            他仰头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爱么……我对一个被封闭在自己世界里的女孩?我自己都不能确定,我们没有说过话,甚至很少用手势交流,她在我面前永远是尊美丽的雕像……这能说得上是爱么?”
            “不是那种对女人的爱,”橘政宗说,“而是对天下的爱,您这样的男人,就是会爱一切弱小的、需要保护的子民,而绘梨衣是距离您最近的子民,在绘梨衣之前是稚女,而您多年来一直自责未能保护好稚女……您会把对稚女的爱转到绘梨衣身上,我死不死已经不重要了。”
            「不能确定,无法承认,却也无法否认,但总有能认清的一天,只希望,当一切都尘埃落定以后,两人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回复
            来自iPad7楼2013-07-01 12:09
              虽然她的寿命已经不长了,但她仍旧是蛇歧八家中最凌厉的剑啊。”橘政宗说,“她如果发动,那些东西会瞬间破灭……为什么不留下她呢?”
              “以她现在的身体状况再用言灵,等于缩短自己的寿命。”源稚生扔掉擦刀的布,忽然旋身斩向自己背后的落地窗,刀光凝聚为一线,闪灭!玻璃上那道隐约的白色划痕上缓缓渗出了黑色的血液,空气中弥漫着铜铁腐蚀后的味道。


              回复
              来自iPad8楼2013-07-01 12:09
                春丽走过去和隆贴面而立,轻拳一点,“K.0.”。
                源稚生把手柄塞回上杉家主手里:“胜了一局就别老想着了,开完会再玩。”
                他从侧门入场,入场后悄悄地跪坐在上杉家主背后。最后一刻上杉家主败局已定的时候源稚生一把接过手柄,利用版边弹跳延缓落地时间,而后狂风骤雨般反击。他只用了五秒钟,五秒钟里把本来已经在对方怀中的胜利女神强行拉回了自己这边。他跟上杉家主说话的语气并不疾声厉色,也不像哄孩子,就像长兄对妹妹说话,略微带一点点严厉。
                “我有空会陪你玩的。”源稚生又说。
                上杉家主点点头,收起了手柄,在源稚生面前她显得格外乖巧。本殿中尴尬的场面终于结束了,源稚生起身鞠躬,和服和礼节都一丝不苟:“抱歉来晚了,已经检查了神社前后,确认了安全事宜。”
                「源君你悄悄地跪坐在上杉家主背后,真的动机单纯吗!」


                回复
                来自iPad9楼2013-07-01 12:11
                  源稚生霍地起身,从橘政宗身边经过,拾起饱蘸浓墨的笔在左侧屏风上画下粗重的一笔!然后他扔下笔头也不回地离去,留下满殿隐约的惊叹声。上杉家主也急忙起身在左侧屏风上画了一笔,拖着木屐踢踢踏踏地跟上源稚生。她站起来便可见是成年女孩,身体修长,但她拉着源稚生的袖子轻轻地摇着,浑如娇憨的少女要兄长陪她玩。
                  在家主们犹豫不决的时候,大三姓中的源家和上杉家都宣布了对橘家的支持,战与忍的天平必将因此颠倒。


                  回复
                  来自iPad10楼2013-07-01 12:12
                    这不是他第一次叮嘱上杉家主注意这方面的问题了。因为心理年龄偏小,她似乎还没有学会区别两性,也不知道在异性面前暴露自己会引来什么样的目光。某一年家族在温泉集会,当着诸位长老的面,披着和服的上杉家主忽然打开拉门跃起在空中,人们只看见一件和服落地,下一刻赤裸的她已经跳进了屋子外面的温泉,正在水中盘起长发。从负责警戒的打手到家中长老,都被她那种明媚自然的美所震撼,一时间忘记了移开目光,橘政宗只能重重地用刀柄戳地提醒这些人注意礼节,而源稚生迅速地奔出屋子拾起和服张开来遮住众人的视线。
                    「源君吃醋了......」
                    “如果有天我死了,就只有稚生才能守护你了吧?”橘政宗摇头。
                    上杉家主摘下耳机放在一旁,走到淋浴下方打开青铜龙头,冲去头发上的泡沫,她的发色是罕见的暗红色。她打开自己的行李箱,把小黄鸭放了进去,取出红白两色的巫女服。这种传统服装由肌襦袢、白衣和绯袴组成,袖口和衣襟都编有红色的丝绳。穿上巫女服之后她又把耳机塞上了,想了想,又把小黄鸭拿出来偷偷塞进了裙子里。她的裙子里缝满了口袋,塞着这样那样的小东西。
                    白色的游艇在涨潮中起伏,船首上有银质的“橘”徽章。橘政宗和风魔小太郎对坐饮茶,黑衣保镖们分布在船头船尾,腰间插着黑鞘的短刀。
                    上杉家主登上甲板,浑身还散发着好闻的洗发水味道。风魔小太郎立刻起身鞠躬,虽然对方是个少女,但三大姓家主的地位要略高于五小姓家主,上杉这个姓氏在家族中的地位要高于以培养忍者着称的风魔家。
                    “来我身边让我看看。”橘政宗说。
                    上杉家主在橘政宗面前的坐垫上跪坐,但并不看着橘政宗,而是左顾右盼,像是个被父母逼着坐在那里写作业的孩子。
                    “得辛苦你了。”橘政宗摸了摸她的头顶,“真想代替你去,可我没有你的能力。你要做的就是切断一切,连带那条通往黄泉的路,明白了么?”
                    上杉家主伸出手指在橘政宗的手心里画了个圆,大约是表示自己明白了,然后手又缩回大袖里,只露出纤细的手指。她脱下木屐放在一旁,只穿白袜跳上了游艇边的小艇,小艇里只有她一个人独坐。黑衣保镖们解开缆绳,海浪推着小艇就要和游艇分离。橘政宗忽然起身走到船舷边,向着上杉家主伸出手去。上杉家主低着头不理他,但橘政宗抓住了缆绳不让小艇离开。僵了半分钟之后,上杉家主从裙子里摸出一台PSP交到橘政宗手里,别过头去不看他。


                    回复
                    来自iPad11楼2013-07-01 12:13
                      源稚生扭头看向海面,被探照灯照亮的海面上,小艇随浪而来,绘梨衣站在船头,暗红色的长发被海风吹得凌乱。海面上波涛起伏,但她的小艇走得却很平静,附近的尸守扑向这艘小艇,绘梨衣拔出手中樱红色的长刀随意地挥出,尸守就从中间骤然分裂。这一刻她的风骨仿佛古代的剑圣,但她挥舞长刀的手法却非常幼稚,根本就足小女孩在挥舞铅笔刀。但就是这种随意的劈砍,其中蕴藏着绝对的斩切意志,她并非足用刀在切割尸守,而是下达了命令去割裂这些东西。
                      言灵·审判,这是历史上从未有人见过的言灵,关于它只有传说。围绕小艇的尸守群越来越密集,绘梨衣的斩切也越来越快速,刀在她手中仿佛并无重量也并无章法,她只是不断地下达着死亡、死亡和死亡的命令,尸守群感觉到了那死神般的气息,渐渐地不再敢靠近。绘梨衣也并不追逐,她做这些事淡定得就像是在玩格斗游戏,只是这个游戏未免太血腥。她在海水中荡去长刀上的血迹,挽起袖子,露出玲珑的手腕,伸手按在海面上,就像在抚摸一只暴躁的猫。顷刻间海面平静下来,一切都平静下来了,从绘梨衣身上激发出一个巨大的领域,领域内的一切都被强行压制。
                      绘梨衣有节奏地拍掌,天空中的乌云居然坍塌了一角,清寂的月光洒在海面上,波光细碎,海面如一块表面有着细密纹路的银锭。海面温度越来越低,跳荡的银色波光渐渐凝固。几分钟后,以小艇为中心,冰层向着四面八方蔓延。就在源稚生的眼睛里那些尸守被封冻在海水中,以它们惊人的力量居然不能挣扎,在绘梨衣面前,它们就像是玩具。
                      这种场面即使是昂热也会被震撼,秘党了解神秘的世界,但绘梨衣正在做的事似乎已经超越了炼金术或者言灵,臻至全新的领域……神的领域。
                      她低着头哼着歌,目光好像穿透了黑色的大海。她的俯视,就像是神从天空里的御座上俯瞰人间。
                      源稚生无力地靠在绞盘上,他清楚自己已经没法改变什么了,绘梨衣一旦变成这个样子就什么都听不进去了,没人能靠近她的身边,靠近她的一切东西都会被杀死。这一刻她不再是妹妹那样的乖巧女孩,她与死神无异。樱看着他的模样,再想到区区一分钟前他的斗志,心里忽然明白了……其实在源稚生的心底……他是那么想救那三个神经病。


                      回复
                      来自iPad12楼2013-07-01 12:14
                        欢迎补充哦~


                        回复
                        来自iPad13楼2013-07-01 12:14
                          楼主好厉害〒_〒喜欢的片段都在这里~\(≥▽≤)/~源绘吧人好少啊……明明这么有O(∩_∩)O爱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3-08 21:49
                            嘤嘤嘤,没买小说绘错过了好多!!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5-03 12:30
                              千斤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5-10 12: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