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之美文吧 关注:668贴子:5,396
  • 3回复贴,共1

[原创]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文属番外,正文《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还在腹稿中,某欣保证番外不影响看文……

[正文]
   “多拉~~~”一个拥有一双绿宝石般眼睛的身材高挑的女人,一身着着喜庆的颜色。脸上挂着笑,气势不小地靠着门。手不时地扫了扫空中的浮沉物。“今天阳光那么地明媚,窝在家里可不好哦。”
她弹了一下手指。
等了许久,屋内没有回应。
“多拉……?”她的眼珠在房里到处游走。“……不在吗?”
再次捋了捋空中的尘埃,她走到窗边,竖起一个指头。
窗外阳光中朝这个方向反射了一道亮光。她稍有放心地轻轻点了点头。轻手轻脚地带上门离开了。
刚下楼,拐角处几个人出来。
“小姐。”
“嗯。”不耐烦地应了声。
“她不在吗?”
“又被她跑了!”女人跺了跺脚。
“……”
“维多斯他们呢?”
“……还在那边楼上听候你的提示呢,现在应该下来了吧。”
“快叫他们下来,我们回去。” 
“是。”几个人交换了个眼色,上了对面的楼。
女人刚到拐角口,“轰”一声,那幢大楼爆炸了。她转身看着熊熊的火焰,笑了。
活该!
“嗯?”她的笑容凝固了。冰冷的东西抵着她的腰间。
乌黑的空洞。
“还好吗,贝丽尔?”铁东西的主人,另一女声从身后传来。
多拉。
“好久不见,你的思维迟钝了。”
“你——暗算我。”贝丽尔咬着牙。此时,消防员来了。
“是你——算计我。”多拉说着和贝丽尔并排站着,但左手仍是用手枪抵着贝丽尔的要害之处,空闲地手指了指在火焰中跳跃的高大建筑物。
她知道!!
“我当然知道。”多拉凭着自己从来不出错的心理判断力,一语中贝丽尔心里想的。“不止这些,我还知道,你为了杀我,不惜牺牲你自己的手下。”
“你说楼上那几个人?”贝丽尔冷笑到,“他们——是下人,他们该死。以他们换你得力助手的命,值得。”
贝丽尔一脸的不屑。“你没想到吧,我识穿了那楼上几个说是埋伏其实是你的人的事实。”
“你——确定是我的人?”多拉笑了,“你太小看我了,贝丽尔。”
“什……什么?”
“楼上的人早换成了你的手下。”
什么!!!
“别动,如果你不想枪走火的话。”
贝丽尔咬着牙,没法说什么。栽在她手上了。认霉!
怎料,多拉收了手上的枪。换右手放进了浅黄色风衣中。多拉往前走几步背对着贝丽卡。
“我们,该有个了断。”
没有枪只威胁的贝丽尔又恢复了——应该是自信吧。
“没错。”贝丽尔迅速掏出手枪指着多拉的头。“你该把欠我的统统还我。”
“哦?是吗?”多拉看着火的跳跃,眼皮跳动着。回答贝丽尔好像是远方的声音。
“你总是这样,别一副以为所有人都在你之下的感觉,你别太自大,多拉。”
“我?抢?”多拉侧过身盯着贝丽尔,“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抢也抢不到。还要说我抢你的吗?”
“是,是你!”
“就算是,你又能怎样?”多拉盛气凌人地看着贝丽尔,“你有本事,你就把我的一切给剥削去。”
可恶!!一点儿都没有变!!
“今天,我要把我的,全全收回来,我的名气,我的骄傲,我的——”
“你的心上人?”
啊?贝丽尔愣了一下,她……
“你说谁?”贝丽尔试探着问,眼中闪烁着的肯定是不怀好意。
“谁?天知道是谁?”多拉无视地笑了笑。
“那你说是我心上人!”
多拉带着点可怜味看着贝丽尔,“你——在你看来,你所有的东西我都会抢,而且也总会抢到,最后一句显然是——心上人,三个字。”
“不要显示你的分析人心理的能力!一个麻瓜,有什么了不起!”
“好像你是巫师一样。”
“我舅舅——反正我有总比你没有的好。”
“别在我面前耍无赖!”多拉闭了下眼睛,“你烦不烦啊,要动手就动手,那么多废话。”
贝丽卡扣动了扳机,直对准多拉的心脏。
“拜托。这种直直的杀人法你还在用?”多拉侧身避开子弹。动了动起了手腕。瞬间子弹穿出枪口,从贝丽尔的发间射过。
后退一步半弯下腰,“砰”的一声打落贝丽卡的手枪。
“我很想说你的枪法退步了,不过说我的枪法更准了岂不是更好听?”多拉带着胜利者的微笑,“我的主意,你别打。”
此时,一股刺眼的强光袭来,多拉条件反射地闭上了眼睛,一道红光在阳光下显得格外刺眼,多拉的脸上被划了道口。
一个男人从贝丽尔身后走出来。她舅舅维克托•顿克。
“是你。”
“没错,是我。” 顿克轻篾地看着多拉,“我以为你有多了不起呢。没他在你身边,你依然只能是我的手下败将。随我宰割!”
“舅舅,你来了?帮我好好教训她。”贝丽尔抓到了救命草。
“放心吧。多拉小姐,我们俩比试一下。”
多拉严肃了一下神情,点点头。
“红,我看见红色了。”顿克自信备加的笑了,笑的奸滑,笑得肆无忌怡,“知道是什么红吗?是你的血的颜色,我还想看一次。最后一次,然后送你走。”
多拉换了换枪的角度,现在很危险,心跳在加速,但——
我不能输!不能!!
顿克脸上的笑消失了,转为凶狠,挥动了魔杖~~~
“阿瓦达索命!!”
躲过。退后,多拉笑了。
“你们舅侄俩还真傻到一块儿了。一开始是不可朝死里打的——当你们的对手不是玩笑货时。”没错,这时候最忌讳体力战。时间久了自己最不划算。
“哼!狂妄的丫头!” 顿克再次射出,昏迷咒,死咒,钻心咒……
“没错,我就是狂妄,狂妄得有资本。”多拉避着咒语。
“你知道吗?”贝丽尔拾起自己刚刚掉的手枪,“要不择手段杀人才刺激,多拉。”贝丽尔趁机射着。
可恶!居然跑到平台上去瞄准!
多拉腾空跃起躲过子弹与咒语的双重夹击,侧转翻空,发射子弹打破顿克头顶处车上的货箱。防不胜防的贝丽尔扫射的子弹,无可避免地腹部中一枪。血开始流出来。
而顿克被纷纷落地地货物吸引了注意力。
就是这会时候!!在顿克躲如倾盆之雨般的货物时!否则就没机会了!
双脚落地,扣动扳机。直穿贝丽卡心脏。
成功!
不,能说是一半的成功。顿克用魔法定住处了下滚的货物,绿光离多拉只有半厘米的距离。
“铿!”光束最前端停住,瞬时一股铜墙般的力量带着一片白光弹散了咒语。体力差不多没了的多拉捂着腹部跌到了地上。
紧接一道绿光闪过,顿克带着惊愕的面庞倒下了。
是——他……
多拉猛得向后转身,一道模糊的身影消失在大好天日的明媚阳光中~~~
多们紧了紧捂伤的手,苍白的嘴唇慢慢吐出四个字。
……西弗勒斯……


回复
1楼2007-08-08 16:37
    这个,很悲,很残酷啊!!不过我还是想看原文哦


    回复
    2楼2007-08-08 16:44
      笑~~继续腹稿中~~主要是罗琳的那书一出~~~把我的这东西打到了深渊,她说教授喜欢莉莉啊~~~


      回复
      3楼2007-08-08 17:01
        不要理她啊!!存心葬送教授的幸福


        回复
        4楼2007-08-08 23: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