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光后花园吧 关注:1,307贴子:10,258

回复:【原创】月见石(罗烟)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斯摩格曾研究过游泳的原理,他在得知自己永远不能学会游泳后,先去买了一个游泳圈。
应用,不应用,应用,不应用……
斯摩格死死地瞪着海面,内心万马奔腾。
他终于沉下去,艰难地回忆该先用那只手。但是一件出乎他意料的事,他的身体自然而然动起来来,游得还他妈的不正常得好。这幅智人身体还记得游泳这项记忆。
斯摩格完全无所顾忌地在海里畅游。他从海里看着上面的天空,幽静美丽得不可思议。
白猎当家的,罗笑眯眯地游到他面前,你在发呆。
斯摩格想要翻白眼了。
他们两人在水里泡了将近三个钟头,上岸时,两人都皱巴巴的。
晚上躺在床上,斯摩格的眼睛炯炯发亮,他的身体已经累到极限了,但他还不想睡。
“特拉法尔加,你说过你不会信任我,对吧?”
罗倏得在黑暗里睁开眼,他沉默得看着虚空。
“……没事了。”斯摩格突然决定要送一个东西给他,反正他快要没用了。既然这样,还不如送给他。
闭上眼睛,斯摩格不出几分就睡着了。罗半撑起身体,黑眸在晚上显得特别亮。他复杂地凝视着斯摩格,他刚刚那句话让他有点不安。
上次这种感觉出现,斯摩格就逃了。然而,这次难道真得是担心太多了。他没地方可逃了。罗再次躺下。
第二天早上,罗醒来后,独自一人。房间里充满了乙醚的气味。斯摩格的床底装着一个定时泄露器。
而斯摩格被弄醒时,是半夜十一点,离罗醒来还有七个小时。他沉默得盯着外面漆黑的天空,月亮看不见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91楼2014-05-11 23:57
    “草帽!!!”斯摩格猛地揪起路飞的领子咆哮,“你!···”斯摩格愤怒地想要教训不着谱的路飞,他的眸子几乎要冒出火,路飞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无辜地眨巴眨巴,斯摩格的脸上仍然怒火冲面,路飞撇了撇嘴,用小拇指抠起鼻孔,一副无赖样。斯摩格他突兀地放开手,不可抑制得笑出来,从一开始低声轻笑到最后放声大笑,以一种平时不可能的方式。这是现实!另外两人看看他,又看了看彼此,也莫名跟着快乐的大笑。
    “呐~~艾~莉~要~回~家~了~~”小人鱼精力旺盛得对着他们远离的海岸大吼,说不出的轻松快乐。
    “Sunny号~~~~我~回~来~了~”路飞跳起来,跑到艾莉一边也大叫着。
    斯摩格止住笑声,心情奇异地开阔起来,有时他真的觉得草帽是一个神奇的家伙,有时又觉得他只是一个笨蛋。
    等回音散去,两人又齐刷刷得转向斯摩格。斯摩格拍拍身上不存在的灰尘,冷冷哼了一声,“不可能。”但是他在心里轻轻说了一句:该死的罗,你去见鬼吧!
    “呿···”艾莉和路飞同时对斯摩格嘘声。
    当船自动靠岸后,斯摩格单手撑住栏杆,身体凌空跳过去,“走吧。”
    “哎哎,烟男,我们可以带便当吗?······”
    “艾莉想要那个机器人······”
    斯摩格假装自己没听见后面两只逗比的声音,脚下的步伐更快了。
    “等一下嘛·······”
    三个人像是春游一样,脚步一深一浅得走在回去的路上,艾莉和路飞的说话声衬得夜晚的树林也欢脱起来。
    “哈恩······”斯摩格冷汗冒出来,他走在前面两位兴奋异常的同伴后面,手微微扶住峭壁,他的呼吸快停止了,眼前的场景越来越发昏。但他还是打起精神跟着前面两人。斯摩格不允许自己的狼狈被草帽看见。
    “是那里!”两个欢乐宝宝欢呼着冲过去,斯摩格抬眼看向那个普通的洞穴,这个身体的时间要到了。
    终于安安全全到达目的地,斯摩格慢慢靠住内壁以防自己倒下去。路飞从他背后的大包里掏出一块肉满足得啃起来。“现在···吧唧吧唧···什么,时候了···吧唧吧唧···”
    艾莉摊开手,她看着手中隐隐发烫的月见石,一脸阳光灿烂,“艾莉要回去了!”
    话音刚落,艾莉就瞬间被包裹在突然爆发的白光消失了。
    路飞叼住骨头,神奇得睁大眼睛,他冲着斯摩格大笑,“艾莉不见了······”斯摩格只觉眼前一闪,草帽小子也不见了。他做足了调查,知道自己是最后才会进入转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4-05-17 01:52
      斯摩格掏出怀里的银球,不知道自己是否还要这么做,毕竟完全没有意义。
      他的手轻轻搭在胸前,这下面心脏的搏动越发剧烈,好像是努力跳完最后一次。
      砰、砰、砰······
      斯摩格沉默得按住,现在他随时可能会进入回转的路,必须快速得进行。斯摩格徒手剖开胸口,他咬牙咽下了痛吟。手抓住心脏,他确确实实感觉到生命的顽强,也许下一秒,自己就要掏出它,但这一秒它还是固执得跳动,就如同他对罗烦人的情感一样。
      斯摩格有时会恨自己执着的性格,他不知道原来这样的性格在一段无望的爱里会是这样麻烦的存在。
      他感觉到衣兜里的那块石头发烫起来,斯摩格打开银球——速递器,猛地拔出心脏,放入内部。身体急剧失血,眼睛已经不能视物。
      “咳咳···再不,咳···离开的话···”斯摩格喉咙被涌上来的血堵住了,他虚弱得倒在地上,速递器漂浮起来合上盖子,然后高速飞离洞穴。自己真的是蠢到家了···
      这是第二次自己的心脏到罗的手上。
      斯摩格在昏迷过去前,嘲讽得咬紧牙龈,不让懦弱的声音逃出口。
      特拉法尔加·罗!斯摩格默念着这个名字,心脏几乎抽痛起来,啊,不对,他已经没有心脏了······
      “斯摩格中将!斯摩格中将!······”
      啊,是达斯琪·······一片白光里,斯摩格看见自己阔别许久的下属,他想要抬手按在她头上让她不要担心,但是他太累了,下一秒就陷入黑暗。
      最近自己都在昏迷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4楼2014-05-17 01:53
        罗脸色阴霾得看着下属忙碌得搜索着那个该死的家伙到底去哪里?!果然是自己太温和了吗!他捏紧扶手,隐隐要把身下的椅子捏碎。薄唇抿紧,目光阴深深得透出凶光。
        “头,找到了。”
        罗冷然得站起来,之前在斯摩格来到这里三天里,他曾经半夜迷晕斯摩格将追踪器装进斯摩格的体内。那是自己团队最新研发出来的版本,还没有电波会检测出来它的存在。而且,斯摩格反常得没有发现,好像是他的身体出了什么故障,罗本来准备过几天去查清楚。现在,呵!
        “在哪里?”嗓音低沉慵懒,优雅中深深埋藏着狠戾的煞气,罗挑起眉,气势如同即将猎食的野兽,恐怖,令人窒息。“他,在哪里?”
        罗甚至轻柔得笑起来,一字一句得重复问题。
        “在···”下属被自己首领凶恶的表情吓到,他顿了顿,有点踌躇,“在月见岛上。”
        月见岛···罗皱眉,眼里浮上疑惑,为什么要出那里?···算了。
        他大手一挥,吩咐下去,“准备飞艇!”
        内心的暴怒和不安到达极致,罗现在焦躁了一个临界点,他需要一个口去爆发,但是他不知道而那个要承受他的残虐的行为的始作俑者已经不存在了。就这个世界意义而言,斯摩格死了。
        “呵呵···”克罗克达尔悠闲得摇晃着杯里的红酒,他心情异常愉悦。又来骚扰他的多福朗明哥面露好奇,他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酒,细细尝了口,“你很高兴?”
        克罗克达尔没有回答,他睥睨面前的棋盘,曲指一弹,对方的皇后就被吃掉了。他加深笑容,只有他知道不久后有人会找到一具尸体,那时那张总是挂着假笑,一脸傲慢的小鬼会是怎样的表情。真可惜,他不能看到。
        罗脸色铁青得握紧拳头,山洞里里一片狼藉,刺鼻的血腥味萦绕在鼻腔,红色占据了整个视线范围,中间,那个失踪的智人安静得睡着,不声不响,安静得连呼吸声都没了。
        “······”张张嘴,罗的声音卡在喉咙,唇苍白得颤抖着,还是没有声音。罗惊恐得发现自己发不出任何话。无论是给我去查清他是怎么死的,还是你最好立刻给我睁开眼。罗记起了很久以前听到基德死去的那刹那,明明前天两人还躺在床上相对无言,可是第二天他就已经再也不会开口。他又一次失去了恋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4-05-18 03:50
          “开什么玩笑,”声音在颤抖,罗踉跄得跪倒在斯摩格面前,迟疑地伸手抚上斯摩格失血冰冷的脸颊,他几乎无声地喃语,“你不会死的,对吧?”黑眸带着脆弱的茫然,罗像一个固执的孩子向斯摩格寻求回答,他低头使得两人额头相抵,仿佛斯摩格只是小憩一会。等会他就睁开眼睛冷淡无奈地凝视着自己。
          “回答我!”罗用力地摇晃斯摩格,白色的短发随之一晃一晃,但主人仍然无知无觉得闭住眼睛。斯摩格僵硬的脸上凝固着解脱释然的微笑,当爱成为痛苦时,也许放手才是最好的结局。
          奇迹只有一次。智人斯摩格已经不会再有另一个自己替他睁开眼。
          罗头开始痛,他不知道怎么看着斯摩格的身体被法医小组带走,不知道怎么上了飞艇回到总部。当他回过神时,他已经站在斯摩格的房间外。说是他的房间,但其实这就只是一件囚牢。罗本来为了他准备了真正的房间,但是斯摩格没给他显示给他的机会。
          他直挺挺得倒进床铺,把自己埋进充满斯摩格气味的被子,眼眶干燥涩痛,罗哭不出来,他不能理解为什么会是这么结束的。他幻想过,他们会因为种族问题最终闹翻,或者两个人奇迹得和谐交往下去,也可能感情某天自然而然消失了。但绝不是这种可能,不应该是这种可能。
          早上怒气冲冲的出去,绝对不会想到带回来的是这个。
          时间飞速流逝,罗仍然要处理各种各样的事情,但他的心上破了一个大洞。他一直在等待验尸报告,除非看到确确实实的证据,他都不会相信斯摩格是真的死了,哪怕他内心明明白白得清楚。
          “特拉男!”
          “怎么了?”罗从晃神惊醒,他不动声色地瞥向路飞。
          “你在想什么?”路飞好奇地打量起罗,罗眼眶下的黑眼圈比平时更严重。
          罗沉默得起身离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4-05-18 03:51
            罗漫步在街道上,知道自己必须振作,连着几宿都睡眠不足,他迟早会撑不住。他按住额头,深深呼气,突然一个速递球悬浮在他面前。罗谨慎得伸手接住,球体表面开始闪现难懂的光路,它检验正确。
            看着那个莫名其妙的速递球,罗回到基地,他独自坐在落地窗前。沉默了许久,他轻轻按下去,嗒——球开启了。
            里面是一枚心脏。
            罗有种预感,他不应该看下去,现在关上它,会是最安全的做法。但是他控制不住手拿起了里面早早准备好的纸条。
            你会相信我了吗?
            眼泪落下来,罗几乎心碎得发现自己原来有多么痛。他不能压抑德呜咽,那时他应该首先服软得告诉基德自己爱他的。来不及了。罗掩住眼睛痛苦哽咽,那时他应该忘记斯摩格的种族牢牢抓住的。来不及了。
            为什么总是来不及。罗抱着那颗冰冷的心脏蜷缩起来,哭得撕心裂肺。只剩下他孤孤零零,永永远远。
            后来呢?后来发生的事已经不关斯摩格了。战争全面爆发,罗是人类革命军的精锐分子。双方轰轰烈烈得炸了彼此五年,又虚虚实实得试探彼此两年,最后谈判僵持了一年。总共八年,战局终于稳定。
            再后来,罗还是罗,仍然腹黑桀骜,身边依旧有各方派来卧底形形色色的人或智人。罗仍然无法理解斯摩格怎么死的,为什么验尸报告显示他已经死去好几个月。
            最后他只得到一段不那么美好却深刻的记忆和一颗心脏。
            最后最后,罗睁开眼,他看见一个和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奇怪地挑眉问,“你是谁?”直到那一刻,他才相信斯摩格的那段话。
            “嗨。”罗真的是愉悦得笑起来,“你知道斯摩格在哪吗?”
            第一部完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4-05-18 03: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