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白吧 关注:2,116贴子:23,429

【*恋白王道*原创】短篇合集 重发十篇+新更 不定期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度神,恋白王道。


回复
1楼2013-07-26 15:18
    我又回来了,之前忙着高考,考完了又忙着玩儿,好久没来贴吧了。
    这个帖子是之前发过的十篇短篇的整理,格式也有重新排版,希望大家捧场。当然,也会有新更新的短篇,希望大家喜欢。


    回复
    2楼2013-07-26 15:24

      <一>


      六番队一如继往的平静,当然,除了某红毛副队的大嗓门外。


      “队长,这是今天的任务报告!”阿散井恋次大声说道。


      “恩。”六番队长头也不抬。


      “额…队长,那个……”恋次的声音低了下来,有些犹豫。


      “说。”白哉淡漠的声音再次响起。


      “队长,今天晚上…我可以去你家吗?”恋次的声音越来越小,心虚的低下了头。



      “……”


      面对白哉的沉默,恋次有些失落,两人确立恋人关系已有一段时间了,关系却没什么进展,但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他不甘心,至少要得到一个答案啊!


      “白哉…不方便的话就……”


      “好。”白哉打断他的话,平静的说。


      “咦?什么?白哉你答应了吗?”恋次一扫刚才的沮丧,马上开心的追问。


      “同样的话我不说第二遍。”


      “哈哈,太好了,晚上等我哦,白哉。”说完,红毛副队开心的跳出了队首室,而他不知道的是,他亲爱的队长终于从文件山里抬起头追随着他远去的雀跃背影,脸上
      泛起淡淡的异样红晕。


      “傻瓜。”白哉低下头继续批文件,但他知道,有些事情已经改变了,他闻到了空气中弥漫的那些小小的幸福。


      回复
      7楼2013-07-26 15:36
        <三>

        天色阴沉,朽木白哉只身一人立在墓旁默默无语,一阵风呼啸而过,只着一身单薄和服的消瘦男子微不可查的颤抖了一下,然后伸出手轻抚眼前冰冷的墓碑,那站在风中的身影清冷的像是冬日清晨窗上细碎的冰花。“绯真……”一声轻喃随风消散。

        突然,一件外套披在了白哉肩上,下一秒他便连着外套一起被拥入一个温暖的怀抱里,几缕嫣红的发落在白哉肩上,与他柔顺的黑发纠缠在一起。

        “白哉,下次来看绯真的时候,叫上我一起吧!”

        白哉愣住,转过身看着眼前已成为队长的红发男子,轻轻点了头,然后向回走去。

        红发男子不解,习惯性的抓了抓火一样的头发:“白哉,你要去哪儿啊?”

        “恋次。”白哉停下,低沉的声音清唤着红发男子的名字。

        “啊?哦,什么事啊白哉。”现任五番队长一脸的白痴表情。

        “你成为队长以经有二十三年了,为什么这副白痴样依然该不了呢?”

        “啊?白哉,你刚说了什么?”恋次看着半转过身浅笑的白哉,一时怔愣,没有听清白哉的话。

        “没什么,我们回家吧。”白哉平静的说道,继续向前走去,在他身后,虽然升了档 次换了发型但依然死性不改的红毛敢忙一个瞬步跟了上去,与他比肩前行。

        原来,幸福就是与你并肩向前,无论终点在哪里。


        回复
        9楼2013-07-26 15:42

          <六>

          1月30日这天,尸魂界罕见的飘落了一场大雪,31日清晨,一切已被纯白笼罩。但朽木家主起身时,第一眼看到的却不是这难得的雪景,而是一个淡蓝色的信筏,所以他现在才会在这个小路弯弯绕绕的树林里。

          看到露棋亚留下的话时,白哉已经猜到会发生什么,却莫名的有些期待。

          又一个转弯后,白哉果然看到一个恋次在一片洁白里,鲜艳的红发似乎连冰雪也能点燃。

          白哉径直行至恋次面前,注视着红发男子的眼睛。

          “白哉,生日快乐。”恋次从背后拿出一大把蓝色的秸梗,露出了一个帅气而又灿烂的笑容。

          白哉看着恋次的笑容不由有些失神,下意识得接过花束,下一刻便感到唇上传来火热柔软的触感,一下就立即分开,耳边随即传来一个低沉的声音:“白哉,我喜欢你,能让我一直陪你前行吗?”

          白哉愣住,抬头,看见了恋次眼中前所未有的郑重,心中涌起一阵温暖。“不要拖我的后腿就好。”白哉将头偏向一边,阳光从云层中漏出,映照在两人身上,折射出的,却是幸福的颜色。

          现世,晚上,露棋亚坐在一护桌边摆弄着相机。

          露:我排练出来的效果真是太完美了。

          护:但为什么要我陪练。

          露:反正没来真的,不过这事必须保密,除非你想被千本樱散了。

          护:TT


          回复
          12楼2013-07-26 15:47

            <七>

            静灵庭内正在上演一出引人注目的戏码,只见六番队的冰山队长在前面疾走,六番红毛副队心急如焚却小心翼翼的保持两米的距离在后面追。

            “队长,你停下听我解释啊!”

            “……”

            “队长,刚才那不是我的错,我和乱菊小姐之间真的没什么,她喝醉酒才会挂在我身上的!”

            “……”

            “队长,真的只是误会,我和修兵只是朋友,我们闹着玩儿的,我不是故意压在他身上的啊!”

            “……”

            “队长,不要再生气了,我和吉良……这和吉良有什么关系啊!队长你等我啊!”

            “……”

            解释无效,恋次无奈:“队长,究竟怎样你才能原谅我……”

            白哉听到这句,终于停下,恋次急忙刹车,总算在撞上白哉之前停了下来。

            “我说什么了吗?”白哉冷漠的声音在恋次耳边响起。

            “啊?队长你原谅我了吗?”

            “恋次。”

            “在!”

            “跟我归队。”

            “是!队长!”

            不远处的拐角。

            八千流:怎么样,小露,好了吗?

            露棋亚:录好了,很成功!

            七绪(推眼睛):这个月的经费问题已经解决了。

            八千流:那我们现在去春春和小竹子那边看看吧。

            七、露:是!会长!


            回复
            13楼2013-07-26 15:49
              <九>

              露棋亚在经过大哥房门口时听到了一些暧昧的令人脸红心跳的声音,不禁停下了脚步。

              “恋次,趴下。”

              “啊?白哉,干什么呀?”

              “……”

              “干嘛把我压倒啊白哉?咦?!停!别脱我衣服呀!”

              “听话。”

              “啊!好痛!白哉你干什么?别碰那里啊!嘶~痛死了!”

              “那你就乖乖听话,不然我会让你更痛。”

              “咦?哦,我知道了。”

              “趴下。”

              “是。”

              “……”

              “嘶~白哉你轻点儿。”

              “你再说句费话试试。”

              “痛痛痛痛痛!白哉你别使劲儿按那里啊!”

              听到这里,露棋亚脑子一片空白,愣了三秒后,不由在心里呐喊:大哥你是受啊!还有恋次你怎么能让大哥反攻成功呢?!你太让我失望了!还有我不要这种事情发生啊!我的王道恋白!!

              想到这里露棋亚终于忍无可忍,一把拉开了门。

              正跪坐在恋次身边给他背上伤口上药的白哉头也不抬,平静地说:“露棋亚,有什么事吗?”

              露棋亚张口结舌,半晌后反应过来,对白哉行了一礼:“没事,大哥,请继续!”然后果断的拉上门迅速消失。而留下的两个人,一个面容冷漠,心中早已明了一切,另一个表情茫然,完全不知所以然。


              回复
              15楼2013-07-26 15:55
                好了,整理的发完了,下面是新文。
                (另:求回帖,求建议,求评价。)


                回复
                17楼2013-07-26 16:04
                  <十一> 幼齿系列1

                  阿散井恋次生活在A市的贫民窟里,八岁的他不知被多少人告诫过,绝对不能去翻贫民窟旁边的那堵墙,那边是高贵的富人生活的地方。那些贫民窟的大人总是说:“你如果过去了,绝对会被那些富人关进笼子里养起来。”

                  但他是阿散井恋次,想要让他乖乖听话,那是下辈子也不可能的事。于是,他趁着夜色翻上了那堵墙,骑在墙头看了过去。

                  那座房子真是漂亮!阿散井恋次兴奋地看着眼前的花园,以及远处在树丛和灯光中若隐若现别墅,这里比他住的小草窝好上千万倍,光是看着就让人感到万分幸福。他痴痴的看着,当然就没有发现一个黑发的小男孩正站在墙角下一脸困惑的看着他的白痴表情。

                  “你在干什么?”阿散井恋次正看得入迷,突然被打断,他有些不高兴的看向发声的人,却撞上了一双精亮乌黑的眼眸,他一惊,很丢脸的从墙上掉了下去,而且不偏不倚正掉在黑发男孩儿的身上。

                  意识到知己砸到人后,阿散井恋次连忙爬起来,但是黑发男孩儿已经被他砸晕了,他顿时有些惊慌,忙扶起他叫了起来:“醒醒,快醒醒,你没事吧?”但黑发的小人儿一点反应都没有,这可急坏了阿散井恋次。“怎么办怎么办,他不会被我砸死了吧?”他看着怀里的人儿。乌黑的发梢有些长,轻柔的披散在脑后,脸色因昏迷而有些苍白,但却依然很漂亮,阿散井恋次怔愣了片刻,忙回过神。虽然他觉得他很漂亮很可爱,但现在重要的是赶紧叫醒他。

                  阿散井恋次摇了摇他的肩膀,没醒;轻轻拍拍他的脸,还是没反应;想要掐他的人中,但是却舍不得,他不想让他痛,虽然他还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最后,阿散井恋次的目光停留在他的嘴唇上,那小小的唇粉嫩可爱,让他吞了吞口水。

                  做人工呼吸好了。想到这里,阿散井恋次马上就付诸行动,深吸一口气,然后俯身堵上了那双唇。

                  昏迷中的朽木白哉觉得很难受,他感觉到有人堵住了他的嘴,他快不能呼吸了。

                  猛地推开压在自己身上的东西,朽木白哉大口的喘着气,他转头怒瞪着阿散井恋次:“你刚才做了什么。”

                  “啊,我是阿散井恋次,刚才你晕了过去,我给你做了人工呼吸。”恋次傻呵呵的笑着:“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朽木白哉。”白哉下意识地回答,又像突然想起什么,问道:“人工呼吸是什么?”

                  “额~我不知道怎么解释,我示范给你看好了。”说着他便拉过白哉,咬上了他已经变得红艳的唇,轻轻厮磨着,还伸出舌头舔了舔。

                  朽木白哉愣住了,却在瞬间双颊爆红,一把推开了阿散井恋次,并抡起小拳头打他。

                  阿散井恋次捉住他的小手,呵呵笑着:“放心,我会负责的啦,我长大后会娶你的。”

                  “混蛋,谁要你娶呀!你快滚!”小小白哉愤怒的叫着,挣不出双手就用脚踢他。

                  “白哉少爷,你在那边吗?”远处传来佣人的呼喊。

                  恋次忙放开白哉的手,一下蹿上了墙头,回头笑着说:“白哉,等我来找你哦。”说完便跳了下去。

                  “混蛋,别让我再看见你。”白哉火大的对着墙怒吼。

                  “白哉少爷。发生什么事了吗?”佣人闻声赶来,急切地问。

                  “没什么!我要回去了!”他气呼呼地离开了花园,心里想着下次见到那个混蛋时,一定要咬回来,谁让他刚才咬他来着,他一定一定要咬回来,然后再踢死他。

                  而阿散井恋次站在墙后,看着高高的墙下定了决心,他明天晚上还要过去玩,直到他娶回白哉为止。


                  回复
                  18楼2013-07-26 17:47
                    可以插楼咩,感觉好冷清的说。。不错哦,楼楼加油


                    回复
                    19楼2013-07-27 11:32
                      欢迎来插楼,广求意见哦。


                      回复
                      20楼2013-07-27 15:39
                        我又回来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3-09-15 23:35
                          <十二>
                          朽木白哉从没有想到过,自己会一而再再而三的违背自己所立下的誓言,但事实确是,他在救下露棋亚之后,又再一次做了违背家族的大逆不道的事。
                          朽木家家主喜欢上了一个男人,这若是传出去,不仅会损了朽木家的威严,更是朽木家有史以来最大的耻辱。白哉转头,看向自己身边的人,表情平静,眼神柔和。月光从窗外撒进光芒,映在那人脸上,让那人红色的头发不在显得那麽犀利,就连眉毛和胸膛上的刺青也似乎柔和了起来。
                          白哉轻轻转身,伸手想去触那人的脸颊,确在几寸远的地方停了下来,慢慢收回手。
                          “恋次。”他轻声呢喃,嗓音低沉。

                          “恩?怎麽了?”阿散井恋次慢慢睁开迷蒙的睡眼,声音含糊。
                          “……没什么。”
                          “恩,那就快睡吧,你已经很累了,明天也还有工作要做。”恋次将白哉拉进怀里,像哄小孩儿那样轻轻拍着他的背,却是没拍几下又再次进入了梦乡。

                          白哉靠在恋次怀里,闭上眼睛,嘴角微微上扬。
                          其实早已不会再犹豫迷蒙。
                          恋次,谢谢你无论在何时,都能在我呼唤你名字时第一时间回应我。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3-09-16 00:21
                            <十三>幼齿系列2
                            “少爷,我抓住了一个小偷。”朽木家的保镖面无表情的将一团脏兮兮的东西扔在了地上。 小白哉闻言向地上看去,却意外的撞进了一双有神的红色眼眸。
                            一瞬间的眐愣之后,小白哉重新将目光转回书上,面无表情的说:“不用管,把他丢出去。”
                            “是!”
                            “………………你们富人真无情。”眼看着就要被丢出去,那团东西终于出声了。
                            白哉的太阳穴突突的跳了两下,他啪的合上书:“把他留下,你先下去。”
                            “可是…………”
                            “我不想在说第二遍。”
                            “是,少爷。”
                            待保镖离开,小白哉走近那团东西,皱了皱眉。
                            “阿散井恋次。”
                            “白哉!你还记得我真是太好了,我这几天真的好想你,你想我了吗?你……”
                            “闭嘴!”小白哉忍无可忍的打断了小恋次的话,顿了一下又道:“怎么回事?”
                            “哦,你说这个。”小恋次看看自己被绳子缚住的双手双脚,满不在乎的笑笑:“我本来想溜进来看你,可是被发现了。”
                            “…………”
                            “怎么?是不是很感动?”小恋次期待的问。
                            小白哉没有回答他,走上去解开了绑住他的绳子,又重新走回桌前看书。
                            “白哉,你不理我。”
                            “白哉,好歹说句话吧。”

                            “白哉…………”
                            “我们家的保镖很厉害。”盯着书的小白哉终于回答了。
                            “咿?什么?”小恋次不解。
                            “你再不走,我就叫他来把你扔出。”
                            “…………别呀!我走总行了吧。不过我不会放弃的。”
                            “…………”
                            “那我真的走了。”
                            “…………”
                            “要不你送送我吧。”
                            “快滚!”随着一句怒斥,一个东西被小白哉丢了过去,正好砸在小恋次的脑门儿上。
                            小恋次委屈的揉揉被砸痛的脑袋,弯腰捡起地上的东西,转身从窗户跳了出去。
                            小白哉被他的动作吓了一跳,他的书房可是在二楼。小白哉忙放下书,走到窗边,却正好看到小恋次回头灿烂的笑脸,还向他挥着手中的东西。小白哉不由的脸红了,飞快的关上了窗户。
                            看到这一幕,小恋次笑的更开心了,他心满意足得将手中那管东西揣进怀里,转身灵敏的翻上围墙,又向着白哉的方向挥挥手,才跳了下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3楼2013-09-16 01:37
                              好想看后面呀,小白在给了小恋词啥呀


                              收起回复
                              24楼2013-10-14 22:33
                                木有了呀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4-01-07 20:53
                                  还有不,不满足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26楼2014-02-21 13:43
                                    好甜~求更~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02-28 00:03
                                      本来以为没人看的,一直没更是因为没动力,不过时隔半年上来发现还有人看,瞬间觉得有动力了,于是我决定继续写。
                                      最后,求捧场,求加油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4-03-06 16:14
                                        亲 别卡在半路啊


                                        收起回复
                                        30楼2014-03-07 16:14
                                          <十五>幼齿系列3
                                          “小白哉,看到我的口红了吗?”十五岁的夜一在小白哉的书房里到处乱翻,完全不管小白哉铁青的脸色。
                                          “还未成年就抹口红,你这个不良少女!”小白哉终于忍不住发怒了。
                                          “忒……小白哉你真不可爱,不过逗你还挺好玩儿的,你生气的样子还是挺可爱的。”夜一暂时放弃了找她的口红,转身去捏小白哉的脸,却被小白哉拍掉了准备图谋不轨的猫爪子。
                                          “ 你……你不要得寸进尺,不要以为你是爷爷的客人我就……”小白哉气急。
                                          “就怎么样?”夜一笑眯眯的看着小白哉。
                                          “ 就……就……就告诉叔叔说你早恋,还抹着浦原送你的口红去约会。还有浦原那个不良少年,你还未成年就送你口红。”小白哉越说越气愤。
                                          “我才不在乎,倒是我的口红在哪儿呢?我记得上次放你书桌上了。”夜一满不在乎的一撇嘴。
                                          小白哉偏过头不理她。
                                          “小~白~哉~,是不是你藏起来了呀。”夜一依旧笑眯眯的,小白哉却觉得有点儿发冷,但依然不愿示弱。
                                          “那么无聊的事,我才不做!”
                                          “哦?难道是你扔掉了?”夜一笑的更危险了。
                                          “我没有!”
                                          “我不管,在你这里丢的,你就要负责找回来,要不然……”夜一奸诈的笑着。
                                          “要不然怎样?!”小白哉一眼瞪了回去。
                                          “哎呀,我上次本来想翻墙过来找你玩儿的,到没想到却看到……”夜一故意顿了一下,小白哉果然紧张了起来,但依然不动声色的等着夜一的下文。
                                          夜一见鱼儿不上钩,只好无趣的叹了口气,继续道:“我看到一个红发红眼的小男孩儿,好像亲了你来着……如果你爷爷知道的话,不知道那个男孩儿会怎么样呢?”
                                          小白哉的脸迅速苍白。夜一见他如此介意,便也不再欺负他了,不过在这麼大的房子里找东西太累了,她可不想因此浪费了约会的时间,但小白哉那么别扭,又要强的要命,肯定不会帮忙。但现在她抓住了他的把柄,当然要好好利用才行。
                                          “不过呢,让我不说也可以。”夜一乘胜追击。
                                          “我帮你找口红就是了!”小白哉咬咬牙,不甘心的说。
                                          “小白哉你真聪明。不过还有一个条件你得答应我,否则……”
                                          “你、说!”
                                          “虽然我不怕浦原的事被人知道,但我现在还不想公开,所以在我约会的时候,你就帮我骗骗我父母,说我在你这儿就可以了。怎么样,要求不高吧?”夜一水灵的紫眼一眨不眨的看着小白哉。
                                          “你让我帮你撒谎?我不会撒谎啊。”(夜一姐,你会教坏小孩子的。)
                                          “没关系,就是我家人打电话问你我在这儿没,你就说在就好了,很简单的。”夜一摸了摸小白哉的头发,却被小白哉一脸嫌弃的闪开了。
                                          “………………好,不过…………”小白哉犹豫着不知该怎么开口。
                                          “我知道,我不会说的。不过别忘了我的口红,那可是浦原送我的第一个礼物。”
                                          “………………”
                                          “呀!我约会要迟到了!我先走了!”夜一看了看表,惊叫起来,一把抓过自己的包从窗台上翻了下去,迅速消失在庄园的墙角处。
                                          看着这个眼熟的情景,小白哉心里颤了一下,为什么他总觉得自己忘了什么东西。是什么呢?怎么想不起来了?
                                          “啊!对了!口红!”小白哉突然想起来了。
                                          就在三天前,他将一个管状的物品丢在了某人的脑门上………………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1楼2014-03-08 23:39
                                            <十六>
                                            尸魂界所有的人都只道,朽木家主冷若冰霜,却不知道那座冰山也懂温柔和热情。
                                            他把温柔送给了两个相貌几乎一样的女子,她们一个是他的亡妻,一个是他的义妹。
                                            他把热情献给了一个火一样的男人,他的副队,他的情人,以及他现在和将来永远的爱人。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2楼2014-03-08 23:53
                                              <十七>
                                              君若不相忘,吾亦不相负;
                                              君若不相离,吾愿永相随。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4-03-11 00:05
                                                <十八>
                                                恋次躺在现世某个公园的草坪上,一对情侣走了过来,没有发现被灌木挡住的恋次。
                                                “你为什么会爱上我呢?”女孩问那个牵着她手的男孩子。
                                                听到这句话,恋次也开始思考一个他从未想过的问题。
                                                恋次从未想过,为什么会爱上白哉。
                                                记得第一次见他时,他冷漠高傲的行为和态度刺伤了他的眼,他的心,以及他的自尊。他带走了他的露棋亚,他那时唯一的伙伴。
                                                他应该是恨他的。
                                                但正因为恨,他才开始关注他,刻意也是无意间的,发现了他的那些秘密。
                                                他冷漠却不冷情,他只是不习惯表现出温柔。
                                                他规矩却不刻板,他也会为自己在乎的人不顾陈规。
                                                他强大却不冲动,不会意气用事,不愿伤害他人。
                                                他尊贵却不娇贵,没有贵族的奢侈之气。
                                                越了解他,他就越尊敬他。可尊敬并不是爱,恋次知道。那他又因为什么爱上他了呢?
                                                时间让他更了解他。
                                                他渐渐明白了他身上所背负的重担远超他的想象,他也会迷茫,他也会悲伤,他也会孤独,他也会忧郁。他也有细腻的情感,但他所背负的一切不允许他说口而已,便只能用冷漠的面具故作坚强。
                                                恋次觉得自己算不上是个细腻的人,但他却是唯发现这一切的人。
                                                恋次还是想不明白自己爱上白哉的原因,但他觉得这并不是什么重要的事。
                                                因为,无论原因是什么,他们相爱的结果,才是最重要的。


                                                我或许永远都不会想明白,自己为何会爱上你,但至少我明白,现在以及将来,对我来说最重要的事,就是爱上了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楼2014-03-11 01:08
                                                  吧里好冷清啊,都木有人。
                                                  小沐好想看到有人回贴啊。
                                                  求回帖求回帖求回帖求回帖求回帖求回帖求回帖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4-03-11 01:15
                                                    写的很棒,文字淡淡的却很美喔~很喜欢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7楼2014-04-01 23:55
                                                      楼主加油啊!坐等更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4-04-05 01:28
                                                        <十九>
                                                        对于白哉和恋次最终走到一起成为恋人这件事情,一护一直很不理解,这天,他终于忍不住问了露棋亚。
                                                        露棋亚听了他的问题,狠狠白了他一眼,道:“对于爱情来说,最重要的是什么?”
                                                        一护想了一下,摇了摇头。他并不是个懂爱情的人,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是心啊!”露棋亚叹了口气。
                                                        一护抬头看了看远处盛开的樱花下并排前行的两个男人,看似有些突兀,却又纯然舒逸。一护看的有些恍惚,却又听到露棋亚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心本就是复杂的东西,爱生于心,自然也复杂。但只要是温柔的心所生出的温暖的爱,又何必追究它因何而起呢?”露棋亚看向一护,眼中渐泛莹光:“更不用说他们一个是我的大哥,一个是我的好友,我希望他们幸福。”
                                                        一护看着突然伤感起来的露棋亚,将手搭上她的肩膀。他想,关于爱,他多少有些懂了。
                                                        爱本无解,性格不对,性别不对又如何?当所有流言都输给时间,唯有爱长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9楼2014-04-17 16:59
                                                          咳咳~~今天来打个广告,某沐要开新文,估计是个短篇,但是个完整的故事,各位要来捧场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4-04-17 17:04
                                                            太无聊就自己赞了自己的贴子。(你滚!脸皮呢?节操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1楼2014-12-14 21: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