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染之雪吧 关注:145贴子:46,738
  • 14回复贴,共1

°『染雪』﹏┆活动┆﹋《无题》 by:筱筱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只是在疑惑,为什么那个被称为心的存在第一次忘记了如何疼痛。


回复
通过百度相册上传1楼2013-07-27 16:12
    好的,不要对此文有太大的期待,我只是为了赚分写的,真的好渣……要相信我0w0


    收起回复
    2楼2013-07-27 16:13

      ·1

      黑夜暗沉的光透过那半掩帷幔轻轻的撒在我不知神色的脸上。

      听着客厅里那各种东西碎裂的声音和压抑着声响的对骂,我无力的注视着前方,轻轻的叹了口气。

      在这个家里,我快要找不到我存在的地方。

      父母吵的很厉害,而且有愈演愈烈的趋势,我什么都做不了,茫然的旁观着,迷惘着,蜷缩在自己的房间里。

      隔绝自己与外面的一切。

      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继续下去,可没想到最后当我从迷茫中苏醒,摆在我面前的是一张惨白的白纸,仿佛灼伤了我的双眼。

      离婚协议。


      回复
      3楼2013-07-27 16:14

        我其实心里早就想到了这个可能,只是一直在暗示自己,不会的不会的,没有这么严重,只是吵架而已。

        但终究现实还是那么残酷。

        我就那么目送着母亲远离了我的视线,远离了我的世界。

        消失的无影无踪,让我怀疑是不是不带有一丝的怀念。

        我以为现实是怎样。

        结果第二天我就看见原本空荡荡的家里多出了一对母子,旁边站着父亲尴尬的看着我,微笑着介绍。

        “这是白阿姨,这是白彦。”

        我深呼一口气,唇角展开平生最灿烂的微笑。

        “白阿姨你好,白彦哥哥你好。”然后我朝着父亲点点头。“我肚子有点不舒服,我先回房了。”

        “恩,注意身体啊。”


        回复
        4楼2013-07-27 16:14

          ·2

          我将门关上,锁好,然后无力的顺着门滑坐了下去。

          我以为离婚是什么呢。

          原来父亲不知什么时候在外面有了个比我还大的哥哥,连脸庞都是那样的相似,我的承受能力并不是没有底线啊。

          不是说你觉得我不在乎,我就真的不在乎了。

          那个叫心的地方还是会被所谓的亲情刺的鲜血淋漓啊。

          这样突然改变的世界,让我如何去适应才好。

          我总是这样,迷茫着,思索着,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间就那么飞快的流逝,等到那敲门声响起我才突然惊醒。

          望着外面黯淡的天色,我勉强笑了笑。


          回复
          5楼2013-07-27 16:14

            然后打开了门,正准备说什么就看见白彦端着粥站在门口。

            我几分惊异的看着他,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眸光黯淡了下去,默默的接过了那碗粥。

            “谢谢。”

            “肚子疼的话还是喝点粥比较好,需要药么?”他扬了扬手上的白色药品。

            我觉得自己视线有点模糊,但还是隐隐约约的觉得那好像是自己的药的瓶子,然后就觉得眼前一黑就倒了下去。

            紧接着是粥被打翻的声音,和灼伤皮肤的疼痛。

            还有几声急切的呼唤。

            都随着意识的消失全部消失在了自己的感知之内。

            发生了什么?

            自己不曾得知。


            回复
            6楼2013-07-27 16:14

              ·3

              待我再次醒来的时候,视线所到之处早已经是一片大亮。

              我躺在自己的床上,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左手上好像有什么重物被压着,无法动弹。

              白彦竟然就趴在她手上睡着了。

              看着他熟睡的安详脸庞,看着那熟悉的轮廓,跟自己相似的神色。

              原来,这个人就是自己的哥哥么。

              自己是怎么了,怎么突然晕了过去,刚刚挣扎了一下,就感觉右手一阵刺痛,上面红色的烫伤痕迹还在隐隐的作痛。

              也许是因为睡的浅,我这么一挣扎就弄醒了他。

              白彦一看我醒来了就望着我右手上的烫伤痕迹说。

              “你是因为最近没怎么好好吃饭,又坐了一个下午,由于极度的低血糖导致的暂时性休克,好好休息就行。还有那个烫伤应该没有大问题,涂点药就好了。”


              回复
              7楼2013-07-27 16:15

                我微怔了一下,听到从他嘴里吐出的自己所熟悉的医学专有名字,是啊,自己是学医的,最近怎么让自己的身体成了这样。

                “恩,我没事的,你去好好休息吧,谢谢你。”

                “恩。”他宠溺的摸摸我的脑袋,然后起身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的目光在定格在半空中。

                原来这就是关心么,我有多久没有感受到这个词给我带来的温暖了。

                还是从我一度抵触的人的身上。

                真的好想说,谢谢你,哥哥。


                回复
                8楼2013-07-27 16:15

                  ·4

                  我慵懒的伸了个懒腰,看着打着哈欠坐在沙发上玩游戏的白彦和在厨房里忙着做早饭的白阿姨。

                  我站在厨房的门口良久。

                  张了张口,那两个字还是无法说出口。

                  虽然父母一度很忙,根本没空管我,但好歹生活了那么多年,感情还是有的,我怎么可能那么快就接受一个陌生人突然成为了自己的妈妈。

                  “白阿姨,早饭好了么。”

                  我看见她怔住了一下,然后微笑着一碗馄饨端给我。

                  “好了好了,趁热吃吧。”

                  我端着馄饨来到餐桌上,偏头看了一眼继续在厨房的白阿姨,刚刚我说阿姨的时候,我看见她眼里一闪而过的失望。

                  对不起呢,给我点时间吧。


                  回复
                  9楼2013-07-27 16:15

                    我缓缓的转过头望着一脸笑意的白彦。

                    这……虽说觉得这样的生活不坏。

                    也别给我进展太快了好不好!


                    回复
                    11楼2013-07-27 16:16

                      我踩着下课铃几乎是无力的走回了家,刚打开门就被里面的欢声笑语给惊讶到了。

                      然后就看见她和白彦坐在沙发上和父亲还有白阿姨在沙发上谈笑。

                      哥哥笑的真幸福。

                      “爸爸妈妈我先回房了。”我朝着她们微笑的点点头,就走回了房间。

                      没发现自己吐出的那一句话让整个客厅的气氛陷入冷场。

                      也许我自己都没发觉,自己竟然如此顺口的把妈妈两个字如此顺利的连接在了爸爸两个字的后面。

                      我已经想不了那么多了,我的脑袋快要爆炸了,我已经无法思考了。


                      回复
                      14楼2013-07-27 16:17

                        ·7

                        “饭做好了,出来吃饭吧颜儿。”白阿姨很热情的上楼喊我去吃饭。

                        看来她因为我叫她妈妈很兴奋啊。

                        “对不起啊妈妈,我有点不舒服,帮我留点菜,我等会下去。”我把头捂在被子里,声音闷闷的。

                        “恩,别勉强啊。”


                        回复
                        15楼2013-07-27 16:17

                          第一次,我没有发呆,只是茫然的注视着那挂在墙上的钟。

                          我喜欢哥哥。

                          如此清晰的5个字就那样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我黯然的笑了笑。

                          为了我,为了他们,为了哥哥。

                          我不能这样。

                          想到这里,我一个翻身就下了床,朝着客厅缓缓走去。

                          那就让我痛个够然后放弃吧。


                          回复
                          16楼2013-07-27 16:18

                            “怎么样,身体没事了吧。”白彦正在和她说话,注意到了下楼的我,便转头问我。

                            “恩,没事了。”

                            我坐在白彦的对面,望着父亲还有白阿姨、与白彦和她的欢笑声。

                            原本想象的崩溃根本不存在。

                            我只是在疑惑,为什么那个称为心的存在第一次忘记了如何该疼痛。

                            如果现在我手上有把刀,我想撕裂我的皮肤,割裂我的肋骨,看看我的那里到底还有没有被称为心的那个存在。

                            是消失了么。

                            “哥哥,祝你们幸福哟。”

                            我端起桌上的饮料笑着给她们敬,然后看着白彦和她脸上逐渐绽开的笑颜和逐渐蔓延开的属于幸福的感觉。

                            那是我唯一想遗忘的记忆。

                            如果没有碰到你,我是不是不会放弃的彻底,

                            最后成为了一个鲜血淋漓的秘密沉眠在心底。

                            哥哥,我不想遇见你。



                            ——End——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7楼2013-07-27 16:18
                              结果又变成了兄妹别打我……


                              收起回复
                              18楼2013-07-27 1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