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土吧 关注:42,552贴子:627,076
  • 30回复贴,共1

【原创】折堕 微all土,虐,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这是一篇构思很久也不忍心写出来的文。
如引起不适,请点叉。【土下座


回复
1楼2013-08-04 22:37
    我插!凹土最棒!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3-08-04 22:38

      “呵呵,土方先生,你以为我真的爱上你了吗?”冲田甜蜜地微笑着,就如那晚。

      【“土方先生,我知道的。我知道你喜欢旦那。但是,是你的话,又会把这份感情埋葬吧?”不知是因为饮下的酒还是别的什么,冲田的表情竟莫名温柔。
      银白月光下,夜风卷起翩跹的绯色花瓣,把淡淡幽香送入心扉。拿过土方手中还在默默燃烧的烟,少年双眼闪烁着:“所以,不要再压抑自己了——和我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土方先生。”】

      耳畔仿佛还有那晚樱花树下轻声告白的余音,而这声音的主人,此刻,在屯所热闹无比的食堂,以恰到好处的音量,说出这句话。除了眼睛,整张脸都在微笑着。

      短暂的尴尬静默中,山崎突然想起家乡老人的迷信——如果大家说得很热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莫名其妙的都安静下来,当时上空一定有魔鬼经过。

      近藤打着哈哈又谈起了阿妙小姐,大家也都识趣的继续刚刚的话题。

      土方点上一支烟:“如果我干涉到你私生活的去向,那是我越界。不过,我还是重申一遍——巡逻期间,不要滋生事端。这个月因为你老是和平民打架,屯所已经严重超支了。现在局势本就不利,我们不要自寻死路。”

      冲田冷笑:“你只是吃醋而已。你以为你是谁?”

      “真选组副长。”干脆利落地挂好佩刀,土方起身离开了。

      “嘁。”冲田不屑地对着土方的背影竖起中指。

      只有山崎知道,副长其实很少在饭后就马上抽烟的。

      也只有山崎才知道,自从上次赏樱后的夜晚红着脸回屯所后,这段时间,副长有多快乐。

      不过,是副长的话,这种程度,没关系的吧——止住前去安慰的冲动,山崎站在空地挥舞着球拍。



      回复
      3楼2013-08-04 22:38

        “哟,多串。”

        头也不回,土方拍掉伸往自己肩头的手:“老子不是多串。”

        “啧,真冷淡。”坂田银时耸耸肩膀,把手放在走在土方身后的山崎身上,“哟,吉米君,最近很少看到你和多串君一起巡逻了哦。”

        “是山崎啦旦那。”山崎笑眯眯的拨开那只根本没着力的手,“电脑随机排的班,今天轮到了嘛。”

        “哦,是吗?”举起那只屡屡被推拒的手挖着鼻孔,坂田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土方的背影,“我还以为他和总一郎君一直一起的呢。”

        “呵呵,都说了是电脑随机哦。”山崎笑得更谦恭了。

        “嘛,也好。最好那个小子被电脑除名,我家小神乐最近老是和他干架,饭量又增加了,万事屋要破产了哦。”

        山崎唯有干笑。

        “喂,税金小偷,”坂田对着土方的背影喊,“下次记得把我家大门的修理费带上,你家那个小子又把它踹破了!”

        土方停住脚步。

        就在坂田心里抱着【哪怕这个家伙回过头来瞪我一眼也好】的期待时,土方说:“把修理发票寄到真选组。不过,下次起就成冲田总悟的私人责任了。”

        坂田有点淡淡的失望——这个混蛋,说话都可以不看人的吗?


        回复
        4楼2013-08-04 22:39

          吃完晚餐,原田向土方发出一起看电影的邀请。

          走出影院,原田一边擦着眼泪鼻涕一边习惯性的向土方递出一张纸巾。

          土方摇头谢绝了。

          原田发现土方第一次看完电影没有流泪。


          回复
          5楼2013-08-04 22:40

            冲田知道中午做得过分了点。

            但是他做不到伪装。告白时他确信自己是爱土方的,何况那晚夜色很美、酒很醇、淡淡月光下的土方又是那么诱人,诱人到让他忘了平时有多么讨厌这个人。再说,土方永远自以为是地以为别人看不出他的寂寞这一点,也很让人火大。

            不过冲田高估了自己。爱一个人是一回事,对一个人好又是另外一回事。而且,不确立关系的话,打打闹闹的觉得还有点意思。一确立关系,刚开始那种悸动一过去,剩下的是旷日持久的重复——对冲田这个年纪来说,还太早了点。

            不过,冲田对一直和土方在一起这个承诺还是有信心坚守的。如果土方自己也有信心的话。


            回复
            6楼2013-08-04 22:40

              拉开拉门,午夜月光倾泻一地。

              冲田确实不在房间里。

              那个家伙就这样回归正常轨道也好——把自己的身体重重摔在地板上,土方疲惫地闭上眼睛。

              --------------------------------------TBC---------------------------------------


              回复
              9楼2013-08-04 22:43
                高官土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8-04 23:10


                  大政奉还出乎意料的顺利。

                  在天人的高级武器的“保护”下,无论是江户将军这边,还是京都天皇那边,都很安全。

                  连坂田银时这种废柴都松了一口气,真的闹起来的话,他一多半旧识都会卷入其中。一想到要以一个正在堆积糖分和肚腩的身躯去刀口舔血,怕倒不怕,觉得麻烦是肯定的。所谓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当然是堕落的,可只有太平才有堕落的资格。虽然人人觉得危机四伏,但只要天没塌下来,该讨生活的还是要讨生活。

                  可还是常常恍惚。就跟桂小太郎感叹的一样,短短时间,明明一直做的是同样的事,一会儿是英雄,一会儿又变成了恐0怖分子,现在,TMD的又成了先知先觉的改0革家了。指不定高杉现在失去了幕府这个目标之后正在太空四顾茫然呢。

                  坂田在意外这个NC第一次说出有点条理的话之后,桂叹了一口气:“伊丽莎白还帮我找坂本预定了很多武器,你说我怎么找他退嘛,这个奸商六亲不认的。”一脚把桂踹下窗台,坂田吼道:“你就一个人拿着武器去征服宇宙吧,白痴!”

                  让坂田更觉意外的,是真选组一夜之间,竟接受了新政府的委任。

                  【最后的武士都堕落了吗?】抠着鼻孔,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坂田银时看着穿着新制服的原真选组队士。

                  当某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坂田银时才找到一点不是在做梦的真实感:“哟,多串!”

                  没有说出“TMD的谁是多串啊”,土方走到坂田面前,说:“万事屋还是万事屋,真选组还是真选组。”

                  坂田笑起来:“升斗小民还是升斗小民,税金小偷还是税金小偷。”

                  土方淡淡一笑:“说得好。”

                  【啊嘞?】坂田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什么平行宇宙空间,志村新八悄悄拉拉他的衣裾:“银桑……”

                  然后坂田看到,土方的眼睛穿过他看到很远的地方。

                  土方究竟想的什么,坂田不敢想。




                  回复
                  11楼2013-08-05 10:14


                    “我们为什么要战斗?”土方轻轻擦拭着和泉守兼定,对身边的山崎说,“你忘了近藤老大是为什么创建真选组的吗?不是为了幕府,不是为了天人,更不是为了什么说出来很吓人的冠冕堂皇的东西。”

                    山崎静静的听着。

                    土方举起爱刀,看着寒光从刀身流过:“自始至终,近藤老大只是为了让我们这群乡下武士有个落脚之处罢了。根本没有易主一说。我们的剑,哪怕沾上过那么多鲜血,说穿了,不过是个赚钱工具。谁发薪水跟谁干活,简单至极。”

                    “副长……”山崎有点想哭。

                    “山崎,你别把这事看得太严重,”土方反而笑了,用无比温暖的眼神看着冲田,“正义啊、热血啊、信仰啊……越无用武之地越是好事——不缺乏什么才不需要什么。再说,骂名什么的,我们还怕过这个吗?”

                    看着土方手腕处隐约的勒痕,山崎忍不住一把抢过土方手里的刀丢在一旁。半跪着抱住土方,山崎颤抖着:“副长,你不要这样……明明这个世界对你这么冷酷,你不要这么善良。”

                    头被山崎搂在怀里,土方咬牙说道:“我不是善良。如果,我只是一个人,就会那么干的。但是,我要永远的真选组。土方十四郎会有消失的那天,真选组不会。”

                    山崎捧起土方的脸,确信,那双雪亮的眼睛,真的不会掉下泪来。

                    就在山崎打算吻下去的时候,土方推开他,拾起和泉守兼定佩在腰间:“笨蛋山崎,把老子当成失恋的女人了吗?”

                    看着还有些茫然的山崎,土方笑了:“不要碰我。你是个多么干净的人,留着你的双手,去拥抱你真正的爱人吧。”

                    对着那么一双无比真诚无比信任的眼睛,山崎突然丧失了强吻下去的勇气。



                    收起回复
                    12楼2013-08-05 10:15

                      缱绻过后,土方马上背过身去。井上无可奈何地对着那流畅的背部曲线说出土方可能会感兴趣的话:“你确实没看错那个叫冲田的小家伙,真的挺懂事的。新政府对他最近的表现很满意。”

                      土方一动不动。

                      “如你所愿,真选组永远安全了。”双臂从背后紧紧环住土方的腰肢,井上发现自己越来越沉湎于这个人的体温。

                      “文件呢?”土方低声问道。

                      “委任状、免责书、电子档案……全都发给松平了。”井上浅笑着吻了一下土方的耳垂,“在认识你之前,我从未想过床上说这个也算某种情趣。”

                      “我倒是从未想过自己这么值钱。”

                      “一定要把自己说得这么不堪吗?”井上有些不满,“顺带把我都骂进去了。我要惩罚你。”




                      回复
                      13楼2013-08-05 10:15


                        满头湿淋淋的从浴室出来,土方遇到了很久没单独见面的冲田。

                        很明显冲田比他更意外。

                        多年来欺负土方的基因根深蒂固,冲田再次露出那种眼睛不笑的笑容:“哟,大忙人今天回来了啊,土方先生。”

                        “混蛋,这里本来就是我家!”土方脱口而出。

                        “不对哟,”冲田抓住土方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凑到土方耳畔说,“这里只是工作地点不是家哟,土方先生。”

                        瞳孔蓦地紧缩,土方咬紧牙关看着冲田。

                        手倔强地抓住毛巾,冲田等着土方的反击。

                        “总悟,不管你怎么看——只要你愿意,真选组是你永远的归处。”把毛巾另一端绕过脖颈,土方光着脖子留给冲田一个漆黑的背影。

                        红眸泛起恨意,冲田把尚有余温的毛巾掼到地上,冲着那团阴影低吼:“你无耻!”



                        回复
                        14楼2013-08-05 10:16


                          近藤醉醺醺地对阿妙说:“我可怜的十四呀……呜呜,我好想去当恐0怖分子啊!”

                          阿妙一巴掌扇过去:“白痴!土方先生就是为了让你们不当恐0怖分子才这么做的!你要让他的苦心全部白费吗?”

                          近藤哭得更厉害了:“你揍我吧使劲揍我吧!!!!”


                          回复
                          15楼2013-08-05 10:16

                            贪恋地看着那个正在穿衣服的瘦削的身影,井上忽然叹了一口气:“你不会来了吧?”

                            扣扣子的手停顿了一会儿,土方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井上苦笑了一下:“一路小心。”

                            土方扣上袖扣:“谢谢。”



                            回复
                            16楼2013-08-05 10:17

                              该来的终究要来。先不论过去的攘夷浪士恨不恨他们,土方清楚,天人也需要新政府拿出一些忠诚的表示。

                              某个夜晚的滂沱大雨中,当发现一群蒙面人悄悄围上来,土方知道,“鬼之副长”还债的时候到了。

                              “呵呵,好久没痛痛快快干一场了,混蛋们!”和泉守兼定发出了一如既往的璀璨光芒。

                              ……重重摔倒在地时,土方看到一双急速过来的曾经很熟悉的黑色皮靴。

                              “万事屋,请……请接受我最后一个委托。”用尽残余力气,土方尽量让扶着他的坂田听清楚一点。

                              “混蛋!我不接受!等你伤好了再说!”坂田大声吼道,双臂却像托着什么贵重瓷器一般小心翼翼。


                              “就……说是浪士余……余党干的。”烟蓝色眸子逐渐扩散,变成一片谁也潜不下去的深海。

                              右手小心翼翼托着土方的脑袋,左手颤抖着探向颈动脉,坂田从未想过,和这个人第一次温柔的肌肤相触竟然是这种情况。




                              回复
                              17楼2013-08-05 10:18


                                冲田和山崎赶过来时,正好看到坐在地上的坂田银时抱着土方,以一种亲昵无比的姿势。

                                拖着虚软的脚步走到坂田的身前,冲田一下子跪在积水里,手激烈地抖动着,伸向曾经无数次捋过扯过甚至剪过的黑发。只是这黑发的主人再也不会对他发脾气了。冲田揪起土方的领巾:“混蛋,不是说只能死在我手里的吗?混蛋!”

                                坂田把土方放到冲田怀里,低声说:“攘夷志士的余党干的。我来迟了。”

                                把脑袋埋在再也没有心跳的土方胸前,冲田闷闷地说:“都改朝换代了,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尚有一点理智的山崎出于职业敏感发现几具熟悉的尸体,正要泪流满面地开口时,坂田一手搭在他的肩头:“有一句遗言,委托我告诉你们——‘老子自己把人杀干净了,不用你们这些三脚猫报仇。’”

                                山崎再也克制不住的扑过去,从接近虚脱的冲田手中抢过土方抱进怀里:“副长——!!!!!!!”

                                “他本来是我的……”看着空虚的双手,冲田垂着脑袋喃喃。

                                “你最好相信自己没有爱过他。”从未如此清醒的双眼看往冲田红眸里的黑暗,山崎一字一句的说,“否则,你永远走不出去了。”



                                回复
                                18楼2013-08-05 10:19

                                  “人间的悲欢本不相通——”端起茶杯,土方看着廊前的明月笑了,“但是,山崎,这也许是没恋过爱的人所说的话。”

                                  山崎一边挥舞球拍一边说:“所以,请您务必记得我也是会疼的,副长。”

                                  土方只是微笑着……

                                  我当时不嫉妒,只是希望能够永远看到那样的笑容罢了——躺在黑暗的走廊上,手指抚摸着记忆中土方常坐的地方,山崎的眼泪又快决堤——等我清楚自己真正爱的是谁的时候,我的双手,再也拥抱不到你了,副长,我从未这么恨自己太过听你的话。

                                  一缕熟悉的烟味飘过来,山崎赶紧站起身。

                                  冲田站在山崎面前,嘴里的烟头在幽暗中明灭:“我知道你现在比谁都讨厌我。但我必须要说,没有谁的痛苦,比得过我。包括近藤老大。”

                                  张了张嘴,山崎欲言又止。

                                  “我一度想到毁灭一切,新政府也好,这个名存实亡的真选组也好,”狠狠吸一口烟,冲田看向墨黑的夜空,“最终我发现,原来我只是想毁灭没能坚持和他永远在一起的自己。”

                                  根本没抱山崎回应的期望,红眸里泛起一丝丝温柔,冲田看向背后土方房里的一片黑暗:“可是,那样的话,那个家伙,就真的毫无痕迹的消失了。所以,我得活着,真选组就算名存实亡也要存在——只要这些存在一天,那个家伙,就不是虚无的。”

                                  “冲田队……副长,”山崎艰难的开口,“你错了。”

                                  “嗯?”背对山崎,冲田靠着门框上,苍白的脸上泛起山崎看不到的哀伤表情。

                                  “我从未讨厌你,我只是嫉妒——我比谁都清楚,是谁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给过副长那么多快乐……和希望,”山崎说,“是你。”

                                  说完这些,山崎快步走开,把冲田一个人留在冬夜透明的黑暗中。

                                  缓缓走进土方的房间,关好门,冲田俯跪在当初土方红着脸接受第一次爱抚的地点,低声倾诉:“土方先生,我需要你。我真的需要你。我知道,如果是我的需要的话,土方先生你一定会尽量满足的。那么,土方先生,你听到了吗?冲田总悟需要你……好黑,好冷,我要抱着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你听到了吗?满足我啊土方你这个混蛋!土方你这个混蛋——”

                                  如暮春的落花般轻盈,今冬第一朵雪悄然降临今天的东京昨日的江户。




                                  ========================END====================================


                                  回复
                                  19楼2013-08-05 10:20
                                    深水,好久不见,先爪,晚上再上爪机看(≥3≤)/


                                    回复
                                    20楼2013-08-05 14:26
                                      已被虐至死。【躺尸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08-05 18:40
                                        虐死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3-08-05 21:08
                                          看到BE就滚进来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3-08-06 11:00
                                            好棒 好长的后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3-08-06 14:41
                                              我想看原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3-08-06 14:45
                                                楼主我恨你 后记看完我都泪目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3-08-06 14: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