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土汉化吧 关注:554贴子:2,670
  • 38回复贴,共1

【唯一之虐】折堕 冲土,高官土有,微山土、银土,短篇,BE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经常设想副长不爱总悟该是怎样;
我不愿意设想如果总悟不爱副长该是怎样;
我更不愿意设想如果总悟以为自己并不爱副长结果还是爱的会怎样……
但魔鬼的念头产生后难以遏制,我终究把这个若隐若现却又不敢变成文字的东西具现化。如果残酷,我只能说有时真实比这个更残酷很多倍。
但我真的不是来报社的。
在这个文里亏欠角色的,我会在其他文里弥补的……【土下座


回复
1楼2013-08-05 11:41

    “呵呵,土方先生,你以为我真的爱上你了吗?”冲田甜蜜地微笑着,就如那晚。

    【“土方先生,我知道的。我知道你喜欢旦那。但是,是你的话,又会把这份感情埋葬吧?”不知是因为饮下的酒还是别的什么,冲田的表情竟莫名温柔。
    银白月光下,夜风卷起翩跹的绯色花瓣,把淡淡幽香送入心扉。拿过土方手中还在默默燃烧的烟,少年双眼闪烁着:“所以,不要再压抑自己了——和我在一起吧。我喜欢你,土方先生。”】

    耳畔仿佛还有那晚樱花树下轻声告白的余音,而这声音的主人,此刻,在屯所热闹无比的食堂,以恰到好处的音量,说出这句话。除了眼睛,整张脸都在微笑着。

    短暂的尴尬静默中,山崎突然想起家乡老人的迷信——如果大家说得很热闹的时候,有那么一瞬间莫名其妙的都安静下来,当时上空一定有魔鬼经过。

    近藤打着哈哈又谈起了阿妙小姐,大家也都识趣的继续刚刚的话题。

    土方点上一支烟:“如果我干涉到你私生活的去向,那是我越界。不过,我还是重申一遍——巡逻期间,不要滋生事端。这个月因为你老是和平民打架,屯所已经严重超支了。现在局势本就不利,我们不要自寻死路。”

    冲田冷笑:“你只是吃醋而已。你以为你是谁?”

    “真选组副长。”干脆利落地挂好佩刀,土方起身离开了。

    “嘁。”冲田不屑地对着土方的背影竖起中指。

    只有山崎知道,副长其实很少在饭后就马上抽烟的。

    也只有山崎才知道,自从上次赏樱后的夜晚红着脸回屯所后,这段时间,副长有多快乐。

    不过,是副长的话,这种程度,没关系的吧——止住前去安慰的冲动,山崎站在空地挥舞着球拍。


    回复
    2楼2013-08-05 11:42

      “哟,多串。”

      头也不回,土方拍掉伸往自己肩头的手:“老子不是多串。”

      “啧,真冷淡。”坂田银时耸耸肩膀,把手放在走在土方身后的山崎身上,“哟,吉米君,最近很少看到你和多串君一起巡逻了哦。”

      “是山崎啦旦那。”山崎笑眯眯的拨开那只根本没着力的手,“电脑随机排的班,今天轮到了嘛。”

      “哦,是吗?”举起那只屡屡被推拒的手挖着鼻孔,坂田用一种耐人寻味的眼神看着土方的背影,“我还以为他和总一郎君一直一起的呢。”

      “呵呵,都说了是电脑随机哦。”山崎笑得更谦恭了。

      “嘛,也好。最好那个小子被电脑除名,我家小神乐最近老是和他干架,饭量又增加了,万事屋要破产了哦。”

      山崎唯有干笑。

      “喂,税金小偷,”坂田对着土方的背影喊,“下次记得把我家大门的修理费带上,你家那个小子又把它踹破了!”

      土方停住脚步。

      就在坂田心里抱着【哪怕这个家伙回过头来瞪我一眼也好】的期待时,土方说:“把修理发票寄到真选组。不过,下次起就成冲田总悟的私人责任了。”

      坂田有点淡淡的失望——这个混蛋,说话都可以不看人的吗?


      回复
      3楼2013-08-05 11:43


        吃完晚餐,原田向土方发出一起看电影的邀请。

        走出影院,原田一边擦着眼泪鼻涕一边习惯性的向土方递出一张纸巾。

        土方摇头谢绝了。

        原田发现土方第一次看完电影没有流泪。


        回复
        4楼2013-08-05 11:44


          冲田知道中午做得过分了点。

          但是他做不到伪装。告白时他确信自己是爱土方的,何况那晚夜色很美、酒很醇、淡淡月光下的土方又是那么诱人,诱人到让他忘了平时有多么讨厌这个人。再说,土方永远自以为是地以为别人看不出他的寂寞这一点,也很让人火大。

          不过冲田高估了自己。爱一个人是一回事,对一个人好又是另外一回事。而且,不确立关系的话,打打闹闹的觉得还有点意思。一确立关系,刚开始那种悸动一过去,剩下的是旷日持久的重复——对冲田这个年纪来说,还太早了点。

          不过,冲田对一直和土方在一起这个承诺还是有信心坚守的。如果土方自己也有信心的话。



          回复
          5楼2013-08-05 11:44

            拉开拉门,午夜月光倾泻一地。

            冲田确实不在房间里。

            那个家伙就这样回归正常轨道也好——把自己的身体重重摔在地板上,土方疲惫地闭上眼睛。


            回复
            8楼2013-08-05 11:46


              大政奉还出乎意料的顺利。

              在天人的高级武器的“保护”下,无论是江户将军这边,还是京都天皇那边,都很安全。

              连坂田银时这种废柴都松了一口气,真的闹起来的话,他一多半旧识都会卷入其中。一想到要以一个正在堆积糖分和肚腩的身躯去刀口舔血,怕倒不怕,觉得麻烦是肯定的。所谓饱食终日无所事事当然是堕落的,可只有太平才有堕落的资格。虽然人人觉得危机四伏,但只要天没塌下来,该讨生活的还是要讨生活。

              可还是常常恍惚。就跟桂小太郎感叹的一样,短短时间,明明一直做的是同样的事,一会儿是英雄,一会儿又变成了恐0怖分子,现在,TMD的又成了先知先觉的改0革家了。指不定高杉现在失去了幕府这个目标之后正在太空四顾茫然呢。

              坂田在意外这个NC第一次说出有点条理的话之后,桂叹了一口气:“伊丽莎白还帮我找坂本预定了很多武器,你说我怎么找他退嘛,这个奸商六亲不认的。”一脚把桂踹下窗台,坂田吼道:“你就一个人拿着武器去征服宇宙吧,白痴!”

              让坂田更觉意外的,是真选组一夜之间,竟接受了新政府的委任。

              【最后的武士都堕落了吗?】抠着鼻孔,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坂田银时看着穿着新制服的原真选组队士。

              当某个熟悉的身影越来越近,坂田银时才找到一点不是在做梦的真实感:“哟,多串!”

              没有说出“TMD的谁是多串啊”,土方走到坂田面前,说:“万事屋还是万事屋,真选组还是真选组。”

              坂田笑起来:“升斗小民还是升斗小民,税金小偷还是税金小偷。”

              土方淡淡一笑:“说得好。”

              【啊嘞?】坂田正在怀疑自己是不是到了什么平行宇宙空间,志村新八悄悄拉拉他的衣裾:“银桑……”

              然后坂田看到,土方的眼睛穿过他看到很远的地方。

              土方究竟想的什么,坂田不敢想。



              回复
              9楼2013-08-05 11:47


                “我们为什么要战斗?”土方轻轻擦拭着和泉守兼定,对身边的山崎说,“你忘了近藤老大是为什么创建真选组的吗?不是为了幕府,不是为了天人,更不是为了什么说出来很吓人的冠冕堂皇的东西。”

                山崎静静的听着。

                土方举起爱刀,看着寒光从刀身流过:“自始至终,近藤老大只是为了让我们这群乡下武士有个落脚之处罢了。根本没有易主一说。我们的剑,哪怕沾上过那么多鲜血,说穿了,不过是个赚钱工具。谁发薪水跟谁干活,简单至极。”

                “副长……”山崎有点想哭。

                “山崎,你别把这事看得太严重,”土方反而笑了,用无比温暖的眼神看着山崎,“正义啊、热血啊、信仰啊……越无用武之地越是好事——不缺乏什么才不需要什么。再说,骂名什么的,我们还怕过这个吗?”

                看着土方手腕处隐约的勒痕,山崎忍不住一把抢过土方手里的刀丢在一旁。半跪着抱住土方,山崎颤抖着:“副长,你不要这样……明明这个世界对你这么冷酷,你不要这么善良。”

                头被山崎搂在怀里,土方咬牙说道:“我不是善良。如果,我只是一个人,就会那么干的。但是,我要永远的真选组。土方十四郎会有消失的那天,真选组不会。”

                山崎捧起土方的脸,确信,那双雪亮的眼睛,真的不会掉下泪来。

                就在山崎打算吻下去的时候,土方推开他,拾起和泉守兼定佩在腰间:“笨蛋山崎,把老子当成失恋的女人了吗?”

                看着还有些茫然的山崎,土方笑了:“不要碰我。你是个多么干净的人,留着你的双手,去拥抱你真正的爱人吧。”

                对着那么一双无比真诚无比信任的眼睛,山崎突然丧失了强吻下去的勇气。



                回复
                10楼2013-08-05 11:48


                  缱绻过后,土方马上背过身去。井上无可奈何地对着那流畅的背部曲线说出土方可能会感兴趣的话:“你确实没看错那个叫冲田的小家伙,真的挺懂事的。新政府对他最近的表现很满意。”

                  土方一动不动。

                  “如你所愿,真选组永远安全了。”双臂从背后紧紧环住土方的腰肢,井上发现自己越来越沉湎于这个人的体温。

                  “文件呢?”土方低声问道。

                  “委任状、免责书、电子档案……全都发给松平了。”井上浅笑着吻了一下土方的耳垂,“在认识你之前,我从未想过床上说这个也算某种情趣。”

                  “我倒是从未想过自己这么值钱。”

                  “一定要把自己说得这么不堪吗?”井上有些不满,“顺带把我都骂进去了。我要惩罚你。”




                  回复
                  11楼2013-08-05 11:48

                    满头湿淋淋的从浴室出来,土方遇到了很久没单独见面的冲田。

                    很明显冲田比他更意外。

                    多年来欺负土方的基因根深蒂固,冲田再次露出那种眼睛不笑的笑容:“哟,大忙人今天回来了啊,土方先生。”

                    “混蛋,这里本来就是我家!”土方脱口而出。

                    “不对哟,”冲田抓住土方挂在脖子上的毛巾,凑到土方耳畔说,“这里只是工作地点不是家哟,土方先生。”

                    瞳孔蓦地紧缩,土方咬紧牙关看着冲田。

                    手倔强地抓住毛巾,冲田等着土方的反击。

                    “总悟,不管你怎么看——只要你愿意,真选组是你永远的归处。”把毛巾另一端绕过脖颈,土方光着脖子留给冲田一个漆黑的背影。

                    红眸泛起恨意,冲田把尚有余温的毛巾掼到地上,冲着那团阴影低吼:“你无耻!”



                    回复
                    12楼2013-08-05 11:49

                      近藤醉醺醺地对阿妙说:“我可怜的十四呀……呜呜,我好想去当恐0怖分子啊!”

                      阿妙一巴掌扇过去:“白痴!土方先生就是为了让你们不当恐0怖分子才这么做的!你要让他的苦心全部白费吗?”

                      近藤哭得更厉害了:“你揍我吧使劲揍我吧!!!!”


                      回复
                      13楼2013-08-05 11:50

                        贪恋地看着那个正在穿衣服的瘦削的身影,井上忽然叹了一口气:“你不会来了吧?”

                        扣扣子的手停顿了一会儿,土方既不肯定也不否定。

                        井上苦笑了一下:“一路小心。”

                        土方扣上袖扣:“谢谢。”


                        回复
                        14楼2013-08-05 11:50

                          该来的终究要来。先不论过去的攘夷浪士恨不恨他们,土方清楚,天人也需要新政府拿出一些忠诚的表示。

                          某个夜晚的滂沱大雨中,当发现一群蒙面人悄悄围上来,土方知道,“鬼之副长”还债的时候到了。

                          “呵呵,好久没痛痛快快干一场了,混蛋们!”和泉守兼定发出了一如既往的璀璨光芒。

                          ……重重摔倒在地时,土方看到一双急速过来的曾经很熟悉的黑色皮靴。

                          “万事屋,请……请接受我最后一个委托。”用尽残余力气,土方尽量让扶着他的坂田听清楚一点。

                          “混蛋!我不接受!等你伤好了再说!”坂田大声吼道,双臂却像托着什么贵重瓷器一般小心翼翼。


                          “就……说是浪士余……余党干的。”烟蓝色瞳孔逐渐扩散,变成一片谁也潜不下去的深海。

                          右手小心翼翼托着土方的脑袋,左手颤抖着探向颈动脉,坂田从未想过,和这个人第一次温柔的肌肤相触竟然是这种情况。


                          回复
                          15楼2013-08-05 11:52


                            冲田和山崎赶过来时,正好看到坐在地上的坂田银时抱着土方,以一种亲昵无比的姿势。

                            拖着虚软的脚步走到坂田的身前,冲田一下子跪在积水里,手激烈地抖动着,伸向曾经无数次捋过扯过甚至剪过的黑发。只是这黑发的主人再也不会对他发脾气了。冲田揪起土方的领巾:“混蛋,不是说只能死在我手里的吗?混蛋!”

                            坂田把土方放到冲田怀里,低声说:“攘夷志士的余党干的。我来迟了。”

                            把脑袋埋在再也没有心跳的土方胸前,冲田闷闷地说:“都改朝换代了,为什么还不放过他?”

                            尚有一点理智的山崎出于职业敏感发现几具熟悉的尸体,正要泪流满面地开口时,坂田一手搭在他的肩头:“有一句遗言,委托我告诉你们——‘老子自己把人杀干净了,不用你们这些三脚猫报仇。’”

                            山崎再也克制不住的扑过去,从接近虚脱的冲田手中抢过土方抱进怀里:“副长——!!!!!!!”

                            “他本来是我的……”看着空虚的双手,冲田垂着脑袋喃喃。

                            “你最好相信自己没有爱过他。”从未如此清醒的双眼看往冲田红眸里的黑暗,山崎一字一句的说,“否则,你永远走不出去了。”


                            回复
                            16楼2013-08-05 11:52


                              “人间的悲欢本不相通——”端起茶杯,土方看着廊前的明月笑了,“但是,山崎,这也许是没恋过爱的人所说的话。”

                              山崎一边挥舞球拍一边说:“所以,请您务必记得我也是会疼的,副长。”

                              土方只是微笑着……

                              我当时不嫉妒,只是希望能够永远看到那样的笑容罢了——躺在黑暗的走廊上,手指抚摸着记忆中土方常坐的地方,山崎的眼泪又快决堤——等我清楚自己真正爱的是谁的时候,我的双手,再也拥抱不到你了,副长,我从未这么恨自己太过听你的话。

                              一缕熟悉的烟味飘过来,山崎赶紧站起身。

                              冲田站在山崎面前,嘴里的烟头在幽暗中明灭:“我知道你现在比谁都讨厌我。但我必须要说,没有谁的痛苦,比得过我。包括近藤老大。”

                              张了张嘴,山崎欲言又止。

                              “我一度想到毁灭一切,新政府也好,这个名存实亡的真选组也好,”狠狠吸一口烟,冲田看向墨黑的夜空,“最终我发现,原来我只是想毁灭没能坚持和他永远在一起的自己。”

                              根本没抱山崎回应的期望,红眸里泛起一丝丝温柔,冲田看向背后土方房里的一片黑暗:“可是,那样的话,那个家伙,就真的毫无痕迹的消失了。所以,我得活着,真选组就算名存实亡也要存在——只要这些存在一天,那个家伙,就不是虚无的。”

                              “冲田队……副长,”山崎艰难的开口,“你错了。”

                              “嗯?”背对山崎,冲田靠着门框上,苍白的脸上泛起山崎看不到的哀伤表情。

                              “我从未讨厌你,我只是嫉妒——我比谁都清楚,是谁才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给过副长那么多快乐……和希望,”山崎说,“是你。”

                              说完这些,山崎快步走开,把冲田一个人留在冬夜透明的黑暗中。

                              缓缓走进土方的房间,关好门,冲田俯跪在当初土方红着脸接受第一次爱抚的地点,低声倾诉:“土方先生,我需要你。我真的需要你。我知道,如果是我的需要的话,土方先生你一定会尽量满足的。那么,土方先生,你听到了吗?冲田总悟需要你……好黑,好冷,我要抱着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我需要你……你听到了吗?满足我啊土方你这个混蛋!土方你这个混蛋——”

                              如暮春的落花般轻盈,第一朵雪悄然降临今天的东京昨日的江户。




                              ========================END====================================


                              回复
                              17楼2013-08-05 11:54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08-06 00:46
                                  “你最好相信自己没有爱过他”没有一起走到最后而留下了遗憾,被深深地虐到了TWT旁人都能看清的感情,自己却不愿面对,找不到可取的进路,这果然会成为永恒的错过的理由...土方先生真的好温柔啊,他越是温柔就越让人难过...
                                  突然也不敢想土方想的是什么,不管怎样反正都无法让结束的再重来,无法让死去的复生,也无法让两个人得到幸福,好虐QAQ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9楼2013-08-06 01:37
                                    别扭是冲土的萌点,也是虐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3-08-06 02:13
                                      哭死!太好看了悲文原来也可以这么好看!我在这里发现了消失很久的小灰灰←_←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1楼2013-08-06 08:44
                                        我没被虐到,我觉得湖水对银桑的评价是靠谱的,我理解的银桑也是这样一个有着大爱情怀的人,跟银桑的大爱比起来,小总确实显得幼稚了些自私了些,可我就是喜欢自私的想霸占土方,想让土方的目光只看向他一人的小总,我坚信小总会坚守自己的爱情到最后。因为爱你,所以在懦弱中变得坚强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3-08-06 14:43
                                          是的,我一直坚信小总会在土方身边。其实我觉得空知也是这么想的,从两人之间的羁绊也好,默契也好,误会也好,都是情侣的必经阶段不是吗?至于你说的那个冲什么神,我不加评判,其实我一直觉得神乐和银桑的羁绊多一些我会说吗?无论是在青涩年华的相遇,还是修罗之路的相知,我都被两人的彼此信任和默契感动着╭∩╮湖水你的文更让我坚信了这一点!你的文写出了我的心声,我耐你!请以后写出更多更好的文吧(☆_☆)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8楼2013-08-06 17:52
                                            “虽然他看上去悲剧色彩浓郁无比,在银妈里都冲刷不去。”
                                            “我更不希望看到只是因为某个角色便当时具有什么震撼的悲剧之美而成为牺牲品。
                                            如果空知非要这么安排,我希望他要么给十四证据确凿的爱,要么,就让十四和他的一干伙伴挥舞着手中之剑一路打闹下去。不要再给他些半吊子的温柔来折磨他。 ”
                                            这两句无限红烧大排!
                                            总之LZ对14这个人物的用心感受到了!对小总和14之间那种羁绊把握的也很好,而且“只是到死,作为一个骨子里无比温柔、内心无比柔软的人,竟然,没有享受过真正的爱情。 ”这种拒绝只是因为太温柔(我嘴笨不太会形容大概这个意思)就是银魂里14给我的感觉~


                                            收起回复
                                            29楼2013-08-06 19:35
                                              不要再给他些半吊子的温柔来折磨他。



                                              收起回复
                                              30楼2013-08-06 21:48
                                                啊!这才是我心中的冲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楼2014-04-13 05:28
                                                  →_→内心的冲土(☆_☆)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06-28 07: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