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土吧 关注:42,552贴子:627,076

【短篇合辑】开向土方混蛋的一十一炮---一看就知道是冲土啦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七夕来了,盂兰盆节还会远吗?
在这么一个人神共愤的日子里,怎么能不给冷西皮党一点点慰藉呢?
哇卡卡卡……
深水蜀黍郑重说明,在俺的脑洞里,无论是全龄向还是啊十八,涉及敏感内容时,冲田都是已经成年了的设定哦。


回复
1楼2013-08-13 15:51
    怪蜀黍 我来插了



    收起回复
    2楼2013-08-13 15:52

      【第二炮·厌恶疗法】
      【你要记住,他这双手,一次次地被血污溅满。而且,快被香烟烤焦了。这双手还接触过被血更污秽的东西,比如腐烂的尸体,比如各种乱七八糟的证物,比如乱七八糟的刑具,比如蛋黄酱……】

      【你要记住,他这对眼,看过很多乱七八糟的玩意儿。瞳孔都扩散了,简直将死之人没有任何区别。甚至还会为愚蠢到家的电影流下眼泪。眼泪是人体的一种排泄物,其本质和大小便没有任何区别。】

      【你要记住,他的双唇,触碰过很多有毒的东西。焦油尼古丁什么的就不用说了,还有那些恶心的蛋黄酱。那里面还经常流出血来,偶尔血里面可能还有那些重度尼古丁中毒的器官碎片。那里面唯一不会出现的就是稍微好听一点或者聪明一点的话。】

      【你要记住,他的头发,是最乏味最无趣的黑色。比他那愚笨的脑袋还要无聊的颜色,随处可见的不足为奇的颜色。还经常被硝烟与血液弄得狼狈不堪。】

      【你要记住,他的皮肤,上面布满看得见看不见的疤痕。全部是他的愚蠢的证明。此外也证明他有多么无能。另外,每一道疤痕都附着敌人最恶毒的诅咒。】

      【你要记住,他的脑袋,是这个世界上最空洞的东西。香烟、美乃滋——除此之外,就是一堆蠕动的脑浆。分文不值,荒谬至极。】

      【你要记住,他迟早会是一具死尸。他会曝尸荒野,长出紫色的尸斑,尸斑会慢慢扩大,然后渗出黄色的液体,腹部会逐渐膨胀直至爆裂,五颜六色的内脏会流出来,招惹野兽、乌鸦、秃鹫、苍蝇、蚁虫……最终只是一具丑陋、可怜、腥臭的骷髅。】

      ……

      “喂,总悟!”土方叼着烟,凌厉的上挑眼尾渗出一道光,从冲田头顶掠过,带着一抹蓝色,“巡逻的时候,发什么呆呢。敌人随时可能会出现的。”

      沙哑声线带着厚实的质感刮过耳膜,激起浑身轻微的战栗。战栗中,刚刚勾勒出的所有画面成了不成章法的碎片。

      冲田知道自己的努力又白费了,他是真的愤怒了。

      “去死吧,土方!”加农炮的炮弹再次带着确切的愤怒,向着那笔直前行的背影,射了出去。

      ============【第二炮·厌恶疗法·真FIN】=============


      收起回复
      4楼2013-08-13 15:54
        早点回来
        总悟是刀 那十四是总悟专属的刀鞘
        那岂不是每天都要。。在里面



        收起回复
        6楼2013-08-13 16:09
          啊嘞冲土大好哦~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8楼2013-08-13 19:54
            那个连环故事我真的无力吐槽了……lz好厉害的脑洞!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8-13 20:33
              冲土冲土!果断蹲坑☆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0楼2013-08-13 21:50
                深水君果然是冲土死忠啊。。。深水君尼要加油窝等尼回来【正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08-13 22:11
                  又抓到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3-08-14 07:45
                    等LZ!!!冲土死忠/\


                    收起回复
                    13楼2013-08-15 14:44
                      冲土党幸福的滚进来……



                      收起回复
                      14楼2013-08-15 20:59
                        啊啊啊啊啊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3-08-16 00:45
                          看第一炮就笑岔气了…哪个世界的总悟都有好好在欺负十四呢ww 厌恶疗法真心萌这边是土方先生不管变成什么样都忍不住想prpr的类型所以我明白的=L=(个鬼) 我说标题是指11炮还是111炮?我相信一定是后者因为深水你一定会让他们多来几发的(拍肩((滚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6楼2013-08-16 03:12

                            【第三炮】

                            “山崎,其实你一直都知道的,对不对?”

                            “……是的。”

                            “真是狡猾啊——虽然不过是个山崎。”

                            “……”

                            “我恨他,一直都恨他。”

                            “……”

                            “但是,我从未像现在这么恨他。”

                            “……”

                            “那个混蛋,永远那么绝情,永远那么自以为是。什么都不告诉我,一个人做出所有决定——不,应该说,宁愿告诉旦那也不告诉我。或者,宁愿告诉你也不告诉我。嘁,明明不过是个山崎。”

                            “……”

                            “我就那么不堪信任吗?”

                            “不是的,冲田队……副长。”

                            “那你告诉我,为什么那个混蛋连赴死这种事都不带上我?真是个自私的人啊,自己成佛了,却把同伴丢在无间地狱……混蛋。”

                            “……”

                            “哗啦——”纸门被大力拉开,一名穿着制服的黑发男子裹着寒风冲进来,举起刀向坐着的两人直劈下去,“老子巡逻的时候你们两个混蛋玩得很开心啊!冲田总悟!山崎退!TMD这是这个月第几次给老子发便当了?有这个闲工夫给老子去切腹啊混蛋们!”

                            “副长!我是被逼的啊副长!”

                            “刚刚那声‘冲田副长’叫得很亲切嘛——去切腹!”

                            “副长你听我说,冲田队长说了,如果我不配合他排练好这些Drama,他就——”

                            啪!
                            咚。

                            “啊嘞?大冬天的怎么会有蚊子?啊,果然地球就要毁灭在超级蛋黄酱星人土方混蛋手中了吗?”

                            “明明就是把山崎灭口了吧?总悟你这个混蛋!”

                            “才不是灭口呢。”

                            “那为什么不让山崎把话说完?”

                            “土方先生想听吗?”

                            “……算了。别靠过来。”

                            “我要自己亲口说,才不让山崎转告呢。”

                            “都说了别过来!你们这些脑中空在说些什么老子才不感兴趣!切!”

                            ……

                            拉门被急急关上。

                            “所以,我恨他。”

                            “……”

                            “你一直都知道的吧?山崎。”

                            “……是。”

                            “真是没办法啊,那个混蛋太招人恨了啊。”

                            “……”

                            ===========【第三炮·死亡Drama·真FIN】=============



                            回复
                            17楼2013-08-16 21:49
                              冲土大角虫,我要对楼主表白


                              收起回复
                              20楼2013-08-16 22:15
                                啊呀啊呀,连环炮什么的好喜欢!!!楼楼好厉害,窝果然是喜欢冲土的(>^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08-16 22:39
                                  情书好赞=3=其实俩个都很别扭…总觉得这次阿崎存在感略强XD 以及最后一炮求解释QAQ(蠢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2楼2013-08-16 22:51
                                    山琦就是受蹂躏的命
                                    是十四的出气筒
                                    最近我的山土魂燃烧起来了 偏离主题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3楼2013-08-16 23:48
                                      默默滚过,我真!的!只是来顶贴的。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3-08-17 00:12
                                        顶上阿鲁~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6楼2013-08-17 09:05
                                          ∑(っ °Д °;)っ楼主嫁我


                                          收起回复
                                          27楼2013-08-17 09:53


                                            收起回复
                                            28楼2013-08-17 10:13
                                              有股蛋蛋的山土味呢【嗅】深水君欢迎回来还有六炮~≥▽≤)/~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3-08-17 10:13
                                                表白梗莫名被虐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3-08-17 23:40
                                                  土方太招人恨……
                                                  是太招人爱吧!
                                                  冲田你还可以再傲娇一点的!


                                                  收起回复
                                                  32楼2013-08-21 22:30
                                                    我能说,第一章看到土方桑那么惨看到S(河蟹)M军派之后,我就笑喷了么!我对不起土方桑啊!!


                                                    收起回复
                                                    33楼2013-08-22 16:24

                                                      【第六炮】

                                                      夜幕深不见底。

                                                      江户之夜永不枯萎的灯火,一寸寸蚕食墨黑天空,越是斑斓璀璨,越是芜杂浑浊。

                                                      然而就算这样,夜幕还是深不见底,在幽深的小巷中。

                                                      双眼不再可靠,嗅觉、听觉、触觉分担了原属于视觉的那部分责任,变得加倍敏感。除此之外,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还有另外一种极端不可靠的东西偶尔可以依赖——直觉。

                                                      土方一般是不会先拔剑的,他喜欢一副破绽百出的样子吊儿郎当抽着烟,然后,在敌人的剑挟着冷风袭来的瞬间,猛地闪避,同时,干脆利落的出手。剑泛起时隐时现的青白色寒光,向混沌中面目模糊的敌人削去。腥咸血液飞溅的那一刻,神经末梢有粒子闪着火花串过,自刀锋至刀鞘直到虎口,震动与麻木,死亡或幸存。

                                                      这样做的好处是迄今为止土方都是幸存者,这样做的坏处是一直以来土方都是受伤最重最多的那个。攻击心切的敌人往往得意忘形暴露要害,不过下手也绝对不留余地。

                                                      鼓膜捕捉到刀刃切开肉身的微妙震颤,尾随而至是濒死之人浑浊的最后一次叹息。真选组副长土方十四郎,一如既往的,毫不含糊的,收割了又一条生命。无所谓。反正每个人拿起剑的那天便做好了准备。

                                                      “切。”冲田慢慢松开一直紧握着的手,从鼻孔里发出一记重重的冷哼。

                                                      “混蛋总悟,你刚刚‘切’了吧?”土方随手从一具尸体上扯下一片碎布擦拭着刀刃,叼着烟的嘴角微微上扬,眸里的光穿过暗夜抵达冲田眼底。

                                                      “我对现在的攘夷浪士的剑术太失望了,竟然还没杀死土方先生。”云淡风轻的语气,仿佛在讨论究竟是乌冬面还是酒擀荞麦面更好吃这样的事。

                                                      “混蛋!有心情说风凉话还不来帮一把?”

                                                      “ ‘小孩子滚一边玩儿去老子自己来’这句话是哪个混蛋说的?”踱到土方跟前,微微抬头恰好可以望见夜风中凌乱的黑色发梢,冲田伸手摸了上去。

                                                      土方惊得跳起来。“干什么?!”

                                                      “你头发上有血,土方先生。”舔了舔自己干净冰冷的指端,若有还无的烟草味道冲淡了浓烈的血腥气息,冲田笑了,“这幅戒备的样子——真是伤人啊,你以为我是来偷袭你的吗,土方先生?”

                                                      “你这家伙,说不定真干得出来。”别过脸去,土方把剑缓缓插入鞘中,“老子拼命的时候你TM在养精蓄锐呢。”

                                                      “我只是在服从你的命令而已,土方副长。”

                                                      “谢了。今后请务必记得时刻服从老子的命令。”

                                                      “嘛,看心情吧。”

                                                      “喂!你这个家伙,果然是来添乱的吧?”土方皱起眉头,声音一点点低下去,“和山崎换班就是为了折磨老子,是吧?”

                                                      “土方先生,你真可悲啊。老是对自己进行各种暗示,不辛苦吗?”偏着头,冲田轻声问道。

                                                      续上第二根烟,土方垂下眼脸,声音温柔到疲倦。“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要说辛苦的话,你这个家伙还不是一样——为了欺负老子整出许多莫名其妙的事。”

                                                      冲田把手插进裤兜。“我可是觉得很有乐趣哟。”

                                                      “哼。”土方转身往巷口的灯光走去。

                                                      “所以,请土方先生务必记得,在我厌倦这种乐趣之前,不要随随便便死了。”

                                                      昏黄街灯撕开夜的黑幕,照见一个身影正在渐渐接近另一个。


                                                      ===========【第六炮·日常·真FIN】===============


                                                      回复
                                                      34楼2013-08-31 20:41

                                                        【第七炮】

                                                        “冲田前辈,您要的炒面面包买回来了!”

                                                        惊愕的众人面前,那张欢天喜地的脸尴尬定格的那一刻,冲田并没有享受到想象中那么巨大的快感。

                                                        ……事情过去之后,一直没任何人怪冲田对宅十四落井下石。某一次山崎退带着疑惑问起详情时,近藤摸着后脑勺打着哈哈:“其实总悟是为了让十四早点脱身吧?毕竟那种状态的十四放在真选组太危险了。不愧是我家总悟啊!比我聪明多了。”

                                                        冲田斜睨茶几另一端的土方。土方嘴里叼着烟细细擦拭那把村麻纱,深色眸子里是暖暖的安然,微笑着接口道:“是啊,那个小子在关键时刻还是靠得住的。”

                                                        突然胸口闷到发烧,冲田猛地起身一脚踩在土方背上。“土方混蛋!你以为自己有那么值钱吗?要不是怕近藤老大哭,我在会议上就直接把宅十四砍了。嘁,一天到晚说别人武士道贯穿得不彻底,自己就差点被一把妖刀吞噬了。”

                                                        皱着眉头,土方头也不回一记手刀击落冲田的脚,语气无奈:“老子最后还不是回来了吗?”

                                                        “如果是副长的话,无论遭遇什么灵魂也不会折断的吧?”山崎若有所思的感慨着,“不过,也多亏了旦那啊。”

                                                        土方罕见的没有吐槽。

                                                        眸底的红急剧加深,冲田拔出菊一文字,声音四平八稳:“不,山崎你看着,这个家伙脖子一剑就可以砍断了。

                                                        “混蛋,老子来给你介错!”土方蹭地一下跳起来。

                                                        轻松地和土方在斗室腾挪打斗,红眸越过凌厉的掌风、越过闪回的动作、越过一切迷雾般的表象……审视着土方盛气凌人的眉眼,冲田的心情突然愉快而轻松。哼,这个混蛋,果然还是不适合那天真而又愚蠢的快乐神情。


                                                        近藤和山崎躲在角落里喝茶。

                                                        山崎:“其实我听别人说过,那次副长欠了万事屋很大人情。旦那确实帮过副长不少忙呢。”

                                                        近藤:“哈哈,确切来讲,是整个真选组欠旦那的人情,十四的话,如果不是为了真选组是不会向任何人低头的——认真说起来,我们亏欠得最多的,是十四呢。还有你,山崎,经过那件事,我们都知道你是我们不可以失去的伙伴。”

                                                        山崎:“为了真选组和副长的话……”

                                                        近藤:“大家都是为了同伴,所以……”

                                                        刀风袭来,近藤和山崎二人偏偏头躲了躲。

                                                        近藤:“我刚刚说到了什么?”

                                                        “你刚刚说到私通万事屋的土方混蛋可以去切腹了,近藤老大。”找到一个机会,冲田揪住土方的领巾,把土方压在地板上,兴味盎然的欣赏土方愤怒的表情。

                                                        所有的斥骂都听不见,所有的挣扎都是过眼云烟。

                                                        对着那对怒火猛炙的深蓝眸子和那双激烈控诉的薄唇,冲田用尽所有力气,才忍住没有吻下去。

                                                        ……冲田曾试着放任宅十四乱七八糟的苟活着。

                                                        最终他承认自己没坂田银时那么伟大,对着一具没有那个人灵魂的躯壳也能心生怜悯。那时冲田是真的希望宅十四能被处死,因为,他夺走了他爱的人。

                                                        ——全世界仅此一个的,土方十四郎。


                                                        ==========【第七炮·反常·真FIN】===============




                                                        收起回复
                                                        35楼2013-08-31 20:42


                                                          【第八炮】

                                                          “啊……不、不要!!快拔出去!”

                                                          “别怕,你马上就会习惯的。”

                                                          “好、好痛!快拔出去总悟君!”

                                                          “我会让你很舒服的,让我插到底吧,土方先生。”



                                                          ……“啪!”一只木屐丢过来,土方脸红红的大吼:“你TM的收个刀入鞘配个毛的音!混蛋总悟,去切腹!”

                                                          脚挤进那只木屐,冲田淡淡地说:“土方先生的脚并不比我的大呢。嘛,把另一只也丢过来吧,土方先生。”

                                                          土方走到冲田面前:“把老子的木屐还给老子。快点。”

                                                          “不要。”

                                                          “你一只脚套两只鞋很好玩吗?”土方跳起来,“快点还给老子!老子要回屯所!”

                                                          “急什么?天气预报说了今天不会有攘夷活动的。”

                                                          “喂,你这算是哪门子的天气预报啊我说?纯粹是你瞎编的吧。”

                                                          “不要小看结野主播啊,土方先生。”冲田把脚伸向土方,“嘛,自己丢的自己拿。”

                                                          “嘁。”土方把脚抬起,准备用脚尖挑下那只晃晃悠悠的鞋。

                                                          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捉住土方抬起的脚,冲田顺势把土方抵到巷子的墙上。

                                                          “混蛋!”土方窘迫的大吼,“干什么?!!!快放开!被人看到怎么办?”

                                                          “你的意思是,如果没人看见的话我就可以这么做了哦。是吧,土方先生?”冲田偏着头,语气天真无辜得几近奶声奶气,嘴角却挂着与语气极端不符的邪气,低头看向土方通红的脸庞。

                                                          “啧!混蛋。”

                                                          后背紧贴墙壁,一条腿被冲田牢牢抓住动弹不得,全部重量集中在被迫弯曲着的另一条腿上,半出鞘的村麻纱闪着流光横在冲田毫无防备之意的小腹边缘,土方只能老老实实任由冲田寸寸进逼。眼看那双红眸色泽愈加鲜明愈加危险,一乍开始的窘迫反而由被少年压制的屈辱感取代,土方紧咬下唇,从喉咙里逼出低吼:“快·点·放·开。”

                                                          “不要。”进一步低下头去,冲田发现,从俯视角度看身前这个男人,眉眼竟是形容不尽的清秀与生动。黄昏的余烬如会发光的颗粒般,闪烁不定地擦过细碎的刘海与根根分明的睫毛,让人疑心那双眼中静静流淌着的水色也是夕阳制造的幻影。

                                                          那么就在光与影的魔术消失前……吻下去。用双唇与肌肤印证虚或实。

                                                          然而,天色还是那么亮,幽深的小巷是那么静,那只忘了挣扎的脚是那么沉。如果不是幻象,这一吻,该怎么收场?

                                                          猛地放开土方的脚,冲田把鞋褪出来。“可爱下属开个玩笑都发这么大脾气。真小心眼,土方你这个混蛋。”



                                                          土方不是傻瓜。刚刚那种气氛暗示着什么他一清二楚。

                                                          所以,土方立马穿好鞋,狠狠给了冲田一个爆栗,跳脚吼道:“你TM这也叫开玩笑?去切腹!”

                                                          粗口、暴躁、无聊、愚蠢、残忍……所有最不堪的一面都呈现给你。你会知道,一霎那的动心只是错觉。

                                                          然后,在我的祝福中,继续你的人生。


                                                          ===========【第八炮·无常·真FIN】===============


                                                          回复
                                                          36楼2013-08-31 20:43
                                                            怪蜀黍的沙发来一发 原来距离上次更新已经这么久了么 远目
                                                            总悟果然最喜欢十四炸毛了 不遗余力的欺负十四 吃醋的也要欺负十四 别扭的孩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3-08-31 22: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