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主流清穿吧 关注:19,921贴子:1,023,598
  • 25回复贴,共1

【女户】第114章 帝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总汇】《女户》手打原文链接帖↖(^ω^)↗http://tieba.baidu.com/p/2308176696

晋江《女户》链接地址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1787812

为了尊重作者,为了方便吧友,本文更新时间为早上八点以后 ,这点很重要,提前更新的任何图文都会被删除。 请大家支持肉大。



回复
1楼2013-08-15 08:33
    2020-02-28 12:06 广告
    郦玉堂见着宝贝孙子开怀不已,他是太子生父,虽有各种忌讳,鲜少露面儿,却也不少巴结他的人。一递一递敬他酒儿,他心情好,来者不拒,不多时也醉了。正好官家退而更衣不回,九哥与诸人饮酒,父子俩碰个盅儿,郦玉堂心里填得满满的,连说数声“好”。九哥要早散,他也不觉遗憾。

    大哥、六哥两个搀着他上车,各各心内腹诽:见着好看的便走不动道儿了!

    那头洪谦回家,秀英亦至。洪谦因说:“我们因官家有了酒,便都散了,你却有何事早来?”秀英道:“你们散了,我们如何能再撑得?前头来回两宫,道是官家醉了,慈宫便使皇后去看官家,我们便也散了。”

    洪谦道:“新年了,我正有事与你商议哩。”秀英诧异道:“何事?”洪谦道:“金哥终姓个程,却又是你我儿子,我寻思着,两家都要加一条儿家规。”秀英道:“甚样家规?”洪谦道:“洪、程二姓不得通婚。”

    秀英一怔,仗着胆子问:“那朱家呢?”她这也是试探之意。

    洪谦沉声道:“那个不能急。”脸已阴了。秀英不敢说下去,却又转回来道:“既这样,便将两处族谱重新修将起来,人口也少,也不费甚事。开篇第一页便写明来龙去脉。”洪谦称善。洪谦却会安慰自己,道:“如此续了谱儿,两处也都明白了,不过是不同姓不同宗的兄弟了。一个姓儿的不同宗,也就那般了。他们总还是亲兄弟。”

    两人又去看过素姐,禀明此事。素姐道:“我从来不晓这些事儿,你们看着合适,便这么办罢。”素姐眼里,她昔年做下错事,总是没脸见这些晚辈,一应事体俱由他们做主。且洪谦为人亦好,又与金哥拼了个官儿来,较之先前江州程家已是好上太多,她原本便是没甚大志向的人,小富即安。

    洪谦夫妇见她无话,便退将出来,又将三个儿子拢至跟前,越看越欢喜。

    那头郦玉堂回家,抓着申氏的手儿,絮絮叨叨说着他那孙子。申氏平日想这章哥想得暗处抹泪,却又须得在人前欢笑。有个人与她一道说说章哥,她心内原是欢喜的,初时听郦玉堂夸赞,极是开怀,也顺着他说。郦玉堂酒多了,有些个人来疯,越说越啰嗦,申氏渐听出味儿,脸儿也变了,指戳他额上:“你终改不了这脾性!”弄得九哥在家里便不大快活。

    这两处皆算是好的,总是夫妻和睦,又各心安。宫内官家却在焦躁!见着皇后,便想着她对孝愍的不好来。头闷在被子里也不理她,与了皇后一个没趣儿。皇后走开了去,官家又觉偌大宫殿,空空落落,心又生凄凉之感。闭上眼,九哥与诸臣饮宴的样子渐又与孝愍重成一个人,都穿着一样的衣裳。又想章哥生得白嫩肥壮,眉眼如画,他已记不起自己孙子模样了。


    一夜也不曾睡好,次日起来便有些精神不济。

    ———————————————————————————————



    这官家因正旦这日大宴,一整个正月里都不甚好,勉强支撑而已。有些个典仪只露个脸儿,有些却需扶持方能全礼。朝廷上下都看在眼里,暗道官家恐要大行了。皆于心里思量如何备此大变!


    政事堂诸人大为着急,又有户部尚书急得将要上吊,不顾着新没过,各衙尚未理事,非军国大事不议的成例,巴巴儿寻上了梁宿:“相公,听说昨日宫内又召御医了?”梁宿将脸儿一板道:“此非尔等可问!”户部尚书急道:“非是下官多事,为备战胡人,库内银钱实不多了,硬挤也硬不出办一场大事的银钱来了。”

    梁宿自是明白“大事”是甚事,无非是官家的丧葬银子罢了。户部尚书道:“原有备着慈宫用的。倒可挪用,只是须三、五年内补上。又有,东宫还有一件大事,竟是无处不要花钱。”

    梁宿道:“噤声!”心里暗想了一回,叫御医好生看管着,未必便不能将官家拖上几年,只待这一仗打完,腾出了手儿来,北方军费花费少了,国库自然要充盈些儿。梁宿最满意东宫的,便是不好奢侈,太子如是、太子妃亦如是。每年,凡缴来之租税,大半充入国库,亦有小半用以丰盈内库。遇上个好花费的,将内库花个精光,政事堂难道能眼看着皇帝一家挨饿?少不得再拨些儿。先时淑妃与皇后便好赛着花钱,各自儿子册封、纳妃、建府……无不使尽浑身解数要抠出钱来使。

    官家眼下却不好早早死去!梁宿此时万想不到,一个月后,他竟没了这个念头。


    原来官家身体一日弱似一日,又睡不好,性情难得暴躁起来。只说御医不管用,御医满腹的委屈,开了药叫官家吃了静养,他偏半夜不睡好似想去做贼,这病如何能好?

    官家便思起神佛来。他不大亲近不悟,却好信清静。更清静是个修丹鼎的,官家心里,好找清静求两颗丹药,消灾祛病、延年益寿。偏清静虽是个道士,亦有些功利之心,却不曾叫富贵迷了眼睛。古往今来,凡服食丹药的皇帝,除开那个黄帝,就没个长寿的,凡为皇帝炼丹的道门中人,就没个不叫新君砍了头的!
    `

    清静是个聪明人,他傻了才会答应了官家!纵是为命为禄,他也是亲近东宫的,官家万载千年地活着,于他有甚好处?

    忙不迭跪地请辞,且劝官家:“丹砂铅汞,从无应数,贫道自家是丹鼎派的,却也不敢轻易服食哩。若真个有那样仙丹,早自家吃了白日飞升去了。官家为天下主,休信此事!”

    官家睡得不好,性情便暴躁,所求不应,更恼怒。这清静又摆出一副忠臣样子来告诉他:休要白日做梦,你活不长了。

    官家一怒而逐清静出宫。'
    ———————————————————————————————


    彼时玉姐正在东宫里听不悟讲禅,自玉姐生产后,僧道便不好入频入东宫。后官家重清静而远不悟,玉姐既感不悟之义,亦是有几分向佛之心,出了月子,便每旬请不悟来讲个经。她又往大相国寺内添香油钱,也是为章哥祈福之意。



    回复
    3楼2013-08-15 08:35
      沙发啊。。。。。。


      收起回复
      5楼2013-08-15 08:47
        前排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7楼2013-08-15 09:02
          玉姐皱眉道:“我也不十分确切哩,梦我是梦着了,旁的却不好说了。”心内道,若是我有了,便是我儿女宝贵,若不是我有了身子,便是赵王清闲富贵好叫他做个闲云野鹤罢了。


          回复
          8楼2013-08-15 09:03
            玉姐皱眉道:“我也不十分确切哩,梦我是梦着了,旁的却不好说了。”心内道,若是我有了,便是我儿女宝贵,若不是我有了身子,便是赵王清闲富贵好叫他做个闲云野鹤罢了。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9楼2013-08-15 09:08
              梁宿无奈,顾不得往日恩怨,只得求见皇太后,请她老人家来劝一劝官家。慈宫心里也不晓得是盼着官家好,还是盼着他不好,终是“尽人事、听天命”,往来劝官家。哪料官家却说:“往日事事听娘娘的,今日我已落得如此田地,请恕再不能听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8-15 09:29


                回复
                11楼2013-08-15 09:30
                  在帝崩之前先怀一个,这次是女是男


                  回复
                  12楼2013-08-15 09:35
                    其实官家也挺可怜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3-08-15 09:54
                      这官家也是算是把自己作死的,要是前太子在时硬气点,也不至于晚景凄凉了。


                      回复
                      14楼2013-08-15 10:23
                        玉姐皱眉道:“我也不十分确切哩,梦我是梦着了,旁的却不好说了。”心内道,若是我有了,便是我儿女宝贵,若不是我有了身子,便是赵王清闲富贵好叫他做个闲云野鹤罢了。


                        回复
                        15楼2013-08-15 10:43
                          一拖二拖,官家竟等着了赵王入宫,赵王跪于床前,官家便拉着他的手儿闭上了眼睛。


                          回复
                          16楼2013-08-15 11:05
                            玉姐皱眉道:“我也不十分确切哩,梦我是梦着了,旁的却不好说了。”心内道,若是我有了,便是我儿女宝贵,若不是我有了身子,便是赵王清闲富贵好叫他做个闲云野鹤罢了。


                            回复
                            19楼2013-08-15 11:55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3-08-15 12:08
                                这个皇帝也是的,早这样的话,不就没玉姐她们什么事了嘛,现在都什么时候了,才来这样,真是不值得人同情他.


                                回复
                                21楼2013-08-15 13:49
                                  玉姐又怀小包子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3-08-15 14:06
                                    官家睁开眼睛目视九哥,颇有感激之色。慈宫却使一眼色下去,那宫使磨蹭拖延,足有一个时辰,方将赵王领来。


                                    回复
                                    23楼2013-08-15 15:07
                                      这次是怀上公主了吗?


                                      回复
                                      24楼2013-08-15 16:43
                                        玉姐皱眉道:“我也不十分确切哩,梦我是梦着了,旁的却不好说了。”心内道,若是我有了,便是我儿女宝贵,若不是我有了身子,便是赵王清闲富贵好叫他做个闲云野鹤罢了。


                                        回复
                                        25楼2013-08-15 21:01


                                          回复
                                          26楼2013-08-15 21:30
                                            胡妈妈平素不喜言语,难得她有话要说,玉姐也觉好奇。


                                            回复
                                            27楼2013-08-16 08:36
                                              胡妈妈平素不喜言语,难得她有话要说,玉姐也觉好奇。


                                              回复
                                              28楼2013-08-16 08:36
                                                玉姐皱眉道:“我也不十分确切哩,梦我是梦着了,旁的却不好说了。”心内道,若是我有了,便是我儿女宝贵,若不是我有了身子,便是赵王清闲富贵好叫他做个闲云野鹤罢了。
                                                狐狸一般的玉姐儿!


                                                回复
                                                29楼2013-08-16 08: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