卯之花烈吧 关注:3,237贴子:20,611
  • 12回复贴,共1

【宁静微笑着的纯白花朵】[同人]金鱼与她‖蓝卯 OOC有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竟然忘记在这边发了……其实也没有写多少……

其实是七夕贺文来着,发在了蓝卯吧又忘记发这里[捂脸]不知道是短篇还是中篇的东西……目前都是用受机来码文,这样我能静下心……尽量把这篇文在开学给完结了。
设定:蓝叔是只金鱼,可幻化成人,属于很纯净的灵物某天被山本老爷子捡到。[PS:我把金鱼记性不好啥的给无视了要不然我这文就写不下去的感觉……]
花姐是被山本老爷子收养的孩子。
还有能剧透的就是有两个蓝染……另一个蓝染设定暂时不说……反正就是蓝染w[欠揍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3-08-21 00:13
    [0]
    她嘴角挂着微笑,身影骤然消失在雨幕中。
    汽车相撞的声音与刹车声混合在一起异常刺耳,黑色的水手服沾染上了红色。赤色从身下蔓延与地上的雨水混合在一起。
    紫色的双眸逐渐失去了色泽,变得浑浊一片。

    「血沫的颜色与你的香味混合在一起,喘不过气。」

    然后……雨变小了直到没有再到太阳出来这期间没有一个人将她扶起。阳炎直射下来,仿佛在讥笑着这件事。
    「这不是谎言噢。」
    是的这是真真切切的发生了,以这双眼睛证实作为证物。
    但是,眼睛见到的就是真的么。
    眼前一片黑。

    入眼的是在水中漂浮的水草。以及从嘴中冒出的泡泡。在水中翻了一个滚。蓝染这样想着:……没想到我竟然会做梦。
    金鱼会做梦?!太不科学←直译过来是这样的。
    吐出一个泡泡圈儿,想着刚刚梦里少女的面容总觉得跟谁有点像。
    望了下墙上挂着的钟。
    ……快回来了吧?
    然后就听见门开的声音。
    哼哼哼快叫我机智的蓝染殿!
    ……等等你的性格似乎崩了啊蓝染鱼!
    “下一次的七夕节我还要去放花灯!”
    “呵呵呵……烈很喜欢花灯呢。”
    “是的!虽然七夕节烈过不了但是烈可以在七夕节放花灯!”
    小孩子的思维果然单纯。听着两人的对话蓝染这样想着。
    然后就看到留着黑色短发的小女孩踩着木屐向这边跑来。烈跟喜欢木屐踩在地板上发出的声响。每次穿上木屐都要在家里的地板上踩几次。
    “我回来了,小金鱼。”清脆的童音传进鱼缸,变得有些模糊不清。
    透过鱼缸玻璃,望着小女孩的笑颜,蓝染有些失神。
    “烈————!快把木屐给脱了!”
    “好——!”
    望着小女孩的背影直到她将纸门轻轻拉上。
    “对了山本爷爷,我昨天抽奖得来的奖品呢?”
    “诶?似乎是丢在餐桌了。”
    “这样啊……”
    听着走廊上的对话,蓝染又突然想打盹。脑海里刚刚梦见的那个少女的样子和烈交织重叠在一起。
    还真像啊……这么想着的蓝染鱼又睡着了。
    卯之花……烈。
    [未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3-08-21 00:13
      啊啊啊果然吞了回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3-08-21 00:14
        好的序章就这么完了[快揍这人]开头是受了阳炎系列的车祸曲的影响QwQ以后都是受机码这样我比较能静下心来。
        其实这个想法也是前几天才有的。如果蓝染是金鱼卯之花是从孩童到少年都有着他的陪伴那卯之花长大会如何去面对他呢?起初是这样的雏形然后反复的修改着,将情节都理通后我才敢下手……可能还有许多的不完善请多多见谅。
        不出意外的话是两天一更[而且没章字数超少不会超过一千 就当做小节吧]。
        请多指教。还有关于那篇后现代架空的蓝卯文我要砍掉重来……明天我会去删掉那篇帖子。
        接下来我会努力的不让人物性格歪到一边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3-08-21 00:17
          [1]
          “……”
          “……”
          受不了这样的沉默,蓝染先开口了:“虽然那么唐突的化为人形的确是失礼之举……但是,我认为烈小姐你也确实没有惊讶那么久的必要。”说话间理了理棕色的头发。
          看着眼前慢慢回过神来的少女露出腼腆的微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对不起,因为我没想到金鱼先生那么厉害,还可以化成人形。”一边观察着眼前的棕发青年,她这么说着。
          ……好勉强的发言啊。蓝染笑得不温不火。
          明明双腿害怕得发抖了,却还是那么淡定地微笑着。
          还真是长大了啊。他这么感叹着。
          跳下桌子,上前拍拍卯之花肩膀,他这样说着:“请放心,我不是妖怪。”
          “我自始至终都没有这样想过噢。”她眯起眼笑着,“所以也请您放心。”
          被察觉了么。他微微笑着,触及卯之花肩膀的手被冷汗濡湿。
          在某个春天的某天时间是在傍晚地点是在门前种着一颗大樱花树的二层白房子的客厅里,恬静微笑着的少女遇到化作人形的金鱼先生。然后风一吹,樱花从半开的窗户缝里钻进来,接着有更多的花瓣挤了进来。阳光斜斜地照下,这客厅的景色美得不可一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3-08-21 00:18
            清冷的月光照进来,正好将他们各分在一边。谁都没有踏过哪条线。
            也许那是他们底线。装睡的卯之花半开着一只眼,这样想着,随后闭上眼继续装睡。
            沉默持续了半刻钟,卯之花差点真睡着。然后她听见床边坐着的男人又笑了起来,醇厚如酒的男低音在小小的房间显得意外诡异。
            “我有的是手段。”她听见坐在床边的他这样说。
            “我也有的是时间。”她听见倚在窗边的他这样回应。
            蓝染惣右介的手指与卯之花的黑发纠缠在一起,他轻轻撩起把玩,轻吻。
            “那么,下次再见,蓝·染·君·”
            顺着卯之花的黑发,蓝染惣右介特意加重了后面两个字。同时看见躺在床上的人眉头轻皱,但是很快的放松下来。
            无言地笑笑,坐在床边的男人就这么突兀地消失。
            蓝染望着窗外的月亮。
            月亮啊月亮,请你告诉我,为什么你的光芒照亮不了这个牢笼呢。这里可是有一个可悲的囚徒在等待你的救赎呐。
            [TBC.]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3-08-23 01:03
              嗷嗷嗷嗷发现错字……OTL糊掉它糊掉它糊掉它糊掉它糊掉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08-23 01:43
                最近被作业虐成渣渣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3-08-23 16: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