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银桑骸黑子云雀...吧 关注:226贴子:4,708
  • 13回复贴,共1

【Mukuro】你好,意大利。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以此纪念我倒数的二次元人生。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楼2013-09-02 21:28
    凤梨发型的男人淡然的放下银色的叉子,拿起雪白的餐布擦了擦嘴角又擦了擦手,举手投足间优雅无比 ,似乎他只是在参加什么豪华的宴会此刻是散场。
    这让黑石凉觉得可怕,这个男人到底是谁?杀了多少人才会如此麻木不看重生命。
    但她却不恐惧,她不像其他人一样恐惧的瞪大双眼看着眼前那个男人。
    她的眼中错综复杂但又显而易见着些怜惜,她觉得这个男人的一生一定是悲哀的,经历太多痛苦,失去太多变的一无所有,才会造就如今的他。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不害怕他,她甚至无法理解。
    几个黑西装的男人把金发男子扛走后,凤梨发型的男人也站起身来尾随其后,黑石凉一直盯着他走过的侧脸,想要从这幅掩饰到完美无缺的面具上找到一丝的破绽。
    但她失败了。
    男人优雅的走到出口处,一手推开那扇玻璃门半抵着,外面的暖风钻过门缝飘过舞动男人一头靛蓝色的发,也轻柔飘过来的扫过的她的脸颊。
    男人侧过脸看向她,不知是不是她的错觉,她似乎看到他红色的眼睛里显现了什么数字,然后又快速消失。
    黑石凉看到他漂亮的薄唇一张一合,勾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便离开了。
    然后风铃声又肆意的响动着,也传来街道里嘈杂的声音。
    店里的人们都松了一口气瘫坐在地上双手比划着什么祈求上天保佑,像是驱走了什么妖魔。
    他说「后悔有期」。


    回复
    16楼2013-09-09 16:47
      003
      黑石凉踏入校门的那刻就注意到,大家又三五两群的聚在一起议论着什么,一般来说这种情况一定是又出了什么事了,不过她也一直不关心这些。
      斯汀娜在她进入更衣室的时候便拉住黑石凉,以她比自己高了一头的优势按住自己的肩膀,扑扇着卷翘浓密的睫毛,一脸认真的询问道[ 听说周六那天你打工的甜品店出事了?]
      [啊....]黑石凉显然不准备跟她细讲这件事,也不准备再回味一次便推开她打开自己的储物柜拿出校服更换着,但闻言后四周的女生却一窝蜂涌了过来。
      [噢,亲爱的,你知不知道那个杀人的人是谁啊!]
      [请描述下自己的心情如何!是不是很刺激!]
      [简直太幸运了!我也好在现场...]
      [我的上帝,我跟你说那个人是意大利第一黑手党家族彭格列的雾守护者!]
      [..........]
      [对!是那个叫六道骸的!我在新闻里见到过!]
      [。。。。。。。]
      [呵呵....大家可以让开一下吗,等下就要上课了。]黑石凉换好衣服,稍微把女生们推开一些距离略带尬尴的说道,她觉得她与这些女生永远都无法正常沟通。
      女生们见她无意谈论这件事一副失望的表情各自散去[真是无聊啊你这个人。]
      是啊,黑石凉想着,比起我这种贪生怕死的人,你们这种藐视生命追求刺激的人的确有趣多了。
      黑石凉整理了下制服便出去了,在关上门的前一秒她听到更衣室里女生的声音[你知道吗,听说昨天彭格 列的雾守消灭了艾斯托拉涅欧的残党]
      [艾斯托拉涅欧?这也不意外啊,不是说罗尔尼亚曾经....]
      [啪]是门关上的声音,也阻隔了室内的谈论声。
      艾斯托拉涅欧...做了什么?
      艾斯托拉涅欧与六道骸....怎么了....?
      艾斯托拉涅欧.....为什么、听到这个名字会有一种喘不过气的窒息感?
      黑石凉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调整情绪,一定是这两天受刺激太多了...自己没必要想那么多,因为黑手党什么的跟她根本没任何关系。
      她抱着课本走在走廊里又想起了那个男人。。。哦不是六道骸突然一阵心酸,那满是伤痕的身体得涂点药才是,只涂酒精是不行的!
      时间飞快,阳光刺眼的光线斜进教室的时候讲台上的教授正在收拾自己资料,告知大家可以下课了。黑石凉靠着椅子伸了个懒腰,下午没课要去打工。
      来到店里菲尼一把把她拉进更衣室把她从头到脚打量了一番,然后夸张的用手捂住手捂住嘴巴故作惊讶的叫道[哦天哪,整夜未归吗,去哪风流了?]
      黑石凉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拍了拍菲尼的肩膀[别开玩笑了菲尼姐!!我整晚都在家老老实实的睡觉!]
      [噢,,,?]菲尼质疑的挑起眉用钢笔指着她[在家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这分明是风流一夜的证据。]
      黑石凉叹了口气...打开自己的储物柜[一言难尽啊...总之我先去换工装]
      [所以你是说昨晚有人浑身是血的像你求救然后你吓晕了然后浑身是血的人救了你还赖在你家一大早做好早餐并且只围了条浴巾一副美人噢不帅哥出浴的美景?]菲尼爬在柜台前一口气连贯说完后有深吸了一口气,一脸怀疑的看着黑石凉、然后又停顿了下说「你不是在做春梦吧」
      [不是啦!重点是那个人就是前几天在店里杀人的那个人!!!]
      [噢?对了我刚才就想问你我们店什么时候在我不知道的情况下发生了杀人事件了??]
      [就是周六那天下午阿!那个靛蓝色凤梨发型的男人杀了金发的男的!什么啊菲尼姐!别闹了。你明明就知道!]
      菲尼一副陪着她玩下去的滑稽表情「噢...我记得了!有一颗凤梨妖怪跑到我店里来杀了黄毛妖精。。哈哈哈哈哈]
      [。。。。。。别闹了菲尼姐,我还得去工作呢不陪你玩了。」黑石凉系好最外面一层的围裙便跑过去收拾桌子上面脏掉的盘子。
      菲尼无趣的倚在墙上「是你自己要玩的,说什么店里发生了命案,乌鸦嘴」菲尼说着又对着正在忙碌的莉娅挥了挥手[嘿,亲爱的,你知道什么店内的杀人事件吗。」
      [什么!!店里死人了!!别吓我!!]莉娅脸色发紫瞪着眼看着菲尼。
      菲尼叹了一口气,摇摇手[不不不什么都没有,你继续...]
      [什么啊,联起手来耍我玩吗....]黑石凉一头黑线看着一唱一和的俩人。



      回复
      19楼2013-09-09 16:48
        黑石凉回到公寓的时候全身被大雨淋的湿透站在自家公寓门前瑟瑟发抖,她怀中紧抱着些从药店买来的各种各样的药物因为保护的很好只是外壳稍微浸湿了,呆呆的站在门却不敢打开这扇门,她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着什么还是怕什么会落空。
        黑石凉低下头使劲的摇了摇头让自己清醒点,心脏砰砰的跳着她觉得虽然浑身冰凉脸颊却意外的发烫。
        她一手从背包里摸索出钥匙,拿出来放在钥匙孔外面,
        [你在搞什么啊黑石凉,这可是你租的公寓啊!为什么不敢进去!好了我数一二三就开门哦]
        [1]钥匙轻轻的插进孔里。
        [2]小心翼翼的扭动一圈。
        [3]闭上眼手心冒出冷汗拽开了房门。
        紧闭上眼似乎用光了所有的勇气,然后又小心翼翼的睁开眼,但她的世界却是一望无尽空洞洞的黑暗,和迎面而来的一阵冷风。
        黑石凉不知为何心中突然十分的焦急又带着莫大的失落感的,她急忙褪掉鞋子跑进房间按开灯的按钮。
        房间被照的通亮,也一眼便可见,空无一人。
        然后她又跑遍了所有的房间,但那里也都是一样,只有冰冷的家具立在那里一动不动。
        餐桌那早上的餐具早已被收拾好,被子也被整齐的叠放着。
        阳台的风掺杂的冰冷的雨水灌进来让黑石凉觉得瑟瑟发抖,她轻轻的合上阳台的门锁好,背靠着冰冷的木门抱着那包药滑落在地上坐着。
        呆楞了几分钟后黑石凉站起身来把药拆好放进医疗箱里,脱掉一身湿哒哒的衣服冲了个热水澡。
        然后小心翼翼的躺进自己温暖的被窝里,但躺下的瞬间却觉得身下有什么不属于床单的触感。
        她翻了个身,一手在身下摸索出一张纸条,洁白的纸上黑色的墨迹,干练又干净的字迹[六道骸]
        黑石凉笑了,把纸条放在枕下嘴中重复着[ rokudo mukuro]
        然后又把自己缩进被窝里,真暖和,似乎上面还残留着六道骸的味道。
        黑石凉埋在被子里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又蜷缩在一起钻进被子里。
        她觉得自己脸颊烧很烫直到耳根,耳边全是自己乱掉的呼吸声与自己疯狂的心跳声。
        ....怎么了?
        她才不相信一见钟情好吗!!


        回复
        20楼2013-09-09 16:48
          连续两场大雨洗礼过巴勒莫后,气温毫无预兆的突然下降的让人措手不及。
          黑石凉本来以为这只是雨后暂时的降温,却忽略了现在也到了9月份也是时候该凉快些了。她打开阳台的门,一阵凉凉的风瞬间一下子涌进来吹乱她的头发舞动着她的衣摆,也灌进她得衣服里带走温热的体温让她不禁打了个冷颤。
          她闭上眼深呼吸,张开双臂,似乎自己在凉风里遨游着,十分舒服。
          意大利的天空干净的一尘不染,似乎掉入了一个深蓝色无底空洞的染缸里,天上的白云是洁白的布匹。
          六道骸从身后走来脱下他那件黑色的风衣披在她肩上没有说话,厚重的风衣带着些暖意还有六道骸身上独有的香味让黑石凉一阵心悸,一阵温暖直暖进心里,她看着六道骸径直走向前方双手握住阳台边缘白色雕花的栏杆,风凌虐着他白色的衬衫时不时的显现出他好看的腰身,他回头看向黑石凉,微眯着红蓝异色的眸子,靛蓝色的头发被风撩起在空中肆意舞动着。
          黑石凉突然觉得,这样的六道骸似乎要融进美丽天空的背景里,这样美好的人,美好的事物,是她无法抓住的,甚至她伸手触碰一下都怕玷污了他的美好。
          [凉子]六道骸说着又转头看向公寓下面一片建筑物废墟。
          [嗯?]
          [你知道周围这些倒塌的建筑物的来历吗?]
          六道骸的声音低低的,远远的,像是掉入水中的小石子在深水中发出沉闷的响声。
          [啊...我有听出租车大叔说,这里以前是黑手党的城堡。]
          [kufufufu,是呢,黑手党们总是喜欢装腔作势,似乎像这样气派宏伟的建筑才能显现出他们的实力]
          六道骸手肘抵在涂刷着白色染料的栏杆上,一手托着下巴眯着双眼像是什么回味着什么。
          一只手放在肩膀上方对着黑石凉摆了摆手示意她过来。
          黑石凉拎起着地的风衣衣摆走过去,趴在六道骸大概十厘米的地方,随着他的视线看着远处的建筑物。
          [觉得漂亮吗?]
          [嗯?什么?]
          [毁灭后的残景,摧毁的美感,以及着讲述着他们败北的残骸。]
          [。。。。。。。]黑石凉茫然的看了看六道骸微带愉悦的表情又远远的看了看躺在废墟中的建筑物,倒塌的罗马柱和尖尖的房顶躺在大片坠落的墙壁中还带着散落的水泥,原本洁白的建筑上也带著些常年风吹雨打的沧桑感。不知道为何黑石凉木讷的点了点头[嗯。。美。]
          六道骸愉悦的kuhahaha笑出声来,异色温润的眸子像是醇厚香甜的巧克力让黑石凉心中说不出的甜。
          他伸出一手撩过黑石凉侧脸的一缕发挂在耳后,[是真的你,就一定会喜欢。]
          指尖划过脸颊的触感让黑石凉脸上一热[....是真的我?]
          [kufufufu.....]
          [什么意思啊,六道骸先生。]
          [总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凉子。]
          [总有一天....?]
          [kufufufu,接下来我还有任务,要离开了凉子。]六道骸说着撩开她额前的发,一吻浅浅的落在额头上[记得按时吃药,再见。]
          [..............]
          六道骸转身离开留下一阵淡淡的莲花香气,宽大的风衣随风摆动著呼啦作响似乎要被风带走,黑石凉因突兀的吻愣在原地那薄唇温软的触感似痒痒的乎还留在额间,哦不似乎要烙进肌肤上。
          虽然她知道,或许这个吻并没有任何意义,只是意大利绅士待人最基本的礼仪,但她还是无法控制自己。
          她心脏砰砰疯狂的跳动着,黑石双手抓紧黑色风衣猛地蹲下身,把发红的脸蛋埋进衣服里深呼吸着调整情绪,却涌进满满的六道骸的气息。


          好想他....好想再见到他....
          明明才刚刚分开就好想他.....

          黑石凉抱紧了宽大的风衣,在狂风中捍卫着自己的所有权。

          透过风衣与肌肤渐渐产生了些暖,他突然意识到,风衣....他忘记拿走了....


          回复
          22楼2013-09-09 16:49
            【第五章卡了很久,上段改了很多次,但最后还是改不好,放弃了,下半段后面的互动是很久最初写第五的时候打好的,但隔了这么久没写,感觉怪怪的接连不上。而且感觉前面太敷衍后面有点太突兀了,虽然当时是准备前面两人之间交流下,透漏下剧情方面的东西的,但现在完全懒得写,想着后面让剧情进展快点,俩人快点有个结局,然后也快点把伏笔说出来,而且还有一个写了一大半的番外,也是很久前写好的,反正越拖就越不会写,而且好像有哪里变了。我会尽快写完的,只是可能会写的比上面还烂】


            回复
            27楼2013-09-20 15:53
              写得那么棒就不更了呜呜呜。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8楼2014-01-30 17:28
                据媒体称警察查获一发廊有淫乱行为
                一楼:对于发廊这种不检点,有害社会风化,毒害人民的去处,我只想说四个字:地址在哪!
                二楼:楼上请检点自己的言行,在此哥警告你一声:探明地址请带上我!
                三楼:楼上两位太无耻!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公开谈论,顺便说句:我有车...
                四楼:无耻!败类!你们太无耻了!算上我一车刚好坐4个人
                五楼:看看你们4个无耻之徒,这事也组团?我只能叹息:车上应该还有空位吧
                六楼:你们这些人真的太不要脸了啊!居然做出这等有伤国体的龌龊之事!哎,国之悲哀!我只能弱弱的问一下:3楼是商务车么?还能多坐一个人吗?
                七楼:楼上这群无耻之徒。我只能叹息,那个车应该是卡车吧。
                八楼:楼上这群无耻之徒。我只能叹息,我能趴在车顶吗?
                九楼:楼上这群无耻之徒。我只能叹息不止,后备箱也可以
                十楼:你们这群禽兽啊,这事都能跟风?我只能叹息:师傅,麻烦开快点,跟上前面那辆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4-03-09 01:42
                  骸凉恋爱初期的日常。

                  睡意未消的清晨,六道骸在洒满阳光的餐桌前从背后偷偷环住她,趁着她又羞又惊回头的时候,低头给她一个清晨吻。吻完还意犹未尽的舔舔她的嘴唇,一脸坏笑。

                  在她赶时间急忙吞下食物的时候,六道骸便会双肘撑在桌面,噙着勺子,眯起眼眸。颇有兴致的欣赏她并不美观的吃相,顺便伸手抹去她嘴角的面包渣。

                  当她换好鞋子要与他说再见时,他又会跟过来抱住她,亲亲她。为她整理好皱皱的衣领。最后拉着她的手陪她走好一段路。离别时又笑的蛊惑人心,她却成了舍不得分开的人。

                  放学后的校门前很少会看见他,但是在她打工的甜品店却经常遇见。他永远坐在最初相遇时的69号桌子。像第一次见到他时浑身洒满阳光,每一个角度都完美的足以蛊惑她的心。


                  六道骸对她公寓不远的残破城堡废墟很感兴趣,每次六道骸都站在阳台上望着落满尘埃的建筑物残骸笑得意,眼睛里闪着些光又带着轻蔑与憎恨。黑石凉觉得这个时候的他与巴勒莫的蓝天白云建筑物融合在一起,是世上最美好的景象。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4楼2017-06-11 2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