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色翠鸟倒计时吧 关注:1,793贴子:136,120

【番外】《那一年,那一树栀子花香》BY:渲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蓝吧吧亲!我回来了!!!!



回复
1楼2013-10-06 22:07
    -写在前面-
    过了这么久没冒泡,吧里又出现了很多新面孔,估计没有人记得我了吧……这里是渲忆,或者愿意叫茶汐也行~
    前一段时间突然出去旅行了,每天有一大半时间都在晕车中度过所以我无耻地放弃了继续写文……回来又歇了好几天才缓过来……所以不管有没有人在等,现在才让大家看到真是非常对不起……上初三以后压力又突然增大所以几乎没来蓝吧,许多活动也没有参加,真的抱歉了!【鞠躬


    收起回复
    2楼2013-10-06 22:08
      这篇虽然拖得很慢,但我保证我绝对是超级认真地写的!反反复复地斟酌又修改!
      那么开始关于文文的须知。首先这篇依然不是续写,是番外。就不要当cp看了,我还是喜欢把它看做是友情文吧。
      这次尝试了这样的布局方式,还有一直不擅长的叙事和第三人称,写的过程中也比较艰难,发现自己的不足之处还有很多很多。这篇文文笔幼稚情节突兀什么的还请包涵,欢迎大家批评,批评同时最好能提出修改意见!
      本来我想着这次为了表示歉意我就不拖了一次发完,但有吧亲说要分开发有说要一次发完,我又考虑了一下一次发完恐怕没人有耐心看完,所以就分开吧,但只分三次就发完,明天有空的话争取发两次。
      和上次一样,文文再不好,也是我的心血,盗文或抄袭者不得好死。
      最后,愿看文愉快吧。【鞠躬
      附上上篇文地址:
      http://tieba.baidu.com/p/2390956499


      回复
      3楼2013-10-06 22:09
        那一年,那一树栀子花香



        我们在时间里流浪,
        终有些失去与彷徨。
        那一年,那一树栀子花香。

        1.
        那一年,红桃五岁,黑猫七岁。

        红桃蹦蹦跳跳地向苍耳家走去,刚及肩的头发随着她的跳跃也飞舞起来,又一次次散落在肩上。周身都是路边的栀子花暗涌的香气。午后的阳光下,一个轻盈的影子。

        “苍耳我来啦,苍——”雀跃的声音随着红桃推开苍耳家铁门的动作而硬生生地停滞,像被拦腰切断了一般,很快消逝在温热的空气里。

        “苍耳,你们在干什么,没事吧,啊……”红桃的声音颤抖起来。

        院子里的这幅景象,的确吓人一跳:瘦小的苍耳站在院子的一边,脸上平淡的笑意里也带着一丝因为突然看见红桃的错愕,不知是不是红桃看错了,他眼中掠过一抹淡淡的金光。而院子的另一边,是一个红桃没有见过的、大约比苍耳高半个头的小男孩,他穿着一件黑色的T恤,头发大约是刚洗过,湿漉漉地贴在那张清秀而不失坚毅的脸上,黑葡萄般的眼睛里射出与年龄不符的锐利目光,死死咬住苍耳,他的眸子泛着奇异的银色光泽。更要命的是,他的手里紧握着一把黑色袖珍手枪,黑洞洞的枪口直指对面的苍耳,那可怕的、仿佛能吞噬一切的黑色,让从来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枪这种东西的红桃身体一凛。

        见红桃进来,两人也都是一愣,半晌,苍耳朝对面的男孩喊了一声“把枪放下,红桃来了”,又赶忙略带紧张地跑向红桃:“没事,我们在闹着玩呢,呃,他那是玩具枪,不用怕。嗯,红桃,这是我的朋友,黑猫,比我们大两岁。”

        叫做黑猫的小男孩缓缓放下握枪的手臂,歪歪头看向红桃,似乎是不屑地点了一下头,算是打过了招呼。

        看着黑猫那十足傲慢的样子,红桃仍感到一丝害怕,什么嘛,那种眼神,那种气势,哪里像是闹着玩啊!这个人一定是很狂暴的性格!红桃突然想起刚看的动画片里的一个大魔王,“对,就像那个狂魔一样……”她小声嘀咕着。

        “狂魔”,这就是黑猫留给幼年的红桃的,幼稚而好笑的第一印象。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楼2013-10-06 22:12
          2.

          那一年,红桃六岁,黑猫八岁。

          “哈,你还看这个,你认识几个字啊?”依然是苍耳家的院子里,黑猫一手高举着一本诗集,略微嘲讽地对红桃说。散乱的书页如同白桦的叶子般在风中哗哗作响。

          红桃的预感是对的,黑猫是一个性格恶劣且暴躁的孩子(至少让她这么认为),总拉着苍耳去玩些打打杀杀的游戏,还总是抢红桃的各种小东西,捉弄她……虽然算不上什么魔头,但因为那次黑猫持枪相对的骇人场面,红桃对他一直心存畏惧,暗自叫他狂魔,有一次被惹急了,气愤地当面这样叫,想让他感到羞辱,没想到黑猫不以为耻反以为傲,第二天竟然得意地笑着,穿来一件用白色广告画颜料写有草体“狂魔”二字的黑T恤。

          现在,红桃正在黑猫身边着急地向上跳着,边嚷着“还给我”边试图把诗集夺回手中,无奈因为是女孩,年龄又小,个头自然比黑猫低不少,跳了几次连书的边角都没有碰到,察觉了这样自己活像一只被主人提着食物逗弄而一次次跃起的小狗,便恹恹地坐到一边去了。

          黑猫觉得这小女孩有趣,翻了几下书,准备还给红桃,却惊异地发现她低着头,肩膀一颤一颤的,什么,在哭吗?

          怎么办?黑猫一向不善于和女生打交道,特别是普通人的小女孩。现在红桃哭了,还是被他给惹的,他不得不硬着头皮走上前去。

          “那个……”

          红桃发现黑猫站在自己面前,马上警觉地往后靠了靠,清澈的泪水在变得红扑扑的脸上流淌。

          一段似乎是很长很长的沉默,红桃哭累了,又因为赌气不肯止住泪水。

          “哼,也不过如此嘛,普通人。”

          红桃终于慢慢抬起头瞪着黑猫,黑猫看出她眼里暴露无遗的困惑,不紧不慢地接着说,“我见过的不少小女孩,都以为自己是公主,娇贵得很,别人惹不起。整天带着小姐脾气做一些自以为很美别人看来却很无聊的事。真的遇到困难了就只会用眼泪来暴露自己的无能。”

          “我以前还觉得你比较率真,至少没那么娇气,尽管年龄小但也还算坚强。”

          “现在看来也没什么区别嘛,开不起玩笑。”

          “真是我看走眼了。”

          什么,说得你自己好像多成熟似的,竟然教训我,哼,说我普通人,难道你是火星人吗?红桃恨恨地想,但黑猫的话于她不是一点羞愧也没有的,使劲憋住泪水,又不好意思在黑猫面前抬起头来,只等听见黑猫似乎是迈着闲闲的步子走了,才赶紧擦擦眼睛,深吸一口气,想溜回屋里去。黑猫这家伙即使安慰人也是一副嘲讽口气,说不出一句好听的——也许这根本就算不上安慰——但小孩子就吃这一套,不是吗?

          忽然,红桃嗅到一阵沁人心脾的甜香——一朵雪白的栀子,片片花瓣柔软而洁净,正被一双手灵活地别在她的领口——除了黑猫还会是谁呢,红桃知道他最喜欢栀子了。

          “笑起来吧,那样才能和漂亮的栀子相配啊。”默默地抬起头,只见黑猫难得地收起了嘲讽的神色,眼睛里盛满认真的笑意。

          -TBC


          收起回复
          5楼2013-10-06 22:13
            剩下明天有空发 。◕‿◕。


            回复
            6楼2013-10-06 22:14
              好棒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7楼2013-10-06 22:21
                小板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3-10-06 22:49
                  渲忆文帝干巴爹!!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3-10-06 22:49
                    文触☆


                    收起回复
                    10楼2013-10-06 22:50
                      大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3-10-06 23:03
                        欢迎哦


                        收起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13楼2013-10-07 08:06
                          渲忆的文真好【这里婷软【←婷儿【还记得么


                          收起回复
                          14楼2013-10-07 11:48
                            我是黑桃向,求握爪


                            收起回复
                            16楼2013-10-07 12:59
                              来了QU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10-07 13:51
                                这里顶一个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3-10-07 18:48
                                  QUQ文触但有一股浓浓的友(j)情(q)味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3-10-07 18:53
                                    顶顶顶啊,渲忆我是斯灵【小兽】你还记得我么? 。◕‿◕。


                                    收起回复
                                    20楼2013-10-07 19:31
                                      好棒好棒好棒描写最可萌要加精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1楼2013-10-07 19:34
                                        顶一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3-10-07 20:03
                                          赞一个!


                                          收起回复
                                          23楼2013-10-07 20:18

                                            3.
                                            那一年,红桃七岁,黑猫九岁。

                                            彼时正是寒冬,天空灰蒙蒙的,给人十分压抑的感觉。花朵的艳丽与树木的葱绿不再常见,更加重了这种单调。有不大的风从近乎滞凝的空气里穿过,好像在酝酿着一场猝不及防的袭击。

                                            这个小院里的几个孩子的心情似乎也跟这天气一样,肃杀乏味中带点说不清道不明的期待。他们本来是说好这天要出去玩的,但家长看了天气预报后死活不同意让孩子们去,说很可能会有暴风雪。孩子有几个不喜欢下雪的呢,那样的话即使只是在家附近也可以玩得很开心吧。他们就无聊地一直呆在这院子里,表面上被禁足的沮丧掩盖不了对于盼望下雪的兴奋。
                                            红桃裹着厚厚的羽绒服,朝天上看一眼,再看一眼,依旧没有看出什么名堂来。其他人亦是如此,很不满意现在还没有下雪。

                                            “红桃,别等了,我们回屋里去吧。”苍耳轻声提醒道,“感冒了就不好了。”

                                            “不要!再等一会儿,应该很快就能看到美丽的雪花了!”红桃赶紧摇摇头,“没关系的,我一点都不冷!对了,我们来玩游戏吧!”

                                            游戏很快开始了,蒙眼捉人,一些人跑出去数三声后必须定在原地,由另一个人蒙上眼睛去摸。是很简单无聊的小游戏,但另外几个孩子,苍耳和红桃的同学,也不甘心这样进屋,玩玩游戏至少还能活动一下,比干站着好。

                                            这一局轮到红桃去摸了。

                                            被蒙上黑色的纱巾,暂时失去视觉提供的信息后,其他的感觉总是要比以前更敏锐一点,红桃能嗅到焚烧东西的味道,土地硬邦邦的味道,混合着冬天特有的干燥气息,是荒芜的感觉。而苍耳家晾晒的腊肉气味和远处传来的若有若无的梅花香又给了她一丝慰藉。

                                            感受着这些,红桃小心地挪着步子。还真是冷呢,她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捏了捏冰凉的手指,也快要支撑不住打退堂鼓了。

                                            那是走了多少步以后呢,也许十步,也许二十步,或者更多。红桃抓到了一双手。温暖的、柔软的手。

                                            直觉告诉她,那是苍耳的手。记忆中苍耳的手一直是这样,冬日暖阳般很和煦的感觉。她和苍耳能拉手跑过雨天,跑过困难,彼此感受着对方指尖传来的微弱却坚定的力量。

                                            有苍耳这样一个朋友真好……

                                            红桃没有立即摘掉纱巾,而是握住了那双手,自己被冻红的手指能够触到这样的热量真是太舒服了……苍耳似乎愣了一下,但没有过多地挣扎。被充满凉意的手这样握住固然不好受,但他没有动。

                                            红桃呼出一口气,恢复的热量终于使她有足够的力气把脸上碍事的纱巾去掉了。

                                            揉一揉眼睛,再抬起头。

                                            “啊——!”

                                            看到那张脸后,红桃马上向后退去,速度快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你你你你为什么会在这里?”红桃惊恐万状地总算说了句话。

                                            黑猫的脸抽搐了一下,他只有僵直地站在那里,无奈地说:“我一直都在这里……是你要过来的啊。”

                                            看他那一脸不可捉摸的表情,红桃也意识到应该是由对方问自己为什么才对。

                                            天,真是丢人丢到家了!早知道就不会傻乎乎地相信什么直觉!还以为只有苍耳才会有那样一双手!自己竟然跟这个家伙握手握了半天!

                                            红桃心里乱乱的,尽管周围没人很在意刚才的事,她还是给苍耳丢下一句“都傍晚了应该不会下雪了吧,我冷了先进屋了”,就跑回了屋子里。

                                            诶,话说回来那个冷冷的狂魔也会有这样温暖的一双手吗?而且他竟然乖乖让我握着?我不是在做梦吧?



                                            收起回复
                                            24楼2013-10-07 20:35
                                              回到屋里,红桃才有心情开始困惑这些问题。

                                              好像有什么微微地改变了。

                                              等她从思绪中清醒过来,发现眼前赫然是那双搅得自己心神不宁的手。以及,端在手上的一只硕大的杯子。

                                              “你,你要干什么?”红桃对待黑猫的态度依然只有警惕。

                                              黑猫好像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于是两人面面相觑地沉默了几十秒……

                                              终于,他把杯子往红桃手里一塞,“拿着。”便坐到一边去了。

                                              首先感到的是热度,那是比黑猫的手还要暖和的温度,似乎在让她确认此时并非梦境,捧着它简直全身的细胞都复苏了。

                                              然后是蜂蜜的甜意,茶叶的清香。

                                              是蜂蜜茶……

                                              “给我喝的?”红桃不敢相信地看向黑猫,“你没有下毒吧……”

                                              那边沉默了两秒,说,“那你就别喝。”

                                              红桃如珍宝般握紧杯身,小心地凑上去。

                                              “手那么凉,暖暖也好。”黑猫的声音是出乎意料的干净。

                                              红桃心里一动,不想被看出来赶紧喝了一大口。

                                              “啊……好难喝……”

                                              “你蜂蜜加多了吧,而且茶的涩也没有盖住。”红桃缓了缓,其实这么说也完全是为了掩盖自己微小的情绪,“但是……还可以下咽啦。”

                                              黑猫听到抱怨没有难为情,而是笑了笑,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要是几年后你还能遇到我,我会让你喝到最棒的蜂蜜茶。”

                                              这个莫名其妙的承诺是什么意思?红桃心里慌乱,不再言语,只好默默地喝着。

                                              “看。”黑猫忽然出声,红桃顺着他的手指看向窗外,“下雪了。”

                                              只见洁白细碎的雪花,像海滩上闪闪发光的银色细沙般,在已经点亮的路灯下曼妙地起舞。

                                              耳畔传来小孩子们欢乐的喧哗。


                                              收起回复
                                              25楼2013-10-07 20:36
                                                对不起米娜桑,现在才刚要到了电脑的使用权T T
                                                等会我多更一点……


                                                回复
                                                26楼2013-10-07 20:37

                                                  4.
                                                  那一年,红桃八岁,黑猫十岁。

                                                  红桃家里静悄悄的,爸爸妈妈上班去了,只能听得到钟表秒针缓慢走动的声音。

                                                  红桃默默看着黑猫起身走到一旁,又盯住自己仍不断渗血的右手腕,心里盼望着回家拿东西的苍耳快点回来。

                                                  绝对不可以因为这点伤哭出来,尤其是在这个家伙面前。

                                                  要包扎也得等他走了再说,必须让他觉得自己不在乎这伤口才行……红桃才不想看黑猫那嘲笑的神色……

                                                  可是真的好疼啊,记忆中从小到大都没有这么疼过。

                                                  红桃在这时忽然想到“割腕自杀”这个词语,天啊,手腕流这么多血,会不会——死?

                                                  “死不了。”黑猫的声音传来,含有些微的生气。

                                                  这家伙,怎么会知道自己在想什么?红桃依然一动不动成雕像状。

                                                  黑猫在红桃的对面坐下,侧过头。这小女孩望着自己伤口发呆,一脸紧张还装作满不在乎,心思应该很好猜吧。

                                                  “只是渗血而已,没有伤及动脉,放心吧。”黑猫看她的样子,忍不住口气软了些许。说着轻轻拉过红桃的右手,红桃一惊,抗拒地往回缩,黑猫自然没让她成功。红桃带点委屈地撇了撇嘴角,又疑惑他要干什么。

                                                  灵巧的手指附住红桃的掌心,始终抓得紧紧的不让她有挣脱的机会,黑猫另一只手则在身旁凳子上的袋子里翻拣出碘酒、医用棉棒,纱布……接着开始为她处理伤口,动作并不十分娴熟却也有模有样,由于单手操作而而显得小心翼翼。

                                                  他竟然会做这种事……

                                                  红桃的思维早就处于停滞状态了。打量着那张露出认真神色的清秀面容,脑海中浮现的却是与之不符的、早已根深蒂固的穷凶极恶形象。唉,如果不是在做梦,那么等一会的冷嘲热讽一定是少不了的。

                                                  红桃低下头,咬着下唇,紧握的左手手心里已经渗出汗珠,默然中头皮一阵发麻。

                                                  “喂……”

                                                  来了,又要被嘲笑了。或者是斥责,红桃想,谁知道这种事情也会弄巧成拙。

                                                  “对不起。”

                                                  可是,她似乎真的是听到了轻柔的这样三个字啊。


                                                  回复
                                                  28楼2013-10-07 20:50
                                                    沙发


                                                    收起回复
                                                    30楼2013-10-07 21:00

                                                      -----------------------------------------------------------
                                                      “这个给你戴上。”红桃注视着黑猫一阵翻箱倒柜,带着一身尘土咳嗽了两声,然后于成堆的物件中站起,手忙脚乱地扔给她一样东西,忍不住有点想笑。

                                                      低头看看手心里的物事,是一块手表,浅蓝色的表带上印着简洁的图案。

                                                      “给我这个干什么?”

                                                      黑猫起身,别开脸,“上次过生日别人送的,我不喜欢就没戴。收拾东西顺便找出来了,好歹可以遮一下伤。”

                                                      那表分明还是崭新的,红桃戴在手上松紧适中,表带的宽度正好可以遮住那个丑陋的伤痕,甚至款式也是偏女性化,可要说黑猫是特意买给她的,红桃摇摇头,她才不相信黑猫什么时候会这么好心。

                                                      犹豫着说了句谢谢,红桃转身跑出房间。


                                                      回复
                                                      31楼2013-10-07 21:00

                                                        ----------------------------------------------------------------
                                                        那片午后天空般的浅蓝柔顺地贴伏在手腕上,既没有束缚感,又恰好遮掩了伤口的显露。红桃背着书包走在放学路上,看看它,想着等到伤口长好了还是应该把它还回去。

                                                        身后传来谈话声,并没有刻意放低,“喂,你们看到了吗。”

                                                        “她竟然把手表戴在右手啊。”

                                                        “天,就不觉得碍事吗。”

                                                        “噗,真的呢,好土。是从乡下来的吗,都不知道手表该往哪边戴?”

                                                        这种事居然也能引起议论,红桃厌恶地想,真不知道这些人莫名其妙的自信是从哪来的。正考虑要不要转身丢下一句“哪部法律规定手表必须戴左手了这是新时尚懂不懂”,一个熟悉的声音却先响起了,“红桃,都六点多了,再不走快点天要黑了哟。”

                                                        黑色身影从一旁的矮墙上跳下,男孩抬腕看表,随即冲红桃笑了笑。然后转身抱臂站定,朝向议论的几人,“啊,你们刚才有在说什么吗?”

                                                        右腕上的黑色手表反射着耀目的日光。

                                                        黑猫状若无辜地接着道:“我没有打扰吧?”

                                                        突然出现的清秀男孩没有人陌生,附近的小孩子多多少少都怕他。十岁的男孩却散发着超乎寻常的锐利气息,叽叽喳喳的几人立马噤若寒蝉。

                                                        看那几人一边摇着头一边站立不稳似的后退了几步,黑猫轻笑两声,“既然这样,那我们走了。”

                                                        红桃之所以会受伤,是有天黑猫和几个男孩去一个废弃的工地玩,红桃只是好奇地问问,黑猫却轻蔑地留下一句“小女生还是算了吧”。红桃却因为最讨厌被看不起于是一定要跟着去,结果走路一个踉跄,手腕就被地下尖锐的石子划破。红桃之后就在后悔,她以为黑猫一定会嘲笑自己不听话逞能活该,然而更加后悔的是黑猫,早知道说什么也要阻止她来……

                                                        扯着书包带子,红桃瞪向黑猫:“只不过是这么小的事而已。那种无聊的人你还真要理他呀。”

                                                        “那可不行。”黑猫半玩味地道,“我不想欠你什么。”

                                                        夕阳将他们的影子拉得很长。这时候的他们从未想过,有一天会分离。


                                                        收起回复
                                                        32楼2013-10-07 21:02
                                                          两篇狗血的一次发完QUQ
                                                          话说我刚发现蓝吧已经改目录了而且竟然排前十了!好高兴><


                                                          收起回复
                                                          33楼2013-10-07 21:03
                                                            加油啊~~·


                                                            收起回复
                                                            34楼2013-10-07 2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