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岁吧 关注:15贴子:1,872
  • 1回复贴,共1

『恶灵』浅色幼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啊嘞...?
她睁着眼,等回过神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正站在很奇妙的地方,
说是奇妙,大概是因为这里和家里的感觉相差太多,而她还隐约记得自己前不久是在家里的,
“好奇怪...”
不管是自己呆的地方,还是自己来这个地方的过程,都非常的不可思议,因此就算要她说出自己出现在这的理由,她也是不知道的,
“那么,该做什么呢?”
麻衣仰着头看眼前的大门,要仰头的原因不止是还是小孩子的麻衣自己个头比较小,还有则是因为这扇门实在不是一般的高大,泛着古旧金属光泽的大门只是用看的就让麻衣觉得很沉重,更不用说去推了,
“怎么办呢?”
就在她歪着头喃喃自语的时候,门却自动打开了,“吱呀——”的声音在寂静里显得十分突兀,麻衣像是怕吵到什么一样往身后看了一眼,当然,意料之中的不会有谁在那里,
“我进来喽,打扰了。”
小声打过招呼,麻衣还是踏了进去,毕竟对她来说,是要站在外面还是进门去都没什么差别,因为她对现在发生的事一点头绪都没有,
然而在看到沿道的灯一盏盏按顺序被点亮后,麻衣有些不知所措了,如果要她来说,这里就像是妈妈念的故事里的城堡,而在灯光指引过去的走廊尽头,虚掩着的门里传出热闹的欢笑声,
麻衣低头看下去,自己身上穿着妈妈新为她做的湖蓝色连衣裙,上面有熟悉的白色边饰和蝴蝶结,这个认识让她放松了一点,穿着来自家里的衣服的话,也就可以找到回家的路了,
麻衣这样对自己说过之后,再次看向了走廊的尽头,那里透出的灯光说不出的明亮绚烂,还有隐隐的舞曲的声音,
“那么...”
她迈出步子,向着那边走过去,在从门缝里照出的光映在麻衣脚上的那双蓝色小皮鞋时,深吸了口气推门进去。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1楼2013-11-26 22:51
    旋转而过的裙摆在眼前晃出华丽的弧度,伴随着悠扬的音乐,她愣愣的看着大厅里翩翩起舞的人群,
    怎么看都不是普通的地方,就在麻衣四处张望的时候,看见了安静靠窗站立的男孩子,看年纪应该和她差不多大,有些稚气的面容却不可思议的精致,再加上合身的黑色小晚礼服,不管是谁都会下意识的去注意他吧,
    麻衣盯着他看了一会,比起在这种地方看到同龄的孩子的惊奇,她对男孩的好奇似乎带了点奇妙的感觉,那种莫名想接近的想法最终使麻衣朝男孩走去。大概是注意到有人往自己的方向靠近,男孩抬起头看过来,
    当漆黑的眼睛澄澈的倒映出女孩的样子时,麻衣在他面前停了下来,
    “那个,你叫什么名字啊?”
    不动声色的打量了她一会,男孩开口道,
    “奥利维,”
    “奥...唔...好奇怪。”
    似乎是不喜欢她说的话,男孩皱了皱眉,
    “在说别人名字奇怪之前,至少要把自己的名字报上来吧。”
    “谷山麻衣,你叫我麻衣就好了哦~”
    “读做麻衣写做笨蛋吗?”
    麻衣一下瞪大了眼睛,
    “...哈?!这话太失礼了吧!”
    “有吗?”
    “我说啊,你是在记恨我吗?”
    “被你说奇怪这件事?怎么会呢。”
    “......”
    虽然有着漂亮的容貌,不过性格似乎很不讨喜,麻衣小声碎碎念起来,
    这时之前缓缓停下的音乐再次演奏起来,麻衣犹豫了下,绞起衣角,
    “那个,我们不跳么?”
    “你想跳么?”
    “也...也不是啦,就是....”
    小脸突然变得红通通的,麻衣咬了咬嘴巴,
    “他们都在跳嘛,所以...”
    男孩看了下舞台中的人,突然把手伸给麻衣,
    “小心别袭击我。”
    “...才不会踩到你呢!”
    舒缓的节奏,手臂自然的搭上对方的肩膀,原本还担心着自己技术的麻衣在男孩的带领下慢慢的习惯了舞步,
    “那个,”
    顺着对方的引导转了个圈,麻衣歪着脑袋转回话题,
    “能不能换一个啊,那个名字太难记了,”
    “只有几个字吧,你的脑袋只有核桃那么大么?”
    啊,啊呜!太过分了!
    一下就不满的鼓起嘴瞪视他,男孩却突然觉得有趣似的轻笑起来,
    “觉得难的话,叫我那鲁吧。”
    “那...鲁?”
    “嗯,是只有少数人叫的昵称。”
    “...这么重要的名字,告诉我没关系么?”
    “那有什么办法,”
    微低下头去配合她的舞步,男孩一脸无奈,
    “复杂点的你不是记不住嘛。”
    前进,后退,然后再次旋转,
    麻衣偷偷的瞄着男孩,忽然就开心起来,
    “那鲁,以后还能见面么?”
    “不知道。”
    “那,如果能遇见,我做你的新娘好不好?”
    不知怎么就说出了这种话,麻衣紧张的轻呼了口气,
    “那得等遇上了再说,在那之前,”
    嗯?
    周围慢慢开始暗下来,那鲁微俯下身,变得模糊的世界里,只剩下属于孩子的干净音色,
    “我的名字,别忘记了。”
    “嗯,不会忘的,约好了哦。”
    ————————————
    “麻衣,别在这睡,”
    温柔的声音,麻衣半撑起身子揉了揉眼,突然想起什么似的惊奇的坐起来,
    “妈妈,我好像梦到了一个人!”
    “嗯?麻衣梦到了谁呢?”
    “唔...一个...差不多大的男孩子,”
    “麻衣的朋友?”
    “嗯!”
    “是嘛,”
    “不过,似乎和他做了什么约定来着...”
    “不记得了么?”
    “唔......”
    “没事的,”
    因为女孩有些沮丧的样子,母亲温柔的把小小的孩子抱在怀里,
    “在见面之后,总会想起来的。”
    “嗯,能早点见面就好了。”
    那时两个尚且年幼的孩子都不知道,他们之间的羁绊早在真正相遇之前就已定下了。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楼2013-11-26 23: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