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蝎座吧 关注:872,768贴子:39,476,910
  • 7回复贴,共1

给大家搬运一个短篇推理小说,有提到天蝎座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生死翡翠湖》文/周浩晖(生日11.16,天蝎座)


回复
1楼2013-12-02 17:28
    无心睡眠972、一刀桃花、马夏尔人迷. . . 被楼主禁言,将不能再进行回复
    【一】
      七月的龙州,如流火般热辣。尤其是午后时分,明晃晃的太阳把空气烤成了热烘烘的一片,只要你置身其中,即使端坐不动,也能很快憋出一身的粘汗来,浑身上下像是爬满了湿乎乎的蚂蚁。在这样的天气下,任何的户外活动都是绝对的遭罪。
      罗飞偏偏在这个时候接到了出警的任务。
      翡翠湖度假村,命案,一死一重伤。
      案情火急,罗飞立即通知了法医张雨,他们各自召集起下属,分乘两辆警车向着翡翠湖度假村疾驰而去。
      毒辣的日光早已把警车烤成了一个大蒸笼。负责开车的小刘很快就汗如雨下了,他把空调开到了最大档,那风呼呼的往外吹,却感觉不到些许凉意。小刘摘掉警帽,又扯开了前襟的两个扣子,嘟囔道:“罗队啊,咱这车也该换换了吧?这车夏天还能开么?”
      罗飞轻轻地“呵”了一声,未置可否。然后他伸手把副驾位置的车窗摇了下来。
      小刘也打开了车窗。风势借着车速蹿进来,虽然是热的,但总也能带走一些汗水。小刘似乎舒坦了一些,他长长地舒了口气,然后往罗飞这边瞥了一眼。
    “罗队,你是不是冷血动物啊?”他大惊小怪地咋忽道,“这么热的天,你怎么一点汗也不出?”
      “心静自然凉。”罗飞淡淡地说着,他衣帽完整,仪态端正。
      越是重大的案子越要保持一个冷静的心态,这是从警多年的罗飞早已磨练出来的基本素质之一。
      不过当警车出了市区,一路沿着国道继续往南而去的时候,罗飞看着远远渐渐显现出来的连绵山影,心中却也不免起了一些涟漪。
      那是南明山,是罗飞曾经工作过近十年的地方。当时的生活虽然平淡,但也留下了许多无法磨灭的记忆。
      翡翠湖便在南明山的脚下,与罗飞当年所在的南明山派出所隔山而对。那是一片面积达十余平方公里的大湖,三面环山,另一面则是一块硕大的湖滩。罗飞那会工作不像现在这样忙碌,闲暇时也曾翻过南明山,到安静秀丽的湖边去转一转。他记得那湖滩上生满了芦苇,茂密繁盛,周围则鲜有人烟。
      不过近年来,翡翠湖倒成了龙州市一个新兴的旅游景点,尤其是翡翠湖度假村建成之后,相应的道路和配套设施也跟着齐全了。现在人们可以把车直接开到湖边,即能观赏秀美的山光水色,也可以享受到投资者提供的各种休闲和娱乐服务。
      罗飞是下午十四时五十一分接到的调度命令,十六时零七分,一行人到达了翡翠湖度假村的停车场。
      “我靠,全是好车啊,现在有钱人真是多。”小刘的双眼在停车场里打着转,一脸的馋涎样。
    “行了,赶紧停车,把你的衣着整整。”罗飞督促道。小刘瞅准了一辆新款的7系宝马,把警车贴上去停了,趁着戴帽整衣的当儿,又干过了一阵眼瘾。
      不远处法医张雨也带着他的助手下了车。一行人会合之后,一同向着度假村的入口处而去。早有一人快步迎了上来,这是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他身着便服,神情干练,远远地便打起了招呼:“罗队!”
    罗飞一愣,随即认出那是南城分局刑警队的彭辉。前几年小伙子实习的时候,曾在罗飞手下当过几个月的“徒弟”。
      “你怎么也来了?”罗飞看看手表,又追问了一句,“你什么时候到的?”
      “大概三点左右吧。”彭辉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看来他已经在烈日下等了好一阵了。
      “这么快?”罗飞和小刘等人惊讶地交换着眼神,这意味着案发十分钟左右,南城刑警队的人马就已经到达了现场,这效率也太高了吧?
      “不,我本来是调查另一起案子的。”彭辉连忙解释说,“正好赶上了这里的命案。我可从来没单独处理过命案……刚才调度中心说市局派人过来了,没想到是您,这可好了,我又能跟着您学几手了。”
      哦,原来是这样,罗飞暗暗点头。这倒真巧,不过也算个利好。越早有警察到达,对案发现场的保护和勘查便越有利。彭辉这小伙子他了解,虽然经验不算丰富,但当个助手还是合格的。
      “你自己的案子怎么样了?要找的人找到没有?”因为彭辉身着便装,所以罗飞判断他并不是正式的出警,多半是在进行一些摸排和查访之类的工作。
      彭辉正想和罗飞说这个事儿:“我来找的两个当事人,一个就是死者,另一个则失踪了。”
      “嗯?”罗飞蹙起了眉头,那可就不是什么巧合了,这两桩案子很有可能是源于同一个起因!
      “立刻把你掌握的情况告诉我——”罗飞挥了挥手,迈开大步,“我们去现场,边走边说!”
      彭辉紧赶了两步,跟上罗飞的步伐,他没有直接汇报案情,而是先问了一句:“罗飞,您知道沈氏集团吧?”
      罗飞点点头,回答简洁干脆:“知道。”
      在龙州不知道沈氏集团的人可不多。这并不仅因为沈氏集团惊人的财力,更由于这两年来沈氏家族的多殩命运。
      两年钱,沈氏集团的老板沈百强夫妇遭遇车祸双双死亡,沈家财产全都被他们的独生女沈萍继承。沈萍手握巨富,美貌如花,但她却注定要承受一场不幸的命运:她患有先天性的心脏病,这种疾病注定了她的生命无法跨越三十岁。
      一周前,刚刚过完二十八岁生日的沈萍病情突发,死在了自己家中。曾在龙州呼风唤雨的沈氏家族从此彻底消失了。在他们生后是留存于世的巨额财富,据说这笔财富的总额是数以亿计的。
      事实上,沈家的命运正是最近在龙州市街头巷尾热议的话题。沈家“有福挣钱、无福消受”的悲剧结局足以让每个人都激发出一阵深切的感慨。



    回复
    2楼2013-12-02 17:29
      对于这些事情,罗飞自然也是有所耳闻。
        在得到罗飞肯定的回答之后,彭辉这才抖露出案情:“我是今天上午接到的报警电话,一个叫做凌广锋的人举报说,沈家的独生女沈萍并非死于心脏病——她是被自己新婚不久的丈夫张建南谋害身亡的。”
        彭辉话音甫落,罗飞的问题已经抛出:“这个凌广锋和沈家有什么关系?”
        “他是沈萍的高中同学,也是沈萍的初恋男友。”
        “张建南谋害沈萍的动机呢?”
        “为了遗产。沈萍死后,沈家所有的财产就到了张建南的手里。”
        罗飞转头看了彭辉一眼,脚步不停:“这个动机可不成立。谁都知道沈萍根本活不了多久,沈家的财产迟早都是张建南的。”
        “是这样的——”彭辉解释到,“据凌广锋说,张建南根本就是个浪荡子弟,他在一年多以前开始追求沈萍,目的就是为了沈家的财产。沈萍初始被张建南的花言巧语所蒙蔽,不过结婚之后还是看清了对方的真面目。最近一段时间,沈萍正在秘密收集张建南在外面吃喝嫖赌的证据,准备和张建南打一场离婚官司。因为沈家的财富都是沈萍的婚前财产,只要俩人离婚,张建南就一分钱也分不到。”
        罗飞略一沉吟:“嗯,如果这么说的话,动机的确是有的。可是证据呢?沈萍到底怎么死的,医院会出具相应的死亡证明,凌广锋要举报张建南谋杀,必须有切实的证据才行。”
        “凌广锋说他有证据,而且是不容置疑的铁证。”
        “什么铁证?”
        “他掌握了一段录像,录像上记录了沈萍死亡时发生的情形,显示出正是张建南谋害了沈萍。”
        “哦?”罗飞怔了怔。如果这个情况属实,那的确是铁证了!可是这录像会是谁录的?又怎么会落到凌广锋的手里?
        彭辉也解释到了这些问题:“据凌广锋说,沈萍有了和张建南离婚的打算之后,很多事情便会找他商量。当时沈萍对张建南戒心很重,特意更改了自家别墅的监控系统,以监控放置着保险箱的卧室。这件事情她只告诉了凌广锋一个人。沈萍突然去世,凌广锋非常怀疑其死因。所以他便千方百计要盗取到当天晚上的监控录像。今天早晨,他终于得到了那份录像,于是他立刻报了警,并且把录像资料拷贝了一份快递给了警方。”
        “你们看到录像了?”
        彭辉摇了摇头:“还没有——虽然收到了优盘,但那张优盘带着病毒,资料没法打开。我们局里的技术人员正在想办法。”
        罗飞皱起眉头:“为什么不跟凌广锋联系,让他再发一份?”
        “这个……”彭辉显得有些无奈,“凌广锋看到录像之后,情绪非常激动。他报完警,立刻就去找张建南了。我们劝也劝不住。午后他打来电话,说在翡翠湖找到了张建南,我和队里的一个同事立刻就赶了过来,可没想到这里的形势已经迅速恶化了。”
        联系彭辉刚见面时说的话,罗飞立刻脑子一转,追问道:“他们俩谁死了?”
        “张建南死了,凌广锋失踪。”彭辉的语气低沉。
        “凌广锋杀了张建南?”小刘忍不住在一旁插话。的确,任何在听到这个结果的时候都会产生相同的第一推测吧?不过很快小刘又自己摇了摇头:“不至于啊?既然他已经找到了张建南杀人的证据,完全可以等法律来制裁对方啊,又何必这么冲动呢?”
        罗飞没有急着做出判断,他又多问了一句:“你说的‘失踪’是什么概念?”
        “找不到人,手机也打不通了。”彭辉略微一顿,又补充说,“不过他来时开的那辆马6轿车还在停车场里。”


      回复
      3楼2013-12-02 17:30
        沈萍是不是也由于这些原因才和凌广锋分手的呢?当她投入张建南的怀抱之后,也许这才比较出前男友的好来。所以她要在离世之前和张建南离婚,这个计划只有凌广锋知道,说明后者终究是她心中最值得信任的人。
          在罗飞思索这些问题的时候,小刘已经把资料翻到了最后一页,他的目光遽然跳动了一下,这也是罗飞不久前翻到这页资料时出现过的神情。
          让他们动容的正是照片上的那名男子——翡翠湖度假村的老板郑天印。
          成熟、敏锐、干练、老辣——这就是郑天印给人带来的感觉,而这感觉仅仅透过一张照片便已经清晰无误地传递了出来。他长着一张国字形的方脸,浓眉眀目,面部表情和蔼可亲,但那眼神中却透出一种锐利无比的感觉,即使只是和照片对视着,你也会觉得这个人早已看透了你的心思,他完全能够将你的一举一动掌控在鼓掌之中。
          由于这个人自身给观察者带来的感觉过于强烈,他的穿着打扮相形之下就显得不那么重要了。小刘的目光在那照片上停留片刻后,已情不自禁地惊叹道:“这个人可不简单。”
          是的,这也正是罗飞的判断。如果说张建男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凌广锋是颇具内涵但貌不惊人,那郑天印则是一个内外兼修,各方面都令人不容轻视的厉害角色。
          这个人的履历资料也说明了同样的问题。
          “郑天印,41岁,摩羯座。早年参军,专业后经历复杂。摆过地摊、开过饭店,还干过拆迁工程。为人精明,擅于交际,遇事极为冷静,能够在任何情况下为自己谋求到最大的利益。性格坚韧,曾被人骗得倾家荡产,也曾因暴力纷争进过监狱,不过最终都能扭转颓势,绝境逢生。五年前完成了原始积累,并且在黑白两道都打通了相当的人脉关系,生意越做越大,主要涉及餐饮和娱乐行业。两年前投资建设翡翠湖度假村,以俱乐部的形式发展了一批有钱有闲的阶层作为会员,据说获利极丰。”
          “看起来还是个传奇人物。”小刘伸出一只手挠了挠脑门,既羡慕又佩服地感叹道,“这种人就是命硬,越是挫折多,挺过来之后命数就越旺。这次受了这么重的伤,还是大难不死,看来他的后福小不了啊。”
          罗飞“嘿”了一声,不置可否。这时却见彭辉带着一个年轻女子向着码头这边走了过来,罗飞知道那应该就是见证了张建南接电话的当事人。于是他冲小刘做了个手势,俩人一同向着对方迎了过去。
          彭辉脚步匆匆,很快便赶到了罗飞面前,他往身后指了指:“罗队,这就是那个女孩,她叫冷芸芸。”


        回复
        7楼2013-12-02 17:37
          凌广锋居然没有死!郑天印的大脑里一片混沌,他所有的设计,那些原本坚不可破的壁垒此刻全都成了可笑的纸壳!
            “你是下午两点四十左右离开的翡翠湖,你的员工将你送到这里抢救。所以后来度假村里发生的事情你可能不太清楚。警方三点到达了翡翠湖,在那里我们除了详细勘验了张建南的尸体之外,还有一个更大的收获。”罗飞指了指凌广锋,“他虽然不会游泳,可他却并没有被淹死。湖水把他冲到了岸边的芦苇滩,后来被巡湖的工作人员救起。他告诉了我们很多事情——和你刚才的说法截然不同。”
            郑天印闭上眼睛长叹一声,他已无话可说,他知道一切都完了。
            “好了,我想我们已经没必要纠缠今天下午到底发生了什么,因为事实已是如此的清晰。让我们直接切入下一个话题吧:你为什么要谋害凌广锋和张建南?”罗飞看着郑天印,目光中流露出难以抗拒的威严。
            对郑天印后续的审讯虽然顺利,但当全部笔录做完的时候,时间也已过了晚上十点。罗飞等人走出病房,看到了尚在走廊内等待的凌广锋。
            “你寄给我的录像资料我看了。”彭辉走上前说道,他红着眼睛,显得有些疲惫,而他的语气则带着歉疚,“可是那张U盘里带有病毒,里面的文件打不开,我们的技术人员到现在也没能解决这个问题。”
            凌广锋淡淡地笑了一下,他的头发湿漉漉地搭在额头上,可他的精神看起来却很好:“没关系——现在已经不需要那张盘了,不是吗?”
            罗飞等人一怔,随即明白了对方的意思:涉案的两个凶手,张建南已死,而郑天印因杀害张建南罪行确凿,已难逃极刑的制裁,再追究沈萍的真正死因,似乎已没有太大的意义。
            “这已是最好的结果了。既然如此,就让死者入土为安吧。至于那份录像的原始资料……已经沉入翡翠湖底了。”凌广锋轻轻地叹息了一声,他的眼中有些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然后他转身向着出口处走去,步履矫健。
            罗飞看着凌广锋远去的背影,他的心忽然激烈地跳动起来,原本倦怠的眼神中也重新绽放出光彩。
           “哈哈……”罗飞越想越激动,终于忍不住大笑出声。
            “罗队,你……你这是怎么了?”彭辉和小刘莫名其妙地看着他,不明白一贯严肃的刑警队长为何会有如此表现。
            罗飞笑完之后,伸手拍了拍彭辉的肩膀,摇头叹道:“彭辉啊,我现在不得不承认,你对星座的研究还是准确的。当一个天蝎座的男子爆发之后,那种可怕的力量,的确没人能够抵挡。”
            彭辉和小刘面面相觑,满头的雾水。而罗飞却不再理睬他们,他自顾自地迈开了大步,向着医院出口处而去。
            半个小时后,凌广锋驾驶着自己的马6汽车行驶在夜色中的龙州街头,经过一天的折腾,他多少也有些累了,他只想尽快回家,把浑身的湖腥味洗一洗,然后好好的睡上一觉。
            可是事情却常常不能如人所愿。一辆警车停在路边,车旁的交警伸手拦下了马6。
            凌广锋按下车窗,年轻的交警向他敬了个礼:“您好,请配合测一下酒。”
            测酒仪的吹口被递进了车内。
            凌广锋把嘴凑上去,浅浅地吹了一口。
            “对不起。”交警微笑着说道,“请您使劲吹,我喊停您再停下。”
            凌广锋无奈地撇撇嘴,再次把嘴贴近吹口,这次他鼓足了劲,一口气吹了很久。可却始终听不到交警喊停的声音。
            凌广锋终于憋不住了,他深深地吸了口气,抱怨道:“你这是想憋死我呀?”
            交警看了看测酒仪上的数值,然后冲着警车挥了挥手。
            又一名警察从车内走了出来,凌广锋认得那却是刚刚在医院分别的刑警队长罗飞,他不禁露出了讶然的神色。
            罗飞来到马6车边,他看了眼测酒仪上的数值,然后冲交警挥了挥手:“你回去吧。”
            交警敬了个礼,转身跑回了警车。罗飞则打开马6的车门,坐在了副驾的位置上。
            凌广锋狐疑地看着罗飞,罗飞也看着凌广锋。从外观上来看,这名男子的确没有任何过人之处。
            可是那些隐藏在内部的东西呢?谁能够真正看透一名天蝎座的男子?
            在俩人的互视中,车内出现了一种奇妙的沉默。良久之后,才由罗飞将这沉默打破。
            “肺活量6000。”罗飞迎着凌广锋的目光说道,“这是专业游泳运动员才能达到的水准。”
            凌广锋一愣,随即明白了刚才那个交警让自己一直吹气的用意。他沉吟了片刻,反问道:“你想说什么?”
            “郑天印一直想不通:你怎么会没有死。因为他亲眼看着你沉入了湖面,足足有两分钟没有露头。现在这个问题就好解释了。6000的肺活量,进行两分钟的潜泳不在话下。对于一个游泳高手来说,这段时间已足够你到达湖岸边的芦苇荡中。”
            凌广锋笑了笑,没有说话,看起来他是默认了罗飞的推测。
            “所以你根本没有找到任何证据,是吗?”罗飞继续说道,“所谓的录像根本不存在,你只不过是需要警方来配合你演一场戏而已。这场戏落幕的时候,你如愿看到了计划中的结局。”
            凌广锋轻轻一叹:“罗飞……我也曾听说过你的传奇……我知道瞒不过你,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快就反应过来了——我甚至还没来得及回家。”
            罗飞嘿了一声,话题一转:“好了,我只有一点还不明白:既然并不存在那份录像,你怎么知道是郑天印和张建南害死了沈萍?”
            “直觉,还有分析。沈萍临死前的那几天正在调查张建南赌博的事情,她曾经到过翡翠湖度假村。我查了张建南手机的通话记录,他那一阵和郑天印来往极为密切。最关键的,在沈萍病发死亡的当晚,张建南仍和郑天印有着频繁的通话。你觉得这还不足以让我产生某些合理的联想吗?”
            是的,这其实也正是罗飞此前的思路。他点了点头:“的确是非常可疑,再加上你知道沈萍想要离婚的背景,完全可以推断出张建南和郑天印策划了某种可耻的罪行。”
            “可是我没有证据。也不会有人再能找到任何的证据。”凌广锋顿了一顿,神情诚恳,“罗警官,并不是我不相信法律,可是这件事情,只能用我的方式去解决。”
            罗飞沉默着,不知在想些什么。凌广锋看着他凝重的面容,虽然问心无愧,但也不免有些忐忑。
            “你真的没有喝酒吗?”良久之后,罗飞突然问出了这么一句。
            凌广锋觉得这句话非常熟悉。对了,就在下午的时候,郑天印曾经问过他:“你真的不会游泳吗?”
            当时凌广锋回答:“真的不会。”然后他就被郑天印抛入了湖水中。
            “没有啊,一点都没有喝。”这是他此刻的答案。
            罗飞的反应却和郑天印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那我们为什么不去喝两杯呢?”他转过脸来,微笑着说道。
          (完)


          回复
          15楼2013-12-02 17:55
            注明:此短文只是刑警罗飞系列的一个小篇章。对这个天蝎座(11.13)警官感兴趣的,可以去看看该系列的其它小说。(重点推荐:死亡通知单)


            回复
            16楼2013-12-02 18:04
              另外LZ对于白羊和摩羯的躺枪深表遗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3-12-02 18:1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3-12-15 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