瓶黑吧 关注:7,853贴子:123,300

【瓶黑】浮光掠影(日记集)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终于是考完试了,最近压力很大,脑汁都被榨干了,所以一楼给我自己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1-08 01:34
    由于最近压力很大,导致脖子以上部位残疾【简称脑残】,所以可能思维混乱,毫无逻辑可言。所以大家轻拍,不准拍头,本来就脑残了,再拍头我八成废了。
    取名浮光掠影就在想无尽的时光里,抓住他们之间一晃而过、或喜或悲的点点滴滴,哎呀,我一不小心文艺了
    所以这篇文甜虐都有,瞎瞎哑巴视角也都有,各种写作手法还是会有,谁让我在风中凌乱了那么久呢
    其次,灵感基本都来源于歌,尽量做到一篇日记一首歌
    然后放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1-08 01:38
      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01-08 02:04
        铁三角里没有你进去的路。王胖子和吴邪都是太鲜活的生命,可是你却已经活了太久太久,久的放弃了挣扎放弃了搏斗。你不从于命运,却也安于命运。他们是哑巴生命里难能可贵的温暖,所以失忆了也还记得。你却如水似风像空气,即使那一抹痞痞的笑如此鲜明,可是他总是习惯了你的陪伴,习惯到忘记。哑巴你要是出来忘记了我们瞎瞎,我就不爱你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1-08 02:11
          怒占沙花!!!话说这是什么视角捏?
          ------------------「PH·瞎子」
          你的地盘因你而动,你的家就是你,这狂 浪不羁的人生和无畏无惧的灵魂若说必须 要定义一个家一个冢,那它们定然只寄宿 于你走过万世沧海桑田却仍然不老的躯体 。
          你的家是你。
          你的冢亦是你。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6楼2014-01-08 07:02
            我也想问。。。这个问题
            顺便占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1-08 07:15
              日记集的意思呢,不是哑巴的日记,也不是瞎瞎的日记,而是以第三方角度记下的【这tm到底啥?】所以…所以就没有所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1-08 07:56
                你的思维开始慢慢清晰了,但你却不愿去思考。
                他有他的铁三角,而你是一匹独狼。
                按照人的心理推测的话,你写下吴邪和胖子的近况,是否也想以此作为交换知道他最近的消息?
                但是很显然,这个命题不成立。一来,你问不出口,二来,没人能回答这个问题,别人不可能知道,他张起灵更不可能告诉你。
                你想在纸上写下"你记得我还是已经忘记?",可是却迟迟没有动笔。过了会,你叹了口气,放弃了这句话。
                你不清楚现在自己是怎样的心情,也看不透自己和他的关系。曾经你自己认为重要的人,却替了另一个人守门十年,在给了你短暂的温暖后,留下的确是绵绵无期的寒冷和孤独。可是那又怎么样呢?那么多年了,你不都这么过来的么?你已经习惯了一个人的寒冷和孤独,你不会因为得到过温暖就理所当然的认为他是你的,只不过温暖过后更冷了而已。
                时间没有改变你们的样子,却留下了你们爱过的错觉。
                有段时间,很多人都在猜测你们是什么关系,可笑的是连你这个当事人都不知道。
                或许,朋友已过,情人未满。
                其实你们也很有默契,默契在于你们从没给过对方承诺,对将来的事也默契的闭口不提。
                曾经他记得你,可是无法抛下那个温暖的吴邪;现在他不一定记得你,但是人身体趋利避害的本能一定能让他接纳温润无害的小三爷,而你身上有的只是黑暗、危险和孤傲。
                你在纸上写下"不管你记得什么,都一定要好好珍惜。"
                而不管他忘了什么,你似乎并不打算让他记起,你想让你们之间这段不了了之的感情连仅剩的回忆的痕迹也慢慢消退。
                不知什么时候,你在桌子上趴着睡着了,灯光照在你身上,在黑夜里看起来竟然有些温馨。写了一半的信静静的躺在桌子上,你想说的话始终没被写出来。
                后来,当你醒来的时候,这封信就进了垃圾桶。
                给哑巴写信这件事就这么不了了之地结束了,就像你们之间不了了之的感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1-08 08:32
                  自沙
                  以及
                  【爱过的错觉】这句话给朋友看的时候争议比较大,因为这本来就是一句模糊的概述。一种理解是爱并没有过去,另一种理解是根本就没爱哪来的爱过。所以爱过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瞎瞎的错觉o(╯□╰)o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1-08 08:37
                    才发现今天是我入住瓶黑吧10 0天。喜极而泣地奔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01-08 08:59
                      粗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1-08 10:37
                        总有些话介于不说憋屈和说出来矫情之间。总是很希望有些人能够明白那些我想说却又不想说的话。可是哪有那么好命呢。可是也没关系,因为渐渐地我也习惯了,习惯了不说,习惯了憋屈,其实习惯了以后也就不觉得憋屈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01-08 10:41
                          就是楼上说的那种啦,那种纠结的心情,应该很多人都有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1-08 11:05
                            然后。。。还有文麽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1-08 13:39
                              瞎子伏在桌上睡着了 下面压着他写给哑巴的信
                              这个场景我怎么想怎么觉得温馨啊~
                              卷卷加油哦~


                              收起回复
                              16楼2014-01-08 14:21
                                孤独患者
                                2014.01.30
                                今晚是大年三十,瞎子应邀和小三爷、解小九爷、王胖子一起去KTV过年。
                                一群人买了酒和吃的,吵吵嚷嚷的在KTV里唱着歌。
                                解语花做的最多的事还是玩手机,醉了以后就安安静静地睡了。
                                胖子还是老样子,满嘴跑火车,喝醉了就躺在沙发上一边留着口水一边喊着云彩。
                                吴邪也喝醉了,坐在旁边角落里,嘴里反复呢喃着两个字。
                                黑瞎子呢?
                                其他人都醉了,喝的最多的他却异常的清醒。他看着那个反复呢喃着"小哥"的小三爷,觉得时间似乎回到了从前。
                                那个时候,小三爷还是那个天真无邪的吴邪,柔软的短发,温暖纯真的眼神,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
                                那样子就算是瞎子看见了都不忍心与之作对。
                                那个时候大家也在一起过年,嗯,好像当时还有一个人,叫张起灵。
                                瞎子现在很少想起这个人了,大概是酒精和场景相似的缘故吧。
                                头有些疼,他揉了揉太阳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01-09 11:16
                                  记得当时也是在KTV,一群人挤在一起唱歌,唯独张起灵一个人坐在旁边,不知道是在发呆还是听他们唱歌。
                                  "哎,哑巴…"瞎子见他一个人坐着正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刚唱完歌的吴邪已经跑过去坐在了哑巴身边开始关心的嘘寒问暖了。
                                  在接到哑巴询问的眼神后,瞎子扯出一个笑容,什么都没说,又转过身去唱他的十八摸。
                                  他看见他的哑巴爱怜的揉了揉吴邪的头发。
                                  他看见他的哑巴叫吴邪多喝点水,保护嗓子。
                                  他看见他的哑巴夺走了吴邪手里的酒,说喝酒伤身。
                                  而瞎子一直在用力地唱歌,用力地喝酒,用力地调侃着别人,心里有些涩涩的,而他只能疯狂地用快乐伪装着自己。
                                  他从来不知道他的哑巴还有那么温柔体贴细腻的一面。
                                  不,不是他的哑巴。瞎子自嘲地笑笑。
                                  胖子看见哑巴的举动后又开始咋咋呼呼地说什么他们夫夫秀恩爱,吴邪脸红着跟胖子辩解。
                                  欢笑声充满了整个房间,气氛很是热闹,而瞎子的心却很冷。
                                  他拉了拉自己身上的皮衣,仿佛这样能让自己好过些,随即他也加入了调侃张起灵和吴邪的阵营。
                                  知道了张起灵对吴邪的态度后,瞎子就很怕别人看破自己对张起灵的那点小心思,顾虑太多,他觉得自己像个笑话。
                                  瞎子第一次产生了逃避的想法,他觉得只要他不说,就没人知道,他就能慢慢忘了自己对张起灵的感觉。
                                  可他忘了,自己笑不代表不会痛,心碎的时候用笑掩过,笑的越是大声越是残忍。
                                  后来的后来,张起灵请他帮忙照顾吴邪,他张了张嘴还是没有把拒绝的话说出口,他实在是拒绝不了那个人的请求,但照顾情敌小白又实在是个蛋疼的事。
                                  你看,现实连他脆弱的权利也剥夺。
                                  虽然他本身就不是个脆弱的人,可他始终是个活生生的人,是人就会有脆弱。
                                  而像瞎子这样孤傲的人是不会把自己的伤口摊开任人宰割的,他像只受伤的野兽,孤独的舔着自己的伤口。
                                  外面礼花声鞭炮声震耳欲聋,里面欢笑声吵闹声热闹非凡。
                                  瞎子在自己的内心世界里自我拉扯着,活像个外向的孤独患者。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01-09 12:21
                                    @RORONOA11 @倾尘·语 @Rebornw @入戏的小喵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0楼2014-01-09 12:27
                                      其实我想说的是,我换头像了,啊哈哈…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4-01-09 12:29
                                        外向的孤独患者。你只看到我的坚强,却从来不知道其实我也会脆弱 。


                                        有时候我不知道该羡慕别人的软弱还是嘲笑自己的坚强。


                                        罢了,不管我是软弱还是坚强,都不会是你要关心的那个人。


                                        跪求虐张渣。妈蛋,老子看到他给吴邪嘘寒问暖那里瞬间暴走了啊。


                                        跪求虐张渣,使劲儿的虐!叩谢!


                                        收起回复
                                        23楼2014-01-09 12:43
                                          终于更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4-01-09 13:41
                                            本来吧,这段对于我来说很有感触的,用笑伪装什么的很让人心疼。可是我看了你的头像瞬间觉得整个格调被你带的特别二气→_→
                                            顺便,喜欢这首歌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4-01-09 15:40
                                              外向的孤独患者 卷卷你简直戳心啊


                                              收起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27楼2014-01-09 15:52
                                                收藏了 楼主加油啊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9楼2014-01-09 21:25
                                                  Wooooooooo! 又有新文文看的感觉简直飞上云端 + 笑到不能自理。。但是卷卷你又把我拽进新坑里 T T!!你会填完的是吧是吧??【笑眯眯】
                                                  话说期末考完了吧~~ 一定要轻轻松松的好好休息几天~思密达~~ 哈哈
                                                  瞎子总是一如既往的让人心疼啊~ 很喜欢那句 “笑不代表不会痛……笑的越是大声越是残忍”和“可他始终是个活生生的人,是人就会有脆弱”这两句简直写到了心坎儿里!!!都说旁观者清,身处局中的哑巴什么时候才能有这样的觉悟,好好爱瞎子一回呢。。
                                                  卷卷加油 【揪衣角】千万不要坑嗷~


                                                  收起回复
                                                  30楼2014-01-09 23:16
                                                    犯贱
                                                    2014.01.31
                                                    从昨晚大年三十起,街上到处都热热闹闹的。
                                                    在KTV过了一夜以后,告别了其他人,瞎子决定去超市买点好吃的东西,算是庆祝自己一个人的春节。
                                                    在超市买东西的时候,瞎子看见旁边有一对拉拉扯扯的情侣,女的在赌气,男的在安慰,后来又不知道说了什么,男的有些生气了,女的又开始撒娇甚至差点哭起来…
                                                    莫名其妙,不知道他们这样有什么意思,一点都不干脆爽快,低声下气又暴露了自己软弱的一面,偏偏那些人还乐在其中。
                                                    无法理解。
                                                    瞎子看了后轻笑,然后便缓缓突出两个字:"犯贱"。
                                                    回到家,瞎子还有些宿醉便在床上躺下,合了眼,脑海里却出现一张淡然的脸。
                                                    该死,怎么会想起他?!
                                                    瞎子懊恼地抓了抓头发翻个身继续睡。
                                                    不知过了多久,瞎子睁开眼却看到那张淡然的脸面无表情地看着他。
                                                    "哑巴?"瞎子小心翼翼的叫了一声,"你…回来了?"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01-10 01:38
                                                      逆着光,哑巴看起来那么不真实,瞎子觉得自己一定是在做梦。
                                                      他怎么会提前回来?就算回来了也不会来找自己吧?
                                                      这一定是做梦,嗯。冷静,要是被自己的梦感动了就太可笑了。
                                                      正想着,瞎子却发现张起灵已经压了上来。
                                                      "你干什么?!唔…"话还没说完瞎子就被狠狠吻住。
                                                      就在他快要窒息的时候,张起灵放开了他,头埋在他颈窝低声说了句,"想你了。"
                                                      瞎子惊奇地睁大了双眼,头脑一片空白,这一切是多么不可思议。恍惚中似乎有一只手伸进了自己的内【→_→】裤。
                                                      "唔,你要干嘛?"瞎子挣扎了下,心里却又在期待着什么。
                                                      那人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手握住了瞎子半硬的下体。指头摩挲着那根已经抬了头的阳【→_→】器,指甲轻轻划过顶端,带出一丝晶莹剔透的不明液体。
                                                      "唔…"瞎子下身轻轻颤动着,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紧张,身上皮肤泛了微红,起了一层薄汗。
                                                      那人用指腹轻轻按了下两个囊【→_→】袋,随即又握住人下体开始套弄,另一只手顺着人小腹到股沟画着圈。
                                                      场面极其色【→_→】情诱惑。
                                                      瞎子舒服地连脚趾头都要蜷缩了起来,他只觉得头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来不及想,好像大海中的一叶孤舟,在欲望的海洋中颠簸。
                                                      他想要更多。
                                                      他沉溺其中,理智在离他一点一点远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01-10 02:00
                                                        啊,有肉沫啊,虽然肉很可口,可是怎么能就这样被吃掉,不是应该好好打他一顿么?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楼2014-01-10 09: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