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岁吧 关注:15贴子:1,872
  • 1回复贴,共1

『恶灵』空之彼岸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即使是在情绪低落的情况下咱写出的文也算是治愈系的么...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1-10 00:29
    我叫谷山麻衣
    虽然这么介绍着,但就算是这件事,也是通过我身边的人得知的
    关于我自己,到底是个怎么样的人,过去发生了什么事,都可以说是一无所知。醒来的时候,像经历过十分漫长的空白的梦境,连带着把所有过去都遗忘在里面了
    "麻衣?想什么呢。"
    我转回目光,床边坐着的女人正向这边探出身体
    "不舒服?"
    这个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女人叫做绫子,不过,这么介绍的话就太没大没小了,
    我摇了摇头,她把手贴过来试了试我的额头
    "不舒服的话要和我说,知道吗?"
    "知道了,妈妈。"
    那只手抬高轻拍了拍我的头,像在安抚小狗一样,我稍稍往后退了一点
    "等一下,请不要学爸爸做这样的事。"
    "真偏心呀,我摸就不行吗。"
    "才不是呢,爸爸也不行。"
    妈妈咧着嘴把手收回去,但没一会又伸手过来帮我把垫在背后的枕头弄成更舒服的位置
    "医生说,最近活动活动也是可以的。"
    "嗯。"
    有点蓝色条纹的白色衣服因为宽松而特别舒适,因为天气开始变得暖和,所以现在就算穿的比较单薄也没关系,
    醒来之后,我的身边围满了人
    ‘原来我不是一个人啊’
    空白的脑海里出现这句话时有些被吓到了,但同时也感到安心了不少
    他们用担忧而悲伤的目光看着我,而我只能用迷茫来回应他们
    "请问,"
    "麻衣..."
    小心翼翼地呼唤着,我往一边偏了偏头
    "麻衣,我的名字?"
    我只是问了一句话而已,但有着红色头发的女人却一下就捂着嘴哭出来了
    "发生什么了吗?"
    边哭泣边摇头,这样伤痛的表情,是为了我露出的?
    "我让你们担心了吗?"
    突然头被一股力往下压了压,温暖的手掌安抚似的揉着我的头发
    "嗯,快点好起来吧。"
    这是我和生命里丢失过的人的再次重逢,我的妈妈以及我的爸爸,还有不知怎么认识的我的朋友
    但被这些温柔的人围绕的同时,在这理所当然的生活里总觉得少了什么,无论如何都跨不过去的断痕,我因为看不清对岸而陷入苦恼
    他们说就从现在开始记忆吧,他们说不用想起来也没关系,他们知道所有我忘记了的事,但却统一了意见选择用笑容安抚我
    是不可以说的事,我知道
    慢慢开始喜欢望着窗户外的天空发呆,那么那么,那么干净的浅蓝色青空啊
    我闭起眼睛
    "那鲁..."
    两个字连在一起的话,就是属于一个人的名字,
    叫出一个名字的话,就是和那个人牵下的交集
    我是这么相信的,但他们却在我低语出这个名字时告诉我说,并没有那鲁这个人
    在我过去的二十一年生命里,并没有出现一个叫做"那鲁"的人
    他们说,没有呢
    没有吗,没有吗?
    那为什么在否定我的时候,会用那种表情看着我?
    那为什么在偶尔看到拖出白色尾云的飞机从天空中飞过时,会不自觉的揪紧衣襟
    那为什么在重复念出那个名字时,会突然开始想哭...呢
    太遥远了,那片天空,太遥远了啊
    到底要怎么样,才能够接近你
    "吹吹风吧?这个季节的风很舒服的。"
    我点点头,妈妈绕过床把窗户推开来
    凉爽的风一下吹拂进来,在整个世界环绕过的风现在停留在我身边,我笑起来
    "好想吃西瓜。"
    "诶,什么嘛。"
    妈妈在窗户旁边叉着腰,
    "呐~可以吗?"
    妈妈拿我没辙地垂下胳膊,我欢呼起来
    "我现在就去买,不过不会给你吃很多哦?"
    "嗯~"
    拿起钥匙走出去,妈妈在门口又扭头回来盯着我
    "不可以乱跑哦。"
    "知道了。"
    门从外面轻轻关上了,我微笑地望着雪白的门,充斥了清凉夏风的房间沉静下来
    "路上小心。"
    ————————————
    在高处的话,迎面而来的风就比在房间里更加喧嚣,快触到肩膀了的短发纷乱地飞扬起来
    放在身边的手撑在水泥筑起的台沿上,我低头去看自己悬在半空中的脚,
    像小孩子一样前后摇晃着腿,灌进了风的裤脚时不时露出白的有些透明的小腿和脚踝,在脚跟轻撞上冰凉的墙壁时,感受到的是很舒服的触感
    "呐,你喜欢明亮的地方吗?"
    视野里满满的都是被阳光渲染出来的漂亮金色,深深吸一口气,我朝着发出光亮的地方用力伸出手
    "天空原来,那么耀眼啊。"
    从指缝间透进来的光芒,我仰望着迎上它
    你的话,找得到我吗
    "麻衣。"
    指尖猛地颤了一下,终于等候到了的呼唤,那是一遍又一遍在记忆里出现过的音色,一瞬的错愣之后,我的眼眶里慢慢涌上泪水
    看吧,他们只是在隐瞒我而已
    我一直,一直都相信着哦
    穿着黑色衣服的少年站在我面前,我含着泪傻乎乎地笑起来
    "麻衣,你是笨蛋吗?"
    伸给我的手透明的像要化在阳光里一样,在握住它的同时,少年把我拉进他的怀里
    风和光芒迫不及待地拥抱住我,泪水流淌下来
    "你才是笨蛋哦。"
    "那鲁..."


    回复
    来自手机贴吧3楼2014-01-10 0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