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岁吧 关注:15贴子:1,872
  • 15回复贴,共1

『恶灵』儿童十五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元宵/情人节快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2-14 20:31
    1.鼓起来的脸颊
    闭着眼睛许好愿望,麻衣用力把燃烧着的蜡烛吹灭了,六根彩色的蜡烛相继熄灭后,那鲁打开了房间的灯
    “诶,要扔掉么?”
    “嗯。”
    麻衣可惜似的看他把蜡烛一根根拔起来扔掉
    “好浪费,明年不是还可以用吗?”
    “留到明年你还找得到?”
    “唔...”
    那鲁在她身边的小板凳上坐下,用刀灵巧地把蛋糕分块,随后将其中一块放进麻衣面前的碟子里
    “我开动了?”
    “嗯。”
    眼睛因为开心而闪闪发亮,麻衣用叉子切开一角放进嘴里去
    “唔——!好好吃!~~”
    一下就露出十分幸福的样子,那鲁单手撑着脸看她笑盈盈的表情
    “那鲁,谢谢你。”
    还塞着蛋糕的脸颊鼓鼓的,那鲁无奈地伸出另一只手帮她把嘴角上的奶油擦去
    “吃着东西的时候不要说话。”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2-14 20:31
      2.毫无羞耻感的赤裸
      坐在客厅里的少年拿了一本书,在灯光的投影下,睫毛长长的影子在书页上轻颤,
      沉静的少年微点了一下头,刚闭起的眼睛又半睁开来,思绪在沉睡和清醒之间徘徊不定
      又顿了一下,手上的书缓缓下滑了一点,在彻底放弃而准备睡去的时候,旁边的门被人打开了
      听到声音,意识迷迷糊糊的少年转头看过去,然后被吓得瞬间清醒
      探出的小小身影睁着鸢色的眼睛看他,水滴顺着纤细的肩膀滑下去,身上还残留着没洗干净的白色泡泡沫
      “那鲁,沐浴露没有了。”
      一点都没察觉到自己的行为有什么不妥,麻衣困惑不解地歪了歪脑袋
      “那鲁?”
      原本放在膝上的书猛地掉落到地上发出“啪”的一声,那鲁手忙脚乱地把自己的外套扔过去从头盖住了小孩子的身体
      “穿好衣服再出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2-14 20:32
        3.抬起一只脚提鞋跟
        “真的可以去?”
        黑衣的少年扣好外衣上的纽扣,又开始整理自己的袖口
        “不想去现在也可以反悔。”
        “想去!”
        一个扑腾从沙发上跳下来,麻衣在房间里忙碌地跑来跑去
        “那鲁那鲁!背包可以带去么?”
        “随你。”
        “唔,彩色笔呢?”
        “去游乐场而已,带彩色笔干嘛。”
        “画画?”
        “没那个必要。”
        那鲁走到玄关打开大门的锁
        “再磨蹭我就不带你去了。”
        “啊啊啊等一下啦!”
        慌慌张张跑过来的孩子把脚放进鞋里,边单脚跳着边提好抬起的脚的鞋跟,顺便取下自己挂在门边鞋柜上的淡米色斜阳帽
        缓缓关起的门的缝隙里,小孩子小跑着跟上那鲁的身影渲染在明媚的阳光下
        “我出门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02-14 20:32
          4.舔冰棍
          那鲁坐在公园的凉椅上,远处一个穿了浅蓝棉布连衣裙的小女孩像风一样向着他的方向跑过来
          “那鲁!”
          漆黑的瞳孔随着她的身影移动,那鲁从背后靠着的树上直起身
          “喏,那鲁的。”
          蓝莓味的冰棍被递了过来,那鲁伸手接过
          “那个那个啊,店主说蓝莓味和牛奶味是招牌哦,味道怎么样?”
          “还行吧。”
          “诶。”
          麻衣一边含着自己牛奶味的冰棍一边盯着那鲁看,吃了几口的那鲁被看的有点吃不下去了
          “怎么了?”
          “蓝莓味的...好想尝尝看。”
          “要再去买一根么?”
          攥着冰棍柄的小孩子认真地摇了摇头
          “那样太浪费了。”
          望着低下头的麻衣看了一会,那鲁叹了口气,把自己的冰棍伸过去
          “我的介意么?”
          “可以么?”
          “再问就不可以了。”
          麻衣瞪大眼睛,没一会就反应过来地笑起来
          “那鲁说话最坏心眼了。”
          她说着,边抓住那鲁伸出的手腕边踮起脚尖,小狗似的舔了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2-14 20:32
            5.打哈切/揉眼睛
            挂在墙上的时钟指向十一点,对那鲁来说,现在的时间还很早
            ‘把这本书看完再去睡也是可以的’
            本来是这样打算的没错,但是
            他抬起头,坐在沙发上的小孩抱着方形的抱枕,下巴抵住它前后打着晃
            “麻衣,去睡。”
            麻衣揉了揉眼睛,却摇着头
            “我等那鲁。”
            “不用。”
            但是麻衣只是把怀里的枕头抱的更紧而已,
            “我会看到很晚。”
            “嗯。”
            并不是敷衍的态度,麻衣一副不肯比那鲁早睡的样子,虽然看起来随时都可能倒在沙发上睡着
            那鲁抚了抚眉心,最终合上书本
            “好了,回你房间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02-14 20:32
              6.在奇怪的地方睡着了
              窗外有小孩子清脆的欢快笑声,那鲁在这样的环境下对着电脑写他的学术报告,
              隔壁邻居全家外出了,他们家的一只三岁大的金毛犬只得拜托那鲁照看一天
              这只比麻衣还高一点的大型犬和麻衣玩的很好,此时正一起在院子里跑来跑去地嬉闹玩耍
              窗户正对出去就可以看到院子,不过那鲁已经提醒过麻衣不可以跑到外面去,因此他能全心投入进报告中而不需要时不时看看麻衣是否还在外面。
              关掉笔记本的时候,时间过掉了快一个半小时
              等他抬头从窗户看出去,麻衣已经抱着温顺的狗躺在院子里的草坪上睡着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2-14 20:33
                7.膝盖上的创可贴
                “我回来了!”
                用钥匙从外面打开门,麻衣边喊边脱了鞋跑过走廊,速度快的让架着腿看书的那鲁只来得及捕捉到黄色的裙角
                “麻衣?”
                “是!”
                远远的回应声,听距离应该是跑回自己的房间去了
                “怎么了?”
                “诶——!?没,没有!”
                原本只是对她这么着急跑过去有点在意,现在听到这样慌张的回答后,那鲁确定在麻衣身上发生了一些事情
                起身走到她的房间门前,那鲁抬手在关起的门上敲了敲
                “把门打开。”
                “......”
                “麻衣,听到了吗。”
                毫无波动的音色没有丝毫商量的余地,房间里安静了一会,接着门就被打开了
                “出什么事了。”
                麻衣做错事般地用手绞着衣服下摆,那鲁上下查看了一番,最后在她膝盖上发现了见红的伤口
                “不打算解释一下?”
                “捉迷藏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
                表情严肃的那鲁转身离开了一会,再回来时,一言不发地把取来的创口贴贴了上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2-14 20:33
                  8.扯住衣角
                  黄昏的公园里就只有麻衣一个人还坐在秋千上了
                  先前和她一起玩耍的孩子们在各自父母的呼喊下三三两两的离开,当最后一个小女孩被她的母亲牵走时,太阳已经偏了一半下去
                  天色一旦开始昏暗就会迅速地暗下去,麻衣抓着秋千吊绳的手不自觉收紧
                  只有她是没有父母的
                  意识到这点的麻衣用力闭起眼睛,小小的身躯无助地发起抖
                  只有她是一个人的...
                  咬着的下嘴唇很疼,手握着的绳子一点温度都没有
                  快要哭出来了,麻衣想
                  但是一睁眼却看到有个笔挺的人影站在公园门口,一步一步地朝她走过来
                  对了,她忘记了
                  麻衣愣愣地看着他,一个星期前这个叫那鲁的人把她从孤儿院带回了自己的家,虽然他的性格怎么看都不像会做这种事
                  “麻衣?”
                  相对于其他人过于冷淡的音调,但那鲁确实是来找她的
                  她并不是没有人在意的...
                  麻衣想着,结果真的哭出来了
                  她用力从秋千上跃下去,含着眼泪跑到那鲁身边,然后小心翼翼地,牵住了他的袖角
                  然后她听到在短暂的沉默后,那个人低低地说了一句
                  “回去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2-14 20:33
                    9.短棉袜
                    “那鲁看过萤火虫么?”
                    夜晚的山里,即使是夏天也会变得凉爽起来,麻衣挥舞着刚刚捡来的树枝,
                    带了点露水的小草坡坐起来冰凉凉的,没有光的树林能从叶片的大块缝隙里看见很多星星,麻衣玩了一会树枝后直接躺平下去,她身边的少年静静地望着前方
                    “没有。”
                    “那鲁也没看过?”
                    “嗯。”
                    分着神和他对话,麻衣已经从草坡上滚了一圈,细小的草屑沾在了她头发上
                    “真的会发光?和书上一样?”
                    “嗯。”
                    已经习惯了对方的说话方式,麻衣自顾自玩了一会,突然停下盯着草丛里的一点不放
                    “那鲁,那边有光!”
                    一下爬起身来,正准备凑过去看个清楚,之前隐在草堆里的光点飞起来,以这为开始的契机,四周都缓慢地升起柔和的黄绿色小光点,没一会他们所在的这一小片区域就被庞大的光亮包围
                    “那鲁!是萤火虫!!”
                    满满都是欢悦的孩子踢掉了自己的小皮鞋,直接踩着白色的短棉袜追逐起那些闪着漂亮光芒的萤火虫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2-14 20:33
                      10.顶住下颚的头顶
                      “那鲁。”
                      “怎么了。”
                      麻衣百无聊赖地趴着,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发出声响
                      “你那么喜欢看书么?”
                      “嗯。”
                      说话的人掀起下一页的书角弯了弯,等看完这一面的最后一个字时就优雅地翻过去
                      那鲁的家里最不缺的就是书,各种各样的书按类别仔细分开放好,其中涉及的范围极广,专业深入的书籍也很多,几乎可以算是个小型图书馆
                      麻衣把脸埋进随意放在桌上的手臂里,柔软的短发在光滑的桌面上散开来
                      “但是,都是字不是很可怕吗?”
                      将脑袋换到手肘上的麻衣举起一只手盯着张开的手指看
                      “我啊,看到字就很头疼呢。”
                      “有这种想法就已经是在偷懒了。”
                      “诶?是嘛。”
                      麻衣嘟囔了一下,随即从座位上跳下去,在没怎么注意她的那鲁反应过来之前直接爬上了对方的腿
                      “麻衣!?”
                      同样坐在靠椅上的那鲁本能地往后退,麻衣就顺势从他手臂下钻过去,再一个转身坐到了他的腿上
                      “那鲁给我念好不好?”
                      “别闹了。”
                      “好不好嘛,就一段。”
                      毛茸茸的头顶蹭的他有点痒,再对上那可怜兮兮望着他的眼睛,那鲁投降了
                      “...就一段。”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02-14 20:35
                        11.握住的小小手心
                        黑漆漆的房间
                        唯一的光源是电视照出的长方形光亮,滴答滴答的声音回荡在安静的空间里
                        麻衣尽可能地蜷起身体,紧靠着旁边完全不受影响的少年,
                        “啊啊啊啊———!!”
                        “呜诶——!”
                        电视里的女人发出恐惧的尖叫,麻衣被吓得也浑身颤抖地紧闭起眼悲鸣起来
                        那鲁看着缩成一团的麻衣,不由认真考虑了一下是不是要关电视,虽然一开始是麻衣兴致勃勃地提议看恐怖片的
                        “还看么?”
                        “呜......”
                        过了一会,麻衣终于缓过神来
                        “那个,那鲁...”
                        “嗯?”
                        “我想上厕所。”
                        那鲁在电视微弱的光线下点了点头,
                        “那个...”
                        一阵沉默后,麻衣弱弱地唤了一声,在心底轻叹的那鲁牵起麻衣冰凉的小小手掌
                        “走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2-14 20:35
                          12.倔强的仰视
                          那鲁回到家里的时候,就觉得里面的动静有点不对劲
                          从厨房的方向总是若有若无地传出呯呯嘭嘭的杂音,而在他刚走到过道时,里面更是出现砸碎了什么的动静
                          不由加快脚下的速度,迅速拉开厨房门的同时,看见了蹲下身捡茶杯碎片的麻衣
                          “麻衣!”
                          “噫——!”
                          名为麻衣的小孩子被突如其来的声音吓了一跳,刚拾起的一小片碎片又掉回到地上去
                          “你在乱动什么?”
                          那鲁走上前拉开她,确定她不是光着脚直接踩在地上后才稍稍放心下来
                          “我来处理,你出去。”
                          他准备去拿扫把过来,但麻衣却一动不动地站在原地
                          “还有事?”
                          “...我要泡红茶。”
                          麻衣轻声说了一遍,随后仰起直视那鲁的眼睛
                          “我要泡红茶。”
                          向来听话的麻衣难得露出这种固执的态度,像和他赌气一样,女孩坚定的仰视着那鲁
                          “够了,现在出去!”
                          “我不要!”
                          提高音量反驳了那鲁一句,麻衣顿了顿,突然露出要哭出来的表情来
                          “不要...我要给那鲁泡红茶。”
                          那鲁愣了一下,看着对方被水和茶叶沫弄的脏兮兮的脸,无力地发出叹息
                          “你先出去,等我弄完碎片再泡。”
                          “...诶,嗯!”
                          麻衣雀跃地跑出去,那天晚上,那鲁喝到了一杯自他记事以来味道最苦的红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02-14 20:35
                            13.太大的衣服
                            那鲁正靠着窗户框喝浓郁到都是苦味的咖啡,外面的天空晴朗到连云都看不见
                            说起来,屋子里似乎显得有些静,一向活蹦乱跳的麻衣今天居然这么安静
                            “嘭!”
                            才想猜测说可能是睡午觉了,就从他的卧室传出了大动静,听起来大概是凳子被弄倒了
                            那鲁走过去,卧室的门虚掩着
                            “麻衣,你在干嘛?”
                            推开门后,就看到衣柜边倒着一把高凳,而同样跌坐在地上的麻衣转过头来,不合身的宽大领口里滑出了大半个肩膀,衣服下摆更是直接从大腿遮到了膝盖
                            麻衣冲他无辜地吐了吐舌头,穿着...他的衬衫
                            “你到底在干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2-14 20:36
                              14.要抱抱
                              白晃晃的医院里,消毒水的味道散布在每一个地方
                              麻衣的脸烧的红扑扑的,原先明亮的眸子也蒙上了一层水雾,那鲁把手放到她额头上去,滚烫的温度让他忍不住啧了一声
                              “麻衣,麻衣在吗?”
                              “是。”
                              他应了拿着单子念名字的护士一声,麻衣不安地望了望他,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嗯。”
                              麻衣跟在护士身后进入门诊室,再出来时,却连眼圈都红了
                              “记得给病人多喝水,如果体温没降的话请带她再过来一趟。”
                              “知道了。”
                              和其他哭闹着出来的孩子不同,麻衣只是小声地吸了吸鼻子,但一看到那鲁,泪水还是在眼睛里打了个转
                              “那鲁...”
                              她朝那鲁伸出手,满是水光的眼睛全是委屈,稍微犹豫了下,那鲁蹲下身把她抱起来
                              “那鲁...打针很疼...”
                              “嗯,”
                              小声抽泣的麻衣环住那鲁的脖颈后靠上去
                              “...我们回家好不好?”
                              “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2-14 20:36
                                15.等我长大以后
                                麻衣围着那根挂满了各色纸签的树枝转了很久了
                                摆放在店铺门口的树枝,在这个庆典里麻衣看到了很多次,有温柔的店员和她说可以把愿望写在纸条上挂到树枝上面,得神明庇佑的树木将会实现那些愿望
                                此时麻衣是独自站在这里的,街上的人潮太多,去帮她买苹果糖的那鲁要她必须乖乖站在这里等他回来
                                等待中的麻衣看了会小摊边扎起来的纸灯笼,就又把注意力放回到旁边的树枝上去了
                                如果她把写下愿望的纸签绑上去,神明会不会帮她实现呢
                                目不转睛地盯着那些随风发出轻响的纸签,麻衣终于给自己鼓劲一样深吸了一口气。
                                那鲁回来的时候麻衣正蹦跳着踢脚下的碎石子,垂到脖子的短发也一晃一晃的上下跳动起来,也不知是怎么捕捉到他的身影的,那鲁一走近过去她就抬起头,看到是他后灿烂地笑了笑
                                “听我说!店员姐姐说等下会有焰火大会呢。”
                                麻衣拉着那鲁朝街上跑起来
                                “快点快点!等会就要开始了!”
                                女孩清脆的笑声消散在风里,吹过去的风带着树枝上的纸沙沙地响起来,在最高那根枝干末端绑着的纸签晃动了下,露出上面歪歪扭扭写下的字迹来
                                ‘一直和那鲁在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2-14 20: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