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梦吧 关注:73,421贴子:1,097,608
这是一部传记,她记录了我的梦。同时,她又是一部故事集,将记录我在工作、学习、生活、社会、经济、政治以及情爱、欲望、奇幻、未来等诸多方面的故事。
开这个贴:希望有众多的爱好者前来品读,解开这些故事背后隐藏的真实秘密。<?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这部故事集品起来:耐人寻味!
读起来:真实而感人!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1楼2014-04-07 12:43
    欢迎各位析梦者前来解开这些故事背后隐藏的真实秘密。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楼2014-04-07 12:50
      好象是一个娱乐场,但里面没有活动项目。是吃饭的时候了,我走进一个饭店,店主说:“没有地方了,你就坐这里吧!”店主将我安排在靠墙壁前面的一张条桌前坐下,桌的前面是块地坝,我面向地坝,地坝约低<?xml:namespace prefix="st1"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二米。我要了三个菜,给我端来了一碗红烧肉(日常生活中我是不喜欢吃肥肉的),一份水煮黄豆,还有一个菜不知是什么也没有端上来,我拿起筷子,正要动手。店主带来三个人,对我说“你们就坐一块吧!”这三个人坐在了我的右端,因为正前方是块地坝,不在一个平面上(低约二米)所以不能坐人。他们坐下后,便开始吃给我端上的菜。我想:也好,再加二个菜完后我们AA制吧!我没有说什么。这三个人比较喜欢红烧肉,他们将这碗回锅肉吃了约三分之一,我一筷子也没动。这时又来了四个人,其中有一个是我的同学UFQ,除UFQ外,另三个人我都不认识,年龄都比我大,UFQ挨着我坐在了左边,其余三人坐到了左端。他们同样一句话也没说,拿起筷子便夹起红烧肉往嘴里送,其中年龄最长的一个人还从地下拿起一个塑料桶(类似菜油桶)装的药泡红色酒便自斟自饮起来。我问UFQ:“你不喝酒吗?”UFQ说:“能喝一点”,“你呢”?我说:“现在我基本上是不喝了,胃不好,要是在前几年我喝斤把,再来四、五瓶啤酒是不成问题的。”接着我又说:“那我就陪你喝一点吧!”我便离席下去买酒。眼看前面挨着都是小卖部,走到一个店前却是没有酒卖,只有糖果或其它的下酒菜,我又走另一家,这是饭店老板的,我打算照他的生意,便走了进去,这个小卖部却变成了类似机关单位的厨房,有个炊事员正在冲洗地板打扫清洁,我返了出来,正碰上同桌的另一人也来卖酒,我告诉他“这里没有酒卖。”他说:“跟我来,前面有酒卖。”于是我跟着他,从这些小卖部的后面走过去,然而这些小卖部全部都是关着门的,没有买到酒。</?xml:namespace>


      收起回复
      3楼2014-04-07 12:51

        在会议室里,全体人员都在,但也有少数人未来。我不知会议的内容是啥,只有几位中层干部在准备稿子,我也有一份稿子交了上去,是科长LCL在收。他在会议室里来回走着等收稿子,我刚座下,看到科长LCL手里的稿子掉了一份在地下,他从地下捡起来,看也没看,走到我的跟前递给我,是一份A4纸,问我:“准备好了吗?”我以为是空白的,可能是给我做草稿纸,我接过纸张,翻过来一看,有七、八行钢笔字,字迹十分工整,一看这字迹就知道这是我自己写的,但不知道是什么时间写的。我想:我已经交了稿子,科长LCL为啥还要给我草稿纸呢?大概是他认为我还没有写完吧!我将纸张对折了两下便撕了,从窗外丢了出去,后面一个同事拿个李子也跟着扔出去。同事们叽叽喳喳的吵闹不停,这时门口有灰尘进来,大家回过头来,原来外边是一位女清洁工在扫地,心里都不高兴。关系相当好的一位同事KQ(因公牺牲,系二级英模)对我说:“做清洁哪象你。”我对KQ说:“我是早上做清洁,上班时首先做,所以没有灰尘(同是做清洁,忽视有室内与室外之分)。”<?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收起回复
        4楼2014-04-08 08:57
          虽然不知道你在讲什么到时候感觉好厉害的样子,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4-10 08:45
            来倾听楼主的故事!
            楼主的梦,修饰的不太多,掩饰不深!说明楼主个性里有开发、愿意交流的一面!


            回复
            8楼2014-04-10 09:32
              seedzzjw1 :谢谢你!我写梦是以梦里的实景为背景,记录时不加任何修饰,必然不是写故事或小说,这只是记梦。 非常感谢你的到来!


              回复
              9楼2014-04-10 09:48
                我在公路边,跟前停有一辆“解放”牌车,车上没有人。我准备上车,但不知是要去哪。原一交流同事L从后面赶来,对我说:“把资拿走,好好看一下,读懂它。”这时我才知道我是去XX区参加考试。可是L给我的资料却是一个快餐饭盒,我拿来打开一看:里面装的是熟食,有黄豆瓣和南瓜片,我用筷子翻了翻,不知黄豆瓣是生是熟,南瓜片是熟的。我没有与同事L说话,心里在想:“读懂它”是什么意思?豆瓣、豆芽,南瓜、瓜苗都是苗长成的。“读懂它”不就是唐诗“锄禾日当午,汗滴禾下土。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嘛。



                收起回复
                10楼2014-04-11 09:01
                  我到一个客运码头巡查, 这个码头既有飞机空运也有轮船水运。此时已是黄昏时刻,仍有部份旅客滞留在码头上。在我跟前就有三个人,一女两男,二十来岁的样子,他们带的行李就放在面前,女子坐在地下耐心的等船,两男子一个仰面躺地,一个低头打盹儿。我向女子询问,得到情况:原来飞机已经起飞,滞留在码头上的旅客,有几个是漏机的,还有部份是乘船的。他们就是漏机的几个人,现在改乘轮船,但轮船晚点还未到港。
                  我在码头上转了转,旅客们都显得无精打采十分疲惫样子。这是洪水季节,检票处设在跳口,有一辆出租车停在跳口的不远处,车头向着检票口,车门关着,不知里面有无驾驶员,也不知司机是送客未走还是接客未来,江水已将车轮的三分一处淹没,但还能及时开走。
                  检票口的门开着,无人守值,我上了趸船,想找守值人员或者是负责人商量能否让滞留人员上趸等候。趸船上的人员比码头上的滞留人员还要多,不知是些什么人员,跑来跑去,里面有个我认识的人,他是Y,是趸船上负责人之一,我叫他,喊不出声,他们忙得不亦乐乎,象是谁也没有看到我一样。
                  我下了趸船,江水涨得很快,停在跳口处不远的出租车仍没走,江水已经淹到车门的玻璃处,车不能开上趸船,也不能原路返回。因为四周成一片汪洋——没有了路,水淹齐了我的腰部。我询问过的那个女子,仍坐在原地一动不动,水已淹没到她的脖子,望着我,我以为她有事求助。我摸了过去,到了她的跟前,问她:“你们还有人呢?”她仍看着我,没有说话,我边问边用脚在水下探,我探到了两只冰冷的脚。心想:糟了,这人已经淹死了。我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她,这时她才用眼神向我示意:人就在水下。她的表情仍是毫不在乎的样子。
                  我感到了人们的冷漠:趸船上的不善解人意;同路者的麻木。心里寒酸了,难过极了,我的泪还真象泉般的涌了出来,怕被人看见笑话,我用手背擦了擦泪水,怎个手背都湿了。我想到我有责任,应该改变这种现象,首先得救人。我把水下这人扶了起来,问女子:“你一起的还有人呢?”这时我旁边一男子弯下腰来协助我(这时梦中没有在水里的感觉),这男子好象就是坐着打盹儿的人,他看到了我擦眼泪,说:“人家为了我们几个候船人的出行方便,跑上跑下费了不少心血,我们几个人虽没有提前上趸,要是提前上了趸,那就会被人说成是他开后门了,不廉政。”并说我流的泪是他赞扬我流出的幸福泪。这时女子说:“没有事了,他们一个(打盹儿的)走了,另一个(指扶起来的人)刚吃过饭,在休息。”我站了起来(地点变在趸船上)看了看,被我扶起来的人就躺在旁边,仍象躺在地下睡觉的样子,只是动了动,感觉他还活着。这时船靠码头了,人们开始上船,我维护着秩序,有人从我背后拍拍我的肩,向我点了点头上船去了,我看着他,是个年青小伙子,他好象就是我从水下扶起来的那个人,他变得精神了些。接着又一个人拍了拍我肩,回头一看,是父辈的一位老同志W,他对我说:这些事人家会记做你的,他们走了,以后会报答你的。


                  收起回复
                  12楼2014-04-12 00:45
                    还是在中学时期的一条街上,这条街不是太长,但街上的行人不少,我急匆匆的穿行在人群中。有两位并肩走的姑娘,挡住我的去路,我拨开她们,直接从她们中间穿过。往前没走多远,碰到了在部队服役的表弟RCF(已退役北京安家),我们极少见面,然而他没有看见我,我走了上去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惊呼他的名字,他回过头来,只见他身着便服,下装却是穿的一条黑色裙子。他见到了我并不感到惊喜,表情冷漠。他平淡的对我说:“上月姑父(我父亲)的不辛去世,赶回来匆匆一别,心里非常难过。”我安慰道:“逝者如斯夫,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的淡化,忘记他吧,振着起来,重新生活!”


                    收起回复
                    13楼2014-04-13 20:28
                      不知这是在什么样的一个环境,室内有山岩的自然现象,中间是一小块平坝,四周根据自然环境整理有高低不平的台阶,我与妻子在门口的右边台阶的床上睡觉,大门是开前着的,这间房子好象是我们租来住的。鸽子像燕子一样,在正墙壁和左墙壁上做有窝。我侧着身子睡着,在我右侧下方有一个木架,象是一张床,上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床底下有两只猫正在交配,看样子底下的猫有点不从,使劲往前面走,面上的猫却死死抓住不放。这时上面的猫掉了下来,却保持着象狗的交配方式,脱不开身。当猫离开原位置时,在它们的底出现两只鸡,原来是被它们压着的,这两只鸡也在交配,它们的恣式也和狗的交配方式一样,头各朝东西,脱不开身。


                      收起回复
                      15楼2014-04-16 01:50
                        在一块很大的水泥地坝中,有人在卖烧烤,有几个年青人正买烧烤,其中有一小伙子很帅,个子较高。与我在一起的女娃喜满对我说:“那个高个子是我们那里的人,我认识他,他是武警消防大队的消防队员。”我知道细满事实上也是想吃烧烤,才故意说给高个子听的,其目的是想让高个子给她也来两串。高个子回头看了我和喜满一眼,心里很不高兴。我知道他对喜满这个人的底细清楚:说话高声,语无遮掩,什么低级下流的话都能脱口而出。于是高个子气冲冲的走了过来,他不好向喜满使气,而对我怒视道:“你怎么会与这样的人在一起?”他的意思是凡是与喜满在一起的或者喜满认识的人都不会是好人。喜满说了这样的话,有损他的尊严,便把他的气撒在我的身上。随手从地下捡起一根约二米长,二十公分宽的玻璃条照着我的屁股打来,“啪”的一声玻璃条碎了。我显得很大度,没有理采。我的同事卿伟便对他说:“你怎能这样无理?他也是正营职消防员,不比你的职别低。”高个子看着他不再吭声。回过头来,我们走过这块平坝,上了天桥,来到一个小吃店跟坐下,准备叫点吃的。这时高个子急匆匆地跑来,与我撞了一下,我们相互看了一眼,谁也没有说话,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一样,他便走了。


                        收起回复
                        16楼2014-04-16 20:33
                          我不再解你的梦,个人原因是解你的梦总是要耗费比解别人的梦更多的精力,我也不知为什么,很累,而且你的梦很多,我时间不够。
                          另外的原因,比你梦的意义,你变得更关注梦本身,解梦对你你来说变成一种寄托,而不是为了解决某些问题。实际上,知道这些梦的意义后你是否有所改变呢


                          收起回复
                          17楼2014-04-17 22:55
                            看到楼主开贴很高兴,你的行为让我想起一个人百度贴吧抉择吧的吧主,他常做梦,自己的每一个梦都记在了抉择吧里,比你的详细多了,时间,对梦的感受联想都有。
                            对于你的梦,我感觉不一样, 别人做的梦都是感性的,可你做的梦逻辑思维很强,你能做到在梦里保持理性和逻辑分析,估计一般人无法了解你。


                            收起回复
                            18楼2014-04-18 00:06

                              把小学班主任的婆婆挂在树上解剖

                              在野外的一块稻田旁,外面是一个背坎,路边有一棵桐油树,我与小学女<?xml:namespace prefix="st1"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smarttags">班主任老师一起,给她的婆婆挂在树上做解剖手术,三舅子在旁边看我做,老师配合我。转眼我再看三舅子时,而不是三舅子是我儿子,我叫他离开回去,他不走。解剖用的刀也不太锋利,在切除食管时象鸡的食管,很绵,又滑,很不好切。急醒。<?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xml:namespace>


                              收起回复
                              19楼2014-04-20 16:33
                                象蜂鸟一样的小鸡
                                在楼上,门前是一条中间走廊,整个楼层结构均为木质。两边都是房间,左边有两个门是关着的,我想这是两间房,右边只有壁面而没有门。两间过后的走廊有两步(下)梯子,象家中的错层一样。正门前的左边,有只母鸡正在正门前的左角处啄食。我在(下)梯子(上平面)处,不知从哪里来的一个二—三岁的小男孩给我一只小鸡,这只小鸡太小了,约一只蚕蛹大小,我说:“这是只蜂鸟。”我捉住蜂鸟的嘴,短而粗。心想:这不是蜂鸟,是只小鸡,这么小的鸡怎能存活?我低头发现地下从正门前的右边墙角到我跟前,都是一个挨着一个的小蛋,但都不是鸡蛋,约鸽子蛋大小。我弯腰捡起排列在最后的一个蛋,手一到蛋壳脱落,拿起一看,与我手里的小鸡一模一样。我依次又检起一个,头尾已经露出,蛋壳还在小鸡的身子中间罩着,看样还没有到出壳的时间,我想这不能剖壳取鸡。我再看了一下地下所有的蛋,大部份都还没有破壳,但也有不少破壳的。有的刚刚破壳,有的露出了小嘴,有的露出了头,有的则露出了尾。这可不行,一定要有母鸡来孵才是。我又看了看那只母鸡,可它仍在寻食,不象是带小鸡的母鸡。梦境转入母鸡带小鸡的模样。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1楼2014-04-23 23:37
                                  【首届解梦擂台赛及吧主选拔赛】考题:你最想将哪个梦作为考题?


                                  收起回复
                                  22楼2014-04-24 10:10


                                    赌啤酒

                                    我家隔壁住的WY,是个女陔,与我在她家门猜拳喝啤酒,输拳的出酒。没有桌子、酒杯和碗筷,只有两个小櫈子,我们两个坐在櫈子猜着拳,然而每次都是她输了,她输了不少的酒。我们继续猜拳,后来她又输了,她抢过半瓶子酒,拿起就喝。我惊诧:输拳了还抢酒喝?她喝了口酒,脸上显得红红的,象是打了胭脂,一双眼晴直直的看着我。我看了她的身后,冰箱就在她的后面。我猜想她的心思:她在说:“我老是输,我冰箱里的酒都被你喝完了,不干,输了的喝酒。”这时WY的妈妈从屋里出来站在门口向WY嚷道:“你划得羸他吗?”我害怕她的妈妈,站起身来就跑了。<?xml:namespace prefix="o" ns="urn:schemas-microsoft-com:office:office"></?xml:namespace>
                                    一直的跑,进入了一个很长的螺旋式的遂道里,碰到了我的表姐RCW,她背一背东西,不知问了我什么,我仍跑着也没有答理。还是一直的跑,又碰到一老人家背有一背东西,在路边上歇气。我跑到了遂道的终点,出口一看:原来是在江边,房屋的基柱都在水中,我过不去,要返回到四楼处才能出去,原来四楼以下都是水淹范围。
                                    我返转回来到了四楼入口处,歇气的老人背起东西正起身走,他跟在我的后面。江水退去后,里面是沙地,我走了一段空荡荡的沙地路,来到一户人家,这家也就是通往外面街道的通道。门是开着的,房屋是木质的。我刚进门,左胳膊就被挽住了。我停住脚转头一看,是从门后面闪出来的一位漂亮姑娘,只听她嗲声娇气的说:“哥!我要跟你一起走。”只见她:一米五、六的身高,散长发披在身后,柳月眉下会说话的一双大眼睛期盼的看着我,脸上打着胭脂,嘴上涂着口红。我想这一定是只鸡—-卖淫女,我得脱身。我对她说:你后面有人来了,她转过头,背东西的老人走了进来,我想借此机会挣脱,可是没有挣脱掉,我低头一看,原来是老人进门时一块门帘布将老人挡住,老人将门帘布一撩,搭在了我的臂上,我将门帘布拉开,挡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见姑娘和老人,这时我认我已经摆脱了她。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3楼2014-04-24 13:19
                                      额,,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4-04-25 00:28
                                        将保管的床单拿回家去用


                                        我与同事准备将我们的个人保管使用的灰底、双条兰色呈“#”字型线条的床单带回家去用。我的已洗净叠好,装在塑料袋里。同事的床单比我的要新,没有洗,不好拿走,乱捏一团,塞进我的塑料袋里,我想将同事的床单洗净后与他调换,正在思考。
                                        同事转过身来,将我放在桌子上的香烟悄悄取了二支,我装着没有发现,看他做什么。突然,听到他“哎呀”一声,只见他蹲在除垃圾口的地方,用香烟在洞口摁老鼠。待我看时,只见鼠蹦时扬起的一团尘土,不见老鼠。
                                        我以为是下午四点钟了,看看墙壁上的挂钟,已经是五点了,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一个小时,我想洗床单还来得及,准备拿到楼上用洗衣机洗,可转过身来到处找床单袋找不到了,还找到了前面的一幢房子,但十分清静,没有一点声音,也没有一个人。在平台上遇见一身穿白大挂、头戴白帽和口罩的女勤务员,问她三楼锁了没有?七楼往哪边上?她没有回答。这时有人在拿碗筷准备吃晚饭,她说:“吃饭了。”我说刚看时间才五点钟。
                                        大厅非常宽敞,我抱着一床十多斤重的旧棉絮上楼,可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开墙壁上的灯,其亮度就跟点着的一根香烟似的,一点点红,根本无法走路,一下子急醒了。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5楼2014-04-26 11:40
                                          记梦跟写日记差不多。梦如人生,人生如梦。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04-28 07:59
                                            握手遭尴尬、小姟很调皮
                                            一个能进入车辆的大门,周围是一人多高的围墙,呈大蝌蚪“,”型的水泥坝里堆放有许多类型的钢材,比较凌乱。大门口里面,有八—九个人斜对着门口,里面有个熟人LP,我朝大门走去,LP正好看见我,对我微笑着,举手示意朝我走来。我急忙上前,以为他是来与我拉手的,我正要伸出手去,他突然转向右侧与他在一起的另一个人聊了起来,好象并没有看见我一样,我感到十分尴尬。
                                            我独自一人朝里面走去,从我后面跑一个胖小子,约4、5岁,很调皮,跳起来想双手吊在我的右肩膀上,没有吊着,便用双手抓住我右边的衣服,双脚曲起来,悬在空中,我一歪,他双脚落地,差点摔倒,我一把将他拉住“你是谁家的?”,小孩望着我笑而不答。我想起他是我表侄RP家的小孩,我又问:“你是RP家的吗?”,小孩不好意思地往后退,点了点。我知道他是表侄的寄儿子(现实生活中他只有一个亲生儿子)。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8楼2014-04-28 17:26
                                              给岳母违心道歉
                                              在岳父(已去世)家里,有很多客人,岳父笔挺的仰睡在床上(就跟死了一样)。客人们帮助岳母烧柴火煮饭。室内光线不太好,我说:“不太看见”,就前去开灶面前的灯。岳母见状,迅速伸出左手一把将吊灯线和拉线绳抓紧使劲往下一拉,似乎要把灯和绳都拉下来。我急忙将岳母的双手和腰面对面的一起死死抱住,岳母满脸怒容的看着我说:“你要煮稀饭?”我说:“没有呀!我是来开灯的。”岳母说:“是你说的要煮稀饭”。我一再解释:没有说“要煮稀饭”,岳母绐终坚持说我说的,拉住灯和线的手仍没有放,我抬头看时,灯亮着,不如室内的自然光亮。我也没松手,害怕岳母将灯和线一起拉了下来。我急忙向岳母道歉,违心的承认了:“对不起,我是开玩笑的。”岳母并不原谅。我转过身来面向闭着眼晴躺在床上的岳父说:“您不是常说:笑一笑十年少,愁一愁…愁一愁…”岳父连声称:“是、是”。“白了头”我绐终想不起来,老是重复着后半句的“愁一愁…愁一愁”。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9楼2014-04-29 09:18
                                                玩扑克、钓鱼
                                                在原单位一退休职工家中,独自一人玩扑克,将黑桃、梅花齐了个清顺。可转眼间就不知道黑桃、梅花哪个顺在前。退休职工(以下退休职工简称:C, 其妻简称:Q)将扑克拿去一张一张的装上胶木卡子(梦里正好用来卡扑克的卡子),一张扑克就有三、四厘米厚了。混合后,我再按顺序一张一张翻,结果又是同花顺,黑桃在前,梅花在后。哦,这才想起是什么在前了。
                                                C(平时也喜欢)去钓鱼,Q也去钓,Q将鱼杆上的诱饵甩到一稻田边的杂草地上,草地上也有水,将鱼杆放在地上就不管了。我看到后,上前问:“你怎么丢在地下?”原来鱼杆尖上的鱼线断了,不是鱼线,而是手工白线做成的,还是双线接头,诱饵是二-三节蚯蚓用线捆着的,没有钩,丢在草坪里。我说这怎么能钓鱼?当我走过去低着头蹲在地上看诱饵时,无意之中发钩挂在我的左衣领上,并且还有一节蚯蚓在上面。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1楼2014-05-04 00:09
                                                  理不清的文件页
                                                  我在办公室里整理文件,手里拿着一叠材料,2、4、6、8……清理着份数,当清理到16、18页时,老是理不清材料纸,总觉得中间还有夹页,于是便来回翻动,重复念着16、18两个数……。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2楼2014-05-04 00:10
                                                    粮站正拆、稻谷放在土块上
                                                    在老家的老埸镇口,是个粮站,正在拆除,满地都是砖瓦泥块。从埸口上来了我原单位的一位同事W,只见他戴一副墨镜和一顶红色的太阳帽,色彩极不协调。在我看他时,一阵风将我的长头发吹乱,遮住了我的双眼,我将遮住双眼的头发分向两边,弄成了个“O”型,露出双眼,从洞中看出去,感觉很不自在,又将头发理向右边,用头上不知哪来的帽子压住。
                                                    转向公路的里边,是几块首尾相连的梯式稻田,稻谷熟了,黄灿灿的,但稻草的叶子是绿的。我站在田埂上看到收获的妇女们将稻谷采下来,一小堆一小堆的放在干发裂的稻田的土块上,为啥不用东西盛起来我感到很纳闷。这时从公路下面有几个原单位的女同事C、L等议论着:她们在上次缴公益粮时被粮店工作人员找了麻烦,今天找个机会要报复粮店工作人员。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4楼2014-05-05 00:42
                                                      有人呼我、高楼倒塌
                                                      我走在大路的边沿上,从底下上来的人不少,我感觉是在闲逛,总是让着上来的人们。有个高、帅的年青人从我身边走过,人不认识,走路快,步伐娇健,但我看出他是训练有素的人,我看着他的背影。突然他往路边一站,高喊两声:“W(H)××!”我惊讶,他怎么会认识我?于是我答应了他,可他仍旧在喊,根本就没有注意到我。旁边有人对我说:他没有喊你。在我看他的时候,看到在他侧面的房顶上有不少的人,另一栋高楼整体倒下,砸在这栋房屋上,所有的人都被压在底下,不知有无伤亡。倒下房屋的顶部呈“凸”形,而突出的“凸”形部份断裂后落了下来,跳了两下后又滚到了人行道上,那么多的行人竟一个也没有伤着,然后在我跟前不远处停了下来。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5楼2014-05-06 22:49
                                                        我与爷爷和一小孩到河边
                                                        我与爷爷(已去世)和另一小孩,在一条干枯的河床旁边,有一个不知有多深但不太大的水池边,我们居高临下的观看着水池里出现的景象:从水池的底下慢慢冒上来很多的蟒(只见中间部份,但不见头尾),待露出水面时,就慢慢的变成了一节一节的圆木,然后又慢慢的沉下去。又从底下慢慢的冒上来约尺来长但记不得是什么东西(与鱼相似不是鱼),待出水面时,又慢慢的变成了鱼,再慢慢的沉下去。再从底下慢慢的冒起来似圆盘的东西,待出水面时,又慢慢的变成龟。我从地下捡起一块不很规则的长方体石块(俗称星星石,比相同体积的石要硬、要重),向龟砸了去。照样是慢慢的往下沉,我又随手捡了块河里的圆石砸了下去,慢慢的龟看不见了,却再也没有往上浮的东西了。
                                                        这些东西,除大小不一、形壮各异以外,在水池里排列整齐,挤满了池面,不见头尾,也不游动,只是上下浮沉,象放电影时放幻灯一样。
                                                        我抬起头来没有了爷爷,只见小孩独自一人在稻田旁玩蝌蚪。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1楼2014-05-12 00:27
                                                          插头拔出后感觉电器仍带电
                                                          在一个电器修理门市部里,柜台前面有一台电视,有两个人在观看电视节目,电视后面有一个多孔插线板放在柜台上。我在后面的一张小桌子上,摆弄着象书本一样大小的一部手机电视,手机电视的电源就插在柜台后面这个多孔插板上,银屏上有不清析的线条,我估计是环了,想让修理师傅修理一下,我得先把电断了。于是我在后面从侧面伸手去关电视机的电源,摸了好几次才摸到了电视机的开关按钮,按下按钮,电视机关了,然而我的手机电视没有关掉,仍有电源反映,我想:问题更严重了。急忙拔掉插头,拔出插头后,插头的两根接柱红红的,我认为仍然有电,不敢动。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2楼2014-05-13 09:43
                                                            抓鸽子
                                                            我慢悠悠的在街道上走着,来到一个转弯处,有一矮平房。抬头看见有两只肥肥的灰色鸽子在屋面的边沿上,其中一只仰面躺着晒太阳。我踮着脚尖一看,仰面躺着鸽子站了起来,原来是两只刚长大的小鸽子,羽毛上还有微少的黄色绒毛。小鸽子一定滋补,便往回走问老婆需要不需要。刚走不远,发现前面斜坡路边有一堆比较整齐,一长(约2000px)一短(1250px)的灰色羽毛,与鸽子羽毛颜色相同。我想一定是鸽子翅膀上拔下的羽毛,所以那两只鸽子还不能飞。又一想哪有这么大的鸽子呀?一定是野鸡的吧!这时在旁边挨墙壁处,有一高一矮呈圆桶式的灰色物体上下不高不矮的飞了起来。于是我跑了过去准备抓住它们,本来伸手可及,由于它们是跳跃式,怎么也抓不住,我也跟着一跳,惊醒了。


                                                            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43楼2014-05-14 07: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