扒皮吧 关注:17,762,682贴子:968,731,781

【虐】三世情缘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此文稍虐,看前请备好纸巾
๓₯㎕__________________
    
    做一场梦的时间,我就来”你以命相换,我以生相报,只要你一句"跟我来",便是天涯海角的跟随。不负此生,不负此心。黄泉路上等我      
         ______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6-15 10:1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6-15 10:14
      二楼


      收起回复
      3楼2014-06-15 10:14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06-15 10:16
          最爱虐文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6-15 10:17
            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十五字,,,,


            回复
            6楼2014-06-15 10:18
              话不多说,开更。就不倒数了๓₯㎕__________________
                  
                  做一场梦的时间,我就来”你以命相换,我以生相报,只要你一句"跟我来",便是天涯海角的跟随。不负此生,不负此心。黄泉路上等我      
                       ______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6-15 10:18
                围√



                   自古枪兵幸运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6-15 10:20
                  快开始快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6-15 10:21
                    楔子
                      
                      蓬莱仙岛中有个薄命林,林中的红颜洞里住着掌管天下百花的百花仙子,百花仙子手下有数名小花仙、一位鹤发童颜的菩提老叟和照顾崖上百花仙草的少年童子。被照料的植株经过千百年的甘露滋润后自能化为人形,下凡为人间增添鲜艳。
                      这百花仙子生得袅娜纤巧,娇若春花、媚如秋月,行事温柔平和,素日与岛上众仙各个交好,颇得人缘。对待下属亦如此,从没有在上位者的专横架势。
                      这日,她移驾到遣仙居,接过芍药仙子递上的茶水,浅尝一口,笑道:“这茶益发好了。”
                      蓼花仙子接口:“此茶出在放春山上,又以灵花仙叶上的宿露烹煮,自然是好的,其他仙品难以匹敌。”
                      谈话间,鹤发童颜的菩提老叟跟随在杨花仙子身后走来。
                      “仙子找老叟可有要事?”
                      “我刚从咏絮林巡视而来,发现百花仙草都长得郁郁菁菁、茂盛繁荣,独独见紫苑花稀稀落落长得好不单薄,不知是怎么回事?”
                      “禀仙子——照顾紫苑的是一名唤勖颍的仙童,他素日玩心重,要不就一口气洒上几十瓢水,要不就连着几个日夜不见人影。为了这桩事,老叟打也打了、罚也罚了,就是没见他有改善的意愿。”菩提老叟叹口气。
                      “他现在人在哪里?”百花仙子抿嘴轻笑。
                      “关着呢,我把他关在春冷居,罚他十日不准饮灵泉、吸甘露,令他好生反省。”
                    “你饿他,他岂不更讨厌紫苑花,这样子他更有借口不对它尽心照顾了。”
                    “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其他办法了。仙子,这勖颍不知怎地就是讨厌紫苑,何不让他换个工作,说不定他会做得起劲些。”
                    “换工作?!”百花仙子摇头叹息。“勖颍和紫苑有着未竟缘分,上一世他们是夫妻,本注定该有一世情缘,可是紫苑因容貌丑陋不堪,终生不得夫婿青睐。今虽登入仙界,紫苑却仍牵系着对夫婿的爱恋,这份坚持护着早该湮灭的情缘不断。我让他们朝夕相伴,只盼他们早日缘尽情散,谁知会弄成这光景?榴花仙,你走一趟春冷居,把勖颍领来。”榴花领命走出遣仙居。
                    “仙子,既然他们情缘未尽,何不让他们下凡,待情孽褪去,再让他们重返仙界,这样安排岂不省事。”菩堤老叟提议道。
                    “让我和勖颍谈过再下决定。”她低头凝眉思索。
                      一会儿,榴花提来勖颍,他在百花仙子面前垂手而立,双眼直直望住仙子的倨傲神情,丝毫不觉自己有错。
                      “勖颍,我听菩提老叟说,你非常不喜欢紫苑花?”
                      “我生性不爱受羁绊,这紫苑不能随身携着,陪我四处游乐,我自然不喜欢。”他振振有辞。
                      “她是你的责任。”百花仙子好言相劝。
                      “我可以选择别的责任吗?”他迎着仙子问,脸上毫无畏色。
                      “不可以。”
                      “既是如此,我只好继续受罚。”他眼中没有妥协。
                      “我想……还是依您老的意思。”她转头看过菩提老叟后,回眸迎视勖颍。“我命你和紫苑同时下凡投胎,共结三世情,了却这段尘缘后再返蓬莱。届时,我不会再让紫苑成为你的负担,你意愿如何?”
                      “好!但是我要她还清欠我的。”勖颍嘴上虽然答允,心却有着不甘。毕竟无端受她牵绊,连连受罚,这口气他是无论如何都吞忍不下。
                      “还清?你指的是——她受你甘泉灌溉,却不断害你受累?”这孩子,他只要求求她,她会重新考虑要不要罚他下凡受苦,偏偏倔强的他说什么都不肯低头。
                      “对!”
                      “好,允你,下凡后紫苑将因你受饥饿、皮肉之苦,另外,我要她受你的灌溉之恩,用尽一生泪水偿还。你说,可好?”
                      听完,勖颍一点头,没再多说话,转身往外走去。
                      百花仙子轻声叹息——紫苑,这是你的劫数……情爱伤人,你受了一世苦怎还不懂回头,越是执着越是痛苦啊!唉……世间痴愚女子何其多……
                      她领了众仙来到咏絮林,咏絮林外一排仙梅开得正美,在凡间,此时应是百谷不生的十二月。
                      百花仙子仙手一指,刹那间,紫苑化成人形盈盈站起。她走到百花仙子跟前屈膝拜倒。
                      “紫苑,我让你和勖颍仙童下凡了却尘缘,你说可好?”
                      “但凭仙子作主。”她垂下头,眼角泛泪。想起前世,因丑陋容貌,让他在人世受尽侮笑,他气她、恨她理所当然……这一世她愿还报于他。
                      “我允了他条件,你有没有要求想我允你的?”
                      “我……”她偏过头想了想道:“我想要才情、美貌。”
                      聪明!仙子在心中赞她一声,世间男子有谁不被这些肤浅的表相所吸引?
                      “好,我答应,你去吧!勖颍已经下凡多时了。”
                      领了指示,紫苑起身,缓缓走出咏絮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6-15 10:21
                        莫情自噩梦中惊醒,冷汗湿透衣衫,她觉得好冷、好冷……
                        她又回来了,回到这住了十年的房间,环顾这房里的一桌一椅,以为再活不成了,怎知……再一次死里逃生,活下来又是另一番折磨吧!收拾起不堪回忆,她又是个没有情绪、没有知觉的杀人机器。
                        “你醒了?师父在唤你。”莫意没有起伏的声调传入她耳中。
                        她没敢多迟疑,忍住胸口翻搅的疼痛,起身下床,尾随莫意来到观音殿。她和莫意两人快速加入早已跪在地上多时的四人当中,等候指示。
                        “莫念,你动心了?啧啧啧,真可惜啊!可惜了我多年调教,谁料想得到,你一见了男人还是动心了,唉……又是一番白费功夫。”玉面观音曼妙的身形轻倚在贵妃椅上,慵慵懒懒的神情风情万种,谪仙般的华贵姿容上没有半分表情,让人猜不透她的心思。
                        “禀主人,属下没有!”莫念惊惧得手抖足颤。
                        “是吗?莫言,你来说给她听听。”莫言是当天隐在林中观察众人行动并发出长啸声者。
                        “是!你招招出剑、招招留手三分,要是你尽了全力,莫意也不会一出手就被震出内伤。”
                        “禀主人,莫言瞎说,她在胡乱栽赃,是她看上了曲炜勖的英俊逸朗……”
                        “昨晚月色那么昏暗,你还能看到他英俊逸朗?”莫言一语堵住她的说辞。
                        “多话!”玉面观音斜眼瞪视莫言,惊得莫言垂首不语。“我最讨厌女人多话!”话落,锐眼闪过,吓得莫念猛然缩身,突地,一柄淬过毒液的柳叶镖直插入莫念喉头,黑气迅速攀上她惊惶的脸。
                        “主人!”急切中,莫情惊呼出口。
                        “又要求情,莫情、莫情,我帮你取这个名字,就是希望你不要有太多情感,唉……情字总有一天会害了你!”她以眼神示意,莫言走向前拔下莫念喉间的柳叶镖,交回师父手中。
                        看一眼已然僵直的莫念,再说什么都挽回不了了。她咬住唇,垂头应和:“属下知错,多谢主人教诲。”
                        “知错?你可知自己犯了哪条大错,要不要也让莫言说给你听听?”
                        “属下不遵从莫言师姐的命令擅自行动,不自量力,坚持要夺曲炜勖性命,违反主人规范,但凭主人责罚!”她主动将自己的罪行列出。
                        “好个但凭主人责罚,我要是罚轻了,往后其他人都不服从指示;要是罚重了,你又要心里犯嘀咕,骂我不近人情。你为我拚死拚活,差点儿弄丢一条小命,我还罚……这真叫我左右为难。”
                        “莫情以死谢罪。”执起匕首,横向颈间。

                        咚!玉面观音一弹指,打掉她手上的短刃。
                        “唉……性子真烈,要改改,动不动就抹脖子,这不是用死来威胁我吗?”
                        “属下不敢!”莫情回答。
                        “既然不敢,那我就真罚喽!”
                        “但凭主人吩咐。”
                        “莫情不服指令擅自行动,罚鞭笞二十。下个月曲炜勖将迎娶章府千金,就由你混进去,杀了新娘,嫁入曲府。我会派莫意帮你,这回再失败,没取回曲炜勖的性命,你们就不用回来了。”
                        “属下领命!”莫情、莫意同声应和。
                        “我这惩罚可有人异议?有想法快讲出来,别出了观音殿又在我背后叽叽喳喳,扰得我耳朵发痒。”
                        “属下不敢!”莫意等人吓得流出涔涔汗水。
                        “很好,这次你们都尽力了,下去后到净瓶宫领取两个月份的观音露。”
                        她的话让众人心喜成狂,这句话的背后意义就是——她们的生命又得以延长两个月。
                        “多谢主人赏赐!”
                        望着这群她一手培养出来的杀人机器,她轻扬姣美的唇角。
                        曲怀天……看到了吗?当年你狠心背义,负我这自小一起长大的青梅竹马,另娶她人,今日……我要你付出代价……妻离子散如何?断子绝孙又如何?
                         
                        门外锣鼓喧天,串串鞭炮声不断。今日是曲府公子迎娶章家千金的大好日子。多年前,曲家老爷曲怀天弃官返乡经商,这几年独子曲炜勖接手家族事业,短短三年,曲家商行遍布大江南北,不论是食衣住行,举凡生活所需无不与曲家商行打上交道。
                        曲炜勖精明的经商头脑,不但让曲家赚进大把银子,也树立了曲家商号在商界的地位。
                        曲家有这样一个伟岸的儿子,多少富家千金都想攀上这门亲事,而他单单选上章家千金,除了她有张美如出水芙蓉、艳若桃李的娇容外,听说还是个饱读诗书、擅长织绣、音律,是个妇容、妇德、妇功兼具的女子。
                        此刻,章嫣含已经打扮妥当,她拘谨地坐在床沿,娘和姨娘们往前厅去了,只有一个贴身丫头小容随侍身旁。
                        相较于前头的热闹,新娘闺房反而显得安静而冷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06-15 10:29
                        来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6-15 10:32
                          你是我的小呀小苹果(ˉ▽ ̄~)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6-15 10:33
                              真会长长久久吗?那是勖哥哥没碰过坏人才会这么说。她偎进他怀中,贴着他的脸,像只寻求安全的的雏鸟。
                              “勖哥哥,我告诉你,世界上有很多很多坏人,他们会没道理的乱杀人、乱害人……”她的身子微微发颤,想起落地人头、腥风血雨、亲人成了亡魂……紫儿不禁呜咽成声。
                              “乖紫儿,别害怕,我会好好练武功,把那些想害你的坏人通通打跑,没有人可以欺侮你!”他软声哄慰,直到她的泪水收尽,温暖侵入心底。
                              “勖哥哥……”她贴上他的颈间,紧紧环住。
                              “有勖哥哥在,天大的事有我顶着,为难不到你头上。”这话不仅仅是安慰,更是他一生一世的承诺。
                              “我知道,往后我会学着不害怕,因为我有你。”挤出一抹微笑,对他——她全心依赖。
                              尚未走入石鼓镇,绵绵不绝于耳的震耳鞭炮声,就开始啪啦啪啦响个不停。坐在马车里的紫儿,揉揉惺忪睡眼,一脸迷惑地对上笑得双眼眯眯的勖哥哥。
                              “勖哥哥,有人娶新娘子吗?好热闹!”打开车帘子,紫儿好奇地往外瞧。
                              “是镇上的人们在欢迎爹爹回乡。”
                              “叔叔?他是一个很伟大的人吗?”归乡游子都能受到这样热烈的欢迎,这个镇太有人情味了。
                              “爹爹本是个当朝为官的将军,他战功彪炳,数次打退番邦贼子,立下不少功劳。这次辞官卸甲返乡,才会受到百姓热烈欢迎。”说到父亲,炜勖脸上有着骄傲。
                              紫儿瞧着那些拍手欢呼的人群,看到他们高举的红色布幔上写着“欢迎镇国大将军曲怀天回乡”。
                              曲怀天?曲怀天……叔叔会是曲怀天吗?不,一定是弄错了!叔叔是个最好心的好心人呐,怎会是那个十恶不赦的大坏蛋?不是、不是!镇国将军指的是另一个人!
                              “紫儿,你怎么了?”看着她惨白的脸色,炜勖扶着她的肩膀问。
                              “勖哥哥,谁是镇国大将军曲怀天?”
                              “你被‘镇国大将军’五个字吓坏了吗?小傻瓜,那是以前的事情了,我刚刚不是说了吗?爹爹已经辞官卸甲,不当大将军了。”他好笑地搂搂她的肩。
                              “你的意思是说叔叔就是曲怀天?”她迟疑地问。
                              “对,你的勖哥哥叫曲炜勖,记清楚了吗?”他把她抱在腿间,叨叨絮絮地架构着往后的岁月。“明天,我先带你去游湖,听过‘总把西湖比西子,浓妆淡抹两相宜’吧!西湖的美……”
                              躺在他怀中,紫儿的心一寸一寸冷去,原以为找到了生命依归,谁料得到竟是认贼作父,这温暖的怀抱不属于她,这想了多日的新家园竟不是她的休憩站。
                              泪像珍珠断线般,滴滴答答落了一地……幸福……短暂的让人措手不及,想把握,却转眼成过眼云烟……
                              那一夜,紫儿趁着家宴空隙,带着她的小包袱由曲家后门逃出,经过半个月的颠沛流离,遇上了玉面观音,成为她的弟子,十年后学武有成,成为她手下的杀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06-15 10:37
                              晚上搜得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06-15 10: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