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爱黑化吧 关注:2,056贴子:217,595

【黑化】觉醒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第一次发帖,不喜欢走开
人物不多加,还是原来的人物
但有一个问题……
我可能把一些人物会改……崩
比如说吉娘和毗湿奴可能改好了……
纯属胡掰……
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回复
1楼2014-07-14 08:57
    我也许会给小爱做一个回忆录……
    很奇怪的说
    更文不一定快


    回复
    2楼2014-07-14 08:59
      【黄昏庭院】
      东方爱正被铁链死死禁锢住,无法动弹。
      她已经3天没吃没喝了,这样下去,不用等到处刑,小爱就可以因能量枯竭而死了。
      这是,几只海豹走了进来,将小爱押了出去。
      【所罗门柱】(别问我为什么有这个,道道尔学院无所不有)
      小爱被绑在了第5个魔神柱上——.马尔巴士 ,象征真实。
      “东方爱,你涉嫌伤害未来女神罪,以及恶意攻击他人罪,你可认罪?”
      “……”小爱低着头,没有说一句话,也不见她的反应,及她的表情。
      这,便是那场“劫”吧?
      但看来,度过的几率,好小呢……
      “东方爱,你为何不说话?!不说话,便将你作为认罪!”
      “……”小爱继续不说话。
      “东方爱,因涉嫌伤害未来女神罪,以及恶意攻击他人罪,已认罪,处以火刑!”一只小海豹宣布。
      火焰,从小爱的脚底“胡”的冒了出来。
      火……吗?
      真的像洛基啊……紫发少女的嘴角,不经意间流露出一丝笑意
      火焰越来越大了,渐渐淹没了少女的身影。
      大家,好好活着哦……
      此时的众人呢?
      赫菲的永动核心被道道尔暂时取出来了
      弗雷/该隐/赵公明被不明人物打晕了
      托尔/阿努比斯/荷鲁斯被关在黄昏庭院
      花羽/杜尔迦/依邪娜美被阿瑞斯拦在外面
      ……
      火焰渐渐小了,消失了。
      “小爱/小爱爱/小爱喵!”
      花羽/杜尔迦/依邪娜美大喊。
      可是,没人回应他们。
      只剩下一片小爱身上的那件校服的一片残片,在随风飘动
      慢慢悠悠,飘到他们面前。
      这时,赫菲的永动核心又被道道尔安上了;
      弗雷/该隐/赵公明又醒了;
      托尔/阿努比斯/荷鲁斯被放出来了。
      大家都聚到了这所罗门柱的前面,呆呆的看着空中飘动的校服残片。
      ……
      谁都没说话。
      忽然,阿努比斯嗅了嗅那片校服残片,又走到了之前小爱被绑在的所罗门柱上。
      阿努比斯的嘴角悄悄翘起了一个不为人知的弧度,但很快便转瞬即逝,快到让人觉得像是错觉。
      他知道,小爱没死。


      收起回复
      3楼2014-07-14 09:41
        阿努比斯猜中了
        时间拉回火刑前
        二个黑袍人站在一栋楼上,安静的看着小爱被押送到所罗门柱上。
        “喂,毗湿奴,你确定这样好使?失败了肿么破?劫场吗?”
        “吉祥天你什么脑子?如果失败了,小爱就彻底死翘翘了!劫场的话,小爱就彻底翻不过来身了。你也看到了,那个人妖的狡辩诬陷能力不是一般的强,我们要一劫场,那人妖又要说小爱勾结学院外的人来刺杀未来女神了!所有,我们这次只能成功,不能失败。”
        很明显,这两个黑袍人就是吉祥天和毗湿奴。
        “喂,毗湿奴,你的时间冻结能成多长时间?”
        “3秒”毗湿奴面无表情。
        “喂毗湿奴你耍我那?!3秒?!老娘还没跑到哪里好不好!!!!!”吉祥天炸毛。
        “2秒,1秒……就是现在!”毗湿奴低喝一声,吉祥天和他迅速向刑场冲了过去。
        此时,正好是火焰吞没了小爱的身影的那一刻。
        毗湿奴打了个指响,瞬间,时间冻结。
        吉祥天冲了过去,用时3秒
        迅速将她其绳子解开,身上的校服脱了下来,换上预先准备的黑袍,校服扔到火中,用时15秒
        抱着小爱冲了出来,用时4秒
        和毗湿奴一起离开刑场500m,用时3秒
        共用时:25秒
        结界解除
        吉祥天抱着小爱和毗湿奴迅速向道道尔学院外围突破
        “请说出第250界道道尔学院盛典时校长的内裤颜色。”
        毗湿奴差点没卡了
        这是什么扯淡问题啊???
        特么的还能现在去扒了那老头不成?!
        “当时那老头的内裤是四角粉色有沙丁鱼花纹蕾丝镶白边小内内,纯丝质由库帕勒族独家限量版销售仅此一只量身定做由吉祥天设计出品~”
        “回答正确,结界开启。”
        “……”毗湿奴无语了。这么扯淡的问题他竟然答上来了!!我靠!!


        收起回复
        5楼2014-07-14 11:05
          镜头继续看小爱那边,其他的先无视吧
          “我靠老娘累了不走了,还有现在当务之急难道不是给小爱补充能量吗?!”吉祥天不爽了。
          “……好把现在先给小爱找点吃的”分明是你想偷懒。毗湿奴心想,“我们两个谁为小爱找吃的?”
          “……”吉祥天想了想,“我们两个谁实力强,仇家少?”
          “……我实力强仇家少。”毗湿奴来了这么一句话。
          “那你去保护小爱我找吃的。”吉祥天十分淡定的的出了这个结论。
          “好吧”你个逗逼实力那么弱别称别猎物的食物了,而且万一你在碰到个仇家肿么破啊你个2B。
          但是我现在好像应该弄点水……
          再打点柴……
          再点上火……
          再烧上水……
          我快成村夫了!毗湿奴做完这一切之后自我感觉不好。
          吉祥天呢?
          然后曹操来了……
          “毗湿奴我抓到了一只鸡!我快吧!”吉祥天不知从那里蹦出来。
          但刚蹦出来,就被毗湿奴揪住了。
          “花羽的你去哪了?!老子弄水打柴点火烧水都完事了尼特么的太慢了点吧?!”
          “(⊙o⊙)…额我错了话说回来我们怎么做啊?”吉祥天问出了一个别人看来十分弱智问题。
          “……你做……”
          因为毗湿奴做的东西吃了能中毒……
          然后吉祥天将鸡炖了……
          “唔……炖鸡……”此时小爱十分诡异的醒了……
          “小爱爱你醒了~来吃鸡吧~我亲自做的哦~”吉祥天笑得一脸阳光灿烂天真无邪花枝招展沉鱼落雁闭月羞花倾国倾城那个得瑟啊……
          “废话我不吃你做的难道要吃毗湿奴做的不成?!我还不想死呢!他做个菜不锈钢菜铲都能没了而且有一次把厨房炸了你忘了,我中毒差点没死掉==”小爱很淡定的吐槽。
          “那倒也是……”吉祥天&毗湿奴想到
          ……
          等等!
          他们两个是不是忘了什么重点?
          小爱是肿么知道那件事的?!
          难道……毗湿奴想到一个可能,吉祥天还在苦思冥想。
          “……小爱?”毗湿奴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有事啊?”此时的她正大口的咬着炖鸡。
          “……那个我一不小心把你头上的青蛙发卡弄丢了……”毗湿奴弱弱的来了一句话。
          "……毗湿奴你在哪弄丢它的?“小爱好淡定。
          ”道道尔学院。“毗湿奴又来了一句话
          ”……没事,我的哈卡定过或扫后贵让恩觉的我四了【我的发卡经过火烧后会更让人觉得我死了】“小爱含糊不清的冒出来了一句话。
          ”小爱,那年我们几个分开了后你死哪去了?“毗湿奴十分不爽的来了一句话。害得她和吉祥天担心。
          ”你没事闲的担心我干什么?我像是那么弱的人吗?“
          ”像。“
          ”……“


























          有空再更文,不更了,后三天基本碰不到电脑,手机不能上网QAQ


          回复
          7楼2014-07-14 11:54
            但明天有一定几率上网……


            回复
            8楼2014-07-14 11:56
              我先下了~


              回复
              9楼2014-07-14 11:58
                我又来了

                “喂,我们要去哪啊,毗湿奴?”小爱弱弱的问出了一个重点。
                “老地方。”
                “哦。那你和吉祥天谁背着我?”
                “???小爱你不是会飞吗???”毗湿奴不淡定了。
                “但现在我不会飞,好像力量被压制了,否则的话我早把那个贱人干掉了,我还能忍到现在?!”小爱十分不爽,因为毗湿奴正用一种看废物的眼神看着自己,“你什么意思?!别用这种眼神看着我!!!”
                “……吉祥天你背着小爱吧。”毗湿奴下了决定。
                “哦。”吉祥天抱起了小爱。
                三人继续赶路。
                ……
                “到了。”吉祥天轻轻放下小爱。
                “阿拉,再一次回到这里,还真是……怀念啊,以前那段……美好的时光……”小爱笑着说,旋即转身问毗湿奴吉祥天,“难道不是吗?”
                “……”毗湿奴吉祥天回想了一下过去那段“美好的时光”,决定保持沉默。
                “不过,你们为什么要把我带到这来?”小爱又问出了一个被她忽视的重点。
                “不是我们要把你带来,而是……”“我让他们把你带来的。”毗湿奴还没等说完,另一个声音便突兀的插了进来。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是老湿诈尸啦……艾玛我个2B我竟然忘了湿婆你是不可能死翘翘的我个2B……”小爱瞬间不淡定了。
                “所以你就选择沉睡?”湿婆你戳中亮点了。
                “?”小爱没反应过来。
                “自从我那次‘消失’了之后,你就一直处于沉睡状态,对于你来说,现在的一切,只不过是梦罢了。虽然这一切是真实的,但你的潜意识告诉你这是一个梦,所以你无法使用你的力量。那么,你,也该醒了吧——东·方·爱!”湿婆将自己的额头和小爱的额头接触到一起。
                “……”小爱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模糊,晕了过去。湿婆轻轻抱起小爱,走向了他现在住的地方——永夜之境。


                回复
                10楼2014-07-15 10:51
                  “唔……”小爱醒来了,发现湿婆正在自己旁边调酒玩。
                  “……在我沉睡的时候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小爱很认真的问出了这个问题。
                  “……在你的记忆中发生了什么事?”湿婆反问。
                  “唔……我梦见我碰到了一群逗比和呆毛三人组,还梦见菊花头阿瑞斯道道尔吉祥天毗湿奴洛基还有一个叫‘略’的贱人。但是以梦的形式出现的。”小爱很认真的回答。
                  “……”湿婆开始思考如何让小爱接受这个梦是现实。
                  “你错了。”湿婆打算矫正一下小爱的想法,在最后再让她明白这一切都是真实的。
                  “?”小爱可不知道湿婆打的“如意算盘”。
                  “那不是你的梦,而是你的另一个人格。在你沉睡的时候,你不可能像睡美人那样一睡百年,那样的话你早在沉睡时饿/渴死了。所以你必须有另一个人格来支撑你的身体活动,所以你的‘梦’都是真的,所发生的一切也是真的。”湿婆很认真的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小爱很认真的回想了一下“梦”的内容,“那我接下来干什么?”
                  “你想干什么?”湿婆问了出来。
                  “……”小爱想了想,“怎么说也应该先处理一下那个‘略’吧?”
                  “嗯,的确,但我的想法是:你先去堕神山脉将赵公明所遗失的一十八颗定海神珠拿回来,再去道道尔学院。我帮你填写道道尔学院入学表。”湿婆把他的思路说了出来。
                  “为什么啊?”小爱十分不爽,“我为毛要给赵公明找他丢的定海神珠啊?我怎么找啊?”
                  “因为他和你的关系很微妙;因为你要去堕神山脉修炼;西北方向怪物收藏着呢。你去吧”
                  预知后事回合,请听明天分解。老娘冒着死掉的危险来更文啊,TMD今天到校8点啊啊啊啊啊


                  回复
                  16楼2014-07-17 07:37
                    我又来了
                    十几天后……
                    “我回来了。”小爱一脚踹开了城堡大门。
                    “噗!”湿婆一口酒喷了出去,想都不想一句话蹦了出来,“你赔我门!”
                    “……”小爱那个无语啊,“你TMD让我去找定海神珠,现在老娘找到了你还让我赔你门你什么意思……”
                    “……算了让赵公明赔就是了……话说回来你是怎么个时间分配?”湿婆问了出来。
                    “三天到外围,一天到西北范围,八天找定海神珠&试炼,一天突西北范围,两天回来,总计十五天,我还顺便带了一点吃的回来。”小爱风轻云淡的说了出来。
                    “嗯,你可以把这事告诉给吉祥天和毗湿奴了,然后他们就可以气死了,皆大欢喜。”
                    “嗯,好主意。”
                    果然,有其友必有其人。
                    “但,我现在可以去道道尔学院了吧?”小爱你抓住重点了。
                    “别急,你不想看看你朋友的现状吗?”湿婆轻轻的碰了一下身边的水晶球。
                    杜尔迦开始和托尔一起修炼
                    花羽也开始修炼,但竟然不再专注于打扮了
                    依邪娜美开始和杜尔迦一起修炼
                    托尔开始疯狂的找阿瑞斯特训,把阿瑞斯都吓到了
                    弗雷该隐疯狂的训练学生,再次刷新道道尔学院的地狱老师记录。
                    荷鲁斯又变回去了,回到过去的黑帮老大
                    阿努比斯回到了黄昏庭院
                    赫非又像过去一样捉弄学生
                    赵公明比过去更二了
                    “……”小爱没说一句话。
                    “要我说,你现在先别去道道尔学院,你专心看你好戏就得了。”湿婆风轻云淡的说了出来。
                    “?”小爱不懂。
                    “略,那个贱人,在你回来的路上那段时间逼婚于赵公明。毗湿奴把赵公明弄晕了,现在正在毗湿奴房间里趴着呢,还没醒,毗湿奴替赵公明答应下来了。他打算在婚礼上大闹一通。”湿婆轻描淡写。
                    “哦。”
                    原来是这么个好戏呀。
                    赵公明和略的婚礼
                    ……
                    然后换成了毗湿奴和略的婚礼
                    ……
                    然后毗湿奴要在婚礼上大闹一通
                    我倒要看看他要怎么闹
                    毗湿奴品位真差
                    这是小爱的想法
                    湿婆看了小爱一眼,“淡定,还有,你思维跳跃性以及脑洞不是一般的大。”
                    “(⊙o⊙)哦我知道了……”小爱停止了脑补。
                    “还有,明天结婚。”湿婆说了出来。
                    “嗯……”小爱现在不知道在想什么。
                    “你又在想什么?”湿婆看了出来。
                    “嗯……也没什么,只是听到赵公明被略逼婚,听起来别扭,感觉很奇怪。”小爱如实回答。
                    就有种……
                    弗雷眼看着他家小姐被该隐抢走了!
                    不对!不是这种感觉!
                    阿努比斯眼看着自己的骨头被赫菲抢走了!
                    不对!不是这种感觉!
                    杜尔迦眼看着自己的订婚感觉被托尔的一句话抢走了!
                    不对!不是这种感觉!
                    托尔眼看着他的小爱被洛基抢走了!
                    不对!不是这种感觉!
                    一个父亲眼看着自己的女儿被自己讨厌的人抢走了!
                    不对!不是这种感觉!
                    到底是什么感觉啊啊啊?!
                    “一种……自家哥哥被一个自己不喜欢以及自己的哥哥也不喜欢的一个很贱的人抢走了的感觉,对不对?”还是湿婆强大,一句话将小爱内心的感觉说了出来。
                    “没错!就是这种感觉!啊啊啊一话戳中了靶心了啊!”小爱震惊了,“不愧是看我从小长大的人!我真是心悦诚服五体投地程门立雪甘拜下风心服口服外带佩服!”
                    撤,明天再更文~【累死我了】


                    收起回复
                    20楼2014-07-18 12:34
                      第二天
                      金宫内——
                      “赵公元帅,时间到了,该更衣去迎接女神大人了。”一只NPC恭敬的说。
                      “嗯,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毗湿奴灰常淡定。
                      哼,TMD还女神,TMD他配吗?还好小爱现在不在,我可以闹一闹,出一口气了,否则小爱能弄死我,长得那么难看还好意思说是女神,我肾疼!
                      毗湿奴默默地将婚袍披在赵公明的那件红袍上,“呵呵,期待你能……”毗湿奴轻轻的说了出来,快到令人都听不见。
                      这时,他看到几个人影向自己走来。当近了才看清,原来是弗雷该隐赫菲来了。
                      “妖,爱卿,小该隐,还有赫菲,你们三个是来庆祝我的,还是来借钱了?”毗湿奴嬉皮笑脸。
                      “赵!公!明!你给我解释清楚!你和略的婚事是怎么回事?!”弗雷/该隐/赫菲十分不爽,特么的什么情况?!赵公明怎么和那个假女神搞上了?
                      “能怎么回事?诸位爱卿又觉得是怎么回事?”毗湿奴反问。
                      “……”弗雷该隐赫菲没词了。
                      “好了好了,我要去结婚了,你们就好好看着吧。”看我怎么整那个“略”
                      婚礼现场——
                      “略,你愿意成为赵公明的妻子吗?”
                      “我愿意。”略轻轻微笑。呵,东方爱,你不是很牛吗?还有未婚夫,现在,你的未婚夫~成为我的了~
                      我要让你失去一切
                      “那么,赵公明,你愿意略成为你的妻子吗?”
                      毗湿奴的嘴角划起一个弧度
                      “我……不愿意。”
                      明天再发,作业补课神马的最讨厌了


                      回复
                      23楼2014-07-19 16:24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抱歉我昨天没混上电脑……今天发吧
                        场面一片死寂
                        轰隆——
                        略只觉得好像打了一个晴天霹雳一般
                        为什么?怎么可能?
                        刚才他分明看到“赵公明”笑了,还在想东方爱你彻彻底底的输了,怎么这么一会,“赵公明”又不同意了?
                        那种计划永远没有事情变化的快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那种被耍了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最震惊的不是他,而是托尔他们,还有刚赶来的弗雷该隐赫菲。
                        托尔弗雷他们原来是打算来搅场子的,但是……真心没想到“赵公明”没答应!!!
                        原来打算一旦要答应,就让他们结不成,没想到到还闹了这么一出!!!
                        “你……凭什么?为什么?”略气的已经不会说人话了。
                        “凭什么?凭你要脸没脸要胸没胸一头绿毛跟发霉了似地又老又丑而且朕曾经说过,世界上最好的东西都是朕的,你又不是最好的,凭毛朕要娶你啊?要娶也要娶小爱妹子~你问朕为什么,喂猪喂马姓魏的总行了吧?”
                        说得好!解气!托尔他们就差点没鼓掌喝彩了!
                        站在水晶球前的小爱无语了。
                        毗湿奴,等你回来就死定了!
                        正在那里得意洋洋的毗湿奴突然打了个冷战,靠,那个家伙念叨老子
                        “对了,瞧朕这记性,都差点没忘了!”毗湿奴一拍额头,从衣袖中变出了一张纸和一支笔,就开始龙飞凤舞
                        “写好了!”毗湿奴哈哈大笑,紧接着读出了纸上的字:
                        “未来女神略,因其粗俗不堪,品貌低下,粗钝无知,行事有伤风化,故立此休书休之,此后各自婚嫁,永无争执。恐后无凭,自愿立此文约为照。”
                        毗湿奴用眼角的余光看了一眼气得浑身发抖的略,微微勾起嘴角,没有放过这打击略的机会,紧接着又添了几个字,“原夫,赵公明。”
                        “……”略只觉得眼前一阵发黑,快晕过去了。也是,换成任何一个人妖,自己结婚的时候没结成,还反被休了,不说别的,面子上就挂不住,这可不是满世界都像赵公明那样没脸没皮的,以后略出去,别人将怎样看待他?要是有心人多想想,万一想歪了以为是因为有什么事才休了他,那……
                        咣当一声,略直接晕倒在地。谁叫他有那么深的心计的
                        哦我的天哪毗湿奴你是专门来气人的吧噢对了你就是来气人的
                        弗雷该隐赫菲等人已经震惊到无以复加
                        赵公明……你碉堡了……
                        “耶,略你肿么晕过去了?该不是兴奋的吧?”毗湿奴继续黑略。
                        呼,爽!可算出了这么一口气。
                        “既然您这么开心,那么您就继续晕着吧,朕就不陪了,朕先走了~”毗湿奴笑得跟朵花一般的把婚袍扔在了地上,“88~”
                        “扑哧哈哈哈哈……”这是托尔赫菲他们实在是憋不住了,直接笑抽了,甚至都走火入魔了的声音。
                        “噗——”这是略脑补过度遭反噬而吐血的声音。
                        该隐弗雷没有笑,他们两个交换了一下眼神,跟上了“赵公明”
                        ——金宫内——
                        “妖,爱卿,小该隐,你们两个找我有事吗~”毗湿奴现在非常爽,所以非常有耐心和弗雷该隐墨迹。
                        “你不是赵公明。”弗雷十分淡定的得出结论。
                        “咩,爱卿你说什么?你该不会是发烧了吧?”毗湿奴十分疑惑的问道,伸手向弗雷的头上摸了过去,“让我看看~”我装我装我装装装~
                        “别装了,你不是赵公明。”该隐你来凑什么趣啊
                        “哇,小该隐你为毛也怎么说朕捏?”我继续装。
                        “你……”弗雷刚想说你如果真的是赵公明,你就把二十四颗定海神珠拿出来给我们看,然后就被一声巨响给打断了。
                        “喂我说……”吉祥天闯了进来,一眼看到毗湿奴在那里和弗雷该隐在那里墨迹。
                        “臣卜木曹特么的毗湿奴你敢再淡定点吗TMD老大已经回来了昨天就回来了特么地你还在这耍……”吉祥天直接无语了……
                        “臣卜木曹特么的怎么这么快你特么的为毛现在才告诉我?!?!?!”臣卜木曹这回要是被小爱知道了那我直接废了……
                        “臣卜木曹特么的也是现在才知道那你还墨迹个毛啊生怕老大不秒了你不成……”
                        “(#`′)靠,老子还没玩够呢……特么的这么快是要作死啊生怕气不死几个是不是我靠……”
                        毗湿奴一秒把赵公明的红袍换成自己的花袍子==准备跟吉祥天跑了。
                        什么情况?
                        该隐弗雷有点晕
                        也是,十秒钟内出现了这么多事,谁都弄不清楚是什么情况。
                        就在这时,一个冷冷的声音突兀的插了进来,“迟了。”
                        毗湿奴的身子一瞬间僵住了,“臣卜,木曹……”
                        ——时间回到小爱对湿婆心悦诚服五体投地程门立雪甘拜下风心服口服外带佩服的时候——
                        “那么,现在就去把定海神珠还给赵公明吧。”湿婆说道。
                        “凭毛?”
                        “因为你用不了定海神珠。”湿婆简单粗暴的回答了她。
                        “……”
                        小爱向楼上走去,走到了毗湿奴房间的门口时,先稍稍的易容了一下,然后一脚将门踹开,咚的一声巨响,门直接飞了出去。然后小爱一眼看到了趴在地板中间的赵公明。
                        “&%*#¥……”小爱无语,敢情这么多天,赵公明就这样趴在地上?
                        强!
                        小爱走了过去,拿出了一颗定海神珠直接向赵公明拍了过去。
                        一道白光闪过,定海神珠直接融入了赵公明体内。
                        “……”小爱沉默了一下,直接抄起所有的定海神珠向赵公明砸了过去。
                        同样,一阵白光闪过,所有的定海神珠全部融入赵公明体内。
                        “……”小爱决定去自己做点吃的,正好她从堕神山脉带回来了不少食材。
                        过程省略……
                        呼,终于做好了,不过话说回来毗湿奴的麻药药效是多长时间啊……小爱心想。
                        不过,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湿婆去哪了?!
                        (#`′)靠!湿婆你觉得消失很好玩吗?你直接来一个湿婆去哪了得了!继爸爸去哪了第三季、马航去哪了第三季之后来一个湿婆去哪了第二季好了!成天没事闲的消失个毛啊?!小爱在心里狂吐槽。
                        “关你毛事?”湿婆不知道从哪里飘了出来。
                        “!@#¥%&*……”小爱十分无语,“既然没事了 ,那我先去睡觉了。”
                        然后第二天,小爱就见证了毗湿奴上演的那场闹剧
                        闹剧过后她直接拎着半死不活的赵公明冲到了道道尔学院,期间还不忘了易容。
                        ——重新回到毗湿奴逃跑失败的时候——
                        毗湿奴僵硬的回过头,看见小爱正一脸冷笑的看着他,手里还拎着一只赵公明。
                        靠,我废了……
                        这是毗湿奴脑海中剩下的唯一一个念头
                        把赵公明绑回家、背着小爱来捣乱,就这两项就够他受得了……


                        回复
                        28楼2014-07-21 12:53
                          先写这些吧以后有空再写……


                          回复
                          29楼2014-07-21 12:54
                            突然意识到一个事……明天不一定能上网QAQ
                            算了先稍稍更点吧……
                            该隐弗雷觉得世界都安静了……
                            谁能告诉他们,这是什么情况?!
                            毗湿奴还有吉祥天的强悍程度,他们可都是目睹过的
                            吉祥天玩命的话,可比神王级别
                            毗湿奴和吉祥天不相上下
                            然后……
                            这个黑头发小子一出现
                            吉祥天一秒以内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
                            毗湿奴连臣卜木曹都骂出来了
                            这小子到底是什么实力?
                            在他们正想着的时候
                            他们就看见一团红白相间的不明球形物体飞了过来,直接擦着他们的头顶飞了过去。
                            定睛一看,是赵公明。
                            毗湿奴还僵在那里
                            我葬了我葬了我葬了……
                            “毗湿奴。”
                            “啊?”
                            “走吧”
                            “???……(⊙o⊙)哦”
                            还好老子活下来了……
                            接下来就是小爱回到道道尔学院的事情了


                            回复
                            32楼2014-07-22 14:17
                              我来了……补课作业神马的果然最讨厌……打字好慢……
                              “同学们,今天我们有一名新同学来到我们这,就分到你们班吧。”道道尔绝对在耍。
                              从门口走进一个人,熟悉的紫色短发、红白运动校服、黑色蕾丝边安全裤、紫色运动鞋……
                              “大家好,我叫……”
                              “小爱/小爱爱/东方兄/小爱喵/小东/东方爱!”杜尔迦托尔/花羽/荷鲁斯/依邪娜美/赫菲/略异口同声的喊了出来。不过,前六个声音都是又惊又喜,最后一个声音则是带着些许惊慌和恐惧,不过被很好的隐藏了起来。
                              “啊嘞?你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小爱十分“奇怪”的问。
                              “诶?小爱你忘了吗?我们可是好朋友啊!杜尔迦说过要和小爱和亲爱的一起结婚的来着……”杜尔迦我无法理解你这种做死的举动。
                              “……没印象。我不认识你们。”小爱很认真的说了出来。
                              表看我,我说的是实话,认识你们的是我的那个人格,和我无关。
                              “你之前陷害我还伤害我后来还被处以了火刑……”略很骄傲的说了出来。毕竟是他亲手干的……
                              “……我明白了,我想我应该解释一下。”
                              “我有一个双胞胎妹妹,她叫东方哀。
                              因为在家族里,我是属于强者的那一伙,所以小哀在外出行事的时候,习惯报上我的名字。
                              在此之前,家里的人曾经预言过小哀将会有一场大劫
                              按照时间来看的话,近乎一个月前是小哀劫的日子
                              那么的话……
                              你们口中的那次火刑,就是小哀的劫了。
                              不信的话,你们看,我和我妹妹东方哀还是有区别的。”爱娘十分威武霸气的胡掰。
                              众人观察了一下爱娘与“小哀”的差别。1、血眸2、耳机3、敞怀4、“I LOVE THE WORLD"的衬衫
                              “(⊙o⊙)哦……”众人都没词了
                              “那么,东方爱同学,你就坐在赫菲旁边吧。”道道尔你终于有存在感了。
                              “嗯。”小爱直接走向了赫菲旁边的座位。
                              赫菲看了她一眼,没说什么。
                              先更这些,有空的吧QAQ冒死啊衣服、碗没洗单词没背……


                              收起回复
                              37楼2014-07-24 16:32
                                上课【化妆课】——
                                “同学们,今天我们由一位新老师来教化妆。”某只海豹。
                                “大家好,我叫吉祥天~从此我就是你们的新化妆老师了哦~”吉祥天笑眯眯的说了出来。
                                “姐!”花羽十分震惊的喊了出来。
                                “嗯啊,怎么了?有问题吗?”吉娘好气度。
                                “(⊙o⊙)…没事……”花羽因为震惊过度大脑死机而无话可说。据她所知,她姐不是属于喜欢打打杀杀那一伙的吗?为毛会十分淡定的来当化妆老师啊闲的蛋痛吗……
                                “吉祥天你为毛会在这……”小爱十分无语,没事闲的你来这干嘛?
                                “你猜~”吉祥天笑眯眯的抛了个媚眼。“好了,现在开始上课~”
                                一节课后——
                                “好了,今天就到这吧~同学们下节课再见~”吉祥天依然微笑。
                                “对了,下节课是格斗课哦~将会有一名新老师来协助亲……弗雷老师和该隐老师哦~”吉祥天又补充了一条。
                                “诶,会有新老师吗?那么我们的体能训练会不会少一些呢?”NPC们叽叽喳喳的议论
                                格斗课上有新老师……小爱有着一种十分不祥的预感——毗湿奴和吉祥天可以算得上是百合关系,吉祥天绝对不会闲的蛋疼来到道道尔学院,除非……
                                毗湿奴已经被我训练的三观都扭曲了,那三观终结者就是证明……
                                那群NPC要倒霉。
                                这是小爱的想法。
                                “小爱,道道尔老头又没说我是赫菲,你为什么会直接到我旁边来?”赫菲问了出来,杜尔迦他们也才意识到这个问题。
                                “很简单啊,小哀她跟我提到过你们。”小爱十分淡定的继续胡掰。
                                “小哀是怎么介绍的呢?”杜尔迦他们是十分的疑惑。
                                “(⊙v⊙)嗯,很简单啊~
                                那个最像猴子的是托尔
                                金色马尾辫的是杜尔迦
                                长得像吉祥天的是花羽
                                叫她好兄弟的是荷鲁斯
                                长着猫耳朵的依邪那美
                                最温柔的黑管家是弗雷
                                最中二的白管家是该隐
                                会管她叫小东的是赫菲
                                二到使人无语的赵公明
                                被叫做二黑的阿努比斯
                                黑不溜秋奇怪的阿瑞斯
                                满脑袋是绿毛的贱人略
                                她都有跟我说过啊!”小爱十分淡定。
                                “……”众人沉默
                                格斗课——
                                “!?@#¥%&*……”小爱真的无语了
                                毗湿奴你找死吗?!


                                收起回复
                                43楼2014-07-25 16:46
                                  "东方爱?“
                                  从口中缓缓吐出这个自己不算是太熟悉甚至有点陌生的名字,记忆同时也被拉回了那一次失败的诸势力王储的比试。
                                  ”东方爱,对战该隐。“
                                  走上台时,双腿有些颤抖。
                                  之前在对战那个敌人个时候,耗费了太多的体力
                                  但,他不能败!
                                  他跟他最敬爱的父亲大人承诺过了,一定要赢
                                  所以,这是一场,一定要赢的战斗!
                                  他不想再让父亲大人失望了!
                                  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个有着紫色齐耳短发的人妖(至少该隐这么认为)
                                  如血般的双眸,对于她来说过于大的风衣,还沾染着些许血迹,简单的白色衬衫,牛仔短裤,以及运动鞋,还有红色耳机。
                                  该隐注意到,东方爱在上台的时候,脸上有着不易察觉的疲惫,而且,身体有一点颤抖
                                  那是体力透支才会有的表现
                                  该隐明白了
                                  两个人都是杀到最后的人,而且这种比试中间没有休息,每个人都是从参与到比试的开始,就不停的战斗,一直战斗到最后只剩下一个赢家
                                  该隐率先出手了
                                  几乎同时,东方爱与他同时出招
                                  小爱错过了该隐的攻击,一转身,一脚踢在了该隐的左胳膊肘上
                                  只听卡巴一声,该隐左臂骨错节,韧带拉伤
                                  该隐因为小爱的力道后滑了几米,险些出局
                                  小爱以该隐的胳膊肘为支撑点一个后空翻安稳着地
                                  在该隐还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小爱已经冲到了该隐的面前
                                  近到该隐能够清楚的看到小爱眼中自己的倒影
                                  然后
                                  小爱又一脚踢在该隐受伤的左胳膊上
                                  当时该隐站立不稳,从而后退了一步,出局……
                                  ”对于小爱来说,你是她最值得提防的手下败将。
                                  因为你的天分远远的超过了小爱
                                  但可惜的是,你根本没有把你的天分发挥出来
                                  对此,小爱都为之感到惋惜。“毗湿奴不知道什么时候蹦了出来,吉祥天在他的身后。
                                  ”所以那你们能给我解释一下你们为什么会在这吗?“小爱不知在何时已经从台上下来了,对着毗湿奴和吉祥天说。
                                  ”……“毗湿奴&吉祥天
                                  ”给我说话,别跟哑巴似的。“爱娘威武霸气。
                                  ”小爱,你忘了你曾经给我们灌输过什么思想吗?“毗湿奴最先问了出来。
                                  ”当然记得,把自己的【快乐】建立在别人的【痛苦】上。怎么了?和你们来这有半毛钱关系?“小爱好淡定
                                  ”这不是有一只叫做‘略’的绿毛吗?“毗湿奴提示她。
                                  ”……所以你们来寻找‘快乐’了吗?“小爱猜中了
                                  ”没错!“我们才不会把这机会浪费掉呢~
                                  ”很好!那么毗湿奴,你请我吃10个冰激凌!“
                                  ”哈?“
                                  ”就是20个!“
                                  ”不给买!“
                                  ”毗湿奴你肿么可以这样呢?只不过才30个冰激凌而已~“
                                  ”你说什么?“
                                  ”40个冰激凌啊!“
                                  ”臣卜木曹!“
                                  ”没错!就是50个冰激凌!“
                                  ”什么玩应?“
                                  "60个冰激凌啊,你没听错。”
                                  “@#¥%&*你吃得下吗?!”
                                  “哦我的天毗湿奴你要给我买70个冰激凌?爱死你了!”
                                  “……”
                                  “淡定,80个冰激凌只不过是对你拉着吉祥天跑出来的惩罚而已~”
                                  “为毛吉祥天没被罚?”
                                  “因为他是被你拉出来的,所以你要给我买90个冰激凌~”
                                  “@#¥%&*好吧……”
                                  “那好凑个整100个冰激凌。”爱娘现在十分开心,而且,十分爽!
                                  刚刚把道道尔学院的给帮老大收了,而且以后冰激凌的钱也不用愁了,真是双喜临门啊!
                                  “喂我没钱啊……”毗湿奴开口了。
                                  “你?没钱?我天毗湿奴你不要开玩笑了~你可是库巴勒族时尚报刊的首席模特啊~同时还是库巴勒族最完美的保养者啊!别开玩笑了!还好意思说你木有钱?!”
                                  “喂…唔”毗湿奴刚想冲过去和小爱辩论,还未曾等抬脚,嘴已经被吉祥天捂住了。
                                  “毗湿奴,你找我有事吗?”小爱好淡定,甚至有些期待。
                                  “没事没事小爱,他刚才是想要叫我,啊哈哈……”吉祥天干笑
                                  毗湿奴你脑残啊再争下去只会使你的负担越来越重……
                                  “哦……”小爱和杜尔迦一起去卧室了。
                                  “对了,荷鲁斯,你好好享受今天吧~明天开始训练~”小爱临走时还不忘吩咐了一下。
                                  “?”毗湿奴&吉祥天
                                  然后该隐就给毗湿奴&吉祥天解释了一下。
                                  “该隐你这个弟弟要倒霉……”毗湿奴十分肯定
                                  “为什么?”
                                  “我们被小爱训练过……过程嘛……不堪回首……”毗湿奴贴着该隐的耳朵说了出来。


                                  收起回复
                                  55楼2014-07-27 15:46
                                    我这两天一定是又犯病了……
                                    该不会是因为得到了阿瑞斯=湿婆=昊天=慧的这件事刺激的吧……
                                    一直都无法容忍这件事啊……
                                    肆海沙是我最相中的啊……
                                    看到湿婆后不由自主的:肆海沙=湿婆了……
                                    还好还有一丝自我欺骗:元=原
                                    元把自己的相貌——湿婆的相貌借给了慧……
                                    (⊙v⊙)嗯我该治治了……


                                    回复
                                    56楼2014-07-27 15:51
                                      明天再更~【有病没治,觉得自己萌哒哒~~】


                                      回复
                                      58楼2014-07-30 19:01
                                        是夜——
                                        “5,4,3,2,1——”【倒计时】
                                        “哒、哒、哒、哒——”【鞋底”接触“着地面】
                                        吱嘎——【门被推开了】
                                        哐当——【什么东西被扯到地上】
                                        沙沙沙——【掉到地上的东西被拽着】
                                        时间:0:00
                                        ”哗——“
                                        小爱一桶凉水全倒在了正在沉睡,哦不,睡觉荷鲁斯的身上。
                                        ”臣卜木曹哪个家伙打搅本大爷好梦?!“荷鲁斯诈尸
                                        然后他看见了爱娘
                                        ”东方兄有事吗?明天说好吗?就这样,我先回去睡觉了。“荷鲁斯神经大条
                                        ”特·训·“爱娘面无表情
                                        ”不要,呼……“
                                        紧接着——咚!
                                        荷鲁斯飞了出去
                                        ”要想实力提上来,必须经过长时间的切磋,拥有丰富的战斗经验以及平时的积累才可以。
                                        你的反应能力太低了,必须好好训练。”
                                        几天后——
                                        “( ⊙ o ⊙ )啊!荷鲁斯SAMA为什么一副快死了的吐魂?!”依邪那美。
                                        伪更23333


                                        回复
                                        60楼2014-07-31 16:37
                                          “( ⊙ o ⊙ )啊!荷鲁斯SAMA为什么一副快死了的吐魂?!”依邪那美一脸心痛。
                                          “诶?是啊!最近几天荷鲁斯总是没精打采的……”杜尔迦和花羽也发现了不对劲。
                                          荷鲁斯听到后,没理会他们,继续在路上飘
                                          一群逗比。哎,算了,我也没资格说他们……当初为什么要答应那个愚蠢的赌约啊,我个大SB……
                                          托尔却发现了其他不同之处:他总觉得,荷鲁斯……有了不小的进步。
                                          “喂,荷鲁斯,怎么没精打采的?来和我打一架吧。”托尔十分果断的下了结论
                                          “……”荷鲁斯打算无视他
                                          不用和笨蛋较劲,他什么都不知道
                                          你TMD每天清晨三点起来一小时内绕道道尔学院跑十圈一个试试!
                                          你TMD往手上腿上各绑十斤沙袋无论干什么都不摘一个试试!
                                          你TMD每天被迫打三次架每次都被打个半死不活一个试试!
                                          你TMD每天随时随地的警惕着可能到来的危险一个试试!
                                          “落雷”托尔看他没说话,沉默了一下,果断出手。
                                          然后……
                                          荷鲁斯突然一改之前的吐魂状态,一下子如被踩了尾巴的狗一样【误】,瞬间离开了之前的位置,落雷精准的砸在了之前荷鲁斯站立的地方。
                                          “啧。”荷鲁斯现在完全进入了警惕状态,死死的盯着托尔,随时防止他的下一次出手,以及做出相应的反应。
                                          “!托尔”杜尔迦花羽依邪那美都被荷鲁斯一刹那的反应惊呆了
                                          ”啊~果然还是荷鲁斯SAMA最帅了~“依邪那美最先反应过来,但关注点错了。
                                          ”果然不出我所料,荷鲁斯,你比以前强了。托尔沉着脸说。竟然……避开了他的攻击。
                                          “(@_@;)?啥?”荷鲁斯一脸莫名其妙,“托尔你是不是疯了?你攻击我我不躲我有病啊?!果然是野猴子。没事,我先走了……”荷鲁斯又回到了吐魂状态。
                                          就在这时,斜刺里飞出了一把飞刀。
                                          然后荷鲁斯一个激灵直接蹦到一边,飞刀不斜不偏,擦着荷鲁斯对面的托尔头皮就飞了过去。
                                          “……”托尔已被吓傻
                                          “啊嘞?”吉祥天一脸奇怪,“托尔同学肿么了?”
                                          “被你吓到了……你为什么攻击我?”荷鲁斯盯着吉祥天手上的飞刀。
                                          “?”吉祥天顺着荷鲁斯的目光望去,看到了手中的飞刀。
                                          “哦~小爱爱还没有告诉你吧~是这么回事~为了训练你的反应能力~从此我和毗湿奴以及小爱将会不定期的对你进行攻击哦~”吉祥天好脾气。
                                          “什么?_?”荷鲁斯一脸绝望,“东方兄你要逼死我吗……”
                                          突然,一块石头飞了过去,不偏不倚砸在了荷鲁斯头上。
                                          “叫师傅或老师。”爱娘威武霸气
                                          “对了,荷鲁斯,从现在开始,你可以有一个和你一起训练的同伴了,托尔。”爱娘十分淡定的舔着冰激凌宣布了这个惊天动地的消息。
                                          “真的吗?!太好了!托尔,以后我们就是‘难兄难弟’了!”荷鲁斯虽然还是吐魂状态,但脸上已经笑得的阳光灿烂天真无邪花枝招展沉鱼落雁闭月羞花浪漫至极英俊潇洒帅气无比,一旁流鼻血过多倒下的依邪那美就是证明。
                                          托尔一阵恶寒,荷鲁斯笑成这样,一定有问题!
                                          “我不同意!”
                                          “抗议无效!我争取过你哥的意见,弗雷阿瑞斯都同意了。从此我就是你的老师了。荷鲁斯,给你一分钟,给你的难兄难弟讲解一下。”


                                          回复
                                          64楼2014-08-02 15:20
                                            55秒后……
                                            “最后一条,就是,嗯,你刚才也看到了,他们三个会不定时的攻击我们,来训练我们的反应能力!”荷鲁斯一脸兴致盎然的介绍&吐魂。
                                            “……”托尔杜尔迦花羽依邪那美终于明白荷鲁斯为什么吐魂了
                                            换做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也会吐魂。
                                            “那么的话,现在,我们去魔兽森林吧。”
                                            “干什么?”
                                            “取食材。”
                                            “……”
                                            爱娘神逻辑,我们这些凡人不懂。托尔&荷鲁斯
                                            【懒得写了】
                                            几天后——
                                            托尔和荷鲁斯并排在大街上吐魂。
                                            啧……东方爱……是吗?略躲在墙角后,心里想着
                                            呵,东方爱,别以为我不知道,根本没有什么东方哀,只有你一个人啊,东方爱
                                            所谓的东方哀,和东方爱,是一个人啊!
                                            为什么?
                                            为什么你没有死?!
                                            但是……
                                            呵,无所谓
                                            既然我能将你逼到死亡的边缘
                                            那么
                                            即便你回来了

                                            还是可以把你……
                                            重新推到地狱中去!
                                            略缓缓勾起了嘴角,转身离去








                                            没错我在偷懒 罒ω罒……


                                            回复
                                            72楼2014-08-03 12:26
                                              下线……


                                              收起回复
                                              82楼2014-08-05 16:36
                                                卧槽度娘你个混蛋!老子的文呢?!


                                                回复
                                                88楼2014-08-06 11:10
                                                  只能重打了┳_┳


                                                  回复
                                                  89楼2014-08-06 11:11
                                                    略根本没有想到,小爱竟然是这个样子!
                                                    之前他还在考虑应该如何自圆其说
                                                    现在一看,担心完全没有必要!
                                                    现在,换作任何一个人,都没法认出这是东方爱!
                                                    当然,除了毗湿奴吉祥天,连阿努比斯都是凭着气息所辨认的。
                                                    为什么他们就能辨认出来?
                                                    因为当初,小爱就是穿着这身救了他们!
                                                    从那天开始起,毗湿奴吉祥天就一直管小爱叫“东方大人”、“老大”之类的
                                                    结果小爱花了好长的时间才纠正了他们的这个毛病。
                                                    吉祥天迷恋弗雷、毗湿奴找赵公明单挑,都是因为这事留下的后遗症。
                                                    吉祥天之所以迷恋弗雷,就是因为弗雷对她好,强,和小爱一样
                                                    对吉祥天好的,只有毗湿奴,小爱还有弗雷
                                                    毗湿奴之所以找赵公明单挑,就是因为他想变强,好有资格在小爱身边呆着
                                                    “道道尔老头,我要把阿努比斯当宠物养,你没意见吧?”小爱看着不知什么时候出现的球形物体。
                                                    “没意见……”道道尔十分勉强的答应了。
                                                    “走吧。”小爱下令【?】
                                                    毗湿奴吉祥天跟着小爱撤了,留下众人风中凌乱
                                                    阿努比斯也跟在了小爱后面
                                                    然后他转头看了一眼毗湿奴吉祥天
                                                    现在他确定了
                                                    在所罗门柱那里的另两股陌生的气息就是来自他们身上。
                                                    时间分割线【晚上】——
                                                    小爱在陪阿努比斯洗完白白后,事先通知了他,自己要出去散散心
                                                    半夜三更的,街上没有人
                                                    小爱逛了好长一段时间后,决定去赵公明的金宫逛一圈。
                                                    虽然她也不知道为什么
                                                    【金宫门口】
                                                    “嗯?”小爱微微抽了抽鼻子。怎么有着一股酒味?
                                                    小爱顺着酒味走了进去,一直走到了金宫最深处
                                                    然后
                                                    她就看见赵公明在那头玩命的给自己灌酒
                                                    地上还倒着几个喝尽了的酒坛以及几个还未开封的酒坛
                                                    “?”赵公明疑惑的转过头去,正好对上了小爱同样疑惑的双眸
                                                    赵公明疑惑的是是谁来到了这里,小爱疑惑的是赵公明为毛这么疯狂的喝酒。
                                                    “……
                                                    来来,陪朕喝酒哈哈……”赵公明直接放弃了对问题的思考。
                                                    “……”小爱沉默了一下,走了过去。


                                                    回复
                                                    91楼2014-08-06 13:47
                                                      “发生什么事了?”小爱以一种陌生人的口气问。
                                                      “哈哈……三霄死了……娘子死了……就剩我一个在这里残喘苟活了……偏偏想死还死不了……啧……”赵公明处于一种半疯癫的状态。
                                                      “……”小爱开始沉默。
                                                      三霄?那是什么东西
                                                      我没死啊
                                                      他多少天没出金宫了
                                                      他怎么活下来的
                                                      因为有整整二十四颗定海神珠吗
                                                      他喝了多少酒
                                                      喝酒过多对肾不好
                                                      爱娘你想得太多了,跳跃性思维果真不是一般的强
                                                      小爱起身
                                                      “我建议你最好出去逛逛,在这里闷着不太好。”小爱好心好意的提醒了他一下。
                                                      “?”赵公明没听懂她话中的意义。
                                                      等到他想要问小爱的时候,小爱已经消失了。
                                                      “唔……既然他这么说,那我就逛一逛吧,反正那群小厮也该还我钱了~”赵公明才不会告诉任何人他刚才从小爱的身上感受到了他家娘子和三霄的气息。


                                                      终于憋出来了……伪更……
                                                      我觉得我应该找一条面条把我自己吊死
                                                      终于懂得了‘吧员不应该害怕楼主,应该是楼主害怕吧员’的话了……


                                                      收起回复
                                                      100楼2014-08-10 15:17
                                                        第二天——
                                                        赵公明如约从金宫中出来催债了。
                                                        “妖,爱卿几日不见越来越俊了啊~有木有想朕哪!”
                                                        “赵!公!明!你丫的不在金宫里憋着为毛又出来为祸人间?!”弗雷很不爽,小姐西天了,你丫的还幸灾乐祸怎地?!
                                                        “爱卿肿么可以这么说捏~偶尔出来探口气吗~”
                                                        “滚!”
                                                        “唔,爱卿不要我了QAQ朕要回娘家——”赵公明依旧2
                                                        自然注意到了旁边默默飘过的毗湿奴吉祥天
                                                        “咩?这两个同学朕好像以前没有见过的咩?花羽吗?爱卿给人家介绍介绍~”赵公明一脸迷惑,但暗中提防。
                                                        “……”弗雷无语
                                                        你TMD让我怎么说?!!一个是把我弄黑化的人妖,另一个是杀手之王,这么说吗?!
                                                        “啊啦拉~你就是赵公明吧?我曾经听到过花羽提到过你哦~你好我是吉祥天~花羽的姐姐~”吉祥天标准的人畜无害·大姐姐。
                                                        “咩?怪不得觉得眼熟呢~那这位是……?”赵公明疑惑×2
                                                        然后,毗湿奴笑了
                                                        毗湿奴绽出了一个自打出生后最灿烂的笑容
                                                        耀的旁边的吉祥天弗雷不由自主的用手挡住了眼睛
                                                        耀的赵公明用鼻子上的墨镜挡住了眼睛
                                                        耀的杜尔迦依邪那美一起倒在了血泊之中
                                                        “你好,我叫毗湿奴。”毗湿奴脸上灿烂不减
                                                        “(⊙o⊙)哦,原来是毗湿奴……∑(っ °Д °;)っ等等!毗湿奴?!”赵公明受到了强烈的惊吓,当场石化
                                                        哼╭(╯^╰)╮老大不让我杀你,不杀就不杀,我吓死你!!! 罒ω罒


                                                        收起回复
                                                        110楼2014-08-12 11:31
                                                          “出什么事了……”小爱迷迷糊糊的从床上爬了起来,她刚才好像听到了什么东西咔吧了一声……
                                                          然后她就被没来得及把脸上的灿烂收回来的毗湿奴耀的短暂性失明。
                                                          “啊嘞?”赵公明瞬间从石化状态恢复正常,“娘子?”
                                                          然后赵公明直接蹦到楼上去了,“娘子朕就知道你没事~”
                                                          毗湿奴没来得及抓住赵公明,终究是慢了那么一步
                                                          完了,这下彻底废了。毗湿奴心想
                                                          小爱在看到毗湿奴脸上的灿烂后,不光短暂性失明,而且大脑也被闪的死机了
                                                          但并不代表着她没有条件反射
                                                          所以……
                                                          小爱在赵公明扑到自己身上的前一秒直接腾身飞起一脚精准的踢在了赵公明的小腹上。
                                                          “啊——————————”赵公明拖着一条长长地音飞走了
                                                          小爱晃了晃脑袋,终于清醒过来了。
                                                          “刚才出了什么事?”小爱一脸疑惑。
                                                          “没事。”毗湿奴心中那个舒爽啊,就别提了……
                                                          “那我先去换个衣服。”三秒钟后,小爱已经再一次换上了那一套。
                                                          “娘子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朕……嗯?你是……昨天晚上的那个?”赵公明发现他家娘子丢了。


                                                          回复
                                                          116楼2014-08-14 13:04
                                                            两天后在更文


                                                            回复
                                                            117楼2014-08-14 13: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