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路吧 关注:33,674贴子:526,619

【原创】灼灼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1L all路吧



本文已经完结,所以戳进来的GN不用担心被坑w
完结的时候不包含后记字数是44036,结尾还没有修改,最终字数预计比这个数字多一点点。
今天开坑首发7000+字,往后每天2000字左右,完结那更也会长一些,预计用十多天更完。
all路清水向,偏意识流,群众们喜闻乐见的船长死亡梗,但并不是为了虐实际也不虐,只是为了完成自己的一个执念,至于那个执念的内容会在后记说明。
觉得不会是大家喜欢的类型,但是看过的GN如果能留言的话我会很开心的XD
废话就这么多,接下来开始放文><


回复
1楼2014-07-17 18:17
    【碎片之二】




    他不必知道你为何在此处,来此做什么。


    不必知道生死相隔的日子里你经历了什么,痛苦还是快乐。


    更不必追究你为何变成了如今模样,为何要来取他性命,为何连他是谁、连和他之间的故事都给忘记了。


    或许他眼底的世界从来没有那么复杂。有一天,如今天。不再是在梦中重逢,而是醒来后、睁开眼的那一瞬间,你再次出现在他面前……


    音容依旧。他经历过的这些年、与你的离别仿佛都只是一场梦。


    “……艾……艾、斯……”


    回复
    3楼2014-07-17 18:18
      【碎片之五】




      那天。


      他在最后的战役结束后沉睡了很长时间,终于睁开眼睛的那一天。


      睁眼所见便是桑尼号的男生房间里,有些浸过水痕迹的木质天花板。浪潮的声音隔着船壁传来,仿佛来自大海深处、海妖的歌声。伙伴们全部围在他身边,看见他露出牙齿眯着眼睛的笑容,也都笑了起来。


      “布鲁克,”他说“去船头拉一首曲子吧,欢快一点的!”骨头哟嚯嚯嚯笑着,带着他的小提琴出去了。整个船内一遍遍回荡着《宾克斯的美酒》。


      “弗兰奇,乌索普,”他说,“给我们的迷你梅利号上装点什么好玩的东西吧!等我吃了饭,我们出去玩!”弗兰奇大叫着“Super”,乌索普摊手:“真拿你没办法”。


      “罗宾,去书上找找什么地方有好多好多肉吧!我们接下来就往那个岛去!”他又笑,比之前更开心,满眼都是期待,“乔巴,你也陪着罗宾去吧。”


      “山治,我饿了!”证明这一点似的,他的肚子咕咕叫了一声。


      “娜美,船的航行方向没问题吧?”


      他像是任性地将房间里的人一个一个“赶”了出去,可没有谁有怨言。伙伴们慢慢离去,身边剩下的人,是他的第一个伙伴,现在已经成了大剑豪的罗罗诺亚·索隆。


      “准备用什么理由把我也赶出去?”索隆抱着手臂靠在墙上。


      路飞侧过头去看着他:“终于赢了呢!我现在是海贼王了吧?好开心啊……终于完成和香克斯的约定了!”他的语调和表情似乎都回到了许多年前,在风车村高声宣誓的孩童。


      “哦。”索隆冷冷地答道,眉眼里却是淡淡的笑意。


      “索隆也成了大剑豪!太好了!比吃到全世界最好吃的肉还开心!”他的脸纠结了一下,“不,还是吃到全世界最好吃的肉更开心一点。”


      “哦。”他笑着摇摇头。


      当初那个说着如果阻碍他的梦想便要他切腹自尽的自己或许也想不到吧。胜利的那一刻,他开心的竟不是自己终于成为了世界第一的大剑豪,而是那家伙,终于当上了海贼王


      在天国的古伊娜,大概也会笑话自己的吧。


      “索隆,我有想单独和你说的话。”怎么回事?那家伙的笑容有些不对劲,简直像是……落进了些火山灰的酒。


      “好奇怪呢!”他就像在说着什么无关自己的有趣的事。


      也许这辈子只有那一刻,罗罗诺亚·索隆在想自己为什么要是那家伙最信任的人。在想,如果不是他就好了。


      “半夜的时候我就醒了。醒来发现腿不能动了,现在,手也不能动了……好奇怪呢!”


      躺在那里无法动弹的路飞,继续没心没肺笑着。








      【碎片之六】


      站不起来了。
      手和脚都无法动弹。
      连声音都发不出,眼睛都睁不开了。
      好奇怪呢……明明吃了肉的啊。
      战前、战后……明明吃了好多好多肉的啊。



      回复
      6楼2014-07-17 18:22
        =================================TBC===================================


        回复
        7楼2014-07-17 18:22
          啊啊啊啊沙发!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7-17 18:47
            怎么说……这个故事真的是……悲伤至极?小虐怡情?虽然对于我这种找虐的人来说是喜闻乐见,但是艾斯哥哥那里实在是让我忍不住感叹一句——神展开啊这是?!明明是哥哥怎么能忘了弟弟呢?!怎么行呢?!还有索大那句【打算用什么理由把我支出去】瞬间戳虐点诶!不愧是最了解船长的男人!
            说句出题的,这是不是意味着娘家人没情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7-17 18:52
              不太会被死亡啊、年老啊之类的虐到,但是我会被「遗忘」狠狠戳中心脏……
              就像西尔尔克医生说的:人啊什麼时候才会真正死亡?被遗忘的时候才是真正的死亡!
              好吧,让我先蹲墙角种蘑菇去。


              收起回复
              11楼2014-07-17 19:21
                话说晚唐时期有个名妓也叫灼灼来着。。艾玛看到那个死神是艾斯我就被狠狠的虐到了QA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7-17 19:52
                  本来一开始没看懂来着,到看到最后的时候鼻子突然就酸了。很希望看到后文的感觉,真的很棒!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青春福利版13楼2014-07-17 20:12
                    马着慢慢看嘤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7-17 20:49
                      开头就直接虐哭了 是真的TAT路飞的单纯却永远都不知道会在怎么样如墨无光的处境下更让人觉得心疼无力啊。。。等下文!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7-17 21:31
                        看到艾斯两个字立马泪奔了……虐哭QAQ
                        果然最了解海贼王的是他的大剑豪。
                        棒哭了!被遗忘才是真正的死亡QWQ超级对啊……
                        唉…再吐槽下!身为哥哥怎么能忘记弟弟呢!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7-17 22:08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很喜欢。
                          题外地说一句这篇是作业吧……真的打算日更吗这真是太强力了,泪奔


                          收起回复
                          17楼2014-07-18 01:05
                            我看见路飞说不能动好奇怪的时候鼻子酸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07-18 01:54
                              路飞!!为什么大家会忘了他啊,这不对啊


                              收起回复
                              19楼2014-07-18 10:21
                                QAQQQQQQ呜……


                                收起回复
                                21楼2014-07-18 15:19
                                  罒ω罒看到字数和日更就觉得今天真是幸福的快要死掉了_(:з」∠)_刚开始看到哥哥的时候好难过QAQ


                                  收起回复
                                  22楼2014-07-18 17:32
                                    ============================================================
                                    更文前先简单说明下,
                                    LZ不确定自己24号后还在不在家,所以争取在24号前把这文发完。
                                    原定是日更2000+字,现在改为每天7000+【反正都是完结了的_(:з」∠)_
                                    个别时候会少一些,总之会在24号前搞定w
                                    ============================================================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23楼2014-07-18 18:40
                                      【碎片之七】




                                      他被黑发女人这么一句话弄得不知所措。


                                      刚刚上任没多长时间的死神歪了歪头,看了一眼床上的家伙,再看看黑发女人:“那是什么意思?”像是在叫他的名字,但那个蒙奇·D·路飞不该认识他才对。


                                      他也不叫什么艾斯,他是死神055号,所有神官都是那样叫他的。


                                      草帽小子一定是认错了人。


                                      光线很暗,他看不清妮可·罗宾的瞳色,只是能模模糊糊意识到那是一种很深很深的颜色,深得见不到底。她用那双眼睛看了他许久,才淡然一笑,像是之前所有不过是玩笑话。


                                      “谁知道呢。”烛台被安放在床头柜上,修长白皙的手轻抚着那位船长的脸颊,罗宾用另一只手托着自己的下巴,“你不认识吗?也许是什么重要的人呢。”


                                      她的表情明明是什么都知晓的。


                                      她的笑容看似平淡无奇,骨子里却带着一股傲气。他在刹那间便感觉到了,这女人是什么都知道的,她说不知道是在撒谎,而她也不准备告诉自己有关那名字的什么。


                                      他握紧拳头,让自己沉住气:“不聊那些无关的话题了,你们的船长三天后就会死去。”他掏出口袋里的怀表,那本来是被规定放在怀里的东西,可他总觉得那样斯斯文文地拿出怀表的模样太不像自己。


                                      这话有些傻,老实说,他也不知道自己原本该是什么样的。


                                      “我们的任务是在目标死去前的这三天守在目标身边,将他引上正确的死亡之道。”怀表上仅有一根针,以极其缓慢的速度顺时针走着。


                                      嘀。嗒。嘀。嗒。


                                      “怀表里的时间走完了,他就离开了吗?”女人的脸背着他,一点也看不清。


                                      对方也看不见他的动作才对,可他还是下意识地点了点头:“不过,你们船长好像有些特殊。他应该就像这样再也醒不过来了吧,我也用不上那么麻烦了。”原则上来说,目标到哪里去,他就应该跟到哪里去。


                                      看来捡了个大便宜。


                                      “这样啊。”妮可·罗宾解除了什么能力,站起了身来。


                                      解除能力的那一瞬间他便意识到之前这女人做了什么,稍有些惊讶地叫到:“你……!”


                                      罗宾倾下身来,在她的船长额头上落下一个轻而礼貌的吻,旋即执起烛台,脚步向着屋外。走到门口,停下了,她将烛台举高,轻轻吐气,熄灭了里面的烛火。


                                      屋内霎时回归黑暗,她将门轻轻掩上。


                                      “为什么那样做?”原来女人在抚摸草帽小子的脸的时候,便用能力变出来的手捂住了那家伙的耳朵。方才他们的谈话中,关于「死亡」的那一部分,草帽小子大抵是一个字也没有听到的。


                                      他想起刚才女人在草帽小子额头上落下的那个道歉一般的轻吻,心里忽然觉得这个女人有些可怕。


                                      “目标本身不知自己将死这种事是违反规定的。”他和她的视线对上了。他也不知为什么,自己竟然在笑。在笑那女人的疯狂?在笑那女人的愚蠢?


                                      “你并不是恪守陈规的人。”那双深色的眼睛弯了弯,“路飞从不觉得他会死,就让他直到最后一刻也抱有这种想法吧。”并非请求,女人语气笃定。


                                      她当真以为那家伙到现在还觉得自己不会死?


                                      已经是这副模样了,不管是怎样的傻子都该明白自己的处境了。


                                      垂死挣扎的是这些船员们吧。不愿相信船长将去的事实,死神都来到跟前了,却还抱着愚钝的希望。


                                      真是……


                                      嫉妒。没错,是嫉妒。他甚至连自己是谁都没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可这家伙好像被他的船员们当做了家人。


                                      在他面前……可以毫无保留的人。


                                      “说起来,你一点也没有怀疑过其他的伙伴们是丢下路飞跑了呢。”


                                      “哈?”他有些错愕地看着他,“这句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唔,不对。女人的眼神里始终没有丝毫的怀疑或犹豫,他清楚这样的话问出口和不问是没有区别的。可是他呢?从刚才开始,那种根本没有理由的相信是什么。


                                      像是“如果是他的话,一定不会被伙伴们所背叛”的相信是什么。


                                      死神匪夷所思之际,妮可·罗宾又道:“只是说说。”他不明白她的态度。像在嘲弄着他,又像在试探着什么。


                                      节奏完全被这女人打乱了,他在思考中,女人已经离开。她走到厨房里,煮起了第二杯咖啡。


                                      她看起来对厨房里各种东西的摆放之处并不那么熟悉,也许是许多年来有其他的谁替她煮了所有咖啡。她将煮好的咖啡倒进杯子里,也替他倒上一杯,放在最靠门的位置。


                                      “坐下来喝一杯吧。”她轻声道,“那个位置是路飞最喜欢的。”


                                      他本想坐下,听到后面那句反倒不知该不该坐的好了。他将手放在把手上,并没有把椅子拉出来:“这样好吗?”


                                      “没关系。”她吹了吹冒着白烟,看起来还很烫的咖啡,“你也是他最喜欢的。”


                                      他也许是和路飞在一起的时间长了,偶尔看起来也有股傻气,甚至当初傻到付出他的生命,可她相信他并不笨。她知道和一个聪明人是卖不了关子的,那人也许心底尚有疑惑,可早在她替船长说出他的名字的那一刻便已笃信。


                                      “你们果然认识我?”死去之前的他。失去拥有的一切,甚至记忆,而后在茫茫雪地一般的白色中混沌醒来的他。


                                      答非所问:“我想路飞,其实在看见你的瞬间就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吧。”尽管如她所说,他从不相信自己会死,“不,大概是在更早的时候。”


                                      提议让外人忘了船长的人是山治,那时候娜美说:“这样是不是有些狡猾?”


                                      而她微笑不语。


                                      真正狡猾的人,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模样还像个天使。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死亡,早在开战以前,他便知晓了自己的结局。



                                      收起回复
                                      24楼2014-07-18 18:41
                                        【碎片之八】




                                        她亲眼看见他从大书架上摔下来。


                                        明知道他是橡皮人,这样摔下来也不痛不痒的,可她还是失去了平日里的镇定。她扔下手中的书上前去,稳稳接住他,甚至忘了自己本可以使用能力。


                                        “哈哈哈,没站稳!”摔下去的那一个却先笑了起来。


                                        她想像娜美一样敲敲他的头,骂一句:“给我小心点”或者“怎么这么缺心眼”。手朝着头顶下去,却不由自主地变成了轻轻抚摸他的头,语调温柔:“想找什么书?我帮你找。”


                                        才刚刚将他扶起来,他却一个没站稳又坐了下去。自己也愣了半秒钟,随后又哈哈哈地笑起来:“只是有点无聊啦~算了,肚子好饿!”


                                        “去吃点东西吧。”她皱起眉头,并没有对他的异常放下心来。


                                        “罗宾也来吧!让山治多煮点肉!”


                                        “我不用。”


                                        “来嘛来嘛!”


                                        “我不去了,你多吃点。”她对他浅笑,背过身去假装开始找书。


                                        步伐比平时慢0.3秒左右。


                                        听起来难以置信,她在整整二十年的时间里,夜里不敢入睡,仔细听着收留她的人们的脚步声。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人便会找来海军,不知道什么时候便会悄悄拿着绳子或布条、柴刀或火把到她身边来。


                                        这个习惯也被她带进了草帽一伙中。最初是防备,而今是习惯。


                                        习惯他们每个人的脚步声,呼吸的节奏,说话的习惯。


                                        0.3秒啊……听起来是微不足道的数字,她却可以想象到身后的少年不再如往日一般蹦蹦跳跳,步伐缓慢。


                                        眼前不断浮现刚才他哈哈大笑的样子,书里的文字悄然模糊。


                                        回复
                                        25楼2014-07-18 18:42
                                          【碎片之九】




                                          厨子在香波地群岛找了一份短工。


                                          他一点也不用担心这里有人认出自己的脸来,一直以来恨不得烧掉的悬赏令偶尔也派得上那么一点用处。


                                          且不论已经身为海贼王的船员的他竟然在餐馆里当个小小的洗碗工这种事传出去丢不丢人,如果被海军发现他在这里,恐怕还不等他筹够回去的路费就得被迫四处逃亡了。


                                          更何况,他来香波地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嘿,兄弟,你说你之前是海贼船上的?”旁边的洗碗大叔自来熟地套起了近乎,干净的水从指间哗哗淌走,手中洗着的盘子许久没有动过。


                                          那双脏兮兮油腻腻还长着毛的手将盘子又用水冲了冲,就这么放进了干净的盘子堆里。山治瞟了一眼那个刚刚放过去的盘子,唇间发出一声微不可闻的“啧”,将盘子拿到自己这边的洗碗槽里,连带着被那个盘子接触到的几个盘子一起。


                                          大叔对他的动作视若无睹,继续大咧咧地笑着:“哈哈哈哈,你们船长也太小气了吧?就给了你那么点钱?连回去的路费都没了哈哈哈哈哈!”


                                          山治将脸稍稍侧了一个角度,确定自己已经将“我很不爽”的信息传递出去了,甚至他觉得自己口中的烟都在传递着这一信息。


                                          可大叔不知道是那里来的迟钝岛人,笑着笑着还摔碎了手中的盘子。不将盘子捡起来,也不关掉水龙头,就那么捂着肚子狂笑起来。


                                          关掉大叔那边的水龙头,收拾好摔坏的盘子碎片。山治冲干净手里最后一个盘子,放进盘子堆里,然后在干燥的毛巾上擦了擦手。


                                          吐出几个烟圈来,转身离开了厨房。


                                          ——就好像,给了对方一个腹肉踢之类的事,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他早就传达了他很不爽,能不能准确理解就是那大叔的事了。也许是餐馆老板不让新人立刻开始炒菜、非得洗碗试用三天后才考虑让他掌勺这种做法让他心情不悦,他不太想开口说话。


                                          刚才那个大叔说什么来着?给他的钱太少了?


                                          可笑,娜美桑怎么会没算好他需要多少钱,而他一路也是精打细算的。若是没有意外,回到船上他应该还有剩余的钱的。


                                          若是没有「走到香波地的各个角落,都会想起他的船长时不时说起“啊~好怀念香波地群岛的伟大馒头啊!啊!还有各种好吃的……”流着口水的模样,于是控制不住自己给船长买了一大堆特产」这样的意外的话。


                                          口中的烟吸完了,他摸摸口袋,准备点起另外一支。


                                          手才刚刚到口袋口便停下了,他想起了什么,用另一只手按住自己。


                                          “可恶,不能再抽了。”带在身上的烟能不能撑到自己回去是一回事,乔巴也嘱咐过他,为他自己的身体好,也为路飞好,尽可能把烟戒掉。


                                          前者在他看来似乎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可路飞现在的状况……他暗下决心,回到船上之前一定要把烟戒掉。尽管已经是好些年的习惯,尽管他不确定没了标志物一般的烟他还是不是自己。


                                          极力抓住自己的手,山治想将注意力转到别的地方去。他准备去和餐馆老板再次讨论他是否可以直接掌勺的问题,老板同意了是最好,不同意也可以和他大吵一架,多少能让他暂时忘记对烟的渴望。


                                          “……外面有个麻烦的客人,不是来吃饭,就是来敲诈的。”老板按了按有些发痛的太阳穴,“一直在店里也影响我们的生意。你这么想掌勺,就去试试吧。如果对方满意了,明天开始你就当我们的主厨,如果不满意你就走人,这样如何?”


                                          他没想到老板会开出这样的条件,但他并不讨厌挑战,虽说毫无悬念。


                                          于是半小时后,洗碗工山治和他的行李一起被扔出了餐馆,被扔出去的时候还冲着里面骂骂咧咧的。他很想知道是哪位口味奇葩的客人竟然给他精心准备的料理做出了“很难吃,用这种厨师的餐馆还是快点倒闭吧”的评价。


                                          而那位美丽的女士正坐在餐馆对面的长椅上,颇有兴趣地看着他。


                                          “我得到情报说草帽一伙的黑足山治来到了岛上,却不知为何在一个小餐馆里打零工。”夏琪侧着头,对他笑了笑,“果然是名不虚传的好手艺,在这里太浪费了,来我的酒吧吧。”


                                          Lady们全都有着魔鬼的一面。


                                          山治望着她口里的烟,失去意识前下意识吞了口口水。


                                          啊,完了,在Lady面前的形象全毁了。


                                          他在心底对自己这么说。


                                          ……


                                          一个忘记了你的存在的人能够对你出手相救,也许可以归结为一种缘分。山治在「夏琪的敲诈酒吧」醒来的时候,感觉昏迷前的那种空腹感已经消失了大半。


                                          “再怎么需要钱,几天不吃东西也太乱来了。”夏琪放下刚刚给他喂完的汤,“再说,黑足小弟,你的行李最里面不是还有很多钱吗?用那些钱回到伙伴身边怎么也够了。”


                                          “多谢……”他很快坐起身来,要Lady喂自己喝汤这件事,若是坐着或许是一种幸福,若是躺着却是一种屈辱。无非证明着,他连照顾好自己的能力都没有了。


                                          “那些是无论如何也不能动的钱。”他脸色沉了几分,


                                          “没猜错的话,是要给蒙奇小弟治病的钱吧?”早在和夏琪初遇的时候山治就知道她的情报能力很厉害,却没想到她竟对他们知晓到这个地步。山治看了一眼夏琪,不知该说什么。


                                          “不仅知道这个,还知道我和雷利是你们的老熟人。”夏琪走到吧台前,翻了翻桌上黑色外皮的本子,“写写日记什么的还不坏,当我有一天忘记所有的时候,它会成为我得知‘自己的情报’的利器。”


                                          原来是这样。厨子一脸“真是服了”的表情,卷眉动了动。


                                          “不过啊,你们还真是不够意思。”夏琪的目光停留在厚厚的日记本中的某一页上,“我可是你们的大粉丝啊,雷利那家伙也是蒙奇小弟的师傅吧?让世界将蒙奇小弟遗忘的时候,也不开开后门,漏掉我们。”


                                          只能隔着自己的笔迹去想象的蒙奇小弟,总觉得,比起真实的记忆里的他,冰冷几分。


                                          “可到底也没能瞒过你,不是吗?”最初提议的人是他。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说那么做,将心比心的话,他也会觉得有人让自己忘记路飞这种事不可原谅。


                                          弯弯唇角,夏琪合上了吧台上的日记本。


                                          “其实几天前,我这里收到了妮可·罗宾的一封信。”信封就放在床头柜上,厨子一眼就发现了,“没有看这封信的话,我或许也不会翻出自己几年前的日记来,察觉到自己记忆的不对劲。听说是蒙奇小弟的愿望,要我把信里夹带着的东西转交给来到香波地的你。”


                                          就算是夏琪也没能注意到,厨子在听她说完那些话以前,身体便僵住了。


                                          一副哭笑不得的表情。





                                          回复
                                          26楼2014-07-18 18:43
                                            【碎片之十】




                                            大战之前,罗宾酱便说过看见路飞在图书室里不知道翻找什么东西。


                                            谜底直到现在也没能解开,只知娜美桑发现自己的好几本书摆放顺序都不对了,罗宾酱的书也有一些,还有几本全体船员共有的书也是,诸如各地的风土人情介绍之类的。


                                            暂不说路飞看不看得懂每一本书的内容、识不识得完里面的文字的问题,静下心来看这么多书?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


                                            弗兰奇还打趣到:“呦!路飞,你小子该不会是在纠结上完厕所用哪本书擦屁股吧?”玩笑归玩笑,船上的每一个人都在好奇着他们的船长究竟在神神秘秘搞着什么鬼。


                                            他怎么也不会想到答案竟是在这种时候,以这种方式出现在自己面前。


                                            他的手心里躺着一张拙劣的手绘地图,不用说也知道是出自他的船长手笔。勉强能辨认出起点位置是在香波地群岛,起点处还有一个只有卷眉可以认出来,其他部分完全看不出是自己的堪比那张悬赏令的他的画像。


                                            线条由香波地开始蜿蜿蜒蜒,最终在大海上的某一处停下。


                                            用红色的笔在终点圈了好几圈,旁边是狗爬小字。


                                            ——「哈哈,山治,快去找吧!」


                                            找什么找,回到你身边的钱都不够了。


                                            别打给你治病的钱的歪主意,只有那不行。


                                            重要的钱是不能乱花的,就算现在娜美桑不在你身边也给我稍微有点自觉性啊。


                                            ——「我发现的哦!」


                                            混蛋,得意什么,你破天荒地在图书室里找了那么多书,就是为了这个破玩意儿?


                                            给我好好等着,我去找了,要是不是的话,回来你别想好好吃饭!这次就算你半夜死皮赖脸把我摇醒,我也不会心软帮你打开冰箱了,绝对。


                                            ——「另一个All Blue!」


                                            可恶,连字都不会好好写的白痴船长,字怎么写得那么丑。


                                            丑得他想哭。



                                            收起回复
                                            27楼2014-07-18 18:43
                                              【碎片之十一】




                                              街上人烟稀少,整个七水之都的市民都被聚集在卡雷拉造船公司总部的员工游泳池旁。


                                              冰山市长准备了上好的水水肉,由七水之都最好的厨师来料理,今天将在这里举行盛大的晚宴。白天的时候,人们就坐着绑了节庆丝带的剑鱼出门了。


                                              这一天,就算是外乡人也能享受节日的喜悦。


                                              “是在庆祝设计图终于完成、明年就能完工了吗?”可可罗坐在会客室的椅子上,喝着冰山为她准备好的上等美酒。冰山早些年就在计划着要将七水之都改造为一艘巨船,以免在不断升高的水位中淹没,经过许多波折与失败,总算在今年绘制出了堪称完美的设计图。


                                              最初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几乎所有人都觉得他在痴人说梦,觉得为一件不可能实现的事情努力的他简直愚昧。如今他却能走到这一步……真和汤姆有些像。


                                              冰山没有否认,在奇蒙尼和昆贝面前放下几盘精致的点心。


                                              昆贝一下子开心了起来,拿起糕点就往嘴里塞。奇蒙尼看了一眼贪吃的小兔子,也跟着吃起来。糕点甜却不腻人,奇蒙尼想着晚宴的时候端出去给在外面的剑士吃一些,这种日子岛上的餐馆都关门了,总不能让剑士一直饿着肚子。


                                              她邀请过剑士一起参加晚宴,剑士却拒绝了。


                                              就连跟着她们来卡雷拉造船公司都是极不情愿的,他实在找不到去其他地方的路。


                                              “你可真是大胆啊。”可可罗婆婆在会客室里摇摇晃晃着转了一圈,她以往没有来过会客室,“会客室里就这么光明正大地贴着几个海贼的悬赏令和剪报,像个追星族一样……怎么,冰山,你和草帽一伙很熟吗?”


                                              冰山替少女和她的兔子倒上一杯热茶,也抬头看了一眼墙上贴的东西:“啊,那个……觉得有些古怪罢了。”


                                              “古怪?”可可罗也清醒了几分,像是对这话题来了兴趣。


                                              “事实上,我也不知道会客室的墙上为什么会贴着这些东西。某天早上一醒来就觉得有哪里不对劲,但这些东西很显然是已经贴了一些时日的。”悬赏令上的数字和如今的草帽一伙对不上号,“然而,除了弗兰奇以外,我却一点也没有关于草帽一伙本人的记忆。”


                                              “各种调查显示,他们曾经应该是被整个七水之都熟知的。”


                                              “可以肯定的是,我们每个人都忘记了一些事情。”


                                              这在伟大航路实在称不上是稀奇事。这里什么样的能力者都有,指不定他们便是被谁偷去了记忆,而这记忆究竟重不重要无从判断。


                                              西夫特车站值班室同样有莫名出现的草帽一伙悬赏令,奇蒙尼不知这话该不该说。


                                              “哈哈,还真是有趣。”可可罗打开了会客室的窗户,一阵微凉的风迎面而来,“正巧草帽一伙的罗罗诺亚·索隆就在公司外面,有兴趣和他聊聊吗?”


                                              ……


                                              剑士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又一次迷路了,只感叹着卡雷拉公司怎么这么大。他原本等得有些无聊,想着还是进去坐坐,却一直找不到公司大楼在哪里。


                                              丝毫没有察觉到,不要说进卡雷拉的大门,他根本就离公司越来越远了。


                                              自然也无法体会,下来想将他带进去的奇蒙尼是如何内心暴走的。


                                              剑士从卡雷拉公司总部走到一号船坞,从他们被误认为是谋杀冰山的凶手而藏身的楼顶走到弗兰奇解体屋,最终在那时梅利号停靠的海湾停下。


                                              才终于由“唔,怎么这公司里有好多和我去过的很像的地方”慢慢理解自己迷路了这一点。


                                              水位上升了不少,原本足以放下梅利地方现在只留有一小块落脚地。


                                              夕阳正在慢慢西沉,天空是一片暖橘色。


                                              剑士站在白天与黑夜之间,天空与大海之间,衣角被晚风吹起。


                                              天彻底暗下之后,身后远远放起了烟火。绚烂的色彩在黑夜里绽开,那是晚宴开始了的信号。市民们的欢声笑语一直传到岛的这边,烧烤水水肉的火光染亮了半边天。


                                              剑士在那一小方驻足处坐下,拿出行李里所剩的最后一瓶酒。


                                              他朝着远方的天空高举起酒瓶来,随后往自己嘴里灌了一大口。


                                              “今天的酒很好喝,”他对着漫漫长夜温柔地说,“你也要大口吃肉。”


                                              你最喜欢宴会了不是吗?


                                              “路飞。”




                                              【碎片之十二】




                                              ——你最怀念他的什么?


                                              很多年后的大剑豪,或许会豪迈地喝一口酒,再平淡不过地笑道:


                                              “大口大口吃肉的样子。”


                                              收起回复
                                              28楼2014-07-18 18:44
                                                =================================TBC===================================
                                                这么足的字数有没有看得很爽【不要再自卖自夸了!
                                                今天去麦当劳领了船长回家好开心w 大家明天见><


                                                收起回复
                                                29楼2014-07-18 18:45
                                                  沙发啊哈哈= ̄ω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4-07-18 18:50
                                                    唉,山治那边看得心塞。有点窒息般的忧伤……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07-18 19:17
                                                      看的很爽!路飞艾斯那段好心疼... 最后一句看成今天路飞领便当了好开心..qwq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07-18 20:29
                                                        嗯,很不错的啊,第一段原来死神是艾斯啊,这个真心完全没有料到.....死亡梗怎么说呢,总是逃不脱伤感的氛围,想要形容的时候,总是想起情书.....虽说这两个没多大相干......除了草帽团其他人都忘记草帽一伙特别是路飞的设定感觉很特别啊,死神,罗宾,索隆,罗,山治,对娜美,乌索普部分很期待啊,不知道是不是单独一篇


                                                        收起回复
                                                        34楼2014-07-18 20:37
                                                          被虐QAQ,死亡梗好赞【等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5楼2014-07-18 2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