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吧 关注:1,145,882贴子:23,064,022

(转)罗布泊千年后复苏的G病毒,长生?灾难?它并不是源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虽然是个老话题,不过内容的确很不错,希望大家来捧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8-11 21:02
    自己先二楼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8-11 21:02
      来人了!很少发帖。大家多顶下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8-11 21:02
         “下班了。”大腕拍拍我肩膀,站起来。边往门口走边脱身上的白大褂。
          我垂头丧气的挂上电话。头转向窗户看着外面“又一天过去了!”
          “还联系不上吗?”大腕把白大褂挂在门后面转过头问我。
          大腕问的是我女朋友周子雯,我们在大学时就谈了恋爱。毕业后,我在郑州找到个专业对口微生物研究工作。而子雯选择继续去美国深造。在她出国的前一天我才知道她有很深的家庭背景。父亲是军方高层,母亲是某所大学的微生物资深教授,在国际上负有盛名。
          当时听到这些我就呆了。我一个穷学生找了个具有这样家庭背景的女朋友,这不扯嘛!
          她出国后,我们之间的关系渐渐淡了。本以为像我们这样的条件根本就没有什么结果。她出国这三年我们也很少联系,我也将心思全放在工作上。
          然而一年前她回国了。我们晚上像以前一样坐在学校的操场上,也像以前一样她把头靠在我肩膀上,头发的味道跟3年前一样,没变。
          回国后她靠母亲的关系到北京国家微生物研究院工作。这样的重逢让我欣喜异常,并没有因为相隔两地苦恼。这比以前隔着太平洋比起来简直就算是邻居了。
          然而就在半年前的一个深夜,突然接到她一个电话,她说她要去参加一项研究,最多一个月时间。由于研究需要保密,在一个月内无法联系。那晚她说的非常急,说完这些话就匆匆挂了电话。
          到现在已经整整过了半年时间,我依然还无法联系到她。打到她单位的电话都是说出差。 我也明白像我们这样的工作,有时候为了防污染,防干扰。在做一些研究的时候都会与外界隔绝,禁止使用一切电子产品。除非研究结束走出研究室,否则就是再蹦出来个猛男这次把白宫给炸了她们也得不到一点消息。
          由于这样的研究对研究员来说是全身心立体式的摧残,通常不会超过一个月时间。可这都半年过去了,依然没有一点动静就不正常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08-11 21:03
          “你觉没觉得这不正常?”我转过头看着大腕。
            “刘陨,你没傻吧。”大腕弯下腰摸摸我额头“在几个月前就已经不正常了。”
            我打掉他的手“你正经点。我总觉得这很不对,你感觉这会不会是出了什么意外?”因为我们这行因为各种研究,也经常接触 细菌病毒这类病原微生物,病毒泄露这种事偶然也会发生。记得在学校时,有次我们观察活的炭疽杆菌。当时有个女生可能是听老师介绍了这小东西的可怕,然后紧张。或者是生理期来了,心情烦躁。总之就是把那个小试杯掉在地上摔的粉碎。吓得指导老师当时脸都绿了。之后我们全班都被请进校办医院的隔离病房观察了一个礼拜。这件事对我印象深刻,因此我才有此一问。
            话刚问出来我就心里笑自己傻。人家国家研究院都是些什么人物。怎么会出现这种低级失误。就是真的失误了也没必要隔离这么长时间。
            “肯定是有意外。”大腕笑笑“你也别再抱幻想了,人家大小姐也就是跟你玩玩,玩腻了自然就离开了你。”
            “不可能,如果她想要离开我回国后就没必要来找我,为什么又跟我相处半年才离开我?”
            大腕将胳膊肘支在桌子上托着脸无精打采地说“那时候因为人家刚回国,还没新男朋友。再者对你还有那么一点点情意。谁知道相处半年觉得你还是那副德行,也就没什么留恋的。”
            “我哪副德行?”
            “赶紧走吧,怎么这么多话。”大腕笑笑拉我站了起来朝门外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8-11 21:03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6楼2014-08-11 21:03
              走到研究楼前面的停车场,大腕打开车门问我“晚上带你去放松一下?”
                我摆摆手“不了,没心情。”
                刚说完这句话,我突然感觉背后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盯着我,我猛的转过头,周围都是匆匆忙忙赶着下班的人,没一点可疑之处。我愣愣看了半晌,直到大腕问我怎么回事我才反应过来。
                “没什么”我摇摇头“这几天我总是感觉好像有人在暗处跟踪我。”
                大腕嘿嘿一笑坐上车子,“赶紧跑吧大明星,再慢点狗仔队都赶过来了。”说完他打着车子,关上门。又把车窗摇下来对我说“想开点,再这样紧张下去你就没救了。”说完他发动车子走向研究所大门。
                我呆呆又站了两分钟,也觉得自己疑神疑鬼的可笑。摇摇头,摇掉自己的傻气。也走出大门坐上公交车回家。
                刚进客厅,我就感觉不对劲。愣了几秒,意识到家里好像是招了小偷。虽然不乱,但我还是能感觉出来我的东西被人翻过。一个人在外租房子住了4年,各种物品的摆设我都已习惯,只要有一点的偏差我就能感觉出来。我忙把房间仔仔细细检查一遍,越看越纳闷。我房间客厅卧室包括卫生间的摆设明明都有移动的痕迹,但并不太明显,不像是被小偷翻过的样子。难道是遇见个文静的小偷?
                我也没再检查我到底丢了什么。我知道我房间里最值钱的就是我价值8千多的电脑,而这部电脑依然在客厅的茶几上放着。
                我拿出电话按了 110 ,正想着要不要报个警。正犹豫的时候身后的门被人拍响,有人来。
                我放下电话走过去打开门。门外是一位高挑的美女。确定自己不认识她后,我问“你是谁?”
                “可以让我先进去再说吗?”美女指了指我客厅。
                我让开门口,她也没跟我客气,直接走了进去。走到客厅中间,背着我站定。
                我轻轻关上门,刚转过身子,准备问她是何方神圣。话还没出口,就听见她先开口说话,一句话就把我震蒙了。“你家里是我搜的。”
                我感到莫名其妙,怎么现在做贼的都做的这么理直气壮。搜完我房间,还巴巴的跑过来通知我一下。生怕我不知道是谁干的一样。难道她接下来还要警告我让我以后出门在家里放点现金,别整的像被狗添过似的,连个钢蹦也没有。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8-11 21:03
                还没开始?大家都要洗洗睡了,你还不开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8-11 21:04
                  我正在思考怎么回答这个艳贼,她转过身看着我,丝毫没一点做贼的表情。其实贼做到这份上应该是什么表情我也不知道。
                    “我就猜肯定是个文静的贼。”我也不知道怎么回答,顺口说了这么一句。
                    听到我话,她微微笑了一下。好像要证明她不是一个文静的贼一样对我说“我检查你房里每一样摆设,每一张照片,每一本书,每一个角落。你的生活用品所在位置,床底下角落里掉的小部件我都一清二楚,可以说现在你房间所有物品在那里我比你还清楚。”
                    “啊!”我彻底蒙了。但突然又清醒过来看向电脑。
                    “包括电脑里每一个视频。所有QQ聊天记录”她看我看着电脑又轻轻补上这句。
                    这下我彻底傻了,我电脑里虽然没什么隐私,但是有我在网上下载不少绝对少儿不宜的视频。我不知道那些东西以这样的方式被这个艳贼看到,接下来会有什么后果。就算她把那些少儿不宜全部看完,也没必要再告诉我呀,难道就是想看我出丑的表情?
                    我突然意识到一个很严重的问题“你在我房间里翻……搜了多长时间?”
                    她看了一下表,“从你早上7点半下楼到刚才你走到楼下有10个小时。”
                    我真不知道这艳贼花这么长时间偷偷跑到我家看我那些视频干什么,想看你可以自己上网下载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8-11 21:04
                     “你到底在找什么?”我定下神,揉揉太阳穴问。
                      “周子雯”她平静地回答
                      听到这个名字我大脑突然兴奋起来,“你是谁?找周子雯什么目的?周子雯出了什么事?”
                      “你坐下,我慢慢跟你说。”她指着我的沙发。
                      我疑惑地盯着她,慢慢走过去坐在沙发上。她搬个凳子坐在我对面,从口袋里掏出一个证件递给我。
                      我打开证件,首先看到的是照片,明显是这个艳贼。下面是名字 李晓鳯 所属单位 特别事件调查部
                      我有点反应不过来,特别事件调查部是什么单位?根本没听说过。这跟周子雯有什么关系。
                      她拿过证件,装进口袋对我说“在谈话之前我必须让你理解我的工作性质,以便你对整件事情的了解。”
                      我没说话,她看着我继续说。 “我们负责调查一切特别事件,通常都是**系统无法处理,牵涉特别事物或特别人的事件,或一切无法解释的神秘事件。”
                      我对她的工作性质没什么兴趣,直接问她“这与周子雯有什么牵连?”
                      “因为周子雯所研究的项目。”
                      我搞不懂了。周子雯研究的是微生物。跟特别事件八杆子打不着的事,怎么牵连到了一块。
                      艳贼,应该是李晓鳯这时又从另一个口袋里拿出一张相片放在茶几上推到我面前。
                      我拿起相片,上面是一个椭圆形,上面长满毛刺,下面光滑,在椭圆形的一面尖端还有一个小小的突起。像一只刺猬,但没有腿。
                      我放下照片看向李晓鳯。心中充满疑问。不知道她给我看这个畸形刺猬是什么意思,
                      “这是在放大3万2千倍的显微镜下拍到的。”
                      我突然惊醒,忙又拿起相片仔细观察。边看边自言自语“难道这是……”
                      “这是一种刚被发现的病原微生物形态。我们叫它 G病毒。”李晓鳯看着我面无表情严肃地说。
                      我突然觉得这特别搞笑。把相片丢在桌子上笑着调侃她道“就是能把人搞成僵尸,还乱跑着咬人那种?大姐,那是科幻电影。”说完我又歪头瞟了她几眼“还别说,你如果穿上吊带袜,再把胸挤起来还真像国产爱丽丝。”
                      说完我看她还是那样面无表情严肃地看着我,对我调侃的话毫不在意。我硬是把后面的话咽了回去,收起笑脸盯着她眼睛和她对视。想从她眼睛里看她是不是闲极无聊了,来逗我玩。
                      这样互相对视了一会,我感觉有一股无形的力场压迫的我胸闷。越来压力越大,好像是在逼迫着我相信她的话。
                      坚持了一分钟,在这股力场中我彻底败下阵。我深深喘了口气往后靠到沙发上“暂且相信你,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8-11 21:04
                      我有几个问题。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1楼2014-08-11 21:05
                         她点点头没说话。
                          “第一,我也属于行业内的人,怎么从来没听说过这种病毒?我们单位也算是省级部门,如果发现这种新病毒,不可能一点消息都得不到。”
                          “目前这种病毒还处于保密状态,除了少数一些研究者,其他人不知道很正常。”她往后靠了一下,坐直身子回答我。
                          如果国家发现一种新病毒,在病毒性质没彻底确定前确实不会对外公布。只是在业内小范围观察。如果刚发现对病毒还一窍不通,就对外公布。公众提出诸如此病毒能不能给人体带来病变,有多高的危险性等问题时自己无话可说,那不岂是抽自己的嘴巴嘛!想到这,我默认了她的回答,继续问出第二个问题“这个病毒能不能感染人?”
                          “能”李晓鳯依然平静地回答。
                          “有什么症状?”这病毒能感染人我已经估计到,要不然也惊动不了这个特别事件调查部这帮大神们。
                          “死亡”
                          就这么一个简单的词听的我心猛的揪了一下。我也再坐不住了,站起来继续问“有多快?”
                          “1分钟到1个小时。”
                          听到这,我感觉汗都出来了。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能不能解救?”
                          “目前不能。”李晓鳯依然平静,好像是在说一件不关已的事一样。
                          我再也把持不住,大声呵斥着“这么危险的东西,你们竟然让周子雯参加研究,她才多长的工作经验,她能保护好自己吗?这比让她抱个炸弹跳蹦蹦床有什么区别。”刚说到这我突然想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周子雯参加了这个研究,并且出了事。做病毒研究能出什么事?我不敢再往下想。盯着李晓鳯问“周子雯到底出了什么事?”
                          李晓鳯站了起来,缓缓地说“她失踪了。”
                          听了这句话,我的心放松了一点。失踪好,失踪还可以去找,如果真是感染病毒就没办法了。
                          李晓鳯看我放松下来,也重新坐下接着说“在研究结果即将结束的时刻她失踪了。包括参加研究的所有人全都不见。直到现在没找到哪怕一具尸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2楼2014-08-11 21:05
                          我顿时感觉到问题的严重性。研究个病毒能把研究员全部研究到失踪?这也太不可理解了。我怎么也想象不出病毒跟失踪这两者有什么联系“你们不赶快去找人,找我有什么用?”
                            李晓鳯做了个深呼吸,然后慢慢说出了事情经过“研究是在一个完全封闭的实验室进行,这次研究进行的非常顺利。23天时间就完成了预计需要一个月的项目,并对这种病毒的认识取得重大的突破。重大到负责这个研究项目组的组长根本顾不上脱掉防护服就冲出研究室打电话向上级汇报。”说着李晓鳯又拿出一只像火柴盒一样的物体,按下盒子上方的按键。这时从盒子里传来电话铃声。“这是电话录音。”李晓鳯看看我。
                            电话铃响了两声被接了起来,我听到里面传来一个中年男子焦急的声音,“王院你根本就不知道我在这病毒上发现了什么东西简直太不可思意太不可思意了。 这将是人类文明的重大进步人类文明将因此又上一个台阶这可是很大的一个台阶真想不到这么个小东西竟然这么可爱这么美丽。”这段话一气呵成,连我听的都有点喘不过气。真佩服说这话那人的肺活量。接着我又听到说话的人说完这句话狠狠地咳嗽了起来,紧接着又在急促地喘气。这时电话另一头传来一个苍老的声音。“庞院,你别激动,慢慢说。慢慢说。”这时原本说话那人停止了咳嗽,气也喘匀了。可话又显然不利索了“这个,病毒,它太神奇了。它就是基督,它就是撒旦。”我听到这感到莫名其妙,这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我疑惑地看了看李晓鳯,李晓鳯示意我继续往下听。我只好耐下性子支起耳朵继续听。“嗨,我不知道该怎么对你说,我太激动了。王院,我马上把研究数据给你传过去。太神奇了,太神奇了。”
                            这时又换成了那个苍老的声音“好的,庞院。你马上把数据传过来。这个月辛苦你了,回来我给你庆功。”说完就挂了电话,在挂电话的时候我还听见那个庞院小声地嘟囔,“太神奇,太不可思议了。”然后电话彻底挂断。听完后李晓鳯关了录音,看向我。
                            “完了?”
                            “完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3楼2014-08-11 21:05
                            “然后呢?”
                              “没然后了。直到现在王院都没收到庞院传的数据,那个研究小组就失去了联系,直到现在。那个研究小组就这么蒸发了。”
                              我重重地靠在沙发上,想着刚才听到的那几句对话。很明显,研究小组肯定是在研究时对这个病毒有重大发现,这个发现还可能对人类的文明有明显的促进作用。可在取得成果的时候他们却突然全体失踪,这说明了什么问题?
                              “刚开始我们怀疑他们将研究数据卖到国外,你也知道如果真是能推动人类文明进程的成就,它蕴藏有着多大的价值,没有一个文明社会能经住它的诱惑。可马上我们就推翻这个推测,因为他们中间所有人都是清白的家庭背景。对党对国家绝对的忠诚。还有几个人的背景在国内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力。就像你女朋友周子雯。”说着李晓鳯看看我“接着我们又怀疑他们被国外特务组织绑架。但我们都不希望这成为事实。因为这次研究是属于绝密的,除了少数高层,就连研究员本身都不是太清楚研究的具体事宜。如果坐实这个结果,那将会在政界掀起一场大风波。”
                              “那你们这几个月的调查得到了什么线索?”
                              “一点都没有。”李晓鳯摇摇头。“研究所被破坏的非常彻底,没留下一点有用的线索。”
                              “那你们找我有什么用?”我越来越感到疑惑。
                              “就在我们焦头烂额的时候,半个月前。周子雯的母亲林教授接到她的一个电话。”
                              “哦”我顿时打起了精神。
                              “据林教授所说,当时周子雯非常的焦急。只是说研究小组成员除了她其他人已全部遇难,研究数据现在在她手中。指定让你去找她,她只交给你一个人。并指出只有你才能找到她。”
                              “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这就是我来找你的原因。”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4楼2014-08-11 21:06
                              我刚出生那年,老爷子帮我找了一个方圆几十里路都威名显赫的算命大师给我相面,大师说我面相很好,有帝王之气,长大以后出入都有车,走哪都得摇旗呐喊,频繁进出豪华酒店及名胜古迹,无论走到哪里都有一大帮人紧紧跟随!光阴似箭,岁月如梭,我后来误打误撞成了导游………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8-11 21:06
                                我心里的疑惑更重。为什么要交给我?我真不知道对于这样的事我能帮上什么忙。“她人在那?”我问
                                  “我不知道。”
                                  “不知道?那让我去那里找?研究所在那你总知道吧!”
                                  “这次研究是在四川蒙顶山进行的,由于之前我们对这病毒没有太多了解。没考虑它能引发的影响,在防护上大意导致这次事件。”
                                  “怎么会在那么偏僻的山区进行?”我心里纳闷,就算是高致病性的病毒,也没必要劳师动众的跑到那种地方研究。
                                  “这个我也不太清楚,可能是那边的环境气候适宜这种病毒的观察。毕竟这也不属于我的职责范围。”
                                  “那你知不知道周子雯为什么要把研究数据交给我?怎么说我也算个局外人。在见你之前我还根本不知道这个病毒的存在。再者我只是个平头百姓,就算真牵涉上间谍战之类的阴谋,让我参与进去不是坏事了吗?”
                                  李晓鳯也疑惑地摇摇头“这个我也想不通。按道理你是个局外人,不应该把你也牵涉进来。我刚听到这个消息也是疑惑万分,当时还怀疑你暗中跟周子雯有什么协议。可通过这段时间对你的观察,发现你根本对此也一无所知,也不知道周子雯这么做到底是卖的什么药。我想只要找到她,一切都会有答案的。”说完李晓鳯看看表,“你准备一下,一个小时后有车接你去机场。我现在要赶回北京做一点安排。咱们在四川见。”
                                  李晓鳯根本不等我表态就做了我的决定。站起身作势要走。我忙说“等等,最后一个问题。”
                                  李晓鳯疑惑地看看我。
                                  “听你说的意思对我的观察已有些天,可我怎么一点都没感觉有什么不正常?你们是以什么方式观察我?”
                                  李晓鳯转身走向门口边开门边说“我想这个你不会愿意知道的。”然后回头对我一笑“另外,穿过的衣服最好及时洗,别堆积的时间太长。味道真的不好。”说完她皱皱眉头走出去把门关上。
                                  我看她出去。伸手摸摸头,都是什么莫名奇妙的。猛然一下想到点什么,走进卧室看了一眼。角落堆的脏衣服确实不少。心想这艳贼确实厉害,查人底细查的这么透彻。现在我连穿什么样的内裤她都一清二楚,这还不被她牵着鼻子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8-11 21:06
                                   我也没什么东西可以收拾。既然知道周子雯出了事,就是李晓鳯不来找我,我也要过去看看。可我总感觉事情不太对。至于那点不对,我没有一点头绪。
                                    我了解的信息太少了。不管怎么样赶紧先找到周子雯,也不知道她这段时间到底处在怎么样的环境中,受了多少罪。越想越觉得头疼。我干脆不再去想。洗了把脸,刚翻出一套换洗衣服电话就响了,接我的车子到了楼下,赶紧匆匆忙忙下了楼。
                                    司机送我到机场,马上有个带墨镜的人领我上了飞机。飞机上我试探地问墨镜一些问题,想从侧面多了解一些信息,谁知道墨镜一言不发,一直闭目养神。我讨个没趣,索性也闭上眼,心里安慰自己。等找到周子雯,一切都能搞明白。也不用急于一时。
                                    在双流机场下了飞机,墨镜领我上了机场出口的一辆霸道。司机带我们直接朝雅安开去。
                                    车子没进雅安县城,直接驶进山里。晚上也看不清窗外,我就靠在座位上闭目养神。思索着周子雯留下的话。为什么只有我才能找到她?难道是给我什么暗示?可我实在从这句话里得不到启发。难道周子雯在跟我玩藏猫猫?可这动静也太大了。
                                    大概走了一个多小时,车子又转到一条比较颠簸的路。虽然坐的是霸道,可我感觉并不比小时候在老家坐的拖拉机舒服。我再也静不下心。抓住扶手努力使身子摆动幅度小一点。
                                    就这样走了两个多小时,在把我颠散架前终于停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08-11 21:06
                                     我打着摆子下了车,用力揉着大腿,借着车子灯光我看到周围是几所农舍。应该是到了一个小山村。
                                      墨镜下车走进车灯前面的一个院子里,这时院子里的房门打开,出来一个老者。他们就站在房门前滴滴咕咕也不知道说些什么。
                                      说了大概有两分钟。 墨镜回头招招手,示意我过去。我走到他面前,他指了指旁边一间房子对我说“你先进那个房间休息一晚,等明天其他人赶到我们就进山。”
                                      我没说话,只是点点头。这两个小时的山路颠的我话都不愿意说话。回车里拿出我的小背包跟着那位老大爷进了房间。
                                      老大爷打开房间的灯,我四下看了一圈。房间里除了一张床,一张古旧的小桌子,其它什么都没。但打扫的干干净净。
                                      “大爷,这是谁的房间?好像没人住,怎么收拾的这么干净?”
                                      大爷见我问他,忙回答我,“这是我儿子的房间,他这些年一直在成都做工,房间也就一直空着。本来这穷乡僻壤的地方长年也不见一个外人,自从山里建了考察站,倒是偶尔有人来,我就把这个房间收拾了一下给政府的人偶尔落脚。前段时间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这人就多了起来。我就天天把这个房间打扫干净。随时留着。”
                                      老大爷的话有很重的四川口音,我听不太清,不过大概意思我倒听出个八九不离十。
                                      老大爷顿了一下又说“你先休息一下,我去给你们先整点吃的。”说完就转身走了出去。
                                      我丢下背包坐在床上靠着被子看着屋顶心想 看来李晓鳯在这几个月里已经派了不少人来此搜索。按道理这么长时间的搜索就是山上有多少老鼠窝也能查的明明白白,怎么她还一点线索都找不到呢?
                                      我细细把李晓鳯的话又从头想了一遍,实在是没发现一点可疑之处。唯一可疑的是周子雯,她让我过来肯定有什么目的。到底是什么呢?她能打电话给她母亲说明她现在还是行动自由的。但为什么她还待在山里不出来?
                                      我真是一点头绪都没有。越想越乱,人们常说关心则乱,旁观者清。这个时候如果能有个人帮我分析一下,我想肯定能找到一些蛛丝马迹,也不会让我这么困惑。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08-11 21:06
                                      正想着,墨镜端着一盘青椒炒鸡蛋,一盘烧饼走了进来。后面跟着那司机。看到吃的,马上感觉自己确实饿的难受。下午下班到现在还没吃过一点东西。
                                        墨镜把盘子放在桌子上,说道“吃点东西好好休息,明天其他人就会赶到。”说着拿起一个烧饼放进嘴里啃了起来。
                                        我走过去也拿起一个烧饼边吃边问“你们晚上住那里?”
                                        “时间不早了,我俩就在车上睡。”
                                        我感觉有点不好意思,三人一块来的。我睡床他们却睡在车上。“要不再问老乡要套被褥,咱们打个地铺。”
                                        “不用了。”说完墨镜又专心致志吃起东西来。我跟他这个人也没什么好说的。3人默默吃完东西,墨镜收拾了盘子走了出去。
                                        我关了灯趟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老是想着明天会是个什么情况。好不容易睡着,却一个接一个地做梦。一会梦见周子雯被困在一个枯井里,哭着让我救她出去。一会又梦见她被人绑架,绑匪要用我来换她。最后还梦到李晓鳯带着我历经千难万险,翻过N座山头,终于在山里找到了她。我忙跑过去抱住她问为什么让我过来。她却哭哭啼啼地说自己脚崴了,走不动,让我来背她出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9楼2014-08-11 21:07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08-11 21:07
                                            我揉着胳膊看他们忙碌着。他们摆弄的东西大部分我都不认识,有的在调一个像是电台的东西,还有两个人围着一口像是卫星接收器的大锅在调整方位。这些东西我不会用也不懂。看了一会感觉没劲,就站在村口看四周的风景。
                                            蒙顶山从卫星图片上看,山顶岩石排列的形状酷似一个带着羽毛冠的人物造型。因此吸引不少游客。除了这些,蒙顶山上所产的蒙顶茶更是给蒙顶山每年招来很多国内外茶文化爱好者。
                                            而我们现在所处的位置是在蒙顶山的背面。这里就不是游客们随便能到的地方。我以前也没来过这里,只看过来这里玩的同事带回去的相片。但我自己感觉比起风景,还是这背面的风景迷人。
                                            我爬到村子外面的一个大石头上。整个村子都尽收眼底。总共只有三五十户人家。点缀在这一面的山坡上。给人一种世外桃源的感觉。
                                            直看到中午,李晓鳯的人喊我过去吃饭,我才依依不舍地走进村子。
                                            李晓鳯递给我一个饭盒问我“是不是急着进山?”
                                            我点点头
                                            李晓鳯在我身边的一个石头上坐下,打开自己的饭盒用勺子捣着里面的米饭说“我能理解你的心情,但根据这几次的搜索。我们也发现了一些不可解释的线索。”
                                            “嗯?”我看着李晓鳯。
                                            李晓鳯抬起头看着前方“我们发现了周子雯的踪迹,很奇怪。”
                                            “那一点奇怪?”
                                            “她在向山的深处走。”
                                            我也感到奇怪“她想干什么?”
                                            “不知道。我们顺着她留下的痕迹搜索,可山里的情况太险恶,我们折损了一些人手。”李晓鳯顿了一下“所以我们这次要准备充分了才能进去。”
                                            听到这个情况,我又感到强烈的急迫。既然山里那么危险,周子雯还要进去干什么?我现在是一点也待不下去,急着进山找她出来,搞明白这些事。可是转念一想。搜索队为了去找周子雯,已经在山里出现了伤亡。周子雯虽然要找,可他们的生命也不是泥捏纸糊的。看来我也不能太由着自己的性子来。几个月时间都过去,也不差这两天。我这样安慰着自己。
                                            这样一想,心里也稍微得到一点安慰,没了刚才那么焦急。我打开饭盒。不管再怎么样,饭还得吃。要不怎么会有力气去找周子雯。
                                            第一口饭还没送到嘴里,突然又有一个饭盒递到我面前。我抬头看见是白大褂。没来得及问他是什么意思,白大褂另只手挠挠头说“炒猪肝。给你,补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2楼2014-08-11 21:08
                                            第二天天刚亮。江排长的兵都已收拾妥当。我们简单吃点早饭。大部队浩浩荡荡朝山里出发。由于携带物资比较多,车又进不去。整个山村就十来头骡子,也被我们租借一空。幸好现在不是农忙时间,村民们也乐意借给我们。再者李晓鳯给的租金足够再买一头骡子。
                                              由于任务的保密性,我们没有雇佣村民做向导。因此这些骡子都是这些当兵的来牵。走在路上我还在感慨,还真难为了这帮当兵的,个个多才多艺。连骡子都牵的这么好。
                                              一路无话,虽然沿途的风景都很不错,但我也没心思欣赏,咬着牙跟他们赶路。下午5点多时赶到研究站。研究站在一个小峡谷里。旁边还有条小河,环境挺不错。但是现在研究站已成了一片废墟。
                                              我喘着气问李晓鳯这是怎么回事,这看起来像是被炸药炸的。有不少大的水泥块都被炸飞十几米远。
                                              李晓鳯没回答,墨镜对我说是他们引爆了自毁装置。当时建造研究站时就考虑到可能的突发情况,因此装上炸药。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4楼2014-08-11 21:08
                                              李晓鳯四下看了一会把我们叫到一起。又做了一次任务分配。由跟江排长一起来的李班长带领一个小队就地驻扎。做预备力量。看管我们暂时用不到的装备。并在此建立信号站始终与我们保持联系已防不测,其他人尽量多带食物和必要的装备,明天一早出发。然后她看向江排长“武器怎么样?”
                                                江排长回答“全部按照你的吩咐,主武器95式人手一把,子弹200发。手雷、闪光弹各一箱。”
                                                我顿时听傻了,这是搜索队吗?怎么听起来像是突击队。装备这么强的火力难道是打算顺道去抄钻山豹的老窝?
                                                李晓鳯看出我的不解对我说“山里有些情况我不知道怎么对你说,但你马上就能见到,到时你就不会感觉我小题大做了。”说完他转向江排长“武器马上发送到所有人员手上,手雷一人两颗,闪光弹三颗。”说完看看我和白大褂“他们两个没碰过枪,就不用发了,但必须安排人24小时保护,不能出一点差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5楼2014-08-11 21:09
                                                小说?



                                                   --来自助手版贴吧客户端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6楼2014-08-11 21:09
                                                  “放心”江排长拍拍胸脯。“这帮小子全是部队里的尖子。个个心理素质过硬。要是出了问题你枪毙我。”说完江排长转过身喊“谢迁,侯天你们两个过来。”
                                                    我转过头看着他的方向。正坐在石头上聊天的两个人忙站起来走了过来。江排长指着我和白大褂对他们说“以后他们两个就交给你们俩两个保护。不能出一点差错。”
                                                    其中一个看了我俩一眼说道“排长,大老远的你让我们做保姆呀。”
                                                    “少废话,他们如果出一点差错,你们两个也就别让我动手,自己把自己毙了。“
                                                    “是,排长。保证完成任务。”说着他俩同时举手敬礼。
                                                    “好了,你们去休息吧”江排长支走他们转过头对我们说“不好意思。这些尖子都是眼高于顶的,在部队里谁都不服气,军功拿了不少,脾气也不小。”
                                                    李晓鳯点点头“很好,我就需要这些有能力的人。你也让他们早点休息,过了今晚从明天开始就不会这么轻松,也该考验他们的能力了。”
                                                    “是”江排长敬个礼,转身过去安排部下扎营。
                                                    我转过头看着他们有的在扎营,有的从箱子里拿出枪,一支一支发出去。我突然有了一种特别兴奋的感觉,有这么一支强悍的底子,在这丛林里还能有什么危险?我现在反而有点期待能遇到点什么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08-11 21:09
                                                    第二天一早。吃了点随身带的行军干粮。每人领了个背包。我打开看了一下里面只有一些食品,和一个睡袋。我四下打量了一番。好像除了我,其它人背包的分量都不小。白大褂的背包看着跟我的差不多,但他还背了个急救箱。就连李晓鳯也是全副武装。我心里明白他们这是在照顾我,虽然心里有点不舒服,但我也没敢有什么想法。我知道自己的身体素质比起他们差得太远,如果强行背上20公斤,我也就不用进山了。
                                                      李晓鳯留给李班长11个人做为第二梯队,负责接应,我们沿着发现周子雯线索的方向出发,由参加过前次搜索的墨镜带路。
                                                      我和白大褂走在队伍中间,谢迁和猴天跟在我俩后面说说笑笑,说的都是在部队上训练或者出任务时遇到的事。为了拉近点我们之间的关系,我也偶尔插上两句话,听他们给我讲一点部队中训练的一些趣事。
                                                      交谈中我才知道他们并不是本地驻扎的部队,而是驻扎在云南怒江的中缅边界,经常协助当地**进山追缴毒犯。说到这提起了我的兴趣。我在中学有个很要好同学叫谢宁。由于家庭困难,考上大学后,家里付不起学费,四处借钱给他凑学费。但他最后一咬牙,撕了入学通知书。毅然报名参了军。下连队后也被分配到云南中缅边境,具体那个地方我不太清楚,只是偶尔有联系。我们两家也距离比较近,每年我总要回老家两趟,他父亲身体一直不好,每次回家我都会去看望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08-11 21:09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29楼2014-08-11 21:09
                                                        我忙问他们认不认识这个人,他们两人一听说我是谢宁的朋友,马上对我肃然起敬。谢宁跟他们虽然属于同一个部队,但驻守地不在一块。不过一般训练或演习时倒经常在一起。在部队中谢宁现在已是英雄的代名词。按照猴天的说法,由谢宁带队端掉的制毒窝点没十个也有八个。亲手击毙的境外贩毒份子都赶上一个加强排了。然后猴天靠近我小声地说“境外的大毒枭悬赏7位数要他的人头。”
                                                          我听了感到特别惊讶,这是我的同学谢宁吗?我记得在通电话的时候问过他在部队混的怎么样,他总是回答我说还行。如果猴天说的是事实,那可真不是一般的还行了。我忙又提出几个谢宁比较明显的身体特征向猴天确认一下。
                                                          猴天思索了一会点头说“按照你说的特征,基本上都符合了。但他屁股上到底有没有做痔疮手术后留下的疤痕,我还真不知道。”说着停了一下看了一眼谢迁又说“要不这次任务结束回去以后我让谢迁去偷窥一下谢教导洗澡。”
                                                          谢迁听到这话顿时破口大骂“你这死猴子,净出骚注意。如果谢教导发现我偷窥,还不把我当做毒贩子处理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0楼2014-08-11 21:10
                                                          我们接着又聊了些其它的.这时我才知道,这个看起来瘦不拉叽的猴天,竟然还有非常过人的能力。据谢迁介绍,在新兵一次丛林集训休息时,其他人都累的倒在地上喘气,这厮竟然没什么事不说,还爬上树活逮下来一只猴子。从此在部队上得到一个赛猴子的外号。可由于叫起来不怎么顺口,战友们显得这个外号也不响亮,干脆就自发把赛字去掉,直接叫他猴子。
                                                            听到这顿时让我刮目相看。能上树活着逮下来一只猴子,那可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猴天挠挠头,嘿嘿笑笑“那是碰巧的。我拿块石头砸猴子,把那猴子吓傻了。一头栽了下来,要不怎么逮的住。”
                                                            我们又随便聊了一会。山路越来越难走,我也没有了力气再插话,一边在听着他们两个说话,一边咬着牙坚持着走。到后来连听他们说话的力气都没了。深一脚浅一脚踩在落叶上艰难前进。
                                                            江排长他们常年在在丛林里追缴毒贩,对搜索也比较在行。他们在前面仔细搜索着可能供人落脚的地方,因此我们的行进速度也不是很快,也给了我一些喘气的时间。
                                                            就这样搜索了一天,天快黑时找到一个峡谷里的一片空地。他们忙着搭帐篷,做饭。我和李晓鳯,江排长,墨镜,猴天一起爬上峡谷上方观察地形。
                                                            站在上方,墨镜拿出平板电脑,调出我们所在位置的卫星地图。看了一眼,又拿出望远镜四下观察一阵说“根据周子雯留下的痕迹,她应该是朝着北方走。”
                                                            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由于树冠的遮挡,全是一片绿色,根本看不到一点其它的东西。
                                                            “由于这里的气候适宜,植被特别茂密,以后的路将会非常难走。”墨镜指着北方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楼2014-08-11 21:10
                                                            看这情景比我们今天走过的路要难的多,我越来越觉的事情太不简单了。深山里面的危险除了野兽毒蛇毒虫,按照四川的气候情况,这山里面说不准还会有障气,周子雯一个弱女子,是怎么克服这个恐惧呢?她有什么非去不可的理由要往山里走?
                                                              我愣愣地看着远山发呆,只到猴天推推我,我才反应过来,看看其他人都已开始往回走。我摇摇头无奈何地赶了上去。
                                                              回去的路上,我问猴天“你说一个女孩子,有什么理由要一个人进这么深的山?山里有什么东西这么吸引着她?”
                                                              猴天摇摇头,很认真地说“俺爹说过,女人的心思你永远猜不到。所以,我才不去想她为什么来这种鸟不拉屎的地方,领导既然命令我找到她然后带她出去,我就只管先找到她,找到她人了,不就什么都知道了。”
                                                              说到这,猴天好像突然想到点什么,愣了一下又说“哥,我想起来了。”
                                                              “你想起来什么?”我忙问。
                                                              “我记得小时候,在我们老家的十万大山,我经常听村里的老人说,在大山的最深处总会有一些山魈修炼成精。这些扁毛畜生做畜生做的烦了,成精后就想试试做人的滋味。可它们不敢出山啊,所以就在山中找个地方学着人类盖房子。可房子盖起来后没女人可不行,这时的它们可瞧不上它们以前毛不拉叽的同类啦。怎么办呢?只好整天暗地里守在山口,看见落单的女人就抢回去给它们做压寨夫人,我们哪里都发生好几起这样的事了,你看那个周小姐会不会也是这个情况,被一个成了精的山魈抓起来了?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08-11 21: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