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吧 关注:1,146,364贴子:23,063,349

回复:(转)罗布泊千年后复苏的G病毒,长生?灾难?它并不是源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在我即将坚持不住的时候,谢宁恰好摆脱掉围攻他的狼,看到我这边情况危急,来不及赶过来相助,随手甩出一根钢钉。
  钢钉从狼的左耳射入,直至没顶,整根钢钉射进狼的大脑。狼痛的惨叫一声,跳起两丈多高,又重重摔在地上不再动弹。
  我趁机将手臂从狼嘴里拉回来,但手臂已经被狼牙咬出好几个破洞,还在不停地往外冒血,整只胳膊只感到一阵酸麻,没有其他的感觉。
  狼群好像看出了谢宁身手了得,了解了他的危险性,马上对他重点“照顾”。一只狼从背后无声无息地朝他扑上去,谢宁感受到背后的危险,微微移动身形,狼的攻击出现偏差,没有直接咬到谢宁的脖颈,只咬到他的背包。
  虽然只是咬到背包,谢宁仍被狼的体重压的身子向后仰,一下子重心不稳,差点摔倒。另外两匹狼看到有机可乘,一左一右呈剪刀形向谢宁扑上去。
  千钧一发之刻,谢宁大喊一声,猛的往后倒着跃起,带着巨大的狼躯跳到空中,在空中调整好姿态,将狼躯压在身下重重砸落。
  这匹狼被谢宁加上背包已接近二百斤的体重从空中重重砸在身上,顿时闷哼一声,不再动弹,但是狼嘴依然死死咬住背包不放。
  谢宁躺在地上,看着已冲到他身前的两匹狼,屈起腿以后背支地向头的方向一个倒着的翻滚,顺利地脱下背包和枪,蹲在地上。迅速从腰间抽出匕首,从两只狼夹击的空隙中堪堪避过,然后快速地将匕首刺入其中一匹狼的脊椎,不待狼发出惨叫声就将匕首拔出,飞起一脚将狼躯踢飞几米远,然后又迅速冲向另一匹狼。
  在狼群攻击谢宁的同时,好像也发现我的威胁力比较弱,并没有将我放在重点,只有一匹狼围着我打转,伺机下口。
  如果在正常情况下,解决这匹狼我自认还是有这个能力。可现在右臂受伤,只剩下左臂连枪都提不稳,别说解决狼,就是防守也有点困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0楼2014-08-14 20:42
     周禹看到我的处境,有心上前帮忙,可他自顾不暇,被狼缠的脱不开身,只好把他的拐杖向我丢过来,让我防身。
      我看到周禹扔给我的拐杖,忙伸手去接。可这些狼简直都已成精,战场上的细微变化把握的如此精准,在我接到拐杖的这一瞬间,这匹狼就已经扑到我身上,带着强大的惯性将我扑倒在地上,拐杖也被压在身下。
      狼在我背上死死压着我,我也没多少力气站起来,也不敢回头看,只好凭感觉躲避着不让狼咬到脖子。
      狼找住目标,第一次向我脖子咬来被我躲开,它不死心地用前爪扒着我的脖子,瞬间将我脖子处抓出几道血痕,疼的我吸进一口和着沙子的凉气。
      虽然此时危在旦夕,但我思维还相当清晰,我知道在这样的状态下根本坚持不了多久,也别指望他们会上来帮我,此时只能靠自己想办法。
      可我浑身已没多少力气,翻身将狼推开不太现实,而且这样危险性也太大,万一被狼抓住空隙咬到我脖子,这条小命就算交待在这了。
      正不知道怎么办,我突然看到拐杖上的电流开关就在我手的旁边。我大拇指急忙扶到开关上,想按又不敢按。这电流到底有多强我是一点都不知道,只是在蒙顶山时看到用这个电猴子时猴子皮开肉绽的样子,估计这电流不会弱。现在我和狼这么近距离的接触,拐杖还被我压在身子下面抽不出来。如果按下开关,电流必须要从我身上传达到狼的身上,首先遭到电击的必定是我,搞不好就连我一起给电烤了。
      正在这样想着有什么办法可以只电到狼不电到我,可身上的狼并不给我思考的时间,反而加重力道在我肩膀和脖子处使劲扒。一阵阵疼痛传过来,我觉得不能再想了,再晚一会估计脖子就要被抓的稀烂,那时候不用狼下口咬自己就得先行完蛋。
      我咬着牙,把眼一闭,手指朝着开关按下去,边按边想‘死就死吧,被电死总比被狼咬死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1楼2014-08-14 20:43
      刚打定这个主意,耳边猛然听到一声巨大的爆炸声,炸起的沙子将脸打的生疼。我不知道这是谁引发的炸药,正要转过头去看,突然一个人影扑倒在我身边,我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将我翻过身子抱起来,边抱还边激动颤抖地拍着我脸说“你不能有事,我知道你没事,你只是在睡觉……”
        这时我才看清这是周禹,虽然他脸上包括全身满是混合着血液的沙土,额头上还有伤口向外冒着鲜血,我还是一眼认出他。并没有计较脸被拍的生疼,心里暗暗感动,看来周禹还真不是把我当做自己的筹码,他是真把我当做朋友看待。
        周禹刚说半截话,看到我正瞪着眼直勾勾看着他,硬生生把后面的话吞回肚子里,迎着我的眼神疑惑地问“你在干嘛?”
        这时我从思绪中回过神来,随口回答他说“睡觉。”
        说完这两个字,我看到周禹的面部表情不停地在快速变化,脸色一阵青一阵白的,也不知道到底是高兴还是难过,是兴奋还是愤怒,遂感叹人脸就这几个小小的器官,竟然能这么快速地组合出这么多精致的表情。
        我正看的新奇,周禹猛然将脸一板,重重把我摔在地上,抽出我身下压着的拐杖又冲向狼群,临走还不忘扔下一句“你大爷的。”
        重伤未愈的身体被周禹这么一摔,我顿时感到全身无处不疼。我咬牙撑起身子,看到他们已渐渐掌握主动权,在对付狼群的同时,渐渐向我这边靠拢过来,将还坐在地上的我围在中间。
        这时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装死了,忍着浑身的疼痛站起来身子。
        站起来后,我发现每个人身上全都带伤,索朗更是腿上被撕掉一块肉,鲜血淋漓的。奇怪的是杨灵身上却无一处受伤,虽然也沾上不少沙土,但一点血迹都没有。
        他们组成圆形防御阵型将我围在中间,缓缓向小桥靠近。这时他们都已经端起枪射击,狼群根本近不得身,形势瞬间转变。此起彼伏的枪声中,周围的狼群不断被击毙,连逃跑的机会都没有。
        眼看危险已渐渐解除,杰拉德不时地转过头看向我,眼里充满疑惑。
        移动到小桥边时,狼群基本上被消灭殆尽。大家停下射击,看着满地的狼尸,还有两具俄国人的尸体,心中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正在看着遍地的尸体发呆,普布大叔忽然凑到我耳边轻声说“小心杰拉德,他已经注意到你。”说完这句话,普布大叔转身向桥上走去。
        我不知道普布大叔突然对我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杰拉德已发现我身体的异状?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2楼2014-08-14 20:43
         我抬起胳膊看着右手臂上被狼咬破的伤口,这时伤口已经愈合一大部分,估计用不了多长时间就能完全愈合。
          看着伤口越来越小,我心里很不是滋味。难道杰拉德看出来我这个体质,想要对我不利?普布大叔为什么这么忌讳他?跟我说句话都要偷偷摸摸,他在防着杰拉德什么呢?他跟杰拉德在一起又是怎么回事?
          越想越想不通其中的问题,我转身跟上普布大叔,打算问个明白。就算杰拉德反对我也不怕,现在的情况他绝对不敢跟我们动手。就是想玩什么阴谋更不可能。有周禹在,吃亏的只会是他自己。
          我紧赶两步,追上小桥。这时我才看清这座桥是一座石桥,桥面一米多宽,一直延伸至湖中心小岛,桥下面每隔三米左右就有一个石礅扎在水底,支撑着桥身的重量。也不知道这座桥是什么时候修建的,直到现在依然结实耐用。
          我刚踏上石桥,突然一道白影从我头顶一跃而过,转眼就落在最前面的普布大叔面前。
          我只看见这怪兽身形高大,比起杰拉德毫不逊色。像人一样直立的站起,浑身长满白色的长毛。
          还来不及仔细打量,怪兽突然张嘴大叫一声,声音洪亮穿透力强,震得耳膜生疼。我伸手刚将耳朵堵上,怪兽大手一挥朝着普布大叔拍过去。
          普布大叔看到怪兽,吓的浑身颤抖不已,根本就忘了躲闪,被怪兽一巴掌拍出十几米远,落在远处的湖中。
          这时我才看到怪物的脸,毛绒绒的极其丑陋,但与人类的脸至少有八分相似。可以说把杰拉德穿上一件毛皮大衣在各方面都与怪物类似。
          “喜马拉雅雪人?”我身后的索朗看到怪物脸时惊呼。
          听他这么一叫,我也发觉这东西真的与传说中的雪人一个摸样,只是在网上看到的图片都是浑身黑毛,这白毛的还从来没见过,也不知道这家伙这个时候蹦出来拦在我们前面是想劫道还是怎么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3楼2014-08-14 20:44
          这时我突然想起,在风口砍断我们绳索的人与我面前这个雪人及其相似。难道就是他砍断了我们的绳索?我心里大惊,原来它早已在暗中跟着我们,可为何偏偏等到这时候才攻击我们?它的目的是什么?
            顾不上再研究野人的目的,我还担心着普布大叔的安慰,急忙看向普布大叔落水的地方。这个湖泊的水不浅,普布大叔显然又不会游泳,在水里不停地扑腾。
            周禹看到这个情况急忙脱下外套,准备下水救人。可他还没走到水边就看到普布大叔身边的水花一翻,露出一个又扁又宽长满獠牙的大嘴,正是我们先前遇到相似塘虱的怪鱼。
            怪鱼不由分说一口将普布大叔的整个上半身咬在嘴里拖向湖低,瞬间鲜红的血液就将水上染成一片鲜红。
            我急得直跺脚,但也没一点办法。岸边的人一看这情况肯定凶多吉少,也顾不得是否误伤到普布大叔,急忙端起枪向怪鱼沉下的地方开枪射击。
            这时雪人已趋进到我身边,没有丝毫犹豫它就伸出宽大的手掌朝着我兜头拍下。我只感觉到一股强烈的劲风袭来,条件反射地弯下身子,堪堪避过这致命的一击,雪人的手掌直擦着我头发呼啸而过,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这时我也顾不得普布大叔是生是死,便匆忙后退两步。
            雪人见我想要逃跑,迅速朝我扑来。它的速度太快,我连抬起枪的时间都没有,只感到眼前白影一闪,雪人又趋进到我眼前,伴随着雪人难听的嘶叫声,又向我拍来一掌。
            我正不知该如何是好,突然身后响起一声枪响,子弹掠过我的脖子在雪人的胸口处炸出一团血花,强大的劲道将雪人击退两步。抓住这个机会我又急忙后退几步,退下石桥,抬起枪不由分说照着雪人射出一梭子弹,瞬间将雪人的胸口打成马蜂窝,雪人惨叫一声迎面倒在石桥上,身子下面流出一瘫污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4楼2014-08-14 20:44
            看着躺在石桥上的雪人尸体,我心里还在砰砰砰的乱跳,刚才实在是太危险了,只要我反应稍微慢那么一点,现在早就被雪人拍成肉馅。
              雪人渐渐停止抽动,杰拉德吩咐身边的一个佣兵上前查看它是不是真的死亡。这个佣兵提着枪小心地走上石桥靠近雪人,看雪人的样子已是死的不能再死,用脚踢着雪人的腿也没一点反应,放心地转过身招呼我们。
              就在这个时候,意想不到的事发生了。本来已死透的雪人忽地站起身子,双臂呈拥抱状向着这名佣兵的两个太阳穴方向击来。
              佣兵没做出一点反应就被雪人击中两边的太阳穴,鲜血马上顺着五官向外喷发,我好像看到他的头部已经被雪人强大的力道击的变形,扁了不少。
              雪人拍死佣兵后,丝毫不能减轻它的愤怒,双手抓住未曾跌倒的佣兵尸体肩膀用力一扯,硬生生把佣兵的尸体撕成两半,内脏肠子等器官哗啦啦掉了一地,恶心的我差点没当场吐出来。
              雪人甩开被撕碎的佣兵尸体,仰天大吼一声,用它那沾满鲜血的丑陋面孔瞪着我们,嘴里不停地发出沉闷的吼声。
              我看到这时雪人胸口的枪伤正在快速愈合,新生的肌肉竟然把早已射进体内的子弹给顶了出来,掉在地上叮当做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5楼2014-08-14 20:45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了!喜欢的朋友多回复下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6楼2014-08-14 20:45
                虽然我来的很晚,但是经验还是带走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17楼2014-08-14 21:33
                  每一个点击,每一张推荐,每一个收藏,每一条书评,都是对作者的支持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319楼2014-08-14 22:04
                    @天蝎猫在路上 使用神圣的挽尊卡挽回他的尊严!效果:魔天记吧经验+1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0楼2014-08-14 22:05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1楼2014-08-15 03:23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2楼2014-08-15 07:20
                          继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3楼2014-08-15 07:21
                            不错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4楼2014-08-15 12:01
                              虽然不知道楼主说了些什么但好像很厉害的样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5楼2014-08-15 12:02
                                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这个怪物竟然也跟我一样,有自愈的能力,并且它的能力显然要比我牛逼的多,想杀死它并不容易。
                                  就在我们惊讶的时候,背后忽然又传来两声尖锐的吼声,我忙转过头去看,在远方的丛林里又钻出两个高大的白影,以极快的速度向着我们冲过来。
                                  “妈的,居然还有。”周禹大骂一声急忙抬枪瞄准身后,可那两道白影速度太快,周禹连瞄准都做不到,气的又破口大骂。
                                  这时前面那只雪人又大吼一声,猛的冲下石桥扑向人群,我们急忙散开,躲避着它的攻击。
                                  慌乱中只听见谢宁大声喊着让我们赶紧冲上小岛,只有利用石桥有限的宽度阻击雪人,想办法把它们逼到湖中。
                                  可这只雪人好像看出我们的用心,拦在我们和石桥中间,死活不让我们上桥。
                                  周禹一看这样可不行,遂打开他拐杖的的电流开关冒死冲向前朝着雪人戳去。
                                  雪人根本不知道电为何物,看到周禹泛着蓝光的拐杖,只是用手轻轻一波,打算挡开他的袭击。
                                  它的手掌刚刚接触到拐杖,顿时被强大的电流传遍全身,全身不住的颤抖。
                                  周禹看它中招,马上收起拐杖,边向石桥上跑,边让我们赶紧丢炸药,炸了这孙子。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6楼2014-08-15 12:20
                                  谢宁摸摸身后,这时才想起背包刚才被狼群突袭时丢在了地上,慌乱中也忘了去捡,炸药可全是在他的背包里。现在我们距离背包至少有几十步远,回去捡已来不及。
                                    这时托夫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一个黑乎乎的铁陀子,仍到雪人的脚下。我见过这东西,是他们埋在坡道上的地雷,早上托夫拆地雷时我见过。
                                    地雷刚好扔到雪人脚下,托夫一边让我们赶紧上石桥,一边抬枪瞄准。
                                    随着枪响,地雷猛烈地爆炸,直接将边上还在不停的颤抖的雪人炸的粉碎。这时另外两只雪人已冲到近前,被爆炸引起的冲击波裹住又重重地摔回去。
                                    我们没兴趣看爆炸的效果有多么强烈,心中一阵感叹,终于为普布大叔报了仇,扎起头沿着石桥向小岛跑过去。
                                    跑到一半时,我回头看,那两只雪人已经从爆炸中恢复过来,又快速追向我们,照它们的速度,我们还没跑上小岛就要被拦下来。
                                    我急忙叫住在托夫,让他想办法把桥炸断,这样才能拖住它们,至于怎么回去就不是现在考虑的。
                                    托夫并不赞同我的自断后路办法,他让我们先过去,留下杰拉德和他一道阻击雪人。
                                    我以为他要在杨灵面前表现他的英雄气概,想要出言阻止,可他与杰拉德急速的对话我一句也听不懂,也插不上话。
                                    对完话后,也不理会我询问的眼神,托夫又拿出一个地雷,稍微地弯下腰瞪向正飞驰而来的雪人,而杰拉德也端起枪,凝神地看着他的动作。
                                    我看到雪人距离我们越来越近,可他们仍然一动不动,急的我正想开口催促,这时托夫动了。只见他用力将手中的地雷朝着雪人丢过去,地雷在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向前飞出二十多米,迎向疾驰过来的雪人。我心里恍然大悟,原来他是想用地雷砸雪人啊!可又仔细一看地雷并没有瞄准雪人,而是朝着湖中落下去。
                                    我心里大急,这个牲口看起来挺像那么回事,手法怎么这么臭。扔的倒是挺远,可没准头有什么用。
                                    我看着地雷朝着雪人的一侧落下,偏差足有一米。我暗骂一声正准备撒欢子继续跑,这时杰拉德的枪响了,在地雷与雪人相交成一条直线的时候,杰拉德准确无误地开枪击中地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7楼2014-08-15 12:20
                                    地雷立即爆炸,两个雪人还没明白过来这是怎么回事,就被冲击波卷起甩到空中,然后重重地摔到十几米外的湖中。
                                      到这时我才知道他们是在配合玩的是这一出,各方面竟然把握的如此完美,遂又暗中为他们竖起大拇指,这一手漂亮。
                                      两只雪人被震落湖中后不停地在扑腾,显然不会游泳。正所谓祸不单行,一旁的怪鱼被它们剧烈的动作吸引,纷纷跃出水面向着它们扑去。
                                      我没心思观看这场人鱼大战,急忙加快步伐朝小岛跑去。等我们全都安全登上小岛,湖里仍然翻动不已,看来这两只雪人确实厉害,身在水中依然那么强悍。
                                      小岛面积不大,像是一个整体的大石头,只有在连着石桥的一面有一块空地,其余全是十来米高的石壁,在空地正对着桥的位置,有一个石门,石门虚掩着,露出一小条门缝。
                                      谢宁小心翼翼地走近石门,四下检查一番确定没什么机关之类的,用手试着推动石门,可石门太重,谢宁渐渐加大力气,到最后使出吃奶的劲也推不动石门分毫。
                                      石门不大,只够两个人站的位置,谢宁看自己一个人难以推动石门,便招呼一边人高马大的托夫过来帮忙。
                                      托夫走过去,一把推开谢宁,抖抖身上的肌肉,两只手按住石门用力往里推,可石门依然纹丝不动。托夫看石门这么不给面子,索性脱掉已被狼撕拦的外套,光着膀子咧着嘴上前推。托夫胳膊上的肌肉相当发达,一块一块真像是棱角分明的石块,这还是我除了在电视上第一次在现实中看到这么结实的肱二头肌。
                                      可任凭托夫如何的咬牙切齿,肌肉上的青筋根根暴突,浑身已渗出豆大的汗珠,石门却依然纹丝不动。
                                      当我看得吃力,暗中给托夫加劲时,周禹扒在我耳边小声窃笑着说“这**,竟然没看出来这门不是用来推的。”
                                      我惊讶地看向周禹问“你怎么知道?”
                                      周禹白我一眼,让我看石门下方的两边洞壁。小声地在我耳边说“你看石门两边都有划痕。如果我没猜错,这道石门中间有道轴连接上下,必须推石门的边缘才能令它旋转,这**使牛劲推石门中间,能推的开才怪。”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8楼2014-08-15 12:21
                                      “你为什么不告诉他呢?”我问。
                                        周禹看着我奸笑一声说“不急,这大笨熊不是想出风头吗?爷就好好看他出够风头。”
                                        我暗暗赞周禹够卑鄙,反正我也看这帮俄国人不太顺眼,特别是这个托夫,整天色迷迷地看着杨灵。虽然我对她没抱什么幻想,但是既然在一起就相当是自己人,自己人被老外无理,迫与形势,这么点小事我们也不能与他计较,可有机会看到他出丑,我当然不会错过机会,更不会出言提醒。
                                        托夫咬牙狂叫半天,最后累出满头大汗,最终果然没有推动石门分毫,反而力歇趴在石门上大口喘着气不再动弹。
                                        周禹看他像死狗一样趴在石门上不动弹,遂走过去,一把将他拉开,蹲在地上仔细观察石壁上的划痕。
                                        周禹确定完毕,看来的确如他所料,这石门是旋转的。周禹站起身子,技巧地推着石头边缘的位置。虽然已找到开门的方法,奈何石门确实太重,当初安装石门时,估计也没有设计滑道之类的省力装置。周禹用尽力气,才将石门推开一道刚能容人通过的空隙。
                                        托夫在旁边看的直砸吧嘴,他怎么也想不到自己累的脱力也推不动分毫,这小子体型看起来还不够他玩的,竟然能轻易将石门推开。
                                        我看着他那可笑的表情,心中暗暗高兴,也不理会他,径直走过去观察石门之内的洞穴。
                                        洞穴里透着一股阴冷之气,黑乎乎的看不清。我拿出手电筒照向里面,发现里面空间相当大,手电筒照明范围有限,还是看不清深处。
                                        杰拉德看到这情况,也不甘落后,大步走上来用力扳住石门将洞口扩大。可他们带的强力探照灯在其他佣兵身上,其他人也已经遇难,探照灯已丢失,只好打起手电带头向洞里走去。
                                        反正我们也都得进洞,洞里有什么危险早晚都要经历。也没人拦着他,便互相对视一眼,就都跟在杰拉德身后走进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9楼2014-08-15 12:21
                                         洞里什么都没有,空荡荡的。沿着通道没走多远,就已经到底了,可洞底的情景让我们惊讶不已。
                                          洞低的空间豁然开朗,与我们在蒙顶山遇到的山洞内部很相似,只是这个洞穴的最深处的大厅里又有一个垂直向下的洞穴,这个洞穴直径足有十几米,几乎占据整个大厅的所有空间。
                                          我们走到洞穴边缘向下看,下面一片漆黑,手电筒的光芒好像被黑暗吞噬,照不到底部,也不知道这个坑有多深。周围的洞壁上全是明显的铲印,不排除是人力修造。沿着洞穴的周围有阶梯盘旋而下,阶梯修建在洞壁上,随着阶梯的向下延伸,洞穴下面的直径也逐圈减少,最后隐没于黑暗中。
                                          我们互相交流一下眼神,谁也不知道这个下面到底有什么玄机,更不知道魔国当初修造这样的工程出于什么目的。
                                          但是既然是人力修建的,就不会太深。我们拿出一些荧光棒,扭亮后扔下去,试探一下洞穴究竟有多深。
                                          荧光棒很快跌落到底,躺在洞穴的底部发出渗人的蓝光。我们目测距离顶多不过二十米,并不算太深,可挖掘这样规模的洞穴,在两千年前也算是大工程了。
                                          我们站在洞穴边缘处商量下一步怎么办,照目前的情景,下去洞穴底部已是无可非议的事。但是下面情况不明,有什么危险还不得而知,在下去前必须做好万全的准备。
                                          在洞穴上面,我们把武器弹药重新整理一遍,弹夹全都压满子弹备好,把一些不必要的东西全部丢掉,尽量轻装。
                                          收拾完武器后,开始整理各人身上的伤口。除了索郎腿上被咬掉一块肉,伤口比较大外,其他人都没什么大问题,简单消毒后,每人打上一针抗生素完事。
                                          看着给索郎包扎伤口的杨灵浑身上下没一点受伤的地方,我疑惑地问谢宁她是怎么做到的?难道是东方不败化妆来的?还是这里的狼不近女色。
                                          谢宁见我问到他,顿时脸涨的通红,咧咧嘴傻笑一声走向一边,不回答我的话。
                                          看到他的表现,我更加的疑惑,不就问他个小问题,怎么连脸都红了?
                                          我心里感到非常的好奇,只怪自己身手太差劲,被狼群突袭时,连小命都差点保不住,也没注意到其他人,不知道这到底是什么原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0楼2014-08-15 12:21
                                          好奇心只要一滋生,不查个究竟是很难平复下去的。我忍不住这难耐的滋味,转去问周禹。
                                            听完我的问题,周禹死死瞪着我一言不发,急的我快跳起来时,他开口说“还不是因为你那个飞刀朋友,像护犊子一样死死护着她。”说着又瞪向远处的谢宁,那眼神好像能吃人一样。
                                            这时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这个情况。随即又心里又暗暗骂谢宁这王八蛋,真是见色忘友,他妈的到底是保护谁来着。回去以后非得好好找他谈谈,我总觉得他对杨灵动心不合适。
                                            一切准备就绪,杰拉德带头从阶梯处向洞穴的深处出发。我担心索郎的伤势,让他留在上面接应,不用下去。可索郎死活也不愿意,他甩甩腿说“没事,这点小伤还影响不了什么,都到这里了,不下去看看多遗憾。大不了走慢点。”
                                            我看他走动几步,也没什么影响,也不再坚持让他留在上面,心中不停地感慨真是好奇心害死猫。
                                            我们担心这里的阶梯年久失修不结实,遂拉开队形,每人相距三米以上逐个向下走。但事实上这里的阶梯虽然历经千年,依然结实牢固,没一点松动的迹象。
                                            没多久我们都已全部下到洞低,洞低处的直径比起上面小了一半还多。照这样看,洞穴的形状呈喇叭状,不知道当初他们这样修建是故意为之,还是根据原有地形改造。
                                            在洞底,我们打起手电筒仔细打量。只有在一边的洞壁上有一道石门,其外再无任何发现。
                                            这次托夫学的机灵很多,不再上前出丑,只是安静地站在一边看我们检查。
                                            石门的一侧洞壁上,有一块石头明显的凸起。周禹走上前摸着石头,仔细检查一番疑惑地说“这道石门是以机关驱动,可机关修建的如此明显实在少见,看来当初设计这个机关的目的并不是想要保守秘密,可那又为什么非要大费周章修建机关门呢?”
                                            我知道周禹的意思,如果不是想要保守秘密,根本不需要修建机关门。因为修建机关门的过程相当复杂,牵涉到好多比如杠杆,滑道学等原理,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修建成的。
                                            疑惑归疑惑,我们在外面也猜不出什么,只有打开门进去瞧瞧。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1楼2014-08-15 12:21
                                            周禹又仔细检查一下机关的开关,确定没什么问题后,伸手按下开关。
                                              随着开关被按下,石门处传来一阵震动,从石门上面的缝隙处,不断落下灰尘,我们急忙后退两步,避开灰尘,看着石门缓缓打开。
                                              石门打开时的动静大的出乎我们预料,感觉整个洞穴都在微微颤动,照这个动静估计,这个石门的重量必定相当惊人。
                                              足足颤动了五分钟,石门才停止颤动完全打开。待灰尘散尽,我们过去查看,发现这个石门足有十米的厚度,现在已完全镶入一侧的石壁内,露出一条走廊。可我看到在走廊的尽头还有一道石门拦路。
                                              “乖乖,这道石门肯定有几十吨重。”周禹看着石门惊叹道。
                                              我拍拍他指着走廊里面说“你先别感叹这个,后面还有一道门呢。”
                                              周禹转过头看向走廊深处的第二道石门,满脸惊讶地说“什么意思?这些死鬼们在这玩三重门?”
                                              我们走进走廊,走到第二道石门前面。从外表看,这道石门与前一道没什么区别,它与第一道石门相距一米多的位置,而它的开关,就在这个空间的洞壁上。
                                              对于古人设置两道石门的用心,我们谁也猜不透,不知道他们如此做的目的。
                                              想不通归想不通,既然开关设置在明处,必定有他的道理,待我们走进去,才可能洞悉古人的用心到底为何。
                                              想到这,我们没再犹豫,周禹动手又按下这一个开关。
                                              这道石门开启的动静与上一道一样。一阵震动过后,依然是灰尘漫天,几分钟后灰尘散尽,我们定晴一看,后面竟然又有一道石门挡道。
                                              我马上对周禹伸出大拇指说“你真是神才,果然是三重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2楼2014-08-15 12:22
                                               刚听到这句话,周禹突然大喊一声“不妙,快退出去。”
                                                可我们还没来得及做出行动,突然整个走廊突然激烈地颤动起来,晃的我们站不住脚,洞顶的灰尘也不断撒落,荡的我们满头满脸。在颤动中,第一道石门迅速地恢复到原位,将我们后退的路彻底封死。
                                                这一下还没完。第一道门恢复原状后,第二道门也开始悄然关闭,我们吓得出来一身冷汗,这道门如果再关闭,那我们正挤在走道中间,还不被夹成肉饼了。
                                                幸好这道石门关闭的相当缓慢,与开启它时一样,需要好几分钟才能彻底关闭,我们还有点时间想办法逃生。
                                                我们首先想到的是石门的上方,好些电影里描述的遇到这种情况都是从这里逃生,可仔细观察后发现石门顶端距离洞顶最多只有几公分高的空隙,别说是整个人,进去一条腿也困难。
                                                除了这里,只有在两道石门中间有一米多长的空隙。可这点空隙也起不到什么作用,如果石门关上,这么一点空隙我们7个人也能挤得下。不过这样一来,我们就没有一点活动的空间,最后还得活活憋死。想到那样的死法,还不如直接被石门夹死来的痛快。
                                                我们将走道内所有地方检查一个遍,再也没用可供我们逃生的通道,看见渐渐逼过来的石门,顿时心急如焚。
                                                这时周禹抽出登山镐,跑到石门中间的空隙处抡起登山镐砸向石壁,边砸边说“目前只有一个办法可以试试,只要能砸破石壁后的空间,我们才可能有生路。”
                                                我们明白他的意思,石门开启时是完全镶进石壁内的,这说明石壁后面必定有一个大的空间,如果能砸破这个空间,我们就不用被挤成肉饼了。
                                                想通这一点后,我也拿出登山镐,可没等走到洞壁跟前就被托夫一把夺过去,这家伙虎背熊腰的,力气大的很。边嘟囔着登山镐太小,边用力往石壁上砸。
                                                登山镐精钢的刀刃锋利异常,正适合开凿石壁。可缺点是它太小,用起来也不甚方便,可除此之外我们也没有其它的工具。
                                                在石门关闭一半左右时,洞壁上才被托夫凿出一个碗口大的小坑,也不知道这石壁到底有多厚,看来我们想凿传这个石壁也不是太容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4楼2014-08-15 12:23
                                                 杰拉德看得心浮气燥,马上从子弹袋里将子弹全部拿出来,在衣服上撕掉一块布料,让我们全部帮忙把子弹壳撬开,把火药全部倒出来。
                                                  他是想用子弹里的火药做炸药,可我记得托夫的背包里应该还有一个地雷,他们那种地雷威力相当大,何不直接用地雷炸开洞壁。
                                                  谢宁边拆子弹壳边回答我,他们那种地雷威力虽然大,但是必须要靠外力引爆,现在我们的空间这么狭小,别说引爆它的人会有危险,其他人难免受到波及。
                                                  虽然我拆子弹壳的速度不行,可其他人个个都是玩枪的行家,不一会就拆出不少火药。杰拉德将火药装进烟盒内,然后连接上引线,我也没看清他是怎么做的,很快就将一个烟盒大的炸药做成功。他将炸药放进托夫挖出来的洞里点上引线,催促我们赶紧躲开。
                                                  这时石门留下的缝隙刚好够像他们这样的体型通过,如果再晚十几秒,估计连躲避都成了问题。
                                                  我们刚躲进石门的缝隙,炸药就开始爆炸,等不急硝烟散尽,我们全部钻出去缝隙,再晚的话就不容易出来了。
                                                  可第一道与第二道石门中间就这么点地方,我们所有人挤进去后,就像被装进罐头里一样,一点也不能动。
                                                  洞壁上已被炸药炸出一个锅盖大小的洞,洞的另一边确实是一个不小的空间,看到这个情况,我们松下一口气,看来是猜对了,不需要被憋死在这了。
                                                  我们吸气收腹,尽量靠着另一边,给杰拉德和托夫腾出一点地方让他们扩大洞口。这个洞壁虽然有好几分米厚,但已经被炸药炸的开裂,再加上这两个力大如牛的猛男,不一会就把洞口扩大到我们能自行出入的规模。
                                                  进到洞内,我看到这里面的空间比外面的走廊还要大,地上全是滑槽,用来移动巨石。
                                                  我们从石壁内的空间走到第三道石门后面,发现这第三道石门已是最后一道门,门后面就是石墙,再也不能通行。
                                                  谢宁从周禹手中拿过来登山镐敲着石墙仔细听过声音后说“这堵墙比较厚,没大量的炸药很难炸的开,我们还要想其它的办法。”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5楼2014-08-15 12:23
                                                    接着他又跑到第一道石门前敲打一番,回来摇摇头说“两面都一样,我们只是换个地方被困而已,想出去也不行。”
                                                    周禹这时轻笑着说“既然已走到这里,岂有再被困的道理。我们现在身处机关内部,只要找到机关的启动方式,就能重新打开石门,我们就自然脱困。” 我们觉得他这个方法可行,遂分头在里面找起来。
                                                    地上的滑槽里是大量的小石球,石门在这些石球上滑行能减少大量的摩擦力。而石门之上,则镶有几根水桶粗的青铜杆,用以推拉石门。沿着青铜推杆往里面看,则是密密麻麻的众多细一点的杠杆,和青铜锁链还有类似齿轮一样的东西连接在一起,组成一套庞大的机械装置看的我眼花缭乱,半天也分不清这些东西到底是怎么互相作用的。心中暗暗惊叹,古人的智慧真是不可小窥,这些装置如果不是在这里亲眼见到,我根本不会相信这是真的,这简直就像是现代工业机械的原型。
                                                    足足在这个迷宫般的机械装置中找了几个小时,在第一道石门处的周禹大喊,他好像找到类似开关的装置了,他喊托夫过去搭把手,让我们其他人都集中到我们进来的地方,以防有不测。
                                                    看到我们全部就位,周禹和托夫对着这些装置忙活起来,两分钟后,我感到脚底一震,三道石门同时缓缓地开启。
                                                    周禹和托夫跑回来和我们站在一起,几分钟以后,三道石门全部打开,我们钻出洞壁外的走廊,已看到走廊的尽头出现一个石室。我们互相交流一下眼神,谁也没说话,同时向着走廊尽头的石室走去。
                                                    进入这个石室,首先进入我们视线的是房间中间一个一米高的石台。石台只有脸盆大小,上面就放着和蒙顶山发现一样材质的黑玉魔鬼像。这个雕像与那个造型不同,虽然同是雕刻着张牙舞爪的魔鬼,但这个雕像呈卧倒状,体积也明显比蒙顶山那个要大上一些。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6楼2014-08-15 12:24
                                                    一看到雕像,杨灵和杰拉德眼中就霎时冒出贪婪的金光,同时快步走向石台,伸手欲抓。
                                                      “别碰!”在他们的手几乎就要碰到雕像的时候,谢宁猛然制止。
                                                      我们都被谢宁这一大声吓的不知所措,转过头愣愣地看着他。
                                                      谢宁用手电筒照着我们对面的墙壁说“你们看这些画。”
                                                      石室的墙壁上绘着一幅色彩斑斓的壁画。壁画非常大,占据了整整一面墙壁,壁画上了色,历经千年竟然毫不褪色,依旧鲜艳如新。
                                                      画中画着一个房间,在房间的中间也有一个石台,石台上面也供奉着一个‘黑玉魔鬼像’,与我们现在见到的一模一样。在石台旁边,一个神色肃穆的人正将手按在魔鬼像上,他的手不知道什么原因,被绘成鲜红的颜色,好象在流着鲜血的样子。而围在石台一周,盘腿坐着八个长者,微闭双目,双手合十放在胸前,做出礼佛的样子。
                                                      “这好像是个仪式。”站在石台旁边的杨灵说“他们好像通过‘黑玉魔鬼像’在做着什么。”
                                                      “做什么呢?”我心里想,不过肯定这不是在做好事。
                                                      “难道是僵尸生产线?”周禹皱着眉,仔细看着壁画“他们通过仪式制造僵尸。”
                                                      听他这么一说,杨灵和杰拉德又同时被吓的退后几步,急忙离开‘黑玉魔鬼像’附近。
                                                      我急忙用手电对照着画中人物的位置看向四周。原本是长者的位置,竖立着高大的石棺,我一数数目,正好八个。石棺没盖,每具石棺中站立着一具高大的尸体,身上穿着厚重的青铜盔甲,脸上都覆盖着面具,盔甲上刻着奇怪的花纹,造型非常奇特。
                                                      我们走进最近的一口石棺,发现尸体头上的盔甲被铸成一个魔鬼的造型,面具则是魔鬼的脸,上面的五官雕刻的极度逼真,面具上面连个眼洞都没用,在眼洞的位置雕刻着邪恶的鬼目,这幅盔甲不像是让人穿的,更像是件摆设道具。
                                                      周禹用拐杖轻轻戳着面具,面具竟随着拐杖的戳击轻轻晃动,似乎是活动的,周禹试着拨动面具,发现这个面具可以向上挑起。挑起面具,后面是一张干瘪的人脸,皮肤呈酱紫色,紧贴在头骨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7楼2014-08-15 12:24
                                                      看到这样的面容,我的心不由自主地加快跳动。这与蒙顶山的僵尸猴何其相似,难道这也是一具僵尸?
                                                        周禹示意我检查一下死尸的皮肤,我心里千万个不愿意,但也不好推辞,抽出匕首小心翼翼地向着死尸靠近。
                                                        匕首戳在死尸的脸上,我居然感觉有点软,这皮肤竟然还有弹性。
                                                        周禹看到死尸的脸随着匕首的按动竟然微微凹陷,顿时脸色发青,他示意我后退,自己也将拐杖收起,喃喃地说“我们要尽快离开这里。”
                                                        这里的人都没有见过僵尸,不知道这东西的厉害。但我和周禹却是切身体会过,虽然那只是些瘦小的僵尸猴,但是那恐怖的样子以及强烈的攻击性到现在仍让我们不寒而栗。
                                                        其他人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是看到能把周禹吓成这个样子,也猜到这些尸体肯定有古怪,谁也不想在这个石室多逗留,都只想着赶紧拿了‘黑玉魔鬼像’走人。
                                                        杨灵看过壁画,知道‘黑玉魔鬼像’也有古怪,不敢直接伸手去拿。遂解下背包,把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地上,用背包直接扣在魔鬼像上装起来。
                                                        刚装起雕像,杨灵突然“咦”的一声说“这里有具尸体。”
                                                        我们急忙走过去,发现在石台背面的地上确实有具干尸,这具干尸身上还穿着羊皮袄,斜靠在石台上。
                                                        我们走过去查看,发现这具干尸的胸口裸露在外,胸部下陷严重,估计是当初被重物击打而死。
                                                        索朗看到这具干尸,脸色一变马上俯下身子,在干尸的胸口摸索。
                                                        “这熊孩子,连具尸体都要非礼吗?”周禹看到索朗的异常动作,不解地说。
                                                        索朗没理睬周禹,他很快从干尸的羊皮袄里摸出一本羊皮书卷。我探过头看到书卷上面写满类似第三道石门上面的古藏文,疑惑地问索朗“这是什么东西?”
                                                        索朗翻看几页皱着眉说“这是圣者手写的经书。”说着他急忙在干尸身前下跪,行了一个五体投地的大礼,嘴里还不停地念着什么。
                                                        我们被索朗的异常惊呆了,待索朗行完礼站起来,迎着我们询问的目光说“这就是传说中剿灭魔国巢穴的圣者,原来传说全都是真的,圣者竟然死在了这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8楼2014-08-15 12:25
                                                        我们没人对索朗的话产生怀疑,毕竟没有事实的依据也就不会有传说。周禹上前拍着索朗肩膀说“你小子这次发达了,带回去圣者遗留的经书,也够你得瑟几年的。”
                                                          索朗面色沉重地收起经书,叹口气说“既然传说都是真的,那我们就有义务毁掉魔国的巢穴。”说着四下看去,好像在找毁灭这个石室的方法。
                                                          周禹指指房顶说“你别找了,我们现在的位置正处于湖泊的地下,你上去把房顶开个洞,我保证这个地方永远不会再重现天日。”
                                                          周禹的话刚说完,我听到一声拉动枪栓的声音,紧接着就听见杰拉德说“很好,你们就留在这里跟这些尸体作伴,我们就不奉陪了。”
                                                          我们急忙转头,看到杰拉德和托夫正拿枪对着我们,我惊讶地问“你们要干什么?”
                                                          杰拉德还没有回答我,周禹冷笑着说“这还看不出来吗?他们反水了。”又扭过头说“爷早就知道你们不可靠,想不到你们这么快就急着撕破脸面。”
                                                          杰拉德冷笑一声“废话少说,你们都给我把枪卸掉弹夹放在石台上,谁敢有任何让我误会的动作,我会毫不犹豫地开枪。”
                                                          此时此地我们也没什么办法,只好按照他说的,将枪卸掉弹夹放在石台上。
                                                          看到我们照他的话做,杰拉德满意地示意托夫将枪收起来。
                                                          托夫扫视我们一眼,走过去将我们的弹夹全部装进自己的背包,然后逐把拆掉撞针,也放进背包。
                                                          见托夫收完战利品,杰拉德用枪指着周禹说“把拐杖也交出来。”
                                                          周禹无奈地把拐杖也放在石台上,托夫一把抓过插在自己腰间,然后走向杨灵,一把夺过杨灵的背包,顺道在杨灵脸上捏了一把,嘴里还用生硬的汉语说着“对不起了美人,我也舍不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39楼2014-08-15 12:25
                                                          杨灵并没在意托夫拿走她的背包,反而伸出手拂过鬓角的乱发,无比妩媚地说“托夫哥哥,难道你真的狠心把我们丢在这里吗?”
                                                            这句话听的我不由的打个寒战。我看到托夫猛然楞了一下,然后淫笑着对杨灵说“宝贝,你如果选择跟我们走,我会保住你这条命的。”
                                                            我旁边的谢宁听到这句话,马上就想冲上去撕拦托夫的嘴巴,杰拉德立即将枪对准他,警告他不要轻举妄动。
                                                            看到托夫还在与杨灵调笑,杰拉德板着脸喝出一连串俄语,好像在训诫托夫,托夫不敢违背,只好对杨灵做出一个无可奈何的手势,走回去站在杰拉德身后。
                                                            杰拉德看着我们奸笑着说“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对我的手下做过些什么,看在我们曾经是伙伴的份上,我不杀你们,你们如果能活着出去,我也算对得起你们了。”
                                                            我听的咬牙切齿,这也太王八蛋了,竟然还是对得起我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没皮没脸的人,丛林这么危险,如果没了武器,我们如何能走的出去。
                                                            正想着我们该怎么办,杰拉德突然将枪管指向我说“你要跟我们一起走。”
                                                            “我?”我惊讶地看着他们。
                                                            “对”杰拉德依然奸笑着说“想不到失去一个普布,上帝又送给我一件功劳,你可值大价钱。”
                                                            原来普布大叔提醒我的就是杰拉德已发现我的秘密,可当时意外发生的太快,我还没来得及细问,普布大叔已遭遇不测,要不然我也能多注意杰拉德一点。
                                                            我正准备要问他们带我走要做什么,突然听到身后‘当当’的响起几声类似金属摩擦的声音,声音还没落四周又陆陆续续响起金属摩擦的‘当当’声,杰拉德大吃一惊,转头四下望。
                                                            他刚把头转向一边,谢宁瞬时抓住机会,闪电一般冲向杰拉德。
                                                            杰拉德还没看到是什么东西发出的声音,就被谢宁一记重拳击中脸部,痛苦得一个趔趄,差点摔倒在地,旁边的托夫还没来得及有所动作,谢宁猛然一个转身,闪电般的出腿,一脚踢中托夫下颚,将托夫硕大的身躯踢的凌空跃起,吐出几颗和着血的门牙,重重摔倒在地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0楼2014-08-15 12:25
                                                            “这样不行,我们得先冲出去再想办法。”周禹看枪击不见效急忙说。
                                                              现在这些铜甲尸可能是刚复活过来,行动还比较缓慢,我们正好可以趁此机会冲出去。时间一长,它们变的像僵尸猴一般灵活,我们就麻烦了。想到这,我不再犹豫,趁着铜甲尸还没有围拢,马上从铜甲尸中间的缝隙处穿过,向走廊跑过去。
                                                              我们陆续从铜甲尸身边跑过,铜甲尸见我们要逃,随手一抓,正好抓到最后面索朗的背包上,接着向后面一甩,将索朗生生被扯了回去,重重地撞在石台上面。
                                                              我们听见动静,急忙转过头看,索朗正靠着石台吸凉气,表情痛苦,看来被摔的不轻。而石台的另一面,另外的铜甲尸也已靠近,距离石台只有几步远。
                                                              看见铜甲尸不断向索朗围拢,周禹也知道情况不妙,他本来想叫谢宁过去救人,却看到他正傻傻的呆在那不知所措,只好对我大喊“我引开这个王八蛋,你快去把他拖过来。”
                                                              刚说完话,周禹急步向前一脚踹向铜甲尸的背部。这一脚对铜甲尸没有丝毫影响,反而激怒铜甲尸,转身抓向周禹的腿。
                                                              周禹赶紧收腿闪向一边,将拐杖的电流开关打开,泛着蓝光的拐杖直接戳到铜甲尸的脖子上。可铜甲尸对于强烈的电流没一点反应,抬手抓住拐杖一头,用力一扭,顿时将精钢所制的拐杖扭成麻花状,随手从周禹手中夺过去,丢在一边。
                                                              周禹心疼的直骂娘,扑过去拣起拐杖,发现这拐杖已成一根废铁,再也不能使用。
                                                              “你敢蹂躏爷的宝贝,爷让你断子绝孙。”周禹满脸悲愤地扔掉拐杖,大骂一声,抬腿就照着铜甲尸没有青铜甲防护的胯下踢去。
                                                              这一脚周禹可是用上了最大力气,连吃奶的劲都使上了,可他忘了,这铜甲尸根本就不是一个活人,用对付人的弱点对付它怎么可能会有作用,这一脚倒是痛的他自己抱着脚哇哇乱叫。
                                                              趁着这个机会我已将索朗扶起来,刚站起身子,我就感到身后一阵劲风,顾不上向后看,急忙托着索朗闪向一边。刚闪过去,就看到身后的铜甲尸一拳击空,砸在石台上,将石台的上半部分砸的粉碎。
                                                              我看的暗暗心惊,这东西竟然这么大的力气,如果不小心被它碰到,岂不是碰哪碎哪。
                                                              这时其它的铜甲尸都已围了上来,我不敢再耽误时间,拖着索朗急忙向走廊跑过去,边跑边招呼周禹赶快撤退,我们顶不住这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43楼2014-08-15 12: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