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天记吧 关注:1,146,365贴子:23,063,424

回复:(转)罗布泊千年后复苏的G病毒,长生?灾难?它并不是源头…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只见他快速拉起弹弓,我还没看清楚就已经将一颗石子打了出去。其中一只野鸡马上被打的跳起来,又一头栽倒在地。另一只也惊的往旁边的灌木从跳了一步,正好被灌木从遮住了身影。
  “不好”他低呼一声,我没看清他是怎么移动的,身子猛地朝侧方跨过5米左右的距离,在他身子前方正好有丛1米多高的灌木从。只见他身子根本没有停留的意思,到灌木从跟前时猛的一跃而起,侧着跳起身从灌木从上翻了过去,人还在空中时就打出了弹弓,身体在空中转了一个360度的圈,双脚稳稳落在灌木丛的另一边。
  落地后,他笑嘻嘻地走过去拣起那两只野鸡,朝我丢过来“赶紧去宰洗干净烤上,小爷正饿着呢。”
  我看的膛目结舌,他这一套动作简直太利索了,这得需要多少年的苦练才能达到这个地步,难怪李晓鳯不怕野兽敢在小溪边露宿,感情这家伙本身就是一超级野兽。只可惜有这么好的身手,人品却……
  我们拣了不少干柴在那块大石头上点起篝火,这个超级野兽又打到一只兔子,我在小溪里洗干净放在篝火边烤着。
  李晓鳯把她衣服洗干净放在篝火边,裹着那个变态带的睡袋,我们默不作声地围着篝火吃着烤肉,那变态拿出一个半斤装的酒壶递给我说“驱驱寒气。”
  我接过来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喝。我一直对他还抱有戒意,他的东西在潜意识里我始终有一些排斥。
  他看我拿着不喝,笑笑说“怕有毒?”
  我顿时觉得他太小看人了,不能被这种人看扁,何况现在还有李晓鳯在旁边看着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0楼2014-08-11 21:22
    我拿起酒壶放在嘴边一仰头猛灌进一大口,顿时一股像点着火的酒精一样的东西顺着喉咙滑了下去,我喉咙一热,赶紧放下酒壶,感觉胸口像烧着火一样难受,接着就猛烈的咳嗽起来,酒顺着鼻腔直向外喷。
      我揉着头,半天才让自己恢复下来。然后泪眼模糊地看着正在一边笑嘻嘻地看热闹的变态问“这是什么东西?”
      他依然笑嘻嘻地看着我“烧刀子,70度的。”说着他也拿起酒壶送到嘴边喝了一口,然后拍拍我肩膀说“够爽快。”
      我厌恶地挥掉他胳膊,揉揉还在发酸的鼻子。
      “你来这到底是什么目的?”沉默被打破后,李晓鳯直接问他。
      “我想你应该能猜到。”那变态放下酒壶,收起了笑脸,一本正经地说。
      李晓鳯仔细想了想问“难道这片丛林里真有东西?”
      “嗯”他点点头“我们有确凿的证据断定这里有超出我们理解范围的东西。”
      “是什么东西?”
      “目前还不清楚,但我想周子雯的失踪肯定与这件东西有关。”
      听到周子雯的名字,我顿时瞪大了眼睛,仔细听他们的对话。
      “我想我们可以合作。”李晓鳯仔细想了一会,做出决定。
      “你凭什么跟我合作?”他依然显的市侩。
      李晓鳯冷冷地盯着他说“就凭我们两个人。”
      那变态突然仰头冷笑起来“就凭你们两个……”话刚说一半,他看李晓鳯面色不改仍死死地盯着他看,他闭上嘴又转过头盯着我看了一会,好像在权衡得失,好一会才下定决心地对李晓鳯说“好,我答应你。”说完脸色变得特别狰狞“但是如果我发现你敢玩爷,爷会毫不犹豫地宰了你。”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1楼2014-08-11 21:22
      李晓鳯坚定地点点头,没说话。
        我马上浑身特别的不自在,忙对李晓鳯抗议“其实我们不必跟这个变态合作,我就不信我们少了他还不行了。”
        李晓鳯看着我还没说话,那人先开口“你叫谁变态呢?我不信没了我你们能躲过那些猴子的袭击。”
        李晓鳯摆摆手示意我安静下来说“目前我们没有别的选择,我们彼此合作只会对双方都有利,你难道不想尽快找到周子雯?”
        “可你不知道他……他……”我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对李晓鳯说,急的差点跳起来。
        那变态看我这样反而乐了起来“还真怕我吃了你呀,爷还真有些想开荤啦。”
        李晓鳯忙制止我继续说下去,对我说“以后我们就算是同伴了,不可以再这么无理,刚才不管你们有什么误会,从现在开始我们必须放下成见,携手合作,尽快完成任务。”
        听到李晓鳯这么说,我如果再继续反对下去,就太显的矫情了。再者我还是挺佩服他的身手。就是对他之前的那些特殊表现打心底的有点排斥而已。
        “好吧”我点点头。男人应该有男人的胸怀,也不能太小家子气。李晓鳯没穿衣服的身子都被他看过还不介意,我还介意个什么劲。
        我转过头看向他问“我以后怎么称呼你呢?总不能一直叫你变态吧。”
        “嗯?”他笑笑“你如果愿意这么叫,我也不介意。”
        李晓鳯笑笑对我说“他叫周禹。”
        “周瑜?”我细细打量他“名字不错,不过下场不好。”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2楼2014-08-11 21:23
        介绍过后,李晓鳯盯着周禹说“我们既然决定合作,现在是不是把你得到的情报给我们作一个参考?”
          周禹点点头说“其实我们所得到的情报都一样。我也是分析各方面的情报后,推测出这座山里一定有个秘密,而这个秘密正是我们寻找的答案。”
          李晓鳯也点点头“这个我们也已经想到,但是这个秘密所在的位置你目前有没有什么线索?”
          周禹嘿嘿笑两声“你以为我这次是来游山玩水的?大致的位置我已确定,不过我还没想到办法进去。”
          “是怎么样的情况?”李晓鳯问。
          “从一开始我就怀疑这些猴子就是被人训练出来守护这个秘密的。因此我一进山就开始暗地跟踪这些猴子,两天前我终于找到这些猴子守护的峡谷,但是在峡谷周围的猴群数量太大,我试着潜入但没有成功。”
          “现在你打算怎么办?”
          “本来我是想先退出这片丛林,想到办法以后再进来。不过现在遇见你们,我又想到进去的方法。”
          “我们?你太抬举我们了,我们对那些猴子也无计可施。”李晓鳯苦笑着摇摇头“你打算让我们怎么做?”
          “不是你,是他。”说着周禹指向我。
          “我?”我惊讶地指着自己。我还不知道我有这个能力,周禹这么好的身手也无功而返。我们整个队伍带着这么精良的装备也是伤亡惨重,如今已经被猴子打散,我能有什么办法。
          “他?”李晓鳯也惊讶地看着我“你想让他做什么?”
          周禹依然嬉皮笑脸地笑着说“周子雯说的话没错,只有他才能找到。”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3楼2014-08-11 21:23
          “周子雯?”李晓鳯若有所思地低头想了想,然后凝重地点点头。
            我有些想不通这整件事,我发觉我根本就不像是个局外人,我还是关键的核心人物,但除了我和周子雯的关系,我实在想不到我能和这些事有牵连的地方。
            “你想让我怎么做?”我问。
            “不需要你做什么?你只要跟着我就行。”周禹回答“但是我要从你身上取一点东西。”
            “什么东西?”
            “血”
            “血?”这完全超出我的理解范围之外,想破头我也想不到需要我的血有什么用,难道是想做韭菜炒人血去贿赂那些猴子?
            “行,我听你的。”我咬咬牙“但我必须要知道整个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好,我告诉你。”周禹点点头。
            “这个……?”李晓鳯询问地看向周禹。
            周禹无所谓地耸了一下肩,对李晓鳯说“你既然敢带他过来,还怕他知道了。”
            李晓鳯无奈地裹了裹睡袋,没再说话。
            “事情是这样的”周禹头转向我开始说“G病毒的事你已经知道,关键还是在这个病毒上。解放初期,我们发现G病毒。当时我们国家的研究技术相对来说是比较落后的。研究由苏联的专家协助,提供技术支持。经过对病毒的研究,研究员被它可能造成的可怕后果惊呆了。可又通过两年的研究,研究人员发现这类病毒对与环境的适应能力特别差,不可能会造成大范围的扩散,这个发现又让当时的研究人员大大地松了口气。”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4楼2014-08-11 21:23
            说着周禹喝了口水,喘口气继续说“随着后来中苏关系的恶化,研究被迫终止。而当时研究的重要数据全部被撤退的苏联专家带走,国家只好对已感染病毒的区域做为最高机密严加戒备,以免扩散。”
              “已经有地方被病毒感染?”我惊讶地张大了嘴巴,看向李晓鳯。按照李晓鳯所说,病毒有强大的致死率,那感染病毒的区域岂不……
              “是那里被病毒感染?”我急忙问。
              周禹深吸一口气然后缓缓说出一个地名“罗布泊”。
              “罗布泊、罗布泊……”我在心里默默念了几遍这个名字,然后惊讶地看着周禹“难道那些传闻都是真的?”
              周禹点点头“病毒侵入人体或动物体内后,一个小时之内就会侵蚀大脑,并破坏中枢神经。而到这时从临床上来说人已经死亡,但是事情远远没这么简单。”
              “僵尸?”我小心地问。
              “差不多吧。”周禹揉揉脸。“那时病毒将取代一切人体细胞,支配着被感染者的躯体。”
              “他们吃人?”我试探地问。
              “你他娘地电影看多了,它们已经停止了新陈代谢,并不需要进食。这些病毒只利用在空气中吸取营养就足以维持。”说完顿了一下继续说道“但是被感染者变的极具攻击性,它们攻击一切活着的生命体,直至被攻击者受感染,变为他们的同类。”
              “这也是这些病毒的传播途径吗?还有没有其它的传播途径?”我问。
              “根据研究,此类病毒只能通过体液传播,当然还有性传播。”说着他看我笑了笑“不过目前为止我们没发现一例由性传播感染的感染者。”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5楼2014-08-11 21:24
              “这些病毒是从那里来的?”我继续问。
                “不知道”周禹摇摇头“僵尸的传说在罗布泊由来已久,真正的起源无法考证,只是在中苏联合考察时才发现G病毒的存在。”
                我认真消化着周禹的话,这简直太匪夷所思了,这样的情节我以为只有在那些科幻电影里才有,想不到它早就在我们现实生活中发生着。
                虽然G病毒这么恐怖,但是根据周禹所说,它只存在于罗布泊的很小一个区域内,并没向外扩散,然而现在又跟蒙顶山和我有了什么牵连?
                周禹叹口气说“13年前,我们无意中在这里的猴子身上发现这种病毒。”
                “什么?”我吓的跳了起来。“这里也被感染了?”
                “你坐下,别急,听爷慢慢给你唠。”周禹摆摆手“经过研究,从猴子身上发现的病毒和在罗布泊发现的同出一辙,但是这里的病毒只出现在猴子身上,其它动物身上并没发现,研究人员将病毒直接注射进动物体内也不受感染,并很快死掉。”
                “这是怎么回事?”
                “不知道,这正是这类病毒的神秘之处。”周禹摇摇头“经过这些年的研究我们发现,只要将病毒带出蒙顶山区,病毒马上会进入蛰伏期,停止一切活动,就如同冬眠。因此我们大胆推测这山中一定有什么东西在影响着病毒。”
                “照这么说这些猴子都是被病毒感染的僵尸猴?”我回想着这里的猴子问。
                “不,更大的疑问就在这,这些猴子虽然已经被病毒感染,但并没有变成像罗布泊的一样,只是感染造成猴子强烈的攻击性,并有一点更可怕的现象。”
                “什么现象?”
                “这些猴子变的聪明起来。”
                “变的聪明?”
                “难道你们没感觉到吗?
                我想想这几次与猴子的遭遇。确实这些猴子不同与其它猴子,它们懂得运用战术,抓住我们的弱点进行攻击。并能很快对我们的武器有所了解,根据我们武器的特点进行有效的反制。这从第一次使用闪光弹震慑住猴群,而第二次并没有多大效果就能看出来。
                “这说明什么问题?”
                “说明这些病毒已经经过变异”然后他加重语气说“并且是人为的。”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6楼2014-08-11 21:24
                “人为的?是谁有这么强大的能力?”
                  “人为的?你从那里得到这个结论?”李晓鳯也惊讶起来。
                  “从这些猴子身上。”周禹转头看向李晓鳯“这些猴子不单单是感染病毒这么简单,它们有强烈的目的性,它们的目的就是守护病毒的秘密,这可不只是变聪明就能学会的。”
                  “你的意思是说有人通过病毒操纵着猴子的行为?”我惊讶地问。
                  周禹点点头。
                  “你凭什么这么说?”李晓鳯问。
                  “这只是我的推测,只要进入峡谷,找到猴群要守护的东西就能证明。”
                  “难道是俄罗斯人?他们竟然做到了对病毒的控制?”李晓鳯也感到太不可思议。
                  “那这件事跟我又有什么关系?”我接着问。
                  周禹慢慢靠近我,他的脸几乎贴到我的脸上,然后慢慢地一字一顿地说“在、你、的、血、液、里、也、存、在、着、这、个、病、毒。”
                  这轻轻的一句话听在我的耳朵里简直不亚于一场八级地震,彻底把我震的傻在当场。
                  我不知道周禹的话是真是假,他的脸长的就不容易让人相信。他又没有必要骗我,骗我对他有什么意思?但是如果这是真的,对我来说意味着什么?我心里只想着完了,难道我也要变成僵尸,或者像这里的猴子一样。我握起拳头看着手背上暴露出来的血管,心里也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滋味。
                  “你不用担心”周禹又恢复以往那标志性的流氓样。“7年前我们发现你身体里的病毒并采样研究,研究结果再一次震惊了高层。”
                  “什么结果?”我的大脑已经模糊。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开始变得不受大脑控制,而全部交由病毒指挥。下意识地问。
                  “你身体里的G病毒数量极少,而且完全与罗布泊和这里的病毒作用不同。它并不会让你变成僵尸,或改变你的性情,他反而对你来说有莫大的好处。”周禺面色凝重地说“这点又让我们困惑不解。”
                  “好处?”我苦笑着“什么好处?身体里有了一种莫名其妙又不可测的病毒对我来说会是好处?”
                  “你体内的病毒,并不会对你自身的细胞带来危害。反而它能攻击一切外界入侵你机体的病菌。简单来说,你体内的G病毒就是你身体的防火墙,它能使你百病不侵,并快速修复破损组织。”说着他看着我又一字一顿地说“现在,你、已、经、是、个、超、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7楼2014-08-11 21:25
                  听到这我感到特别的可笑,还百病不侵呢,一个月前我还因为流行性感冒打了几天点滴,到他的口中我就成超人啦。
                    周禹看到我明显不相信,嘿嘿一笑说“看看你胳膊上被猴子抓破的地方。”
                    我毫不在意地抬起胳膊,上面被抓伤的地方已结痂,看不出有什么不一样的。
                    “揭开痂看看”周禹继续说。
                    我依然并不在意他的话,只是下意识地把手放到伤疤上。谁知道根本没用力,那些伤疤随着我轻轻的抚摸竟然全部掉了下来,而伤疤下的皮肤完好如初,一点都没有受过伤的痕迹。
                    我完全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我把胳膊靠近篝火再仔细看,依然是这样,一点痕迹都没有,我顿时瞪大了眼睛看向周禹。
                    李晓鳯也抓过我胳膊仔细看了看,也感到特别的不可思议,心里充满疑问。
                    “这下相信了吧。”周禹换了个舒服的姿势靠在他的背包上“你体内的病毒在正常的情况下也是处于蛰伏状态,但是只要接近这片山区马上开始变的活跃起来,这也是你以前感觉不到它神奇的原因。并且它还能修复你体内老化细胞,清除细胞代谢产物,延缓机体组织衰老。可以这么说如果你能和这里的猴子和平相处,并在此处定居的话你将长命百岁,并且不会衰老。”
                    我感觉这就像在听神话一样,这不是秦皇汉武毕生的追求嘛!这也太不现实了。
                    “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李晓鳯也不是太相信周禹的话。
                    “这次在蒙顶山的研究结果呀,让资深的庞研究员激动的研究结果就是这个。”周禹不动声色地说。
                    “这个信息我还不知道,你是怎么得到的?”李晓鳯惊的钻出了睡袋,只穿着内衣站在篝火边。
                    “我自有我的消息渠道,这个没必要再告诉你吧。”周禹毫不理会李晓鳯。
                    “周禹,你老实告诉我,是不是袭击研究所的事是你干的?是你截走了研究报告。”李晓鳯厉声问道。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8楼2014-08-11 21:26
                    “李小姐,我周禹虽然胡闹,但是你看我像是做出这种事的人嘛!”
                      李晓鳯仔细想了想,可能也想到周禹不会做这样的事,慢慢平静下来,语气也变的柔和了点“那你告诉我你是通过什么渠道得知这个信息的,你也知道这件事牵涉有多大,不能再悠着你的性子胡闹。”
                      “怎么,我的私事你也想知道?难道我穿什么颜色的内裤你也想知道?”周禹用无赖的眼神上下打量着李晓鳯。
                      李晓鳯忙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发现刚才一激动忘了自己只是穿着内衣,忙又钻进睡袋说“我管不了你的所作所为,这次任务结束后,你自己向上级解释。”
                      周禹也根本不理会李晓鳯的威胁,对着我仰了一下下巴说“现在你知道你对整件事有什么牵连了吗?”
                      我还没从刚才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只是迷迷糊糊地点点头。忽然我想到一个关键的问题,我忙问周禹“我的体内怎么会有这种病毒?”
                      周禹揉揉鼻子说“你问我,我问谁去。”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9楼2014-08-11 21:26
                       既然我体内已经有了病毒的存在,又向周禹多次求证得到这病毒并不会给我带来负面影响后,我才慢慢从这强大的不安中恢复下来。
                        迷迷糊糊到了天亮,周禹拿出一些压缩干粮和巧克力分给我们,然后说出他的计划。
                        原来他是打算利用我血液的味道去吸引猴子。用他的话说就是我们血液里都含有此种病毒,虽然效果不同,但外观上来看同属于一个类型,肯定有所联系。如果猴群真是被病毒所控制的话,它们应该会对我的血液有所反应。大老远的亲戚跑过来相见总不能不给点面子吧。
                        我虽然觉得他的想法不太靠谱,但也没想到他会胡来,忙问他“你怎么让猴子知道我体内也有这种病毒?”
                        周禹笑笑取出一个小的酒精灯说“我打算用最简单的办法,把你的血液混在酒精里面点燃,使血液的味道加重,它所燃烧发出的气味应该不同与其它血液,那些猴子能感觉出来。”
                        我听的目瞪口呆“你这也太扯了吧!你闻血液的味道就能闻出病毒来?”
                        周禹拍拍我肩膀,“这你就不懂了。动物们的鼻子灵敏度超过我们几千几万倍,你闻不出来也不表示它们也闻不出来。”
                        我说“鼻子灵敏的是狗,没听说过猴子鼻子也灵敏的。”
                        “没关系,这里的猴子这么聪明,肯定能闻出来的。”说着他拿出个针管抓住我我的胳膊就从血管里面抽取一针管血液,混进酒精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0楼2014-08-11 21:26
                        我看他这样做忙说“你这样混在一起就不怕病毒被酒精杀死?”
                          “放心,这病毒的厉害你还不知道,不但病毒被酒精杀不死。就连你血液里的血细胞也能被病毒保护的安安全全。”
                          关于这种病毒这我一点都了解,看到李晓鳯也没有什么反应,也只好由着他做。
                          准备好后,他说经过他这么多天在林子里的观察,从那里走能避免与猴子遭遇他一清二楚,因此他带着我们朝猴群最集中的峡谷出发。
                          第二天一路走来确实很少遇见猴子,偶然见到有猴子在树上玩耍,也被我们轻易避开。实在避不开的,他就用弹弓解决掉,一路走的相当顺利,傍晚时就走到他所说的那个峡谷。
                          我们在峡谷上方向下看,雾气缭绕的,什么也看不清,但是隐隐约约听到猴子的厮叫声,数量还不少。
                          周禹指着峡谷对我们说“猴群大多聚在峡谷中,我们趁着天黑时进去,但是只能潜到峡谷的入口。我们在峡谷入口等到天完全黑下来就开始行动,到那时就开始施行我的计划,如果顺利就能有充足的时间找到这个峡谷中到底有什么秘密,如果不顺利那只好来硬的,大家把家伙都准备好。”
                          “但愿你的计划有用。”李晓鳯并不是太看好周禹的计划。说完掏出手枪就朝着周禹指出的路走过去。
                          “当然有用了,我什么时候失败过。”周禹和李晓鳯针锋相对,对着李晓鳯的背影轻声喊。
                          我端起猴天留下的95式,和周禹并排跟着李晓鳯走去。我看周禹并没拿出什么武器,只是把玩着手中的精钢拐杖。忙问他“你的武器呢?”
                          “这不。”周禹举起手中的拐杖。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1楼2014-08-11 21:26
                          “就这个?”我实在看不出一根拐杖能有什么用,来这样危险的地方竟然只带一根拐杖,这倒像是来孝敬猴大爷的。
                            周禹看我惊讶的样子,竖起他的拐杖说“你别小看我这拐杖,它要比你的枪好用的多。”
                            周禹刚吹完牛,就看到李晓鳯示意前面有情况,急忙慢慢蹲了下去,我们马上闭嘴蹑手蹑脚赶上前去。
                            透过灌木从的缝隙,我们看到前方不远的树上有几只成年猴子带着一群小猴子正在玩耍。有二十多只,数量不少。
                            周禹看到后奇怪地说“怎么这么多小猴子?”然后看看周围又说“这里距离峡谷入口还有点距离,我们不能被发现。如果在这里被发现,我们冲进峡谷的几率太小,我们要尽量靠近。”
                            “可以施行你的计划呀!”李晓鳯白他一眼。
                            “最好方案要留到关键的时刻才能用,现在不能浪费了,给猴子闻多了有了免疫怎么办?” 周禹盯着树上的猴群说。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李晓鳯不满地问。
                            “等,天快黑了,猴子没有夜间活动的习惯,过不了多久就会退去。”
                            我忙问他“你对你那个计划到底有几成的把握?”
                            “不到两成吧。”周禹平静地回答。
                            “两成也不到?那还不如我们直接往里面冲呢。”我苦笑着说。心想这下完了,原来这家伙心里也没底,他也是瞎蒙的,怎么没看出这人这么不靠谱。
                            李晓鳯也苦笑道“看来我们找错了同伴。”
                            周禹反驳她说“没有我你们怎么知道这么多秘密?没有我你们连这个峡谷都找不到。”
                            李晓鳯正要反驳,周禹忙伸手制止她说话,面色凝重,边看着猴群活动边嘟囔着“不对劲。”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2楼2014-08-11 21:27
                            好了,先更这么多了,楼主不是常发帖,不是很有名,希望大家多回复,一是给楼主动力,二是不要让帖子沉下去!这个小说,望大家能喜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3楼2014-08-11 21:28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5楼2014-08-11 21:32
                                有点盗墓笔记的感觉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6楼2014-08-11 21:32
                                  这是什么小说啊


                                  回复
                                  来自iPhone客户端87楼2014-08-11 21:39
                                    沉的好快!希望大家能多回复!让更多人看到这个小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8楼2014-08-11 21:49
                                      顶一下 楼主更艾特俺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9楼2014-08-11 22:41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0楼2014-08-11 22:47
                                          那个,中午更!一般更新时间就是中午或者晚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2楼2014-08-12 09:43
                                            小时候,
                                            我们没有ipad,
                                            不懂LV,
                                            理解不了阿玛尼。
                                            我们只会捉迷藏,
                                            打玻璃球,
                                            用小霸王打魂斗罗。
                                            那时候,
                                            男孩追女孩,
                                            一追就是好几年,
                                            比的是心,
                                            念的是情。
                                            这年头儿,
                                            男人追女人,
                                            几天抱得美人归,
                                            看的是钱,
                                            拼的是爹。
                                            以前我们春游烧烤,
                                            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现在各自埋头刷微博,
                                            聊微信。
                                            生活里,
                                            貌似所有人都不再那么无可取代。
                                            满口忙事业,赚大钱
                                            虚荣,利益,气场儿
                                            让爱情,友情,亲情
                                            都遗失了当初的那份美好与纯真。
                                            我们吃一毛钱一支的冰棒
                                            五毛钱一瓶的汽水,
                                            一块钱十根的粘牙糖。
                                            如果哪个小朋友有10块20块
                                            那就传说中的大钞了,
                                            简直就可以当孩子王收小弟了。
                                            中学了,
                                            身上有20块钱,
                                            买了杂志,小说
                                            全班传着看。
                                            身上有200块钱,
                                            去哪都昂首挺胸,
                                            超级自信。
                                            后来,
                                            我们长大了,
                                            自己生活了,
                                            发现逛趟超市,
                                            买点水果就百八十了,
                                            几百块钱不够加箱汽油的,
                                            一套化妆品低了算也上千,
                                            10来万的车都看不上眼儿了。
                                            还是小时候一起穷玩的发小,
                                            但现在,
                                            却是满身名牌,追求品味
                                            一双鞋就几百块,
                                            一个包要几万块,
                                            一块表得十几万~
                                            我们的确比小时候有钱多了,
                                            也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了。
                                            但是,
                                            我们没了信任,
                                            少了单纯,
                                            丢了良心,
                                            失了善良。
                                            信任就是你把刀子递给别人,
                                            单纯就是拿着刀子情愿自己受伤,
                                            良心就是接过别人的刀子最终没有捅下去,
                                            善良就是勇敢的拿着刀子去保护信任自己的人。
                                            然而,
                                            我们都做不到,
                                            我们只有自私、虚荣、妒忌、心机…
                                            所有的所有前提考虑的都是自己。
                                            情愿回到那一年,
                                            我们,都没有钱…
                                            因为
                                            那一年我们有用多少钱都买不到的东西…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3楼2014-08-12 09:43
                                              好了!开始更了!喜欢的就收藏吧!谢谢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5楼2014-08-12 12:23
                                                 “怎么不对劲了?”我也望着活动中的猴群,并没发现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你们仔细看看,这群小猴活动的很有规律。”
                                                  “有规律?”我仔细地看。猴子们只是在跳上跳下,时而打闹,没一点有规律的样子。
                                                  李晓鳯也在仔细地看,越看眉头皱的越紧。面部表情越来越凝重,额头也慢慢渗出了汗珠。
                                                  我被他们的紧张气氛感染,也感到紧张起来。但是我也实在看不出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忙问道“到底有什么不对劲,你们倒是说啊!”
                                                  李晓鳯转过身坐在地上,擦了一把额头的汗说“这群猴子不是在玩耍,它们是在训练。”
                                                  “训练?”我有点听不懂她的话。
                                                  “是的,你仔细看”周禹指着猴群对我说“这些猴子看似像在玩耍,但是它们跳动的目的全部集中在一处。”
                                                  我再看着那些小猴子,有了周禹的指导我看到这些小猴子虽然看似凌乱的不停跳着,但是它们是在朝着一个点小心翼翼地汇集。而接近终点时猛然加速扑过去,扑到终点后又骤然分散开去,然后又开始重新向着终点跳动,这分明是在进行狩猎的合击训练,有几只小猴跟不上猴群的动作,或者跳错了位置,则马上会受到旁边大猴子的撕咬。
                                                  我越看越是心惊,这是猴子吗?虽然我也知道了这些猴子比其它地方的猴子聪明,但现在看到的也太过于震撼了。我张大嘴巴不知道说什么好,一时楞在了那里。
                                                  “怎么办?我们还过去吗?”李晓鳯好像已经被这一幕吓到,没有了底气。
                                                  “他大爷的,已经到了这里,那有退缩的道理。”周禹狠狠地说。
                                                  “如果你的计划失败呢?”我问。
                                                  “放心,我还有备用计划。”
                                                  “什么备用计划?”
                                                  “这个暂时不能透露,到时候你就知道了。”周禹神秘地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6楼2014-08-12 12:23
                                                  我们一直等到天黑下来,训练的小猴在大猴的带领下离去后,我们才开始暗中向着峡谷缓缓靠近。
                                                    我们赶到峡谷入口时,天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峡谷里面特别的安静,一点声音都没有,给人一种特别阴森的感觉。
                                                    在峡谷入口我们默默观察了一会,看着这阴森的峡谷,想着那些诡异的猴子。我身上已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我正要问周禹我们是不是真要进去,周禹却一挥手带头朝前走去,李晓鳯向我挥手示意一下,跟着走进去。我只好一咬牙,把要说的话咽到肚子里,也跟在后面走进去。
                                                    峡谷内没有树,只有茂密的草丛和暴露在草丛外面的大石头,地上堆积着从峡谷上面落下厚厚的落叶,有一种很奇怪的味道。
                                                    越往深处走我越感到浑身不自在,这个峡谷太安静了。在峡谷上方时还能听见峡谷内猴子厮叫的声音,可现在连点风声都没有。
                                                    前几次受到猴子攻击时,虽然我紧张的要命,但是也没现在这种快要窒息的感觉,这样的环境简直太压抑了。在我即将被这种压抑的环境逼疯的时候,周禹突然站定眼睛瞪着前方,李晓鳯忙问怎么回事。
                                                    周禹低声说“我们被发现了,前面草丛里有东西。”
                                                    我忙向前面的草丛看去,只见两点幽幽的蓝光一动不动地盯着我们。
                                                    我忙举起枪瞄准那两点蓝光中间轻声问“怎么办?”
                                                    周禹没回答我,转头朝四周看。周围的树上和草丛中,不知道什么时候钻出一只只黑影无声无息来回跳动着,数量极多。
                                                    “这么快就被包围了。”李晓鳯轻声说“快开始你的计划吧!”
                                                    周禹点点头慢慢取下背包,刚放到地上,猴群突然尖叫一声向我们扑过来。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7楼2014-08-12 12:23
                                                    我忙举起枪向猴子射击,刚射出两枪猴子已冲到眼前。我感觉这个时候用枪已施展不开,也非常地不顺手,这东西根本就打不到嘛!急忙丢下枪,抽出军刺。
                                                      周禹已从背包里取出酒精灯,我忙对他说“你快点,我可支撑不了太久。”
                                                      这时我感到一团黑影朝着我面部扑了上来,我急忙挥出军刺,也不知道砍在什么部位,顿时听见一声刺耳的猴子尖叫声。
                                                      砍掉眼前的猴子,四周的猴子都已围了上来,一个接一个扑向我,黑灯瞎火的我顿时有点手足无措,不知道怎么应付,只是凭感觉挥动着军刺,不断有猴子跳到我身上,在我身上猛抓猛咬。
                                                      我浑身疼的咬牙切齿,但是也无可奈何,谁让自己身手潮了点。
                                                      李晓鳯见我苦于招架,忙冲到我身边,与我背靠背站立,她左手拿着一把手枪,右手拿着一把军刺交替使用,立即我感到压力骤然减轻。
                                                      赶跑又冲上来的两只猴子,我忙抽空问周禹“你她妈到底怎么样了?这么长时间没一点反应。你再不好我们就要被猴子撕碎啦。”
                                                      周禹听到我的话,猛地从地上跳起来,一脚踢飞从后面偷偷摸摸扑向他的猴子骂道“他娘地,点不着。”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8楼2014-08-12 12:24
                                                      源源不断扑向我们的猴子越来越多,我渐渐感到压力也越来越大,周禹还暂时没看出来有什么异样,李晓鳯已经体力不支,身手明显迟钝下来。
                                                        李晓鳯也感到自己支持不了太久,丢掉已打光子弹的手枪,从身上摸出一个也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丢向猴群。扔出去后,李晓鳯看我还在呆呆地看着,忙扑过来把我按爬在地上,匆忙中啃了一嘴泥,接着又大声喊让周禹小心闪光弹。
                                                        李晓鳯刚喊完话,闪光弹就炸了起来。在黑暗的夜晚就像一道强力闪电一样,我只感到周围猛的闪起一片白光,接着就是猴子的惨叫声。
                                                        我还没有从眩晕中恢复过来,就听见周禹哈哈地大笑几声说“还是这东西带劲,这么好的东西你怎么不早点拿出来。来,给爷两个,让爷也爽两把。”
                                                        李晓鳯坠坠肩“没了,就这一个。”
                                                        周禹顿时苦下了脸,无奈地说“既然闪光弹这么管用,那我这个东西应该也行。”说完就去翻他的背包。
                                                        我正想他又要搞什么不靠谱的事,就看到他从背包里拿出把信号枪和几发照明弹,然后看看我们说“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往里面冲啊。”
                                                        说完他背上背包拉起我就朝峡谷里面跑去,李晓鳯紧紧跟在后面。
                                                        我看看周围,大部分猴子都被闪光弹强烈的闪光刺伤了眼睛,都在惨叫着揉眼睛。而那些没在闪光弹攻击范围内的猴子也被吓到,暂时不敢攻上来。我当时心里只有一个想法,这闪光弹还是在晚上好用。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0楼2014-08-12 12:25
                                                        我们还没有向前冲出几步,这些猴子竟然已经恢复了过来,它们不顾害怕,再次厮叫着围了上来。周禹大骂一声,举起信号枪朝着一边的崖壁打过去。照明弹撞到崖壁后,猛然炸开,四周顿时被照的如同白昼。虽然照明弹的威力没法跟闪光弹相比,但是这些猴子刚见识过闪光弹的威力,对它们还有强大的震慑作用,猴子只是在远处愤怒地叫着,并不敢攻上来。
                                                          为了节约弹药,周禹只是在闪光弹熄灭后,猴子即将围上来的时候才打出第二颗。但是在打出两颗后,愤怒的猴群已经意识到照明弹的威力不强,避开照明弹附近,开始不顾一切地冲上来。打出的第三颗照明弹已经没有起到多大的作用。
                                                          “妈的,这些猴子都成精了。”周禹看照明弹已经不能对猴子产生震慑,骂了一句,直接把照明弹向着猴子密集处打去。
                                                          照明弹在猴群中间炸开,镁粉燃烧时产生的高温顿时将猴子烧的皮开肉绽,猴群再一次被惊吓到,惨叫着四散逃开。
                                                          随着我们靠近峡谷深处越来越近,猴群的攻击更加疯狂。我们即将跑到峡谷尽头时,猴子已经不顾照明弹的强大杀伤力,对那些被严重烧伤的猴子也丝毫不加理会,红着眼顶着照明弹的高温疯狂冲向我们。
                                                          “靠,这些猴子疯了。”周禹打完最后一颗照明弹,扔掉信号枪,拿出拐杖跟李晓鳯一起抵挡着猴子的攻击。现在这些猴子的攻击只能用疯狂二字来形容,它们也不在躲闪,径直朝着我们手中的军刺冲上来,就是被军刺刺穿也要张开大口伸出爪子攻击我们,这简直是不要命的打法,看的我一阵心悸,再也顾不上受伤的手腕,拿起军刺也加入了战团。
                                                          李晓鳯被猴子拼命的进攻吓的面无血色,手中的军刺也舞的没了章法。她边拼命挡着猴子的进攻边大声地提醒我们“猴子这么不要命的进攻,说明我们离他们要守护的东西已经不远。”
                                                          我看看我们三个已经体无完肤的身体也大声地提醒她“就是再怎么近,我们也坚持不了几分钟。”
                                                          周禹边用力挥着拐杖气喘吁吁地说“现在退是退不出去了,我们只有咬牙继续向前冲。只有找到它们守护的东西,才有可能以此威胁它们,爷就不信这些扁毛畜生能把爷留在这里。”
                                                          我回头看看我们进来的路上,已经被猴子塞满,知道我们已经没了退路,无可奈何之下也认同周禹的话。
                                                          但是我们现在的状况非常凶险,猴群不要命的攻击已令我们穷与应付,更别说还要抽出时间找一个自己根本不知道以什么样的方式存在的东西!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1楼2014-08-12 1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