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吧 关注:5,588,096贴子:36,889,526
  • 25回复贴,共1

【原创】《去年的烟花特别多》文/语虚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男女神镇楼~


一段痴男怨女的故事。其实每个人到最后,爱的人都只是自己而已。


回复
1楼2014-08-25 18:51
    2020-05-26 05:53 广告





    另外,听说仙1十周年了,上两张图纪念一下,永远的逍遥哥哥和灵儿。


    回复
    2楼2014-08-25 18:59
      前排加油~~莫名喜欢镇楼第二张




           没说出来的话会发酵膨胀 先是撑破了喉咙 后来缠绕上心尖
          顺着血管与肌肉生机勃勃的发芽再开出花朵 我与其茎叶上的刺努力抗衡搏斗
         鲜血淋漓你死我活 而你只是欣赏我勇敢起来很好看


      收起回复
      本楼含有高级字体3楼2014-08-25 19:06
        标题好听嗯加油






            啜饮敌酒  暗诱邪笑  春光骀荡 自噬虚妄  


        收起回复
        4楼2014-08-25 19:14
          “大娘,猫咪——”她指着我的方向,奶声奶气地说。


          苏夫人冷峻地朝她眼中空荡荡的桌子看了一眼,说道:“小克星又胡言乱语了!”


          噢,忘记说了,我是一只猫。准确的说,是一只猫精,你愿意说我是妖怪,我也不会有意见的。


          千鹤的大哥从书房踱步进来,瞅了眼这个令人反感的小妹,丢了个橘子给她,说道:“边上吃橘子去罢,别惹娘不高兴。”


          于是千鹤带着我蹲在她家榆树底下的荫凉吃橘子。千鹤剥开橘子,一瞬间香气四溢,她说:“你一瓣,我一瓣......哎,就叫你橘子好不好?”


          于是我就有了名字,叫做橘子。尽管一只纯黑优雅的猫咪,似乎应该配个响彻长安的好名字,譬如陆小凤或者花满楼,我就甚是喜欢。


          总之,作为一只叫橘子的猫,我陪着千鹤度过了她的童年时光。虽然她不是个伤感的孩子,可我总怀疑她看似没心没肺的笑容背后,是不是有许多深深的伤疤。就连妖也是惧怕孤独的,何况人呢?


          所有事情的逆转,是在千鹤十岁那年。千鹤的父亲苏大人,原在朝廷中归属右丞司徒玉锵为首的玉党,而他的死对头,便是左丞云束清为首的云党。后来司徒大人病薨,云相借机抹杀其政绩,除其党羽,一时间搞得整个长安腥风血雨。


          作为玉党的核心,自然苏大人也不能幸免,抄家的那天,也许是苏家所有人最不堪回首的记忆,除了千鹤。


          因为千鹤遇到了她这辈子都会一直喜欢的人。


          当抄家的军士鱼贯而入进入她家时,她正抱着我一个人躲在案几下瑟瑟发抖。我们的眼睛看到许多闪着暗光的刀,和飞溅的苏家人的血。千鹤似乎很害怕,想要叫出来,可她的牙齿只有上下打战的份儿。


          案几终于被掀开了。我就知道我们怎么可能躲得过这帮兵匪的贼眼。


          回复
          8楼2014-08-26 03:21
            一个军士,用沾着不知谁的血的刀,架在千鹤脖子上。只要他手一抽,刀片便会滚过她的脖子,血便会流下来,她便会死。


            我一声猫嚎,从肉垫里削出利爪,朝那军士凶狠地扑过去——可惜起不了任何作用。我除了是一只猫以外,没有其它任何萌点。
            千鹤哆哆嗦嗦地闭上了眼睛。那把刻着暗梅纹路的精美的官刀已经在她的脖子上划出血迹。


            忽然一个声音传来:“还是个孩子。留着命罢。”


            这声音硬硬的,甚至有些沙哑,一点也不好听。我和千鹤抬起头来,看到一张非常非常英俊的脸。他蓄着非常短,也有些凌乱的络腮胡子,可头发却都精神地束起来,藏在他高高的官帽里。从他的腰带我看出,他是这支军士里官阶最高的,正七品总旗。


            旁边的军士听话地把刀放回去了。千鹤大大地舒了一口气,整个人要瘫在地上。


            这个人连忙伸手把她扶起来,还是用那冷冷硬硬,略显沙哑的声音道:“别摔着。”


            我看到千鹤一听这话,像是打了个激灵一般抬头看着他。她那时的眼神,我和她在一起六年都从来没见过。那是一种充满爱和感激的眼神,没有丝毫伪装,没有半点强迫,像是一个在沙漠里顶着烈日苦苦行走数日的旅人,忽然见到绿洲一般的澄澈眼神。


            千鹤后来和我说:“之前从来没人对我说过‘别摔着’。”


            后来,她被这个人送出了长安,来到了长安附近的冢镇,进了教坊司,而苏家凡所有男子,凡十二岁以上女子,统统或斩首或就地正法。再后来,她从别的妓女口中得知他叫沈靳,是云相亲训卫队长。


            所以,千鹤这个固执的家伙才要存钱啊。我打了个猫哈欠,对着不了解她这段情史的新来妖怪们说道。等存够了白银三百两,她就能给自己赎身,之后就能顺利嫁给沈靳沈大人。


            而她赚钱的方法,无非是完成我们这个冢镇的妖怪们交给她的各式各样的奇怪委托,从而获取相应报酬,积少成多,到了今年,也有二百余两了。


            “那你就没有想过,”绿色蠕动的青灯虫问道,“沈靳其实是抄你家的人啊!按照律法,你当年十岁,也的确不用被杀啊。”


            千鹤想了想。我很清楚她不知道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回复
            9楼2014-08-26 03:22
              正在此时,忽然传来一阵浪潮声,我敏捷地跳上一个制高点,该死的冢河河水又涨潮了。与此同时,一只鲤鱼扑扑打打地被潮水带上了岸,正好停在千鹤脚边。


              千鹤好心肠地蹲下,抱起那只鲤鱼,想要把它丢回冢河里去。谁料这只鲤鱼上下翻腾,挣脱了千鹤的手,啪地落在地上,变成人形。


              这男子堪称美貌,上下看去不过二十来岁,面若白玉,明眸皓齿,着一身月白轻衫,束发。落地便是冲众人以及我一笑,手中的折扇啪地打开。


              千鹤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这个美男子,半晌才反应过来:“你是个鲤鱼精?”


              “什么鲤鱼精,鳖精的,叫名字不好么。在下池鲤。”男子冲千鹤微微抱了个拳,可眼角眉梢都是不屑一顾,“既然我方才都听到了,就顺便说一句,你这个小丫头,恐怕连爱字怎么写都不知道,就开始忙着说爱了罢。那我就好言告诉你,爱,其实不外乎其它,就是算计。谁在爱里挣得多,谁就是赢家。”


              “荒唐。”千鹤撅了撅嘴,准备离开。


              叫做池鲤的男子似乎有些意外,问道:“你这么着急,是要去哪儿?”


              千鹤懒得回答这个不礼貌的人,只是忍不住脸上幸福的微笑,心尖上像是开了朵浓郁的花。


              我们这是要回教坊司啊。我跟着千鹤轻快的步伐,踏在夜晚冢镇咸湿的青石板路上。今天,沈靳会来。


              =====壹章 完=====


              回复
              10楼2014-08-26 03:22
                鸽子回旋舞 - 林海


                回复
                11楼2014-08-26 10:41
                  本文晋江地址,喜欢的朋友都去帮卤煮攒点人气啦~
                  http://www.jjwxc.net/onebook.php?novelid=2211029


                  回复
                  12楼2014-08-26 11:01
                    贰 橘子


                    我们回到教坊司的时候,时间居然还早,起码沈靳还没来,南妈妈还在发脾气。


                    那一水儿的美人杜鹃,云锦,桑竹,灵姑娘,寞姑娘等等耷拉着脑袋站了一排,白细的小腿纷纷裸露着。南妈妈站在她们身后,举着藤条,一下一下狠狠地抽下去,那些白底子上瞬间渍了红血。为什么抽小腿,是因为肩颈平日时常须得裸露,有了伤疤不好看,而伤了臀骨,更是担心客人不满意。


                    “说!千鹤那个臭丫头跑哪儿去了?!”南妈妈怒目圆睁。


                    灵姑娘咬咬嘴唇,噙着不敢落下的眼泪,哽咽地说:“她总是一个人溜了,我们平日也不熟,谁知道她哪里去了!”


                    不知道!南妈妈又一下狠狠抽下去。灵姑娘终于呜呜地哭了起来。


                    我跟千鹤躲在门廊里,从门廊的窗户爬上去便是二楼,而且正好是千鹤的房间。我们因为常常出去,早已经爬得轻车熟路。或者说是千鹤爬得轻车熟路,我一直是蹲在她怀里的。


                    “真是不想看到她们因为我被打。”千鹤压低声音说道。


                    我不屑地抖了抖猫胡子,说道:“平常她们叫你跛子,处处难为你的时候,也没见谁出来同情你啊。”


                    千鹤跟我顺利地从二楼的窗子翻进去,却没想到脚刚刚着地,便听到黑暗的房间里传来一个清丽的女声幽幽说道:“你须得管好自己,别再出去了。”


                    话正说着,房间的灯倏然亮了,只见房里桌旁端坐着位绝世美人,面若银盘,明眸剪水,丹唇小口,不可方物。这位,便是教坊司的头牌,晚秋,也是我最最最讨厌的人。


                    “晚秋姐姐。”千鹤吓得吞了吞口水,说道,“你怎么在我房间里。”


                    晚秋站起身来,一袭薄纱的红裙衬得她纤细柔弱的腰肢,有一种璀璨的美。


                    她缓缓走过来,拉住千鹤的手,道:“怕什么,我不是来难为你的。走罢,你现在同我出去,我教南妈妈不难为你。”


                    千鹤虽然觉得很为难,可她还是无法拒绝晚秋。世上恐怕没有人能拒绝晚秋,因为她太美了。极美的美人,即便是嚣张到不能容忍的程度,也还是有人会为她们买账的。这便是我为什么讨厌她的第一条原因。


                    回复
                    13楼2014-08-26 14:35
                      晚秋挚着千鹤的手,就像位大小姐拉着她不争气的丫头一般,信步从房间中走出来,来到二楼走廊,扶着栏杆看着一楼正堂里的南妈妈同她诸多姐妹。


                      南妈妈看到晚秋,立马换了副表情,收了手里的藤条,笑眯眯道:“晚秋姑娘起了?”


                      晚秋微微颔首,并不说话,仿佛君临城下的女王。


                      我看到楼下的桑竹气得撇了撇嘴。


                      南妈妈看到了千鹤,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厉声喝道:“死丫头!看今天我不打死你!”


                      “最好打断她另外一条腿,是罢。”晚秋淡淡地说道,扶着栏杆顺着楼梯慢慢走下来,边走边说道,“方才我一直同千鹤说着体己话,自然要寻得处无人的清净地方。南妈妈,不如你就卖我个面子,放了我这个小妹妹罢。”


                      这......南妈妈为难起来。


                      “都是个跛子了,”晚秋忽然提高了声音说道,“南妈妈还不愿放过她?再说了,横竖在妓院里都没人要,也是够可怜的了。”


                      旁边的姐妹们吃吃地笑起来。不错,不仅是跛子,千鹤到今天为止,还留着自己的初夜。不是南妈妈嫌她小心疼,那晚秋的初夜十四岁便给了上官大人。千鹤是没人要。


                      这便是我讨厌晚秋的第二个原因,她害人之心太重,心里明明是想嘲弄千鹤的,还装得亲热。


                      千鹤这个不争气的蠢货居然也跟着笑起来。唉,别人骂她都听不出来。


                      “快快快!”门口的小倌跑进来叠声叫道,“人来了人来了,姑娘们都备好喽!”


                      于是一群姑娘们嘻嘻哈哈地站开,有的从怀里掏出小镜子忙着再照照,有的拿手捻捻已经很整齐了的发髻,连千鹤也伸手抻了抻自己皱巴巴的衣服,低头问我:“我好看吗?”


                      只有晚秋像是事不关己,淡然地回头,走上楼梯。


                      回复
                      14楼2014-08-26 14:36
                        姑娘们纷纷停下手里的动作,不解地回头看着她。当然了,除了不解,还有浓得化不开的嫉妒。


                        “晚秋姑娘,你这是......”南妈妈小心翼翼地问道。


                        晚秋回过头来,仍然像位女王一般宣告:“今晚我只见沈靳。”


                        千鹤听到这话,也停下了手里的动作,回头看她。一直到晚秋上了楼,进了自己的房间,别人都开始忙活自己的事了,千鹤的目光还是紧紧地锁着晚秋的房门。


                        只有我知道千鹤心里有多难过。沈靳......如果沈靳有两个就好了,她和晚秋姐姐一人一个,她们谁也不用抢谁的。


                        可是......世上只有一个沈靳,那个深爱晚秋的沈靳。


                        我看着这个小小的跛足姑娘,她的头发因为方才劳动的汗水粘了一缕在脸上。她小脸也脏兮兮的,虽然她也很可爱,很好看,可是在这花团锦簇的教坊司,她只是株没人在意的野草。


                        其实没人在意她也没关系的,真的。她只在乎沈靳有没有看到她这株努力攒钱,想要嫁给他的小草。


                        可惜这世界上的事,不是每一件都能称心如意的,也不是每一件都是靠努力就能换回来的。


                        千鹤终于垂下头来,过了很久她抬起来,脸上重新绽放起笑容,对我小声说道:“也许呢,万一今天有改观。他想见我。”


                        我不敢戳破她的美梦,同时也跟她一起祈盼着。


                        最终沈靳跟着别人来了。是的,六年过去,他仍然只是个七品总旗,长安城里的芝麻官。


                        因为在这六年里,其实发生了很多事,譬如说,先前沈靳效忠的云相竟然落马了,而先前皇帝的亲弟弟也篡位了,重新掌握大部分长安内亲训队的人,竟然是先前云相那个病死的对头的弟弟,司徒璆鸣。他把新到手的兵力重新整合,添上他自己的人,编了一支新队,取名锵石。


                        这些朋党斗争,真是此消彼长啊。


                        回复
                        15楼2014-08-26 14:36
                          总之沈靳就这样被换了主人。本来是平步青云的前途,硬生生被拦腰砍断,他郁郁混了六年,还仍然只是个总旗。


                          沈靳跟在一个公公身后进来了。这位公公姓孙,看样子年纪约摸有五十来岁了,倒是精神矍铄。


                          姑娘们纷纷交头接耳。一个说“公公怎么还能来......”,另一个接口道“这你都不懂?现在这些阉人啊......”


                          孙公公拿眼睛上下瞅着这些姑娘们,也不言语。南妈妈只顾点首哈腰,把那些姑娘们一个个往孙公公眼前推。


                          “公公,这位是灵姑娘。水灵着呐。”南妈妈满脸堆笑,在一脸不情愿的灵姑娘胳膊上掐了一下,见公公没表示,又推一把寞姑娘,说道,“公公要是喜欢身上瘦的,那这是寞姑娘,还能吹笛儿呐。”


                          千鹤忙着看沈靳。六年过去了,他一点也没有老,只是变成熟了。他的胡子还是那么好看,他的头发还是那么精神。


                          我则帮千鹤默默祈祷着沈靳能在这些锦簇的花儿中看到不起眼的千鹤。我幻想中,总有一天,沈靳能认出来千鹤,走到她面前,惊讶地说道,原来你就是当年那个小女孩!


                          沈靳的目光掠过千鹤,似乎停留了一下。


                          千鹤绽放出笑脸,眼睛一瞬间变得亮亮的。


                          可沈靳的目光马上便越过了她,投向她身后的二层。不知何时晚秋从她房间出来了,站在二层看着沈靳。沈靳的目光和她相遇时,她便轻轻颔首。


                          如果猫会叹气,那么我此时一定叹了口气。其实就算我再怎么讨厌晚秋,我也帮不了千鹤。因为晚秋爱沈靳,沈靳也爱晚秋。他们是恋人。


                          傻千鹤。你明明早就知道。明明每次沈靳来,你的希望都会落空,你都会受伤,你还傻乎乎地说要等他,要赚够钱嫁给他。


                          这傻丫头甚至还说过,如果自己作为教坊司的女人和沈靳交往的话,也许那些兄弟们会看不起他。


                          回复
                          16楼2014-08-26 14:37
                            千鹤的眼睛一瞬间蒙上一层雾气。她往后踉跄地退了一步,说不清她是因为跛足,还是心情。也许两者都有罢。


                            我看到她努力咬着嘴唇,嘴角拼命向上钩,好像这样眼泪就可以不掉下来一样。结果还是,就在所有人都忙着喧闹争客的时候,她的眼泪悄无声息地掉了下来。
                            “我要她,”孙公公忽然在人群里一指,发了话,“哭的那个。”



                            人群瞬间静了下来。人们纷纷转过头去看站在最边上的不起眼的千鹤。包括站在二层走廊等着沈靳的晚秋,和站在楼梯上的沈靳。


                            我看到沈靳似乎微微皱了皱眉头。我知道他敢怒不敢言。


                            还算是个真汉子,尽管想不起来千鹤是谁,也并不贪恋她的容貌,心里也还是有善恶对错之分的。我也明白他为什么不敢说,现在朝廷是宦官当道,得罪了这位公公,他连这个七品总旗也做不成。


                            真汉子也得吃饭啊。


                            突然之间,人群中爆发出响亮的议论声。人们的话就像涨了潮的冢河河水一样,如何也收不住,每个人都有太多的感情要表达。


                            尽管这些女人平日对千鹤不好,但此时她们对她也是充满同情的。人都有道德观,不过大部分时间不彻底。她们颤抖着嗓音,吞咽着口水,相互传递着或迷离或伤感的眼神。


                            只有千鹤还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她呆呆地看着孙公公。这个老头子眯起眼睛,哼唧道:“前儿见到晚秋姑娘,姑娘说教坊司进来敛财是愈发严重了,教我找个便宜的。其实像这样的正好,别人没碰过,老夫喜欢。”


                            千鹤摇摇晃晃地后退一步,急喘着气,摇着头看着南妈妈,小声叠声道:“我不要,我不要,我不要......”


                            回复
                            17楼2014-08-26 14:37
                              南妈妈是谁啊,精明的老妇如她,胭脂海里沉浮几十年的女人如她,什么没见过。这种事情在她眼里都不是事儿。她没有理会千鹤接近崩溃的请求,一把将千鹤推过去,说了句:“抬举你,就好好伺候着。”


                              人群沸腾起来,但人们都是忙着议论,没有人真正伸出援手。不知道千鹤看没看到,但我希望她没看到,就在人声鼎沸的时候,沈靳背过身去走上了楼。


                              楼上的晚秋浅笑,拉起沈靳的手,领他进了房间。


                              那晚上之后的事情,我已经不愿意再提起。如果不是还要讲后来的事情,我都宁愿故事终止在沈靳看到千鹤的那一眼,两个人都笑了。这样完美的谢幕不好么。


                              可是不行,因为故事如同生活一样,再残酷也是要继续的。当千鹤蜷缩在地板上,身旁微弱的烛光映着她雪白肌肤的时候,窗边吹过一阵微风,拂起轻纱的窗帘。


                              我还记得孙公公说了句:“哭甚么。你也是个残废人,跟我也不亏。”


                              我愤怒地想冲上去,可是千鹤含着眼泪冲我摆摆手,轻声说道:“橘子,你还得陪着我。”的确,如果我现了真身,杀了孙公公,我也会立马魂飞魄散的。


                              于是我像所有其它旁观者一样,止住了脚步。隔壁是晚秋的房间。这时候忽然传出一阵笑声。


                              接着风吹熄了蜡烛。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不是孙公公吹熄的。


                              ====贰章 完=====


                              回复
                              18楼2014-08-26 14:38
                                宁静的自得 - 杨千墀


                                回复
                                19楼2014-08-26 14:39
                                  加油w
                                  题目很赞呢⊙▽⊙



                                  ——一朝春去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


                                  收起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0楼2014-08-26 14:40
                                    举爪问一下...文章...重口吗...


                                    回复
                                    21楼2014-08-26 14:53
                                      嗑着瓜子,坐等读者...


                                      回复
                                      22楼2014-08-26 16:42
                                        唉虽然好看,也不知道会不会有结局了。。。。。


                                        收起回复
                                        23楼2014-09-05 15: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