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微吧 关注:18贴子:727
  • 7回复贴,共1

奴儿七七番外

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8-29 09:25
    见到这十个字,热泪一下子充盈了七七的眼眶,她赶紧用手去抹,谁知却越抹越多。恍惚间看见一月白色的背影站在不远处的香案边,七七踉跄着冲过去,一把抓住那人的衣袖。“爷——”不料回过头的竟是一陌生的脸孔。刹那间,两年来勉强维系的心墙瞬间崩塌,七七撕心裂肺地痛哭出声倒引得被她抓住的男子惊诧莫名。七七松开那男子,只觉着天旋地转,完全听不见身旁襄未的呼唤。这茫茫人海,竟不知去何处寻找她的良人。极度悲怆之下,她失声悲呼:“爷——爷——你为何不来找七七,七七好想你。。。七七撑不下去了。。。撑不下去了。。。。。。”她渐渐气若游丝,呼唤也越来越低,在失去意识的霎时,竟落入一个温暖无比的怀抱,耳边想起了令她魂牵梦萦,亦满含深情的声音:“小奴才,我回来了!”七七深思顿时恢复清明,她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绝世容颜,伸出手,抖抖索索地抚上他眉间的嫣红,不争气的泪水又模糊了视线。“爷——是你吗?爷——”没有回答,只有更加深切的怀抱。不来寻她,是需要时间平复自己的心情,不来寻她,亦是不想给她带来不必要的危险。如今,在看着她如剖腹剜心般的痛苦悲鸣时,他突然想通了,彻底想通了。在这人世之间,能让他如此介怀,无法抛开的,唯有她而已啊。见七七牵着怀抱襄未的夏侯聆回来,青云并不觉着有多少惊讶,这个男人早在一年多前就一直未离七七左右,只是傻丫头并不知晓罢了。之所以不告诉她,是因为他知道夏侯聆需要时间解开心结。如今看来,到底一切都拨云见日了。而七七脸上如春花般的笑容一直就那么绽放着,眼睛也从不肯离开夏侯聆半点。就是他和青云下棋时,她也只是坐在一边痴痴地看着他傻笑。“七七,该去做饭了。”青云轻咳一声,无奈地提醒道。毕竟都已日落西山了,大人不吃,襄未也不吃吗?“哦——”七七恍然梦醒,转身欲去烧饭,却又回头担心地看看夏侯聆,终是一步一回地进了厨房。过程中,还不时的探头看看正在下棋的两人。“她当时告诉我你没死,我其实是不信的。那丫头虽然痴愚,却也有常人不及的细密心思。她说,那个平安符是她送你之物,一般来说你不会将它从脖子上取下。所以它既然在哪具尸体的手中,便一定是你给她的提醒。她坚信你没死。”青云手执一白子,悠然开口,“若不是这信念支撑着,她也许早就活不下去了。”夏侯聆心中一颤,是他忽略了,这小奴才心智简单,如若不能参透他布下的迷阵,岂不是——他不敢往下去想,只轻落一子,道:“我再也不会抛下她了。”青云展颜而笑,知他是一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楼2014-08-29 09:25
      青云展颜而笑,知他是一诺千金之人,便也不再多言,专心于棋局了。七七的心思根本不在做饭上,做出的菜自是想好吃也难。夏侯聆倒是丝毫不在意,吃得津津有味。而襄未则苦着个小脸,一口都吃不下去。勉强将饭吃完,七七收拾完桌子,青云便带了襄未回了自己的草堂。门甫一关上,夏侯聆便迫不及待地将七七抱上床揽入怀中,微颤的薄唇含住七七的红润,辗转吸吮,灵巧的软舌恨不能攫尽她的甘美。多年的空虚一下子催发了强烈的QY。他飞快地除去两人之间烦人的束缚,待肌肤完全无碍地相触时,他才惊觉,这些年他是多么地渴望着她。虽然下腹的狂热叫嚣着要尽情驰骋,但是他却不想只是满足自己的YW,今夜他只想和她一起。。。。。。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8-29 09:26
        YM的气氛弥漫开来,七七LL的皮肤在夏侯聆亲吻中燃起了火焰,狂乱的心跳便似擂鼓一般,她感觉到了夏侯聆的急切和激荡,不由得湿润了眼睛:
        “爷——七七。。。好想你——”说着,她紧紧攀附着面前心爱的男子,完全不顾自己的身子已久未经人事,引诱着他进入自己的身体,被侵入时撕\裂般的疼痛,让她惊呼出声。夏侯聆强自按捺住律动的渴望,用润湿的嘴唇反复碾压她脸颊边的汗水,直至她适应了他的入侵,才缓缓进出。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08-29 09:26
          七七初始的不适 在他的轻怜蜜爱中渐渐变成了不耐,她伸手勾住夏侯聆的脖子,躬起自己的身躯,完全摒除了羞涩,第一次如此主动地迎合着他的热浪,深深地沉浸在两人交欢的愉悦之中。夏侯聆感觉到了七七的变化,下腹的火热瞬间传遍全身,律动不由得更加激狂。而七七不甘寂寞的小手,竟已放下他的脖子,有模有样地学着他爱抚她的动作,抚上了他的胸口,笨拙而有效地激起了更大的火焰。夏侯聆不禁一声低吼,好似要向她完全融入自己的生命一般,几乎每一下都探入了七七的最深处的蜜源。窗外的明月躲进了云层,只微微探出半个含羞带怯的脸庞。而屋内青纱帐下,两具纠缠的躯体,仍然不知疲倦地欢好一夜,直至凌晨。这一次,七七并未像往常一般的睡去,只紧紧盯着夏侯聆绝世倾城的容颜,不时吃吃地傻笑。夏侯聆无奈地拍拍她的脸颊:“好了,小奴才,要了你这么多次,不累吗?睡一会吧!”“不行,爷要是累了,便睡吧,七七只要看着爷就好!七七不要睡。”七七不同寻常的反映,着实让他摸不着头脑。看着她勉力睁着的眸子,虽困意已浓,却仍不肯合上,他顿时明白了她此时的心境。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5楼2014-08-29 09:26
            一起睡吧,小奴才,我不会再抛下你了!”七七顿时通红了脸。其实她并不想逼着他许下承诺。只是这几年的刻骨相思令她心神难安、恐惧莫名罢了。她低笑一声将头埋入被子,无比羞赧。夏侯聆见她又恢复了原来的娇憨,不由心中大悦,紧紧抱住她柔声道:“睡吧,七七!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我们同生共死便是了,我也再不会抛下你了。。。。。。。
            在身边男人的细碎爱语下,七七终于沉沉睡去。夏侯聆直至日上三竿才睡醒,而七七还依然含着笑沉在梦境。他轻手轻脚地穿好衣服,为七七掖好被角,才下床出门。看着简朴的小院中跳跃的阳光,不觉身心无比舒畅。
            青云早就在院中的石桌边陪着襄未看书,见夏侯聆出门,便意味深长的笑了笑。夏侯聆俊脸微红,但也不以为意。但在看见襄未时,稍稍变了脸色。昨天,他的一颗心全部落在了七七的身上,关于这个孩子倒未曾多想,如今他才记起,他还有一位夫人——萧尹儿,疯了的萧尹儿,他终是对她不住的。青云觉出他的不豫,便打发襄未出去玩。见孩子走远才淡淡开口: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6楼2014-08-29 09:27
              “原本七七是想将大夫人带在身边照顾的。但是仅仅半年的时间,七七的房间便遭了八次火。其实大夫人并不知自己在干什么,只是仇恨蒙蔽了她全部的良善。七七只得将她托付给了云雷夫妇。否则大人可以防备,襄未可能就遭殃了。”夏侯聆沉默着。是了,他亦是半年后才找到七七,却不敢出来相见,只暗暗跟随保护,倒不曾想过萧尹儿还活在人世。“你想接她过来吗?也许这么久了,她也平息了对七七的恨。”青云问道。“不用。”夏侯聆缓慢但坚决地摇了摇头。他已将全部的感情都给了七七,接她过来也只是徒增伤害罢了,他总归是自私的。青云点了点头,心里了然。
              突然,身后的房门一声巨响,夏侯聆回头一看,七七仅披着一件外衣一脸惊慌的站在门口,甚至胸口还微微露着一抹雪肌。夏侯聆恼怒地冲上去,一把抱起她,疾步进房,砰的一声踢上房门。青云仿佛没看见一般,悠然坐在原地品茗。“小奴才,你做什么?”夏侯聆恨恨地盯着因恐惧而褪去了血色的脸孔,“也不把衣服穿穿好。”“我以为。。。我。。。”七七紧紧地抓住他的衣襟,刚醒来时觉察到身边空荡荡的,霎时浮起的惊惧,还萦绕在她的心头,以至于声音都在发抖。夏侯聆紧皱起修长的俊眉,眸子里尽是的恼恨,而脸上的线条却格外柔和。“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7楼2014-08-29 09:28
                都说了不抛下你,你没听见啊?”七七羞赧地垂下脑袋,失了序的心这才慢慢的平息下来。“爷,七七真的怕昨天只是一场梦而已,真的怕了!”夏侯聆顿觉心口仿佛哽了一块东西般难受,他发泄似的低头吻住七七的嘴,恨恨地碾压需索。。。许久,他才抬起头,用拇指指腹轻轻划过七七有些红肿的樱唇。“七七。。。七七。。。”他从不屑于表露感情,却知这是能使她安心的唯一办法,“七七。。。我。。。我喜欢你,很久了。。。”七七掩上他的好看的薄唇,柔声道:“我知道,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只不愿面对,只害怕失去。。爷——七七爱你,也知爷爱七七,所以不用说。”夏侯聆紧紧地揽她入怀,满心酸软,他的七七,便一直都是他一个人的七七。突然,夏侯聆似乎想到了什么,松开手,凝视着七七的眼睛:“襄未不是我的孩子,他是尹儿抱来假冒的。”七七一愣,即刻便释怀了,他是怕她心存芥蒂啊!“这些都不重要了。襄未一日叫我们一声爹娘,便一日是我们的孩子。七七现在病都好了,日后还要给爷生许多孩子呢。。。。。。”不待说完,七七倒羞红了脸,埋进了夏侯聆宽阔的胸怀。引得他开怀大笑了起来。这天上的月终究是照见了水中柔韧的蒲丝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8楼2014-08-29 09: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