杰娜宠文吧 关注:1,158贴子:3,571

【相濡以沫、彼此相伴一生】140906〔改文〕《唐家小猫Ⅱ》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我是萌萌哒的烧鸡楼楼~第二部来喽~~么么~小两口甜蜜镇楼!!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楼2014-09-06 19:21
    第一部直通车:http://tieba.baidu.com/p/3251416692?share=9105&fr=share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楼2014-09-06 19:23
      第二部的名字叫做《深度索爱》哦~~~~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楼2014-09-06 19:24
        小娜‘哦’了一声,随口反问:“那找个更高级的,猩猩怎么样?”

        张杰朝她屁屁上重重踢了一脚,磨了半天牙:“跟你这么欠揍的人简直没有共同语言……”

        2、爱心

        谢小姐一向是个很有爱心的人,有时简直有点爱心泛滥。以前还好,因为本身的经济条件制约着,好歹还有个限制,可是自从和张先生结婚后,这唯一的约束条件都没了,于是乎谢小姐越发肆无忌惮起来。

        谢小娜看到什么都能捡回家,捡狗捡猫捡人,从动到静,从大到小,从低等生物类到高等灵长类,非要看到他们摆脱困境了她才能安心。亏得张杰先生耐心好,定力足,无论是在物质层面还是精神基础方面都足够强大,所以也由得她去。

        谢小娜这样的人,光其脸皮厚度就决定了此人得寸进尺的本事绝对高人一等,得了便宜还卖乖,有一天嘟起嘴数落起唐先生:“你没有爱心……”

        张杰本来觉得,比起以前在黑道张家的日子,现在的他安分守己,不杀人不放火,勤于纳税勇于捐款,主动创造和谐社会,已经是很有爱心的表现了。

        但张杰就是张杰,喜欢谢娜就是喜欢上了她的全部,包括她的得寸进尺。于是,她既然这么提出来了,他也就认真地思考了下这个问题。

        张杰这个人呢,无论是本身的个性修养还是社会地位,都决定了他的思维方式:要么不认真,要认真就要做到底。

        于是,在某个大雨磅礴的夜晚,张先生也抓住了一个机会,充分表现了一下自己的爱心。

        这一个夜晚,电闪雷鸣倾盆大雨,谢小娜窝在客厅沙发上,一边看恐怖片打发时间,一边等张杰应酬完回来。

        深夜十二点,张杰终于回来了,谢小娜欢天喜地迎上去,只见张杰身边还有一个人——

        一个妙龄少女,十**岁的样子,被雨淋湿了头发,身上只有一件被撕破了的裙子,外面搭着一件张杰的西服外套,靠在张杰怀里怎么也不肯放手。

        谢小娜同志顿时心惊:不好!家里进来一只狐狸精!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9楼2014-09-06 19:42
          张杰看向谢小娜,淡淡解释了下:“酒吧偶然遇到的,因为不肯陪客坐台被人欺负,我正好看到了就出手帮她解约了。”

          张杰看向老婆同志的眼神明显带着期待:我这算有爱心了吧?

          ——哪,这就是男人和女人之间的区别了。女人总是对鸡鸭狗猫这样的小动物特别有爱心,而男人的爱心呢,基本只表现在女人身上。

          谢小娜差点被他呛死。

          要死了你张杰!想造反吗?!我叫你要有爱心不是为了让你出去找个狐狸精回来的!

          当然了,这种话是不能说的~~~

          谢小娜眼珠转了转,上前一笑:“哎呀姑娘请进,姑娘您坐~”活脱脱一副热情好客的样子~~

          然后迅速打发老公上楼:“你身上都是雨水,脏死了,快去洗澡!”

          张杰不疑有他,上楼时还听见谢小娜殷勤地围着那少女问长问短‘姑娘你喝茶吗?要换衣服吗?要住我们这里吗?……哎呀别客气!中华民族一家亲嘛~’

          张杰于是放心,自觉任务完成,上楼洗澡。

          而这一边——

          那女子刚觉得谢小娜是个傻大姐似的人物,以她在风月场所的手段,拿下这家男主人应该不是问题。可是张杰的身影刚一不见,谢小娜立刻眼风一挑,笑容不见。

          ‘啪’得一声,谢小娜单脚踩上沙发,想了想,索性架起了二郎腿,就在那女子愕然的眼神下,谢小娜同志很猥琐地翘起手指抠了抠鼻子,流氓兮兮地开了口:“你哪儿的啊?还未成年吧?”

          “……”女子惊得无以复加。

          流氓娜继续耍流氓。

          “怎么着,看上老子的男人了?”

          脱下鞋,谢小娜很猥琐地抠了抠脚趾,流氓指数更是直线上升。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0楼2014-09-06 19:45
            如是,谢娜一边幸福着一边纠结着,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泪哗哗地继续跑去买花了。

            **** **** ****

            如此一波三折才买到的花,自然是上品。

            余叔非常高兴,让自家女儿把花插起来。余叔的女儿叫余小花,是个文静内向的女孩子,懦懦地把花插好之后,忍不住低声道:“爹,我出去一下……”同时看了谢娜一眼,那眼神绝对是哀怨复杂的,然后就跑了。

            谢娜有点囧……

            余叔‘咳’了一声,不好意思地对小猫道:“你知道的,俺家闺女当初一心要嫁给你……”

            是的,当初卧底采访时谢娜一身帅气地男儿装,从头到尾都是个男人,货真价实如假包换。谢小娜这个祸害,平时就亲民得不得了,连张杰这种人都被她套得死死的,何况是未经人事的天真小姑娘,谢娜对她多笑了几下,立刻被勾得三魂去了七魄,越发坚定了‘我要跟了他!’的信念。

            “所以说你啊……”余叔摸着她的脑袋,笑着叹道:“真是让人头疼……”

            小娜小心陪笑着,认错态度很积极。

            余叔知道她心中有愧,故意糗她:“还记得小花跟你说过的话么?”

            “那个啊……”小娜抓抓头,非常不好意思地想开口:“当时我跟她说我有老婆了,然后她说……”

            “然后她说……”

            门口忽然响起一个男性声音,干净清澈,温和细致,截断了谢娜的话,恰到好处地替她补完了想说的话。

            “……我会等你,等你来到我身边的那一天。”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5楼2014-09-06 19:57
              正文 第 6 章
              这个声音一响起,病房里除了小娜以外的人们立刻精神为之一震,齐刷刷向来人投去致意的视线,眼神是绝对的期待与尊敬。

              “丁医生!”

              对,能随时随地进出病房、并且得到患者和家属一致拥护的人,只会是救死扶伤的人民医生。

              男子姓丁,名逸升,单从这个谐音名字就可以看出,此人天生就是做医生的料。

              古往今来,医生都是令人崇拜与尊敬的对象,但谢娜还不至于单纯到看到白大褂就相信他是好人的地步。让我们跟随谢小娜的思维,用发展的眼光来看一下如今的现实情况——

              市场经济席卷华夏大地之后,医生这一古老的职业并不能幸免其外,于是,跟随时代的步伐,这一职业产生了三种细分类型。

              第一种,纯学术型医生。此类医生只动脑不动手,学术论文信手拈来,科学道理头头是道,弱点是一上前线就打颤,简言之,纸上谈兵,此种类型存在的必要性在于:组织需要面子工程。

              第二种,纯技术性医生。华夏大地五千年的历史,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之内卧虎藏龙,没有学术文凭也同样可以造就医生人才,这一类型的医生扎根于现实土壤,身经百战,充分具有实战经验,弱点在于没有花哨的文凭实证,得不到官僚机构的承认。

              至于这第三种,就是兼具学术与实战能力,兼获官方与群众拥护,上得了华丽厅堂,下得了手术病房,简言之:时代的人才。

              那么,眼前这位丁逸升同学是哪一种呢?

              很明显,正是众望所归的第三种。

              首先,让我们来看一下丁同学的外表——

              修身立领衬衫西裤,再加上一身白色笔挺医生制服,整个人温润如玉,气质沉静如水,一副无框眼镜恰到好处地起到了宣传作用:此君,是一个文化人。

              再次,看看患者同志们的反应——

              “丁医生!请你务必救救我父亲!……”

              “丁医生!我们全家都拜托你了!……”

              “丁医生!您就像俺的再生父母……”

              丁医生办公室里常年被患者家属送来的鲜花淹没,至于情人节收到的女患者巧克力数量更是足够开一个巧克力连锁店,连医院广播都经常扯着嗓门召唤:‘丁逸升医生请注意,丁逸升医生请注意,请速来XX层XX室,请速来XX层XX室,这里有一位患者急需救助,重复一遍,有一位患者急需救助……’

              扎实的学术基地,坚实的群众基础,万众的期待,众望的所归。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6楼2014-09-06 19:58
                所以,毋庸置疑,这位丁逸升同学,正是传说中的:青年才俊。

                专业医生驾到,话题中心一下转变到病人身上,刚才那个余小花的问题被抛之脑后,家属们一拥而上,闲杂人等只有默默退散的份。

                谢娜正是闲杂人的典型代表,于是乖乖地让道。丁医生身后还跟着好几个实习医生,个个手拿记事本认真记录丁医生所说的每一句话,偌大的病房一下子拥挤了起来,于是谢娜只好先出去。

                病房里,丁逸升同学被围得水泄不通,患者家属的问题一个一个不要钱似地冒出来,丁医生的专业精神实足,旁征博引,贯古穿今,耐心解答群众困惑。于是,一个简单的例行查房硬是被无限延长了起来。

                小娜看了看里面的气氛,觉得这短时间内自己是进不去了,想了想,谢娜朝天台走去。暂且就俯瞰一下我国肥沃的城市土地,以打发一下无聊的时间吧。

                时间飞逝。

                就在谢娜趴在天台横栏上偷得浮生半日闲的时候,身后传来了一个沉稳的脚步声。

                男人站定,看着她慵懒闲适的背影,眼前刹那闪现过去与之一起共度的美好时光。情不自禁开口,声音里无可或缺的,晕染了一丝特别的怀念。

                “好久不见。”

                谢娜迅速转身。看清楚了来人之后,她笑起来,刹那温暖。

                “好久不见,战友!”

                **** **** ****在谢娜眼里,他和她,是纯洁的、美好的、同生死共患难过的——革命战友。
                好吧,就让我们跟随历史的车轮来看一段命运的相逢——

                故事大约发生在冬季,正是200X年的第一场雪。

                我们伟大领袖**就曾经这样豪迈地歌颂过北国雪景——

                “北国风光,千里冰封,万里雪飘。望长城内外,惟馀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山舞银蛇,原驰蜡象,欲与天公试比高……”

                美啊,气壮那个山河啊。

                但如果这一切发生在南方呢?这几千几万吨的暴雪忽然光临零下七八度就拉一级警报的温室山城呢?

                答案是:全国人民轰轰烈烈的抗雪救灾开始了。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7楼2014-09-06 20:00
                  唔。。我先吃饭饭~~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18楼2014-09-06 20:21
                    “好滴好滴~~”
                    “中途别再乱管闲事乱惹事。看见老奶奶站在马路边别动不动就扶着过马路,说不定人家根本不想过马路。”
                    “我是这种人么……”
                    “遇到偷抢拐骗记得找警察,别逞强。”
                    “……”
                    “还有,……”
                    “兄弟,”她拍了拍他的肩,表情非常无辜:“我的智商……还不至于连回个家都不会……”
                    男人咳了一声。
                    “谢娜,你前科太多。”她的智商的确不低,就是因为太不低了才有问题。
                    “好吧,”她拍拍胸膛,作出一个绝对保证的姿势:“我保证,一定马上回家!”
                    大概真的没什么好交代了,他正看着她的时候,只听得她忽然开口道:“刚回国的时候怎么不见你这么热情地找我啊?”
                    他楞了一下。
                    然后若无其事地解释:“刚回来嘛,事情太多了,一时忙不过来。”
                    她‘哦’了一声,顿时释然,挥挥手说了‘再见’就溜着滑板欢欢快快地离开了。
                    男人站在楼底,望着她的身影渐渐消失不见。空无一人的道路,只留下冬日寒意渐深的冷风肆绕周围。
                    一时间所有压抑的感情在心底幽暗地散漾开来,感情的余韵如水波般,一痕接着一痕,击打着他内心深处那无可触摸的彼岸。
                    身后忽然传来一声咳嗽声,逸升回神,转身看去。
                    “她已经走了,”丁延站在他身后,眼里没有过多的情绪:“下面风大,上去吧。”
                    是的,这位丁逸升医生,正是谢娜的顶头上司、亚洲新闻集团旗下总主编之一丁延的独子。
                    父子俩上楼,逸升温和依旧,平和地问着父亲吃过饭了没有,要不要他再做点夜宵出来。
                    这对父子组成的家庭很少有风波,这不得不归功于逸升良好的修养和忍让的脾性,可能是医生的职业素养,安静而细致。
                    等丁延吃完夜宵,逸升体贴地站起来收拾,厨房里洗洗刷刷的事他做得得心应手,何必让老人家再操劳呢。
                    放好餐具,收拾好厨房,擦干手上的水,逸升热了一下鲜牛奶,然后端了一杯温热的鲜奶走进书房,放在书桌旁,逸升道了一声:“爸爸,我先回房了。”
                    老人没答话,正埋首在一大堆国内外新闻中,研究着明日的工作。
                    逸升静静地转身。
                    右手刚搭在门把上想推门离开时,忽然听得身后传来一声苍老的声音。
                    “逸升,别对她动心。”
                    这个‘她’是谁,彼此心知肚明。所以他一点都没有笑着回答‘什么呀,你想太多了’之类的话。
                    一阵静默。
                    时间过了很久,清秀的男人忽然淡淡地反问:“如果,已经动心了呢……”
                    丁延很头疼。
                    忽然有点戚戚然那句‘遂令天下父母心,不重生男重生女’。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7楼2014-09-08 00:10
                      逸升从小就不是个令人担心的男孩子,青春期也一如既往地安分守己读书写字,丁延是个整天和前沿新闻打交道的人,看着新闻里那些堕胎风潮,看着如今丁点大的女孩就大手一挥谈着‘我男人怎么怎么样’,丁延不止一次暗喜过‘还好我儿子从来没有早恋这种事……’。
                      而现在呢,老丁同志才彻底醒悟,小丁早恋其实不可怕,可怕的是成年小丁看上已婚少女。
                      这真是一件头疼的事,不是光靠抓紧思想品德就能解决的。
                      “逸升,她已经结婚了。所以即使你有天大的委屈和理由,也不能够再插手干预她的感情。如果你参与了,就是你的错。”
                      是的,逸升是有那么一点委屈的。
                      谢娜就像一个那个放羊的孩子中的主角,在她还是单身的时候,每天只要一高兴一兴奋就会大声感叹一句‘好想结婚哦!’,其实她只是说说而已,以此表达一下自己心里幸福的感觉,典型的词不达意,可是说者无意听者有意啊,于是在过雪山草地的那段苦日子里,那个家伙一激动就对着绵延群山喊上一句‘我好幸福啊!好想结婚哦!’,惹得身边的逸升整天心动得不得了,晚上翻来覆去睡不着一直沉思着‘她是不是在跟我暗示什么?’。
                      ……
                      不得不说,论透过现象看本质这一方面,逸升远远不能和张杰相比。张杰是见惯妖魔鬼怪的人,谢娜这一点程度还不在他眼里,所以当年谢娜整天对着张杰没事来一句‘张杰,遇到你好幸福哦!’,张杰基本可以把它当成歌来听。
                      ……
                      “逸升。”老丁同志小心地琢磨着措辞,以免这小孩一个想不开产生‘我就是非她不可怎么了!’这种惨绝人寰的想法。
                      “可以告诉你一件事,谢娜经手的新闻,比如各种内幕揭发、捐款活动、配合警方的卧底纪实采访,只要是具有威胁性和重要性的,没有一件不是一帆风顺。”
                      逸升一楞。
                      “……怎么会?”
                      “是啊,怎么会,”他笑了笑,“这种事至今为止大概只有身为她直接上峰的我注意到,她做事一向不按常理出牌,所以其他人很难发现。”
                      逸升不说话了。
                      他这么聪明,自然一点就透。但老丁还是决定把自己的想法向他摊开。
                      “谢娜身后,应该有比较复杂的背景,”顿了顿,他语重心长:“我很担心你,不希望你掺和进去,你明白吗?”
                      ************
                      告别了逸升,谢娜会乖乖回家吗?
                      自然不会。
                      这时候正是夜生活开始精彩的时候,何况张杰过几天就要回来了,他回来了她还有这么逍遥自由的日子过吗?当然是要趁他还没回来的时候再好好玩几天。
                      于是,谢小娜走进了一家夜店。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28楼2014-09-08 00:13
                        楼主最近比较忙哈!!求原谅!!周五必更!!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2楼2014-09-10 22:01
                          虽然对这位易少爷谈不上有多忌惮,但从小关于他的传闻听得太多了,喜怒不形于色,小小年纪就出手狠辣,以至于张杰每每看见他的第一反应就是避开为妙。张易的外表华丽妖娆,实则血腥暴力,对于这一个复杂多变的人,张杰并没有太多手足之情的感觉。
                          果然,张易的声音一贯凉意地响起,听得张杰为之一变。
                          “你的私事我一向不太插手,但是,你的人在做什么,希望你自己心里有分寸。”
                          言语深深,点到为止。彼此都是聪明人,不必太多透明。
                          “张易,”他忽然出声,语气平静,却暗含警告:“谢娜这个人,你不能动她。”
                          对面的男人笑了。有意思,这么多年来,没有人敢对他这么说话呢。
                          忍不住就兴味大起:“如果,我执意要动呢……?”
                          张杰微微勾起唇。
                          “……不计后果的话,你可以试试看。”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6楼2014-09-21 00:26
                            “喂喂,你那是什么眼光==”
                            逸升忍不住了,悄声问:“……你真的、有这么差?”
                            “……”
                            谢娜重重地抹了脑门上的一把汗,心想老子为了救个小妞这自我牺牲真不是普通的大啊。
                            小花泪汪汪地哭着:“可是俺就素喜欢你啊……你是女人俺也不介意啊……”
                            “……”
                            此情此景,逸升站在一边,焦急之余无不悲壮地想,原来被谢娜这个祸害荼毒到的倒霉蛋不止他一个……
                            蹲在地上,小娜语重心长,耐心地开导她:“小花,你是不是觉得同性……”想了想,‘同性恋’这个词太尖锐了,于是小娜换了种说法:“……小花,你是不是觉得同性爱特酷啊?其实你这是错觉来着……你看现在电影院里啊,都不放那个背背山了,现在都放《2012》了,提倡世界末日都要男女恋来着……”
                            逸升被呛了一下,对着她低吼道:“拜托!这不是问题重点!”小花又不是专门喜欢女人来着,是只看上了她谢娜一个女人了好不好。
                            小娜一着急,忍不住骗她道:“小花,快下来!万一你坐在那里不小心破坏了公共设施,要被判刑的!”法律这个东西,她总不懂了吧?
                            小花果然被吓到了:“判刑……”
                            小娜再接再厉:“对啊对啊!所以你快下来!”
                            小花哭哭地说:“没关系,俺懂得一条法律……
                            “啥?”
                            “未成年人犯法可以从轻发落的……”
                            “……”
                            谢娜心底蹦出一句文明的粗口:太阳!
                            谢娜觉得自己很无辜,她从来都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个人,自认为自己没有男女通吃的魅力,能吸引得到张杰这一个男人就已经足够她惊悚一辈子了,万万没有再往其他领域全面发展的念头。
                            忍不住就问:“小花,你今年几岁?”
                            “十五……”
                            ……
                            万事都可以理解了。青春期到了……
                            小娜在心底微微磨了磨牙:现在的小孩怎么就跟张杰一个眼光呢。
                            就拿她自己来说吧,谢娜绝对不敢标榜自己从来没有经历过思春期这种时间段,在她十四五岁的时候也是一颗春心萌动过好几回的,但她看上的男人从来都是力量型的,比如村口砍柴的刘哥,无论夏日炎炎还是寒冬腊月都赤膊背着柴刀上山砍柴,那肌肉,那线条,再配上一把锋利硕大的柴刀,简直气壮山河,完美展现男人雄性的力量,用一句武侠小说的台词形容就是:‘好一条顶天立地的大汉!’……
                            谢娜蹲在地上撑着下巴苦恼地想:怎么现在的小孩看上的都是她这种阴阴柔柔、毫无力量型的人呢,差距太大了啊……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38楼2014-09-21 00:31
                              不得不说,在这一方面,谢娜已经落后了。
                              你以为乡下地方就没有韩流日流这种风潮么?
                              你以为乡下小孩就不知道**百合这种事么?
                              你以为人人都跟你一样喜欢力量型的壮汉么?
                              时代在变啊小娜同志!
                              ……
                              小花继续哭:“你如果不喜欢俺……你为啥要抱我……为啥要亲我……为啥要和我一起睡……”
                              逸升忍不住一呛:“你还和她睡过?!”
                              “我跟她睡过怎么啦?”谢娜眨着眼睛诧异地反问,两个女人睡一起有什么问题,那是工地啊,几百号人躺一起咧,再说了。

                              小花开始提条件:“姐姐,俺只要你心里有俺……逢年过节要来俺家……要跟俺有亲密接触……至少要陪俺到二十岁……”
                              “……”
                              小娜磨了半天牙:这是要当奴隶咋滴啊……
                              但这种时候,她还能不答应么?好歹人家为了她连楼都想跳了,她总要负责的,只希望小花能够尽早玩腻她,好让她回归自由……
                              “好好好,我答应,全部答应……”
                              “要签字……”
                              “……”小娜抚额:他喵的,居然还懂得索要卖身契。挥了挥手表示同意:“我签……”
                              小花顿时欢天喜地地想跑下来了。
                              却不料,只听得身后忽然传来一声低沉的男性声音——
                              “我不答应。”
                              ************


                              回复
                              来自Android客户端40楼2014-09-21 00: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