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odong吧 关注:2,672贴子:43,765
  • 15回复贴,共1

★woodong★【0923短篇】青梅竹马(主MW,副RS/JD)

取消只看楼主收藏回复

一楼给乌冬以及度娘


回复
1楼2014-09-23 22:07
    新生儿的啼哭声在安静的病房中显得格外嘹亮,略带嫌弃的女声响起:“李玟雨,你就不能安静点儿吗!从落地到现在你就没消停过你有完没完了!”隔壁床的少妇看不下去出了声:“香淑啊,你这么凶干什么,他又听不懂。你就知足吧,小孩子就该活泼些,你看我们家三万,要不是他昨天出生时嚎了两嗓子,我真的会以为他是个哑巴。”说完也嫌弃地看了三万一眼。李妈妈不置可否的瞪了干嚎的李玟雨一眼,然后开口问:“三万?,智秀,你怎么给烔完取了这么个小名?”智秀听了气呼呼地说:“一想起来我就火大,我昨天那副牌只要把手里那张三万打出去就糊了,结果被这孩子毁了。为了纪念我的那副牌,所以……。对了,玟雨的小名呢,叫什么?”香淑有些尴尬,自己还没想过呢,要是直说没有的话,又不太好意思,于是沉吟一番:“嗯,他啊,叫二毛。”智秀听了白了她一眼:“刚想出来撑场子的吧”香淑挠了挠头干笑一声,盯着三万看了半晌才开口道:“烔完长得可真好看,这么小就这么漂亮,长大了还得了。”智秀也盯着李玟雨看了半晌,沉思了一会儿:“玟雨也长得不赖,我有一个想法。”香淑开口:“我也有一个想法。”
    智秀:“不知道我们想的是不是同一个问题。”
    香淑:“你的心,我的心,都一样。”
    智秀:“那就这么定了?”
    香淑:“就这么定了!”
    年幼的李玟雨一直很忧伤,青梅竹马不应该是一男一女的吗?为什么自己的青梅竹马是个跟自己一样站着尿尿的家伙!这意味着自己不能像电视里演的那样跟青梅竹马一起步入教堂,共结连理,因为他们是竹马竹马!不过这些忧伤在李玟雨长大后发现做为男孩的金烔完可以跟着自己上山爬树掏鸟窝,下河摸鱼捉王八后忘得一干二净--


    回复
    2楼2014-09-23 22:08
      李玟雨刚跟金烔完从山上疯玩回来,就看见皓皓嘟着嘴满脸不开心地坐在院子里的秋千上,崽崽正在一边哄,不过看起来没有多大效果,皓皓仍旧嘟着樱桃小嘴。皓皓大名李先皓跟崽崽朴忠栽是刚搬进来的住户。四个人平时很是要好,看见皓皓不开心,玟雨跟烔完大步走过去。在两人的对话中了解到,原来是隔壁院子的小朋友玩过家家却不要皓皓加入。玟雨义不容辞的拍拍小胸脯,咳咳,拍重了,,开口道:“不就是过家家嘛,我们陪你玩。”皓皓听了眼睛一亮:“真的嘛玟雨哥!那现在开始吧,我剧本都想好了。”三人同时点点头,皓皓眉开眼笑的指挥道:“我们玩结婚吧,忠栽哥演神父,玟雨哥跟烔完哥身高很般配,就演新郎新娘。我要做老大,我是导演,你们都要听我号令。新娘要穿裙子,戴头纱,烔完哥快去打扮。”三个人被他说的一愣一愣的,尤其是烔完,穿裙子?自己可是男孩子哎,正想跟皓皓商量商量改改剧情,皓皓却眼泪婆娑的看着他们。被这小眼神看得心软,金烔完叹了口气,穿就穿吧,又不会少块肉。可要去哪里弄裙子,金烔完被难倒了。这时金母跟李母眉开眼笑的走了出来,金妈妈手里还拿着条白色蓬蓬公主裙!皓皓看见了开心得不得了,一把接过裙子嚷嚷着烔完哥快穿上,金烔完无语,不情愿的接过。李妈妈笑着问皓皓:“皓皓,阿姨们能不能参加婚礼呢?”先皓点点头表示没有意见。李妈妈一招手:“姐妹们都出来看看!”话音未落忠栽妈妈跟先皓妈妈一阵风似的冲了出来。金烔完不自然地扯了扯裙角,真是的,自己又没有妹妹,妈妈怎么会有裙子。李玟雨目瞪口呆的看着穿着裙子、披着头纱缓缓走来的金烔完。暗想:真是不公平,明明大家都是男孩子,烔完穿裙子怎么那么漂亮!


      回复
      3楼2014-09-25 22:09
        烔完乖乖按照先皓的剧情跟玟雨牵着手走到忠栽的面前,忠栽装模作样的胡说八道了几句,就说新郎可以亲吻新娘了。两个小家伙也不犹豫,伸头亲了上去。“咔擦”一边观礼的几个妈妈兴奋地不得了。金妈妈笃定的对李妈妈说:“玟雨,我赌一百块。”李妈妈高深莫测的笑笑。看着近在咫尺的烔完,因为男孩子爱恶作剧的天性使然,李玟雨实在忍不住手贱的掀起了烔完的裙子。烔完一愣,随即又羞又恼,李玟雨竟然在大大庭广众之下扒了自己的裤子!不对,是掀了自己的裙子。这要自己以后怎么混,毫不犹豫的踹了李玟雨一脚,就哇的哭了。李玟雨看着烔完哭了,有些惊慌失措,又被烔完踢了一脚,有些吃痛,揉揉鼻子,也嘤嘤哭泣。先皓看自己精心策划的婚礼就这样毁了,一抬头,嚎得伤心欲绝。忠栽本来看着烔完哥被掀了裙子,正想哈哈大笑,但却看到先皓哭成那样,虽然有些不明就里,但也看得出来现在笑会被群起而攻之,于是也像模像样的扯起嗓子干嚎。四个小家伙的哭声在院子里此起彼伏,四个妈妈面面相觑。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回复
        4楼2014-09-25 22:10
          “李玟雨小朋友,上课不可以睡觉的哦。”幼儿园老师亲切的说。李玟雨极度委屈,自己明明没有睡觉啊,回家得问问妈妈眼睛怎样才能变大!“妈妈,妈妈!”李玟雨一进屋就大呼小叫,两步跑到妈妈面前:“妈妈,我的眼睛什么时候会长大呀?”李妈妈一愣,瞅了瞅他的小眼睛,又看了看一脸天真的小玟雨,这个,说实话好像会伤害到他呢。算了,诓他吧,想着,就开了口:“玟雨别担心,上小学就会变大了哦。”“真的?”李玟雨开心地问,李妈妈坚定的点点头:“真的”
          李玟雨盼望已久的小学在不知不觉中到来。“李玟雨上课不许睡觉!”伴随着老师的呵斥,一个粉笔头向着李玟雨的脑门飞来。李玟雨:“……”李玟雨跑到家扯着嗓子嚎啕大哭:“妈妈你骗我!”李妈妈挠挠头,这个这个,这是个善意的谎言啊。


          回复
          5楼2014-09-25 22:11
            “李二毛回家吃饭!”李玟雨一直对自己的小名深恶痛绝。院里小朋友的小名都是跟大名有关的,比如皓皓、崽崽、就连烔完的的小名好歹都跟大名有点关系。可自己的呢,跟大名半毛钱关系都没有。自己之前也问过老妈好几次,但都被敷衍了事。李玟雨下定决心,这次一定要弄明白,于是迈着小短腿就跑到了屋子里。“妈妈,为什么我的小名叫二毛啊?”李玟雨单刀直入开口就问。李妈妈正准备像以前那样搪塞过去,但一转身看着李玟雨真挚的神情,唉,看来今天不说出个所以然这熊孩子是不会善罢甘休了。可要是直说这就是张口乱说的,这孩子肯定跟自己没完,算了,再诓他一次吧。组织了下语言,半晌,沉吟道:“二毛啊,你别看你的小名通俗易懂,但实则意义重大,含义深厚啊。”说完李妈妈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个赞,这种鬼话都能说的出口,自己真厉害!“真的啊!那都有些什么意义呢?”李玟雨仰起小脸问道。熊孩子没事问那么多干什么!李妈妈气急,但面上却不好发作,苦苦思索了好一阵,拍了拍李玟雨的肩意味深长的说:“你只要记住你的名字不简单就对了,其它的你长大后我再告诉你。”说完不等李玟雨反应过来就跑到厨房去了。虽然听不太懂妈妈说的,但听起来好像很厉害的样子,于是又风一样的跑到烔完家。“烔完啊,告诉你个秘密哦,妈妈说我的名字意义重大呢。”李玟雨一脸得意的说。金烔完白了他一眼,这个笨蛋。“我妈说了,你那小名是你妈临时想的,能有什么重大意义。”听了烔完的话,李玟雨嘴一瘪“老妈你又骗我!”李妈妈在房里听到,尴尬的擦了擦汗,这个,这个,这也是善意的谎言啊。


            回复
            6楼2014-09-25 22:12
              金烔完看了看蹲在门口的李玟雨,带着些许得意的说:“这次考试我考得不错,妈妈为了奖励我,给我杀了只鸡!”李玟雨不服输的说:“虽然我考的不好,但我妈为了鼓励我,给我杀了只鸭!”
              金烔完不甘地道:“我妈给我宰了只猪!”
              李玟雨头一扬:“我妈给我杀了头牛!”
              金烔完:“我妈给我杀了头大象!”
              李玟雨:“我妈给我杀了头恐龙!”
              金烔完:“我妈给我杀了头犀牛!”
              李玟雨:“我妈给我杀了头河马!”
              金妈妈:“金三万,别吹牛了,回家吃饭,西红柿炒蛋!”
              李妈妈:“李二毛,别扯淡了,回家吃饭,酸辣土豆丝!”
              金烔完:“……”
              李玟雨:“……”


              回复
              7楼2014-09-25 22:13
                一眨眼四个小家伙已经上了初中。这一节是数学课,李玟雨对着自己说:不能睡着,千万不能睡着。可随着老师讲课的声音,李玟雨的意识越来越模糊。狠狠甩了甩头,不行,坚持住,不能睡着!不能睡着,不能睡着……不能………zzzzzz……数学课结束后班主任袁老师走了进来:“同学们,下节课我们写作文,这次的作文要在校园文化节里展览,所以请大家全力以赴,明天再交给我。”转身在黑板上写了几个大字:假如我是蜘蛛。“这就是这次的写作题目。”说完转身走出了教室。李玟雨在书本的掩盖下睡得天昏地暗。袁老师走进隔壁班说了跟刚才一样的话,然后在黑板上写了题目:我最敬佩我妈妈的()是个半命名作文。李先皓沉思了一会儿,提笔就写。朴忠栽侧头看着隔壁桌的李先皓。先皓正认真的写字,时而歪头咬咬笔头,嘴里嘀咕几下,又低下头写。先皓真可爱,忠栽心想。“朴忠栽你不写吗?”老师的声音传入耳里,忠栽立马转过头回答:“写写,我马上写。不过老师您好像很辛苦呢,一直在站着的,看着很累呢,……”
                “朴忠栽你用嘴巴写作吗?”
                朴忠栽:“……”
                下课后值日生将黑板清理干净,然后迅速跑回座位写作。李玟雨迷迷糊糊的醒来,看大家都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不解地挠挠头,推了推同桌的金烔完;“烔完啊,你在写什么啊,怎么大家看着都好忙啊 ?”金烔完没停笔,头也不抬地答:“写作文啊,老师说要在全校展览呢,你也快写吧。”李玟雨不置可否,反正自己平时的作文都是抄一段先皓的,抄一段忠栽的,最后自己再乱编一段。开口问:“那题目是什么?”金烔完依旧没抬头:“假如我是蜘蛛。”李玟雨大惊:“卧槽,这么反人类的题目!”金烔完没答话,只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也同意玟雨的观点。


                回复
                9楼2014-10-03 18:52
                  李玟雨回家把书包一扔跑到先皓家才知道这次两个班的题目不一样,只好沮丧地回家。李玟雨单手撑腮,咬着笔头。这次作文题目虽然反人类了些,但也不算难,定定神,李玟雨大笔一挥便洋洋洒洒的写了好几页。办公室内,袁老师膛目结舌的看着摊在面前的李玟雨的作文本,久久不能言语。题目上赫然写着几个大字:假如我是只猪。袁老师扶额,全文描述了他作为一只猪一天内的吃喝拉撒睡,而且还写得极为真挚。袁老师苦苦思索了一番,纠结的在结尾处批了几个大字:题目新颖,内容朴实。呜呜,先皓的妈妈真善良,写得太好了,太感人了,必须一百分。看了先皓的作文心情大好的翻开朴忠栽的作文本,袁老师瞬间石化,这,这,这又是什么?题目上大大的几个字:我最敬佩我妈妈的儿子。内容如下:你可曾听说过朴忠栽?那么你可曾高声呐喊过朴忠栽?看一下朴忠栽那美丽的样子吧,他的手背就像如同锅盖一样的鱼鳖的外壳;看一下朴忠栽那美丽的样子吧,敏捷的身姿,白皙的皮肤,强烈的眼神;看一下朴忠栽那美丽的样子吧,………………哦~忠栽忠栽忠栽多么高贵且散发着光芒的名字啊,是我们生活的全部啊,幸福啊,欢乐啊!朴~忠~栽~万岁!看完全文袁老师彻底风化,这都是些什么啊!为什么会有这么多奇葩!


                  回复
                  10楼2014-10-03 18:53
                    “哈哈哈,哈哈哈!”学校食堂里传来惊天动地的笑声,“别笑了,”李玟雨没好气的说,“哈哈哈哈哈哈哈……”“都说别笑了!我写的很真挚好不好”李玟雨怒吼。李先皓笑着回:“可是哥,就是因为哥写的完全真挚才更好笑啊!哈哈!”金烔完擦了擦笑出来的眼泪,憋着笑问李玟雨:“你怎么就写出来了那样的文章,你到底是抱着什么样的想法写的?我真的很想知道。”李玟雨瞪他一眼没回答,只对着还哈哈大笑的朴忠栽咬牙切齿道:“你还好意思笑我,你看看你那写的能比我好多少。”“哈哈哈哈哈哈哈…………”李玟雨气急怒吼:“你们再笑我就放屁了!”三人立马噤声,他们可领教过李玟雨那收放自如的放屁本事。“噗~”三人捂着鼻子极其鄙视的看了李玟雨一眼,李玟雨双手一摊,一脸自然的说:“吃太多,自然反应。”三人同时向李玟雨比了个中指。


                    回复
                    11楼2014-10-03 18:54
                      跟家里报备之后,六个人浩浩荡荡向河边出发。“呀,文晸赫,你的爪子什么时候可以松开。”申彗星看着扯着自己衣角的手语气不善的说道。文晸赫嘿嘿一笑:“他们走的太快,我跟不上。”申彗星一把将文晸赫的手打掉跑开,跑了几步之后回头一笑:“文晸赫,追我试试看。”阳光穿过茂密的树叶,只留下了些许斑驳的剪影。少年清秀的脸庞在细碎的阳光下格外好看,被那耀眼的笑闪到了眼,就像是在平静的湖面上投下了一颗石子,激起层层涟漪。文晸赫小跑着喊:“彗星啊,等等我,彗星!”金烔完刚在河边站定,从天而降的石头砸入河里溅起大片水花,衣服立时湿了一大半。转过身看罪魁祸首,李玟雨正冲着他扮鬼脸。金烔完毫不犹豫掬了一把水泼到李玟雨身上,李玟雨也跑到河边回击。很快玟雨便占了上风,申彗星见状立刻跑过来支援烔完,文晸赫也屁颠屁颠跑过来加入战斗。李玟雨忙不达迭的怒喊:“呀!文晸赫!你们三个人打一个,算什么英雄好汉!呀,别泼了!别泼了,崽崽救命啊!”


                      回复
                      13楼2014-11-02 22:54
                        天渐渐黑了,六个人吃过烤鱼有些无聊,忠栽提议说玩抓石子。文晸赫火大的把手里的石子扔飞:“这是什么呀!我连一段都过不了。”朴忠栽看他一眼,示意他淡定而后自信地把手里的石子抛下,却在看到石子的布局之后嘴角一抽,这什么呀,自己明明使了那么大的力抛下去,怎么他们全都黏在一起了。俯下身子小心翼翼的去拿石子“动了动了,忠栽淘汰”五个人齐声说道。到了烔完的顺序,忠栽突然躺下, 烔完瞪了他一眼。大手一挥,稳定的布局。忠栽一直锲而不舍的捣乱,烔完忍无可忍:“不要这样!你做的时候我都没有捣乱不是吗”忠栽一脸无辜:“我玩的时候哥也可以干扰我啊。”金烔完无语。夜深了,六人在石子滩涂地上随意躺下,忠栽紧搂着先皓睡了,玟雨跟烔完有一搭没一搭的说着话,不一会儿也没了声响。申彗星看着躺在身边熟睡的人,叹了口气,轻声说道:“文晸赫,其实我并不是讨厌你,我只是不知道该怎么跟你相处。”说完暗骂自己无聊,没事说这些干什么。黑夜中,文晸赫的嘴角微微上扬。


                        回复
                        14楼2014-11-02 22:54
                          四个妈妈在院子里嗑瓜子,金妈妈推了推身边的李妈妈:“哎,崽崽妈跟皓皓妈好像因为那两个小崽子的事在冷战呢,咱们要不要去劝劝?”李妈妈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正有此意,姐妹们出动吧。”四人走进崽崽家就看见两个妈妈一言不发,脸色凝重的坐在客厅,气氛甚是压抑。申妈妈心里咯噔一声暗道不妙,用胳膊肘推了推文妈妈示意她先开口。文妈妈往后一缩推了推金妈妈,金妈妈抬头瞄了瞄两位当事人,毫不犹豫地推了推李妈妈。李妈妈恶狠狠的瞪了三人一眼:你们够狠!三人立马转移视线选择无视。李妈妈踌躇了会儿,小心翼翼的开了口:“那个,崽崽妈皓皓妈。这孩子大了,喜欢谁也不是咱们能管得住的。要是真想抱孙子大不了以后去领养一个,您二老就想开点吧,别气坏了身子。”崽崽妈叹了口气幽幽道:“我巴不得他们俩在一起,怎么会为这事儿生气。”四人愕然。皓皓妈开口解释道:“我们打赌他俩谁在上,可我们又一致认为崽崽是攻,这样一来赌局就不成立了,唉。”金妈妈立马摇了摇头:“我看不然,崽崽虽然个高劲儿大,但那孩子缺心眼,一根筋。皓皓又是个鬼灵精,说不定随便忽悠两句崽崽就被反攻了。”文妈妈点点头:“嗯,三万妈说的有道理,皓皓鬼主意多,我投崽崽一票!”金妈妈不解的看她一眼,文妈妈解释:“崽崽往他身上一压,皓皓主意再多也没用,在这方面力气大才是王道!”其他几个妈妈纷纷点头异口同声:“我们都投崽崽,赌局成立!”金妈妈连忙喊:“我也要投崽崽!”申妈妈连忙嚷嚷道:“既然赌局成立了,事情解决了,大家就各回各家吧!”其他几个妈妈随声附和。金妈妈:“@#%&#@&*”


                          回复
                          17楼2014-11-04 07:27
                            玟雨跟烔完一脸嫌弃的看着傻笑的先皓,烔完实在忍不住开了口:“你们两个也太无聊了吧,天天见面还写什么情书啊,写就写了,可为什么要写成这样:我爱你,比昨天多一点,比明天少一点。你们敢再肉麻一点吗?”先皓嘀咕:“这叫情趣,情趣!”李玟雨摆摆手:“这算什么,你看看这个:当阳光照在海面上,我思念你,当朦胧月色洒在泉水里,我想念你。这明显是抄来的啊,我们这儿哪来的海。”先皓瞄了他们一眼而后碎碎念:“你们这是羡慕嫉妒恨!”李玟雨跟金烔完重重叹了口气:这傻孩子彻底没救了。


                            回复
                            21楼2014-12-14 17:08
                              六人到学校报道后,忠栽跟先皓听从妈妈们的吩咐在校外租房。两人在离校不远的公寓楼里看了看,房子虽然不大,但一应俱全,阳光也十分充足,两人便决定在此住下。先皓在做晚饭,忠栽挂好窗帘后,再将床铺好,看着床上的双人枕,朴忠栽的嘴角止不住的上扬——真幸福呢。“崽崽,崽崽吃饭了。”先皓喊了几声也不见回应,好奇的走进卧室一看,忠栽竟然躺在床上睡着了。无奈的摇摇头,走到床边半跪在床上准备拉他起床。忠栽却突然睁开眼睛一个转身便将他压在身下,先皓一惊,正欲起身,但却被忠栽禁锢着动弹不得。慌乱的抬起头却正对上了忠栽深情的双眼,先皓一怔,忠栽那如秋雨般细密而绵长的吻便落了下来。在他的攻势下先皓渐渐放松,任由自己沉溺在他的温柔里。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室内一片旖旎,春色无边。


                              回复
                              23楼2014-12-14 17:10
                                入学不久李玟雨就凭借着出色的舞蹈实力和不俗的外貌在校园里小有名气,是以经常出没在各种联谊里。李玟雨踉踉跄跄的从酒吧里出来,径直走到路灯旁,然后一屁股坐下。从兜里掏出手机,像往常一样拨了个号码:“我在XX路第三个路灯下。”说完挂掉电话背靠着灯柱睡觉。不一会儿一辆出租车在这里停下,金烔完下车后看到李玟雨就那样坐在地上抱着膝盖蜷缩成一团,微微皱了皱眉,大步走过去将他拦腰抱起,再动作轻柔的把他放进车里。上车后,金烔完把外套脱下给李玟雨盖上,再将他的头放在腿上,拉过他的手,哈了口气然后揣在怀里暖着。嘴里还不时嘀咕着:大冷的天还穿那么少,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家伙。回宿舍后金烔完给他灌了醒酒汤,然后打了热水简单的给李玟雨擦洗,再给他换上睡衣,用被子把他裹得严严实实的,才安心的上床休息。翌日,李玟雨迷迷糊糊的醒来,并没有感受到宿醉带来的头疼,心中猜想,烔完一定又给自己灌了醒酒汤。低头看了看身上的睡衣,心中微动,每次自己喝醉了都是烔完收拾烂摊子呢。撑着胳膊坐起身来,看到桌子上仍旧冒着热气的早餐,心里一暖。桌上还放了张字条,拿过来一看:我帮你请了假,吃了早餐就乖乖睡觉,不要乱跑,下次不要喝那么多。将字条放下端过桌上的稀饭细细喝着,腾腾的热气将眼睛熏得有些湿润:烔完,有你真好。


                                回复
                                24楼2014-12-14 17:11